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重生之贴身管家 > 第十章 夜晚
    如果厉轩一起来东京,也许会很容易搞定丹尼斯,但此次主要是仓津思的家事,其他人并不会插手,也就不会跟着来。

    这天,俞洋见丹尼斯起早整装出门,问了一声:“煜琛没有回来?”

    昨夜只有丹尼斯回来住,他们现在住江川府附近的一座古宅式建筑,算是江川的别院,它属于仓津思到东京时的住处,丹尼斯和欧煜琛也住进来。

    “没。”撇嘴。

    俞洋轻笑,“你如果认真点,煜琛会回馈你的追求。”

    丹尼斯耸肩,“这已经是我一辈子最认真的一次追求了。”

    这态度,看似轻松,怕已经在后悔了,丹尼斯也是嘴硬。“昨晚阿部寺去接欧煜琛的,估计他知道在哪里……”

    “什么?阿部寺!?洋,你怎么不早说!”丹尼斯急急跑出门,搞得俞洋很茫然,阿部寺又不是情敌……

    “煜琛跟阿部寺搞过。”仓津思打着哈欠走到俞洋身边,腻歪地从后面抱着俞洋,他的下巴压在俞洋的肩膀。

    “阿部寺很优秀,栽在煜琛手里很记恨,后来不知道有什么发展,反正我跟煜琛的关系让阿部寺不会杀死人,但是小报复总会有的。”

    俞洋轻推仓津思的额头,“想好怎么见外公了没有?”欧煜琛不会有事,俞洋转话题。

    “亲一个。”仓津思将俞洋转过来,面对面地将嘴唇压上去,俞洋由着他胡闹,这里都是仓津思的人不假,但也有江川府派过来监视的,每日他们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江川仁野肯定是一清二楚。

    自己让有为青年惹上了同性恋丑闻,江川面子上过不去,内心也是讨厌他的。俞洋又轻推了仓津思,意思是不要避开问题。

    “我是他唯一的外孙,这就有很多优势。要不是听你的意见要用温和点的,我现在应该跟他坐对面谈判了。”

    本意是邀请江川外公参加婚礼,有必要搞得像对手谈判?俞洋想到了什么,“我们提前蜜月如何?”

    仓津思听了双眼发光,“好,不许反悔!现在就可以走。北海道?成田?鹿儿岛?大阪?名古屋?……不用收拾了,我太爱你了!”仓津思有点语无伦次。

    “等等,必须高调点。”俞洋好笑的扯住拉着他往屋外走的男人。

    “听你的。”仓津思张开双臂搂住俞洋,他看到俞洋纵容的目光,心都开花了,明知道这是计策,时间不会太长,不过福利肯定不少,而且这是他们自己的蜜月,没有别人,等回香港结婚,那些人肯定不会放他独占俞洋。

    “去大阪。”俞洋经常替别人规划行程,现在想去玩他脑海里就有路线,而且这次他必须挑江川家族重视的地区走。“但在那之前,我们先吃早餐。”俞洋自己也没吃,他都会等仓津思起床再一起用餐。

    仓津思这一次的旅程一路偷着乐,他终于甩掉电灯泡跟俞洋亲密游了,无论到那里,景色在他眼里都是比以往的好。

    两人出行排场很大,仓津思的身份引起许多关注,才到第一站,还未住进酒店,仓津思就被盯上了,不仅有当地的记者还有来自香港的狗仔,关于两人亲密日本游马上曝光,那些让人无限猜想的照片引起全世界哗然,他们不是被忽悠,事实上真的是仓津思恋上男人了。

    当地媒体的报道终于让江川仁野坐不住了,毕竟是传统的江川大家族,偏见与舆论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散播,江川家的势力再好,江川仁野也不能一一补救。

    “小思的计谋如绵里之针,我被将了一军。”江川仁野拿起茶杯,茶道室里一个女茶师为他与尾崎殷煮茶。

    “也许是那个男人的主意。”尾崎殷曾经提醒江川仁野不要棒打鸳鸯,结果事实上他们还是在一起了,而久美子小姐同意那两人结婚,让众人倍感意外。

    “小思对我不会花太多的心思,也许真的是俞洋教唆。”他家的野小子对于想要的东西,会直接伸手。仓津思是独子,疼爱久美子的江川仁野把父爱都转给仓津思,仓津思想要的,向他外公伸伸小手,马上就会实现,所以,也养成了仓津思的索要习惯。

    “久美子让我不要为难两人,想想当时快要死掉的小思,想想绝望的小思。”江川仁野是恨铁不成钢,他并没有仁慈之心。“我的唯一仁慈也许不对,但他是多么开心,看了这些照片,我甚至有动容。”

    尾崎殷默默地听着,心道,也许久美子小姐打来电话时您就已经松动了,不过是想让两个年轻人向您低头。

    现在,是要去请他们回来?尾崎殷会建议接两位少爷回来,毕竟再这么放任下去,会有一些反对派对仓津思不利,攻击思少爷那是肯定的,但如果做些危害安全的事,他们必须再加强人手保护。

    “去接他们来吧。”终于,江川仁野这个顽固的老头做了决定,如果两人回不了香港结婚,久美子会空欢喜一场,她都为儿子安排好了一切。

    尾崎殷亲自去接人,效率相当快,这倒惹得仓津思不快,看到仓津思黑着脸,尾崎殷很无奈,“小少爷还可以再玩几天,不过久美子小姐来电请你们回去,应该跟婚礼有关。”

    是啊,婚礼迫在眉睫了他们还在日本耗着。

    “我们正想回去,正好替外公准备出国的物品。”俞洋在尾崎殷面前,不允许仓津思有过线的举动,拉小手更不行,距离必须保持在20厘米以上。这让仓津思哪里喜欢结束旅程回江川的宅子,原先俞洋是为了气外公才答应亲热,现在好了,外公答应有望,他们的亲热没了。

    尾崎殷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对俞洋,他反感不起来,对仓津思,他是一个忠诚于江川家的手下,将来也会得效力于眼前的少主,凡事都得以仓津思的利益为前提。“不必把我当外人,你们以前如何相处就如何相处。”意思是他会是一个相当合格的隐形人。

    俞洋怕给别人太大刺激,也让仓津思在外人面前立不了威。但仓津思就是一匹只对自己摇尾巴的狼,他还需要担心什么?

    一行人很快回到东京,江川仁野并没有准备跟小辈们一起去香港,但他默认了两人的婚礼,他有可能去婚礼,而且一定不会提前到。

    这边俞洋跟仓津思都将事情办妥了,丹尼斯跟欧煜琛的事还很飘渺,只是事情变得有些微妙,阿部寺跟欧煜琛的感情变得很好,丹尼斯整日妒忌得咬手帕,他使尽手段缠着欧煜琛,连毒誓都发了。

    “煜琛还是心软。”仓津思不看好丹尼斯。

    “他有心,不过是怕心被狗咬,丹尼斯已经收敛,也知道覆水难收,现在补救其实还来得及,我们应该不用再为他们操心,他们短时间内,还会一直拉锯战。”俞洋跟仓津思先回香港,那两个电灯泡早就不知跑到哪里你追我赶。

    回港之后,仓津思直到结婚那天才碰到俞洋,因为他需要跟俞洋拉手,在神父和众人见证下跟俞洋结婚。不是风俗需要新人婚前分开别见面,而是俞洋跟仓津思在日本的亲密旅游让其他几人知晓,俞洋出门回来自然不可能再给仓津思了。

    婚礼当天,宋曜楚也赶到香港汇合。

    仓津思却又是不爽,他的新婚夜又多了一个争抢者。明面上结婚的人是仓津思,但他们为了新婚夜有了共识,必须以某一种方法来竞争得到这一夜,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打架或者打赌了。

    为了这一天,仓津思偷偷练过,其实自他被其他人打倒过他就一直在锻炼。

    参与这样零胜算的打斗宋曜楚只有弃权。

    但是,无人却被俞洋一起叫道房间,俞洋跟他们喝酒聊天耗光了时间,可能是太高兴,俞洋还喝到醉了,众人知晓俞洋醉了之后的反应,没谁想先离开,俞洋的表现会很热情,只要谁先离开房间,那么谁就会享受美好的一夜。

    重生之贴身管家 番外 故事还在继续 第十一章

    俞洋的外套早就扔在地上,觉得热,他又扯掉了领结,此时酒精让他动作迟缓,鬓角微湿了,应该是室内的暖气温度太高,他出了汗,“把温度调低点。”俞洋推了推旁边的人,再慢慢解开束缚的马甲与衬衫咽喉部位的纽扣,他不知五个对他虎视眈眈的男人经不起一点点撩拨。

    这个时候,俞洋处于半清醒状态,他应该知道晚上选择谁陪伴。在场的人谁都这么想,也希望俞洋挑选的是自己。

    “安迪。”

    首先被点名的人竟然是安德烈,但俞洋似有不满,“不是让你将温度关小点……”俞洋倾身过去,抢走安德烈手中的遥控,不过他没稳住平衡,倒到安德烈身上。

    “手有点抖,还是你调吧。”俞洋又将遥控还给安德烈,他抬头盯着安德烈的脸庞,再没移开视线,俞洋抬手轻抚这张线条冷峻很男人味的脸,今天安德烈的胡须刮得很干净,俞洋摸着下巴摩挲着,对方深情的蓝眼睛映着一张俊美的面孔。

    “安迪,你长胡须之后,为什么变得很奇怪?”俞洋说话还是很清晰的,但他已经醉的可以,也只有安德列清楚俞洋想表达什么。

    安德烈轻笑,“这是男人的象征,谁都有青春期的冲动,那不是奇怪。”俞洋真是磨人,明知道现在不能轻易招惹碰触,还不停地撩拨,他任由俞洋解掉领结,脱下外套,他的冷酷装束就像衣服,可以被剥落的干净,他能因为俞洋的一点动作而迅速点火。

    “安迪,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俞洋摸着安德烈的喉结,思索着安德烈会不会跟自己一样,在这个位置特别敏感,很好玩,安德烈的呼吸变得急促,体温在慢慢提升。

    这里不仅有俞洋和安德烈,他们的互动让旁边的男人们看红了眼,但谁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凭什么俞洋就挑了安德烈?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相信吗?”安德烈盯着于洋的嘴唇,两人的气息都能喷到对方的脸上,热热的,麻麻的,痒痒的。

    俞洋摇头,将安德烈按着他腰部的手拉下来,“那时候你才几岁?我比你大……十多岁……唔——”安德烈维持不了绅士多久,伸手按住俞洋的后脑,放在俞洋腰部的手也将人往他身上压过来,同时他对准嘴唇吻下去。

    众人一急,特别是厉轩,冲过去将俞洋抱住拉出安德烈的范围,其他人不满安德烈的独食也只会阻止。

    安德烈舔了唇瓣,一副慵懒的贵族气质,他如吸血鬼伯爵的俊美又带着狂野性情,此时有致命的惑人魅力,如果厉轩是优美骄傲的豹子,那么安德烈就是潜伏的雄狮,俞洋似乎喜欢这种调,他挣扎开厉轩的怀抱,又走到安德烈身前。

    俞洋双手捧着安德烈的脸,不满对方太高,手揽着安德烈的脖子拉下,他自己献上了一个热情的吻,俞洋的吻技有所提高,不像以前一样被动。

    旁边的人能看到两个亲吻的男人进出的舌头缠绕,水啧声有点色情,俞洋将安德烈推倒到旁边的沙发上,整个人趴压过去。

    安德烈撕开俞洋的衬衫,一双手放肆的揉抚着俞洋完美的身体。

    但俞洋偏偏就在安德烈忘情的时候,推开了安德烈。“你曾经这样抱过别人……”酒醉的人似乎想起很久以前的事。

    难道现在要秋后算账?

    “是我替你安排的?还是你自己要的?”俞洋拼命地想。

    “洋,你只要知道,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你。”

    “……安迪,我现在很难受……”俞洋似乎不高兴那些记忆这个时候来打扰,“抱紧我。”

    安德烈用他有力的手臂紧揽着俞洋,其他四个人见到如此,知晓今晚胜负已定。

    四个人里头厉轩和仓津思最不甘,池相宇拖着厉轩走,宋曜楚盯着仓津思离开,一个因为俞洋被自己抱着连看他一眼都没有而怨念,另一个因为新婚夜被抢而怨念。

    “安迪,留小思下来……好不好?”

    仓津思被点名而马上精神起来,俞洋还没忘记他们才在神父面前宣誓呢。

    安德烈以肆无忌惮的吻来回答这个问题,可以留下来的男人必须是俞洋同意一起的。

    三个被拒之门外的男人以厉轩最为恼火,“为什么拉着我?!”厉轩不满池相宇拖他一起离开,俞洋同意安德烈和仓津思一起就可以接受其他人也一块。

    “晚上也许不会谁都有好处。”宋曜楚想起几次俞洋醉了跟他一起的情形,俞洋可以很热情的回应,但时间有限,屋里有两个人了,再增加也不会有乐趣了。

    池相宇了解俞洋的醉酒习惯,一直较沉默的他有些失望,他看着紧闭的门很久。

    “不去喝一杯?”宋楚耀邀请池相宇一块,厉轩也不想再回房间,小跑几步与池相宇并肩,“喂,不满可以退出。”厉轩喜欢打击池相宇。

    只是任厉轩再说什么讽刺难听的话,池相宇也不为所动,他对旁人都是很冷淡也不会有感情的,他是一个偏执狂,他有时也有变态的想法,他的聪明与能力总会用在他自己认为有用的事情上。

    “当初要报复我伤害洋的事怎么就那么容易让洋原谅你了?”厉轩爱挑起旧事,池相宇名义上还是他的哥哥,厉老爷子的遗嘱里要求池相宇如果不承认是厉家的养子就不能继承所有的东西,想想,厉老爷子给池相宇的东西不比给厉轩的少。

    “我爱俞洋。”池相宇终于开口了。

    厉轩噎住,一个爱字能消除多少东西?俞洋爱池相宇才让这个变态收手,而池相宇从何时喜欢上俞洋?

    “你要是爱洋,就不会被池听风趁虚而入。”厉轩清楚以前发生的事,也许连他们五人都知晓了,就只有俞洋不愿了解。“池听风录下的影片还没有销毁干净,现在,我们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份,可惜我们找不到池听风,否则他的下场不会好过。”

    三人坐在吧台,自个拿出喜欢的酒喝着,酒店的最高层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随意看夜景。

    池相宇很安静,提到池听风他眼里才有波动的情绪,“你们想找听风,可以到天堂。”

    厉轩古怪的打量池相宇,“难道你自己大义灭亲?”

    宋楚耀似乎听明白了,拉了拉厉轩示意不要在谈这个话题,这事就到这里,池听风代替池相宇亵玩俞洋也跟他的哥哥一样迷上俞洋,那些视频从一开始有强迫成分,后来越来越投入,也许池听风总是在想真正代替池相宇,每一次俞洋喊“相宇”,池听风就越疯狂,当初在美国离婚,池听风比谁都激动,只是为了维护池相宇或者被羞辱到了吗?不是,池听风害怕俞洋不再属于自己,他在揭不揭真相之间徘徊,他与池相宇有冲突,诱池相宇抛弃俞洋的感情,然后阻断其他男人与俞洋的联系。

    池相宇杀池听风的秘密俞洋有跟宋曜楚谈过,此时,宋曜楚明白,池听风跟他哥摊牌了,甚至两兄弟之间早就有较量过,假如池相宇不敌池听风,那么现在在俞洋身边的可能是池听风。

    这是一个可怕的男人。宋曜楚提醒厉轩也是不想厉轩惹池相宇,如果没有谁能驾驭池相宇,他们都有可能被这个男人杀掉。

    拥有最可怕偏执的独占欲的人应该是池相宇。现在池相宇在伤心,从待在俞洋身边开始,池相宇都在自我克制。

    三人喝到天亮。

    俞洋是最早从房间出来的人,他很快找到三个很闷酒的人。

    “相宇。”俞洋见到三个男人首先考虑的是池相宇,“要吃什么早餐?”俞洋亲密地抚池相宇的肩膀,“要不,先到你房间?”

    厉轩哀怨的盯着俞洋,像被抛弃的大狗狗,他也需要安慰。

    当池相宇搂着于洋的腰要离开的时候,厉轩差点就扑过去咬住俞洋了。

    “小轩能跟我们一起?”

    “随你。”池相宇亲吻俞洋的嘴角,他轻柔的撩着俞洋额头前的发丝。为了俞洋,他的妒忌和偏执都在改变。

    一进房间厉轩就要抱俞洋,厉轩并不会顾忌池相宇的存在,“小轩,不要舔我。”

    “我又不是公主。”每一次俞洋抱着公主都会说这句话。

    “我让你一起不是做这事。”

    “不,今天要给我!”

    “相宇,把他拧走。”俞洋就是想让这两人相互牵制,就像昨晚,仓津思和安德烈一起睡就可以相安无事。

    真相安无事?俞洋对于醉酒后的事情也并非很清楚。

    “池相宇,我都同意跟你一起别又浪费时间较量。”厉轩年轻好胜,心道大不了跟池相宇拼了,他不信自己干不过池相宇。

    重生之贴身管家 番外 故事还在继续 第十二章

    事实上,有俞洋在,两人完全没较量的空间和条件,厉轩相当怨念地搂着俞洋睡,隔着俞洋,另一边还躺着池相宇,俞洋问两人要不要吃点东西再继续睡,厉轩说没心情吃,池相宇摇头。

    “那好吧,昨晚都没睡觉,大家先睡一会,起来再吃东西。”

    大家都没睡……这句话更打击了厉轩,他更搂紧了俞洋,不安份地揉了俞洋的腰,他顶了顶俞洋的屁股,见另一边池相宇盯着他,瞬间性趣也没了。

    俞洋伸手握着池相宇的手,闭上了眼睛,三人又是相安无事地睡了一个上午。

    但俞洋是被吻醒的,池相宇不会在别人在旁边的时候越线,但他会无所顾忌地亲吻俞洋,俞洋轻哼了一声,扭了一下身体,这次撞到了身后本沉睡的雄性生物。

    俞洋搂住池相宇的脖子回应起来,他怕池相宇看到厉轩的动作而生气,俞洋喘得厉害,回应得越来越激烈,池相宇眯了眯眼睛,俞洋颤抖着手抱紧池相宇,他担心池相宇翻脸,但厉轩那家伙竟然直接按着他的腰冲撞进来摇摆。

    厉轩是在挑衅,他很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欲念,池相宇忍得额上布满细汗,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生火,俞洋用力地抱着他不让他动作,只是某个老实的部位已经竖起敬礼。

    谁也没想到,有一天厉轩和池相宇会跟俞洋同床还一起做了非常亲密的事。

    下午他们三个人一直都在房间里。

    仓津思相当怨念,昨晚跟安德烈同房,他根本就没沾到一点好处,

    【小思,你跟媳妇不是要来看我跟你父亲?新婚得节制,媳妇还能下床吗?】久美子夫人在接近傍晚时打了个电话,她提醒儿子别忘了回家聚餐,这次将新房安排在度假酒店也是顺应年轻人的要求,不过也得遵一下习俗回家,等所有事弄完,两人要去度蜜月他们也不管了。

    仓津思在电话的这边听得咬手帕,让媳妇下不了床的是媳妇别的老公!

    久美子夫人早就跟俞洋说过回家,所以,俞洋有准时准备好一切跟仓津思回仓家。

    仓津思挽着俞洋正大光明地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应该是五人里头最幸福的那个了。

    家里,久美子夫人热情地招待,仓家所有人全都必须参加这顿饭,这是久美子夫人给俞洋立威的。

    饭桌上,久美子夫人给两人一个蜜月期限,也让俞洋必须住香港,私底下,俞洋跟久美子夫人商量了三年的留港时间,但仓津思并不知道,这一次在饭桌上一公布,仓津思对自己的老娘是无限地崇拜。

    要说俞洋有那么多可选择的去处,真要俞洋留香港,仓津思自己还得想很多计策来搞定俞洋和其它人,结果,母亲大人替他办妥,这不是让仓津思高兴到睡觉都得笑醒?

    这事,厉轩不干了,“我家里还有个小孩呢。”以厉小鱼绊住俞洋,这是厉轩的绝招了。

    “那三年之后就去美国住。”俞洋也跟厉城旬私下商量了这事。

    “真的?不能反悔!”厉轩抱住俞洋亲个不停,“要不要接小鱼过来香港?”厉轩想让儿子留在身边,他也打算这三年定居香港了。

    “也好,让他来学一下中国文化。”俞洋同意,就怕厉城旬不舍得。

    “这么说定了,理查德和我爸过几天来港也会带儿子过来,我先去看房子吧,得给他们准备好点的住处?”其实厉轩想要弄的是自己跟俞洋的爱窝。

    池相宇和安德烈无所谓,俞洋在哪里他们就会在哪里定居。宋耀楚没意见,暂时俞洋回国内还是有点问题,他还得处理好家族的事才好跟俞洋定居别处,等一切搞定,宋耀楚也会陪在俞洋身边。

    这样一来,仓津思又不高兴了,全部人都赖在香港。

    于是乎,五人私下商量排了个顺序,并且每人每周都有一天是单独跟俞洋在一起的,剩下的两天,俞洋会陪久美子夫人或者小孩们,当然,俞洋也有一堆事要做,久美子夫人以自己身体健康不佳为由,将仓家的事慢慢过给俞洋处理,内务是俞洋最拿手的事,但处理家里小事俞洋就必须经常在仓家,这让另外几个男人很不满,后来,俞洋配了个助理管家,江憨和里奈开始接触小家的主要事务。

    小江长得很可爱很健康,在某一天,仓津思突然宣布收小江为义子,还宣布了小江的继承人身份,当然,仓津思在这之前,也跟众人表态,厉小鱼是他的义子,仓津思很宠厉小鱼,但就没有说继承之事,现在将小江扶成太子,大家多是不解,反正,仓津思还年经,真正要退位还不知要什么时候,大家对小江少爷和小鱼少爷还是一视同仁。

    只是,这两个小少爷从小就不对盘,经常互掐架,厉小鱼长得精致还是混血儿,许多叔叔阿姨都疼他,小江跟他父亲一个样,闷葫芦一个,个子一直在飙,健康又壮硕,很有大将之风。

    小江三岁的时候,竟然能跟六岁的厉小鱼抢玩具抢喜欢的东西,还不输给对方。

    “洋洋,江浩南打我,我不要跟他同床!”厉小鱼刚洗完泡泡浴,俞洋帮他擦头发,他小小的身子裹着小浴巾,精致得像洋娃娃一样,那完美的小脸上五官纠结着。

    “是你欺负浩南了吧?你要照顾小浩南啊,等浩南大些,再给你们分床睡。”

    “不嘛不嘛,他捏人好疼,还老爱戳我的脸。”厉小鱼想尽办法要跟俞洋睡,趁现在父亲们都不在,他才能撒娇,否则任何一个父亲都会打他屁股不让他霸着洋洋。

    “你以前不也爱戳小浩南的脸,乖了,明天还要上学。学校的老师有教你要爱护弟弟吧?”

    “洋洋……”

    “小浩南离开父母在家里陪你,你得有主人的风范。”

    “唔,可是我们都是少爷。”他也是主人。

    “你年纪比他大。”

    “他都快跟我差不多高了。”看不出来才三岁,那家伙以后肯定会像江憨叔叔一样,又高又壮。

    “好了,小浩南来了,不许再说拒绝的话。”

    另一个穿着睡衣的小男孩在仆人的监督下,乖乖走进卧室,他也是不满跟厉小鱼同房,可惜小孩都还不够力量反驳大人的决定。

    江浩南看着床上瞪着他的精致男孩,有些不明白,明明长得像天使一样的哥哥,怎么老是欺负自己?

    俞洋亲了小浩南的脸颊,将小鬼抱到床上,嘱咐两人要和睦相处,然后替两个小孩盖被整理好一切,才离开了房间。

    “洋洋一直都只对我好……爸爸也只疼我。”厉小鱼是在吃醋了。

    小浩南似乎明白了,因为他分享了小哥哥的亲人感情,所以小哥哥才不喜欢自己。

    “但是我们不和好,洋洋和爸爸都会生气……我是好小孩,我决定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你了。”厉小鱼翻身面对江浩南,小鬼什么表情都没有,真不讨喜,不过,本人厉小鱼还是言出必行。

    “波……”厉小鱼一双肥短的手捧着江浩南的脸,轻轻啄了对方的嘴唇,“我们和好了,这是最重的和好吻。我以后会对你好……你也得一直对我好,听我的,懂吗?”

    厉小鱼说到后面有威胁的成分,但江浩南才几岁?他对于差不多年纪的小哥哥还是言听计从的,点了点头,“我听你的。”

    “以后要对我好,你是厉小鱼的浩南,不能反悔。”

    “好,我是你的。”

    “拉钩。”

    江浩南这一拉钩,便注定今后二十年里一直翻不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