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总裁对不起,我爱你 > 第240章 大结局下篇
    “那再做一次,我会小心点的。”

    “……”

    话音刚落,他细致的吻,又铺天盖地而来。

    日子依旧平静的过了一个月。

    陆青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家里陪着流芳,要不就是陪着流芳上课,要不就是教流芳俄语,要不两个人就腻在一起看电视剧。

    他就算是去公司工作的时候,也会把流芳送去文善柔那边照顾。

    因为唐楮墨没有被抓到,他总是有种隐隐的担心。

    而且,和沙金闲谈中,他得知法国有一个日月集团三个月内迅速崛起,属于黑白通吃,有赶超赫德布的势头闽。

    内部消息,曾经有人拍摄到一组照片,专家拿回去研究,发现有一个人的背影和唐楮墨相近。

    目前还不能判断唐楮墨在里面的地位,但是,唐楮墨以前是赫德布的人,专家们怀疑,这个日月集团是赫德布的另一个实力的崛起,因为这个发现,引起了一阵恐慌。

    而,这个恐慌很快的就有了预兆。

    陆青云临时接到陆羽菲的电话,公司在法国的投资出现了一下问题,让他迅速会公司商议。

    他出门的时候,一个骑无照摩托车的男人丢下一个盒子就离开了。

    盒子打开,地上是一些散落的照片。

    陆青云俯身捡起来看,魅瞳蒙上一阵寒气。

    这些照片都是陆清婉的,有孩子笑的,有孩子被捏着脸哭的,还有孩子在玩手枪的,更有一把手枪顶在孩子太阳穴的。

    “老公,我好了,走吧。”流芳背着包,关上门。

    陆青云迅速的把照片放在盒子里,装了起来。

    他去公司之前,本来准备把流芳一起带到公司去,让流芳一个人在家里,他是不放心的。

    他先出门开车,流芳整理一下。

    流芳看到陆青云有些怪异的动作,探出脑袋,狐疑的问道:“这盒子里是什么啊?瞧你神神秘秘的。”

    陆青云转身,手里紧握着盒子,“还记得我说过,要准备给你一个惊喜吗?本来北极的机票我已经订好了,但是碰到你刚好怀孕,我就准备等你生完后,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去,这是虞孟浩给我的一些东西,上车吧。”

    陆青云不想让流芳看到这些照片,她看到后会崩溃的。

    到了车子里,陆青云特意把盒子放在了自己的脚下。

    流芳虽然觉得怪异,也没有再说什么,自己帮自己戴上了安全带。

    车子开了一分钟,陆青云的手机就响了,他看到是陌生的号码,估计是送照片的那个人的,不想让流芳听到,就把车子靠边了。

    拿着盒子,下车接听手机。

    “收到了吗?陆列君。”对方的声音经过了处理,阴阳怪气的。

    “她在哪里?你要什么?”陆青云面色冷峻,直奔主题。

    “呵呵,我要什么?你的命?貌似对我来说没意义,现在往前,看到离你一百米的集装车了吗?上车去,给你十秒考虑时间,十秒过后,你的女儿就只能死了。”

    “呜呜呜。”陆青云听到电话那头孩子的哭声。转头看向流芳,流芳正担忧的看着他。

    “想要放弃这个女儿吗?如果顾流芳知道你曾经放弃救你女儿,我保证她不可能会原谅你,你要不要试试呢?”

    陆青云目光深邃,“我需要一分钟时间。”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敌人手上的人质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目的没有达成,又有希望达成,敌人是不可能毁掉手上的黄牌的。

    陆青云返回车上,把手机交给流芳,凝重的说道:“把手机交给我爸爸,他知道要怎么做?这几天你呆在我妈那边,哪里都不要去,等我回来。”

    流芳心里一沉,拉住陆青云的手臂,“你要去哪里?我要跟你一起去。”

    陆青云点了一下流芳的鼻子,很chong溺的说道:“你去了我会分心,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处理什么事情?你不是不在君区工作了吗?公司的事情吗?公司的事情为什么手机不能带。”流芳软了语气又说道:“我会安安静静的坐着的,不会让你分心。”

    “乖了,就这一次不带你。”陆青云看着流芳渴求和不放心的眼神,顿了顿,“北极去不了,我想给你另一个惊喜,你要是和我一起去,我怎么准备惊喜,我几天后回来。”

    陆青云微微一笑,没有给流芳思考的余地,转身凝重的走开。

    流芳握着陆青云的手机,心里还是沉甸甸的,陆青云不像是给她准备惊喜的,而是,有种生离死别的伤感。

    流芳赶忙放下手机,推开车门出去,看着陆青云走上了一个集装箱。

    从车上跑下来两个带着头盔的男人,把车门关上,随后车子飞驰而去。

    流芳产生一阵恐慌,各种念头脑子里一闪,最终对着车子大声喊道:“陆青云!我等你回来!”

    陆青云刚转身,砰的一声。

    麻醉药射入他的体内,陆青云恍恍惚惚的倒下。

    流芳的心里猛的一痛,突然地,闻到了一阵乙醚的味道,昏厥过去。

    陆青云醒过来,已经是一天后了。他躺在一个笼子里,笼子外面是三只饿狼,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醒了?”吊起的电视银幕上,一个戴着猩猩面具的男人。看起来黑乎乎的一片。

    “人呢?”陆青云面不改色的问道。

    “列君,你觉得我会把孩子给你吗?”戴着猩猩面具的人有些猖狂。

    “说出目的吧。你既然不想要我的命,又不想把孩子给我,总有目的的吧。”陆青云站在笼子中组,临危不惧的问道。

    “在恶-魔-岛,每一个人都要经历第一关,有些人可以从这个狼窝里走出来,而有些人只能做狼的美味食物,我想看看,列君你是不是可以走的出来?”那个人说完,头像就暗了。

    陆青云环视四周,铁笼的电子锁开了,墙上装了密密麻麻的摄像头,在狼窝的横梁顶端,有一把匕首,在狼窝的西面又有一扇钛合金门。

    这些狼是被训练过的,看到铁门开了,就虎视眈眈的想要扑进去。

    陆青云紧锁着这些狼,他突然地往铁笼上一拳头。

    狼没有料到他会打在铁笼上,突然地响声,让他们后退了一步。

    陆青云乘机冲出来,迅雷姿势夹住了一只狼脸两侧肌肉,重重的把狼砸在梁柱上,梁柱破了一块皮,只听旮旯一声,狼的尸体被抛在另一只狼身上的同时,陆青云踩在梁柱破了皮的地方轻而易举的的拿到了刀。

    过去的训练让他学会如何一刀毙命,速度和精准。

    跟狼对决,拖得时间越长越不利,所以,他在五十八秒的时间里消灭的三只狼。

    屏幕又突然地亮了起来,带着猩猩面具的男人鼓掌,用极其怪异的口气说着:“五十八秒,和当初沈爵傲杀死三头狼用的时间一样,呵呵呵。”

    陆青云笔直的站在房中,“你是不准备把孩子给我吧?”

    “当然。”

    陆青云突然地勾起嘴角,他不善言笑,但是,笑起来,会让人心底害怕。

    就像是他好像准备了什么,让人看不清。

    猩猩面具人看着银幕变成雪白一片,所有的摄像头型号消失。

    他看不到陆青云在做什么,顿时,恐慌了起来,赶忙切换到另一个房间的设想,紧锁着那扇门。

    突然地,那扇门里的信号也全部消失。

    陆青云破坏了全部电路,摄像头没有了电,自然不能运行。

    第二扇们里面,钥匙在玻璃缸底部,周围都是一系列的智能题目和陷进,四周没有门。

    但是,既然他能够被关在里面,肯定是有门的。

    陆青云凭借多年的作战经验,发现了一扇墙上的门,不过用力一推就开了。

    视线明亮了,一个圆形的房间里面,四周都是玻璃,阳光透进来。

    那个戴着猩猩面具的人就站在中组,而他身后,是一大片的黑色布匹。

    带着猩猩面具的人抬起手臂,看到手臂上的时间。“撤掉电源,通过智能智能关,一共用时十五分钟,不错。”

    陆青云冷眸看着面前的男人,“目的呢?如果只是想要试试我的身手,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也不用这么复杂。”

    带着猩猩面具的人挥了一挥手,黑色的布匹被放下来,流芳坐在椅子上,双手,双脚被绷着,嘴上也被橡胶带封着,她的目光却很平和,直直的看着陆青云。

    一把锋锐的刀抵在流芳雪白的颈上。

    陆青云闪过一丝刀芒般的锋锐,蹙起眉头看向带着猩猩面具的男人,他明白了,他们用孩子做诱饵,骗他过来,真正地目的是绑架流芳。而绑架流芳的目的……

    陆青云冷冷一笑,“威廉来了吗?你的目的不是要看真正地对决吗?唐楮墨?”

    “呵呵。”带着猩猩面具的人拿下面具,是唐楮墨身边的穆廖。“你说的很对,现在就等威廉来了。”

    “砰。”的一声,大门被踢开,威廉慵懒的走进来,手里拿着手机,瞟着穆廖,对着手机说道:“你自己不过来,找一个手下,觉得有意思吗?你想看我和陆青云谁强?还是想要看我为其他女人拼命?唐楮墨,你丫,欠nue吧。挂了。”

    威廉把手机合上,他若有所思的瞟向流芳,邪魅一笑,闪过深沉的伤感,却不让别人看到,又转向穆廖,“说吧,唐楮墨想便态的玩什么?”

    “司令想见你。”穆廖沉声说道。

    “我不见得想见他,直入主题吧,别墨迹,我从拉斯维加斯赶过来,还没睡觉呢,要不,先让我睡一觉,养精蓄锐?”威廉挑衅的说道。

    “我按照司令的吩咐做事。”穆廖拍了拍手。

    两名手下端来一个大缸,威廉瞟了一眼,里面两条纠缠在一起的毒蛇。蛇的颜色是黄白黑相间,乍一看,色彩绚丽。

    但是,越是颜色艳丽的蛇,毒性越大。

    陆青云冷眸也瞟了一眼,依旧面无表情的凛冽。

    “这是生活在澳大利亚西北部的贝尔彻海蛇,眼镜蛇毒性的一百倍,谁要是被它咬一口,三分钟内如果没有解药,立马中毒生亡。”

    “不就是毒蛇吗?唐楮墨让谁被蛇咬才会放了其余两个人,说吧。”威廉打了一个哈欠,慵懒的双手环胸,“快点,我真是很困。”

    “你们两个人都要被蛇咬,解药在顾流芳的身上,由她决定谁活下去。”穆廖沉声说道。

    “切。恶-魔-岛的死亡游戏吗?这种游戏过程虽然精彩,但是结尾肯定是我们三个人都死掉,拜托,能不能晚点新鲜的啊?”威廉径直朝着顾流芳走去。

    “别过来。”挟持流芳的人手上力道加重,威廉看到流芳脖子上的血。

    “该死。”他诅咒一声,眼里的波动还是泄露了他的在乎,他当然在乎,所以,即便知道,这次是真的死,他也马不停蹄,日夜未眠的赶来了。

    他停下脚步。

    流芳看着被动的局势,威廉说的没错,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中间的追捕过程只是猫有心情,最后躲不开死亡的结局。

    流芳突然地,对着威廉诡异一笑,又看向陆青云,盈盈的目光闪烁着,记得,他们以前曾经说过一个话题,如果两个人只能活一个,谁活,谁死。

    她现在就是威廉和陆青云的累赘,如果她死了,他们两个人联手,还有生存的可能。

    只可惜了。肚子里没有出生的孩子,一窜眼泪从流芳的眼里流出来。

    她现在过的很幸福,其实是舍不得死的,可是,她更不希望陆青云死。

    也不想再欠威廉。

    在挟持者没有注意的时候,她往那把刀靠去。

    挟持者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这样,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倏尔,陆青云手里的匕首朝着他丢过去,正中了挟持着得脖子,威廉下一步就跩过了流芳,陆青云双臂强有力的夹住穆廖的脖子。

    只要他一用力,穆廖就会死去。

    但是,显然穆廖根本不害怕,微微勾起了嘴角,“杀了我,司令会替我报仇的。”

    陆青云余光瞟见一条黄白相间的蛇从地下爬出来。

    原来是椅角遮住了洞口,威廉移动椅子后,里面有蛇爬出来。

    “威廉小心。”陆青云着急的喊道,突然地感觉到手臂上一阵麻痛,一条蛇咬住了他的手臂。

    穆廖乘机从他的臂弯中逃出去。

    陆青云赶忙撕下衣服,扎紧了主动脉,但迅速的,手上已经肿了起来,紫黑紫黑的。

    威廉和流芳都很吃惊。

    “都愣什么?先离开这里。”陆青云冷静的喝道。

    威廉首先缓过神来,帮流芳解开绳子,突然,闷哼一声,看向手上密密麻麻的刺,一阵剧痛。

    唐楮墨果然机关算尽,在绳上留了不明显的刺,刺上肯定有毒,如果他没有预算错,肯定是和陆青云一样的蛇毒。

    他小心翼翼的帮流芳解开,看着流芳朝着陆青云飞奔去,压住了自己手腕,把手藏在了身后。

    “流芳,看看你身上,应该有解毒的血清,快给他用。”威廉强忍着肿痛冷汗直冒。

    跟陆青云目前的症状一模一样。

    流芳果然在口袋里找到一支注射器,欣喜的看向陆青云。

    陆青云怎么会看不出威廉的异样,他的嘴唇跟他一样发紫,当流芳给陆青云注射的时候,陆青云握住了流芳的手,目光虚弱,但灼热,“威廉也中蛇毒了。”

    流芳一顿,转身看向威廉,他的嘴唇发黑,鼻子里有些血液流出来,感觉到腥味的暖流,他却嗤笑了起来,靠在了椅子上,伪装不了了,却很轻松的看了陆青云一眼,带笑的眼睛转向流芳,“别管我,记得十二月十二号每天来看我一眼就行。这种结局,挺好。”

    那一刻,流芳的心里一颤,痛着,美眸流转,氤氲在眼中蔓延,她抬头和陆青云对视一眼,两人又相互一笑,陆青云对着她点了点头。

    流芳转身,走到威廉的面前,把注射器塞进威廉的手里,“我的生日是三月十八号,青云的生日是七月十五号,把我们两个葬在一起,谢谢你,威廉,替我们两个好好的活下去。”

    威廉一顿,看着流芳扶着陆青云出去,讳莫如深的眼底如同卷入了泉水,流下一滴泪的同时,却笑了,笑的有些猖狂和绝望。

    低头,看着手里的注射器,他想用自己的命让流芳和陆青云一辈子欠他,反正,他也不想活了,最后,却是他欠他们两人的,他不允许自己受别人恩惠。

    突然地,他拿着注射器冲上去,一滴滴解毒的血清注入到陆青云的体内。

    威廉露出了妖冶至极的笑容,忽视掉陆青云眼中的诧异和同情,伸手压在了流芳的后颈上,把她按在了他的胸前,“我不会死的,我知道你的心理有我。”

    威廉转身跑了,流芳定定的看着威廉的背影,泪水从眼睛里滑下。陆青云搂住了她的肩膀,戒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和流芳的这对戒指是定制的,他怕有一天会找不到流芳,请了朋友在里面放入了芯片,手机里有卫星定位。

    天空中传来了飞机马达的声音,远远的就看到了飞机的踪影。风吹动了他们的衣服,两个人偎依在一起,久久的,没有分开。

    等救援人员到达,岛上没有了穆廖的身影,也没有找到威廉的尸体,这个男人再一次的消失了。

    六个月后,流芳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陆一平,小名,亮亮。

    大名流芳取的。她说,我只希望他一生平安。

    小名是陆青云取的,流芳问他为什么叫亮亮,陆青云说,这个名字很响亮,漂亮。他希望他的一生做个光明磊落的人。

    其实,他是希望,威廉可以再新生的孩子上看到天亮。

    满月酒上,陆青云收到了一份来自法国的礼物,礼物单子上特意写着,陆青云亲启。

    一份精致的翡翠玉马,一看价格不菲,在便签上用中文写着:我一直在关注你,不要给我有死灰复燃的机会。

    陆青云会心一笑,把这份礼物锁紧了保险箱里面。

    他没死就好,陆青云不愿意去深究,为什么威廉没死?为什么威廉会在法国?为什么日月集团又在突然之间消失了?

    但,孩子,他还是一直在找,他其实知道流芳大约是知道一点的,但是,她也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偶然会盯着沈佳嘉发呆。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和奇迹。

    虞孟浩也结婚了,太太不是特别漂亮那种,挺多算清秀可人,但是慈眉善目,气质高雅,眼睛说起话来都是弯弯的,给人一种月光,柔水的感觉。不过,这只是大家觉得而已,他的太太的性格,却如外表相反。这些只有好男人虞孟浩可以体会。

    更让大家吃惊的是,这个女孩身边带着一个帅的无比可人的四岁的小正太,穿着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打着蝴蝶节,穿着圆头的黑皮鞋,一声不吭的站在女孩的旁边,黑白分明的大眼,黑曜石色,特别的亮,眼波中很平淡,小小的年纪就有一种沉稳和深沉。

    经过DNA鉴定,这个孩子是虞孟浩的。四岁的年纪,推算上去,在认识蒋静之前就有的孩子.

    八卦的蒋静自然探听了一些小道消息,津津乐道的拉着流芳说了起来。

    “听说是虞孟浩在A国出任务的时候认识的,当时昏迷不醒,就被那个女孩救了。”

    “然后在他回国之前,发生了关系,虞孟浩觉得不合适就分手了,这次虞孟浩去A国出行任务,又和这个女孩重逢了,才发现和那个女孩有了孩子,所以结婚了。”

    陆青云抱着孩子刚哄睡着,交给文善柔后,出来找流芳,看着蒋静眉飞色舞的说道,搂住了流芳的肩膀,蒋静又把听来的八卦,对着陆青云再说了一遍,摇晃的耳环明亮动人。

    陆青云讳莫如深的看向站在角落里沉思的孩子,“看到那边那个孩子了吗?”

    蒋静立马循着陆青云的目光看过去,“那不是他们的孩子虞幽燃吗?”

    “事实是,这个孩子先回来找了孟浩,然后孟浩诧异的做了DNA鉴定,发现确实是亲生子后跟着孩子去了A国找他母亲。”陆青云淡然的叙述道。

    蒋静扯动了一下嘴角,忍不住又看了虞幽燃一眼,“不会吧,这孩子才P点大。不过,孩子妈妈爱虞孟浩就行,以虞孟浩的责任心,他们会幸福的。”

    陆青云淡淡一笑,不再多语。

    流芳却从陆青云的脸上看到了否定,撒jiao道,“到底怎么样吗?”

    “想知道?”他俯视着她的红唇说道。

    “想。”

    陆青云在她身旁耳语了几句,流芳立马脸上通红,捏了捏陆青云健壮的腰肢。“你真坏。”

    “快说,快说。”蒋静是个急性子,没看得出他们之间的暗潮涌动,催促道。

    “你问他吧。”陆青云讳莫如深的瞟了一眼新郎官虞孟浩,搂着流芳离开。

    事实的经过是,虞幽燃对张娜妮说,“妈咪,我今天要跟着爸爸一起生活了,我发现那个男人和我更适合,如果,你想跟着来,我不拦你,如果你不想跟着来,我祝你幸福。”

    张娜妮舍不得孩子,只能跟着虞孟浩回国了。

    他们的认识,很简单,在zhong国的时候,张娜妮为躲避家里的保镖,阴差阳错的跑进了虞孟浩的房间里。

    那个时候的虞孟浩还有女朋友,为了女友准备了特别的夜晚,黑灯,香精,花瓣,柔情,那一晚,张娜妮半推半就的沦陷了,流下了血迹的时候,虞孟浩还激动了一下,结果,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身边的陌生女人。

    这个女人倒是很干脆,说他的服务不错,留下六百元钱消失了。

    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面,要不是有个儿子跑过来说,他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女人的存在。

    蒋静看流芳和陆青云消失了,她怎么好意思问虞孟浩呢,就目光转到了虞幽燃那里,跑过去,蹲下,笑嘻嘻的刚想出口,对上了虞幽燃略微不悦的大眼,他忽闪忽闪的很是可爱,忍不住的想摸摸这孩子的头。

    虞幽燃更快一步的躲开,淡然的说道:“阿姨,你挡着我的视线了。”

    蒋静硬是忍不住拧了拧虞幽燃的小脸,却看到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清彻的看着她,那种好像她是***扰正太的目光让蒋静颤颤收回了手,她还有些不甘心,笑嘻嘻的说道:“你长得真可爱,以后长大了,我把我们佳嘉嫁给你好吗?”

    虞幽燃认真的看了一会前面抓着鸡爪在啃得沈佳嘉,目光黯淡,“阿姨,我认真考虑后,你的女儿不是我的菜。”

    蒋静一愣,“菜?”

    “我将来的女朋友,要向那位阿姨一样,动如脱兔,静如处子。”

    蒋静循着虞幽燃的目光看去,忍不住的挑眉,“你刚才说我挡住了你的视线,难不成,你在看她,你才多大点啊?”

    “求-ai是动物的本能,母狗发qing是六到八个月,母猫七到十二月开始xing-成熟,我今年四周岁了。”

    看着眼前孩子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蒋静觉得眼皮有些跳,忍不住的问道:“那你知道求-爱后做什么吗?”

    虞幽燃淡然的看了一眼蒋静,用一种你这都不知道吗的挑衅目光,“我不就是求-ai后得产物吗?”

    从此以后,蒋静对虞孟浩的儿子印象深刻,这孩子长大后,肯定是少女杀手。

    为了不让自己的佳嘉受伤,她每次看到佳嘉去找虞幽燃总是把孩子带走。

    又过了两年,流芳生下了一个女孩,取名陆之乐,小名乐乐,意思是,陆家有了她就会很快乐。

    乐乐过百日酒,虞孟浩带着虞幽燃去做客,六岁的虞幽燃比四岁的时候长高了不少,亮晶晶的大眼还是忽眨忽眨的,像是装满智慧的星辰。粉嫩的小脸褪去了四岁时候的婴儿肥,隐约可见俊逸的轮廓。

    大人们在楼下有说有笑,蒋静抱着刚刚满周岁的儿子沈诺,瞟见这个孩子走向楼上。

    为什么走到楼上呢?

    他听大人们说,这新生的小女孩长得如何如何的好看,所以好奇,想要看看。

    乐乐正躺在摇篮中,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摇篮上旋转的飞机傻乐,咧开了嘴巴,瞪着小腿,无意识的摇晃着小手。

    好看吗?

    虞幽燃歪着脑袋,觉得这个孩子跟陆伯伯像一点,不过皮肤很白,嘴巴很红,脸上都是肥嘟嘟的肉,他捏了一下乐乐下巴上的肉,软绵绵的,就像是棉花糖一般,探进脑袋,闻到一阵甜腻的奶香味。

    琝鉬

    有种他想一口吃掉的感觉,朝着乐乐的小嘴巴上碰了一下,又香又甜,又软又棉,感觉湿湿的,痒痒的。

    倏尔,嘴唇上有些疼。

    像是被一阵很大的力量含着吮--吸,他赶忙退开,小脸通红。

    “哇。”的一声,乐乐哭了。

    流芳赶忙冲了进来,把孩子抱起来,随后,转过身,给乐乐喂奶。

    虞幽燃很好奇,走到流芳的身侧,看着乐乐小嘴巴吮--吸着奶头,一撅一撅的,他的中指突然被乐乐一点点大的手紧紧抓住,乐乐的手雪白雪白的,很细,像是小鸟的手指,比他的小很多。

    流芳瞟了一眼虞幽燃,看着他亮晶晶的双眸,有种怪异的感觉。

    “阿姨,她叫什么名字啊?”虞幽燃忽视掉流芳的目光,流露出孩子的天真问道。

    “陆之乐,乐乐。”流芳引逗着乐乐,乐乐看到妈妈笑着喊她,咧开嘴巴又笑了,笑了一下,随后又迫不及待的含着奶头,继续吮--吸。

    “原来是个智商低又馋嘴的小屁孩。不是我的菜。”虞幽燃拔出自己的手,转身离开。

    打开门的时候,他听见乐乐呵呵呵的笑声,心里有些不舒服,感情他也不是她的菜。

    虞幽燃十二岁那年从美国回来,跟着妈妈给六岁的陆之乐过生日,陆青云家里来了很多人,陆之乐最亮眼,穿了一条白色的公主裙,长长的头发撒着,皮肤白皙,脸小小的,粉嫩粉嫩的,红红的小嘴巴乐呵呵的笑着,就像是明媚的阳光,灿烂,炫目。

    他漫不经心的把手中的音乐盒递给那个六岁的小女孩,看着她明亮的眼睛,她比记忆中的好看多了。

    陆之乐露出期待愉悦的笑容,甜甜的说道:“谢谢燃燃哥哥。”

    “乐乐生日快乐。”张娜妮在旁边亲切的说道。

    “谢谢张阿姨。”乐乐很有礼貌的回复。

    “乐乐真乖,长得又漂亮,以后长大了嫁给燃燃哥哥好不好?”张娜妮打趣的说道。

    虞幽燃心里一颤,看着陆之乐明亮思索的眼神,居然有些局促不安,等了三秒,没听见回复,嗤笑道:“虞太太,你怕你儿子找不到女朋友吗?要不要我把收到的一抽屉情书给你看看,比她乖,比她漂亮的女孩多了去了,特别是菲莉亚,那可是跟我滚过chuang单的姑娘。”

    虞幽燃转身离开的时候,冷眸淡漠的瞟了一眼陆之乐,明显的不悦。

    看着流芳错愕的眼神,张娜妮尴尬一笑,“燃燃前年养的一只哈士奇,两个月前,跟别人家的公狗跑了。他现在还郁闷着。”

    “妈咪。”陆之乐拉了拉流芳的衣服,流芳立马蹲下,看着之乐亮晶晶的眼眸,表情也格外的慈爱,等着好奇宝宝发问。

    “什么叫滚chuang单啊?”

    “滚chuang单啊,就是在chuang上滚来滚去。”流芳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柔声解释。

    “那燃燃哥哥为什么要跟一只狗在chuang上滚来滚去?”

    “……”

    吃完饭后,一群臭屁的孩子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十岁的沈佳嘉,八岁的陆一平,七岁的沈诺,六岁的陆之乐,还有是他小姑家的孩子,七岁的李远裕,吵吵闹闹。

    流芳耐心的切好了蛋糕,一群人又一拥而上。

    虞幽燃觉得那些孩子抢蛋糕的样子很幼稚,不动声色的在沙滩的吊椅上看福尔摩斯,阳光下,他绝美的五官越发的立体,在他眼睑下面投下了阴影。

    一块蛋糕递到了他的面前,他微微抬头,又看到了那个小女孩,看着小女孩眼里的同情,浑身不舒服,“怎么了?”

    陆之乐露出灿烂一笑,“燃燃哥哥不要伤心,菲莉亚不陪燃燃哥哥滚chuang单,乐乐陪燃燃哥哥滚chuang单。这个蛋糕送给燃燃哥哥。”

    滚chuang单这三个字闪过虞幽燃的大脑,他没有接。

    在虞幽燃以为,男性会在十一到十六岁之间性/成熟,最明显的特征是那玩意会变大。

    特别是那一只小小的手拉着他的裤子努力要爬上吊椅的时候,她手掌的温度很温暖,柔柔的,绵绵的,身上有奶香味,海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因为吊椅太高,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有些沮丧。

    虞幽燃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笨拙的样子,觉得很好玩,嘴角微微上扬。

    倏尔,手里的蛋糕没有拿稳,掉到了虞幽燃的书上。

    那是他最心爱的福尔摩斯,在他略显烦躁的时候,看到女孩睁大忽眨忽眨的眼睛,楚楚动人的看着他,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乖巧的站着,嘴巴紧抿,嘴角往下。

    让人怜惜!

    脾气一向不好的他,怒气一下消失了。抖了抖书,“算了。就弄脏一页而已。”

    陆之乐感觉到虞幽燃没有责怪她,又咧开了明媚的笑容,就像海面的星光点点,在他的心中投入了一丝悸动。

    她伸出了两只小手,拽着虞幽燃的衣服,爬到了他的腿上,顺手搂住她的后颈,“燃燃哥哥抱我当秋千。呵呵呵”

    在乐乐以为,以前都是这样让爸爸妈妈荡秋千的,她觉得很好玩,但,对虞幽燃来说,简直是折磨。

    因为身体的异样,他放任了小女孩无理的要求,她无意识的摩擦,让他有一股热流在他的腹部里乱穿。

    看着乐乐开心的笑脸,他推翻了他之前动如脱兔静如处子的择偶标准。

    女孩的头发要长,当秋千的时候可以飘起来,异常的美,睫毛一定要很长,这样会像两片墨扇,忽眨忽眨的,在他的侧脸上,很痒,心里也痒。

    笑起来时候,眼睛要是弯弯的,充满了灵气。

    牙齿白白的,小巧的唇很红,最好有张会脸红的鹅蛋脸。

    更关键是要有奶香味,会让他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无意识的,他慢慢的靠近她的唇。

    突然地,乐乐好像感觉到一些异样,从他的身上爬下来,懵懂的看着他与她不同的部位,那处像是支撑出了小帐篷。

    她小巧的食指点在上面,拇指和食指捏了捏,“燃燃哥哥,这是什么?好硬,撞得我好疼。”

    那一晚上,虞幽燃做梦后遗-精了,梦中的对象还是陆之乐,那段时间,他是不淡定的,每次看到陆之乐的笑容,或者陆之乐靠近,他的身体就会有反应。

    所以,他看到陆之乐就会回避,有时候陆之乐来找他玩,他会凶她,久而久之,陆之乐感觉到燃燃哥哥并不喜欢她,也就刻意的疏离。

    八月二十五号,虞幽燃要回美国了,心里总像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他用自己的零钱特意去买了一份很大的阿根达斯给陆之乐送去道别。

    那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特别的炎热,虞幽燃特意用海绵和泡沫把阿根达斯捂了起来,这样不容易融化。

    到了沙滩边上,看到沈诺和沈佳嘉也在,陆之乐心无旁骛的在沙滩上挖坑,沈诺故意朝着陆之乐撒了一把沙,虞幽燃担忧的赶忙跑过去。

    陆之乐委屈的拍着身上的沙,沈诺乐呵呵的过来帮陆之乐擦,在陆之乐不注意的时候,吻了陆之乐的小脸,好像一个不过瘾,又对着陆之乐的小嘴吻上去。

    突然地,还没有碰到的时候,就被虞幽燃从后颈拎开了。

    虞幽燃看着陆之乐红扑扑的脸蛋,莫名生气的呵斥道:“女孩要洁身自爱,别人才会爱她,否则只会惹人讨厌。”

    “燃燃哥哥。”沈佳嘉看到虞幽燃,开心的跑过来。

    虞幽燃把买的阿根达斯递到沈佳嘉的面前,淡然的瞟着沈佳嘉漂亮的脸蛋,冷声说道:“送给你。”

    陆之乐看着沈佳嘉开心的拨开泡沫和海绵,捧着双人份阿根达斯吃的时候,眼圈微红,似乎很想吃的样子,最终静静的哭了,然后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走开。

    虞幽燃从来也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哭起来都那么美,恬静,淡然,清新脱俗,不吵不闹,那滴眼泪滴进了他的心里。

    乐乐哭,是因为听懂了虞幽燃说的讨厌,是因为她也很想吃阿根达斯。

    虞幽燃十三岁的暑假再次回来了,去陆伯伯家里的时候,特意又买了阿根达斯。

    长大了一岁的陆之乐比印象中更漂亮了,穿着一条碎花的裙子,瘦瘦小小的她笑起来依旧像是璀璨的星辰,但看到他后,脸色沉了下来,一溜烟的跑开了。

    他在她的房间里找到她,她正随意的敲打着钢琴,虽然弹得不怎么好,但背影优美,气质高雅。

    “给你吧,小馋鬼。”他刻意用淡漠的语气,把阿根达斯递到她的面前。

    陆之乐从椅子上站起来,拘束的说道:“我妈咪说,阿根达斯是奶精和糖做的,多吃了肚子会疼,还会蛀牙,也会发胖,对身体发育不好。”

    陆之乐一溜烟的跑开了。

    虞幽燃看着她逃走的背影,她是拒绝了他了吗?他的心就像是被一只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一圈一圈难受。

    转眼,就看到她在吃着甜筒,气愤的他冲过去就把她手里的甜筒抢了过去,丢进了垃圾桶了,临走的时候,还瞪了她一眼。

    小时后,陆之乐就知道,虞幽燃不喜欢她。

    十四岁的虞幽燃已经获得了美国机器人大赛第一,学习成绩优秀,当别人刚在初中的时候,他已经跳级到了高中,并获得了几项研究专利,十六岁顺利考进哈弗大学航空动力系。

    可以松口气的他终于再次回国,听张娜妮说,陆之乐那个孩子真聪明,今年又是学校前三。

    聪明?

    虞幽燃嗤笑,聪明过他吗?他的智商测试170,爱因斯坦也不过165而已。

    今年的他给陆之乐准备的礼物是芭比娃娃,这个芭比娃娃是他亲手做的,只要听到音乐,会做简单的舞蹈动作,还会做简单的对答。

    发育完成的虞幽燃十六岁就有一米八的个子,五官长开了,越发的俊朗,特别一双如黑宝石一般的睿眸,深邃又幽怨。

    可是,今年夏天,陆之乐去了夏令营,不过,在大人们的聊天中,他得知陆之乐喜欢心理学,特别是犯罪心理学。

    回到美国,去哈弗读书,他利用外婆家的权力,顺利转了科系,读了犯罪心理学。

    其实,陆之乐今年迷上犯罪心理学是有原因的,她一直好奇家里的密室里装着什么,所以,通过指纹,破解了六位数排序密码,进入了密室。

    密室里堆满了各种礼品,很多件都没有拆开,有的从法国寄过来,有的从美国寄过来,有的从俄/国寄过来。

    有一个从法国寄过来的礼品盒是打开的,里面厚厚的二十本关于心理学的书籍。

    十岁的年龄是从满幻想的,她觉得破解了密室的秘密,就能够有一个新的天地,所以,对心理学很感兴趣,让流芳从网上买了好多书,废寝忘食的研究起来。

    虞幽燃二十一岁,已经留校成为哈弗大学副教授了,五年的时间协助美国FBI破获西雅图绞杀手案,心里便态灭门惨案,连环爆破案,连环碎尸案,多年悬案“拱桥杀手”,十六名少女迷---jian案,已经轰动一时的屠杀案。

    随着他功成名就,工作越来越繁忙,今天夏天好不容易回国一趟,准备了送给陆之乐的礼物,一本他破获的案件整理,里面详细的记录了他分析的过程。

    然而,他进入房间的时候看到陆之乐很聪明的把东西藏在了暑假作业本下,脸色通红,异常的暴躁,对他的出现震惊之外,更多的是紧张和心虚。

    凭着多年的作案经验,他强行看了陆之乐藏起来的东西,一封长达五页纸的情书,落款韩帧皓。

    陆之乐赶忙去抢,虞幽燃举高了手,陆之乐压根够不着,着急的眼圈微红,jiao--嗔烦躁。

    曾经瘦瘦小小的陆之乐褪去了青涩,媚眼如丝,脸色绯红,红唇轻喘,胸部也发育良好,但还没有穿胸衣,只是在里面穿了胸口加棉的背心,随着她的跳跃磨蹭着他胸口的肌肤,虽然隔着衣服,他依旧可以感觉到她的柔软和圆点的敏感。

    热气和怒气攀升。

    陆之乐着急的满头大汗,沿着漂亮的鹅蛋脸滴下,盈盈顾盼的大眼蒙上了氤氲,柳眉微蹙,吼道:“虞幽燃,这不是你的东西,你还给我。”

    他嗤笑一声,越发清隽,“陆之乐,思chun了啊?”

    “关你什么事!”陆之乐冲过去,韩帧皓是她暗恋好久的学长,不能让家长知道。

    虞幽燃是空手道黑带,轻而易举的躲过,眼看着陆之乐快撞到桌角。下意识的伸手搂住了她的纤腰,拉她入怀。

    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奶味,相反有些女人的清香味,一下子扑入他的鼻尖,柔体入怀,他感觉到一股汹涌的热气从腹部出发。

    陆之乐一看抵不过,反软了语气,撒jiao的说道:“燃燃哥哥,不要告诉我妈妈好吗?”

    因为她的求饶,jiao柔,他心里满享受的,正欲把信给她。

    “我喜欢韩帧皓学长。”

    倏尔,他的冷眸紧缩了一圈,放开陆之乐,慵懒的摇了摇手上的信,淡漠的说道:“你懂什么是喜欢吗?早熟的苹果在被人们发现的时候通常已经烂掉了。”

    他用信敲了一下陆之乐的头,“好好读书吧。”

    那一年,他最终把信给了流芳,还去找韩帧皓进行了三个小时的思想教育,最后,拍了拍韩帧皓的肩膀,说道:“陆之乐已定娃娃亲的事情,麻烦你多宣传。”

    韩帧皓打量着一米八五的虞幽燃,身高,他比不上,体型,他自愧不如,长相,更无法相比,智商,他甘拜下风,看着那两玛莎拉蒂,也不是他买得起的。

    总结:撤退。

    陆之乐从此那个恨啊,美好的初恋被扼杀在了摇篮状态,还被妈妈严厉的管制了起来,对着虞幽燃就是厌恶的翻白眼,可是人家虞幽燃总是一副,我很强大,你如何都伤害不了我的高高在上,好像她的受伤他没有责任的腹黑,陆之乐也只能生闷气。

    终于又过了一年,虞幽燃家请客,陆之乐趁虞幽燃在书房里做论文的时候,发挥了她的侦探精神,偷偷溜进了虞幽燃的房间,在桌上看到了一封还没有打开的情书。

    新仇加旧恨,打开了情书,本来预备着教给虞幽燃的家长,可是,看到落款是沈佳嘉的时候,她怕连累佳嘉被责骂,把信塞进了信封里,放在了桌上,退出了虞幽燃的房间。

    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我的房间你满意吗?”虞幽燃突然在她身后开口,陆之乐吓了一跳,怪异的看了一眼虞幽燃。

    他俯视的目光就像是一道X光一样,清冷的,深邃的,讳莫如深的,陆之乐底下眼眸,心虚的跑开了。

    那一年,沈佳嘉出国去了美国。就读华盛顿大学。

    陆之乐顺利考上了M市名校,就读犯罪心理系。

    经过八年对密室的研究,她得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寄邮件的人寄了十九年的邮件,虽然笔记看起来是一个人的,但是,从留言的语气和笔记的深重来看,她得出以下结论:

    一,寄邮件的人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原因是,她的父亲那么优秀,让父亲放在心上的,肯定也是非比寻常的优秀。

    二,这个男人现在的年纪在四十三到四十九之间,是个功成名就,事业有成的男人。原因,这个年纪和父母相仿,而且,从送礼的品味来说,这个年纪的人更加懂得生活。

    三。这个男人是母亲的追求者。原因,礼物总会是母亲生日前期寄过来。

    四。这个男人在十五年前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之后所有的邮件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礼物。原因:从十五年前开始,笔记虽然在模仿,但是还是不同。

    五。两年前,这个男人又回归了,字体上有了明显变化,不是刻意的模仿,但一眼就能看得出就是这个男人的,字体磅礴,意气奋发。

    在陆之乐的头脑里,有一个桀骜不驯的俊男图,那个男人很自信,会勾起邪魅的嘴角,仿佛一起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运筹帷幄,高高在上,目光会如星辰那样闪亮。

    在去学校之前,陆之乐把没有拆封的礼物,在最后一个里面,放了厚厚一打新拍的照片。

    陆之乐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惊呆了。

    那个男人,果然就如她想象中的那样完美,潋滟无双,不过,他怀中抱着的女人,居然跟她的妈妈长得一模一样,肚子已经高高耸起,紧靠在这个男人的怀里,眼睛带着幸福的笑容。

    更关键的是,照片的日期居然是……

    《诺诺有话说,正文完结了,亲们,纠结完了没,纠结完了,明天看看温馨chong文的番外吧,腹黑高智商男PK青梅竹马小冤家。

    关于威廉,这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有三种假设,威廉这些照片拍摄的日期是二十年前,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呢?你们想想哈,

    第二种可能,拍照片的日期的时间在十五年前,那这个和流芳一模一样的女人是谁?流芳?更或是在世界角落某一个和流芳一模一样的女人。

    第三种可能,如果照片的日子就在今年的话,那这个跟流芳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很可能就是流芳的女儿,顾清婉了。如果,威廉娶了流芳的女儿,哈哈,在称呼上,就非常的搞笑了,对不?

    哈哈。不管什么样的假设,这个男人现在已经很幸福了。

    终于大结局了,有没有很轻松,哈哈。》

    本作品由 ‖寒寒‖ 为您整理收藏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