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亲昵 > 第82章 Chapter 82
    尾声

    九月末, 一场暴雨让云城正式进入深秋,银杏的叶强留不住最后一丝绿意,转为枯黄,雨过天晴,人站在风中, 仰头便能沐浴彩虹的霞光。

    余兮兮扶着微隆的小腹站在灶台边上,锅里已经咕噜冒泡。

    她神色平静, 估摸时间差不多了,便关掉火, 把锅里的鸡汤倒进保温桶, 拿盖子仔细地密封好。然后转身, 拎着保温桶出门去了。

    陆军医院外科区,408病房。

    砰砰, 房门被人敲响。守在病床旁边的女人面容憔悴, 随手抹了把脸,过去开门。

    “琴姐。”余兮兮淡笑打了个招呼, 把保温桶递给她,“这是我给何队炖的鸡汤, 已经打过油了, 很清淡的。”

    李琴笑笑, “辛苦你了。”边说边伸手去接, “坐吧,我给你削点水果。”

    她点头,视线看向白色的病床, 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正闭眼躺在上面,脸上扣着输氧罩,呼吸平缓,透明的壁面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何队今天醒过么?”

    “嗯。”李琴低着头削苹果,说,“早上的时候醒了一次,说口渴,我给他喂了小半杯水。接着就又睡过去了。”

    余兮兮嘴角微勾,“医生都说了,何队已经脱离危险期,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好,你应该高兴才对。”拍拍她的手,低声说:“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又没人欠你钱。”

    “……”李琴抬眸;眼前这张脸,一如既往的青春,漂亮,乌黑分明的眼充满灵气。她一切照旧,但看着她这副模样,李琴的眼眶却逐渐变得湿润,别过头,掩饰什么般起身走开,哽咽道:“你先坐,我去洗几个梨。”

    说完强撑着走进洗手间,门关上的刹那,眼泪就流了下来。

    两个月前,金三角剿毒行动结束,主犯南帕卡被击毙,其余从犯也尽数落网,任务完成得十分圆满。党中央对行动给予了高度和评价和赞扬,无数媒体争相报道,几天后,境内外的报纸头条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云城公安雷厉风行,破获特大跨国毒.品走私案”。

    一时间,云城禁毒大队美名远扬,成为了全国各省市,甚至其它国家的学习榜样。

    然而出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另一支队伍,无人提及,鲜有人知晓。关于他们的所有,最终只归结为了谋篇内部报道上的一句话:“7.30行动”中,共计6人牺牲,1人失踪

    突的,有人敲洗手间的门。

    李琴随手扯了张纸巾擦眼泪,“怎么了?”

    余兮兮的声音传进来,能听出在微笑:“琴姐,大家来看何队了。”

    李琴应着,洗了把脸才开门出去。

    队员们年轻的脸孔上挂着笑,警服笔挺,英姿勃发,打招呼,“琴姐,兮兮。”

    余兮兮顺手他们倒水,笑盈盈地随口问,“才从单位过来么?”

    “对呀。”魏枭上前把她手里的水壶接过,道,“您歇着吧。挺着个大肚子还给我们倒茶,得亏是峥哥不在,要他在……”

    还没说完,江海燕便狠狠一眼瞪了过去。

    后头的话音戛然而止。大家的脸色都沉下几分,没人说话,病房里的气氛莫名诡异而凝重。

    余兮兮却没什么反应,看看众人,好笑,“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说着视线落魏枭脸上,冲他随意抬抬下巴,整个人没有丝毫异常,“接着说呀,要是他在怎么着?”

    “……”魏枭没吱声,埋头,两手胡乱撸了把脑门儿。

    余兮兮也没再追问,未几,弯腰坐下来,手无意识地抚摩小腹。阳光下,她目光柔软。侧颜温婉而素净。

    李琴刚咽下的泪意又翻涌上来,轻咬唇,蹲身紧紧握住她的手,哽咽说:“兮兮……别撑了。哭出来吧,哭出来你会好受些。”

    简单几个字,却令一屋子男人的眼眶都微湿,江海燕更是已淌下泪。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余兮兮抬眼,眸光竟清澈而平静,“为什么要哭?”

    “……”李琴深吸一口气,用力道:“你明知道秦峥已经……兮兮,别再自欺欺人,也别再把自己关起来,你得接受现实。那样你才能开始新的生活,新的人生。”

    余兮兮说:“秦峥没有死。”

    “你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李琴难过不已,“搜救队沿着澜沧江找了整整一个月……兮兮,他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如果他死了,尸体呢?”她冷淡地问。

    “澜沧江有4909千米,最后流进南海……当天又下着那么大的雨,水流速度快,找不到尸体也在清理中。”

    “可是你们在第三天就打捞到了南帕卡的尸体,不是么?”余兮兮拿杯子喝了点水,垂眸,“找不到,那就说明他还活着。”

    她听不进劝,固执得让人心疼,李琴紧紧皱眉,“你……”

    “好了琴姐,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但我毕竟也是个当母亲的人了,清楚怎么处置自己的后半生。”余兮兮打断她,“这里有点闷,我去外面透透气。”说完起身,拉开房门出去了。

    大家目送那道背影离去,心里都不是滋味。

    李琴焦虑,“再这样下去,她非把自己逼疯不可。”

    “算了,随她去吧。”江海燕沉声叹息,“如果这样能撑着她好好活,也没什么不好。”

    “……”众人若有所思地点头。

    就在这时,一道不同的声音却响起来,说:“为什么就那么肯定,峥哥已经牺牲了呢?”

    队员们的视线集中过去,都是一怔。

    “以前,我也不相信世上有奇迹。直到它真的发生。”靳建飞拄着拐杖,笑容灿烂,“当时在丛林里,我以为死定了,可是地雷爆炸之后,我却只失去了一条腿。老天是会怜悯人的。”

    时间就这么在指缝里流淌向前,无情又多情。这段日子,余兮兮的生活一切照旧,吃饭,睡觉,上班,下班,偶尔看看电影,逛逛街。

    随着肚子一天天变大,她还养成了听胎教音乐的习惯。每逢周末,她大多时候都戴着耳机坐在窗前,听着音乐,感受着小家伙调皮的胎动,仰头看天。

    认真努力地生活,不知尽头地等待,日复一日。

    十月末,云城退役军犬赡养基地政治处收到一份长假申请,事由那一栏只有短短几十字,像一首即兴而作的诗:

    我要去看看,

    那条融入了他鲜血的大江。

    我要去走遍,

    这片他用生命亲吻的土地。

    “……澜沧江的发源地是青藏高原,尽头注入南海,它在境外还有另一个名字,就是湄公河。再过十分钟我们就到达今晚住宿的酒店,大家休息一晚,明天我会带大家游览景区……”

    漂亮的女导游笑盈盈地说。

    周围游客们兴奋雀跃地议论着,最后一排,余兮兮侧头看着窗外,神色平淡。

    不多时,大巴停稳,导游举着小红旗招呼大家下车。余兮兮背着包走在最后,这时,一个轻柔的嗓音在耳畔响起,道:“当心点,要不我扶你吧?”

    余兮兮下意识抬头,一张不算陌生的脸便映入视野。那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典型的南方人,有尖尖的下巴和挺翘小巧的鼻,皮肤雪白,乌黑分明的眸总是亮晶晶的,透出一种纯婉的真诚。

    小姑娘叫林悠悠,今年二十二岁,刚大学毕业。是和她一起参团来金三角的游客之一。

    余兮兮笑,“谢谢你,不用了。”说完就抓着扶手下了车。

    微凉的江风霎时夹杂着水气迎面而来。

    她抬头看天,夜的颜色是一种深沉的黑,繁星闪耀。仰望数秒,她忽然浅浅地笑了。

    林悠悠狐疑,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你为什么笑?”

    她的手,无意识低轻抚小腹:“因为我终于知道,那晚他看到的天,是什么样子了。”

    那晚,他在决战前夕给她打来电话,他们在不同的土地上仰望同一片天,相隔千里,却像近在咫尺。

    小姑娘有点好奇,“他是谁?”

    “我的爱人。”余兮兮眼神柔软,仿佛透过夜看到了更远的远方,“一个英雄。”

    次日,其他游客们跟着导游去金三角景区游玩,余兮兮没和他们一起,而是独身一人来到了澜沧江畔。

    天,微微地冷;风,微微地吹。

    她面朝大江流逝的方向,闭眼,听舒缓的水流声,伸手,抚摸无形无痕的江风。半刻,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轻轻响起,很低,也很柔,近似自言自语。

    “山狼下个月就要进行复役测验了,如果通过,它就能重新回原来的利剑大队。它很开心,你也会很开心吧。”

    “宝宝已经快五个月大,很健康,也很调皮,经常在我肚子里动来动去。应该是个小子吧,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小子吗?”

    余兮兮笑起来,风却吹湿了她的眼睛,“……三个月了。你说过会回来,我相信你,所以一直在等。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还要等多久?”

    周围安静极了,除了水流和风,没有人回答。

    她低下头,咬紧嘴唇试图平静,可就是这时候,偏偏这时候,所有记忆走马灯似的依次闪现。

    九州大道的车祸,他从车上下来,看她的眼神似笑非笑不怀好意,她气得半死,却又敢怒不敢言;

    她夜店打架打进派出所,他来接她,指着“莫打架,打输住院打赢坐牢”的横幅冷冷盯着她;

    他对她总是没个正经,却又总在她最迷茫的时候成为她的明灯。

    余兮兮的唇瓣咬出了血,视线模糊,却仍固执远眺这片他最后奋战的土地,五内俱裂,痛得泪雨滂沱。

    ——

    “上次,我想上你。”

    “现在,我比任何人都爱你。”

    “……你去吧,做你该做的事,我比你想的坚强。没关系,不用担心。”

    “我会回来。一定。”

    ——

    骗子……

    然后她嘶声,对着澜沧江用尽一生的力气大吼:“你他妈就是个骗子!”

    “姑娘,骂谁骗子呢。”背后冷不丁响起道嗓音,低而沉,熟悉得令人心惊。

    一刹,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余兮兮眸光微闪,甚至下意识屏住呼吸,回过头。背后,蓝天,白云,绿树,黑白世界终于变成彩色。

    那人双手插兜,黑眸沉沉,嘴角弯着一道寡淡的弧,仍是初见的样子。

    她张了张嘴,瞳孔收缩,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良久良久,余兮兮试探开口,声音极轻,像怕敲碎一个梦。

    “……秦峥?”

    而他嘴角微勾:“兮兮,我回来了。”

    我此一生,用一腔热血拥抱祖国,用所有生命亲吻你。

    这世上,唯信仰与你不可辜负。

    ——仅以此文献给最可爱的人。

    (正文完。)

    如果有番外我会贴在微博,@晋江弱水千流SS,接档文就是林悠悠的故事,《久旱》,欢迎收藏。

    关于秦峥的生死,大家可以认为是他真的回来了,也可以认为只是兮兮的幻觉,初版不是这样,结局我为了照顾大家情绪做过调整,所以觉得不满意的话,我也没办法。希望大家站在客观角度看待这个故事。

    那种情况,生还可能性并不大,而最后他出现了,可以呼应前文“也许真的有奇迹”,也可以呼应“她迟早会疯”,究竟如何大家自行理解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三个月了,

    《亲昵》终于顺利完结,如果有番外啊黑兔啊那些我更在微博哈,@晋江弱水千流SS,免费给大家看,么么~

    关于结局我不会在番外交代,我觉得我以前写文就是喜欢把所有事都交代得很清楚,这样其实不好,留白是一个很必要的事。

    关于秦峥的生死,大家可以认为是他真的回来了,也可以认为只是兮兮的幻觉,初版不是这样,结局我为了照顾大家情绪做过调整,所以觉得不满意的话,我也没办法。希望大家站在客观角度看待这个故事。

    那种情况,生还可能性并不大,而最后他出现了,可以呼应前文“也许真的有奇迹”,也可以呼应“她迟早会疯”,究竟如何大家自行理解吧。

    这是我上班之后写的第一本文,也是我写文以来最用心的一本文,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和厚爱,我会继续努力,争取一本比一本有进步,不断尝试新题材,带给大家更多打动人心的故事。

    爱你们~

    ●━━━━━━━━━━━━━━━━━━━━━━━━━━━━●

    本图书由(色色lin)为您整理制作

    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作品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不得用作商业用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