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同桌是我爸 > 第146章
    林倩得到的消息是他们学校的英语四级要大一下学期才能考, 她也没去了解其他,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林嘉衍的学校的安排跟她学校应该是同步的。

    然而此时此刻, 被傅从渊这样一提醒,林倩瞬间走出了认知的误区,恍然大悟。

    清大是什么地方?要不是有先四级后六级的死规矩, 清大的学子们都是恨不得直接考六级的。

    林倩皱着眉,为难地看着搁在膝盖上的两套四级真题卷, 须臾,忧伤地长吁短叹。

    真题卷她是和唐眠一起凑单买的,唐眠要是还没有买, 她倒是可以送本给她做做, 而且也因为凑单,商家那边概不退货,其他人她又不知道送给谁,所有的路似乎都堵死了……

    傅从渊看着她的愁容, 撑着手臂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 紧接着忽然俯身过来伸出手摸摸林倩耷拉着的脑袋。

    举止亲密, 温柔地有点不可思议。

    林倩微怔,仰起头来愣愣地看着傅从渊。

    “没事儿。”傅从渊笑了笑,似乎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要安慰安慰她,“你四级不是还没考吗?可以留着自己做。”

    林倩:“……”

    她傅老师还是她傅老师。

    刚刚垂眸间最是温柔的那幕顷刻间荡然无存, 她傅老师的话就像一盆冷水, 唰地浇淋下来, 把她淋了个透心凉。

    哪还有什么满腔疑惑。

    她现在看向她傅老师, 仿佛能看见盘旋在她傅老师头顶的若隐若现的弹幕——

    “谈恋爱吗?相同的英语四级卷要做两套的那种!”

    林倩连人带椅地往后挪了挪,噘着嘴颇为嫌弃颇为不满地瞪了傅从渊两眼。

    傅从渊心里“咯噔”一声,抿了抿唇,别开脸望向别处。

    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林倩的英语不差,过四级绰绰有余,而且,都是过来人,“教导主任”的形象无论在哪儿肯定不讨喜。

    他心虚地摸了摸鼻梁,顾不上装病,眉头紧锁,思考起补救的法子来了。

    好半晌,他把林倩腿上的装着试卷的塑料袋扯了过来,拿出其中一本翻开看了看,然后,醉翁之意不在酒地,“两本都放我这儿吧,有时间就过来刷题,另一本我来刷,我好知道你有什么题型是比较薄弱的。”

    冠冕堂皇。

    明目张胆。

    林倩眯起眼若有所思:“我英语不差。”

    傅从渊假装咳嗽继续忽悠,还一本正经:“以防万一。”

    林倩:“……”

    失策了。

    今日出门前没看黄历,怕不是不宜出行。

    林倩来不及沮丧,又被傅从渊的“不会天天监督你写作业”的话给安抚到了。

    啊,她可真没出息。

    暗自吐槽嫌弃自个儿的刹那,白光一闪,林倩怔忡了两秒,随即回过神,猛拍大腿,她总算从偏离到九霄云外的话题中咻地回归到了原本的正轨中。

    她今天过来,送卷子是假,打探某些情况是真。

    林倩迅速调整好情绪,眼里藏着狐疑盯着傅从渊瞧,唐眠的那些有的没的的分析她还历历在耳,如今看来,唐眠不愧是理论上的王者。

    主要还是她傅老师表现地太明显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谁带地崩了人设,连悄悄来都不会,就直接激进地显山露水了。

    傅从渊被林倩盯地有点不自在,红着耳廓移开了视线。

    窗外阳光明媚。

    他似乎瞧见了蒋旭爬到隔壁阳台上偷看他们这边的情况。

    傅从渊差点黑了脸,但顾及林倩在旁边,咬咬牙还是原谅了蒋旭的“无耻”。

    蒋旭生怕他们看不到他似的,在那边摇旗呐喊,摇旗是真摇旗,呐喊是假呐喊。

    蒋旭直摇头,他对傅从渊恨铁不成钢。

    啧啧,这哪里是装病啊,亏傅从渊这厮平时老谋深算,就这精神头,怕是早露馅了。

    蒋旭从兜里摸出一把瓜子,倚在栏杆上,眯着眼勾着嘴角惬意地晒着太阳。

    屋里这会儿很安静。

    傅从渊装病,林倩看穿了傅从渊在装病。

    两个人都沉默着,各怀鬼胎。

    林倩瞥着已经露馅露地差不多却还记得时不时要无病呻吟下的她的傅老师,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畅快感。

    想当年,她傅老师多气人啊。

    气人也就罢了,偏偏自己还搞不过他。

    斗智,她受到的只有在智商上的碾压;斗勇,她空有一腔勇气到最后也能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转化为斗智,然后,让她再次感受什么叫智商上的碾压。

    周而复始,憋屈极了。

    林倩默默打开包,从里面摸出一面小镜子,左照右照,右照左照,她想起自己年少无知时一时脑抽想出先美人计把人勾搭到手再又狠狠把人给甩了的烂招。

    明明她已经及时止损了。

    她傅老师怎么就又喜欢上她了呢?

    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不开。

    嗐,林倩摸摸自己的脸,摇头感慨:果然是她长得太好看了吧?招蜂引蝶把她傅老师给引进来了。

    林倩失神。

    傅从渊为引起她的注意,闹大了动静在咳嗽,咳地脸红脖子粗的。

    虚张声势。

    咳的有些过了。

    林倩撇了撇嘴,眼底的笑意渐深,她也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配合着演戏,非常自然地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拧开盖子,起身递到傅从渊跟前,“喝点水吧,压一压。”

    傅从渊顺手接过水杯,垂着眼掩饰他得逞的神色,他仰头猛灌了一口茶。

    滚烫的热水在舌尖上跳舞,傅从渊瞳孔一缩,想忍又实在忍不了,“噗”地一声将其喷了出来。

    形象全没了。

    被子也被星星点点的水渍沾湿。

    傅从渊:“……”

    傅从渊抬头看向林倩。

    林倩站在旁边,满脸无辜。

    僵持了数秒,林倩走到傅从渊身边坐下,抬起手臂,拿手背贴在傅从渊的额头,拧眉感受了片刻。

    傅从渊屏住呼吸,眉眼柔和下来,盯着林倩瞧。

    林倩把手抽回来,又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煞有其事地对比了两分钟,“不对啊,体温正常啊。”

    傅从渊:“……”

    林倩斜睨着傅从渊,眼含揶揄。

    她在心里大笑三声,这种感觉太爽了哈哈哈。

    然而姜还是老的辣,想让老姜自乱阵脚,紧紧靠这样拙劣的识破是不够的。

    傅从渊很快恢复镇定,他反问她:“你这准吗?”

    这可把林倩气到半死。

    她这些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向她傅老师学到了不少课本以外的东西。

    把气儿吞下去后,她摇摇头,“可能不准。”

    就在这时,傅从渊的手机叮地一声响。

    傅从渊拿过来解屏看了眼内容,是蒋旭给他发的微信,傅从渊侧眸看向窗外,磕完瓜子的蒋旭把望远镜往兜里一放,仰头看向别处。

    微信里,蒋旭说:大哥,别装了,搁了十几米远我都看到你精神抖擞的模样了。

    傅从渊:“……”

    随后,耳畔又响起林倩的声音:“那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傅从渊:“……”

    林倩:“本来还想着说一起去吃上次你介绍的那家火锅店的火锅呢,现在你生着病,只能改日再约了。”

    傅从渊:“……”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了。

    傅从渊眯起眼,把尽给他出馊主意的蒋旭骂了百八十遍,眼见着林倩把包阖上准备离开时,他挣扎了数秒:“等等。”

    ………

    ……

    火锅店内,点了份鸳鸯锅。

    林倩托着腮看着给她布菜的傅从渊,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想问的话问出了口:“所以你就是没生病是吧?”

    傅从渊夹菜的手微顿,“也不是。”

    “嗯?”

    “低烧,不过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林倩点了点头,沉吟了声便没再说话。

    这时候的气氛与之前在工作室的气氛又有所不同了,傅从渊多聪明的一个人,先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也算正常,现在林倩步步试探,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横在他们面前的那层纱已经被林倩悄悄掀起一点角了。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看着对方。

    林倩拿着筷子戳着碟子里的酱料,心不在焉地鼓着腮帮子,须臾,压低了声音,“那你为什么……”

    话还没讲完,主动权就被傅从渊给抢走了,傅从渊轻笑,凝望林倩几秒,挑眉:“你觉得呢?”

    两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

    林倩没想到傅从渊还能再更直白下去,早知如此,她就不该问为什么,主导权被抢了哪还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快感!

    林倩撇撇嘴,想了想,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了,她挺直腰杆,攒足底气,把话语权又抢回来,“我觉得你看上我了。”

    傅从渊:“……”

    傅从渊没否认,他点点头,“说得文明点。”

    “这不文明吗?简单通俗。”

    “但总感觉把我描绘地像土匪。”

    “……”

    林倩盯着眼前这位帅气的男生,他穿着黑色的卫衣,幽黑的眼眸里透着简单和纯粹。

    他们都那么直接,反倒没有那么尴尬了。

    林倩涮了片羊肉:“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傅从渊垂眸,低声呢喃:“为什么不呢?”

    闻言,林倩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她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愣愣地“哦”了声。

    “你早察觉到了?”傅从渊看向她。

    林倩点点头,过了两秒,又摇了摇头,“就是有所怀疑,最近刚确定。”

    “我这人不喜欢猜,所以能直接问就直接问了。”她说。

    傅从渊舔了舔唇,事实上,他现在紧张地要命,心跳砰砰砰地像是响在他耳边。

    “你问了我给你答案了,你的答案呢?”

    林倩:“啊?”

    傅从渊搁下筷子:“我喜欢你,我要追你,你的意思呢?”

    沉默蔓延开。

    林倩抿了抿唇,她看着对面的傅从渊,望进傅从渊真挚又热烈的眼眸中,心漏跳了半拍,林倩迅速别开眼,拧眉沉思。

    半晌,也有些不自在的,期期艾艾地:“那你先追着吧,我得感受感受你是怎么追的。”

    “……”

    “而且我爸我妈我弟说了,女孩子得矜持点,不能你说追我就点头同意。”

    “……”

    “伯父伯母说的对。”没有被直接拒绝,傅从渊心里还是窃喜的,他像初出茅庐的愣小子般,“那你有什么要求吗?”

    话落,林倩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这不是你应该想的问题吗?”

    傅从渊:“……”

    桌上的火锅热气腾腾。

    林倩嚼着肉,认真想了想:“我不想去你那边写四级卷。”

    傅从渊垂下眼:“不想写就不写了,反正英语对你而言不算太难。”

    林倩怔了怔,忍不住抓耳挠腮,“不是,你这态度转变地有点大啊?”

    这要是搁在以前,没瞪死她就算不错了。

    傅从渊“嗯”了声,静默几秒,他说:“毕竟要追你啊。”

    林倩:“……”

    林倩受宠若惊。

    ………

    ……

    翌日。

    林嘉衍去傅从渊的工作室拿他姐给他带的礼物。

    傅从渊拿出两套英语六级卷:“你姐不知道你四级已经考完了,买错了试卷,这是我补给你的。”

    林嘉衍:“……”

    ※※※※※※※※※※※※※※※※※※※※

    到这里应该就结束了

    准男友追林倩的日常会放在番外,番外会写在隔壁《短篇小故事》里,包括弟弟的故事也写在那里,那里直接免费看的那种!

    毕竟我曾经说过不让傅老师在正文里和我们家倩倩修成正果的,哪怕正果已经有苗头了嘤嘤嘤

    番外分为——

    《父母爱情》:林妄洲和童瑶

    《准男友追求我日常》:林倩和傅从渊

    《没出道的我有个死忠粉》:林嘉衍和唐眠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和支持

    本章随机小红包若干

    下本写古言,因为锦衣之下真的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特么好看了我爱任嘉伦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