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七十年代小后妈 > 第68章 正文完结(三)
    “罗原风你好卑鄙, 你说过不让我还钱的,为什么又要报警抓我?”

    金魏是在凌晨的时候被民警从火车站抓回来的,派出所里, 她和被铐住的罗原风擦肩而过。

    她就知道, 叶姜克她, 她把叶姜骗去罗原风的家里, 自己也落得被抓的下场。

    她后半辈子完了。

    罗原风淡漠着脸, 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是说过不要金魏还钱, 可是没说过不举报她。

    这个女人坑过他儿子, 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金魏瞧着被带走的罗原风, 心里咒骂不已, 要不是罗原风,她怎么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她巴不得罗原风不得好死。

    “民警同志,那个人犯了什么罪啊, 他要被判多少年?”

    金魏巴不得罗原风再也出不去才好,最好一辈子都关在里面。

    别出来祸害人了。

    民警瞧着罗原风平静的背影,心里也不禁暗自心惊,谁能想到外表斯文儒雅的富商,竟然是多年前的杀。人凶手。

    那个人?恐怕再也出不去了哦。

    民警冷脸喝道:“这是你该问的事儿吗?给你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

    “好好,我交代。”金魏苦着脸, 她到此刻都没有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她的前夫秦卫走的是仕途, 现在已经是c城的市领导, 如果她不离婚,现在就是秦夫人。

    当初老姑把她介绍给慕连城,如果她没有嫌弃人家有三个孩子,那现在属于叶姜的那些好日子, 会不会都属于她?

    攀上苏怀景之后,如果她不是自私的想回c城找以前的那些人炫耀,而是留在深市,那么今天就是在深市的大别墅享福,而不是身陷囹圄。

    她真的好后悔,后悔自己的每一个决定。

    她的人生至少有三次机会,可惜都选错了,错了……

    金魏突然遍体寒意,她的人生,是不是就这样被自己作没了?

    悔不当初。

    ……

    “哪位是叶姜的家属?”

    “我们是她父母。”

    “我们是她儿子。”

    慕连城心想里面那个可是她媳妇呢,他怎么就被挤到最后头去了。

    “我是她丈夫。”慕连城上前,等媳妇出来,第一个就能看到他。

    妇产科的护士笑了,“生了啊,一男一女,龙凤胎,来个家属给产妇推回病房吧。”

    刚生完孩子的叶姜被推了出来,家里人一下子都围了上去。

    “阿姜,以后再也不让你生孩子了。”慕连城握着媳妇的手,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疼。

    媳妇在里面生了七八个小时,给他的心都熬干了。

    再不让媳妇生孩子了。

    大家都忙着看叶姜,俩孩子被送出来的时候都没人顾得上,慕向北被挤出人群,看到小小的、皱成一团的小婴儿,好奇的就着护士的手稀罕的看不够。

    弟弟妹妹好可爱啊,真的是一模一样哎。

    他和小西刚生出来也是这样吗?

    瞧着没人稀得的小豆丁,慕向北稀得啊,他跟两个小娃娃保证道:“以后哥哥罩着你们啊。”

    叶姜看大家都围着她,身边也不见她刚生下来的孩子,忙一把拉住男人的手,“慕连城,你去看看你孩子呀。”

    “孩子在这里呢。”慕连城转身从儿子们手里接过两个小娃娃,软软的、糯糯的两个小豆丁,闭着眼睛熟睡,一模一样的眉眼。

    这就是他跟叶姜的孩子。

    慕连城把孩子放在叶姜的怀里,“阿姜你累了,快睡一会,我保证你醒的时候,孩子们和我都在你身边。”

    叶姜看着怀里粉粉软萌的小双胞胎,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叶父叶母这辈子没遭罪,早早了来了c城,慕连城没有死,她在最好的年华里遇到他。

    小南也好好的,和他哥哥肖楠都避免了过失杀。人。

    她这辈子,没什么遗憾了。

    叶姜很困倦,很放心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等她醒来的时候,她的父母、丈夫、孩子们依旧好好的在她身边。

    ……

    满月酒的时候,慕连城的大姐慕莲花来了。

    “姐,你人来了就可以了,带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是怎么背的动的?”

    叶姜出了月子,蹲在院子里看慕莲花和叶母一起收拾带过来的东西。

    “咋就背不动了,这比田里挑担子轻松多了。”

    慕莲花刚刚看过那对小双胞胎,喜气洋洋。

    “知道你怀孕的时候我就准备上了,这六只老母鸡都是活的,你就养在院子里,三天吃一只,还有这二百个土鸡蛋,现在这个天气不热能放。”

    还有好多花生、晒的干枣子、自家榨的芝麻油,叶姜蹲累了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笑着说道:“这里都能买到的呀。”

    “买的哪有家里散养的好。”

    慕莲花利落的给那几只老母鸡关进才做好的鸡笼里,看到旁边的一窝小兔子,惊奇的道:“你们还养兔子呀?这玩意儿哪有老母鸡好吃。”

    叶姜领着兔子那对长耳朵,“这个是慕小西的宠物,她养了一年多了,可不敢吃她的小兔子。”

    叶母泡了茶端了点心,“连城她大姐,你坐会跟阿姜在家里聊聊天,我去给老叶叫回来,又不知道去哪家显摆去了。”

    “姐,家里都还好吧?”叶姜把那盏热茶递给慕莲花。

    “都好,家里两年前就改了责任制,不再是以前的大集体,家家户户干活都有劲,日子可比以前好过多啦。”

    “鸡鸭也给自己随便养,我还喂了两头猪,屋前屋后开了些荒地种豆子,年景是一年比一年好了。”

    有些话慕莲花不知道该不该说,叶姜瞧出她的犹豫,忙问道:“姐你有事就说,你这样犹犹豫豫的我还担心呢。”

    “嗐,我也是被老二几个缠的没办法,不然我才不跟你提这些糟心事呢,没得给你添堵。”

    如果是慕连城的几个弟弟求这个大姐带话,那肯定是家里的事,叶姜说道:“没事的姐,你说吧。”

    慕莲花叹口气,“吴芝兰病了,我看她这次是真不好了,可能熬不到过年,她跟我们说想见见你和连城,还有几个孩子。”

    “见我干嘛呀。”叶姜不是很想回去,“她有亲儿子亲孙子守在跟前还不够吗?”

    算下来叶姜从离开山水村到现在也没有回去过,平时也就和慕莲花通通电话书信。

    她上大学那会慕连城一走就是四年,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也走不开,都是慕莲花来往c城。

    不过每次来慕连城的三个弟弟,都会托他们的大姐带些家里的特产过来。

    叶姜对慕连城的几个弟弟没意见,不过吴芝兰就算了。

    慕莲花握着茶杯,想到三个弟弟的苦苦哀求,也只能说道:

    “哎,也不知道吴芝兰是怎么想的,天天跟几个儿子说,就想在临死前见你一面,我也赞同你不回去,免得看到她再吵架生气。”

    既然叶姜不想回去,那就不要强求了。

    今天大姑来,几个孩子早早的就回了家,叶姜指着苏西跟慕莲花说道:“姐,这是肖楠的女朋友。”

    “大姑好。”苏西一点都不认生,肖楠能带她回家见亲戚,她心里特别高兴。

    慕莲花忙拿出个红包,“第一次见面,不许不要啊。”

    苏西不知道老家的规矩,俏生生的问道:“叶阿姨,那我拿不拿呀?”

    叶姜笑着点头,“大姑给你的就拿着。”

    “谢谢大姑。”

    叶姜又把腼腆的秋依贝拉到慕莲花跟前,“姐,这是小南的对象。”

    秋依贝红着脸也喊了声,“大姑好。”

    “好好。”慕莲花高兴的又拿出个红包塞给她。

    老天呐,小南都有对象了,慕莲花想想心头都觉得喜悦,那年这个瘦弱的少年在老家被他后奶奶苛待,连件合身的衣服都没得穿。

    如今也念了大学成了个大小伙子,跟他爸一样高一样俊。

    如果没有叶姜,她大兄弟哪有今天这样圆满的日子。

    所以吴芝兰那点执念,慕莲花转眼就抛到了脑后没再提。

    慕莲花住了两天就回去了,走的那天秋依贝和苏西都过来送,两人买了不少c城的特产,慕莲花空了的行李袋子,走的时候塞的更满。

    十二月底的时候,家里打了个电话来,说吴芝兰熬不了多少日子了,就是想见见老大一家子,问叶姜能不能回去一下。

    慕连城并没有应下来,就说了句:“我回去问问我媳妇。”

    男人和儿子们都等着叶姜拿主意,叶姜想了想,“那就回去吧。”

    这一决定回去不要紧,苏西听到了巴巴的跑过来,“叶阿姨,我也想跟你们一块回去。”

    这个大小姐跟着去干什么呀,叶姜笑着劝她。

    “苏西,肖楠大姑家那边是农村,住宿条件可没有c城好,我怕你去了一天就闹着要回来。”

    “不,不会的。”

    苏西一把抱住肖楠的胳膊保证,“我住的习惯的,我就是想跟肖楠在一起,一天都不想分开。”

    肖楠脸色红了,“去这么多人,家里哪能住得下,你别去了。”

    “我就去。”苏西急了,“大不了打地铺嘛,那上回跟你去进货的时候,我不也是睡地铺的。”

    过来帮叶姜一起收拾行李的秋依贝也想去,只是不好意思开口。

    现在苏西提了,她也忐忑的说道:“叶阿姨,我也想去,可……可以吗?”

    能跟着慕向南回他老家,秋依贝还是很向往的,苏西说一天都不想跟肖楠哥哥分开,她也一刻都不想跟慕向南分开呢。

    就是不知道叶阿姨同不同意。

    既然她们想去,叶姜再看看两个大儿子舍不得和对象分开的样子,跟慕连城商量,“要不就一起去?”

    “行啊,你说了算。”男人一点意见都没有。

    秋依贝和苏西互相看了一眼,高高兴兴的回去收拾行李,和对象去车站买车票。

    叶姜这一大家子到了山水村的时候,半个生产队都过来瞧热闹。

    吴芝兰独居的大院子里破天荒的热闹起来。

    她在屋里睁开了浑浊的眼睛,问儿子,“老大回来了?”

    慕老二扶着他。妈坐起来,“大哥大嫂带着孩子回来了。”

    老太太这两年已经不怎么闹腾了,责任制过后,家家户户只要肯干,日子都能过的红火,不少人家都起了红砖大瓦房。

    吴芝兰的这三间青砖瓦房在村里也就不那么显眼了。

    “你叫他们进来吧。”

    吴芝兰理了理头发和衣服,坐着等那个跟她一样做了后妈的女人。

    慕莲花和弟媳妇帮叶姜抱着两个小双胞胎,给围在院子里的邻居看稀罕,跟叶姜说道:“屋里太闷,小娃娃就别进去了。”

    “嗯。”

    叶姜带着孩子们进了吴芝兰的房间。

    一大家子人,慕连城和叶姜站在床前,肖楠和慕向南带着对象站在后面,小西小北已经不太记得吴芝兰的样子,他们走的那年才五岁。

    只知道这个后奶奶对他们不好,常常不给他们饭吃。

    “你是叶姜?你怎么一点都没变,还是那年走的时候的样子?”

    吴芝兰急忙从枕头底下摸出小镜子照了照,她看到镜子里自己行将就木的脸,颓然的放下了镜子。

    “没有在做梦,真的是你们回来了。”

    叶姜在她床边坐下,说道:“吴姨,不是你让我们回来的吗?”

    “你怎么带着这么多孩子回来?小南呢,小南是哪个?”

    吴芝兰眼睛已经昏花,看不清哪个是哪个?叶姜当年只带走三个孩子呀,才八年而已,她怎么带了一屋子的孩子回来?

    “小南,你过来。”

    叶姜招手,慕向南上前,他个子高大,往床边一站吴芝兰得仰头看。

    他蹲在床边,跟着叶姜后面喊,“吴奶奶,我是小南。”

    慕向南心里已经没有少年时的怨憎,哪怕是吴芝兰,他也能平静的面对。

    叶姜说道:“我跟连城在离城的时候又收养了一个孩子,叫肖楠,他对象苏西也跟着来了。”

    两人上前给吴芝兰瞧了瞧。

    “左边那个是小南的对象,旁边的半大孩子是小西小北,我走的时候带走三个,回来的时候带回八个,哦对了,我自己生的两个还太小,大姐抱着在院子里。”

    吴芝兰浑浊的眼睛试图在叶姜的眼睛里找到不甘心,她年纪轻轻的给这许多孩子当后妈,怎么能当的如此心甘情愿。

    又不是自己的孩子,凭什么付出真心啊。

    可是她失望了,叶姜的眼睛里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满足。

    叶姜对她的生活那么满意?

    吴芝兰问几个孩子,“小南,你这个后妈对你们好吗?这些年她有没有虐待你们?”

    “我妈对我们特别好。”

    慕向南说:“吴奶奶,后妈也可以很好的,你那时候为什么对我大姑和我爸爸不好?不是亲生的难道就不孝顺了吗?你看我妈,现在家里哪个不听她的话,我们家现在特别的幸福,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吴芝兰半天都没有说话,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错过。

    她喊叶姜回来,就是想看看叶姜的后悔和怨怼,好证明自己当初的做法一点都没有错。

    她错了,叶姜很幸福,孩子也很幸福。

    可是她吴芝兰不幸福,她一点儿也不想再看到这个扎眼的叶姜。

    “叶姜你走吧。”吴芝兰说道:“我不要你给我送。终,你若是在我的灵堂前,就更衬托的我这后半生的失败和不如意。”

    “我有儿子有孙子,你们……”她看着一屋子朝气蓬勃的孩子,心里呕的滴血。

    “你们不是我的孩子,都走!”

    第二天,叶姜就和男人带着孩子们坐火车回c城。

    “两个小的呢?抱哪而去了?”

    卧铺包厢里,叶姜睡醒一觉,醒来看不到孩子吓了一跳,连忙问慕连城。

    “怕吵着你睡觉,哥哥们冲奶粉,小秋和小苏抱着在外头呢。”

    慕连城揉揉叶姜的发丝,“阿姜,我们都在呢。”

    他媳妇最近总是瞎担心,一醒过来就怕他们不见了,看不到总是要问一句。

    叶姜从床铺上爬起来,靠在慕连城的肩膀上,看着车窗外飞逝的风景。

    那年走的时候担心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或者说都给避过去了。

    往后余生,该一帆风顺了吧。

    她转过脸亲了亲男人近在咫尺的侧脸,“慕连城,你还做梦吗?”

    “以后要是做了什么梦,不管好的坏的,都要第一时间跟我说呀。”

    那样的话,哪怕有坏事儿发生,也能及早避免了。

    “没有,一次噩梦也没再做过了。”慕连城给媳妇抱在怀里,“阿姜,有我在,咱们这一家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但是我做了另外一个梦,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上辈子,那个梦里我们错过了好多年,我看的真是心焦又无可奈何。”

    “阿姜,我真的好心痛,所以我在梦里跟自己说,哪怕是在梦里,也一定要早点去找你,主动一点把你娶回家,不让你受那么多苦。”

    叶姜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哭出来,慕连城是梦到了上辈子的事情吗?

    他会提前去找她吗?那是不是上辈子就不用过的那么苦了?

    她泪光点点,“好啊,你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早点去找我。”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