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信手婚来 >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明明是简单至极的三个字, 却像绵绵情话那般动人耐听,萧勉带着她旋转,她唇角微扬:“其实我并不在意赵小姐,她出现也好, 不出现也罢, 都影响不了我们的关系,不是吗?”

    裙袂随着那妙曼的舞姿荡起漂亮的弧度,岑曦正要回身,萧勉却倏地使力, 接着顺势落入他的怀抱。

    两人亲密相拥, 岑曦抬眼, 便看见他连带笑意地注视着自己:“不在意可不够,看来我得尽快向全世界的人宣布我属于你才行了。”

    岑曦原以为这男人又拐弯抹角地笑话自己,直至得知将在英国举行的婚礼已经筹备得差不多, 她才知道萧勉的一字一句都是认真的。

    从香港回来以后, 岑曦都十分忙碌,花舍的设计、选址等事务让她分-身无暇。她每天早出晚归, 到家就一身疲倦, 倒没有留意萧勉在密谋什么,若非自家婆婆不小心说漏了嘴, 她很可能到婚礼前夕才知晓。

    事后她问萧勉,萧勉有点无奈地说:“雯雯告诉你的?”

    “哦。”岑曦点头,“连雯雯都知道,看来只有我这个当事人不知道。”

    萧勉笑着搂住她:“想给你个惊喜而已。”

    他们结婚结得匆忙, 很多事情无暇顾及,基本上都是婚庆公司包办的。对比,岑曦没有特殊的回忆,若便要说有什么难忘,大概就是热闹和劳累。

    萧勉也不是喜欢这种场合,然而岑曦却觉得他这回似乎特别卖力,他最近也是早出晚归的,很可能就是忙着筹备婚礼。她倍感好奇,于是就追问:“什么惊喜?”

    结果萧勉竟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婚礼的请柬,第一封就是寄往赵家府上的。”

    岑曦戳他的胸膛:“赵家小姐肯定很伤心。”

    萧勉握住她的手腕,随后改而与她十指紧扣:“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的力量很有限,只要能让你快乐,那已经足够。”

    婚礼正密密筹划,岑曦虽然已经知道这码事,但他们没有谁透露过其他消息,别说婚礼的详情,就连那几套礼服,她也是抵达英国后才试穿的。

    几套礼服全是出自名家之手,从设计到剪裁,皆是别具匠心。其中最惹人注目的,无疑是那袭圣洁无暇的婚纱,饶是已经穿过嫁衣的岑曦,也被它惊艳到了。

    婚纱并没有繁琐的点缀与长长的拖尾,不夸张、不累赘,却高雅而华贵。精致的花藤缠缠绕绕,由珍珠与水钻订制而成的花朵层层绽放,看起来如梦如幻。

    岑曦轻轻地触摸着前襟处的花纹,而站在她身后的萧勉则说:“去试试吧。”

    婚纱显然是为岑曦量身定制的,穿上后特别贴身,尤其是腰部,若多一点赘肉,恐怕也挤不进去。对着镜子理了下裙摆,她问:“又没有找师傅量度过,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

    萧勉自后方环住她的腰,眼睛注视着镜中人:“每天都拥着抱着,能不知道吗?”

    岑曦恍然大悟:“难怪你对孩子的事老不热衷,看来是担心我穿不下婚纱啊。”

    萧勉低笑:“不止这个原因……”

    岑曦追问:“那是?”

    萧勉依旧保持神秘:“到时候就知道了。”

    婚礼在即,岑曦连当天的流程都不清不楚的,她问萧勉:“不彩排?”

    他说:“没必要。”

    这次的婚礼主要邀请萧家的亲友出席,说不紧张是假的,然而岑曦只故作轻松地说:“要是我出了洋相,丢的可是你的脸呀。”

    “丢得起。”萧勉将她的身体转过来,两人四目相对,眼里尽是带着柔情的笑意,“况且这不是表演也是走秀,别人怎么看,不重要。”

    萧勉决意要给她一个惊喜,任她怎么追问,他也不肯透露婚礼的细节。她没能参与筹备工作,总觉得无聊,而岑曼则说:“姐夫这是给你足够的时间准备,让你以最好的状态当最美的新娘子。”

    这话倒是在理,反正无所事事,岑曦干脆带着自家妹妹美容会所做水疗。她知道萧勉忙碌,并没有让他接送,岑曼找了余修远过来,她不妨碍这对小情侣浪漫,于是就自己离开。

    回到大宅已经临近傍晚,佣人迎了出来。她问萧勉回来没有,佣人摇头,正要说话,后方已经传来车鸣声响。

    萧勉从车库出来,岑曦仍站在门前等他。她笑着挽着他的手臂:“这么巧?”

    萧勉跟她一起进门:“不巧,本来想去接你的,结果你走得那么快。”

    “曼曼告诉你的?”岑曦问他。

    “嗯。”萧勉应声,岑曦靠近时,一股淡雅的幽香涌入鼻端,他不自觉勾起了唇角,凑在她耳边低声说,“依兰精油?”

    刚在会所,芳疗师问她想用什么精油,她说了句“随便”,结果芳疗师就选这款了。转头看见萧勉那满带调戏的神情,明明是个偶然事件,偏偏竟生出一种有意为之的心虚感,她本想解释,而萧勉已经先开了口:“说吧,想怎样?”

    那语气暧昧,滚烫的气息拂过耳端,岑曦脸颊一热,嘴上却说:“就你想那样啊。”

    萧勉沉沉地笑,岑曦表面上的镇定有点瓦解的迹象,她转头望向身侧的男人:“不行?”

    其实他们近来都很克制,尤其是来到英国以后。那几袭礼服不算暴露,但还是有那么一点小性感,岑曦可不希望弄得到处都是惹人遐想的痕迹,到时候还要费劲去遮遮掩掩,而萧勉自然猜到她的顾忌,只要她不招惹自己,他也不会太放肆。

    这是一场值得期待却又带有些许煎熬的等待,萧勉早已心痒难耐,眼下岑曦竟主动往枪口上撞来,他的口吻变得轻佻起来:“希望你今晚也能这么嚣张。”

    岑曦悔得几近想咬舌,幸好萧勉只是逗逗她而已,饭后回到卧室,他洗漱了便躺在床上看杂志,一副修心养性的模样。她倚靠在他肩头,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听他讲萧家的家族史。

    他们的婚讯已经公开,不少萧家的亲友开始登门探访,岑曦能感受到大家对自己的好奇,尤其是比较年长的长辈。虽然是这样,但大家待她都很友善,因而相处起来还算愉快。

    直至婚礼前夕,向来行踪飘忽的萧勤终于露面。那晚萧勉不巧出门办事,岑曦睡前打算到楼下喝一杯热牛奶,结果就在厨房跟他碰了头。

    早在照片里见过萧勤,岑曦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其实他跟萧勉长得很像,一样的剑眉星目,一样的高大挺拔,若非要说点不同,大概就是他比萧勉清瘦些许,由于阅历丰富,他看上去似乎也比萧勉更加难以捉摸。

    萧勤显然也猜到她的身份,他露出了友好的微笑,虽然浅淡,但却很由衷:“小曦。”

    他语气温和,然而岑曦则有点拘谨:“大哥好。”

    萧勤并没在意,打过招呼,他继续在咖啡机前忙碌:“来一杯?”

    岑曦婉拒:“我担心睡不着。”

    萧勤貌似又笑了一下,接着很随意地跟她搭话:“婚礼都准备好了吧?”

    岑曦摇头,看见萧勤挑眉,便知道他会错意,以为这是尚未准备好的意思,于是解释:“我也不清楚,他没让我参与。”

    “这倒是他做事的风格。”萧勤说,“他总喜欢暗自搞一些小动作,费了很多心思,但又不让人知道。”

    闻言,岑曦略有所思地望向萧勤,他似乎话中有话,正困惑着,便听见他说:“最近摊上了点麻烦事,我一直抽不出空跟你见见面,说起来真是失礼。上回阿勉跟我提过,你打算开一家花舍,我在保加利亚那边恰好有个玫瑰庄园,如果你不嫌弃,就送给你当作见面礼了。”

    岑曦受宠若惊。一座价值连城的玫瑰庄园,就算萧勤能够轻轻巧巧地送出去,她也不敢要:“多谢大哥。可惜这份见面礼太贵重了,我不可以收。况且,早前萧勉动用过你庄园的资源解决我工作上的难题,我现在也没想到该怎么感谢你……”

    萧勤打断她的话:“放心吧,那笔帐我已经跟小勉算过了。他答应替我接管几个庄园的日常运营,不把盈利率提高十个点,就别想摆脱这个担子。”

    她正欲开口,萧勤抢先将她的话堵回去:“好了,不要再推辞,都是一家人了,这么见外做什么?”

    “至于你工作上的难题,也该解决了吧?”提及庄园,萧勤便顺着这话题说下去,“你那位前任上司,他上个月已经从g离职,如今涉嫌商业诈骗而惹上官司,看样子不容易摆平。你跟他曾经有过节吧?不然的话,小勉就不会跟他们谈合作,拿自己的生意做鱼饵。”

    许久不曾听闻高衡的消息,从萧勤口中得知一二,岑曦有点意外。其实她早料到萧勉不会善罢甘休,否则,他当初就不会大费周章地设下圈套,甚至连他长兄的资源亦一并动用。

    如今细想,岑曦终于明白,当初萧勉通过掌握供应链以制衡高衡不过前菜,而掀起高衡的底牌,并揭发他所做的不法勾当才是正餐。经过这番变故,高衡不但前途堪忧,而且还有锒铛入狱的可能。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岑曦内心平静如水,并未为他泛起一丝同情与怜悯。

    萧勤还想透露更多,正准备开口,放在料理台的手机突然嗡嗡地震动。

    岑曦无意探听,却不免听见那端传来的糯软女声,她好奇地抬眼望去,而萧勤已经拿着手机走出厨房,似乎已经忘记咖啡机里那冒着醇香的半成品。

    关于这段小插曲,岑曦没有跟萧勉提起,婚礼将至,她不希望因为高衡而影响大家的心情。她很有技巧地撇去这部分,只告诉萧勉自己平白无故就得到了他长兄的大礼。

    看见她一副受之有愧的模样,萧勉揉了揉她的头顶:“太亏了,你就该向我哥多要几样东西。”

    岑曦将下巴搁在他肩头,用批评小孩的语气对他说:“喂,做人不能这么贪心。”

    “别天真。”萧勉叹气,“就算多讨一个庄园,也抵不过你老公的损失。”

    岑曦自然知道他不过做个样子罢了,随后却故意问:“你是不是悔不当初了?”

    萧勉将人箍在胸前,以极具占有意味的姿势拥着她:“不后悔,有你就够了。”

    或许情到浓时,即使是最简单、最朴素的措辞,也似听到绵绵情话般怦然心动。

    记得当初决定结婚时,他们不过互有好感,谈不上爱,顶多只是喜欢罢了。对于那场婚礼,岑曦印象不深,除了喧闹和疲倦,就再无特别。然而这次,她却真真切切地感到兴奋与期待,甚至有种小女生独有的小娇涩。

    婚礼那天晴空万里,晨光透过光洁的落地玻璃窗,落在岑曦尚未披上的婚纱。梳妆台前,三个梳化师围着岑曦忙碌,岑曦安安静静地由着她们摆布,交叠放在腿上的双手微微发紧,隐约泄露她内心那一点点的紧张。

    室内众人各有各的忙碌,就连做事向来有条不紊的钱小薇也有点凌乱,替女儿系上婚纱的绸带时,差点错手绑成了死结。

    见状,梳化师的小助理立马上前帮忙,岑曦将母亲拉到床边。

    坐在女儿身旁,钱小薇忽然半真半假地抱怨:“好端端怎么又要办婚礼呢,害得我总觉得自己又嫁出了一个女儿。”

    为人父母,一方面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另一方面又舍不得她出嫁。当女儿真找到一位能够托付终生的伴侣,他们定然欢喜,然而在内心深处,却总有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岑曦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妈……”

    钱小薇伸手抚平裙摆的褶皱,再说话时表情已变得释然:“不过这样也好,看见小勉对你这么好,我也放心了。”

    正当钱小薇感慨万千之际,站在落地窗前的岑曼转头向岑曦嚷道:“姐,你的白马王子来啦!”

    闻言,岑曦便提着裙摆向落地窗走过去,原以为岑曼那句“白马王子”不过是玩笑话,结果往楼下望去,竟然看见一辆梦幻的复古马车,车头是两匹帅气的白马,站在车旁的男人身穿黑色的手工西服,真像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般贵气逼人。

    其实每个女孩子都藏着一个粉红色的公主梦,岑曦也不例外,而萧勉精心准备的婚礼,自然为她圆了梦。

    婚礼在萧家名下的一座古堡举行,他们搭乘马车诗意又从容地穿过私家小道,沿途美景绵延,伴着明媚的日光,连划过耳际的风声亦如充满喜悦的乐曲。

    岑曦笑意满溢,她问萧勉:“怎么想到这点子的?”

    萧勉晃了晃他们十指紧扣的手,回答:“曼曼告诉我,你最喜欢的童话故事是《灰姑娘》。”

    岑曦调皮地追问:“是不是还差一双水晶鞋?”

    萧勉说:“你怎么知道没有?”

    说着,他从座位下的空隙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礼物盒,并交到岑曦手里:“打开看看。”

    岑曦又惊又喜,打开盒子,那双传说中的水晶鞋正静静地躺在里头。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这时萧勉已经将鞋子拿起,一边替她换鞋,一边对她说:“在那个童话故事里,是一双水晶鞋成就了灰姑娘。但在我的故事里,你不是灰姑娘,而是我的公主,即使没有南瓜马车和水晶鞋,我也会将它们捧到你面前。”

    这一切美妙得不太真实,直至抵达会场,岑曦还是飘飘然的。

    会场布置得简约又不失浪漫,步进层层叠叠的粉色蔷薇筑成花门,那支乐队便奏响了动听的乐曲。

    在一种亲友的见证下,他们虔诚地向对方许下诺言,在今后的日子里,不管祸福贫富,亦携手共度,绝不离弃。

    交换戒指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仪式,那就是放飞鸽子。

    上古时期,人们把鸽子看成爱情使者。闻说鸽子一生只有一个伴侣,放飞鸽子,则寄存着对新人比翼双飞的美好祝愿。

    岑曦松手的一瞬,那只娇俏的鸽子便张开纯白的翅膀,愉悦地冲向那片自由的天空。或许它将越过沙漠、奔往峭壁,不管飞得多远,最终都会栖息于舒适的枝巢里,而她,亦然。

    —正文完结—

    本书由 丫琼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