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给你黑卡随便刷 > 第62章 最后的黑卡
    方十四最终还是被揪着耳朵上了高铁,没能回来。

    只是,他发了好多条长达60秒的微信语音给陶酥。

    但当陶酥听到自家哥哥给出的防狼语音时,她已经被大尾巴狼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侧眸看了一眼似乎还在沉睡着的男人,陶酥小心翼翼地把手机贴在耳边,听着哥哥发来的语音消息。

    结果,还没听几秒,就被身后的男人连人带被子搂进了怀里,动弹不得。

    “你醒了呀,”陶酥看着他微眯着的黑色眼眸,继续说,“要吃早饭么?”

    “吃什么?”

    “包子油条豆浆?还是西式的?”

    “吃日式的。”

    “日式早餐有点麻烦诶,而且附近也没有日料店。”

    蔺平和看着她认真思考的样子,然后低下头,吻了一下她柔软顺滑的额发,对她说道:“那就吃你,你也是日式的。”

    “……你果然跟我哥说得一样,”陶酥羞红了脸,气鼓鼓地说,“流氓!土匪!”

    “嗯,还有呢?”

    “无耻!败类!”

    “多谢夸奖。”

    “……。”

    陶酥被他的无耻行径气得没辙,想要从床上下来,不想再跟他说话,结果男人的手臂一直紧紧地搂着她,怎么挣都挣脱不开。

    “蔺哥,”陶酥彻底是怕了他了,于是只能先装出服软的语气,对他说,“你先放开我啊,吃完了早饭你还要上班吧。”

    “不急,”蔺平和埋首在她的颈侧,灼热的鼻息洒在她的脖子上,柔声说道,“先帮你改掉,早上起床就听别的男人语音这个坏习惯,比较重要。”

    “……语音是我哥的。”她真是对他服气了,自从他们确定了关系之后,这个男人越发地无理取闹了起来,“不过,说起我哥和你的矛盾,我倒是想起小景来了,我们结婚的时候要不要请他来呀,虽然我跟他关系好,但是他毕竟喜欢你……”

    ???

    “你的脑袋还没想明白?”蔺平和被她悠悠球模式的脑回路气笑了,“你真以为他喜欢我?”

    “是啊,我为了你,最近都没怎么跟他联系,”陶酥委屈地瘪了瘪嘴,“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觉得可惜?”

    “嗯……”

    看着怀里的女孩蓦然露出的一抹惆怅神色,蔺平和心里的某个泛着酸味儿的坛子,就彻底地翻了。

    “看来我昨晚不够努力。”

    “诶???”

    “居然让你一早起来,就有心思去听别的男人的语音,还能联想到另一个男人。”

    “……?”

    陶酥被他的话弄得有些愣,只能捏着手机,用水洗过似的浅灰色眼睛,呆呆地望着他。

    她没听懂他话中的深意,直到某个熟悉的温热东西再一次碰到她时,陶酥才恍然大悟。

    “白、白天就不要了吧……”陶酥小心翼翼地说着。

    “为什么?”他慢慢地凑近她,温热的鼻息洒在她布满红痕的白皙皮肤上。

    陶酥在他怀里细微地抖了一下,踌躇了片刻,然后磕磕绊绊地说:“那、那个东西有点吓人……白天光线强……很容易就能看清,还是晚上再说,行吗?”

    “……。”

    “行吗……?”陶酥小心翼翼地恳求着他。

    她也觉得很奇怪,明明他的五官生得这么俊朗,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可偏偏那个东西丑得吓人。

    倒也不是没见过这种东西,现在网络信息这么发达,她又是美术专业的学生,见过的次数还不少。

    可是……尺寸完全不一样啊!

    别处看到的,虽然也是丑,但没有那么大,自然也没那么吓人。

    他的……

    陶酥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她咬着唇,眼眶红了一圈儿,透明的水光在眼睛里打转,长长的睫毛上都挂着一层小水珠,玫色的唇瓣被他吻得略有红肿,看起来特别招人疼。

    被这样的目光看着,只是几秒钟,他就受不住了,只能答应她所有的请求。

    “行,听你的,”蔺平和舒了口气,放开了她,大手带着些许报复性的意味,揉乱了她的头发,并轻声调侃了她一句,“小白眼狼。”

    是啊,爽过了之后就嫌弃他,不是小白眼狼是什么?

    可明知她如此对自己,却仍然离不开她。

    蔺平和无奈地从床上起来,叮嘱了她几句,就去收拾早饭了。

    这几天他们一直都住在这里,所以每天早上家政阿姨都会过来做好早饭,只不过陶酥最喜欢的生滚粥,都是蔺平和亲手做的。

    陶酥自己留在床上,理了理被他揉得凌乱的长发,对于被骂成了“小白眼狼”这件事,深觉委屈。

    她又没有说错,那个东西本来就又丑又大,而且看起来还特别吓人……

    吃过了早饭,蔺平和就去公司了。

    陶酥一个人留在公寓里,闲得发慌,正巧年关越来越近,御宅值满额的陶酥,难得想出去买点好吃的屯在冰箱里。

    家政阿姨虽然总会给冰箱里补上新鲜的蔬菜水果,但陶酥喜欢的小零食,阿姨都不知道,她也没有跟阿姨说过,所以只能自己去超市。

    陶酥并不是那种擅长逛街的女生,只是逛了个超市,就觉得脚腕有点酸,再加上昨晚蔺平和折腾了她那么久,她拎着一大包零食,打了个哈欠。

    去星巴克里坐了一会儿,想歇一歇,刷刷微博,告诉粉丝们当初自己想追的人已经顺利上了本垒,结果就收到了一大堆评论和私信的祝福。

    不一会儿,陶酥就接到了封景的电话。

    他可能是看到了陶酥刚刚发的微博。

    陶酥有些担忧地接起了电话,等待着来自闺蜜的修罗场,却不料被对方苦口婆心地磨叽了一大堆。

    她突然想到了蔺平和的话,难道……小景并不是喜欢蔺平和?

    有这样的疑问,她也就问了出来,结果被对方二话不说地挂了电话。

    看来应该是真的不喜欢。

    她编辑了一条道歉的简讯发给了封景,最终只得到了对方一个傲娇的“哼”。

    陶酥也知道,他这样应该就是代表不生气了,于是就安心地去停车场,驱车回家。

    虽然临近年关,所有的公司都很忙,但蔺平和一直都能准时回家。

    别墅区离着偏远,而且两个人对这间二居室也有更加深厚的感情,所以也没有提出要回别墅的打算,春节也准备在这里过了。

    除夕那天,家政阿姨做好了饭菜之后,也回家过年了。

    陶酥给认识的人逐一发了拜年的消息,然后就窝在蔺平和怀里看春晚。

    虽说春晚的精彩程度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但如果除夕晚上不看这个,倒也少了一丝年味儿。

    语言类节目实在太过无聊,陶酥的注意力没办法集中在电视上,结果就开始观察起了蔺平和。

    这个人的外表极具欺骗性,明明长了一张又严肃又正经的脸,到了床上之后,手腕居然那么多,又那么让人无法抗拒。

    作为一个成人向轻小说的兼职插画师,陶酥自认比一般人懂得更多,没想到自己在蔺平和面前,居然败下阵来。

    “蔺哥,我想问你个问题。”陶酥从他怀里爬出来,然后跪坐在沙发上,大而明亮的眼睛眨啊眨,好奇地看着他。

    “说吧。”男人扔开手上的杂志,专心地等着她的问题。

    陶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然后试探性地问道:“你看我们都正式交往了,该做的都做了,是不是应该更加深入地互相了解一下?”

    “更加深入?难道要……”蔺平和皱了皱眉,然后俯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了两个字,继而补充道,“但是这个对身体不太好,你年纪有些小,不合适。”

    陶酥被他刚刚说出来的两个字,弄得面红耳赤,连耳垂都红得滴血。

    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从哪里弄出这么多稀奇古怪又丧心病狂的想法,每一次都把她折腾得又爽又累。

    陶酥生气地红着脸,伸出手隔着衬衫掐了一下男人的腰,然后骂了一句“不要脸”,随后才磕磕绊绊地继续说:“我、我就说想知道你的感情史啦,前任啊什么的,你比我大了好几岁,大学的时候肯定谈过恋爱吧。”

    “真想知道?”

    “嗯嗯!”

    “保证不生气?”

    “保证!”

    “好吧,告诉你,”蔺平和一本正经道,“我没有前女友。”

    “……???”陶酥先是呆了一下,然后直起身,扯着他的衬衫领子,生气地说,“你骗人骗人,我还没有前男友呢,都是一样的零经验,为什么我在接吻的时候没有主动权,在床上的时候也没有主动权?”

    “……。”

    “我不管,反正你肯定有,你今天不说出来,我跟你没完,你说过以后再也不骗我了,你说话不算数!”

    “……。”

    这个底牌都被她亮了出来,蔺平和也觉得不应该再瞒着她了。

    可是,女人对这种事情都及其敏感,他总觉得关于前任的问题,每一道都是送命题。

    但无论如何,陶酥说得也对,骗人是不对的。

    “好,我告诉你,虽然我没有前女友,但是四年前我订过婚,”他将一切和盘托出,想得是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于是继续说,“不过订婚宴还没开场就取消了,因为女方逃婚了。”

    “……对不起喔。”深觉自己好像戳破了男人的伤疤,陶酥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反正只是父辈们的一厢情愿,而且女方对我也没有什么意思,我亦如此,所以也没什么大不了,”蔺平和解释了一番,然后问她,“都告诉你了,满意吗?”

    “那……那个女生家世怎么样?漂亮吗?身材好吗?个子多高呀?”自己的男朋友突然间多了一个订婚未遂的前任未婚妻,陶酥心里十分紧张。

    “我没见过她几面,倒是你,应该和她挺熟的。”蔺平和想了想,然后对她这样说道。

    “谁啊?”她挺熟的女生,能是谁?

    “就是封景的姐姐。”

    “……。”

    ……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自从知道了封蜜的事情之后,陶酥的心就静不下来了。

    她同封蜜的关系很好。

    在日本时,陶酥年纪尚小,又不在国内,只是从封蜜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她是为了逃避商业联姻才离家出走。

    封蜜与她同校,是C大这种美女云集的艺术类高校中,竟然能够成为全校公认的校花。

    颜好腿长前凸后翘,就是成绩不太好。

    自己的男朋友有过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前任未婚妻,陶酥心里当然很不是滋味儿。

    虽然……那两个人确实什么事也没有,但她还是觉得不开心。

    陶酥心思比较单纯,很多不开心都挂在脸上,在面对不熟悉的人时,还会有伪装的念头,但到了家里,一脸的不高兴表现得特别明显。

    大年初一,陶酥沉着一张小脸,一言不发地看着春晚重播。

    蔺平和有些工作没有忙完,还在书房里批文件。

    正巧这时,陶酥接到了陶梓打来的电话。

    陶梓到美国刚刚倒完时差,就忙着给陶酥打电话了。

    她知道今年春节有蔺平和在陶酥身边,所以特意打电话问问她。

    结果,电话刚一接通,陶梓就察觉到自家妹妹的语气不太对劲,于是连忙询问她发生了什么。

    陶酥犹豫了一下,跑回了自己的卧室,蹲在主卧的卫生间里,关好门,小声地把所有事情都跟陶梓说了一遍。

    听明白前因后果之后,陶梓沉默了很久。

    直到陶酥喊了好几声“姐姐”之后,陶梓才回过神来。

    “姐,你很忙吗?要不要晚些我再打电话过去?”陶酥担心她忙工作。

    “没事,你别担心,”陶梓示意她无碍,然后继续道,“我只是在想,该怎么跟你说。”

    她在想,自己是应该帮忙、还是应该装作没看见,或是……落井下石?

    陶梓很犹豫,因为,她根本不想让陶酥嫁到蔺家。

    但正如蔺平和所言,她没办法给陶酥更多、更好的关注,她眼里心里装着的东西太多了。世界上的人或事这么多,她可以帮着妹妹成长为一个更优秀的人,却没办法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她知道陶酥最想要的是什么,可这个长达一生的陪伴,她明白自己是给不了的。

    这时,蔺平和却出现了,并且做出了承诺。

    只是,这种只能骗到小姑娘的承诺,陶梓在内心深处是不相信的。

    可她转念一想,最糟糕的结果,也无非是陶酥又被蔺平和骗了一次。

    这种事,对她的成长也不算是差事,甚至能让她不再天真地相信,这世界上会有一个专情的男人,陪她一起到老。

    抱着这样消极的心情,她也就同意了蔺平和和陶酥正式交往。

    蔺家和封家四年前那场没有正式举行的订婚典礼,陶梓是知道的。她和封蜜关系很好,自然受到了邀请。

    订婚的真相是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她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统统告诉了陶酥。

    解决了对方的疑惑之后,陶梓感受得到,电话另一端的妹妹,似乎心情好了不少。

    “小妹,你是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同意你们两个交往?”陶梓最终决定,把蔺平和对她说过的那些承诺,一字不差地转述给陶酥。

    “不知道……我问他,他都没有告诉我。”想到这件事,陶酥抑制不住地红了红脸。她又想起了她问出这个问题时,男人向她索吻的那个场面。

    陶梓暗笑,然后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了陶酥。

    既然敢在自己面前夸下海口,那么让陶酥知道,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从来都不相信真爱这种狗东西的陶大总裁,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她在思考,未来的某一天,自家小妹在失恋之后,自己该怎么把她培养成第二个陶大总裁。

    只可惜,蔺平和一辈子都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她说了那么多,陶酥却抓不清重点。

    “姐,你真的同意了吗?”陶酥听了她的话之后,小心地问她,生怕她一个不高兴,又不同意了。

    “居然被一个外姓人比下去了,真的不甘心,”陶梓皱了皱眉,继而说,“小妹,你觉得我对你好,还是蔺平和对你好?”

    “……。”这好像是个送命题。

    陶酥眨了眨眼睛,干笑了两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那换个问法,”陶梓转了一下手上的钢笔,继续问道,“如果我跟蔺平和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肯定先救你。”陶酥眼睛都不眨,直接给出了答案。

    “为什么?”

    “因为你不会游泳,蔺哥会游泳啊。”

    “……如果他也不会游泳呢?”

    “他会啊,所以没有如果。”

    ……

    陶酥深觉,在蔺平和的套路之下,自己的应变能力越发地好了起来。

    回答完陶梓的问题之后,她也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干脆潇洒地跟姐姐说了声再见,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她只能幸福,别的都不行……)

    陶酥把这句话,在自己的心里反复念叨了几遍。

    这是一种直白而强烈的示爱,带着不容拒绝的深情,让陶酥觉得,自己心里的那些小心思,跟蔺平和的心情一比,简直上不了台面。

    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从化妆台的盒子里翻出那枚戒指,拎着那条白金质地的链子,迎着窗外的光线,用手机拍了个照片,发给了蔺平和。

    还顺便发过去了一句消息。

    【你要不要来帮我戴一下?】

    几分钟后,手机震动了一下。

    陶酥划开锁屏,就看到微信提示信息里,显示着一个“好”字。

    她抱着手机,在床上打了个滚,甜甜的笑就漾在了脸上。

    曾经,她以为这段感情一直都是自己在主动地付出着,却不想,他的深情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他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身上的附加价值,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他透过了纷繁的表象,只是认定了她这个人。

    心脏像踹了一只小兔子,无论她怎么平复,都静不下心来。

    不一会儿,卧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陶酥抬起头,就看到男人穿着浅灰色的家居服站在卧室的门口。

    她跑了过去,伸出胳膊环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吊在他身上,亲昵得像一只软绵绵的考拉。

    “这么热情?是想尝试‘那个’么?”蔺平和托着她的腿,防止她掉下来,然后往沙发的方向走。

    “没有啊!你这个人怎么总是想那么多,”陶酥害羞地瞪了他一眼,继而说,“是别的事情……”

    “什么事?”

    “咳咳、”陶酥轻咳了一声,然后在沙发上坐好,对他说,“我刚刚给我姐打电话了,你不告诉我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所以?”男人看着她,有些好奇地问。

    陶酥抿着唇,粉嫩的唇瓣被这份力气抿出了淡淡的白色。

    白皙的脸颊迅速升温,漂亮的红色一路蔓延到了耳尖的位置。

    她慢慢地凑近他,用柔软的唇轻轻地吻了一下他之后,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男人对她的吻似乎上了瘾,轻轻的触碰根本无法得到满足。

    他把她从沙发上捞了起来,揽着她的腰,大手摸着她的后颈,想要一个更深的吻。

    结果,却被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住了视线。

    “蔺哥,这个东西挂在脖子上太重了,你愿意帮我戴在手上吗?”白嫩纤长的手指捏着那根铂金质地的链子,浅灰色的眼睛望着他,柔声问他。

    他从她手中接过了坠子,然后将戒指从上面拿下来,执起她的手,将那枚璀璨的钻石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为什么突然就同意了?”他抱着她柔软纤细的腰,有些好奇。

    “不是刚刚说了么,我去问了我姐,”陶酥看着他,小声说,“我知道我姐为什么同意我们在一起了,这又不是什么坏事,你干嘛不自己告诉我呀。”

    “我当时就可以告诉你,可惜你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他笑着说,“而且还朝我做鬼脸,忘了?”

    “没……”陶酥侧身靠在他的肩膀上,抬起手,看着无名指上耀眼的光芒,继而说,“不过,我听我姐的语气,她好像不太相信你说得那些话诶,但是为什么还同意了呢,真的不懂她在想什么。”

    蔺平和揽着她的腰,让她安稳地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摸了摸她柔软的额发。

    小姑娘略带怅然的口吻,让他觉得有些心疼。

    “我说了什么,你都不用在意,”蔺平和对她说,“你需要在意的,是我有没有在你身边。”

    他知道她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只是,一生这么长,不到生命的最后可以,关于一生的诺言,都是不真实的。

    “话说,我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啊?”陶酥窝在他怀里,已经开始默默期盼着,那个甜蜜而隆重的场面,“可是我还没毕业诶,要不然先订婚?”

    “都听你的。”他握着她的手,十指交叠,一生都不想放开。

    “其实……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

    “你看啊,你几年前就知道我了,可是我去年才认识你,你能告诉我,遇见我之前,你是什么样的吗?”

    她直起身,侧过头凝视着男人纯黑色的眼睛。

    深邃而温柔的目光如同穿越了时空,将她引领到那个记忆模糊的初见瞬间。

    ……

    遇见你之前,我身无软肋,无所畏惧。

    遇见你之后,我披荆斩棘,只为了你。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