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宦官的忠犬宣言 > 第八十三章 完结
    第八十三章

    元宁十五年,禹京城满桂花香的时候,萧淮旭死了。

    那之前,柳清棠已经许久许久没去看过他,或者说,自从她让人给他灌药,让他口不能言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之后,就再也没去过长安宫。

    时隔这么久,她会忽然想起要去看他,是因为,这一年是元宁十五年秋,她上辈子被赐了一杯毒酒去世的时候。

    丹桂飘香,慈安宫内秦束专门给柳清棠移栽了许多月桂树,因此柳清棠每日走在其中,整个人身上都浸染了一股子桂花香。

    去长安宫之前,柳清棠折了一枝开的正好的月桂。她走进长安宫,走进那帘幔低垂的皇帝寝宫,里面浓重的药味顿时就被桂花香给冲散了一些。

    随手将那枝桂花别在床头,柳清棠退后一步坐在床前宫人搬来的椅子上。

    “你们都出去。”柳清棠顺了顺长长的袖子淡然道。

    床上的萧淮旭因为不能下地行走,又被身上的病痛折磨,整个人瘦的厉害,脸颊往下凹陷,手腕细瘦伶仃。即使秦束吩咐人给他用最好的药吊着他的命,他看样子也差不多快油尽灯枯了。

    萧淮旭一直没有睁开眼睛,这会儿听见柳清棠的声音,霍然睁开了双眼,吃力的转过头看向她。

    看了一会儿他忽然露出激动而凶狠的表情,看样子似乎是想要伸手来抓柳清棠,可是他的手抬到一点又无力的垂下,嘴里除了嘶哑的喊叫,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柳清棠就那样看着他徒劳无功的挣扎了一会儿,最终放弃的颓然躺在那里。柳清棠似乎在看着他,又似乎没有,只是透过他看向某一处遥远的地方。

    “安远二十年,我进宫为后,在奉贤殿第一次见到你。”柳清棠转眼看向床头那枝桂花,语气很平静,也不管萧淮旭是不是再听,自顾自的说着,“我其实不喜欢你,也讨厌极了你的父皇,那时候我只是想着,我要来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让我当做母亲看待的姐姐情愿放弃父亲哥哥和我,执意入宫。”

    “很小的时候,我一直期待着姐姐能回来,然而我等了许多年,她不仅没有回来,连一封讯息都没有带回来,连想要进宫看她,都被人告知说是她不愿意见柳家人。那时我满心的不解气愤,发誓今后再也没有这个姐姐,就算她死了我也绝对不会掉一滴眼泪。之后,有一天,她忽然就真的死了。”

    “我记事很早,依然清楚的记得,姐姐是如何温柔的一个人。我刚出生没多久娘亲去世,父亲因此神伤颓废根本没有心思管我,哥哥年纪尚小。只有姐姐,她从那时开始就像个娘亲那样带着我睡觉,教我走路说话。听下人说,那时的姐姐自己才十一二岁,就已经学着管家,温柔聪慧,柳家的下人们都喜欢她。”

    “我也很喜欢她,在她面前我总是乖巧听话的,我希望她能一直陪着我。但是她遇见了你的父皇,要为了他进宫。进宫前一夜,她在父亲的书斋前跪了一宿,父亲抱着我和哥哥在书斋里面坐了一宿都没有睡。后来我跑出去用小刀划破了她自己亲手做的嫁衣,想要以此阻止她,结果当然是没能阻止,她穿了一身宫内送来的嫁衣出门去了。”

    “我拿着她被我划破的嫁衣朝她喊,我说让她以后都别回来了,死了最好。所以,那是我见到她的最后一面。我其实很后悔和她说了这样的话,我后悔了想见她,她却不肯见我了,我想着,她一定是生我的气,再也不喜欢我这个妹妹了。”

    “但我只是害怕,父亲说皇帝要娶柳家女,可能是不想再让柳家壮大,他不是真心喜欢姐姐想要娶她。我怕姐姐进了后宫,身边没有我们会被欺负,不只是不想她离开这个原因。”

    “她哭着离开家的背影,和时隔多年我入宫却只在奉贤殿看到那块写着她名字牌位的景象,过去了很多年,历经了两辈子,我还是没能忘怀。”柳清棠忽然笑了,她看向萧淮旭含着疑惑的目光说道:“你是不是在疑惑,为什么是两辈子?”

    “那也是因为,我是重生的厉鬼。”柳清棠笑意越发浓的道:“想知道我为什么是厉鬼吗?因为你曾经杀了我一次,我死了,但是又活过来,所以找你报仇。”

    “看你的眼神我就明白,你定然是不信的,不过我也不需要你相信,费力去说服一个将死之人,何必呢。”有些事埋在心里的时间久了,总要找人说说,萧淮旭马上就要死了,又什么都不能说,岂不是最好的倾听者。柳清棠漠视萧淮旭如今的模样,只想着这个人究竟是如何,一步步消磨了她对他的最后一点温情不忍。

    “其实父亲当初不愿意我入宫,但是他不能违背皇命,而且我自己也选择了入宫。因为这么多年,‘入宫照顾你’这是姐姐唯一对我的请求,我怎么忍心让她死了还失望。”

    “上辈子,我这样想着,到死才发现我自己错了,然后我再一次恨起我的姐姐。可是不久前,秦束在福公公,也就是你身边伺候的那个老太监嘴里问出了一件事。他说当年那道让我入宫继任皇后的旨意根本不是先皇后发的,而是先皇以她的名义捏造的。就连最后我姐姐的病逝,都是因为你父皇的囚禁。”

    “我好不容易才狠心遗忘了你身体里有我姐姐的血,想着让你这样受折磨到死。可偏偏现在又让我发现了这样的秘密,我的姐姐从没放弃过我们,我很高兴,两辈子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我这么高兴,怎么忍心我的外甥继续像个活死人一样在这里受苦呢。所以我今天来看你,然后好让你也结束这段痛苦。”柳清棠说完,萧淮旭明白了什么似的再次激动起来,他不想就这样死了。

    柳清棠没看他,自顾自的扬起笑容叹了一声,“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日子,你死在今天也合适,就当,给上辈子的我陪葬吧。”说完,他起身不再看他一眼。

    “赫……”萧淮旭昂起头最后又摔落在枕头上,眼睁睁的看着柳清棠毫不留恋的转头出去,心里满是不甘和怨恨。不管柳清棠和他说这些有什么含义,他依旧觉得自己会落到这个地步,都是他们的错。

    是爱上了一个肮脏的太监又舍不得权势的柳清棠的错,是他那个可悲可憎只知道嫉妒的没用父皇的错,是他温柔懦弱一心只想着柳家的母后的错,是那两个没用的首辅的错,是满朝认贼做主的逆臣的错,是柳家的错……他们都错了,只有他,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然而再不甘,萧淮旭依旧是死了。最后,停留在他睁开的眼里的,只有床头上那枝柳清棠放在那里的桂花。

    元宁十五年,惑帝萧淮旭驾崩,太后柳氏尊纯王世子萧乐安为幼帝,改国号为平庆。

    惑帝无子,萧氏子唯剩一八岁稚子萧乐安能登上帝位。柳氏无意自立女帝,百官都再无争议。

    平庆一年,就在众人以为柳太后会和十五年前拥护惑帝垂帘听政一样,用同样的方法对待,和当初惑帝登基同样年龄的新帝的时候,她忽然提出由两位首辅柳清榕和冯云胥,另外还有三位参知一同建立司督,在皇帝十六岁之前帮助他处理政事。

    之后,安排好了一切的太后带着慈安宫的一群宫人去了御水山庄常住。宫中经营多年的权利一概交给了下面的官员,走的当真是潇洒至极。

    对于她这样的行为在禹京官员之中引发的热议,柳清棠一概不管,只在离开禹京前见过了朋友和亲人,和父亲兄长深谈了一夜。

    “今后朝中之事我便不再管了,哥哥,你身居首辅一职,自己要把握好其中的进退。”

    “那是当然,清棠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父亲的有意沉寂,你的急流勇退,不都是为了保护柳家,如今只有我一人,这些事就交给哥哥。况且,我相信素书你还有秦束几人教出来的孩子,会是一个明理的好皇帝。”

    柳清榕说完,期待的看向妹妹,等着她再交代一些事,比如关心一下哥哥什么的。可是柳清棠听他说完了,可有可无的点点头就叹了一口气托腮看向书斋道:“不知道父亲和秦束说什么呢,这么久还没说完。”

    “清棠。”柳清榕清清嗓子喊道。

    柳清棠挑眉斜过去一个不耐烦的眼神,之后没理会他继续盯着书斋的门看。好在柳清榕已经十分习惯妹妹这和父亲一样的口是心非做派,当即笑着又道:“妹妹,你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就没有些什么其他的东西,要和哥哥说?”

    “你这么大人了什么不知道还要我说?”柳清棠往椅子里一靠架起脚上下看哥哥一眼挑剔道:“什么叫做我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御水山庄又不是很远,要回来半天就回来了,你怎么说的我不回来了似得,你就那么希望自家妹妹别回家啊?”

    “当然不是,我是怕你去了之后乐不思蜀忘了还有家中可怜的父兄在等你啊,我就是提醒你记得常回家看看我们。”柳清榕一听见妹妹想要找茬的语气,立即认真的道。“还有,清棠,虽然出了宫,但是你这架着脚也太不符合身份了,要知道自从你进宫后就再也没摆过这样子了。”

    “都出宫了还管那么多,架个脚怎么了,秦束不嫌弃就好了。”柳清棠拍桌子,“倒是你,你怎么还没把嫂子娶回家,你怎么回事,你看看你都多少岁了,三十五啊,嫂子和秦束一样大现在都二十八了,你作为男子就该主动一点,再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有小侄子小侄女?!”

    柳清棠说起这个就着急上火,还想继续说的时候,未来嫂子席蓝一身男装走了进来。她即使已经表明了女子身份还是喜欢做男子打扮,这样看上去的时候活脱脱就是个俊秀清冷的男子,据说和柳清榕一起在花缘节出门还被女孩子扔了手帕鲜花。

    “妹妹。”

    “是嫂子啊,你从军营回来了?”

    “嗯。”

    看着那个对着自己满脸凶残的妹妹一转身就向嫂子献殷勤,姑嫂关系不错的样子,总是被欺负的柳清榕也不知道该吃哪一边的醋比较好。

    “你哥哥很傻,又多愁善感又喜欢伤春悲秋,简直糟糕极了。”

    “没错,是这样,虽然从小就装的很好,现在那些朝中大臣都以为他成熟圆滑,其实在我们面前就是个又糟糕又嘴贱的男人。”

    诶妹妹和心上人突然一齐说起他的坏话这是怎么回事?柳清榕看见她们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脸色有些哀怨。

    “但是,他这么糟糕,我也喜欢他,以后他就是我的人,妹妹你别总是说他了。”

    “我懂,嫁给你是你的人了,以后就只有你能欺负他。”

    他是娶不是嫁,妹妹就不能为哥哥稍微争取一点福利吗。柳清榕想要反驳又不敢反驳,忽然又想到,难不成这是心上人在维护他?越想越觉得可不就是这样,顿时柳清榕就打了鸡血似得高兴起来。

    柳清棠和席蓝一边说话,看着他这高兴的不能自拔的傻样,眼里都有些笑意。

    “嫂子,你们什么时候完婚,到时候我会回来参加的。”

    “一个月后,务必要来。”

    “我的傻哥哥就交给你了,嫂子。”

    “放心,我会好好对待他。”

    柳清榕:“……”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妹妹和心上人的对话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是……娶媳妇吧?

    和亲友做了短暂的告别,秦束和柳清棠坐上了马车,浩浩荡荡的去了御水山庄,开始了他们长达四十年的,自由自在的隐逸生活。

    春日竹林挖笋听涛,夏日凉亭小憩赏荷,秋日寒山登高采果,冬日闲庭扫雪煮茶。

    秦束常常会带着柳清棠爬山,抑或是在周围的庄园里游玩,不时还会和她一同回到禹京游街。在柳府小住,在杨府和杨素书谈天说地,看望忙着学医学做一个皇帝的干儿子。

    日子闲下来了,柳清棠总会弄出各种各样的事。比如迷上钓鱼,炎炎夏日拉着秦束去山脚下钓鱼,把自己晒得脸上脱皮,心疼的秦束给她搽药都不敢用力。最后她自己没耐性没学会钓鱼,倒是秦束能坐得住,每次都能钓上半篓,那之后秦束就多了个闲来无事去钓鱼的爱好。

    就是在山庄的凉台上,也专门放上了两支吊杆,让秦束能直接坐在凉台上钓鱼。柳清棠沦为陪客,最后秦束每次坐在那巍然不动的钓鱼,柳清棠就在旁边看话本或者骚扰秦束钓鱼,把快要上钩的鱼儿吓跑。

    柳清棠又不知看到什么,想着学下厨。秦束照样陪着她,最后依旧是柳清棠烧厨房,秦束学会了做菜。

    又有一回,柳清棠想着亲手给秦束做贴身的衣物,可是不仅没学会还把自己的手给戳了十几个小针孔。秦束叹了一口气,默默学会了做衣服,之后柳清棠贴身穿的小衣都是他做的。关于量尺寸和试穿这种闺房趣事,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四十年。当两人年华老去,也依旧是最恩爱的老夫老妻,待在一起慢悠悠的过日子。像湖水那样平静,像流云那样悠然,最后一同迎来死亡。

    …………

    平庆四十年,太后崩,年七十,葬东陵。

    同一日,年六十八的前慈安宫太监总管秦束自缢身亡。

    极少有人知晓,秦束身亡后,皇帝萧乐安亲自命人将他的尸身烧成灰封在瓷坛,放置于太后棺中一同下葬。

    慈仁太后柳氏清棠,在南朝史书里,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子。她十五岁入宫继任皇后,同年皇帝去世,拥立年仅八岁的太子萧淮旭即位,尊她为太后。十五年后,又在惑帝萧淮旭驾崩后拥立纯王世子萧乐安为帝,之后隐退别居御水山庄,离开了禹京那个权力中心。

    在把持朝政的十几年中,她爱民如子,惩贪官治污吏,知人善用提拔贫寒士子,几次减免税收,为女子建立学塾,任用女将,改善了整个南朝女子的地位。

    另一说则是她手段强硬,心肠毒辣,曾亲手杀死前王爷,逼死大臣,囚禁皇帝。还曾血洗中宫,不听谏言,肆意妄为,恶形恶状令人发指,让无数宫人朝臣敢怒不敢言。总而言之,对她的说法褒贬不一。

    不过在民间野史故事里,这位出身高贵一生荣华的女子,流传最多最广的是她独身到老的各种传闻猜测,以及她的极善书画。据传她退居的几十年中创作了无数画册画卷字集,大部分同她的尸身一起葬在东陵,少部分流传于世,无一不被众文人墨客推崇。

    而不论在史书,还是在民间野史故事里,提起柳清棠,始终没有出现过秦束的名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见证过两人爱情的人相继逝去,再也无人知晓,那个孤高的太后柳氏,曾经与一个宦官相爱,并且与之厮守多年,直至白首偕老。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之后的番外咱慢慢来嗷~之前好像说了很多个番外来着,要是妹子们不出现说想看什么番外我就当没人看不写了(喂)嗯,第一个是女神和几个妹子点的“前世秦束穿今生三观尽裂一日游”番外,当然不会这么快粗来,大家别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