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讨债宝宝:爹地,吃了要认账 > 第222章 番外:把别人比下去 (6)
    地从马背跃下,阿非的助理笑着递来一瓶水“沈小姐,你刚才和总经理比赛的时候好帅哦,虽然你没赢总经理,但我绝对崇拜你,是你忠实的粉丝。”

    阿嫣是个温柔的女孩,她不敢骑马,刚才看到沈尘尘策马奔腾,她心里说不出的羡慕和兴奋,此时说话的语气,还满满的全是崇拜。

    “阿嫣,你没事崇拜尘尘做什么,我是你上司,你该以我为偶像,对我崇拜才是,难道你不想下个月加薪吗?”

    龙自非也跟着跃下马背,两步走过来,伸出大手,示意阿嫣给他拿水喝,威胁加利诱,阿嫣巧笑倩兮,拿起一瓶水递给他说:

    “总经理,你说过,只要不是上班时间,便不用分上下级,我要是现在还把你当成领导,那你肯定又该说我不把你的命令放在眼里,如果我崇拜你,你会以为我是拍你马屁,所以啊,我还是崇拜沈小姐更好。”

    阿非皱眉,接过阿嫣递来的水,抬手敲在她头上,笑骂道:

    “你这牙尖嘴利的丫头,不把我放在眼里还有理了,你好好崇拜你的偶像,想学骑马的事,也别再来找我了。”

    话落,拧开盖子,扬头喝着水大步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挺拔背影,阿嫣一颗心微微凌乱,落日映着白晳的脸颊,泛起丝丝红晕。

    “阿嫣,我可教不了你,你赶紧去追你们经理回来教你啊。”

    沈尘尘眸底闪过一丝了解,笑着开口,又以眼神鼓励。

    阿嫣娇羞一笑,提高音量叫了声:“总经理,你等等我!”

    便小跑着追了上去,沈尘尘抬眸看了眼天边那轮落日,唇边泛一抹轻快的笑。

    沈尘尘独自回到驿站,服务员热情的向她问好,她也回以微笑,住在二楼的她,刚上了楼梯,便被一道挺拔的身躯挡住了视线,目光触及那双修长的双腿时

    心跳,蓦然一滞!

    还未回过神来,头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低沉中透着毫不掩饰的喜悦:

    “丫头,我正想出去找你呢,你回来得正合适。”

    片刻的停滞后,心跳开始毫无规则的狂跳起来,倏然抬眸,沈尘尘视线撞进一双噙着笑意的温润黑眸里,瞬间像是被一股强大的磁场吸引,看着他俊美非凡的五官,她竟然移不开眼。

    当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她纤细的手腕时,她才蓦然惊醒,惊慌的缩回手,声音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音: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255番外:爱上你的味道 33

    眉心微皱,她想起了上午他打电话,问她要地址的事,他的出现给了她太大的震撼,这是她从没想到的,心里一下子冒出无数种猜测,不知道他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梁凌鉴抿唇不语,只是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噙着笑意的眸子深邃如潭,清晰的倒影着她的惊愕,没有从她脸上看到他想要的惊喜,他心里,闪过一丝失落。

    笑意褪却,眉峰微微皱起。

    沈尘尘被他锐利的眸子盯得浑身不自在,不禁挺了挺背脊,仰着小脸,故作嘲讽的问:“梁凌鉴,你不会是故意来这里找我的吧?”

    “尘尘,你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

    梁凌鉴正要回答,楼下却突然传来龙自非的声音,两人视线在半空相撞,龙自非脸上闪现惊讶,而后小跑着上了楼梯:

    “梁大哥,你怎么来了,你们公司也组织来这里旅游吗,怎么没早听你说起,要不我们就一起,指不定可以省此费用了。”

    阿非笑得一脸明朗,话落,将目光看向沈尘尘,温柔的说:

    “尘尘,你自己跑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害得我以为你走丢了!”

    大手自然而然的伸向她脸颊,将她左边眼睑处一根细微的睫毛弄掉,沈尘尘不太自然的笑笑,小脸泛起一丝红晕,看在梁凌鉴眼里,却分外刺眼。

    “咳!”

    他假装咳嗽了一声,龙自非似乎在意识到他的存在,笑着说:

    “梁大哥,你住在哪间房,准备在这里玩几天?”

    “你们聊,我先回房间了,阿非,今晚我们吃烤羊排吧!”

    “好,回房间洗个澡,骑了一下午的马,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会儿,晚饭时间我叫你。”

    梁凌鉴眸底掠过一抹暗沉,看着沈尘尘从他身边经过,性感的薄唇微微抿着,迟疑了许久,心里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

    身后传来关门声时,他本能转头,看了眼沈尘尘所住的房间位置,再次转过头时,俊脸浮起一丝微笑,温和的说:

    “阿非,我们聊聊!”

    “好,梁大哥,去外面吧!”

    龙自非爽快答应,两人出驿站,黄昏中的草原风景如画,清风徐徐,呼吸间,淡淡地青草味道萦绕,脚下青草柔软,真真是心旷神怡。

    “梁大哥,我姐的脚好些了没?”

    漫步在草原上,阿非侧目看了眼梁凌鉴,语带关心的问,他离开这三天,虽有打电话回去,但他还是担心着他姐。

    闻言,梁凌鉴唇角微勾,温和的说:“正在康复中,没什么问题,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说到回去的事,阿非却是轻笑出声,目光看向前方那片茂盛的草原,清澄的眸子染上几分温柔:

    “我想再玩两天,尘尘很是喜欢这大草原,这两天她都疯狂的迷上了在草原上骑马,说比任何一家赛马场都过瘾、

    比之他的明朗笑容,梁凌鉴深邃的眸子却掠过一丝是暗沉,眸色锐利的看着他,染着一丝沉郁的声音吐口:

    “阿非,你喜欢上尘尘了?”

    龙自非笑意未敛,清亮的眸子坦然的迎上他泛着暗沉的黑眸:

    “是的,梁大哥,我喜欢尘尘那种性格的女孩。”

    梁凌鉴脸色一变,脱口道:

    “阿非,你不能喜欢沈尘尘。”

    龙自非疑惑的皱眉,抿了抿唇,才恍然的说:“梁大哥,我知道你和尘尘有过一段,但那都是过去的事,谁没有过去,我的过去那么不堪呢。”

    见梁凌鉴脸色变了几变,阿非脸上闪过一抹惊愕,惊讶的问:“梁大哥,难道你也喜欢上尘尘了?那我们公平竞争好了!”

    下一句,阿非的声音又低落下来,顿住脚步,随地而坐,似乎并不是多在意梁凌鉴对沈尘尘是否喜欢,随手揪起一根细草把玩。

    梁凌鉴眉峰微皱了下,看了眼泛起昏暗的天边,也挨着他坐下,见他也坐在草地上,阿非笑着调侃:

    “梁大哥,你这么高级的衣服不要弄脏了才好。”

    “弄脏了再买新的便是。”

    梁凌鉴无所谓的回以一笑,这个季节的青草已经开始慢慢泛黄,在这暮色时分,清风吹过,别有一番景致。

    梁凌鉴微微闭眼,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淡淡地青草味钻进鼻端,心情似乎也因此而愉悦,这样自然而清新的气息,是钢筋水泥土铸成的A市所不能比拟的。

    “梁大哥,你要是喜欢尘尘,那我就退出,绝不夺你所爱。”

    阿非轻笑出声,爽快地表明自己态度,梁凌鉴心里微微一怔,似乎没料到阿非会这样的态度,又想到那天筱冉在电话里说的那番话,说阿非喜欢沈尘尘。

    若是他不喜欢,便要撮合他们成为一对!

    唇角微勾,在阿非坦然的目光下,他有瞬间的迟疑,却只是淡淡地说:

    “有什么好竞争的,只要她喜欢你,我自然不会和你抢女人。”

    他是筱冉的弟弟,单凭这一点,他也不能和他抢女人去,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是他曾经不要的,是他,把她逼得要三个月内把自己嫁出去。

    虽然梁凌鉴很懊恼,可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一小丫头低声下气,他如何也做不到,就像刚才,在楼梯间时,她居然那么得意,说他是故意来找她的,当时,他差一点就承认了。

    若不是龙自非刚好出现,他或许真会承认,自己是来找她的。

    沈尘尘洗完澡,吹干头发,正欲出门,敲门声便响,她的心蓦地一颤,门外却传来阿非的声音:

    “尘尘,下楼吃晚饭了。”

    长长吁出口气的同时,心里却划过一抹失落,不知为何,她既然害怕是那个男人,可潜意里,又希望是那个人。

    打开门,阿非笑意吟吟地盯着她,深锐的眸子将她上下打量一番,看得她头皮发麻,没好气的问:

    “你这是什么眼神?”

    呵呵!

    阿非低低地笑,深邃的眸子噙着一丝意味深长,正欲开口,眼角余光却却瞟到出现在楼梯间的某个挺拔身影,顺势一手撑着门框,另一只手伸向她白晳的面颊:“尘尘,你这个样子好漂亮,突然间好像变淑女了。”

    256番外:爱上你的味道 34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却足以飘进几米外的梁某人耳里,而他们打情骂俏的暧昧画面,对于某人来说无比刺眼。

    沈尘尘微微一怔,下一秒笑着打开他的手,将耳际的发丝掠到耳后:

    “难道我平时不漂亮,阿嫣呢,怎么没见她?”

    那边,梁凌鉴已经走了过来,俊美的五官染着一抹沉郁,深邃的眸子触及沈尘尘略施淡妆,却清雅婉约,白若凝脂的面颊时,心底深处那根心弦像是被轻轻触动了下。

    “梁大哥,你还要回房吗?”

    龙自非转头,看到走过来的梁凌鉴时,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而后笑着询问,话落,目光却看着沈尘尘。

    梁凌鉴嘴角微扯了下,深锐的眸子停落在沈尘尘脸上,“我是上来看看,阿非,你助理在楼下找你呢!”

    敏锐的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沈尘尘不太自然的笑笑,说:“走吧,别让大家久等。”

    说话间,关上房门,视线扫过两个男人,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楼梯间。

    身后两人相视一眼,龙自非坦然一笑,抬步追着沈尘尘……

    “阿嫣,怎么就你自己,她们人呢?”

    三人下楼时,大厅里就阿嫣自己一个人,其他人都不见踪影,龙自非淡淡地开口。

    “总经理,他们都自己活动去了,说梁总来了,你也不会和他们一起玩,不过他们刚走没多久。”

    阿嫣观察着龙自非的脸色,那帮家伙跑光光,留下她自己在这里当炮灰,她还真怕龙自非不高兴,拿她发火。

    梁凌鉴微微一笑,接过话说:

    “既然他们都自由活动,那我们四个一起吃晚饭好了,尘尘,阿嫣,你们想吃什么?”

    “吃烤羊排,手抓肉!”

    两人异口同时,又相视而笑!

    阿嫣抬眸看着龙自非,眼底一闪而过的小女儿娇态正好被梁凌鉴看在眼里,眸底深处掠过一抹深沉,笑着道:

    “好,今晚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就尽管吃!”

    “对,难得和梁总这种大人物一起吃饭,阿嫣,尘尘,你们两个今晚可不能和梁总客气,吃是吃不了多少,这样吧,吃过晚饭后,再出去任你们挑选礼物,梁总全包了,如何?”

    不趁此机会敲诈,更待何时!

    “梁总,你是一个人来的,还是你们公司的人都来了,你要玩几天啊?”

    阿嫣还是个好奇宝宝,一连串的问题出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俊雅挺拔,俊美非凡的梁凌鉴,若是平日,她根本不敢这样和他们这些大人物说话,也只有出来玩,才敢如此放肆。

    “我一个人来的,主要是阿非的姐姐不放心他,让我来看看……”

    他的话一出,身旁的沈尘尘面色微不可察的变了变,轻垂眼帘,遮去眸底一闪而逝的难过,阿嫣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还想问什么,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起,她笑笑,歉意的说:

    “我先接个电话。”

    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时,原来就染着笑意的小脸越发的兴奋,看到一旁的龙自非微微皱眉,倾身看向她手机,漫不经心地问:

    “阿嫣,谁给你打的电话,这么兴奋?男朋友吗?”

    阿嫣轻笑,摇头说:“不是,是我最好的朋友!”

    话落,按下接听键,欣喜的叫开:

    “梓橦!”

    “阿嫣,我明天要出国了,这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到了国外我再和你联系。”

    “啊!”

    阿嫣的笑容僵在脸上,变成了惊愕和疑惑,下一秒,便担忧的问:“梓橦,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话的语气怎么怪怪的,你们公司的出国进修不是要到下个星期吗,你等我从草原上给你带些礼物回去啊!”

    “给我留着吧,以后再给我,阿嫣,我出国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小诺。”

    电话那端,欧阳梓橦的声音透着淡淡地忧伤和不舍传进阿嫣耳里,她的心,也跟着泛起丝丝伤感,皱了眉心,不解的追问:

    “梓橦,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让告诉小诺,难道你和佟浩的恋情暴光,被你那个暴君哥哥知道了,所以你要和他私奔?”

    一旁的三人神色各异,却都疑惑的看着阿嫣,特别是龙自非,微勾的嘴角似笑非笑,觉得这个样子的阿嫣极其有趣,她做了他近三个月的助理,他还从未见她像现在这样说话。

    平时都是一副温柔的淑女模样,说话从不大声,本就长得娇小,瘦弱的她,若是不化妆,穿得再简单一点,简直就像高中生。

    而现在高分贝,说话像放鞭炮的她,还真让他觉得陌生!

    “梓橦,你不能这样走掉,我不管,我今晚就赶去C市,你等着我!”

    温柔的安若嫣也有发飙的时候,最后一句说完,不待电话那端的欧阳梓橦回答,她便气愤的挂了电话。

    欧阳梓橦的声音被隔绝在嘟嘟地占线声里……

    “阿嫣,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见她小脸渲染着愤怒,沈尘尘惊讶之余更是担忧,这几天的相处,她从她脸上看到就是甜美的笑,此刻却见她气得眼眶泛红,真是惹人怜惜。

    “总经理,我不和你们一起去吃晚饭了,我现在要订机票去C市。”

    安若嫣一脸着急,她恨不得长着一双翅膀,立即飞到C市,将欧阳梓橦那死丫头掐死,她居然说出了国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还是隐瞒着所有人出国的?

    真是想气死她!

    “阿嫣,你现在去C市,怎么行,这里没有飞往C市的航班,你还要从A市转机,而且,有没有机票还是另一回事。”

    沈尘尘秀眉轻蹙,冷静的替她分析,见她着急的样子,又忍不住多问了句:“阿嫣,你朋友出什么事了吗?远水救不了近火,你现在赶过去有用吗?”

    远水救不了近火!

    安若嫣眸色一紧,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可一想到欧阳梓橦说让她保密,她又犹豫了,不知该怎么办。

    “阿嫣,尘尘说得对,这大晚上的你赶去机场不安全不说,你回到A市也不一定有航班去C市,不一定能赶得及,如果我没听错,你那朋友是要出国吧,你刚才说什么私奔?”

    龙自非皱起的俊眉微微舒展开来,眸色深邃的看着安若嫣,他的声音低沉淡然,倒是对安若嫣纷乱的心绪起到了安抚作用,她轻眨眼眸,无所保留的解释:

    “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哥哥一直对她各种严厉,肯定是不满意她交的男朋友,她才要出国的,还不让我告诉任何人,我不能让她这样出国,她从小到大被呵护惯了,根本不懂外面人心险恶,去了国外,她肯定会吃亏的,我要去阻止她,我先回房查查有没有今晚的航班。”

    话音落,安若嫣便要转身上楼,刚迈出一步,却被龙自非抓住手腕,他低沉的声音不容违逆地响在身后:

    “打电话给她那个严厉的哥哥!”

    “啊?”

    安若嫣转过头,因为他这个突然的动作而小脸泛红,心跳加速,反而没听见他说的话,不禁睁大了水眸,疑惑的看着他。

    龙自非眸色微微一沉,眉峰微皱,似乎因为她的不明白而不悦,再次重复的开口,声音染着一丝愠色:

    “打电话通知她哥,比你赶去C市更有效。”

    “我要告诉了欧阳宸风,梓橦不杀了我……”

    梁凌鉴收回视线,眸色温润的停落在身旁沈尘尘淡雅精致的小脸上,性感的唇角微勾,骨节分明的大掌抓住她纤细的小手,轻声说:

    “我们出去走走!”

    温热自手心蔓延,沈尘尘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轻颤了下,面对这个男人的亲近,她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看了眼龙自非和安若嫣,抬眸迎上他深邃地黑眸,轻轻点头,跟着梁凌鉴一起离开。

    走出驿站,外面凉意袭来,衣着单薄的沈尘尘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草原虽然白天温度高,可到晚上温差太多,她本是没有想要走出驿站,便没着外套。

    “冷吗?”

    握着她手的梁凌鉴感觉到她的异样,垂眸凝视,温柔的问,话落,松开她的手,毫不犹豫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纤细的肩膀上。

    沈尘法本能的摇头:

    “不用,我不冷!”

    声音却带着一丝颤音,抬眸看去,视线落进一双深邃如潭,却温润清澄的黑眸,心,又是一颤,呼吸间,被她清冽而熟悉的男性气息包裹,阵阵温暖如一张大网将她笼罩。

    轻风吹过,心湖阵阵涟漪轻泛,一个简单的关心便让她觉得甜蜜和感动。

    温暖的大掌重新握住她的手,不给她挣扎的机会,梁凌鉴牵着她漫步前行,声音温柔低沉的响在耳畔:

    “尘尘,明天跟我回去吧!”

    “回去?”心绪凌乱的沈尘尘有些思维跟不上,听到梁凌鉴的话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条件反射的重复。

    梁凌鉴停下脚步,借着昏暗的光线凝视着她疑惑中渗进一丝茫然的小脸,清风拂过,吹起她耳际柔软的发丝,也将她清幽地气息吹进他鼻端,心弦莫名一动!

    257番外:爱上你的味道 35

    “嗯!”

    薄唇微启,他轻声吐口,深邃的眸子却转为幽暗,眸光自她眸子下滑,落在她泛着丝丝润泽的红唇上!

    被他紧紧凝视的沈尘尘心跳越来越快,白晳的面颊在昏暗中染上一层红晕,不敢再看他俊美的五官,轻垂眼帘,长长的睫毛遮去眼里流露的丝丝柔情。

    细长的影子投在地面,如一对恋人相倚相偎!

    空气里无端染上暧昧,他修长的手指爬上她嫩滑的肌肤,粗糙的指腹不经意拂过她柔软的唇瓣,若有似无的摩擦,却如一股电流击过,沈尘尘娇柔的身子猛地一颤,那奇异的酥麻感令她小脸轰地红到了耳根。

    即便看不见,她也知道,那滚烫的温度,像是灼烧起来,心跳,瞬间狂跳如雷!

    温热的气息扑面,性感的声音透着一丝低迷:

    “丫头,你的脸好烫!”

    沈尘尘如水的瞳眸瞬间放大,触及他唇边那丝戏谑,心底真是又羞又恼,刚才那恍惚和娇羞消散无形,想也不想,抬手去抓他在自己脸上摩挲的手掌:

    “拿开你的手!”

    如水的眸子泛着恼意,然而,她的小手却被梁凌鉴顺势抓住,另一只大掌趁机滑上她纤腰,手上一收,对一头,在她柔软的丰盈撞进他结实的胸膛时,男人湿润的唇也同时噙住她柔软的唇瓣!

    “唔!”

    “唔!”

    惊愕自猛然睁大的瞳眸窜过,唇上一股电流击过,沈尘尘脑子蓦地一片空白,甚至忘了要挣开眼前这个强吻她的男人,只是愕然地望着他闭着的眼睛。

    昏暗中,梁凌鉴幽暗的眸子睁开,看着还处在惊愕中没有反应过来的女子,柔声呢喃了句:

    “尘尘,闭上眼睛!”

    沈尘尘的心蓦然一窒!

    他的声音低沉而魅惑,像是魔咒萦绕在耳,话落,轻柔地吻落在她唇瓣上,温柔而细腻地描绘着她的唇线……

    沈尘尘被他灼热的气息乱了心神,思绪一片混沌,他温柔的吻激荡起阵阵酥麻感,她的意识满满的全是他的味道。

    或许,是这草原美丽的夜晚让她不想迷乱,或许,是他千里迢迢追到草原来,让她心里满满地感动,又或许,她只是想为自己找一个借口,一个放纵自己的借口。

    清澈的眸子缓缓闭上,什么也不想,只是用心地感受他的温柔,感受他的气息,感受那熟悉地心动和柔情……

    “尘尘!”

    若非身后传来龙自非的声音,沈尘尘或许真会迷失在梁凌鉴温柔而缠绵的吻里,他的声音像一道白光窜过大脑,让她沉沦地心蓦然一颤,一丝清明自迷乱中剥离而出!

    感觉到她僵滞的身体,梁凌鉴心里划过一抹沉郁,温柔地松开她的唇,揽在她腰间的大手却不曾松开,神色淡然地看着向他们走来的龙自非和安若嫣。

    安若嫣有些担忧地看着龙自非,刚才看到梁凌鉴和沈尘尘接吻时,她明显感觉到他身子一僵,她心里滑过一抹苦涩,他果然喜欢上了沈尘尘。

    光线昏暗,她看不清他具体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着些许凉意,如潭的黑眸定定地看着同样昏暗地路灯下,相倚的两人。

    沈尘尘小脸绯红,面色尴尬,想要挣开梁凌鉴揽在腰间的手,却耐何力气不如人,梁某人手上一收,她娇柔的身子便不可自抑的与他贴得更紧。

    而某人却得意的扬起一抹愉悦的笑,春风得意的看着龙自非和安若嫣说:

    “你们俩去吃晚饭吧,我和尘尘想单独聊会儿,阿嫣,这顿饭就当我欠你的,待回了A市,我再请你吃。”

    话音落,不待龙自非开口,更不待沈尘尘反应过来,他已经揽着她抬步往驿站大门而去。

    “梁凌鉴,你说什么呢?”

    被他强制揽着迈步的沈尘尘终于反应过来,开始不悦的挣扎。

    “梁大哥,你不是说了不会强迫尘尘的吗?”

    身后,龙自非的声音透着几分沉郁响起,身旁的安若嫣小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如水的眸子微微垂下。

    沈尘尘也是一怔,眸底闪过茫然和惊愕,迎上龙自非如墨的黑眸里,她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根本分不清他是做戏,还是认真!

    心,却微微一沉。

    腰间那只大掌却是一紧,梁凌鉴眸底掠过一抹狂傲,性感的薄唇微勾,眸光扫过沈尘尘绯红的小脸,迎上龙自非染着暗沉的黑眸,不紧不慢地说:

    “阿非,我当然不会强迫尘尘,我和尘尘的关系你难道不知道吗,今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接她回去,她的衣服还在我家没有拿走呢。”

    沈尘尘身子有片刻的僵滞!

    而后,愕然地抬眸,正好迎上梁凌鉴泛着丝丝得意的深眸,视线相触,他唇边笑意扩散,当着龙自非的面,低头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低沉的声音温柔得溺人:

    “尘尘,我有话单独和你说,我们进去聊。”

    沈尘尘最是无法抵抗梁凌鉴这样的温柔,每每他温柔以对时,她便很没骨气地忘了他那些伤人的话语,一如刚才,他那温柔的吻。

    想到那个吻,她小脸越发的滚烫,对他温柔的注视下一点点迷失心智,正欲点头时,龙自非却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扣住沈尘尘另一只手腕:

    “尘尘,不是说好去吃烤羊排的吗,有什么话吃了晚饭再说也不迟。”

    如墨的黑眸紧紧地看着沈尘尘,她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就被梁凌鉴感动,前几天还咬牙切齿说要三个月内把自己嫁出去,不让梁凌鉴有羞辱她的机会。

    这才几天,她就忘了!

    梁凌鉴皱眉,深眸扫过龙自非握着尘尘手腕的大手,一丝沉冷划过眸底,不悦的道:

    “阿非,尘尘想吃什么,我会陪她去吃,你和阿嫣先去,我和尘尘先谈点事情。”

    比之刚才的温柔,可谓有着很大的差别,沈尘尘明显感觉到,揽在她腰间的手,一寸寸的在收紧。

    空气里丝丝火花迸出……

    龙自非只是淡淡地扫过梁凌鉴,便又紧紧地锁住沈尘尘的视线,执着的不愿松手,而梁凌鉴,全然一副所有者姿态,将沈尘尘娇躯揽在怀里,呼吸间,是她清幽地气息萦绕,他舍不得放开。

    足足僵持了十秒,看得一旁的安若嫣心里酸涩,却又担忧不已。

    最后,沈尘尘深深地吸了口气,轻声开口:“阿非,你和阿嫣先去吃饭吧,不用管我……”

    那晚,沈尘尘和梁凌鉴怎样谈判的,他们谁也不知,只是,第二天,龙自非吩咐提着结束旅游,随团回A市。

    许多同事玩得不尽兴,出于补尝,龙自非答应他们,在中秋节时,再组织一次旅游。

    梁凌鉴和沈尘尘和关系没有变化,反航的飞机上,沈尘尘和安若嫣坐在一起,中途,龙自非和安若嫣换了座位,在沈尘尘旁边坐下。

    “喝点饮料吧!”

    骨节分明的大掌伸到她面前,他将一瓶拧了盖的饮料递到她面前,声音温润的响起。

    沈尘尘看向机舱外的目光收回,转头冲他微微一笑,接过他手中的饮料。

    “你们,和好了吗?”

    看着她喝了饮料,又拧上盖子,龙自非才状似不经意地问,眉眼微挑,声音温润,俊美的面上笑意轻浅,把那丝莫名的期待埋进了心底。

    眼角余光瞥见来自左边的目光,沈尘尘轻轻摇头,故作无所谓地说:

    “没有,在他没有爱上我之前,我怎么可能再作贱自己。”

    龙自非微微皱眉,不解的问:“梁大哥昨晚不是向你表白,让你跟他和好吗?”

    其实他看得出来,梁凌鉴爱上了沈尘尘,虽然他认识梁凌鉴不算时间多长,可也有两年之久,除了他姐,还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让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他有情绪变化。

    更别说,千里迢迢的追到草原来!

    沈尘尘可谓是第二个,让梁凌鉴情绪牵动的女子。

    如墨的黑眸微微眯起,眸底迸出几许探究,看进她清澈的眸子,微顿了两秒,又问:

    “尘尘,你是在意梁大哥爱过我姐吗?”

    沈尘尘脸色微变了下,虽然很快又恢复了正常,龙自非还是清楚的捕捉到她眸底一闪而逝的黯然。

    心,微微一紧!

    忽略心底那抹异样的感觉,龙自非勾唇一笑,侧目看了眼那边正往他们看来的某人,温和的说:

    “其实你不必在意过去,梁大哥曾经是很爱我姐,可那都是曾经,现在,我姐已经结了婚,从头到尾,他们也没有过什么,没有回报的付出是不可能永远的,爱情,亦是如此,既然你爱他,你就该抓住这个机会,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趁虚而入,在他还没有完全走出过去的伤心,还没有爱上另一个女人,没有开始新的恋情时,这应该是他感情最低谷时期。”

    沈尘尘微微一怔,清澈的眸底掠过一丝茫然。

    他对筱冉姐的爱,是曾经吗?

    如果真的已经是过去式,她自然不会在意,虽然这是她的初恋,甚至第一次也是给了他,她也不会小气的去计较过去。

    可是,筱冉姐对他不是过去式!

    想到昨晚的谈话内容,她的心便无法自抑的泛起阵阵苦涩……

    “梁爸爸,我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告诉你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消息,听到这个噩耗,你可千万要挺住!”

    当糖糖故作老成的话语透过电波传到梁凌鉴耳里时,他脑子里蓦然闪过的便是沈尘尘的脸,顿时皱了眉头,沉声问:

    “糖糖,什么事,你别卖关子,说吧!”

    糖糖这段时间给他打电话,无非是报告沈尘尘的事,以前是把她和谁谁相亲的事告诉他,后来便是她和他舅舅又约会什么什么的通知他。

    从草原回来了这么多天,他还没有和沈尘尘再见过面,那丫头借筱冉的口,把工作交给了另外的人,他还真是找不到借口见她。

    性感的薄唇微微抿起,梁凌鉴深邃的眸子沉静如水,知道她这几天和龙自非走得近,不只是工作,他们私下也经常在一起,他心里,无端觉得沉郁。

    “梁爸爸,我可说了,我舅舅说,他要向沈阿姨求婚来着,你到底还要不要沈阿姨了,你就不能放下面子,对沈阿姨说几句好话吗,难道真要看着她嫁给别人啊,真是搞不懂你们大人,喜欢就喜欢嘛,有什么装的,分明喜欢却不说出来,如果你实在放不下身段,那你写封情书,我去替你转交给沈阿姨,总好过看着她嫁人好吧。”

    皇帝不急太监急,糖糖的声音稚嫩中渗着失望和无奈,有种恨铁不成刚的味道,闻言,梁凌鉴有片刻的怔愣,这倒真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几天,求婚,是不是太快了?

    见他不语,糖糖以为他还在犹豫,又语重心长的说:

    “梁爸爸,这次你可想好了,幸福是要自己去争取的,就如当年,你要是比我爸爸快一些,狠一些,那现在和我妈妈结婚的人肯定不是我爸,而是你,你现在对沈阿姨倒是够狠的,只要你再多一点温柔,把当初对我妈妈的温柔拿一点来对沈阿姨,她还不乖乖地回到你身边吗,女人啦,我可比你了解,对待不同的女人,要用不同的方法,这叫因人而异,不能一惯的温柔,也不能一直的霸道,沈阿姨明显是吃软不吃硬,她是爱你的,自然希望你也温柔对她,猫咪说,沈阿姨要把自己嫁出去只是和你赌气,只要你退一步,放下身段,她就不会再嫁给别人了,你要是再不下决定,我可真支持沈阿姨和我舅舅在一起了。”

    糖糖真是恨不得直接替代了梁凌鉴,代他去表白,可他知道,这种事是不能替代的,因此长篇大论,没完没了。

    “地点!”

    握着手机的力度微微收紧,梁凌鉴薄唇微启,简短的吐出两个字,俊毅的面上浮起一丝坚定,闻言,糖糖松了口气,急忙欢喜的报上地址。

    又热情的交代了一番,糖糖才放心地挂上电话。

    颀长的身子往椅背上靠去,梁凌鉴无心于桌上的企划案,反而是眸色深沉地看着手机上的相片,那是沈尘尘熟睡中的容颜,她住在他家的时候,有一天清晨,他无意间拍下的。

    当时只是觉得她的睡颜很恬静,甜美,那小巧的唇边泛着笑意,一只手枕着下巴,另一只手放在枕头上,有几分婴儿般的可爱。

    修长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抚上手机屏幕,他深邃的眸底泛滥的柔情浓得他自己都不清楚,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眼前却闪过和她相处的那几日时光。

    刚才听见糖糖说阿非要向尘尘求婚时,他的心蓦然一窒,心口像是被利器突然刮了一下,痛意自心间尖锐的蔓延开来。

    她曾经说过她爱他,那几天里,他也是用心的试着去接受她,看见她的好,可是,每次,只要一提起筱冉,他觉得,她就会变成刺猬一样。

    细细想来,他知道自己也有错,就如糖糖所言,或者,他真是用错了方法!

    对尘尘,他没有过温柔,没有过耐心,即便有,也只是偶尔,比起当初对筱冉,真是不及万分之一,糖糖说,只要他放下身段,对她温柔一点,她便会回头。

    心里有些动容,又有些犹豫,无疑的,他虽然纵横商界,呼风唤雨,可对女人的心思,他其实并不了解,从来都是女人对他万般讨好,即便对筱冉,他深情似海,却也只是以自己的方式来对她好。

    而不是刻意的去了解她的心思。

    然而,真让他看着沈尘尘嫁给别人,脑海里浮现出她穿着婚纱,和别的男人走进礼堂的模样,他的心口又是一阵窒息。

    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揪着,那尖锐的痛意令他五脏六俯都纠结在一起,不能,心里有个声音在说,不能让她嫁给别人。

    夕阳余晖温暖地撒落在龙自非俊美的面庞,细长的阴影投在车身上,性感的唇角微勾,笑意俊朗的看着沈尘尘走来。

    身后,变出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笑着说:

    “尘尘,送给你的。”

    鲜艳芬芳的玫瑰引来沈尘尘那些同事的羡慕,龙自非俊美的容颜,修长挺拔的身材,以及身后的高级轿车,更是让她那些同事又是羡慕又心里泛酸。

    沈尘尘笑着收下面前芳香扑鼻的玫瑰花,轻快的说了声:“谢谢,很香。”

    龙自非温柔一笑,已经拉开了车门:

    “上车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筱冉姐她们,到了吗?”

    沈尘尘弯腰钻进豪华轿车,柔软的声音带着笑意,温柔悦耳。

    “当然,就差你一个人了。”

    龙自非从另一边坐进驾驶室,不经意地瞟过窗外投来的羡慕眼光,倾身为她系上安全带,而后发动引擎……

    豪华包间里隐约传出说话声,沈尘尘抱着花束走在前面,龙自非紧跟其后,正欲伸手推门,却不想门从里面先一秒被打开,触及到梁凌鉴深邃如潭的黑眸时,沈尘尘脸色暮色一变。

    心,跟着一窒!

    “尘尘……”

    梁凌鉴噙着笑意的眸子看见她面前的玫瑰时,也是脸色微微一变,比起她的惊讶,倒是很快又恢复了微笑,薄唇轻勾,柔声说:

    “我帮你把花插起来!”

    258番外:爱上你的味道 36

    “……呃……”

    沈尘尘怔怔地没有反应过来,如水的眸子泛着惊讶,将他微笑的俊颜清晰的映在眼底。包间内,糖糖和猫咪都睁大了眼睛盯着门口,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微的环节。

    苏筱冉和裴少寒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温柔的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看着门口的一幕.

    龙自非眉峰微皱,似乎也惊讶于梁凌鉴的到来,先他一秒拿过沈尘尘手里的花束,淡淡一笑:

    “梁大哥,你今晚不是有饭局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梁凌鉴眸底闪过一抹深锐,视线扫过他夺走的鲜花,又将目光锁定在沈尘尘脸上,微微一笑,温柔地说:

    “尘尘,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阿非,我忘了告诉你,我刚才也给安若嫣打了电话,让她一起来给尘尘过生日。”

    视线相交,梁凌鉴脸上的笑变得意味深长,龙自非神色微僵了下,无所谓的耸耸肩:

    “只要尘尘愿意,叫谁一起给她过生日都可以。”

    “梁爸爸,舅舅,沈阿姨今天是寿星,你们别让她站在门口,都进来坐下聊啊。”

    看得心急的糖糖忍不住开口,在梁凌鉴回头时,他悄悄举起小手,对他做出一个加油的手势。

    “对,姑姑,快过来,坐我旁边!”

    坐在糖糖旁边的猫咪也兴奋的冲沈尘尘招手,清亮的眸子窜过好奇,梁叔叔和龙叔叔都喜欢姑姑,那姑姑,该选择谁呢?

    “尘尘,我们过去。”

    龙自非伸手揽上沈尘尘肩膀,温柔的勾唇一笑。

    梁凌鉴深眸瞬间转暗,视线扫过他放在沈尘尘肩膀的手,薄实的唇瓣抿成一线。

    当着梁凌鉴的面,沈尘尘并没挣开龙自非,反而是抬眸冲他甜甜一笑,迈步向大圆桌走去。

    敛去眸底一闪而逝的暗沉,梁凌鉴也跟着到桌前,在自己刚才的位置坐下。

    相继落座,龙自非特意让沈尘尘坐在筱冉旁边,而他则在她身旁,梁凌鉴依然是刚才的位置,他和沈尘尘之间,便隔了一个龙自非。

    点完菜,侍者离去后,糖糖稚嫩的质问声响起:

    “梁爸爸,你刚才不是说给沈阿姨买有礼物吗,快送给沈阿姨啊。”

    糖糖毫不畏俱地表明立场,对梁凌鉴是一种极大的鼓励,而他的提醒也换来龙自非的皱眉。

    梁凌鉴微微一笑,声音温润愉悦:

    “对,尘尘,我给你买有生日礼物。”

    “尘尘,先看我的礼物吧。”

    龙自非打断梁凌鉴的话,动作利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锦盒,一看那精巧漂亮的盒子,那边的猫咪便惊叹道:

    “哇,龙叔叔,你给姑姑买的是戒指吗?好漂亮的盒子!”

    “没见过世面的丫头。”

    糖糖小嘴一撇,不悦地数落猫咪,一个盒子都把她惊讶成那样,真是丢脸。

    梁凌鉴面色一变,深眸划过一抹沉郁,正欲开口,包间里却啪的一声轻微的响,是龙自非手中小盒子打开的声音,下一秒,只觉数道光芒从盒子里着迸射而出……

    猫咪双眸圆睁,眼看要再次惊叫出声,却不料一旁糖糖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两只眼睛骨碌碌地转,猫咪抬起小手将糖糖的爪子拿开,一眨不眨地盯着龙自非手中的戒指,心里幻想着哪天自己也能戴上那么漂亮的戒指。

    梁凌鉴只觉龙自非手中的钻石戒指分外刺目,他手中的戒指有多亮,他眼底的沉郁便有多深,裴少寒紧握着苏筱冉的手,含笑看着龙自非手中的戒指。

    苏筱冉心里莫名划过一丝不安,说不清为什么,她突然觉得阿非的眼神太过认真,似乎戏演得太真了,让她分不清这到底是演戏,还是演绎人生……

    沈尘尘亦是一脸惊讶,钻石发出的丝丝光亮折射进她如水的眸子,光芒璀璨,龙自非唇角微勾,笑意染满眼眸,深情款款地凝视着沈尘尘。

    起身,离座,单膝下跪

    “总经理,我听……”

    突然,包间的门被推开,安若嫣的声音说了一半,灿烂的笑僵在脸上,清亮的眸子怔怔地看着他手中闪着光芒的钻石戒指,以及那漂亮的盒子。

    心底,却突然泛起无边酸涩,她想笑,却无法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嘴角牵动,笑容渗进丝丝苦涩。

    苏筱冉眸色微变,把安若嫣的僵滞和心碎看在眼里,身子也是微微一僵,感觉到她的情绪,裴少寒稍加力度,更紧地握住她的小手。

    空气微微凝结!

    梁凌鉴抿紧了唇,目光沉沉地看着龙自非手中的戒指,在看到安若嫣僵在门口,龙自非眼底闪过一抹犹豫时,他放在桌下的大手紧握成拳。

    沈尘尘脸上闪过内疚,看着安若嫣,却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苏筱冉抽出被裴少寒握着的手,站起身便要走过去叫安若嫣。

    耳旁却响起裴少寒的声音:“阿嫣,来了,就进来吧!”

    “筱冉,你的脚没好,别乱动。”

    话落,又伸手拉她坐下,安若嫣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抑制心头那尖锐的痛意,眨了眨弥上湿意地眼睛,终于扯起一抹苦笑:

    “嗯,尘尘,我也给你买了生日礼物,不知你喜不喜欢。”

    话虽对沈尘尘说的,可她的眼睛却无法控制的瞟向龙自非手中的戒指,分明每看一眼心就痛一下,她却像是有自虐症,还偏偏忍不住去看。

    在草原那几天她们两个就相处得不错,回来后,又因沈尘尘给龙自非做专访,身为秘书的安若嫣自是和她接触颇多,一来而往,两人也就成了好朋友。

    安若嫣心里清楚,龙自非喜欢的人是沈尘尘,若说她没有一丝嫉妒是假的,但她却一直在压抑那份嫉妒,很真诚的把沈尘尘当成好朋友。

    沈尘尘今天生日她是知道,龙自非不到下班时间便离开了公司,她本想着他们单独庆祝生日,可不想,半个小时前接到梁凌鉴电话,说是大家一起为沈尘尘过生日,让她一起来。

    她真没想到,龙自非会在这个时候向沈尘尘求婚,刺目的光芒让她眼睛泛酸,抬眼,不经意地正好触及到龙自非深邃的眼眸,下意识的,她咬紧了唇瓣。

    那边,梁凌鉴终于无法隐忍,倏地起身,脚下椅子因为他的动作往后一滑,发出轻微的一声响,他的动作顿时引来众人目光。

    他却毫不在意,两步上前,大手准确的扣住沈尘尘纤细的手腕,眸色幽暗中泛着丝丝压抑,声音真诚中渗进霸道:

    “尘尘,我们单独聊聊!”

    沈尘尘眸底窜过惊愕,却倔强地抿了抿唇,淡淡地说:“有没什么好单独聊的,有话就在这里说吧。”

    见他抓着沈尘尘的手,龙自非脸色一沉,眉峰紧紧拧在一起,单膝下跪的姿势却未加改变,而是紧紧地望着沈尘尘,紧张地轻唤:

    “尘尘……”

    苏筱冉美眸划过担忧,定定地看着僵持的梁凌鉴和沈尘尘,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一个沉郁而压抑,一个倔强而淡漠。

    “梁大哥,有什么话,你就当着我们大家的面说吧!”

    她意有所指,梁凌鉴和沈尘尘的结,她自是清楚,若是梁凌鉴能当着大家的面承认对沈尘尘的感情,那沈尘尘便不会再有什么心结。

    至于阿非,她心里真是一点底也没有了!

    偌大的包间,气氛沉闷而僵滞!

    众人目光都停落在梁凌鉴和沈尘尘身上,唯有安若嫣,如水的眸子忧伤的看着龙自非,丝丝疼意,像是藤蔓自心底长出,将她的心紧紧缠绕,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沈尘尘红唇微抿,仰着小脸,倔强地望进梁凌鉴那双幽深似海的黑眸,忽略心底深处那抹期待和紧张,苏筱冉的话,便是她要的答案。

    然而,她又有些害怕……

    这是她最后一次给自己机会,真的,真的是最后一次,她告诉自己,爱情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除了爱情,她的人生还有许多有意义的东西值得她去在乎。

    比如,尊严!

    她和他会有今天的僵持,便是因为她一直不愿放下尊严,而他,不愿放下的是什么,她不知道,也害怕知道,阿非说他只是放不下身段,可她心里没有答案,她害怕,他放不下的,是过去那段感情!

    他似海的深眸风云变幻,她看不清楚,那里那些复杂的情绪,她看清楚的,是那一丝迟疑和犹豫,她的心突然一窒!

    像是被利器刮伤,又像是,突然被重锤狠狠敲击了下,痛意,尖锐刻骨,心里,分明涌上悲凉,她唇边,却泛起一抹浅笑,灯光下透着几许苍凉和疲惫,她累了。

    也绝望了!

    梁凌鉴眉峰微皱,她突然的笑,让他心里涌上一丝不安,扣住她手腕的力度蓦然一紧,紧紧地抿了抿唇,正要开口说话时,沈尘尘的声音却轻轻地响起:

    “阿非,你是要向我求婚吗?”

    她的话一出口,包间内顿时寂静无声,众人皆是睁大了眼,摒住了呼吸。

    安若嫣紧紧咬住了唇瓣,放在身侧的双手一点点攥紧。

    梁凌鉴眸色骤然一紧,没有再犹豫的时间,脱口道:“尘尘,你不能嫁给阿非。”

    “为什么不能?”

    开口说话的是龙自非,他没有起身,依然单膝跪地,仰头看着沈尘尘,宽厚的大掌托着精致的锦盒,钻石戒指的光芒透着三分清凉。

    手腕吃痛,沈尘尘微微皱眉,却倔强地道:“梁凌鉴,我和谁结婚与你无关。”

    梁凌鉴俊颜再次沉了一分,性感的薄唇抿成一线,冷眼扫过龙自非掌心的戒指,冷冷地说:

    “因为你不爱他。”

    沈尘尘身子一僵,下一秒,眸底迸出怒意,正欲反击,却听见梁凌鉴继续说道:

    “而且,你是我梁凌鉴的女人,不能再嫁给别人。”

    “你……”

    沈尘尘气得咬牙,心里说不出是怒是痛,还是满满地嘲讽,龙自非也变了脸色,梁凌鉴却无视他,侧目看了眼面带担忧之色的苏筱冉,暗自平息心头的情绪,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定。

    声音突然温柔下来:

    “尘尘,我爱你!”

    沈尘尘如水的眸子惊愕地睁大,怔怔地没有反应过来,不仅是她,就连房间里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愕然,直到糖糖“哎哟!”一声痛呼。

    裴少寒和苏筱冉才把视线转向他和猫咪,却见糖糖恼怒地瞪着猫咪,后者却是呵呵地笑,不好意思地说:

    “糖糖,你别太小气嘛,只是被我掐了一下而已。”

    “神经病,你掐我做什么?”

    糖糖皱眉,没好气的骂,白嫩的小手被她该死的掐出一道印子。

    猫咪嘟着小嘴,无辜的说:“我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幻听啊,不是说,会痛就是真的吗,那你会痛,就代表梁叔叔是真的在向我姑姑表白啊。”

    “你怎么不掐你自己?”糖糖冷冷地问,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才把目光重新转向今晚的主角身上。

    对于他们两个的小插曲,梁凌鉴和沈尘尘浑然不觉,一个紧紧凝视,一个怔怔地傻望,眸子眨动,茫然中渗进一丝别样的情绪。

    像是感动,又像是不敢相信!

    “尘尘,以前是我不好,我不该总是用话伤你,更不该让你三个月内把自己嫁出去,我收回以前那些混帐话,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沈尘尘抿着的唇瓣紧了又紧,一颗心因为他的话莫名难过,他如潭的黑眸写满了真诚,与过去的疏离嘲讽不同的,还有着她一直渴望的温柔,虽然不是深情似水,却也是温柔的。

    这对于梁凌鉴来说,已非不易。

    最主要,还当着他曾经深爱过的女子,对她说爱,向她低头。

    他放下了身段,她是不是该高兴的接受?

    见她沉默不语,梁凌鉴心里泛起丝丝不安,握着她手腕的力度不自觉的收紧,另一只大掌抚上她纤瘦的肩膀,眸色深深地锁住她的视线,缓缓地道:

    “尘尘,你曾经说过你爱我,愿意用三个月的时间来和我相处,但我们真正相处的时间只有一周,然后我惹了你生气,今天,当着大家的面。”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侧目看了眼坐在裴少寒身边的筱冉,那个眼神,是真正的告别,告别过往的深情,告别那些为她痴情的岁月,苏筱冉鼻端泛酸,眸子里氤氲弥漫,却冲他鼓励一笑,温柔而纯净。

    收回视线,他再次弱视沈尘尘清澈的眸子时,深眸染满了柔情,温柔的说:

    “现在,当着大家的面,我把话说清楚,尘尘,不论你做怎样的决定,请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沈尘尘咬紧了唇瓣,轻轻点头。

    “尘尘,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听我,以前,大家都知道我爱筱冉,爱了几年,甚至,我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子,尽管她已经嫁人,但我还是无法将她忘记,直到,我遇上了你,尘尘,你给我的感觉很特别,也只是出于特别,如果不是那晚你被下药,也许,你也不会走进我的生活。”

    他的话让沈尘尘想到了过往,她似乎看见了他过去对筱冉的痴迷,心,说不出的疼痛,他的声音低沉而柔软,却让她想要落泪。

    如水的眸子泛起晶莹,还有一丝怜惜,触及灵魂的怜惜,有那么一刻,她突然忘了他对自己的那些伤人话语,更甚至,她觉得是自己太过小气,太过计较他的过去。

    一开始爱上他,她并想过要求什么,只是单纯的爱上了他,愿意和他在一起,可后来,她怎么就有了期待,想要他的回报,想要他的在乎,才会在每次谈到有关筱冉的事情时,她变得敏感。

    以梁凌鉴对苏筱冉的深情爱意,他对她任何的维护都属正常,若是他虚伪的哄她,或是在她面前说筱冉的坏话,那才是真的不值得她去爱。

    见她眸子晶莹闪烁,梁凌鉴眸底的温柔越发的浓郁,唇边泛起一丝浅笑,那样的温润如玉,性感迷人。

    他说:“尘尘,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上次在超市,我便是真的想跟你道歉,想让你回去,想和你继续三个月之约,只怪我这人太过骄傲,还有些大男人主义,觉得向一个小丫头低头很没面子。后来你说要三个月内把自己嫁出去,我便在心里下了决心,绝不让你如愿,我破坏你每一次约会,那是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你,我不愿让任何男人靠近你,不愿你嫁给别人,我以为你只是和我置气。”

    从来高高在上的梁凌鉴其实并不擅长哄女人,若是早一点甜言蜜语去哄哄尘尘,又怎么会演变成今日的局面。

    “去草原前,我是想着向你道歉,可是最后,我还是让你难过了,尘尘,我没哄过女人,也不懂女人心思,但我真的想你回到我身边,我们继续三个月之约,我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也许不能给你想要的浪漫和甜蜜,但我会尽自己的能力,努力去对你好,努力把你当成我生命中的唯一。”

    看到沈尘尘一点点动容的神色,安若嫣心里却是五味杂陈,有那么一丝释然,却又有着淡淡地酸涩,看着单膝跪地的龙自非站起了身,掌心收紧,同时,钻石戒指的锦盒也跟着阖上……

    长长的睫毛闪动,沈尘尘眸底的泪意越发晶莹剔透,看着他俊美的容颜,心里流过丝丝暖意的同时,又带着些许的难过,在她绝望之际,却听到他深情的表白,在她想要放手的时候,却听到他说重新开始。

    那一点点冷却的爱,又死灰复燃,她无法抵挡他这样的温柔,无法拒绝他这样的真诚,爱,说简单便简单,它简单到只是一个字。

    然,说复杂,它又复杂到,让许多人一生都不明白,梁凌鉴这样的天之骄子,商业精英,却在爱情面前显得手足无措,差一点,因为他的骄傲和自大让爱情溜走。

    长长的一番话说完,他如墨的黑眸深情却愈演愈浓,凝着沈尘尘的眸子一眨不眨,静静地等着她的回答。

    包间里再次陷入寂静,裴少寒的手不知何时搭上了苏筱冉的肩膀,身子前倾,将她整个人揽在他温暖的胸膛,宽厚的大手将她一双小手紧紧包裹,看到梁凌鉴幸福,怀中的人儿便也真正心安了。

    在他温柔的注视下,沈尘尘过去所有的委屈和心伤都烟消去散了去,半晌,抿着的唇瓣微张,轻声问:

    “你以后,会后悔今晚说过的话吗?”

    “不会!”

    想也不想,梁凌鉴便立即回答,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扬,一抹温柔地笑映在她晶莹的眸底。

    “我可以答应你重新开始,但我也有要求。”

    沈尘尘吸了吸鼻子,忽略心里满满地感动,仰着小脸望进他深邃的眸子。

    “好,你说,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梁凌鉴温柔地点头,以前放不下的骄傲,此刻才觉得,其实自己根本没什么好骄傲的,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他更应该给予的是温柔和疼爱。

    沈尘尘突然轻轻一笑,挑了眉眼道:

    “以后不许惹我生气,不许对我发火,更不许对我大声,还不许用工作来威胁我,不许对别人比对我好,不许强迫我做任何事情,不许……”

    思绪飞转,沈尘尘一连说了几十个不许,梁凌鉴一直温柔含笑,看着她娇艳的红唇一张一盒,眸光流转,明媚动人,到最后,他突然手上一收,低头以唇封住她后面的不许……

    “唔……”

    脑子有片刻的空白,沈尘尘一双眸子惊愕地睁大,回过神来后立即双挣扎,梁凌鉴出乎意料竟然放开了她,却是在她发火以前就温柔的道:

    “尘尘,我们回家再定家规好吗?”

    “啊?”

    沈尘尘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家规?

    梁凌鉴唇边笑意加深,温柔地说:

    “现在,跟我回家,我有礼物送给你,收了礼物,你再慢慢的说你那些不许,不管多少,我都照单全收,如何?”

    “真的吗?”

    心里暖意流淌,沈尘尘面上却一脸不信任,小嘴微噘,倒是忘了刚才被他强吻一事。

    梁凌鉴轻轻点头:

    “当然真的,你一时也想不出那么多,我给你一辈子的时间去想,想到了再告诉我……”

    (全文完)

    亲们,番外到此告一段落,谢谢大家喜欢叶子的故事,沈尘尘最终还是选择了梁少,亲们是不是会觉得没有虐够梁少呢,其实,我一直不想虐他的哦,爱一个人,很多时候更需要包容。

    尘尘是善良的,她爱梁少,所以,在他愿意放下身段,真诚道歉,请求她回头时,她心中那份爱便驱逐了所有的委屈和恼怒。

    阿非是不是爱尘尘,这个问题,在这里不能继续番外了,因为番外已经很长了。,阿非的幸福会在新文《豪门禁区:恶魔百日索爱》里继续,会给他幸福的结局的。

    最后想说一句,喜欢叶子的亲,请继续支持新文,每个故事都是我用心构思,用心去写的,也许没有感动大家,但我自己却是经常被那些文字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