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斗狠 > 第86章
    郑屏东出狱这天A城下着雨,三月里的春雨细细绵绵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汪小京撑了一把黑色的大伞站在监狱大门口,对着那扇黑色的大铁门出神。

    从郑屏东被收押,到开庭审理,两次上诉败诉,整整拖了大半年的时间。而那期间汪小京的肚子也越来越大,最后当终审结束郑屏东被判二十年关入监狱的时候,顾琳琳还有两个月就出生了。

    汪小京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她挺着沉重的肚子,浮肿的脚上穿着拖鞋,也是举着一把黑色的伞,远远的看他被带入了那扇大门。

    二十年终于给她挨过去了。

    郑屏东穿着二十年前的衣服,从那扇黑色大铁门上的一个小门里走了出来。花白的头发被剪得很平,走路的姿势也不大自然,两只手仿佛习惯了镣铐一样的,不自觉的束在身前,低着头,目光看着地面。

    “屏东,我来接你了。”汪小京迫不及待的走过去,快要到他身边时候却又不觉放满了脚步。

    仿佛害怕会吓到他一样。

    郑屏东抬起头,看她的眼睛里无波无澜,没有说话。

    “来,上车吧,我带你回家。”

    汪小京没有带司机,自己开车,一路都开的很缓慢,“我已经叫保姆在家给你炖了汤,等一会儿到了家你就先去洗个澡,然后咱们就吃饭。你要是累了就先睡一会儿,今天下雨,路上有点堵,可能还有一会儿才能到家。我已经叫周长安去接琳琳回家了,应该明后天就能到家,哦,周长安是琳琳的未婚夫,挺不错的一个男孩子,他们是大学同学......”

    仿佛怕冷场一样,此刻的汪小京就是个孤独的脱口秀演员,拼了命的找话题填补空白。

    可是想说的话太多,一时间也没了头绪,于是就成了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

    郑屏东目光依旧呆滞,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他只是平视前方,任由眼前的景致流光一般的掠过。就像一尊雕像。

    汪小京说的口都干了,忍不住看向郑屏东,“屏东,你怎么都不说话呢?”

    郑屏东眸光微动,才终于开口道:“你住哪儿?”

    汪小京得到了回应,特别激动,“我住濠庭别院,就是以前劳动局的东面,那片房子拆了迁之后被我买了,建了一处市中心的高级小区,卖得不错的。”

    郑屏东微微侧头,“你买的?”

    汪小京笑笑,“嗯,也是多亏了郑伯伯的帮忙才给我批下来的,我的公司现在经营的状况还不差,等你休息几天,我就带你去公司看看。”

    郑屏东面无表情,“带我去?”

    汪小京点头,“那是我为了你辛苦办的公司,就在等你出来了,东山再起。”

    郑屏东没有说话,嘴角弯起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

    家里保姆特别准备了一个火盆在门口,都是按照不知哪里传来的规矩,郑屏东也不说什么,便一步跨过了火盆。进了屋先洗了个澡,换上了汪小京给他准备的新衣服,然后跟汪小京坐在一张桌上吃饭。

    吃的不算多,但吃的很快。一看就是常年在集体生活里锻炼出来的。

    吃饭间汪小京又是话唠一样的讲了许多许多事情,A城的变化,她的公司,这个家,他们的女儿。郑屏东只是听着,一言不发。

    吃完了饭,汪小京想要带他出去走走,郑屏东却拒绝了。汪小京想着他可能是累了,犹豫了下便带他到了卧室,是她卧室旁边的客房,崭新的床单,柔软的枕头。

    汪小京关了门,有些尴尬的笑笑,“你休息吧,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在隔壁。”

    郑屏东坐在床上,双膝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背挺得很直。犯人标准式的坐姿,改不了了。

    汪小京看的心里难受,忍不住走过去,张开双臂抱住他,“屏东,这是你的家,你不用这样委屈自己。”

    郑屏东拿开了她的手,“我习惯了。”

    汪小京勉强挤出一个笑,“没关系,以后日子长的很,你慢慢会改回来的。”

    郑屏东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微微弯起。

    汪小京回到自己的卧室就蒙着被子大哭起来。不敢太大声,只是不停的啜泣,可眼泪却已经崩溃决堤。曾经那么风神俊朗的翩翩佳公子,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画面,她接他出狱,带他回家,一起吃饭,给他换上新的衣服。今天都实现了,可她怎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哭得累了便睡了过去,在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汪小京起了床,走去卫生间对着镜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脸,干枯的容颜,晕染的乱七八糟的眼影,她今天为了接他出狱,特意精心化了一个妆。

    洗了个澡,换上了一条睡裙,镜子里的女人又瘦又矮,一头短发,红色丝绸的睡裙勉强勾勒出一个曲线,她想了想,又从抽屉里拿了一瓶香水,喷了两下,然后走出房门。

    郑屏东的房间很安静,她不知道他睡了没有。听说监狱里熄灯时间管得很严,她现在来找他,会不会打扰了他休息?

    没有敲门,她自己拧开了门把手推门而入,房间很黑,窗帘紧闭着,她记得她特意把窗帘打开的,那么大的一扇窗子,本以为他会喜欢的。

    “屏东,你睡了吗?”汪小京轻轻唤道。

    没有回应,房间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没有。

    汪小京走到床边,坐在床沿,黑暗中手向着枕头摸过去,却是空的。她大惊,急忙打开了床头灯,才发现床上的被子扑的十分平整,完全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屏东?你在哪儿?”汪小京大声呼喊着,冲出了门,打开了楼上楼下客厅里的所有灯,连阳台和厕所都找了一遍。

    没有人。

    她送他的新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在一起,放在客厅的沙发上。门口少了那双二十年前的皮鞋。

    甚至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这么走了。

    汪小京整整找了两天,所有能动用的人都用上了,却完全找不到任何关于郑屏东这个人的下落。

    汪小京对着楼下一片车水马龙发呆,就是想不通她整整等了他二十年,为什么他终于出来了,却又这么走了。他又能去哪儿?什么人都不认识,什么地方都不熟。他除了跟她回家,还能去哪儿?

    第三天过去了,保姆望着一桌子菜无奈叹气,太太又什么都没吃,再这样下去又要住院了。

    忽然电话响了,原本呆坐在沙发上的汪小京却忽然回了神,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的扑过去拿起了电话,“喂?有消息了吗?”

    电话那端是周长安绝望的声音,“汪总,我对不起你,琳琳她,琳琳她......”周长安竟哽咽了。

    汪小京听到是顾琳琳的事,不免有些失望,失望之余又是满满的无奈,“琳琳又怎么了?难道在香港又惹事了?”

    周长安深吸一口气,“琳琳从五十层的高楼顶上跳了下去......现在在医院抢救......医生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

    汪小京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是什么......”

    “但是头骨受了重创,恐怕......会变成脑死亡。”

    顾琳琳的头是撞在了缙城峰四十五层向外延伸的露台上,然后整个人卡在了半空中,因为位置很特殊,救护人员为了将她救下来甚至动用了直升机。

    就在丛珊大惊呼叫的那一刹那,顾池西大步奔过去将她整个人拥住,双臂紧紧的搂着她的头,不许她再往下看。

    “珊珊别怕,有我在。”他不停的对怀里的女人说。

    周长安看到顾琳琳整个人悬在四十五层高空的样子,大脑一片空白。

    丛珊听到顾琳琳被悬在空中等待抢救的时候,全身一个冷战,双腿就站不住了。救护车来了两辆,急救队员还在努力救顾琳琳下来的时候,丛珊就已经被送往了医院。顾池西坐在急救床边紧紧握着丛珊的手。

    “珊珊不要怕,会没事的。”整整一路,顾池西都在这样安慰她。

    丛珊脸色很不好看,全身无力,觉得小腹胀痛的不行,全身忽冷忽热,却还是抓着顾池西的手,故作坚强的笑道:“顾池西,我没事儿,只是有一点儿疼。”

    丛珊被抬下救护车的时候,下半身已经见了红。她双唇发白,额头上已经满是细细密密的冷汗,死死的扯着顾池西的衣角,几近昏迷,嘴里不停的念:“顾池西!孩子,孩子!”

    顾池西也紧张的失色,大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小脑袋,“别怕,别怕,没事的。”

    这一晚谁都没有睡。

    丛珊进了急诊室一个多小时之后,顾琳琳也终于被送了进来。比起丛珊的样子更加血肉模糊,顾池西只看了一眼便不忍再看。

    周长安还是有些神思恍惚,看到急诊室外的顾池西,走过去问:“珊珊怎么样了?”

    顾池西看了一眼周长安,“先兆流产,正在抢救。”

    周长安怔住,好半天才道:“珊珊她,原来怀孕了......”

    张新车在大院里等了快二十分钟,丛志军和方小婕才终于下了楼。两个人手上都提着重重的行李,明明丛珊在电话里重复告诉他们好几遍,香港这边什么都有,你们不用带东西过来。可是真到了出门前,做父母的还是免不了的什么都想带上,就怕外面的东西比不上家里的好。

    丛志军坐上了车,又一拍脑门,“哎呀,我应该把咱家那个紫砂锅也带上的,用那个炖中药特别好。”

    方小婕想了想,“算了,到了香港再买吧。倒是钱院长给我拿的那两斤冬虫夏草,我还是觉得应该带上,那东西可贵了。”

    丛志军却摇头,“那东西太补了,珊珊现在不能吃太多补药,补过了头也不好的。”

    张新一直沉默着,也不启动车子,直到两个老人都磨叨完了,才开口道:“可以走了么?”

    丛志军和方小婕互看一眼,丛志军尴尬的笑道,“麻烦你开车吧,张司机。”

    方小婕也笑,“幸亏这不是赶正常的飞机,要不然我俩肯定错过了。”

    方小婕和丛志军跟着张新一起刚上了飞机,就见到汪小京和刘玫已经坐在了座位上。

    方小婕有些于心不忍,边坐过去,看着一脸颓然的汪小京道:“顾琳琳的事我们听说了,真是苦了你了。”

    汪小京目光麻木,看看方小婕,“我家女儿一直都在给你家女儿找麻烦,以后总算是消停了。”

    丛志军听了,更加无奈,“这种事也不能怪谁的,琳琳这孩子也是太想不开了。”

    汪小京笑笑,“是我这个当妈的,太不称职。把女儿养成这样,还总以为自己多可怜,其实最可怜的人,明明是琳琳。”

    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做个母亲,可惜她现在才知道。

    冥冥中她又听到了那句话,“你连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要怎么照顾你的孩子呢?”

    汪小京下了飞机见到顾池西的时候,才终于想起来,原来说这句话的人,竟然是他。

    于是时光倒转回许多许多年以前,青涩的少女脸上带着两团幸福的红晕,她得意的看着那个俊秀的年轻人,“你不用再追求我了,我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已经怀孕了,马上就要生小宝宝了!等孩子出生了,我就跟他结婚,然后在家照顾孩子。”

    那个年轻人目光微动,笑容温温和和,可她却从那个笑容里读出几分嘲讽。然后,她听到他说,你连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要怎么照顾你的孩子呢?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悠嘻,正文完结啦哈哈哈~~~

    待我明天拔完牙找找情绪写个后记......

    番外马上开始了哈,小包子会有的,继续接受订单,除了小包子,张新,宋涛之外,还想看谁哇?

    张逸白:抠鼻,老商,是不是又把我给忘了?

    后记

    这是我目前写的最长的一篇小说,也是被骂的最惨的一篇。所以初步估计这篇后记也应该会啰嗦很长的,给大家先提个醒儿,麻烦做好心理准备。

    首先还是要先谢谢喜欢这篇文的读者们,写文不易,写有争议的文就更不易,真心感谢大家能顶着炮火继续支持陪伴我到最后,感恩。这篇文很长,我中途好几次被攻击的快要撑不下去了,要不是有你们的爱心和鼓励,我大概早就放弃了。

    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究竟怎样才算是一部好小说。这个答案也随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经过一本又一本的试炼之后,一直在变。几年以前我写第一本书《匆匆半夏》完全是抱着一个记录自己青春往事的心态,不知网文为何物,就凭着一腔热情来写,那时候我觉得只有是有真情实感在的,才是好小说。这个答案我到现在也还是很满意,尤其是几年之后仍会有读者通过各种渠道找到我,告诉我她看了十遍半夏还是会哭的时候。因为自己的故事可以给有相似经历的读者带来同感,有一种知己的感觉,其实是特别幸运的。

    后来我又写了几本书,每一本在写之前都给自己立了一个目标。这本书我想写的是什么,如果我能做到,那就是对我个人而言的好小说。《东京夜未央》我就是想写一个励志的故事,出淤泥而不染,再辛苦都要坚持。但那本也不能算是网络小说,因为和半夏一样,都是我在完全不懂网文为何物的情况下写的。真正开始思考什么才是网络小说的时候,是第三本书,也就是我回归晋江发的第一本书《前妻情人》,那时候我看了不少网络红文,也大概了解了网文的套路,但是很不能接受。所以这本书,其实是写起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吐槽网文。从文案里的前几句话,“典型小言女主三要素:漂亮 清白 玛丽苏;标准小言男主三要素:腹黑 专情 高帅富”就能看出来,那时候的我有多么愤青......

    可是写完了那本书,我还是不懂什么才是一本好小说。然后掉进了一个怪圈,就是拼命想要写一本和其他网文不一样的小说。《从此以后》我写了一个非正常套路的重生文,借此来完成一个对普通女人对人生的反思,《骗婚精英》我写了一个非正常套路的先婚后爱,想要用主角之口完成一场两性婚姻爱情观念的辩论。有那么一段时间,也许是心境的问题,我总是倾向于用小说来讲道理,把小说当成杂文来写,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全都写出来,期待能像半夏一样得到读者的共鸣。讲故事是其次,主要是讲道理。结果越写越沉重,把自己搞得非常不快乐。后来为了改变自己这个毛病,我尝试着写了一本欢脱逗笑的《宇宙直男七夫人》,虽然写的文不怎么好,但是疗效还是很不错的。

    于是我又在想,究竟怎么样的才算是一本好小说。能让人看过之后有所思有所想的固然是好的,但是能给大家带来点欢乐,能让读者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得到一丝消遣与慰藉的,哪怕是看过就忘的,不也一样是一本好小说吗?

    于是就有了这本《斗狠》。这本书我写的目标,就是要写一个扣人心弦节奏紧凑跌宕起伏的故事。是的,我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之后,终于回归到小说的最原始本质,讲故事。

    究竟怎么样才算是一个好故事,我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这本书的大纲加上人物小传就有七千字,人物多,故事复杂,也很狗血。关键还是矛盾冲突很鲜明。所以这个年龄差,尽管被无数读者或劝解或建议或威胁,我还是坚持不改。因为年龄差是造成这本书主线矛盾的最关键。

    然后就在我努力想要讲一个完整故事的时候,各种非议接踵而至,各种谩骂不绝于耳。写完这本书,我竟然有一种去西天取经度过了九九八十一难的感觉。但是关于这本书的三观与节操问题,我不想多说什么。其实很简单,喜欢就看,不喜欢就骂。我只能专注写我的故事,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理会那些骂我的书评。做一只井底蛙,只看自己喜欢的那一小块天空,其实也蛮简单快乐的。

    接下来再说说书里的几个人。

    在最初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老顾是什么样的人。他无疑是聪明的,深藏不露的,但他也不是没有缺点的。他的缺点就是控制欲太强,因为他到了这个位置上,习惯了掌控一切,虽然不是表面上的霸道总裁,他温温和和的笑容底下,其实是有着一份王者的骄傲的。然后就是他对女人的态度,其实如果大家看到最后,应该能发觉,他当年对汪小京是有一点情的。所以后来汪小京逼着他结婚,想要惩罚他的时候,他的态度是那样的玩世不恭。其实也是自暴自弃。所以他包养女人,却不让那些女人过多的介入他的生活,只能做一个隐形的情妇。他甚至用合约来控制那些女人不许给他生孩子。但他其实很缺爱。

    所以老顾和我之前写过的几个同样百花看遍的男人不一样,比如莫啸白,是很享受的在玩,比如谢林森,是很消极的在玩,但是老顾,把这些看得更淡,只是需要加上买卖,仅此而已。跟他做对比的两个人,老沈和老楚其实更贴近现实生活里我见过的这类大叔,满口胡话,没正事儿,对女人来者不拒,玩的生了病又拼命养生。

    珊珊的设定则是最最普通最最贴近生活的一个当代年轻大学生,长得挺好看的,说话一套一套的,都是别人教的大道理。她的家庭也是最普通的大城市中等背景,父母溺爱着长大的,没经过风雨。优点就是做人实在,单纯直爽。她受不了诱惑,因为她从来就没遇到过甚至没想过这种出格的事。她对老顾的攻势,不是欲擒故纵欲拒还迎,而是真的矛盾。想法与做法之间的差距,都是不由自主的情况,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缺的是自控力。跟她做对比的是齐悦心,一个想法和做法都服务于统一目标的女孩子,齐悦心因为目的性强,所以步步为营,这种女孩子现实中也不少见,我没有给她写一个明确的结局,因为这类人大部分情况下都能混得不错,根本用不着特意安排一个结果。

    这本书为什么叫《斗狠》,其实有两层意思,第一是珊珊与老顾之间的较劲儿,珊珊拒绝老顾,老顾死追珊珊。珊珊的命数是阔水浮萍,老顾既是吹散浮萍的西风又收纳浮萍的池塘。第二层其实讲的是汪小京与老顾之间这段孽缘,包括顾琳琳这个悲剧。正文最后一段话,年轻的顾池西对汪小京说,你自己就是个孩子,又怎么照顾孩子呢,这就是一切悲剧的开始。汪小京对郑屏东的偏执等待,对顾琳琳的教育失败,还有她自以为能惩罚到顾池西的悲剧婚姻,都是因为她想要跟顾池西斗狠。而顾琳琳其实就是沿袭了汪小京的偏执与傲慢,最后逼自己走上了绝路。

    故事就停在这里,很多读者说太过仓促,其实刚刚好就是我想结束的位置。因为生活还在继续,许多事情真的没必要辨明一个是非黑白,许多故事也没法讲清楚一个最终结局。斗狠的两个结果已经出来了,这个故事也可以完结了。就像后会无期里说的,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这句话可以衍变一下,小孩子才看结局,成年人只看未来。因为只有童话故事才会出现坏人全部被消灭,从此王子跟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全剧终。

    还要特别谢谢给我扔雷和写长评的几个读者,因为回国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时间不固定,所以大家的评论不能一一回复实在抱歉。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斗狠》也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我有反思,也会努力在下本书里改正。不过其实也没必要较真,这就是一个故事,大家随便看看,消遣一下就够了。至于那些批评我甚至怀疑我身份劝我多旅游的人,我也谢谢你们看文这么投入。如果大家对我这个人感兴趣的话可以加我的微博或者进读者群,我是白羊座,很好懂的。

    新坑《名利双收》九月份发,现在已经开了预收,一篇文章前期是最需要大家的收藏与评论的,所以麻烦各位去给支持一下。老商写文绝对守信,大家放心。这篇是个爽文,男主是老顾的侄子,会被虐......也会很甜,还是会有争议......我已自备钢盔......

    换了笔名之后给自己的专栏取了个高上大的名字,叫天下大同。那最后就祝愿这个天下能早日大同,愿读者们平安喜乐。

    商锦维

    2014.08.26

    本书由(旧亽不復す白)为您整理制作

    久久小说下载网www.txt99.com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