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第249章 愿望成真(大结局) (2)
    现不了?

    舒墨听了这样的话,直到此时,才想起来,舒夫人还在后面,一脸血的模样!这才想起,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不要说话,不要死,我找人来救你,你不要死好不好?”

    ……

    之后,据说舒夫人被救了回来,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神智有点不清醒,至于龙天玉,据说伤口太深,抢救无效死亡了,而舒墨,因为爱妻之丧,意志消沉,辞官离乡,人不知去了何处!当然,这只是据说,是否真的如此,倒也无人知晓,只是很多年后,一名京官退休回乡,在那个偏僻的落后的却风景无限好的小山村,似乎看到了一对熟人,穿着廉价的衣服,住着小瓦房,看似简单,却很幸福的模样,只是听说,那一对夫妻一生无子。

    当然,事实如何,无人计较,便是那名退休官员,也不曾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富贵迷人眼,或许清贫才最安闲,才能守得住自己的心。

    而帝京,那曾经也算显赫一时的舒家终是彻底的落寞。然而,一个家族崛起,一个家族落寞,在帝京这样的是城市中,却是在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七天后,容颜和两只小宝出院,而皇甫湘和伦恩家的宝宝却需要继续呆在医院里,一直呆了两个月,医生宣布所有指标一切正常,终于得以出院,一家人自然欢喜不已。

    容颜的两只小宝,大的叫皇甫深,小的叫皇甫愿,而湘儿家的那个混血小帅哥,叫克里斯,因为湘儿家的还在医院,皇甫深和皇甫愿的满月酒便没办,最后,满一百天的时候,楚霄在帝宫给他们三个半了盛大的百日宴会,当然,在圣诞节之前,伦恩和皇甫湘便带着克里斯回M国过年去了,虽然是早产儿,然而因为照顾的细心呵护的周到,所以克里斯小宝宝看起来一点也不觉着瘦弱,反而白白嫩嫩的特别可爱,有着混血儿特有的帅气。

    当然,皇甫深和皇甫愿自然也不差,遗传的很讨巧,容颜的眼睛,皇甫卿的脸,原来搭在一起也是如此的完美,其实,说容颜的眼睛,还不如说楚霄的眼睛,隔代遗传的基因很强大,比容颜的眼睛更显妖气。自然,两只小小宝也成了众人眼中的新宠,一个个都争着抱,只是宁大叔,却对皇甫愿感情不同,阿愿,和他妹妹是一个名字呢!

    第二年春天,楚霄宣布,将帝君传给自己的女儿——卿颜公主,容颜虽然没有做出多大多大的成就,然而,容颜当初的成绩他们却都是有目共睹的,再加上,皇家只剩下这一脉,再有皇甫家以及背后众多大家族的支撑,这个帝位转为,可谓非一般的顺利。

    只是,相对于龙天玉被马车摔伤了不同,容颜新帝游行的时候很是顺利,不,也有一点点不顺利,因为中途,竟然摔出一个乞丐,乌糟糟的衣服,一张脸,似乎被烧毁过,几乎看不见本来的面目,腿脚似乎还不方便,容颜游行到达那边的时候,正好看见负责安保的皇家卫队成员正在驱赶那个乞丐,容颜连忙叫停了马车,在侍者的搀扶下优雅贵气的走了下去,好吧,容颜一点也不喜欢穿身上这个礼服,一层一层的,快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怪不得阿卿不和她一起来,想来也是觉着这个衣服太奇怪了,早知道……早知道她就学老爸一样也不要这个什么游行了?在如何也不要!

    “这是什么情况?”容颜走到那边,声音温软的问着。

    “回禀帝君,这名乞丐要来闹事!属下们正在赶他离开呢!”负责这个路段安全的卫队队长说道。

    “他能闹什么事情!”容颜挥了挥手,不让他们上纲上线,“不小心跌倒的罢了,扶起来吧,看看有没有摔伤,摔伤了尽快送到医院!”没有假装很亲民,会面还有一系列的仪式等着她参加,容颜只是对着卫队的队长认真的吩咐。

    “这……是!”队长迟疑了一下,终是大声的应是。

    容颜回身,走向自己的马车,唔,这是皇甫卿亲自给她设计的马车。好吧,这也是答应这场游行的原因,好歹是那人亲自设计的,她不坐坐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嘻嘻嘻……在侍者的帮忙下,容颜坐上马车,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微微转好,却没有见到身后的那名乞丐,突然变得怪异的颜色。

    乞丐被带走送去了医院,容颜的游行继续进行,而此刻,皇甫卿正呆在帝宫带两只小宝。而皇甫离和皇甫苒则被楚霄他们带去看容颜游行去了。

    游行之后,又是各种各样的活动,反正,等什么事情都结束的时候,容颜已经累瘫了,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容颜觉着自己真的是上了老爸的黑当了,果然,帝君是一份苦差事。这才第一天呢,她怎么觉着未来一片黑暗呀!阿卿,救我!闭着眼睛,容颜无声的大喊。

    然后,已经将两只小宝哄睡着了的皇甫三少便神奇一般的出现了,将累的不行的容姑娘从沙发上抱了起来,一步一步,沉稳有力的回了他们的院子。自然,皇甫卿是绝对不会住龙跃或者别人住过的房子,新择了一个宽敞的院子,翻新重新装修,里面的家具摆设自然全部都给换了新的,好吧,皇甫三少的洁癖虽然在家人面前好似治愈了不少,然而,对于别人,尤其是他不喜欢的人,这病症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有加深的迹象。

    “阿卿,要不,我在把帝位传给你吧!”躺在皇甫卿的怀里,容颜看着这人英俊的脸,声音软绵绵的问道。

    “……帝位不能传给外姓人!”皇甫卿的脸上滑下三条黑线,良久,方才慢悠悠的说道。

    “可是……可是以后等阿离他们长大了,继承帝位,难道还要改姓不成?”容颜嘟着嘴说道。

    “自然,你现在在皇家的族谱上的名字已经改成了龙颜!”皇甫卿淡淡的说道,所以,当初,舒夫人打的主意也是不行的,皇家的姓氏岂是那么轻易就能被改变的。

    “那怎么办?我才一天,就已经累得不行了!”容颜拦着皇甫卿的脖子,声音软绵绵的说道。

    “……”皇甫卿没有说话,良久,终于开口,“不是有很多人帮忙吗?小事情几乎不要你出面,大事情才用得着你,也只是走走过场罢了!再有别的,我也会帮忙!”

    “呜呜呜,阿卿,你真好!”容颜搂着皇甫卿,甚是感动的说道。

    “你可以以身相报!”皇甫卿睨了她一眼,轻笑着说道。

    “我已经以身相许了呀,我现在什么都是你的了!”容颜没理解其中的意思,甚是认真的说道。

    “唔,都是我的,那我今晚是不是可以为所欲为了?”皇甫卿忍着笑,霎是认真的询问。

    “唔,阿卿,我好累好累哦!”容颜埋在皇甫卿的脖间,甚是可怜兮兮的说道。

    “好吧,那明天再说吧!”

    “嘻嘻嘻……”

    皇甫卿将容颜安置在床上,然后便去给她放洗澡水,家庭煮夫的角色扮演的很是成功,至于两只小小宝,深深和阿愿,此刻正在隔间睡的安稳。

    至于阿离和苒苒,因为新帝登基,全国放假三天,好不容易得了机会,自然拽着两个外公出去放浪去了,当然,还有赫连铭小朋友。

    三个人和外公一起去了京郊的农村,原来,还有一个地方叫农村,没有拥挤的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有点只是矮矮的房子,大片的麦田,穿的不是很考究却很多才多艺的孩子们,三只小宝很欢乐,很是喜欢这个地方,这次淳朴的像是世外桃源,哪怕他们到处跑,也不担心会有坏人什么的。

    在其中一户居民家租了房子,楚霄和徐傲松在下棋,而左越和杜肯则负责照看两只小宝,哪怕再是淳朴,这该注意的地方还是得注意,看着和那些孩子们打成一片,便是有点龟毛的阿离小少爷也没那么龟毛的时候,跟在他们身后的杜肯和左越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第二天,徐傲松和楚霄去钓鱼比赛,而以前也会跟着钓鱼的三只小宝,这次却没有跟在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而是和昨天晚上刚刚交上朋友的孩子们一起去完了,当然,楚霄确定没什么危险也便由着他们去了,倒也没有让没有让杜肯和左越跟着,只是两人总是不大放心,到底只是六七岁的孩子,如果有什么危险怎么办?于是,隔一段时间总会去找一下,而阿离他们也清楚大人们不放心,倒也没有太不着调,总是会呆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们杜肯和左越能够很轻易找到的地方。和那些年纪相仿的人做游戏,玩泥巴,与他们三人而言,再新奇不过。

    七八个孩子玩的不亦乐乎,显然,皇甫离他们觉着这些孩子新奇,这些孩子也觉着皇甫离他们新奇,好看的衣服,好看的长相,只能在电视中才能看到的鞋子和车,显然,能和这样的人做上朋友,也是一件让人很高兴的事情。

    事情。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哪些小孩子就像献宝一样,把皇甫离他们全给带了过去,然后,想要在皇甫离他们面前好好表现一样,从地上捡着小石头泥巴之类的东西边往对面的那个人身上砸,一边砸一边起哄,“快来打鬼子,快来打鬼子……”

    皇甫离等人冷冷的看着,看着对面那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男人,一张脸真的像鬼一样,看不出原来的面目,走路的时候还一瘸一拐的,面的小孩子们的不住飞过去的石子儿,只是狼狈的闪躲却没有要赶走这些孩子的意思。

    “住手,都给我住手!”直到那个男人的乞丐那有缺陷的腿上被砸跌倒在地,皇甫离方才扫了一圈正砸的兴奋的孩子们,冷着声音开口道。

    “……”本来还不住起哄的孩子们,被阿离这么一声怒喝,顿时便闭上了嘴巴,然而傻愣愣的看着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打这样没有反手能力的人算什么?有本事去挑战比自己强大的人!”皇甫离站的笔直,声音冷冷的说道。

    “……”他的意思是让他们就找正常的大人打架么?这这这会挨揍的呀?然而虽然绝对很不可思议,然而,不知为何,他们的心中却好似要吃大餐一样,有点激情澎湃,所以,哪怕觉着奇怪,终究还是乖乖的收手,不在对那个鬼一样的人随便的打砸。

    “叔叔,你没事吧!”皇甫苒走过去,看着那个男人,声音清脆的开口。

    那名乞丐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便是皇甫苒那张精致的小脸,愣了一下,良久,终是缓慢的摇了摇头。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人帮他出头,他这副模样,哪怕是他自己看见了都觉着跟鬼一样,没想到关心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如此干净的小姑娘,心中不由得感叹,然而,心中那股奇异的感觉还没有散去,一直小手突然伸了过来,然后他便听到那道清脆的声音,“一定很疼吧?”随即,一只白嫩的小手便覆在他那布满了烧伤疤痕的脸,这下,这名乞丐是彻底的愣住了,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小女孩的脸,海蓝色的眼睛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娃娃,“疼也没法子了,已经结疤了!”皇甫离站在皇甫苒的身边声音微软的说道。随即看向那个呆愣中的人,煞有其事的问:“你饿了么?要吃东西么?我们刚刚烤了红薯!”

    “我去拿,我去拿!”皇甫离的话刚说完,便有一个小孩子快速的举手,也不等人家的同意,便去把他们之前烤的红薯给拿了过来。

    “喽,给你吃吧!可香可香了!”皇甫苒将红薯从小朋友的手中接了过来,递到男人的手中,甚是清脆地说道。

    “……谢……”不知道为什么,乞丐只觉着自己的嗓子痒的厉害,心中一抹酸涩,开口,是这辈子第一次说这个字儿。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那个活泼狠了的小丫头打断。“叔叔,不要谢,快要吃午饭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来,我扶你起来!”说着,也不嫌脏,就想要把跌坐在地上的给拉起来,然而,力气太小,完全撼动不了跌倒的人。最后还是几个大男孩过来帮忙,才将跌倒的人扶了起来,那几个孩子还听了皇甫离的话,认认真真的给这个乞丐道了歉,“对不起,叔叔,我们以前都错了,以后我们不会这样了!”

    “不…不怪!”乞丐愣了一下,随即快速的摇头,声音有点嘶哑的说道。然后抱着那个滚烫的大红薯一步一步离开这个地方,回到自己暂时的居住地。

    杜肯过来的时候,便看见那人的背影,看到自家小少爷和小小姐他们似乎跟他站的很近,连忙过来询问,从那些小孩子的口中得知那个乞丐一直住在这里,倒也没有放在心上。知道第三天,他恨不能狠狠的甩自己几个耳刮子,如果他不那么粗心,如果当时他多问几句的话就不会……

    第三天,正在屋里给三只小宝准备烤鱼的楚霄和徐傲松,突然便看见赫连铭小朋友焦急的跑了过来,一张小脸满是惊慌。

    “怎么回事儿?”恰好经过的杜肯一把抓住他,快速的询问。

    “哥哥姐姐……哥哥姐姐没了……哥哥姐姐没了!”赫连铭有点抽噎的说道,虽然十分想哭,然而,想着哥哥姐姐的说法,男子汉流血不流泪,终是把用力的憋着。

    “你说什么?”屋里的楚霄和徐傲松连忙跑了出来,神情焦急的询问。

    “哥哥姐姐没了,那个乞丐叔叔也没了!”赫连铭同样焦急的说道,刚刚他们玩捉迷藏,然而,找了好久好久,多没有找到人,还是那个小胖,小胖哭着跑过来,断断续续的告诉他们,现在,左越阿姨已经去追了,可是……

    “别急,慢慢说!”徐傲松拍了拍赫连铭的肩膀甚是安抚的说道。

    原来,是那个小胖,玩捉迷藏的时候被那个乞丐叔叔给抓着了,然后皇甫苒经过的时候,毫无戒心的她便也被那个乞丐叔叔给抓着了,之后,皇甫离看到那个乞丐叔叔的手中有他们两个人之后,皇甫离怕他伤害妹妹和小胖便束手就擒,让那个乞丐叔叔把小胖放了,苒苒……苒苒却不知怎么的,被弄的昏迷不醒!

    左越去找他们的时候,正好遇见小胖,便听到小胖这么说,然后赶到那个乞丐叔叔的家里之后,乞丐叔叔和皇甫离皇甫苒便没了,只看见一辆车子飞驰而去,左越便让赫连铭来报信,自己想也不想开着车子就追了出去。然而,车子,车子却子,车子却在追到一半的时候歇了火。这才发现,车里竟然被留了一张纸条,要想两个孩子活着,就不要轻举妄动,显然,他们的车子也被人动了手脚!左越从车上下来,愤怒的踹了一脚,“我草泥马,别让老娘抓到你!”骂了几句,左越不敢再浪费时间,连忙拿出自己的电话想自家主上汇报情况。

    接到消息的楚霄脸色铁青,和徐傲松等人去了那个乞丐住的地方,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除了一张纸条——想要两个孩子,找容盛来换!只这几个字儿,楚霄和徐傲松两人便能猜出那人是谁了,然而……却仍然觉着不可置信,听宁宗他们的说法,那个人是决计不可能有活着的机会了,竟然……竟然没死成吗?

    然而,皇甫卿等人很快便接到了消息,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容颜一看见他这个模样便知道出事了,连忙开口询问,“怎么了?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容颜问,一脸的忐忑,这……这好不容易平静了半年,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阿离和苒苒被带走了!”皇甫卿想了想,终是没有瞒着容颜,脸色微沉,将自己得来的消息告诉了容颜。

    容颜的心一沉,脸色也不由自主的发白,然而,哪怕心中很慌很慌,她也在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是谁?目的是什么?”

    “目标是容盛!”皇甫卿看着她开口道,显然,楚霄他们传回来的消息,瞬间便知道了对方是谁!

    而容颜也在愣了一下之后,也想到了那个人,那个恐怖的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人,整张脸刷的一下,没了半点血色,伸手,死死的抓着皇甫卿的手臂,“他……他会不会对待那些无辜的孩子一样对待阿离和苒苒?”容颜问,眼中是无尽的恐慌。

    “不会!绝对不会!”皇甫卿保证,“他的目标是容盛,在容盛没有出现之前,阿离和苒苒绝对不会有危险!还有阿离和苒苒的身上有……”皇甫卿想说的是,阿离和苒苒的身上有楚霄和赫连非白给定位系统,他们很轻易的就能知道他们的位置,然而,事实上,卡塔斯比龙跃的人要聪明的多,皇甫离和皇甫苒身上所有的大东西小东西全部被取了下来,扔在乞丐在小村子中的那个房子里,所以,他们暂时根本就不能找到阿离和苒苒现在所处的位置。

    事实上,楚霄和徐傲松进来的时候,皇甫离和皇甫苒就在这个屋子的底下,卡塔斯喜欢研究机关和地道,当他选择这个小村子的时候,便让人修了一条地道,只是,在这里能遇见皇甫离和皇甫苒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当他拿着红薯回到屋子里的时候,便接到他的下属传过来的容颜那两个孩子的照片,然后,他整个人便愣住了,他很不想承认,收到照片的时候,他的心中有一刻钟竟然再欺骗自己那两个给自己红薯的孩子不是这个照片上的人,然而,事实却总是和他作对,所以,哪怕不愿意,他终究还是做了,看着两个陷入昏迷的孩子,卡塔斯的嘴角缓了缓的勾了起来,你们放心,我的目标不是你们,只要容盛乖乖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保你们安全无虞,只是,如果容盛不出现的话,我就不敢保证了,哈哈哈…

    躺在地道中,卡塔斯小心的听着上面的动静,他的地道很隐秘,不是个中高手根本就不会察觉,再说,他已经派人设了个幌子,让人开着车子逃命一般的离开这里了,没有人会想到,他和两个孩子依旧呆在这里不曾离开,这里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连三天过去了,无论是皇甫卿还是楚霄疑惑是别人,所有的人都在寻找,然而,卡塔斯和两个孩子就像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知道容盛的出现,容颜看见那个少年的时候,眼泪便刷的一下掉了下来,然后,在那人浅浅的笑了开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冲了过去,一把将那个清瘦英俊的少年抱进怀里,然后,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

    一声白色西装的容盛,才十六岁,却长得比容颜还要高挑,被容颜抱住的时候,控制不住的僵硬了身子,明明很想,很想回抱她,然而手指动了动,终究还是归于原处,声音有些清冷的道:“你放心,我会把他们安然带回来的!”

    “不要!”容颜直觉的反驳,然而反驳之后便愣住了,他想要的人就是容盛,如果容盛去了,还能有活路吗?可是,如果容盛不去,阿离和苒苒又怎么办?陷入两难中的容颜,好似被一把刀戳进了心脏的最中间,向左转左边疼,向左转右边疼,然而却又找不到直直拔出来的方法。

    容盛闭了闭眼睛。觉着够了,这样就足够了,终是伸手,将怀里的人给推开,看着她一脸微笑的开口:“我不会死,阿离和苒苒也不会死。”

    皇甫卿也保证,他不会让他们任何一个人离开。

    果然,很快就有了消息传来,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消息,告诉他们一个地址,想见皇甫离和皇甫苒,就带容盛过来。于是,谁也不敢耽搁,将深深和阿愿交给皇甫妈妈和商迩雪照顾,其他的人全部往地址上位置赶过去。包括萧敬东,包括智囊团,包括很多很多人。

    然而,队伍在行驶到一半的时候,皇甫卿却突然下令停下,在众人不解的时候,皇甫卿却叫宁宗带着人却另外一个地方,原来……原来,付婷和露西也被对方的人控制了,作所以那么明目张那么明目张胆的把地址告诉给他们,就是因为有后手,如果,他们敢把全部的人手都调过来的话,就等着给付婷和露西收尸吧。因为要执行任务,宁宗他们全部关闭了自己的私人手机,直到这时,方才得知这个消息,一张脸瞬间就变了,然而,为了私人的原因就要放弃执行任务吗?可是不放弃付婷怎么办?

    “这不是私人问题,现在,听我命令,宁宗梅林武胥叶名琛,立刻带齐自己的下属前往城西,扶着解救人质!”皇甫卿沉着冷静的说道。

    “…是!”宁宗迟疑了一下,终是开口应道。

    然后一行人几辆车子快步的袭击的转弯往另外一个方向驶去,而皇甫卿等人,则上车,继续向既定的方向驶去。

    到了山脚下,人们只能从车子上下来,一步一步往山上爬上去,本来,皇甫苒是不想让容颜跟着上去的,只是这人倔了起来,势必要跟着去的,皇甫卿便也没有在试图劝说,当然,其他的人从各个方向上山,这一路,只剩下皇甫卿容颜和容盛以及容一到容五。

    最后,人们在一出断崖的地方看到了皇甫离和皇甫苒,兄妹两人,被高高的掉在树上,身上捆着密密麻麻的炸药,容颜看着这一幕,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眼泪拼命的向外涌却被她死死的压抑着,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把视线从阿里和苒苒的身上拉回来,看着断崖上坐着的那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容颜的心一震,这……这不是…这不是那天游行的街道上遇到的那个男人,原来…原来,这人就是那个恐怖的卡塔斯。如果早知道…早知道他就是…

    “我来了!你把她们放了吧!”容盛看着卡塔斯的时候一点也不吃惊,这人不仅轻视别人的性命,同样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然而,似乎越是这样,越容易死不了,所以才能在那些危机关头存活了下来。

    “呵呵呵……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哈哈哈……”就坐在悬崖边上,卡塔斯看着眼前这个一年不见却更加优秀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果然……果然他的眼光不错,在那么多的孩子中留下了这么一个!哈哈哈…卡塔斯笑着,手中把玩着一个小型的遥控器,随即,将目光落在皇甫卿的身上,勾唇一笑,甚是兴味的说道:“我知道你肯定在这周围埋伏了很多的人,不过,你可要叫他们小心一点,否则一不小心打到我手上的东西,那两个嫩娃娃可能就要变成肉酱了!”

    皇甫卿的脸色一冷,然而也知道他说的不错,那是他的儿子女儿,自然不会允许有一点差错。“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就说吧!不要在卖关子了!”

    “我想要的呀!”卡塔斯又轻轻的笑了出来,“我想要的很简单,那个……”手指指着容颜,声音忽的变冷,“我想要你的妻子亲手开枪打死容盛!怎么样?很简单吧?只要她开枪打死他,我就放了你们的孩子!”卡塔斯甚是认真的说道。他之前不知道,知道那天容盛站起来,站在那些人一起,他才豁然开朗,当初的刺青为何会遭到全世界的围剿,原来,只是因为当年一个小小的容盛,只是因为他是眼前这个女人,所以雇佣兵团才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他也几近毁灭,所以,他怎么能不好好的回报他们的这份大礼呢!哈哈哈……

    “不要…”容颜大声的说道,她……她怎么能开枪打死她的容盛?她不要……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不想要你的孩子活了?”卡塔斯看着容颜,甚是淡然的模样。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容颜会不答应他的话。

    然而,容盛却不给容颜这个机会,而是慢慢的向卡塔斯走了过去,声音清凉的开口:“你恨的不就是我么?让别人杀有什么意思?哪有自己替自己报仇来的畅快!”

    “容盛!容颜!容盛!”容颜在后面大声的喊着,她好不容易才等回他,他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去死?皇甫卿紧紧的搂着容颜不让她冲过去。身上的手机却在此时,震动了两下,皇甫卿扫了容盛一眼,意味深长。

    卡塔斯却丝毫没有察觉,就在此时,卡塔斯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一遍一遍,卡塔斯不放在心上,然而对方却很有耐性的样子,一遍一遍打个不停,最终卡塔斯不耐烦了,终是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当然,另外一只手始终没有脱离遥控器,显然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分心就送了小命。电话一接通,便听到对方的咆哮。

    “卡塔斯,你说好的直升飞机呢!我现在被包围了,被包围了你知不知道?你若是再不派人来,我就直接把这两个女人扔下去了!”电话那端的人对着卡塔斯大声的怒吼。

    卡塔斯却轻轻的笑了出来,“班德,直升机没有,玩具飞机要么?”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显然,班德和那两个女人的死活根本就不再他该关心的范围之内,虽然,他能活着多亏了这个班德,然而,别以为他不知道班德在打什么注意,不就是想从他的嘴里得到刺青的秘密暗线么?呵呵呵……其实,他早就悄无声息的给了眼前这人了!只是,为了活着,偶尔撒个谎上帝也会原谅的不是吗?

    “是不是我死了你就放了他们?”容盛笔直的站在卡塔斯的面前,声音微微清冷的说道。

    “是呀,我的目标本来就是你啊!只是…”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卡塔斯突然窜了起来,一把抱住容盛,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向悬崖下倒了去,“只是我也不想活了,咱们一起死吧!到地狱在接着斗!”

    “容颜!”容颜嘶吼一声,眼前一黑,皇甫卿的脸色也忽的大变,接着容颜,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掉落的方向,那个方向……皇甫卿咬牙,他根本不曾在那个方位设防……而最要紧的……是那个被卡塔斯随手扔掉的遥控器,就像慢动作一样,缓缓的划过一个弧度,距离最近容一直接扑了过去,然而,却终是差了那一点点,砰的一声,容一和遥控器一起落地,近在咫尺的容一似乎还看见了遥控器落到地上又弹了起来又落了下去的模样,直觉的就去看那被吊在树上的小少爷和小小姐,他以为…以为……然而,事实上却什么都没发生,遥控器是假的?“王……王……”

    而那边,城西的一个废弃工厂,在被卡塔斯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班德,心中的焦躁和愤怒让他终是选择了不顾一切,挥刀,直接将一头系着付婷一头系着露西的绳子从中间砍断,而下面只有罗斌,如果罗斌要救一个人,就必须要选择放弃另外一个人,这是班德的游戏,只允许一个人靠近,而宁宗他们还不曾赶过来,罗斌看着被挂在上面的女人,一个是曾经心爱的姑娘,一个是自己的知己好友,他自是谁都不希望有危险,然而,对方却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一刀将绳子砍断,眼看着她们直直的落下来,最终,罗斌还是咬牙,选择了付婷,而站在楼上窗边的班德,似乎就见不得别人好一样,拿着枪直接对着罗斌射去,只听砰的一声,楼上的班德倒了,而被接住的付婷反扑在罗斌的身上,愣是替罗斌挡住了原本射向他的子弹,而另外一边,被舍弃的露丝倒在草地上,看着眼前这一幕,流淌着血迹的嘴角却微微的勾了起来,然而,眼中却是所有爱恋的支离破碎,看着看着,终是闭上了眼睛。

    而匆忙赶过来的宁宗,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漆黑的眼眸明明灭灭,道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

    武胥看着,这四人,一个左右为难,一个心如死灰,一个死里逃生,一个讳莫如深。

    容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当天夜里了,做噩梦一样,忽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敢要下床,却看见,昏暗的灯光下,两只小宝正趴在她的边上睡的正熟,眼睛忽然便有了泪水,想到容盛,容颜屈起双膝坐在床上,捂着嘴巴无声的哭泣着,她……这么些年,她刚刚见到他,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的看着他,就……想到这里,容颜哭的就更凶了……

    “妈妈!妈妈!你醒了?妈妈,咱们也去看看小舅舅吧!”皇甫苒听到动静醒了过来,连忙从被窝爬了起来,爬到妈妈的身边,声音软软的说道。

    “嗯?”容颜一愣,眼泪挂在眼角也忘了掉下来,紧紧的盯着女儿,有点不可置信的又问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小舅舅在医院,咱们去医院看看好不好?”皇甫苒看着容颜小声的说道,当时,她和哥哥都晕了,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那个大哥哥被乞丐叔叔抱着掉了下去,后来,后来爸爸告诉他们,那个哥哥是小舅舅。

    “……”容颜一听,直接就愣住了,三秒钟之后,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换衣服穿鞋,而皇甫离也醒了过来,最终母子三人直接赶去了医院。

    此时,皇甫卿等人正在医院外面守着,便是商迩雪他们也都在,最是伤心难过的莫过于商迩雪了,坐在那边不住的掉着眼泪。

    本来,容盛是必死无疑的,只是最后,不知道卡塔斯是怎么想的,竟然将本该先落下的容盛一个用力翻转到自己的身上,自己当了容盛的垫背,所以,容盛才有机会抢回来一命,只是何时会醒,却要看他的造化了!

    这是经历了六七个小时的手速之后,余味对着大家说道的,显然,当时他便在山崖下布放,他们选择了最危险的那面布防,只是没想到,因为,如果真的想要逼对方死的话,绝对会选更陡峭的位置不是吗?偏偏卡塔斯选了另外一面,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也让容盛步入险境。

    其实,本来,卡塔斯是决心想要杀了容盛的,其实他已经命不久矣了,当初的伤太狠,花再多的钱也只能保他两年的性命,所以,所以他才会这么焦急的过来,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一生毁在一个孩子的手中,是了,如果不是……如果不是遇见皇甫苒和皇甫离,他真的会杀了他,所以,才会在最后,将他转到自己的身上。他想。如果他小的时候,遇到这样的皇甫苒和皇甫离,也不会变成现在嗜杀成性的恶魔吧?是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杀阿离和苒苒,那些绑着的炸药都是做个样子罢了,哪怕是最后,他看见死神来接他,也不曾有半点惧怕。当然,这些只能作为秘密被卡塔斯带去地府了。

    容颜听了余味的话,又哭又笑,与商迩雪一样,终究庆幸,只有活下来才是才有其他千万种可能。

    之后容颜听说付婷和露西受伤了,确定容盛不会有生命危险,便去挨个探望。罗斌陪着露西,宁宗陪着付婷,只是觉着怎么看怎么不对。回去的时候,便听到了武胥的解说,容颜终是明了,一时之间也觉着五味陈杂。

    这样的低气压一直笼罩着帝京,从最大的帝君容颜,到最小的两只小小宝,几个月都不见好转,直到皇甫卿也看不下去了,正好小小宝的周岁将近,皇甫卿便,皇甫卿便下令大办一场,企图赶走这种死气沉沉的氛围。

    于是,逮着这个机会,很多人都在一杯一杯的往自己的肚子里灌酒水,比如付婷,比如罗斌,比如露西,当然以前很喜欢喝酒的人也有不喝的,比如宁宗,比如孟贤,唔,孟大哥之所以很馋却也忍着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有喜了,就在几天前,刚刚查出来的消息。

    宴会一直持续到很长时间,直到凌晨方才宣布结束,容颜和皇甫卿回到卧室里,两只小宝已经安然的睡着了,至于小小宝也在躺在婴儿床上睡的正香,容颜和皇甫卿倒也没急着上床休息,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微亮的夜空,两个人相互依偎。

    “唔,一转眼,深深和阿愿已经一周岁了!”不知道这样静谧的坐了多久,容颜倚在皇甫卿的怀里,小声的感叹道。

    “你等一下!”皇甫卿对着容颜说道,说完,等她坐稳了便起身快步的走了出去。

    “嗯?”容颜看着他的背影万分不解,然而,不一会儿,她便看见了,那人捧着一个巴掌大的小蛋糕,上面插着一根蜡烛,烛火随着他的走动摇摇晃晃明明灭灭。

    “儿子的生日,还没许愿呢!你帮儿子们许个愿望吧!”皇甫卿将蛋糕放在她的面前温声的说道。

    “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吗?”

    “嗯!”

    “我想要华夏帝国永远昌盛,我想要家中长辈健健康康,我想要亲朋好友都幸福无忧,我想要孩子们自由自在,我想要你我相守生死不离,我想要容盛醒来!”

    “都会实现的!”

    “嗯!”容颜应了一声,随即双手合十,很是虔诚的又祈祷了一遍,这才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

    蛋糕两人倒是没吃,两人依旧坐在一起,皇甫卿将容颜揽在怀里,容颜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的,只是醒来的时候便看见那灿烂的阳光,容颜不自觉的漾起了笑容,似乎,老天也在预示着她的愿望即将成真!

    ------题外话------

    至此,正文就完结啦,谢谢妹纸们的一路陪伴,谢谢妹纸们的包容与支持,真的很感谢很感谢!花花是一个不大善言辞的人,每天认真写文,你们的支持让花花写文也觉着不那么辛苦了。还希望妹纸们能继续支持花花的新文,唔,正文结束之后,应该会有一个月的番外,宁宗付婷以及罗斌那一对,或许也会有容盛,智囊团其他成员的番外,将作为正版读者们的福利,以后会陆续写了放在正版读者群中,或者有想看的谁的也可以和花花说说。

    最后,烦人的广告君又来了,花花新文:千金嫁到之染指俏总裁,求收求支持,么么么哒!

    书香门第【穗檀】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