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过气后我被娇养了 > 第74章 番外五
    说起娱乐圈近期发生的盛事, 就不得不提今天在沙安雅酒店举办的一场异常豪华盛大的婚礼。

    结婚的两个人, 正是去年关系确定的迟越和尤伶。

    正逢上周是百花奖的颁奖典礼,尤伶凭借着路向清的电影《迷》成为最佳女主角, 可谓双喜临门。

    距离尤伶在金青奖上向迟越求婚,如今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这对长期占据着微博热搜的情侣终于要结婚了。

    就在尤伶三十岁生日的前一天。

    迟越遵守了对尤伶的承诺, 在她三十岁之前, 以震撼全城的方式, 娶她回家。

    所有婚车一共520辆, 花童520个,伴郎伴娘团1314对……

    这些数据太吓人了,简直让人闻所未闻。

    姓迟的霸总开创了这种巨大数据的先例, 婚礼该有的一切,他迟霸总大手一挥,便财大气粗地搞了这一出十分可怕的世纪大婚礼。

    多亏是环境宽敞出了名的沙安雅酒店, 并且把酒店的所有宴会厅全部包下,才容得下这场光是宾客人数便已达近万人的婚礼。

    宴席还分了几层宴会厅采取流水席形式, 只要是前来祝贺的人,都可以吃上酒宴。

    迟越原本想要更早地抱得娇妻。不过在金青奖颁奖典礼结束之后, 尤伶就进入路向清的剧组拍戏。

    一晃五个月的拍摄时间,她忙着剧组和京都两头飞。

    好不容易等电影杀青了,她又接了一个综艺和一个新电影, 转头又进了新剧组。

    所以这一年下来, 尤伶并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迟越看尤伶一直忙, 倒也不急。反而趁着她忙碌的时候, 用了一年的时间去筹备这场盛世婚礼。

    连尤伶都被蒙在鼓里。

    对她的主动求婚,他虽然事后没说什么,但这男人大概关于求婚结婚这方面,其实想要自己主动。

    所以他憋了一年的时候,暗戳戳搞了这一场大的。

    尤伶那阵子忙得昏头,一直没注意他私下的小动作。

    等她知道的时候,这婚礼上上下下什么事儿都打点好了,只剩下唯一一个大问题,就是缺了个新娘子。

    他连方方面面完全安排好了,就等她点头。甚至还找上了尤伶的父母,说服他们与他一起通气。

    还特意把结婚日子安排在她三十岁生日的前一天。

    除了婚礼的排面之外,参加这场婚礼的媒体也是罕有的庞大——

    不止是看在迟越的面子上。

    尤伶经过这一年的洗礼,人气已不可同日而语。

    百花奖的影后是那么容易拿的吗?

    这个奖项在国内极有含金量,得奖的困难度堪比海外至尊金奖。

    没错,尤伶一开始的话题高是因为她有个能耐的未婚夫,可架不住她自己也有真本事。

    踏踏实实地凭着一步一脚,硬生生地再度爬了起来。

    她到手的资源,甚至没有动用多少迟越的背景。

    都是靠她自己走出来的路。

    她一旦开始主演电影,不再像之前那样缺少曝光之后,人气已经逐渐恢复到以前,甚至开始隐隐超越往日的鼎盛期。

    所以一方是豪门霸王,一方是前途无量的女艺人,他俩大婚的日子,惯会闻风而动的媒体又怎么可能会错过。

    谷宁姿作为尤伶的好朋友和前经纪人,在今天这个日子也是忙得团团转。

    说是前经纪人,是因为她不再勉强自己当一个没什么能力的经纪人,向尤伶请辞了,决定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只是尤伶今日结婚,新娘子只需要美美地坐着等嫁人就好,不需要操心什么。而她作为好闺蜜,自然责无旁贷地管理那庞大的伴娘伴郎团,不让人数过多而添乱。

    说起来,尤伶本来就觉得谷宁姿跟在自己身边耽误了她自己,对她的请辞自然支持。

    不过她们一起长大,相处了二十多年,突然要分开,活动不再有她在旁边叽叽喳喳,她还是觉得有些不惯,很是不舍。

    那阵子尤伶心情总是闷闷的,迟越便在业界找了个脾气极好的金牌经纪人,专门带着尤伶。

    他现在的想法不比以前,尤伶如今想演什么角色就演什么角色,他不会再压着资源不给,恐惧她人气恢复到盛期会不再需要他。

    新的经纪人叫万西希,挺有本事的。她知道自己的定位,非常尊重尤伶的一切决定,不会胡乱给她安排什么。

    今天便是她在大堂上应付着众多媒体。

    那么多媒体愣是被她一人之力挡住,被她忽悠得不要不要的,完全不记得原本来参加婚礼,是为了获得迟尤两人结婚的独家猛料。

    等媒体回去一看摄像机里的素材,全是和尤伶接下来的工作行程有关。完全没有关于迟越和尤伶的采访。

    记者们那时候才知道自己着了道,忍不住低骂万西希真是一个老狐狸!

    万西希尽责地做了作为专业经纪人要做的事,借着这个机会把尤伶火速地推了一波。

    开玩笑,人家今天是甜甜蜜蜜的婚礼,自然不想应付问题多多的媒体。

    迟越也是看中了万西希这本事,才特意支她出来挡媒体。

    尤伶作为新娘子,外有能干经纪人处理公务,内有好闺蜜帮忙处理杂务。

    于是她此时此刻,就在酒店的房间里,穿着一套纯白色的绣珠婚纱,安静地坐在大床上等待着。

    房间里原本谷宁姿是陪着她的,后来外面闹腾腾的来了一群要接新娘的伴郎。她便带着伴娘团,以最严密的人墙,在房间的内门和外门层层堵人。

    扬言如果让她们无法满意就绝不放行。

    所以现在房间的内室只有她一个人。

    尤伶把双手搁在大腿上,听着外头传来隐隐约约的动静,心脏不受控制地鼓动起来。

    终于……

    要嫁给他了。

    尤伶难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好像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期待,以及有一种仿佛做梦般的虚幻感。

    她恍惚间想起他们当年见面的情景。当时表现得冷冷淡淡的迟越,她绝对没有想到他们会有这么一天。

    她居然马上要成为迟越的妻子了。

    那些曾有过的挣扎和痛苦酸楚通通远去,只剩下他们即将携手共度一生的不真实感。

    “不行,这一关可不能让你们轻松过关,要看你们男士的诚意,撞门是犯规的——”

    外面谷宁姿清晰的抗议声让尤伶回过神来。

    似乎房间的外门已经被攻陷,伴郎团正往内门迈进。

    她听着动静,忍不住微微笑了。

    她没想到他那样子性子的人,也会循规蹈矩地按婚礼的章程办事。

    她其实有点想象不出他在门外,和一群伴娘斗智斗勇抢新娘的景象。

    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有点想看呢……

    尤伶正想着,一道阴影在眼角余光中闪过,她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等她抬起眼,眼前便是一暗,被捏起下巴亲吻住了。

    尤伶:“……”

    好吧,她收回前言。

    她就应该知道,这个男人不会那么安分,按部就班地任由外面的人伴娘团折腾。

    迟越在这场婚礼上安排那么多的人事,其实只是为了排场,好让大家知道他对她的态度。

    外界不用详细地知道他们之间如何相处。

    他在外人面前说再多的“我爱她”,也没有这种排面更能直观地说服大家:他对她很认真,他深爱着她。

    不是吗?

    一吻完毕,迟越轻轻抵住尤伶的唇,和她呼吸交缠着。

    尤伶忍不住舔了舔滚烫的唇瓣,和迟越那双漆黑的瞳孔近距离对上,笑着嘟嚷:“唇膏……都被你亲掉了。”

    回应她的,是伴随着一声低笑,再一次复下来的吻。

    这次男人的大手抬了上来,按住她的后脑勺,缱绻地加深了这个吻。

    尤伶乖乖地让他吻个够。

    小女人的顺从让迟越身体紧绷起来。他亲着她,一下又一下的舔吻,气息沉沉地喃:“……你终于是我的了。”

    “嗯。”尤伶笑眯眯地搂住迟越的腰,用脸颊眷恋地蹭了蹭他的脸,轻声复述,“我是你的。”

    迟越动作一顿,眸色深沉地凝视着她。

    这样可爱坦率的情话,比起一开始的羞赧,她现在已然熟练了许多。

    他心知肚明她为何现在不再吝啬于情话。

    这个小女人如今不顾自己的害羞含蓄,总是把她的心情毫无保留地摊在他的面前,任由他予取予求。

    这大概是她想出来……宠他的方式之一。

    他偶尔觉得有趣,偶尔又因为她这样,而越来越想得寸进尺。

    “伶,”他凝视她片刻,哑声唤,语气带了一抹诱哄,“我们去度蜜月吧。”

    尤伶自然点头,笑眯眯地说:“好啊。”

    迟越微微一笑,知道她是误会了。他也没明说,只站起来,把床上的娇妻一把抱起。

    “欸?”尤伶下意识搂住他的脖子,不解地眨眨眼。

    迟越用唇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慢条斯理地解释:“我是说,现在。”

    咦咦咦——?

    等下,他真的要把参加今天婚宴的近万人全部抛下,现在就落跑吗——

    不等尤伶发出灵魂拷问,那个男人已经独?裁地作出决定,抱着她往房间右边的一座屏风走去。

    原来那看似是摆设的屏风后面内有乾坤,连接一个暗门,有一个小型的直达电梯。

    尤伶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是怎么从外面悄无声息地跑进来了。

    这个婚礼是他一手包办,如果他要做什么手脚,确实也容易。

    尤伶把头靠在迟越的肩膀上,觉得他好贼。

    她笑叹一声,“待会他们进来没看到我们怎么办呐。”

    迟越安抚地把她抱紧了些:“杨安度会安排好。”

    他一路抱着她进去电梯。这电梯似乎是全自动的,只能到达指定层。

    门合上之后,便开始稳定地往下降。

    电梯内,迟越垂眸看着尤伶,问:“不生气吗?我就这样带走你。”

    尤伶略微抬起头,和男人那双漂亮的黑眸对上。

    她看了他片刻,笑眯眯地仰起脸在他唇上啾了一下,说:“不,我很高兴。”

    想要享受两人世界的不止他一个。

    她同样也是。

    就是这样一来……回来得跟爸爸妈妈以及朋友们好好道歉了。

    ……

    “费先生?你怎么……”

    杨安度没想到会在这个婚礼遇到一个让他意外的人。

    他嘴里的疑问差点脱口而出,还好把后面半句吞了回去。

    费明宴手里把玩着一个精致的礼盒,淡淡地扫了杨安度一眼,嘴角似笑非笑,“怎么?这么意外的样子,看样子是不欢迎我?”

    杨安度连忙摇头:“怎么会,费先生说笑了。你和我们Boss是多年老同学,当然欢迎你来。”只要不是来捣乱的话。

    费明宴扫了一圈人流庞大的婚礼会场,用鼻子轻哼一声:“你Boss倒是会玩,成万人参加的婚礼,居然带着新娘子失踪。”

    作为一个贴心的心腹,杨安度坚决捍卫自家老板:“Boss早已交代我好好接待来宾,就算他们去提前度蜜月不在婚礼上,我们整个团体也会尽心尽力,让贵客们宾至如归。”

    因为提前“度蜜月”几个字,费明宴忍不住眉头一动。

    他面无表情地盯了杨安度一会。

    杨安度被他看得一凛,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无聊。”费明宴收回视线,把手里把玩的礼盒抛给杨安度,转身要走,“给他的新婚礼物,我走了。”

    没有主人在的婚礼,他没必要继续留下来。

    也许他本来就不该来。

    无论是他结婚,还是她结婚,都让人浑身不爽。

    杨安度觉得这老大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主,他手忙脚乱接过那礼盒,抬头便见费明宴穿过人群的高大背影。

    那身影左右一闪,没一会就不见了。

    人看不见了,杨安度低头看了看手里精美的礼品盒,有些搞不懂他的来意。

    居然带了礼物来,难道这少爷真是来祝贺老板结婚的?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捧着那礼盒往回走。

    礼盒的盖子只是被随意合上的,走动间卡锁被晃松了,咔的一下那盖子突然自动弹起。

    杨安度下意识低头一看——

    塞满了整盒五颜六色的套套瞬间映入眼底。

    “……”

    杨安度默默地合上。

    也许,他是真心来祝贺新婚的吧。

    Y市,一个又称“不夜城”的繁华都市。

    一入夜,灯光便整夜不灭。所有的树、街道、高楼大厦、建筑设施等都装修了观赏性的灯饰。

    一到夜晚,所有灯光亮起,接连起伏地一片连着一片,从高处看下去,画面十分震撼。

    在可以看到这片绝美夜景的一座大塔顶层,已经领了证办事的迟越,正在身体力行地表示他们已经不需要套套那玩意。

    “十二点了,生日快乐,伶。”

    迟越用双手撑在尤伶的两边,温柔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嗯……”

    身下的小女人娇软可口,鼻音悠长,迟越低下头,又虔诚地吻遍了他心爱之人的小脸。

    然后他哑声低喃:“……给我生个孩子?”

    “嗯……”

    尤伶可怜兮兮地缩着肩膀,指尖一直忍不住的轻颤。

    她如今整个脑子迷迷糊糊的,其实一开始完全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只是一直用鼻音无意义地轻嗯。

    等过了一会,迟越那句话的意思领悟过来了,尤伶略微睁开氤氲水雾的眼睛,迎上男人垂下来的深沉视线。

    她心口一颤。

    她顿了顿,伸出仍残存着颤栗的手臂抱住他,轻轻蹭了蹭,声音绵软柔和:“好。”

    她也想要……

    孕育一个像他的孩子。

    如此楚楚动人的美色在怀,让人如何把持得住。

    迟越的眸色加深,捉紧尤伶的手打开,与之十指紧扣。

    “我爱你……”

    呢喃般的爱语尾音逐渐消失,他低下头,温柔地吻上尤伶的唇,再度把她带入新一轮的热潮。

    ……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全文到此完结啦~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爱你们,么么哒!

    咱们有缘下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