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重生之恶毒姐姐 > 第107章选择
    这人,正是那位之前帮着陆洋查看监控的黑客朋友。陆洋在加油站惹怒绑匪之前,曾给他留了讯息,自己的手机如果连着两个小时都没人接通,就通知警方他那辆轿跑的位置。

    刚子在上车前虽然仔细检查了车辆,但陆洋的GPS定位装置装得十分隐蔽,并没有被发现。只是山区信号不是很好,时断时续,要想将位置完全确定,得费一番功夫。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警方准备好的道具钞已经到位,大家只等着绑匪的下一个电话。

    而此时,车辆的位置信息甚至沿途路线终于得以确定。考虑到时间还算充足,在专家的分析下,专案小组采取了最保险的营救措施,即避开原车辆的行驶路线,沿着B市绕一大圈,从工厂所在山区的背面进入。

    林永哲此时除了听警方的话,也没有别的选择,一如十几年前那起绑架案一样。只不过此时的心情,要比那时更焦灼一些。毕竟一个女儿已经毁了,儿子还太小,林亦玮对他和林氏而言都十分重要,不容有失。

    废旧的工厂里,已经迎来了第一批客人。刚子早在来人之前就把陆洋带到了厂房背后,用绳索绑住手脚,嘴巴也拿从衣服上割下来的一截袖子堵住了。

    陆洋也有避开来人之意,便乖乖配合,只求了刚子将他绑得松一些,他一定安安静静不教人发现。

    一墙之隔的厂房里,林亦玮垂着眸坐在原来的椅子上,并不看站在她面前讥笑着的女人。

    “怎么,林大小姐,和妹妹团聚不开心吗?”一身黑衣的赵倩茹面色憔悴,一双眼却奇异地发亮。

    林亦玮的旁边并排放了个椅子,上面绑着昏睡着的林亦萱,头发有些凌乱,脸也肿着,看起来十分狼狈。

    林亦玮慢慢抬起头来,却是叹道:“没想到你能从苏琴那里将林亦萱骗出来,你真的很厉害。”

    赵倩茹闻言立刻大笑出声:“哈哈哈哈,那当然。苏琴养的好女儿已经废了,不如卖点回个本。”接着她伸出指尖凑了过来,用长长的指甲在林亦玮的脸上狠狠刮过,留下一串渗血的红印才满足地开口:“好了,这样你们才更像一点。”

    她又退后了几步,仔细地对照着椅子上的两人,赞叹道:“啧啧,林氏的姐妹花,多美啊。对了,林亦玮,还记得小时候我被迫跳舞给你们看吗?那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还回去呢。听说你跳舞跳得很,让子安都念念不忘呢。你说,要是你的脚心被划上几刀,再跳舞,步步红莲美人娇,是不是会很美。别急啊,马上就给你时间表演哦。”

    赵倩茹说完后又快步上前,狠狠地打了林亦玮和林亦萱各一个巴掌,才在尖利刺耳的笑声中出了厂房,招了招手,将守在门外的刚子叫进来。

    陆洋将整个身子都贴在墙上,屏声敛气,听着墙那边的动静。敌众我寡,除了忍耐和等待之外,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是脖间的青筋已经不自觉鼓了起来。

    在听到赵倩茹竟然吩咐刚子拿着刀子,去割林亦玮的脚时,陆洋终于直起了身子,以最快速度地解开绑在手腕的绳子,解到脚腕时,却突然听到了一阵电话铃音,便又慢下了动作。

    “带到了人?没有尾巴吧?”赵倩茹接起了电话,在得到肯定回答后眼里迅速闪过浓烈的恨意:“他还是来了。”

    紧接着她迅速从扔在一旁的背包里翻找出两张白纸,又拿出胶带,快步走到林家姐妹的背后,撕开胶带将纸贴在了两人背上。

    而一旁的刚子则接过胶带,撕下两截,又粗鲁地给她们封了口。

    墙后的陆洋暂时松了口气,也终于在墙上的烂砖中间找到了一丝缝隙,可以透过那里看到厂房内的状况。

    很快,在大门外面放哨的强子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赵倩茹立即沉下脸出了厂房,拿着手机躲到了院子里那辆她开来的保姆车上。

    不一会,陆洋的那辆车便慢慢开了进来,矮个子男人先从驾驶座下来,又打开车门将绑了手腕的方子安拖了下来。

    “好了,我已经将钱给你们了,你也确定没有警察跟来,请放我们离开吧。”方子安皱着眉看向推搡着他的矮个子男人。

    “不急,还有件事要麻烦小方总做。”矮个子男人嘴上回应着,手里的动作却半点没停,将人连拉带推地弄到了厂房里。

    进去后的方子安,在见到林亦玮的第一瞬间眼里就涌出了惊喜,可下一秒表情就变得僵硬了,他呆愣在那里,不可思议道:“为什么,为什么?”

    确实,他看到的画面有些惊人。破旧不堪的厂房里,林亦玮和林亦萱并排束着手脚,被死死地绑在椅子上。黑色胶带几乎遮住了她们一半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这场面,莫名有种诡异的仪式感,让他觉得十分惊恐。

    林亦玮眼神平静地看着他,并没有流露出惊恐或者恳求的情绪。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方子安有些艰难地开口:“你还好吧?”

    矮个子男人则将一个蓝牙耳机硬塞到了方子安耳朵里,朝着一旁的刚子使了眼色。

    刚子立刻会意,上前将方子安拉到一根承重的水泥柱子旁,拿绳子将人拦腰绑住,然后在几步远的地方站定。

    而矮个子男人则拿出枪来,咔嚓一声上膛,然后,指向了林亦玮和林亦萱中间的空位。

    方子安此时也明白过来,大声质问道:“你们言而无信,快放我们走!快放我们走!”

    “子安。”耳机却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让他后颈的肌肤迅速浮起了一阵细小的疙瘩。

    方子安僵了一秒,明白过来,恨声道:“你想要干什么,赵倩茹?”

    “我想跟你玩个游戏。”相比他语气里的嫌恶,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愉快,还带着些少女的娇嗔:“你可不能拒绝哦。”

    得不到方子安的回应,赵倩茹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她们俩,一个是你的白月光,一个是你的红玫瑰,对不对?可是,人总要做出选择的,你心太软,我帮你好不好?”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方子安崩溃似的大喊,一想到赵倩茹设计他的种种,他就厌恶痛恨地要喘不过气来。

    刚子立刻回身踹了他一脚,示意他安分一点。

    赵倩茹的声音一下子阴沉起来,语气里更带着十二分的狠厉:“我要你选择一个人去死!听着,她俩的背后都贴着纸,一个写着生,一个写着死。你猜猜看,那个是死?”

    说完又嘘了一下,得意地轻笑道:“要认真哦,你猜了谁,谁就要乖乖去死,砰!如果你猜错了,可就是砰!砰!明白了吗?”她一边学着枪响,一边发出咯咯的笑声。

    方子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盯着矮个男人纹丝不动的手臂,终于出声哀求道:“倩茹,我们有话好说,不闹出人命好不好?”

    “人命?”赵倩茹嗤笑了一声,放柔了声音道:“子安,晚了,人命已经闹出来了,你忘了咱们的孩子吗。他那样小,却被比他还大的刀子砍成了两截啊!手术之后医生给我看托盘,你知道吗?他的头很漂亮的!那是我们的孩子啊,子安!”

    方子安的牙齿渐渐开始颤栗起来,他拼命控制住,仍是哀声求道:“倩茹,孩子以后会有的,会有的,你不要干傻事好不好?”

    “那,那你会娶我吗?”赵倩茹打断了他的话,羞涩地问着他,可几乎同时,她疯狂地大笑起来,止也止不住,到最后竟然夹杂着笑声断断续续道:“晚了,没有孩子了,你必须选择。不过可以给你一个提示,纸上的生死是我写的呢,你试试看能不能和我心灵相通啊!”

    方子安绝望地挣着身上的绳子,却也只能在徒劳的挣扎中无力地瘫软在水泥柱子上。

    矮个子男人抬手看了看腕表,沉声道:“小方总,计时三分钟,开始选吧。时间过了,两个都得死。”

    就在此时,一直昏迷着的林亦萱慢慢醒了过来,正好听见了矮个子男人的这番话,便误认为被方子安选的人可以不用死。她立即眼含期待地看着他,一边狂点着头,一边嗯嗯嗯嗯地叫着,好似是让他选她。

    方子安的额头已经慢慢渗出了汗珠,豆大一样一颗颗迅速从他的脸上滑落。

    “还有两分钟。”耳机里赵倩茹几乎和矮个子男人同时报时。

    林亦玮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微低着头,看着遍布了油污的地板,仿佛对目前的危险毫无察觉。

    林亦萱此时已经是满脸的泪,她死死地盯着方子安,依然在无言的恳求。

    “还有一分钟。”这次只有矮个子男人一个人报时。

    方子安终于认命地抬起了头,慢慢张开了嘴。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会有两更,然后就完结啦!

    ☆、一切落定

    就在快要吐出一个名字时,他却突然变了模样,疯了一样地挣扎着身上的绳索,大声嚷嚷道:“我可以给你们钱,比赵倩茹给的更多,十倍百倍,只求你们不要开枪!我可以将你们送出国去!一辈子衣食无忧,你们的家人我也可以送出去!真的,只要你不开枪!”

    刚子在方子安发狂的瞬间就已经伸手拿刀抵住了他的喉咙,可听到这些话也不由有些心动,征求地看着矮个子男人:“大哥?大哥?”

    矮个子男人也是微微一怔,转身看向了方子安,似乎在考虑他这番话的可信度,只略微思考,他就摇了摇头,将略微放低的胳膊又举了起来,刚要转正身子,就觉得后颈一阵剧烈疼痛,头晕目眩间朝着来人扣动了扳机,随后,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偷袭他的人正是陆洋,他刚才从厂房另一头的破窗户跳了进来,拿着一根长棍,从几人背后冲了出来。

    方子安的大吼大叫,刚好掩盖住了他的脚步声。

    然后,他在矮个子男人转身的瞬间,抡着手里的棍子狠狠地朝对方的脖子打去,因为机会只有一次,他便用了所有的力气。

    刚子见状,立刻举着刀扑了过来,却被陆洋一个侧踢踹飞了出去,捂着肚子瘫在了地上。

    陆洋快步走过去,在刚子疑惑惊悚的眼神里夺过了他的刀,先割断了绑着林亦玮手脚的绳索,也顾不上和她交流,又迅速反身割开方子安的,喊道:“快帮忙!”

    于是,方子安颤着手脚,和陆洋一起将刚子和那个矮个男人拖到了柱子旁,又用地上的绳索将两人背靠着背绑好。

    林亦玮此时已经撕开了脸上的胶布,脚步踉跄地冲到了陆洋身边,焦急问道:“打到哪了?”声音里都是隐藏不住的颤抖。

    陆洋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打中,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对方子安吩咐道:“院子里还有一个被打昏的,也将他拖进来绑好吧。还有赵倩茹,在那辆保姆车上,绑住她。”

    方子安看着面前相拥的两个人,嘴角浮起一丝苦笑,却还是依言走了出去。明明拿着钱,不顾性命只身来救她的人是自己,不是吗。却还是为旁人做了嫁衣裳。

    刚刚,就在赵倩茹说了那句还有两分钟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一声闷响,接着是陆洋的声音:“我是陆洋,低头,假装思考。”很快,他的声音便再次传来:“抬头,大声和绑匪谈条件,钱,出国,随便什么。快!”

    于是,他照做了。林亦玮获救了,陆洋成了英雄。

    方子安站在昏黄的夕阳下,内心一片酸涩。他机械地抬腿,走了过去,将倒在地上的强子拖回厂房,低着头将人绑好后,又出去找赵倩茹。

    陆洋此时已经拿着从自己衣服里子上撕下来的一角,蘸了些绑匪先前喝剩的洋酒,轻轻擦拭着林亦玮的脸畔和唇角,眼里满是疼惜,嘴上却开着玩笑道:“刚刚为了速战速决,我拉开车门只对着她的太阳穴打了一拳,不能划花她的脸为你报仇,真是可惜。”

    林亦玮发出了嘶的一声,也不答话,只伸手擦着他脸上已经干掉的口红,眼底满是笑意:“这个口红的颜色挺适合你的。”

    陆洋的手顿了一顿,继续轻轻为她消毒,擦完后,才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低声道:“你要喜欢,以后我天天涂给你看,只要你好好的。”

    最后一句轻轻的呢喃,仿佛温暖的溪流一样浸润了林亦玮一直绷紧的心弦。她眨了眨眼,泪水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

    陆洋见她竟然哭了,第一反应是低头检查她的手脚,发现只是勒得红肿并未破皮,才有些明白过来,又将她揽在怀里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我一直都在。别哭了,一会又得擦酒,疼呢。”

    轻抚她后背的手触到了那张纸,陆洋便摸到边缘撕了下来。察觉到他的动作,林亦玮也连忙站好身子抬眼去看,见上面写着死字,不由好笑道:“我猜另一张写的也是死。”

    陆洋笑着点点头,伸手同她做了个击掌的动作,表示所见略同,然后将那张纸撕碎扔在了地上。

    处理好一切的方子安站在门口,看到的就是两人相视而笑的这一幕。

    而林亦萱则还被绑在椅子上嗯嗯嗯地喊着,所有人似乎都忘了她。陆洋甚至走到她背后,确认了那张写着死的纸,也没有想着去帮她解开绳索。

    等林亦玮稍微休息一下后,陆洋便搀着她出了厂房。因为不确定警察到来的时间,且两人都因为饥饿和高度紧张有些虚脱,便决定先行离开。并没有管林亦萱和方子安二人。

    陆洋伸手为林亦玮开了车门,林亦玮却站在原地不动了,有些难言地看着陆洋。

    陆洋歪了歪头,笑道:“好吧。”

    他总能明白她的意思,也总顺着她的心意。林亦玮从心底浮出一丝感动,对他微微一笑,便转身往刚刚的那间厂房走去。

    只走了几步,她便停住了脚步,因为方子安正站在门口,神色惊喜地望着她。

    “你跟我们一起走吧。”林亦玮淡淡地开口,刚要转身离开,却听见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林亦玮,你去死!”

    接着是方子安大惊失色的脸,和一声剧烈的枪响。然后便是一阵天晕地转。

    第二声,第三声,枪声终于停了。赵倩茹的笑声也停了。

    她仰面躺在地上,望着头顶方子安担忧的脸,还有余光中涌进院子的警察们,等伸手触摸到压着自己的那具身子慢慢流出来的温热,她听见了自己暗哑得几乎失音的呼喊:“陆洋!陆洋!”

    =========

    一直到手术室的灯亮起,林亦玮才恢复了些神志。她沿着手术室的门滑落在了地上,满是鲜血的双手捂着脸像一头小兽般呜咽着,眼里的泪和心底的痛一起蜂拥而至,在指缝间慢慢溢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亦玮已经哭哑了嗓子,手术室的门依然紧闭着。她将手撑着地,想要爬起来,尝试了几次却都失败了。

    有人将手伸了过来,她抬眼望去,看到了满脸愧疚的方子安。林亦玮静静地看着他,满是血污的一张脸毫无表情,眼神却极其嘲讽。

    方子安只好讪讪地伸回手去,嗫嚅地道歉道:“对不起,我见她可怜,便用围巾轻轻绑在了车座上,我没想到她有枪。”

    林亦玮轻轻摇了摇头,哑着嗓子道:“是我不该邀你一起离开。那时我上车走了,也不会有这样的事。”说完便转过脸去,不再看他。

    手术一直进行到了凌晨三点,医生从陆洋的身体里取出了两枚弹壳,将昏迷不醒的他送到了重症监护室。林亦玮只能隔着玻璃窗守着他,用指尖在玻璃上触摸着他苍白的脸,抚过他紧闭着的眸。

    当时那两枪,他都结结实实替自己挡了。而她听到的第三声,则是警察对着赵倩茹开了枪。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比陆洋早很多推出手术室,只伤了条胳膊。

    林亦玮倚在那里,恨恨地想着,这两枪该自己承受的。这一世,为了报仇,她做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要让陆洋来承担呢。他那么好,是自己黑暗人生里唯一的光亮,唯一的热源。

    思绪渐渐模糊起来,她很快陷入了昏睡之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女医生查房的声音很是温柔。她却蓦然惊醒,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刚要下床,就被一旁的李婶按住了胳膊,轻呼道:“亦玮,你打着点滴呢!”

    动作太猛,晕眩感也很强烈,她闭着眼慢慢平复了一下,睁开眼问道:“陆洋醒来没?”

    李婶摇了摇头,见她又要下床,连忙拦住:“我去找把轮椅来,推着你过去好不好?”

    林亦玮点了点头,她现在全身发软,确实没有多少力气。

    很快,李婶在护士的帮助下,找了把轮椅来,小心翼翼地将输液袋子挂好,才扶着林亦玮下床坐了上去。

    到了监护室,林亦玮依然只能隔着玻璃窗户看着陆洋,她目不转睛地看了半天,才问一旁的护士:“请问,他什么时候会醒来?”

    小护士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表示这个要根据病人自身情况和意愿而定,也有醒不来的。

    林亦玮闻言沉默着点了点头,继续看着陆洋。直到探视时间结束才被李婶推回了病房。

    李婶观察着她的神色,轻轻道:“昨晚林董在来医院的路上,接到了章颖的电话,她竟然买通了家里的小保姆将承儿偷了出来,威胁说要带到飞机场去。他就拜托我好好照顾你……”

    “没事。”林亦玮干哑的声音响起,指了指放在床头的粥:“还热吗?我现在想喝了。”

    “哎,好好好!”李婶连忙将保温饭盒端了过来。

    一晃三天过去,林亦玮已经恢复如初,却不顾李婶的请求,坚持住在了医院里。

    一连几天,她都和重症监护室外的那些家属一样,打着地铺凑合睡在走廊里。

    期间林永哲也来过医院,只淡淡说了几句就走了。林亦玮也没有心情去问他林亦承的事情解决了没有。

    陆汤则和那位大明星一块出现,她只在重监护室前站了一会,见过负责医师便离开了,只留下一句话:“我等着你们两个人一起,来给我个解释。”

    警察局的人也来过,无非是录口供之类。那些绑匪都老老实实交代了,幕后指使的人果然如她和陆洋猜测的那样,是赵倩茹和苏琴。

    被枪声吓得晕过去的林亦萱换了一家精神病院。苏琴和赵倩茹则被捕了,等待检方提起公诉再由法院定罪。

    而趁乱摸鱼的章颖只不过从小保姆嘴里得知林永哲和李婶慌慌张张出门,便趁机动了歪心思,怂恿着保姆将林亦承偷偷抱了出来。

    林亦玮现在一点也不关心这些,她只希望陆洋能早一点醒来。

    终于,在七天后的清晨,她从主治医生那里听到了好消息。陆洋的身体状况慢慢稳定,可以从无菌病房转出,虽然还在重症监护室,但林亦玮可以进去看看他了。

    等穿着无菌服的林亦玮站在病床前时,她竟然有些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但为了病房环境考虑,她死命地咬着嘴唇,直到情绪控制住后,才上前摸了摸陆洋露在被子外面的手,牵起来轻轻握在了手心里。

    “陆洋,一切落定了,我就等你醒来。我已经想好咱们广告片怎么拍了,你听听啊。是从小时候你缠着我叫哥哥开始呢,还是那次约法三章的相亲开始呢,或者,直接从我喝醉了酒吻你开始?”

    说到这里,她眼眶又有些酸涩,连忙仰头看着天花板努力忍住泪水。

    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不如,从酒吧里看到你跳舞开始。不对,还是从戴着墨镜在公交车上被你发现开始。”

    她的泪水终究没有忍住,在绽放出笑容的脸上慢慢滑落。真好,他回来了。

    End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终于完结啦!等缓两天再写点番外,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收藏和评论,小白新手未来还要多多努力。大家晚安,做个好梦!

    ☆、番外

    一年后。

    巴黎蒙田大街的一家时装店里。钱多多正在穿衣镜前试着一件嫩绿色裸背的礼服,她皱着眉头有些不满意,问着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的林亦玮:“是不是还是不太好看。”

    林亦玮也不抬头看她,直言道:“自然没有你家那位,给你量身打造的好看。”

    钱多多闻言立刻将圆圆的脸皱得十分拧巴:“可我已经放出话了,再也不要穿他设计的衣服了。我这次是认真的,绝对不会食言。”

    林亦玮轻轻哼了一声,抬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这话,听得她耳朵都要磨出茧子了。

    没错,她已经来巴黎五个月了。去年陆洋醒来后,她就直接将自己的东西搬到了陆洋的公寓,两人甜甜蜜蜜地过了一段同居的小日子。

    然后,在陆洋的支持下,林亦玮辞去了林氏的职位,将手头上的林氏股份分几次抛售,卖来的钱全部捐给了蓝天特殊教育学校和郊区几家条件不太好的福利机构。

    此举在B市引起了极大的风波,人们都在传言林家两位小姐被绑架案彻底毁了,一个旧疾复发终生疗养,一个与林家划清界限从此再无相干。

    一时间,私人保镖又纷纷流行起来。

    这些纷纷杂杂的流言,甚至压过了苏琴入狱以及林永哲和苏琴早已协议离婚的新闻,成为了B市上流社会的最大谈资。

    方家在其中一直扮演着缄默不语的角色,早已退居二线的方远再次出山,公司里也没有了小方总的身影。有人曾在偏远农村的学校里,见过一位和方子安十分相像的支教老师,但在出言询问时,被对方否认了。

    而妄图更进一步的章颖则借机利用网络平台爆料出她已经和林永哲恋爱多年,并育有一子的消息。没料到她这么一招,彻底惹怒了本就被诸多事情烦得焦头烂额的林永哲。

    他索性公开了一份声明,承认了林亦承的私生子身份,但只承诺一次性付清昂贵的抚养费,从此再无瓜葛。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章颖被这消息惊得发懵,一连好几天在林氏门口又跪又喊,也没能让林永哲回心转意。

    她只好去求林亦玮,但被林亦玮淡淡一句不是林家人给拒绝了。

    林亦玮决定去法国留学的前一天,答应了林永哲的会面要求。林永哲一见她就是一顿斥责,然后居高临下的提出一堆要求,施舍般地问她要不要当林氏的继承人。

    林亦玮笑着摇了摇头,留下一张□□,说了句:“这是还林董这些年的抚养费。”便起身先行离开。

    就将林氏留给这个孤家寡人吧,反正他林永哲从头到尾,爱的只有钱而已。

    尽管有钱多多在巴黎接应,可陆洋还是不放心,丢下公司里的事情直接将林亦玮送了过来,安排好学校住宿后,才极其不舍地离开。

    在异国他乡,林亦玮终于获得新生。没有算计猜测,没有处处小心,也没有那些如影随形的噩梦。

    她留学选的专业依然是经营管理,然后又根据自己的喜好选了珠宝设计和油画。每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休息日还会被钱多多逼着游玩整个巴黎。

    好不容易可以活得像个孩子了,要多做幼稚的事情。这是钱多多的原话。连一向觉得钱多多不太靠谱的陆洋,都十分赞同。

    虽然在联系不到林亦玮的时候有些怨念,但是看到她发回来的那些笑得开心的照片,陆洋也会忍不住释然,然后慢慢扬起嘴角。

    留学第二年,趁着陆汤和她的影帝老公带着孩子来巴黎参加时装周,陆洋和林亦玮在一家古老的教堂里,在亲人和朋友的祝福下,举行了简单又神圣的婚礼。

    穿着白纱宛如天使的她,用鼻尖轻轻碰触着陆洋的鼻尖时,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

    陆洋眯着桃花眼,轻轻吻了吻她弧度优美的唇角,宠溺地问道:“陆太太,笑什么呢?”

    林亦玮不答话,只闭着眼将两人唇间的笑悉数吻了回去。摆满了鲜花的教堂里,两人在众人的尖叫声中神情拥吻、难舍难分。

    有爱有阳光,这一生足矣。

    作者有话要说: 真正完结!祝所有小天使们也能生活幸福,有爱有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