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春光无限好 > 第57章
    “这么老土的情话, 你也说得出口?”萧麦一脸鄙视,可心底还是涌出阵阵天意。相爱的人在一起,不是什么无聊的话都能说得出口吗?

    一旁的柜姐都忍着嘴角的笑意。“韩太太, 这是新款, 您的眼光真好。”

    最后萧麦刷卡买下了那条皮带。

    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韩遇安都用在这条皮带。有一次霍臻打趣他,“你最近资金困难吗?怎么都是这条皮带?”

    “我老婆买的。”

    某人都快变秀恩爱狂魔了。

    霍臻心里有个了想法,他要不要也找个老婆啊?

    当然,很快, 他就被这个想法吓倒了。

    两人复婚后搬到了新家, 从大平层到别墅,还有个漂亮的院子,两个孩子有地方蹦跶了。

    乔迁那日, 萧麦邀请了几位好友, 孙亦词从百忙之中抽空过来了,顾颜也来了,她现在是C市最大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孙亦词懒懒地倚在沙发上, “这地方住的都是有钱人。”

    顾颜:“在我面前说有钱人?孙亦词你好意思?”

    孙亦词:“哎, 你又不知道我的情况, 我们家又做不到麦麦家那么公平, 我是女孩子分的很少的, 哪里能在这里买别墅!”不过她也不在乎就是了。

    顾颜笑:“你那处房子也不错。”

    孙亦词:“那是我贷款买得!”

    萧麦和顾颜都被孙亦词逗乐了。

    韩遇安就像一个普通男主人陪着另外几位男士坐在院中, 喝着茶聊着天,一边看着两个儿子。

    小煜摔了一跤, 早晨刚换的裤子弄得脏兮兮的。他走到韩遇安面前, “爸爸,我要喝水。”

    韩遇安拿过杯子, 喂他喝了半杯茶。

    小煜苦着脸,“苦!不好喝!”他看韩遇安喝茶,总觉得茶水好喝。“我好想喝养乐多啊。”

    韩遇安哪里不知道他的小心思,“这事归你妈妈管,不要问我。”

    小煜知道今天是没希望了,转身跑走了。

    客厅里的女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孙亦词不禁感慨,“我的天!这还是我认识的韩遇安吗?简直变了一个人。”

    顾颜:“居家好男人了。还是麦老师调丨教的好!”

    萧麦:“过奖过奖!”

    孙亦词一本正经道:“你到底用什么方法的?”

    萧麦大笑,“看来有人有情况咯。”

    孙亦词被两位好友看的脸红耳热,上去就挠萧麦的痒痒,“胡说!”

    萧麦求饶:“停!我告诉你就是了!”

    孙亦词坐好,“谁想知道。”

    萧麦:“喔,是吗?其实吧,就是离家出走!”

    孙亦词震惊地看着她,“这什么?”

    萧麦:“我去英国两年,不光是给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也是给他。如果这两年,他还想不明白,那我回来就安安心心的工作。”

    顾颜心领神会,所以说,不要小看了这位“败家千金”,人家一出手就要彻彻底底拿下韩家这位商业大佬。

    孙亦词:“置之死地而后生啊!”

    萧麦和顾颜相视一眼。果然有情况了。

    韩遇安走进来,“霍臻他们快到了,我们先把食材拿出来吧。”

    霍臻想在吃烧烤,并且就想在韩遇安的别墅吃烧烤。大家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什么?大概是抽疯?

    让韩遇安搞个party,或者私人游轮一夜游,不挺好的吗?

    萧麦和韩遇安去厨房把食材都搬到庭院。

    碳火已经烧起来了,食物的香味飘散在院中。

    不多时,霍臻来了,一身休闲装,看着挺骚包的。

    “霍臻,是你要吃烧烤的你来烤!”孙亦词懒得很,这几年,助理什么都帮她弄得好好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哪里会自己去烧烤。

    霍大少慢条斯理地卷起袖子,真的烤起来。

    小熠和小煜也想尝试一下烤东西。

    霍臻恐吓道:“小孩子不能玩火,不然晚上尿床!”

    两个孩子看着他,半信半疑。

    小熠问道:“那大人就可以玩火吗?”

    霍臻:“是的。”

    小煜:“霍叔叔是不是小时候玩火尿床了?”

    小熠点点头,“肯定尿床了。”

    霍臻故意沉下脸,“韩遇安,快把你儿子带走。”

    孙亦词:“霍臻,你不要以大欺小!”

    小熠和小煜靠向了孙亦词,“霍叔叔好凶!”

    萧麦悄悄对韩遇安说道:“霍臻什么意思啊?”

    韩遇安看的清楚,“老牛想要吃嫩草!”

    萧麦惊讶不已,“不仅仅是老牛。”

    韩遇安歪着头,“嗯?”

    “老花牛!”萧麦小声道。

    韩遇安愣怔了一瞬,笑起来。“你啊!”他一脸的宠溺。

    “韩遇安,还有没有肉了?”霍臻喊道。

    韩遇安:“我再去拿一些。”

    孙亦词:“再拿些鸡尾酒,谢谢。”

    萧麦调侃道:“你们两人指挥人的架势倒是一模一样。”

    萧麦又从冰柜里拿出两盒牛肉,“鸡尾酒在柜子里,还有六罐啤酒,也拿出去吧。”

    韩遇安弯下腰,伸手拿起啤酒。突然间,眼前一黑,他的身体晃了一下,啤酒罐应声落地。他立马靠在墙上。“麦麦——”

    萧麦吓的脸都白了,她扔下了肉,连忙扶着他。“你怎么了?”

    韩遇安用力地眨眨眼,想要找回意识。他想安慰她,可是最后他连一句话都说不了。

    “韩遇安——韩遇安——”萧麦叫着他的名字。

    “爸爸——”小煜偷偷进来准备拿两瓶养乐多的,看到爸爸晕倒了,他大哭起来。

    萧麦道:“小煜出去叫霍叔叔过来。快去!”

    很快,韩遇安被送往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医生说晕倒是他脑部的那个血块引起了。

    血块没有自行消失,并且开始压制大脑的神经了。

    “只有手术取出血块了。”

    萧麦全身都在抖,两边父母都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两个孩子也不肯回家,非要在医院。谁劝都没有用。

    小煜哭唧唧的,“妈妈,爸爸会不会死了?”

    萧麦摇摇头,“不会。爸爸只是累了,在睡觉呢。”她伸出手,把他抱到怀里。“不怕啊。”

    小熠握着韩遇安的手,“爸爸,你要加油!”

    韩遇安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萧麦那双通红的眼睛。他伸出手,“又让你担心了。”

    萧麦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很大,只是这一刻,凉凉的。

    “医生说要做个手术。”她的声音低低的,透着担忧。

    韩遇安:“那就做吧。”

    “手术有风险。”又在头部,谁都害怕。

    “相信医生,放心。我会没事的。”

    萧麦埋下头,眼泪滚滚而下,“可是我怕。”

    “麦麦,没事的。我会看着小熠小煜长大,看着他们结婚生子,看着你变成老太婆。”韩遇安说了很多话。

    那一晚,萧麦几乎一夜没睡。

    韩遇安半夜头疼醒来,看着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他轻轻喊了一声,“麦麦——”

    萧麦惊了,“怎么了?头还疼?”

    韩遇安头疼的厉害,却也抵不上他的心疼。

    “我想喝水。”他说。

    萧麦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韩遇安喝了几口,放下杯子。“睡不着?”

    “嗯,不困。”

    韩遇安拉了拉她的手,“过来,我们说说话。”

    高级病房的床依然不大,萧麦坐在一旁,两人挤在一起。

    韩遇安道:“不要想得那么严重,这是一个小手术。”

    “小手术也有风险,还在脑袋里。”

    “怕我变傻?”

    萧麦没说话。

    “等圣诞节我们去美国,你不是看中了最新上市的那几款包吗?这次就带上小熠小煜吧。””

    “一言为定。”她哑声回道。

    韩遇安吻了一下她的眉心,“一言为定。”

    手术安排在三日后,三个多小时,萧麦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那么慢,那么煎熬。

    好在手术顺利,血块成功取出来。

    萧麦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韩太太哭了,抱着萧麦说,“我去山上问了大师,大师说遇安命中就有这劫,过去就好。”

    两个小朋友知道爸爸没事,也不再前几天那般紧张了。

    不过,韩遇安做完手术后,很长一段时间,变得异常的娇气。萧麦不得不减少工作,抽出时间来陪着他。

    萧麦终于领悟到“如胶似漆”是什么意思了。

    这天,萧麦要去隔壁市开个会。

    韩遇安从昨晚就开始情绪不对劲。

    萧麦考虑他是受过伤,安抚着他,“晚上就回来了。”

    韩遇安挑眉,“马经理他们也可以去,怎么还要你亲自出马?”

    萧麦无奈:“对方就想和我谈啊。”

    韩遇安不说话了。

    萧麦想笑,她老公现在别扭的很。

    当晚,冷漠自持的韩遇安变成一头大野狼了,萧麦只能举手求饶,说着他爱听的话。

    “最爱的人是你!”

    “你在我心里永远排第一位!”

    韩遇安才放她一把,第二天早晨,她出发去了隔壁市。等和合作人谈完,已经到下午三点了。

    合作人热情地邀请她吃个晚饭。

    萧麦看了看手机,“下次吧。我先生在家等我。”

    合作人也知道韩遇安的,“哈哈哈,那好,代我向韩总问声好。”

    萧麦点头,下了电梯,来到酒店大堂,突然之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眨眨眼,再次确定。

    韩遇安穿着灰色大衣,气质卓卓。他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身旁是一个20寸的行李箱。他望着她,嘴巴张了张,“过来。”

    萧麦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韩遇安:“明天是周六,我们去花影小镇住两天吧。”

    萧麦哑然:“你真是!我根本没带换洗的衣物。”

    韩遇安指了指箱子,“我帮你收好了。”他的眼里毫不掩饰的爱意,像是热恋中的男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想念。

    C市,XX幼儿园。

    老师问道:“你们最爱的人是谁?”

    韩熠:“我最爱爸爸,妈妈回来后,我又爱妈妈了。”

    老师看向萧煜,“萧煜你呢?”

    萧煜认真的想了想,“我本来爱我爸爸的,可是爸爸老是和我们抢妈妈,我有点不爱他了。”

    老师:“为什么呢?”

    萧煜:“以前我在英国的时候,都是我和妈妈睡。现在都是爸爸和妈妈睡,我只能和哥哥睡!而且,爸爸晚上会锁门,我打不开他们的门。”

    老师忍着笑意,“小朋友要学会独立。”

    萧煜:“可爸爸也是大人。”他看着他们同学,“你们说,小朋友都自己睡,大人是不是也应该自己睡?”

    “对!”

    “是的!”

    萧煜:“老师,下回见到我爸爸,你要批评他!”

    老师腹诽:“我哪敢!”

    韩遇安和萧麦来到花影小镇,冬日里,小镇冷冷清清的,没有夏日的鲜活。

    两人窝在房间里,萧麦倚在他的怀里,翻着手机,“你看这套衣服怎么样?”

    “好看。”

    萧麦满意极了,拿起一旁的奶茶,喝了一口。

    韩遇安低下头凑过去,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味道太甜了,他直皱眉。

    萧麦咯咯直笑,又喝了一大口,“真好喝。”

    韩遇安瞧着她一脸得意的小表情,“你还欠我一样东西?”

    “什么?”萧麦疑惑了。

    韩遇安扬扬嘴角,“衬衫。当初你毁了我的衬衫。你赔我——”

    以身抵债。

    谁亏?

    第二年春天,萧麦无意间在韩遇安办公室的衣柜里发现了那件衬衫。衬衫整整齐齐地挂在那儿,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奶茶的污渍。

    她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有些人的心思藏得可真深啊。

    两人一同回家,韩遇安开着车,萧麦坐在旁边。

    电台里正放着一首歌:

    好春光不如梦一场

    梦里青草香

    抓一把梦想带身上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还有轻风吹斜阳

    萧麦噙着微笑,看着窗外,果然,春光无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