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别逼我动心 > 第86章 尾声
    感动没得很快, 江甜转眼就开始后悔, 她的点头允诺,正好给某人的没羞没臊找了个正当理由。

    江甜难受死了,“好了吗……呜呜呜别弄了…停下停下啊……”

    平时这个时候差不多结束了, 陆铭周今儿也不知怎么的,别提多兴奋了,压在她身上就是不肯下来, 江甜被折腾的无力,腰肢都快断了, “呜呜呜……不嫁了不嫁了, 你给我滚下去呜呜呜。”

    陆铭周眯着眼看身下的人,女孩哭红眼,床头晕黄的灯光洒下衬得两腮绯红, 眼角含娇含媚, 眼眸如烟似水,媚成一汪水肆意照进陆铭周此生最柔软的心坎上。

    他实在心疼,草草结束,翻身把江甜抱上来, 小心翼翼放在胸口的位置,细细拂着她的背,替她捋顺呼吸,又心疼地凑过去亲掉女孩眼角的泪。

    江甜趴在陆铭周身上, 四肢酸软无力哪都难受, 足足好半天, 才缓过一口气,她被欺负的有了脾气,使出浑身力气才勉强给了陆铭周一个软绵绵的巴掌。

    陆铭周心甘情愿挨了一耳光,他趁机握住江甜的手腕,和她五指相扣,江甜抽不回手,只好有气无力地横了他一眼, “混蛋!你就知道欺负我,只会欺负我……我才不要嫁给你!”

    她嗓子喊得沙哑,又带着哭腔,半点气势都没有。

    陆铭周脸上表情淡淡,带着几分情爱过后的慵懒散漫,见状,他闷闷地笑,声线裹着数不尽的性感,幸灾乐祸地说:“来不及了,你啊,这辈子算是栽了,跑不掉了。”

    江甜听得来气,她勉强撑起身子抬头看向始作俑者,见陆铭周一脸餍足的看着自己,眼角眉梢都捎着精气神儿,江甜就越发的气,她凑过去对着某人下巴出气似的狠狠一咬,陆铭周猛地吃痛,他眯着眼危险又暧昧的看着她,江甜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她说气话:“你赶紧回去吧,我白天累的够呛,晚上还要伺候你,烦死啦!”

    她说完,从陆铭周身上滚下去,裹着被子气呼呼的往床边躲。

    陆铭周听了也不恼,手臂一伸,把滚远的女孩捞回来,带进怀里。

    江甜扭捏了几下,陆铭周手臂圈在她腰上丝毫没松手的意思,江甜干脆也不闹了,闭上眼睡自己的。

    陆铭周却难得心情愉悦,江甜平时都很好说话,惹急了也有脾气,猫咪似地挥着爪子张牙舞爪,却不会太过分,只要愿意哄,她又会乖乖被顺毛,落到陆铭周眼里只觉得百般可爱。

    他指腹沿着女孩腰际细细摩挲了圈,随后低下头,抵着江甜微微汗湿的额间,低低地喊怀里的小女人:“陆太太——”

    江甜实在累,闭着眼不耐烦地咕哝:“干嘛啦!”

    陆铭周鼻尖蹭了蹭江甜的小小鼻梁尖儿,往她脸上轻轻呵气,憧憬地说:“等你准备好了,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

    江甜都懒得睁眼看他,在被窝底下踢跟前的混蛋,没好气地说:“不好,我才多大啊!你要不要这么丧心病狂啊?”

    陆铭周挨了几脚,也觉得委屈,“我又没说现在,都说了等你愿意嘛,再说了我明年就三十了!”

    江甜掀开眼瞥他,冲他无辜的眨眨眼,旋即遗憾地说:“好吧,是我看走眼了,不该找个这么老的!”

    陆铭周:“……”

    陆铭周觉得郁闷,可偏偏挑不出毛病,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江甜,江甜见陆铭周吃瘪,她一扫刚才的气恼,心情瞬间放晴,甚至还非常不厚道的落井下石,“大叔,我发现你有皱纹了。”

    陆铭周胸口又中了一刀,他看着怀里笑得不怀好意的女孩,一时哭笑不得,转眼却又揭竿而起,“大叔身体很好的,倒是你啊——”

    他幽幽叹,暧昧笑:“撑不了几下,每次都哭,一点都没长进儿。”

    江甜:“……”

    要说不要脸的本事儿,她绝对不是陆铭周的对手,江甜明智地选择闭嘴,陆铭周也收起玩笑话,目光深深地看着江甜,温柔的往下说:“等以后啊,我们有了孩子,我得做儿子的榜样。”他捏了捏江甜鼻子,“我啊,责任重大,要照顾家里一大一小两小孩。”

    江甜手指在陆铭周胸口画圈圈,“为什么是儿子?” 她惊讶,“陆总,你居然重男轻女!”

    她话音刚落,陆铭周惩罚似地在江甜腰上轻轻一掐,他无奈,“你又冤枉我。”

    江甜躲开他的手,“不然呢?”

    陆铭周没急着回答,江甜也不催,静静地等,没一会,又困意来袭,她喃喃,“晚安……”

    陆铭周轻轻“嗯”了声,江甜下意识地往他怀里凑近了些,脑袋埋在男人胸口渐渐没了动静。

    陆铭周伸手关掉床头的灯,细心的拉好被子,又重新把江甜搂进怀里,温柔地放在胸口的位置。

    黑夜中,他低头吻了吻女孩柔软的头发,好久好久才低低地说:“男孩可以保护妈妈,江甜,能多一个人爱你,也是我的荣幸。”

    不过啊,到底是没如他所愿。

    在不久的以后,他的江甜给他生了个女孩,眼睛像他,眉眼又像她,在一个普通的春日里,迎来了他心心念念的一家仨口。

    ***

    江甜在帝都比赛的日子,陆铭周时常两地飞,工作日走不开,就周末飞过来,待个两天,又凌晨的飞机回去,一段时间折腾下来,明显瘦了一圈。

    江甜觉得愧疚,对陆铭周就越来越心软,除了在床上百依百顺,也私底下替他做着江宁明的思想工作。

    又是一个普通的周末。

    陆铭周傻乎乎捧着手机激动的和她炫耀:“老婆!伯父刚刚加我微信了!”

    江甜只是配合的摸了摸某人脑袋,丝毫没提她已经苦口婆心劝了大半个月的事儿。

    谁知陆铭周却得寸进尺的抱着她左右摇晃,激动地转圈圈,“回家偷户口本吧,被抓到也不怕了。”

    江甜好奇,“怎么就不怕了?”

    陆铭周信誓旦旦,“大不了被打一顿啊!”

    江甜也无奈,“你就这么想结婚?”

    陆铭周忙不迭的点头,理由特别正当,“我抱着你才能睡得着!”

    江甜听了觉得好笑,“你来了我每天都睡不好!”

    陆铭周:“……”

    陆铭周难得沉默,江甜以为某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可没过一分钟,陆铭周又重整旗鼓,“所以你才要多运动!不仅能锻炼身体还可以增进夫妻感情为什么不要!”

    江甜:“……”

    大多时候江甜都是说不过陆铭周的,好在她也不恋战,说不过就转身忙自己的,可偏偏这个时候陆铭周会死皮赖脸的抱她亲她,凑过来哄她,“老婆,笑一下嘛。”

    江甜嫌弃的推他,陆铭周又会委屈的看着自己,江甜转眼也会忍俊不禁,陆铭周总说她是小孩,却没发现自己也越活越回去了。

    自从和陆铭周的关系公开,江甜反倒变得坦荡,比赛的时候也大大方方带着戒指,虽然免不了被人大做文章,也少不了有人对她指指点点,江甜却觉得无所谓了。

    直到某场比赛结束,她被乔萱堵在化妆间。

    江甜倒不意外,乔萱对陆铭周有意思她一直都知道,乔萱兴许是真得看她不顺眼,上来就给了她两耳光,更趁着她分神的功夫,用细尖高跟踢了她膝盖一脚,疼得她险些站不起来。

    江甜不想把事情闹大,乔萱却没完没了,骂的很难听,江甜头疼欲裂,却没想到向来什么都不管的陈慕扬会出面调停,闹到最后乔萱被匆匆赶来的经纪人劝走。

    陈慕扬和她的关系自从那日分开后也变得很微妙,对她的态度恢复了一贯的清清淡淡,只是偶尔碰面,无意眼神交汇,江甜又能感觉他眼底的复杂情绪,江甜不明所以也无意深究。

    当天夜里,江甜从医院回来早早就睡下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却发现床边忽而塌出一角,她勉强睁开眼,迎着窗外清浅的月光,便看到风尘仆仆赶来的陆铭周,她顿时惊得睡意全无。

    “你怎么来了?”江甜实在意外,她坐起身打开床头的灯,“今天不是周三吗?”

    陆铭周却不答反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江甜一时没反应过来,见陆铭周肃着张脸,眉目冷然,她往他跟前凑,双手勾住他脖子,关心地问:“是不是累了?我给你放水,你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陆铭周没说话,江甜便去脱他身上的外套,笑着说:“你躺下我给你按按,饿不饿?我去给你煮宵夜?”

    陆铭周拉住江甜的手,往江甜肩膀上靠,“对不起。 ”他埋进江甜脖窝,声音被愧疚填得满满当当,“是我没做好,是我不好……”

    江甜这才想起晚上的那出闹剧,她没对陆铭周提起,却不想他居然知道了,甚至还连夜赶来,江甜百感交集,她轻轻拍着陆铭周的后背,安慰道:“我没事啊,又不怪你。”

    陆铭周却不这么以为,他抬头看着江甜,心疼地捧起她的面颊,和她保证,“绝不会有下次,你相信我,相信我好不好?”

    江甜浅笑着点头,见陆铭周紧张,她依偎进他怀里,陆铭周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江甜轻轻喊他,“陆铭周——”

    “嗯?”

    “你也要相信我啊。”

    江甜脸颊贴着他胸口的位置,“我跟定你了,只要你还要我,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待在你身边的。”

    她说完,又仰头看他,讨好地问:“我是不是很乖?”

    陆铭周全然没了方才的紧绷,原先的慌乱无措被江甜的柔声细语一点一点安抚下来,他失笑,“嗯,很乖。”

    江甜正想朝他做鬼脸,陆铭周却又趁火打劫地问:“江小姐这么乖,什么时候考虑回家偷户口本啊?”

    江甜离开他,裹着被子打滚,嘴里嚷嚷。

    “陆铭周!你这是逼婚啊!”

    “我不管,你得对我负责。”

    “我要是不呢?”

    “我就罚你。”

    “怎么罚?啊啊啊啊陆铭周你流氓!松手啊痒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陆铭周你混蛋啊啊啊!”

    ……

    时间轻飘飘的一晃而过,《Singer》比赛终于迎来尾声,最后一场比赛,冠军会从五名选手中从产生,出场循序由抽签产生,江甜抽到第一个表演,并不占优势。

    决赛是直播。

    现场气氛爆棚,网上热度也很高,几个热门选手都被送上热搜,江甜表演完,望着台下乌压压的一片,后背全是汗,可也终于长长松了口气。

    江甜没觉得自己能拿第一,她也确实没拿第一,甚至连第二都没有,只拿了第三。

    网上嘲讽和可惜都有,甚至有阴谋论说是乔萱故意阴她,三次打分都是她给的最低,江甜虽然有些不甘心,可也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走到今天,比赛结果已经不重要了,无论好坏,这都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Singer》落下帷幕,她的工作会全部由成念负责,工作室也会转回安城,大部分人都辞职了,王艾却愿意跟着她回来,江甜满欣慰的。

    陆铭周原先想过来看她比赛,江甜直接拒绝了,她马上就回去,实在舍不得陆铭周这么三天两头的两边跑。

    最后一次从演播厅出来,江甜情绪还挺复杂的,王艾在她耳边不停地说着什么,她一句都没听进去,直到她看到人群中的一抹身影。

    江甜完全没想到唐蜜会来帝都。

    前阵子她让陆铭周替她查唐蜜当年的事情,期间她问过一两次,陆铭周虽然都没正面回答,可又说到做到,之前有博主扒出她和唐蜜的关系,江甜原以为会闹得沸沸扬扬,没想过竟轻描淡写被掀了过去,她虽然没问,可也明白多半是陆铭周的功劳。

    江甜有些窘,傻愣愣地杵在原地,唐蜜往前走,轻轻握住江甜右手,她沉默了会,才缓缓开口,“小甜瘦了。”

    她的声音是一贯的平平淡淡,江甜却突然眼眶泛酸,唐蜜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江甜没忍住,扑进唐蜜怀里。

    距离比赛结束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江甜和陆铭周讲电话的时候没哭,余思妍程岁安慰她的时候也没哭,却因为唐蜜的突然出现,哭得好半天都停不下来。

    唐蜜话很少,也不会安慰人,就那么抱着她,静静等江甜情绪稳定了,她说着再平常不过的话,“等回去了,妈妈给你做好吃的,你以前最爱吃我做的小排了。”

    江甜哽咽着点头,唐蜜再多想说的话,到了嘴边,也只是无奈地给女儿擦擦眼泪。

    江甜忘了上一次和母亲睡在一张床上是什么时候了,她激动的和唐蜜讲着这段时间的经历。

    唐蜜淡淡听她讲,偶尔插几句,依旧话不多,她瞥见江甜手上的戒指,也注意到卧室里随处可见的男性用品,她正想说什么,江甜却主动交代,“妈,我想结婚了。”

    唐蜜闻言沉默着,江甜却拉着被子笑着往下说:“其实我不着急的,他比较着急,虽然我也觉得有些太早了,可又怕他难过,想来想去嫁了算啦!”

    江甜说话的时候嘴角一个劲儿的往上翘,说着幸福的烦恼,见唐蜜只是看她并不说话,她又有些担心地问:“妈,你也不喜欢陆铭周吗?”

    唐蜜终于有了反应,很轻的摇头,“我昨天刚见过他。”

    江甜诧异,“你见过他!”

    唐蜜点头,她也不隐瞒,“最近这段时间他下班都会过来我们家,你爸一开始确实不待见他,现在啊,会留他吃晚饭了。”唐蜜顿了顿,观察江甜的反应,又道:“我今天会过来,大半是他的功劳,我之前气你,是真的气你,那孩子天天往我跟前凑,说什么要我支持你,我嫌他烦,就过来了。”

    江甜有点听懵了,她根本不知道这些,陆铭周也从来没跟她提起过。

    唐蜜稍微侧过身,看着江甜,平静地说:“小甜,哪怕你现在问我,我还是不愿意你走这条路的,我的答案不会变,到死都不会变,可我没法阻止你也阻止不了你,我之所以今天过来,确实是看开了些,你远比我想的要勇敢,最重要的是你不是一个人。”

    江甜闷闷地问:“因为陆铭周?”

    唐蜜没否认,“小陆那孩子,各方面条件都和你差得很远,爸妈不是不喜欢他,是怕你会受伤,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下班了就往我们家跑,前几次被你爸拿着扫帚赶,第二天他照样来,妈妈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待你的。”

    她叹了口气,又说:“小甜,妈妈不支持你唱歌,是我比谁都清楚这圈子到底有多可怕,我不愿让你走我的老路,可我现在也只知道了,你不是我,小陆那孩子有能力保护你,他也一定会保护你,我这样去想好像也就不那么气你了,也能稍微放心一点。”

    江甜静静听着,她有很多话想问,一时间又不知如何开口,好半天,她才想起要问什么,“你和莫安姐?还有以前到底发生什么了?”

    她问完,轮到唐蜜愣了一下,很久都没说话,江甜以为等不到她的答案了,唐蜜却淡淡往下说:“都是些老黄历了,没什么好说的,当初周川发掘的我,莫安当时也是新人,我和她从无到有,一路走来其实挺好的,后来出的事儿你也知道,我在遇到你爸爸之前,喜欢过周川,或者也不能说喜欢,小女生的崇拜吧,《梦》的曲子是我写的,莫安当时也年轻,有意还是无心我不清楚,总之闹到最后曲子成了别人的,我一身脏水也洗不清了,成念有人愿意保我,可开出的条件……我不愿意跟他,干脆不干了,梦想是很重要,可和自由尊严比起来,也没那么重要。”

    唐蜜省略了很多很多,她不愿对江甜提起太多,于是真真假假的说了些。

    唐蜜虽然说得隐晦,江甜也猜到了什么内容,她脑海中闪过某种可怕的可能,唐蜜却看透似的,敲了下江甜脑门儿,教育说:“别瞎想,成念这么大的公司,我和小陆他爸不熟,更没机会接触他。”

    江甜眨眨眼又干干地笑,掩饰掉自己的窘迫,她也对唐蜜坦诚,“前段时间,我找他帮我,可他好像不愿意告诉我。”

    唐蜜说:“多少年的事了,你也别为难小陆了,妈妈到了这个年纪,你现在多半也定下来了,过去了就过去吧,妈妈以前也许不甘心,可现在真觉得挺好的,你爸啊……”唐蜜提到江宁明便笑了,“虽然你让我操心,转眼你都要嫁人了,我就偷个懒,不瞎担心了。”

    江甜听得出唐蜜里的失意,也感受的到她的释然,江甜吸吸鼻子,她柔声说,“妈,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

    “傻丫头,等你做了妈妈就知道了,哪有做父母的会不爱自己的孩子。”

    “那你和老江是同意了?”

    “我们不同意有用?”

    江甜眯着眼笑,一个劲儿的摇头,唐蜜看得微微失笑,“你啊,心早飞人家身上了。”

    江甜还是笑,心里美滋滋的,她只觉得好事在一件件发生,她的幸福在一点点放大,脚下的路也一天比一天更清晰。

    ***

    江甜是在情人节这天回到安城的,唐蜜比她前两天回来,她有些晕机,下飞机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在状态,机场有记者,不知道是蹲谁的,也是出奇得巧,她刚好和乔萱同一个航班。

    虽然两人前后分开走的,可还是被围着问了一堆的问题,那次后乔萱对她没再有过分的行为,可媒体总爱把两人往情敌了写,江甜除了无奈,也没别的法子。

    江甜勉强挤出人群,才刚拉开车门坐上车,某人就朝她没皮没脸的凑过来,江甜推他,“外面都是人啊!”

    陆铭周才不管,“窗户又不透,看不到的。”

    前排的司机识相地升起挡板,后座成了密封的小空间。

    他讨了个吻,又伸手去抱她,笑着感叹:“老婆回来了,我终于不用打光棍了。”

    江甜找人秋后算账,她掏出手机问他,“陆总,您确定不给我解释一下?”

    陆铭周扫了眼,不觉得的有什么问题。

    江甜好气又好笑地问:“为什么要把微博头像换成我的照片!你怎么不干脆把名字改成江甜全国粉丝后援会啊!”

    闻言,陆铭周期待的眨眨眼,“可以吗?我一开始想改的,怕你生气没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他还没说完,江甜掐他脖子,“麻烦你低调一点好吗?”

    陆铭周坚定的摇头:“我老婆长的漂亮唱歌又好听,我担心别人打你主意啊!你又不肯跟我领证,我能怎么办?”

    江甜听了,晃了晃手上的戒指,“我每天都戴着呢,谁还会打我的主意?”

    陆铭周这时候是不讲理的,他把江甜抱到腿上,搂着她的腰,教育说:“你还小,又刚出社会,我怕你抵不住诱惑,得管着你。”

    江甜故意和他作对:“只有我爸妈能管我。”

    “老公也行。”

    “你不行!”

    “我不行?”陆铭周低头,温热的唇瓣流连于江甜敏感的耳垂处,他忽而笑:“这才几天啊,你就忘了我到底行不行?嗯?”

    “……”

    江甜身子往后躲,陆铭周没故意闹她,江甜瞥了眼街景,才问起正事儿:“去哪啊?”

    陆铭周替江甜理了理领子,淡声道:“莫姨说,你和她请了半个月的假?”

    江甜见陆铭周已经知道了,没否认,她也去抱陆铭周,细细地说:“这段时间确实太忙了,想休息几天。”她用脸颊蹭了蹭陆铭周下巴,微微撒娇地补充:“也想陪陪你,这大半年都是你迁就我,我也没照顾好你。”江甜说的都是心里话,比赛过后,她的工作会更忙,莫安替她接了一档节目,带时候要时常飞外地,年中她还要准备新专,也有的忙。

    “还算有良心。”陆铭周捏了捏江甜小巧下巴尖儿,“没白疼你。”

    江甜冲他笑,陆铭周又缓缓开口:“先去我那儿,明天我陪你回家,你要是愿意的话,也陪我回趟家?”

    江甜脸上笑容淡了些,莫名有些担心,“你爸爸会不会不喜欢我?他要是不喜欢我……”

    江甜还没说完,陆铭周便打断她,“我爸啊,早想见你了,你别担心,我爸他虽然脾气怪,但他这人很开明,也从来不管感情上的事儿。”他说着又低低地笑,“我不瞒你,他已经想着抱孙子了。”

    江甜愣了愣,表情有些懵,

    陆铭周继续说:“还有我舅,他知道你今儿回来,也想见你,我怕你太累,推得改天。”

    “川叔?”

    “嗯。”

    江甜抿了抿嘴角,想起之前唐蜜说的话,她虽然不了解其中曲折,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连当事人都不在意了,她一个外人又何必钻牛角尖?江甜内心挣扎了会,终究是没再提。

    汽车缓缓停下,陆铭周先是推开门,旋即又轻轻拍了下江甜后背示意她起身,江甜不解可还是乖乖的躬腰下车。

    江甜站在街边,环顾了大半圈街景,还没到陆铭周住的小区,可这地儿她也熟悉,是成南小区,去年夏天她在春树景上班租的出租房,也是在这里,她和陆铭周阴差阳错成了邻居。

    江甜还在困惑,陆铭周已经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慢慢往前走,江甜耐不住好奇,“怎么来这了?”

    陆铭周没答,先是护着江甜过马路,往前走了段路才脚步停下,江甜也发现了,这旧小区没什么人了,四周都拉着横幅,上头红底白字写着博恩建筑,“这边要拆了?”

    江甜之前也了解过,这块本来就是城中村,四周高楼林立的,这片就多是些烂尾楼老建筑,早该拆了,只不过由于各方面的原因迟迟没拆成。

    四周飘着尘土,陆铭周没走太近,挑了个视野好的地儿停下,同江甜解释,“你不在的大半年,我也没闲着,等这边盖好了,我们就搬回来。”

    “搬回来?”

    “可以当婚房,我那边的公寓是我早些年的风格,不太适合女孩子,等以后咱们有了孩子,人多了,房间也不够用。”

    江甜心里满满的感动,嘴上却笑他,“陆总,您这是变相的逼婚呀?”

    陆铭周却难得不耍嘴皮子,反而认真地往下说:“最最重要的呢,江甜,我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就是在这儿让你喜欢上我。”所以他才会没日没夜的加班,哪怕不赚钱也愿意拿下这个项目。

    江甜和陆铭周处久了,不仅脸皮厚了不少,对某些东西也变得特别敏感。

    江甜:“喜欢上你?你别瞎说啊,我没有。”

    陆铭周:“……”

    江甜:“我真没有啊!你干嘛这个表情?我当时以为你真的腰不好要看老中医,男人有这方面的问题,我可怜你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想上你呢?”

    陆铭周:“……”

    陆铭周被堵的哑口无言,江甜得意一时,陆铭周这人记仇,当天夜里江甜真真切切领悟了什么叫祸从口出。

    惨哉!

    ***

    幸福的日子,每一天都过得特别快,六月的时候,江甜终于迎来了她的毕业典礼。

    前一天她刚刚结束一栏节目的录制,夜里回的家,家里没人,陆铭周凑巧也出差在外,说是还有两天才能回来。

    第二天,江甜回了学校。

    毕业季,学校很多穿学士服的毕业班学生,男男女女拉着手或者凑在一起拍照。

    江甜最开始被围在人群中,被认识的又或者不认识的拉着拍照,拍完照又有凑上来要签名的,大太阳底下足足站了大半个小时围观的人群才渐渐散了。

    在新一波围上来之前,江甜被余思妍成功拽离现场。

    到了人少的地方,余思妍立马变得八卦,“陆铭周呢?”

    江甜:“出差了,说是明天回来。”

    余思妍理解的点点头,江甜想起什么,“你和乔时延真分了?”她这段时间虽然忙,可也知道余思妍喜欢谁,可偏偏这两人走不到一起,江甜立场尴尬,也不好说什么。

    余思妍愣了一下,随后笑,“没关系了,我现在一门心思想着赚钱,男人嘛又不是必需品,当然啦,你这种缺心眼的除外,你确定要这么早结婚?”

    江甜想了想,柔声说:“无所谓吧,早点晚点都是嫁他,挺好的。”

    两人聊了几句,余思妍接了个电话,中途离开了会。

    江甜站在树阴下等,给陆铭周发了张穿学士服的自拍照,结果这混蛋又犯混:老婆穿什么都好看,不穿最好看。

    江甜:“……”

    江甜一气之下给某人直接打了电话过去,电话一接通,她口是心非地嚷嚷:“陆铭周你个色胚!我要好好考虑到底要不要跟你了!还有啊,你究竟给我爸我妈喝了什么迷魂汤?他俩现在成天帮你说话我都烦死了!我今天毕业,你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我现在正式通知你——”

    “我要跟你分床、分房、分居!”

    “你确定?”

    陆铭周只回了三个字,漫不经心的态度,江甜听着有些奇怪,她一时抓不住重点,却被陆铭周无所谓的语气酸到,于是点着头气愤地说:“我非常确定了!我还要趁着你不在,去KTV,去蹦迪,去艳遇,去找男人,怎么浪怎么来……”

    她还没说完,左边耳朵就被人轻轻提了起来,“怎么浪怎么来?你就这么想不开?想我收拾你?”

    江甜:“……”

    江甜当场傻掉了,她震惊,“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说明天…明天才回来吗?”

    她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刚刚那声“你确定”根本就不是从听筒里传出的,明明就是陆铭周站在她身后说的,这混蛋故意轻描淡写的刺激她,引她上钩。

    陆铭周要笑不笑的,“你说呢?”又似笑非笑的问,“江甜,你不如仔细和我说说,你要跟谁蹦迪?怎么艳遇?找哪个男人?”

    陆铭周语气冷冽,江甜不禁打了个寒颤,陆铭周很少在她面前散发这种毫不掩饰的阴森气息,江甜立马就怂了,特别狗腿的冲他笑,“老公~老公~老公你今天好帅啊。”

    她和陆铭周虽然还没领证,可跟夫妻也没啥区别,陆铭周通常都是一口一声老婆的喊她,江甜不习惯,还是直接喊他名字,只有在某种特殊场合,特殊时刻,处于生存的需要,偶尔喊两声讨某人欢心。

    陆铭周平时倒也真吃这套,可今儿却冷冷拆穿她,“别转移话题,还有,我每天都很帅。”

    “……”

    江甜恨不得咬舌自尽,她原先想着天高皇帝远的,痛快痛快嘴,谁知道陆铭周会突然从她身后冒出来啊,杀她一个凑手不及。

    陆铭周低眉敛目,淡淡看着她,也不催,江甜越发不确定,她想了想,伸进包里,掏出个红本本,递到陆铭周面前。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轮到陆铭周明显僵了下,江甜偷偷打量他,柔柔地问。

    “领证吗?今儿天气好。”

    某人没反应。

    江甜有些紧张,她眨眨眼。

    “你怎么不说话啊?不愿意吗?好吧…我也不想强迫你,你别有心理压力,我再偷偷放回去好了……诶!你怎么走了!去哪啊?”

    “我要冷静一下,你先别过来!也别碰我!”

    “……”

    片刻后。

    “怎么办!我冷静不下来啊!”

    “……”

    ***

    两人从民政局出来,江甜其实也是懵的,她手里多了两个新鲜的红本本,一时间觉得手心滚烫,陆铭周却早没了最开始的慌乱,反而多了股精气神儿,甚至举手投之间都透着淡淡却又无法忽视的满足感。

    江甜有些紧张,“这个放我这?”

    她才问完,手上的两证就已经落到了陆铭周兜里,“放我这儿。”

    “为什么?”

    “你猜。”

    “……”

    江甜鼓了鼓嘴,有些气,陆铭周却突然弯腰下来,俯身低下头,双手捧起她的面颊。

    江甜眨眨眼,带着几分羞,“这里人多呀。”

    陆铭周却轻轻的笑,转眼间,温软的唇瓣便轻轻的贴了上来,江甜微微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陆铭周温柔地吻她,像捧着什么宝贝儿,虔诚又小心,江甜只犹豫了一秒,她抬手圈住陆铭周脖颈,稍稍踮起脚,热情又坚定地回应他。

    门口人来人往,时间却仿佛是静止的。

    人们倒不意外,热恋的情侣又或是新婚夫妇,情到深处难免情不自禁,他们微微一笑,悄悄的送上祝福,再步履匆匆的离开,直到有人认了出来,人群中顿时爆发出女孩的尖叫声,她激动的拍着男友的手臂。

    “卧槽!我认识他们啊!老天爷啊这是什么神仙剧情啊!唱歌超好听的小姐姐和被恋爱冲昏头的霸道总裁!啊我命令你们立马结婚!”

    她话音刚落,身后有人紧跟着附和。

    “我也喜欢这对!我刚开始关注陆铭周的时候他一年也就几条微博,现在啊,每天光点赞都好几条,每条夸江甜的,他都要点个赞,骂江甜的呢他就转发怼回去,我一直以为他破产了,不然怎么这么闲啊!”

    “破产倒是没破产,估计就是恋爱傻了,脑子不好使了呗!”

    “嘤嘤嘤也太甜了吧!他们到底要亲多久啊?不累的嘛!我眼睛都看酸了他们居然还没嘴麻!”

    ……

    江甜终于被陆铭周放开的时候,整张脸都是红的,脸颊红扑扑的一路烧到耳朵,她牵起陆铭周就往外跑。

    陆铭周知道江甜害羞,任由她拉着自己在马路上飞快地走,等终于离开人群了,江甜气喘吁吁的停下,转身委委屈屈地怨,“都怪你!”

    陆铭周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他伸手替江甜理着散开的头发,温柔地说:“老婆,我们现在是合法关系啊,你怕什么?”

    江甜缓下呼吸,她只是害羞,没计较的意思,愣了会,她抓住陆铭周领带,往下拉又晃了晃,“陆铭周——”

    “错了。”陆铭周笑着怪她,“你再喊错,我真罚你。”

    江甜眨眨眼,改口,语气里裹着期待,“老公?”

    “嗯。”

    “我们要好好的,好一辈子。”

    陆铭周听了,只是简简单单的点了点头,江甜却看到他眼角眉梢肆意流露的爱,她微微仰着头,静静看着他,时不时有微风吹起耳边的碎发,还有不知哪儿飘来的淡淡花香。

    车水马龙的街头,江甜视线挪不开,傻傻看着他,痴痴地笑,没多久,笑着笑着却又落了泪。

    幸好幸好。

    终究有这么一天,她和陆铭周等来了彼此的花好月圆。

    陆铭周也眼眶红红,江甜不管不顾地扑进他怀里,毫不讲理地把眼泪往他衬衣上擦,陆铭周揉了揉江甜的头发,无奈的笑,旋即把女孩搂得更紧。

    陆铭周觉得曾经所有的苦啊都不重要了,他有了江甜,也就有了余生所有的甜。

    此生有你,真好。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