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虐渣指导手册II思甜工作室 > 第十四章 扶不扶(七)
    “啪!啪!啪!”梁二凤打死了一只蚊子,她踢了一脚蹲在她旁边啃黄瓜的胖大青年,“二民子,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看错了,真有人开小车上祝老三家去了?”

    “看准了,看准了。”二民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一看见就给你打电话了。”

    “不能啊……往城里去就这一条道啊!他们是不是还在老祝家?”

    “我让我媳妇盯着呢,他们从老祝家出来了。”二民子农闲的时候会在二凤家打零工,通风报信自然不遗余力,“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要是堵不着电视台的人,咱去找祝老三……”

    “你懂啥啊,电视台的人把东西拿走了,咱再找祝老三有啥用?”梁二凤拿手指头使劲地戳二民子,“你说你,从小跟祝老三一块儿长大的,人家干啥啥都行,在城里连楼房都买了,你呢?连个媳妇都快养活不起了,能不能有点正形?”

    “他那是运气好!”二民子吸了吸鼻涕说道,祝老三对二民子来讲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都压他一头,“嫂子,你可不能饶了他,他品性不好,见钱眼开啊!我二民子虽然没啥本事,但我本质好啊!”

    “是,你本质好!这次你帮了嫂子大忙了,等嫂子家杀猪,送你半扇猪!”梁二凤拼命许着愿。

    “嘿嘿嘿!”二民子笑了起来,满嘴的酒气喷得梁二凤微微皱起了眉。

    张栋心烦意乱地开着奥迪Q7往城里赶,这次他不止没能完成朱莉交待的任务,还得罪了首富陆家的公子,回省城朱莉一准饶不了他,他搞不好连工作都保不住,这份司机的工作虽然赚得不多,但平时除了接送朱莉之外没人管他开车干什么,他开着车没少在外面装大款,连现在的女朋友都是这样诓来的,要是工作丢了……他怎么跟女朋友和未来岳父母交待啊!总不能开他的破奔奔去接女朋友吧?

    你说说这种小事,陆大公子怎么就出面了呢?这不是那导弹打蚊子吗?张栋终究是个小角色,以他的眼界自然不清楚省城派、A市派,还有闫晶、陆家的关系网利益链,更不清楚汪思甜的公益性调查和闫晶承诺的电视台调查委托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说不出来的委屈。

    Q7颠了一下,他向前看了看,前面的路上撒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粘乎乎的,这什么东西啊!老农民就是没素质开车也不知道盖上点苫布啥的,好好的道整得跟地雷阵似的……

    他皱着眉头继续往前开,前面一人多高的青纱帐里忽然窜出来一个人,他赶紧踩刹车,眼瞅着是来不及了,那个人叫了一声,跌倒在地,他向后倒退了好几十米,眼见着那人倒在地上不起来了。

    他脑子嗡的一声,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不止事情没办妥,还撞伤了人!老农民不讲理啊!撞死一条狗都能几十个人围上来讹钱,这撞伤了人要是有人喊一声……自己非得脱层皮不可,再说了自己刚才明明踩住了刹车,就算是撞倒了也顶多了是擦伤,这个人却直接躺倒了,一准儿是碰瓷的。

    他左右看了看,恶向胆边生,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附近也没人,逃!

    他也不管那人怎么样了,直直地就往前冲……

    从青纱帐里跑出来的二凤心道这人怎么不按剧本演啊?不是应该他停车,自己逼着他交录像再不然就讹他吗?

    她本来伤得就是重,挣扎着站了起来拦在车前,她就不信了,这人敢直接撞过来?

    她哪里知道张栋满脑子都是不能停车,不能被讹,再被讹的话自己不止是工作没了,老婆本也要没了,又冷不丁看见她又站起来了,更是吓得六神无主,只剩下向前冲这一个念头,梁二凤重重地被撞了开去,飞起老远落在路边的沟渠。

    在一旁看戏的二民子见势不好,赶紧冲了出来!“嫂子!嫂子!停车!快停车!”

    张栋心知自己第二次把人撞得不轻,怎么敢停车!一脚油门加大车速飞也似地逃了。

    梁二凤倒在路边一动不动,二民子冲过来跪在地上看她的伤情,只见她半截身子跟身葫芦似的,不知道伤得有多重,他拿出手机赶紧给宋老四打电话,又报了110、120。

    “嫂子!嫂子!”他不停地喊着,可是梁二凤一点反应都没有,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这是怎么回事?“来人!快来人啊!”

    农村现在十室八空,剩下留守的多半是老人孩子,现在又不是铲地的季节,地里根本没有什么人,二民子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叫人,人人都说马上就到,可二民子知道,最快他们也要二十多分钟才能到这里。

    他站在马路中间拼命的挥手拦车,这条路虽然平时没有什么车,但今天隔得老远偶尔会有一两辆车经过,但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停车的,连停车看热闹的都没有。

    人人都知道这附近村的人爱讹人,你们没看见新闻里说吗?一个女司机好心停车救人,结果被讹上了,谁敢停车?谁家钱多啊!

    陆天放开着车慢悠悠地开在路上,就算是有一辆又一辆的车把他超了车也没有影响他的好心情,他紧紧握着汪思甜的手,时不时扭头看汪思甜一眼,微微泛红的苹果脸,被吻得有些红肿的嘴唇,水汪汪的眼睛,不大不小手感很好的胸……

    汪思甜掐了他一把,“瞧哪里呢?”

    “瞧我儿子的福利呢。”

    “滚犊子!”不是说女人一确定恋爱关系就开始想婚礼,想完婚礼就开始策划生几个娃,连娃的养育问题都要脑补吗?怎么……她瞧了瞧陆天放不正经的眼神,知道自己把他想“纯洁”了,不由得掐他掐得更用力了。

    “哎哟哟!我开车呢!开车呢!”他见汪思甜没停,又喊道,“你看!你看前面!”

    汪思甜以为他在开玩笑,抬头看向前面,猛地一惊,他们刚讨论过扶不扶的问题,就遇见了车祸……看那人倒在路边,旁边还站着一个村民,旁边却没有车……明显是肇事逃逸。

    陆天放远远地把车停了下来,没有下车只是将车窗开了一半,“报警了没?”

    “报警了!求你了,救救我嫂子!”

    “报警多长时间了?”

    “十分钟了!这里是农村!警察来得慢!求你了!快停车救人吧。”

    “我这车可有行车记录仪!”陆天放一边说一边掏出了手机,“我还录音了!”

    “我不讹人!我保证不讹人!”二民子擦着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说道,他手上染满了梁二凤的血,擦完脸之后,半边脸都红了。

    汪思甜开车门下了车,“别贫了!后备箱里有急救箱!”她走到伤者跟前,之前梁二凤是半趴着的,以汪思甜的角度看不见她的脸,走到跟前她看才清楚……“梁二凤?”

    “你认识我嫂子?”二民子说道,“呀!你们俩就是……你们别走!你们跟那人是一伙的!”

    “得!这就讹上了!”陆天放一摊手。

    “我没讹人!我嫂子是让奥迪给撞的!”二民子没记清楚高尔夫,可他记得奥迪四个圈!“就是跟你这辆捷达一起找祝老三的奥迪!”

    捷?捷达?虽然高尔夫不是啥好车,但也不能跟捷达混为一谈啊?汪思甜真有晕倒的冲动,“行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真记清楚了是那辆奥迪车?”

    “就是那辆车!那辆车前面摆着辆小车!”

    什么小车?汪思甜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奥迪Q7确实有一辆悍马车的车模。

    她顾不得跟二民子再纠缠,弯腰低头查看梁二凤,她手先放到她的颈动脉……还有脉膊……但是不能随意搬动。

    “等120吧。”

    “你啥意思啊?”

    “她伤成这样不能随便动,得等120。”

    “你是不是也怕我们讹你?我们没想讹你们啊!我们就是想把你们的车拦住,让你们把录像拿出来!谁知道你们那么狠啊!不但没有停车救人,反而又把俺嫂子给撞了!撞完人还跑了!”二民子说道,他越说越心虚,实际上他们就是想要讹人,没想到竟然遇见了恶人,不止没有停车,反而又撞了一次。

    “不是。”汪思甜心道这真是因果报应,梁家恩将仇报讹诈司马芸,又想要用碰瓷的法子讹走录像带,谁知道遇见了更恶的张栋,不止没有停车反而又第二次撞人,梁二凤被撞得这么重,不死怕也是要半残,这人算是毁了……

    120车闪着灯从远处开了过来,汪思甜让开了急救通道,染二凤伤得很重,如果不是摔进了比较柔软的沟渠,怕是当场就会死亡,就算是这样,急救人员也连连摇头,“你是肇事司机?”

    “不是。”陆天放摇了摇头。

    “他是!”二民子又扯住了陆天放。

    “明明是奥迪车撞的你,不是我的捷达车!”陆天放心也够大的了,还有心思跟二民子开玩笑。

    “你们俩是一伙的!”

    “我们俩个不熟!你别拽我我告诉你他老板是谁!他就是个司机,没钱!他老板有钱!”

    “他老板是谁?”

    “朱莉!省台的那个女主播!那是他老板!有得是钱!”陆天放毫不犹豫的把朱莉给卖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愿意给你当证人!”

    祝老三开着车载着心急如焚的宋老四往事发地点赶,“四哥你不用着急,嫂子肯定没事……”

    宋老四不停地摇头,“报应啊!报应!我应该拦着她啊!不应该不管她啊!”金杯车在路上开得快要飞起来,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警察和救护车都来了,救护车正把人往车里抬。

    宋老四赶紧下了车,跟着上了救护车,祝老三不停地摇头叹息,他下了车看见满身是血站在一旁发呆不知道是不是要跟车的二民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上车吧。”

    “你?”二民子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怪祝老三,还是怪自己不应该报信,他上了车,把事情前因后果都跟祝老三说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只是觉得不说的话他脑袋快炸了。

    “兄弟,听哥一句,啥也别跟梁家人说,就说你是被梁二凤拉来壮胆的,千万别说是你通知她的。”

    “咋?”

    “听哥的。”祝老三拍了拍二民子的肩膀,二民子迷惘地看向前方,不是老乡吗?不是认识了一辈子吗?怎么都不能说实话?梁家的人还会因为他报信讹他?他想了想,怎么也想不明白。

    151.完结篇

    六点半钟,吃完饭在家里看电视闲聊天喝茶水的广大民众在电视上看到了喜闻乐见的新闻,那个救人反被诬赖的倒霉好人司马芸的事终于得到了解决,被撞的农民承认自己当时晕迷不醒,并不能证明是司马芸撞的他,又有一个目击证人站了出来,亲口说出见到伤者是自己骑车不小心摔倒的,当然了,伤者开车歪歪斜斜有很大的可能是酒驾的事应伤者要求被剪掉了,事情真相大白,伤者的儿子向司马芸道歉,交警部门很快通知司马芸去取回自己的车子。

    普通观众长出了一口气,司马芸也写了一篇长微博记录自己这一段时间的心路历程,最后她写道,“我曾经想过如果再遇见这样的事会怎么做,可能我还是会出手帮忙吧,但在过程中会多一点智慧少一点冲动,快递来了,我新买的行车记录仪到了。”

    她在微博中还隐诲地提到了自己得到了一家专业公司的帮助,虽然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对方在背后帮自己做了多少事,但她知道,是对方帮自己联系的记者,也是对方帮自己拿到的录像,如果不是汪思甜坚持保密的原则,她可能会在微博里提到更多关于这家公司的事。

    就是这样,还是有人在私信里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帮助了她,对于这些主动提问的人,司马芸给了他们明确的回答,帮助他的是思天信用调查公司,这家公司有私家侦探的影子,也有商业调查公司的影子。

    因为这个案件,思天公司的业务又迎来了一次高涨,委托人甚至包括一些市外甚至是省外的客户,这些客户汪思甜本来不太想接,陆天放却大胆地全接了过来,“嘿嘿,歪国人都时兴外包,咱们也可以做外包啊,这些年,你跟嘉木姐还有咱们公司那些外勤人员攒得关系,动用起来是不小的力量!”无论是死皮赖脸赖着汪思甜搞工作室,还是现在办公司甚至搞出外包的模式介入全国市场,包括投资周洋,陆天放都是凭着本能,甚至可以用有钱任性来形容,估计现在的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些投资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让他得到了极为丰厚的回报,甚至可以用一本万利来形容,尤其是调查公司的无形资产之丰厚,甚至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当然了,这都是后话,并不影响我们的故事。

    A市人民最喜闻乐见的消息正从各政府办公室这种八卦集散中心扩散到民间。

    每天准时出现在新闻里把省里的一把手数到第八把手,开了什么会见了什么人宣讲一遍,再讲一下全省的大好形势,顺便插播一下软广,全省人民最“熟悉”的陌生人,省台挂名一姐,著名老干部活动中心朱莉的司机开着她私下里开的公司的车肇事逃逸了。

    朱莉平时最喜欢埋怨的就是自己出去刷脸效果还不如整天在电视购物台里面蹦达的几个花招招展的女推销员,这个时候真是宁可没人认识她了,本来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事,因为她名人的身份,在编国家干部的名份,党。员的政治面貌,现在的政治风向变成了一件天大的事。

    首先她私人开办公司就是不对的,就算是公司法人是她大字不识的乡下老妈也一样,其次车是公司名下的,出了事她要负责任,再次根据最新消息,她的司机根本不是肇事逃逸那么简单,是发现撞人之后有意再撞一次被害人,性质何等恶劣?情况属实的话故意杀人罪跑不了,她这个老板肯定是要负连累责任的。

    有人还有念叨着朱莉多么有能量,说别人是在造谣,但是每天与他们不见不散的朱莉主播消失了,出现在电视上的是一个粉嫩的新人足矣说明一切问题。

    “呵呵呵,这个朱莉,早晚要栽。”韩艳燕直接关了电视,她现在忙得一个人恨不得掰成几瓣,看新闻纯属是想要了解省内风向,当然了,新闻联播是雷打不动的,草包愤青整天说什么新闻联播没价值之类的,那是因为他们不会看,韩艳燕这个级别的企业家,没有不看新闻联播的,不看就有可能错过国家的大战略调整,错过某些意图,总之得会看,还得会破译的看。

    比如国家说严控房价,你放心,房价百分之百是在上升通道,比如说国家说调控的态度不会变,而各省新闻里所有的开发商都在减存量都在促销,房价必跌。

    陆氏现在整天喊着这里要建那里也要建,实际上还是在减库存,现在全年开工的项目总量,还不如高峰时期一个月的。

    韩艳燕正在研究的是一份报告——爱晚湖社区项目。

    所谓的爱晚湖原来也就比普通的鱼塘大一些,为了工程项目特意开挖,将面积扩大了三倍,当然了,名目是保护环境之类的,与之配套的还有相当多的自然景观,位置很偏,原来准备做中心的,但因为国家禁了独栋别墅,还有一些别的情况,这一片地方成了烂尾工程,是陆氏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陆鹤鸣出院之后,把这个工程要了过去,现在摆在韩艳燕面前的就是有人交给她的资料。

    他之前拿走工程的时候就说过要建医养结合的养老社区,因为他始终是公司最大的股东,韩艳燕对他是没有真正的管辖权的,他不通过公司能动用的资金够支撑几十个这样的项目了,除了找人了解一下他在做什么,韩艳燕没什么能做的事。

    她翻看着手里的资料,陆鹤鸣这次是真想做些事,他差不多有十年没有为一个项目亲力亲为了,首先请了国内最好的设计师,以宜居、友好、无障碍、智能化、生态、绿色为主题重新对整个社区做了设计。

    不光针对老年人,针对残疾人也做了为常多的改动,首先社区拒绝私人交通,无论是谁都必须改乘电动轨道交通车,这种车很轻便小巧,联通每一栋楼房和别墅,轨道限制了行驶路线,最大限度的保障了居民的安全出行,所有的台阶两侧都有供轮椅出行的斜坡,门全部是感应的,独栋别墅那怕是二层也有液压电梯,十几套多层板楼全部电梯入户,所有房屋全部提供定制化精装修,可以根据个人的不同情况定制不同的装修。

    智能服务中心为所有业主提供配送服务,在家里就可以通过专门的智能语音APP从小区超市定货,超市还替供代购各类商品服务,超市没有的货品最慢二十小时之内送到。余下的社区医院、保洁、保安等等无一不是标榜人性化。

    韩艳燕发现自己都想住进去了。

    A市有钱人多,他们有些自己年龄大了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有些家中有老人,老年公寓什么的再高档也不在这些人的考虑范围之内,这样的社区正好满足了他们的需要。

    在后面韩艳燕还注意到了定制化、特色化开发之类的话。

    陆鹤鸣这一病倒病明白了,当初他们夫妻从一无所有奋斗成现在这样,不就是因为脑子活,肯吃苦没架子吗?

    韩艳燕看着这些东西,脑子里浮现出过去的种种回忆,其实穷的时候,他们挺好的,她崇拜陆鹤鸣的敢想敢拼,陆鹤鸣欣赏她的泼辣机智,两个人不藏着不掖着无话不谈,陆鹤鸣甚至连为了跟客户联络感情拉皮条陪嫖之类的事都会跟她说,两个人只有一个目标,过上好日子。可这样的好日子,是他们想要的吗?

    韩艳燕笑了笑,她知道自己是在矫情……如果他们没有奋斗成功,他们俩个现在估计是两老头老太太窝在沙发上议论着当初如果他们如何如何,现在就会如何如何了……会想着攒钱给儿子买房、娶媳妇,会发愁怎么帮儿子找工作。

    想到这里,韩艳燕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陆天放那臭小子说要带女朋友回来,怎么还没到?害得她一个人看了这么多本来不怎么想看的资料,回忆了那么多不想回忆的东西!

    最好他别领回来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韩艳燕知道,儿子身边的“女朋友”从来都没断过,但是除了小学的时候带回家的“同桌的你”之外,他再没主动往家里带个女孩更没有承认过“女朋友”这个身份。

    就是这个了……韩艳燕有这样一种预感,甚至连“女朋友”的真身也有某种猜测。

    知子莫如母,儿子这一年多的变化她全部看在眼里,他长大了,收敛了,不再是花花大少范儿,反而越来越像男人了,他也更懂得体贴理解她了,甚至对陆鹤鸣这个父亲也有了更深的理解,能让一个男人成长的,除了磨难只有女人了。

    不甘心啊,儿子怎么就不挑一挑呢?比如最近别人介绍的帝都某高官的孙女,跟自家门当户对不说,女孩子本身的素质也是一流的……再比如闺蜜跟自己强力推荐的外甥女,长得极美不说,还是舞蹈演员,难得的人是人很踏实。

    无论怎么比较猜测,韩艳燕都没办法理解儿子的选择,可她也知道,陆天放真认定了什么事,她的意见只能是“参考”,陆鹤鸣的意见甚至连“参考”价值都没有。

    哎,儿孙自有儿孙福,能管住儿子,让他“有正事”,成长起来的女人,韩艳燕不管怎么样都要全盘接受。

    她正在那里纠结,陆天放则正发挥全部实力缠着汪思甜让她跟他回去见家长。

    “去嘛!你又不是不认识我妈!只是吃顿便饭!”

    “不去!”汪思甜摇头。

    “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任?早知道你是这么不负责任的女人,我说什么也不会把我自己交给你!”陆天放咬着嘴唇学“文松”的贱样,竟然有七八分的神韵。

    “滚!”

    “你无情!你狠心!你无理取闹!”

    “滚远点。”事实证明冲动是魔鬼,她一时冲动解锁了史上最贱狗皮膏药,她之前怎么没发现陆天放这一面呢?

    “不!我是一个坚贞的男人!你不给我一个名份,我立刻死在这里。”

    坚贞你玛丽隔壁啊!回炉再造一百八十回也跟贞字挨不上边啊!找贞子去吧,汪思甜开始思考自己掌握的五十几种杀死人不留证据的方法。

    陆天放搂住汪思甜不放手,“反正你得对我负责任!我赖上你了!”

    汪思甜抬头看天,除了无语还是无语,她有一种预感,自己要因为那一时的冲动付出一生的代价。

    算了吧,那五十几种方法留着他花心劈腿的时候用吧,汪思甜已经在思索应该怎么毁尸灭迹了。

    本书由(熊猫没眼圈)为您整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