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和霍少联姻的日子 > 第57章 苜蓿(一)
    春暖花开的三月, 是安州市最美的季节。城市的街角,随处可见一簇簇的鲜花在争妍斗艳, 鲜嫩的绿色从一片老绿中探出头来, 充满了一种新鲜的活力。

    春眠不觉晓, 南荇睡了一个好觉,醒过来以后霍宁辞已经不在身边了。她推开露台门一看, 果不其然,霍宁辞又蹲在那个池塘边, 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南荇有点好笑。

    自从霍宁辞送给她这一池塘的青荇之后,又在里面养了几尾金鱼, 这池塘一度显示出了生机勃勃的模样,霍宁辞对此十分满意,除了园艺师定时会过来照料外, 他自己也时不时地去关注一下。

    结果,十二月底连来了两拨冷空气, 原本翠绿的心形叶开始枯了。

    南荇和园艺师都解释, 这是因为青荇并不耐寒,冬天枯了很正常,只要水下的根还在, 春天了就会重新返绿。

    霍宁辞很生气,他千算万算, 却把这一层给忘了。等他搭了暖棚,又调整了水温,已经来不及了, 自然规律不可阻挡,原本满池塘的翠绿都消失了。

    园艺师把枯叶都剪了,再三保证,开春就会还他一片绿色,最快四月,最慢五月,他期待已久的小黄花就会出现。

    霍宁辞姑且信了,过完春节后天气开始转暖,他天天都要去池塘边转一转。

    南荇下了楼,走过去一看,比起上两个星期才刚刚冒出头的嫩芽,今天的水面上已经漂浮起了好几片成型的叶子,有的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叶边还蜷缩着,那鲜嫩的绿色仿佛一碰就要滴出水来。

    转头一看,霍宁辞正皱着眉头在深思着什么。

    “怎么了?”南荇纳闷地问,“这新叶不是很好看吗?它长起来很快的,过不了多久就会满池塘都是了。”

    “你看,这像什么?”霍宁辞指着那两片还卷曲着的嫩叶,若有所思地问。

    南荇想不出来,随口猜了一句:“蚕蛹?”

    霍宁辞摇了摇头,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到底像什么,你说呀。”南荇撒娇着拽了拽他的衣袖。

    霍宁辞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刚刚生出来的小宝宝也是这样蜷着的,想一想,好像也挺可爱的。”

    南荇忍不住嗔了他一眼:“你以前不是嫌弃小孩子太吵了吗?”

    霍宁辞心里有点犹豫不决,在可爱和太吵之间拉扯了半天,最后下定了决心:“如果是像你一样的小姑娘,应该不会吵到哪里去吧?”

    “阿妈说我小时候特别乖,总爱瞪着眼睛乌溜溜地看人,”南荇回忆着,“哭了的话也只要抱着哄一哄就好了。”

    霍宁辞嘴角的笑意越发深了,他伸手一拉,把南荇拽进了怀里,索求了一个热烈的早安吻。

    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让人无法抵抗,南荇被亲得手脚发软,不得不环住了他的腰,以求平衡。

    半晌,霍宁辞才松开了南荇的唇,在她耳畔低声问:“那就这样定了,生一个像你这么乖的小姑娘。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努力一下?”

    新鲜的空气涌入了胸腔,南荇清醒了过来,看着花园另一角正在修建花木的老林,再看看篱笆外时不时晨跑经过的邻居,脸上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你……你自己一个人去努力吧!”她又羞又恼,朝着霍宁辞的胸膛打了两拳,逃一样地进了别墅。

    这个周末难得清闲,霍宁辞在电脑上处理了一下邮件,南荇也没去公司加班,快十点了,两人就一起去了南家。

    于彤华已经从非洲回来大半年了,年初的时候刚刚评聘了教授,了却了自己多年来的心愿。这次非洲之行,也给她带来了很多感触,她和几个圈内好友一起在网络平台上发起了一个援助非洲贫困儿童的公益项目,身体力行地想为那里的孩子们做点事情。

    南远征戏称,到底是母女俩心连心,想做的事情都差不多,两个公益一个为了孩子,一个为了女性。

    刚进家门,就有一阵香味传来,南荇往厨房里一看,居然是夏叶孟在烤蛋糕。

    一见小姑子,夏叶孟立刻叫了起来:“小荇,你来得正好,今天我的蛋糕肯定成功,你就坐着等着吃吧。”

    夏叶孟这阵子不知道怎么对烘焙感了兴趣,工作之余报了一个学习班,每天在家折腾烤面包、烤饼干,可惜,她可能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做出来的要么形状不佳,要么烤焦烤糊了。

    南慕川在客厅里抱怨:“小荇你看看你嫂子,她烤了面包自己不吃,逼着我吃,说是不能浪费,这样下去我都要成发福的油腻男人了。”

    南荇一看,南慕川还真的胖了一点,有点小肚腩了,她开玩笑道:“哥,你得锻炼了,要不然颜值不在,嫂子要移情别恋了。”

    “去去,”南慕川吸了吸肚子,对着端着托盘出来的夏叶孟问,“我帅不?”

    “帅的。”夏叶孟敷衍了一句,看都没看他,直接到了南荇的身旁,剥了一个纸杯小蛋糕递给她,“尝尝,我第一次圆满的作品。”

    小蛋糕香气扑鼻,上面还撒着碎果粒,颜色有点深,不过并没有焦,南荇两口就吃完了,称赞道:“嫂子,你这手艺可以开面包店了。”

    “别!小荇你可不能昧着良心哄她,”南慕川讨饶,“这开了面包店卖不出去,我就得吃成熊二了。”

    夏叶孟“噗嗤”乐了,嘴角刚刚扬起,忽然,她的脸色变了,捂住了嘴巴飞快地朝着卫生间跑了过去。

    大家面面相觑,于彤华率先回过神来,又惊又喜:“慕川,叶孟这是……有了?”

    南慕川呆滞了片刻,整个人都蹦了起来,紧追了进去:“叶孟,真的假的?来,快坐下,我扶着你,别乱动……”

    夏叶孟和南慕川结婚已经快四年了,现在有喜,全家人都喜气洋洋。

    以前夏叶孟一直因为怀孕的事情和南慕川意见相左,这次南荇一开始还有点担心,怕夏叶孟还不愿意,特意找个机会问了一下。

    “放心吧,我们俩的意见已经达成统一了,”夏叶孟安慰道,“我年前刚刚结束了巡演,正处于一个空窗期,而且,你哥答应了,孩子生出来之后,不管是生活还是教育,都不会只扔给保姆和我,我的事业他也会继续支持。”

    “那就好。”南荇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还真要谢谢你,”夏叶孟凝视着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幸好你是他最疼爱的妹妹,你和宁辞的事情,让他有所警醒,我再和他讲道理就事半功倍了。小荇,真对不起,以前我还因为他照顾你而吃醋,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觉得自己好傻,不仅目光短浅,还小气得很,一点儿都没个嫂子的样子。”

    “谁都有糊涂的时候嘛,别放在心上,现在咱们心往一起使就好了。”南荇也笑了。

    姑嫂俩一边说笑着,一边进了餐厅,大家都等着了,南慕川殷勤地拉开了椅子,破天荒地为老婆服务了一把:“快坐下,想吃什么,我给你夹。”

    夏叶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哥,你到底爱嫂子还是爱宝宝?”南荇取笑道,“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贴心呢?”

    南慕川被噎了一下,立刻亡羊补牢:“当然是爱老婆,宝宝因为是老婆生的,勉强爱屋及乌爱一下。”

    南荇笑着道:“那以后不能厚此薄彼哦,我这个妹妹当见证,监督你。”

    南慕川举起手来做发誓状:“一定接受监督。老婆这么辛苦,怀胎十月愿意替我生孩子,我不爱她爱谁?”

    夏叶孟嘲笑他:“以前谁说的?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女人生孩子是天经——”

    南慕川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嘘,别说了,再说下去小荇要和我断绝兄妹关系了。”

    “哥,我哪有这么凶啊!”南荇不答应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于彤华想起了什么,关切地问:“宁辞、小荇,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宝宝?”

    “我们不急,小荇还小,”霍宁辞随口道,“还是多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南荇瞧了他一眼,憋了好一会儿才道:“早上你不是还……”

    霍宁辞愣了一下,狐疑地问:“我那是顺口开玩笑的,难道你……”

    南荇不想搭理他了,闷头戳着水果往嘴里送。

    霍宁辞总算明白过来了,大喜过望。

    其实,霍家这边,几个叔伯长辈过年的时候已经单独问过他了,盛淑雅也暗示过两次,毕竟他已经过了三十,是该考虑一下下一代的事情了,但都被他一口否决了。

    虽然两人已经结婚快两年了,可南荇现在才二十四,生孩子还早了点,再过一两年也不迟。

    没想到南荇居然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他压着心头的喜悦,一脸轻描淡写地转了话风:“妈,其实我都听小荇的,小荇既然想要宝宝了,那我们从今晚就开始努力,争取别被慕川落下太远。”

    于彤华乐了:“宁辞,你这立场太不坚定了啊。”

    ……

    一家人说说笑笑,在轻松愉悦的气氛中吃完了午饭。

    饭后,霍宁辞和南荇就提前告辞了,春光正好,他们几个朋友约好了要去九峰山看樱花。

    九峰山位于安州市郊区,从南家开过去大概一个小时出头,大中午的,南荇坐在后座上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一觉睡醒,她发现自己已经从坐姿变成了睡姿,躺在了霍宁辞的怀里,胸口上还盖着霍宁辞的外套。

    “欸,我居然睡着了,”南荇舒服地蹭了蹭,伸了一个懒腰,仰起脸来问,“大中午的你不困吗?”

    霍宁辞闷哼了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了?”南荇愣了一下,“是不是压得你的胳膊麻了?”

    霍宁辞的眸色一沉,反问道:“你说呢?”

    南荇这才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慌忙退开了一点,手掌小心地避开了敏感的部位,撑在座椅上想要起来。

    她刚刚睡醒,脸颊上带着醒后的红晕,发丝凌乱地散落在脸颊,双唇嫣红,离得近了,霍宁辞甚至能看到她鼻尖细小的绒毛。

    心头的热意再也压抑不住,霍宁辞一把把她捞进了怀里,噙住了她的唇,用力地蹂.躏了一番,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今天晚上不许和裴予寒他们疯得太晚。”霍宁辞想了一下,叮嘱道。

    “为什么,难得出来玩一天。”南荇不解地嘟囔。

    霍宁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在她耳边道:“不能耽误我们追赶你哥的步伐。”

    很快,度假村就到了。

    这是香悦集团在九峰山开发的一个高档度假村,虽然不能和曼丽系列的奢华品牌相提并论,但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度假村依山傍水,一栋栋小别墅在一片绿色中忽隐忽现,刻了图腾的原木、异域的设计风格、精巧静谧的游泳池……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能让人放下尘世的喧嚣,得到身心的休憩。

    裴予寒他们已经在了,易钧成和洪柯都带了女朋友,倒是裴予寒,这一次孤家寡人一个,百无聊赖地坐在大堂吧里玩手机。

    一见南荇,裴予寒的眼睛顿时一亮:“呦,嫂子来了,快坐。”

    “你女朋友呢?”南荇有点纳闷。

    “吹了。”裴予寒一副混不吝的模样。

    南荇叹了一口气,谴责地看了他一眼。

    裴予寒恼火了:“她甩了我好吗?”

    南荇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她没憋过你?”

    “什么?”裴予寒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狐疑地问。

    “没什么,我瞎说的,”南荇自知失言,赶紧顾左右而言他,“咦,这果汁看起来很好吃,我也有点口渴了。”

    话音刚落,私人管家来了,为两位各自递上了一杯欢迎果汁:“这是为贵宾们特意准备的,欢迎品尝。”

    话题自然而然地被岔开了,管家介绍了度假村的大概情况,并为他们分配好了房间,这里每一栋小别墅是由两个套房组成,一左一右,正常能住两个家庭。他们就安排得奢华多了,郁青青和南荇他们三个住一栋,其他几个人又分成两拨,住了一栋。

    管家带着他们去了别墅,又演示了一番室内操作,介绍了一下酒店的各项设施和活动,最后,他彬彬有礼地道:“对了,这两天宁一哲在我们度假村的樱花林里拍广告,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旁观一下。”

    “什么?”南荇轻呼了一声,眼里满是惊喜。

    霍宁辞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袭上心头。

    怎么没人给他汇报过这个拍摄活动?要是知道宁一哲在,他就选另外的度假村了。

    作者有话要说: 霍少怎么总是酸溜溜的(摸下巴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