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少加一点糖 > 第64章 结尾
    三天后,许珂身体的状况基本都稳定了,于是肖期准备把人带回杭城。

    离开前的半小时,肖期想打电话给方彦让他安排一下,走出病房时,和迎面走上来的金皓源对上了。

    “她在休息么。”金皓源问。

    肖期:“有事?”

    金皓源微微低了脑袋:“我想跟她说两句话。”

    这三天他一直在临市,可是真正来病房看许珂也就是第一天她醒来的时候。他一直记挂着她,可说不上为什么,他不太好意思过来。

    “她还没睡,去吧。”肖期顿了顿又道,“别聊太久。”

    “嗯,我一会就走。”

    肖期微微颔首,和他擦肩而过。

    金皓源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的背影和那一天他所见到的又不一样了,那天的肖期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巨大压力,这压力三天来压得他面如土色,压得他不敢或者说没资格再肖想什么。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邵恒的后退,也终于感觉到自己比不上肖期。

    肖期和许珂两人之间,他们根本无法插入。

    金皓源推门而入时许珂正翘着二郎腿看视频。

    “哟,怎么是你。”

    金皓源见她面色正常,拉着椅子在她床边坐下了:“怎么不是我啊,我来看看你啊,感觉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只是这两天吃的太淡了,我现在特别特别想吃火锅。”

    金皓源笑了一声:“你还是听医生的吧,目前别肖想那些了。”

    “唔……我知道,我敢不听吗。”许珂瞥了瞥嘴,“肖期跟鬼一样时不时地冒出来,监视我监视的很严密。”

    提到肖期,金皓源的笑意淡了些。

    “许珂,我……我们以后还是可以当朋友的吧。”

    许珂愣了一下:“嗯?”

    “我是说,我不对你穷追猛打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放弃了,所以,可以当朋友的吧。”金皓源故作轻松地道。

    许珂扬了扬眉:“可以啊,兄弟,你能这么想非常好。”

    金皓源挠了挠后脑勺:“哈哈是啊……我是怕了肖期了,这回我承认,我比不上他。”

    许珂好笑道:“他怎么你了。”

    金皓源:“没怎么我,我就是觉得他跟我想的不一样,这种人我可不敢跟他抢什么女朋友,再说了……我就是抢也是白抢,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许珂有点小尴尬,她清了清嗓子,认真道:“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听霖霜说你为了找我也花了很大力气。”

    “没什么……”金皓源莫名想到了那天的肖期,到底是多恐慌多难受,那样的男人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哭。

    金皓源:“对了,今天上午欧阳成的新闻你有看到吗。”

    许珂没注意,也没人跟她说。

    “什么新闻?”

    “欧阳成失踪了。”

    “不是说逃到国外去了吗,那不是一直在失踪吗。”

    “不是这个意思。”金皓源道,“其实新闻上说的失踪跟死亡没两样,因为那片海域里,怎么都找不到人了。”

    “……”

    “那艘船正好有个小监控,监控里欧阳成被人捅了,直接丢海里去了。你想想,那种情况下,欧阳成不死才怪。”

    “死了好啊,死了很好……”许珂喃喃道,“不过,什么人啊?”

    “不知道,监控也拍不清楚,那船是国外的,我们能知道什么。”金皓源道,“但据说那几人是为了抢钱所以才杀人的。”

    许珂皱了皱眉头:“噢,倒是很巧。”

    “是啊,真的挺巧的,不过真是大快人心,你想啊,他要是真给抓回来也判不了死刑,现在算是老天惩罚他了。”

    许珂:“嗯。”

    金皓源没过多久就走了,十多分钟后,肖期打完电话回来了。

    “半个小时后车就到楼下了,我们回家。”

    许珂拉着他的手玩:“你知道了吗。”

    “什么。”

    “听说欧阳成死了。”

    肖期顿了顿,点头:“嗯。”

    “你知道了怎么都不告诉我啊。”

    “不着急。”肖期理了理她的头发,“本来想回家后再告诉你的。”

    许珂:“真沉得住气,要是我现在身体很好的话,我一定出门买一排烟花轰上天庆祝一下。”

    肖期低低笑着。

    许珂突然道:“诶,之前方彦说是你给他放了定位器的,那你的人应该找到他了吧,知道怎么死的吗,真是抢钱?”

    “重要吗。”

    许珂:“没,就是好奇。”

    “管他怎么死的。”肖期起身帮她收拾边上的东西,“反正死,就是他最好的归宿。”

    一周后,百涵内部召开关于江记坞未来规划的会议。欧阳成死后,他身上的股份也被人购入,购买人,许珂。

    所以今天百涵的会议,许珂也作为股东出席。

    但整个会议下来,都是由百涵的经理进行主持和演说,肖期坐在边上,偶尔才会说一两句话。而许珂干脆就没出声了,江记坞交给百涵她很放心,当初江记坞的股份她也没打算要,还是肖期瞒着她以她的名义购入了股份,所以今天她才出现在这里。

    会议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结束后,肖期起身,“饿了没。”

    正在收拾东西的众人顿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坐在他对面的“未来老板娘”。

    许珂看了眼手表,十一点了,“你还有要忙的吗。”

    肖期:“再忙这个点也要吃饭了吧。”

    许珂笑了一下,起身往会议室外走去。

    肖期跟了上去。

    在公司里,除了在肖期的办公室,许珂还是有跟他保持一点距离的,以免太过腻歪惹得别人侧目。

    肖期:“走那么快做什么。”

    许珂按了电梯:“我饿啊。”

    肖期上前几步,把她的手握在了手心:“那想吃什么,要不去卡尔曼吧。”

    “唔……也行。”

    卡尔曼离百涵很近,所以肖期和许珂也没开车,就跟压马路似得,牵着手,慢悠悠地往卡尔曼走去。

    “喔唷,吕静晚竟然要结婚了??”许珂边走边玩手机,刷微博的时候,突然发现吕静晚发了一张图,一男一女依偎着,无名指上都带了戒指,配文是:找到你了。

    “靠!这男的不是演《无名》那部电影的男二吗,他们俩什么时候混在一起的。”

    肖期瞥了一眼:“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当然惊讶了,吕静晚现在正红火着,突然说结婚,这粉丝还不炸了啊。”

    肖期:“现在娱乐圈不像以前,结婚其实也不会过于影响人气。”

    “这倒是……不过还是挺佩服吕静晚的,很敢啊。”许珂点开照片,放大了她手里戴着的戒指,“这钻戒也太大了吧,好看。”

    肖期脚步微微一顿,这下探过头去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

    “喜欢么。”

    许珂:“啊?”

    “喜欢的话,我们也买。”

    “我们……等等?”许珂狐疑地看了肖期一眼,“你也想结婚?”

    肖期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听罢一秒也没犹豫,“我想。”

    许珂:“……”

    “你呢。”

    肖期问的时候目视前方,似乎只是问了一个很日常的问题,但是许珂感觉到他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微微收紧了。

    问题来的猝不及防,她也一直没想过结婚这个事。

    今天看到吕静晚的消息也就是惊讶一番而已,没想到肖期突然抓着这个点抛给她这么一个大问题。

    “我……”

    “你什么。”肖期回过头来,神色竟严肃的不像话,“你不想,或者……你不愿意?”

    许珂盯着他这幅紧张兮兮的样子,突然有点想笑:“你猜我愿不愿意。”

    说着,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许珂。”

    “干嘛。”

    “你愿不愿意啊。”

    “我考虑一下。”

    “考虑哪方面?”

    红灯了,许珂停在马路前面,回头时,看到明显有些委屈的肖期。方才在公司里还高高在上的大佬,这会却像个没人要的小孩儿。

    怎么看觉得都觉得这人可怜兮兮的。

    许珂心口软软的,突然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欺负人。

    于是,在他忐忑的眼神下,她扬唇一笑,懒洋洋道:“我就是要考虑……到底买多大的钻戒才能狠狠坑你一笔啊。”

    肖期不是什么浪漫的人,他在各种节日里会做的事都是方彦教他的。而许珂呢,也不是追求浪漫的人,肖期搞了什么烛光晚餐或者送花之类的她觉得挺有意思,但是也没有特别追求。

    就像结婚,别人觉得应该先要花大手笔求个婚,然后再办个能上热搜的婚礼,弄得全世界都知道才算真的爱。可她不觉得,她甚至觉得弄那么一大通东西能累到死。

    每个人对结婚都有不同的想象和追求。

    许珂只希望没有父母的他们能在所有好朋友的祝福下,在他们俩都喜欢的地方办个低调精致的婚礼。

    婚纱西服,一对戒指,然后她和他在简单的誓言下,成为对方的唯一。

    那就够了。

    所以某一天,k one——

    “喂许珂,你今天真去领证啊。”沈霖霜还没缓过神,“这么突然,你怎么早不说。”

    “我就领个证你要我说什么,噢你想提早给我准备份子钱?”

    沈霖霜泪眼汪汪地翻了个白眼,“我就是觉得这事有点感动嘛。”

    “你感动个鸡儿,我领证我都还没感动。”

    沈霖霜丢了个纸巾盒过去:“你个冷血动物!”

    许珂笑着拿上包:“好啦,冷血动物明天请你们吃饭,庆祝庆祝。”

    “诶,那你婚礼呢,什么时候办?”

    “婚礼还没想好,可能下半年吧。”

    “在哪啊?”

    “这个么……应该在大溪地吧,我们俩都比较喜欢在海边。”许珂看了看时间,“诶先不说了,我们预定了时间得赶紧去民政局。”

    沈霖霜捧着脸:“啊……羡慕,我也想结婚。”

    许珂摸摸她的头,严肃道:“会有的,你要等。”

    沈霖霜:“呸,老娘都等了二十几年了,人呢!”

    “可能还在上幼儿园。”许珂说着往门口走去,“沈霖霜,你要有点耐心啊。”

    沈霖霜:“……滚!”

    邵恒上楼的时候和许珂擦身而过,许珂拍拍他的肩,朝气满满:“师父中午好。”

    邵恒点点头,刚想说什么,那人已经一遛烟地跑下去了,邵恒摇摇头,推门进了会议室。

    “许珂去哪,这么急?”

    坐在位置上的沈霖霜愤愤地抬头:“领证去啊,能不急吗!”

    邵恒愣了一下,良久后,淡淡一笑:“总算是有个人能一直照顾她了。”

    另外一边,肖期正在一个会议的尾声。

    起身和合作方握了握手后,送合作方去了楼下。

    “肖总,要不等会一块吃个饭?”合作方那边的老总道。

    肖期有些抱歉:“不好意思林总,今天下午实在有急事,下次我赔罪,请你好好吃一顿。”

    “这样啊,那行那行。”林总笑道,“我看你方才就一直看手表,是有什么急事吗。”

    肖期扬了扬唇,眼中都是笑意:“嗯,急着去领证。”

    许珂到了百涵楼下的时候正巧看到肖期和其他人从电梯上下来,他站在一众人之间,身姿挺拔,眉目俊朗,让人一刻都移不开目光。

    此刻他正侧头跟他边上的人说着什么,沉稳冷静,带着一丝礼貌的微笑。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了过来,于是就注意到了站在门外的她。他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头和边上的人又说了些什么,最后握了握手,应是告了别。

    今天天气很好,百涵大楼的落地窗上印进一大片阳光,肖期踩进阳光里,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许珂站在原地,心口猛得紧缩了下。

    她突然意识到,她今天站在这里不是普通的等他,而是要等他一起去做一件关于两人的,重大的事。

    这一刻,如沈霖霜所说,是感动的。

    不知道为什么感动,但就是心里有点紧张,眼眶有点发热,甚至开口说话都有些艰难。

    “等很久了?”肖期终是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拉起她的手,笑得很温柔。

    许珂深吸了一口气,回握住他的手:“没多久,不过……今天多久都得等呀,你说是不是。”

    肖期低眸看着她:“那,你准备好了吗。”

    许珂微微偏头,清浅一笑:“肖期,我早就准备好了。”

    跟你度过一生是我早就准备好的事。

    也是我,一直在期待的事。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好开心!!!!!我们下本见叭!

    下本开《今日宜喜欢》,这本的话会可爱一些甜一些!校园毕竟是自己经历过的岁月,所以会把自己记忆中的很多事情放进去。另外也谢谢许多发私信给我参考的小可爱们!你们的校园生活都很甜!!

    这是「认真装学渣的少年和认真为学渣提高分数的少女」的故事

    文案:

    邵寒越身边多了个“可移动监控”,他妈雇的,还跟他同桌。

    “监控”少女傅今栩品学兼优,为他的成绩鞠躬尽瘁。

    ……

    打群架,傅今栩给他递砖头:“还有三分钟就到补习时间,速战速决。”

    说完拿着英语书坐在一边,单词背的比打骂声还响。

    打架众人:“……”

    后来,在大家都打赌邵寒越能忍到什么程度时,这人却破天荒地考进年级前三。

    发试卷那天,傅今栩坐在位置上,满脸通红:“……你能不拉着我的手了吗。”

    邵寒越支着脑袋,冷飕飕的眼眸难得有点笑意:“栩栩,你当我那些分白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