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蜜桃色巧合 > 第74章 第 74 章
    第二天就是周一, 大家又开始投入到工作之中了。

    苏南星之前因为父亲的事, 延误了很多工作, 好在属下帮着顶上, 也没耽误什么大事。

    但是怎么说呢,有时候国企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存在, 一方面,在这里工作会渐渐淹没一个人的才能和特色,要和所有人保持一致、不出头才是生存的第一要务,同时这里的升职是无论你再努力,只要你上面没人没关系,干到死也不会升职的地方。

    但是国企的一个矛盾的地方在于, 当你真的有困难,比如家里父母生了大病, 或者本人生了大病, 它又会对你很包容。

    像苏南星父亲得了癌症这样的大病, 市公司这边就给了苏南星很大的便利,从领导到下属也都很体谅她, 很多工作她的下属都帮忙顶上来了, 尤其是工作时间这点,医院那边经常需要她立刻就得过去,她跟丁琰打声招呼, 就可以直接走了。

    甚至市公司领导如果不是丁琰, 而是换一个苏南星不熟悉的新领导,在她家发生这种事之后, 领导也能给她这样的便利。

    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会格外体谅她,就好像是这个灰突突的企业有人情味的那一面露了出来:谁家没有父母,谁家父母不会生病?都体谅体谅,挺不容易的。

    就像是集团公司工会的存在,每次苏南星生病,工会都会去,虽然给的钱不多,但也表达的心意。

    这些很小的善意就像是在灰突突的布上忽然画上一点亮色,只不过这点亮色跟大背景的灰色相比,太微不足道了。

    周三那天,苏南星去集团公司开会,开完会之后要去系集部给宋集送个文件,刚走进宋集办公室,就见到了一个熟人。

    竟然是曾经在CCNA补习班里认识的唐总,之前苏南星替他搭线,让他们公司在天眼工程里干了个几百万的小工程,唐总非常感谢她,总想请她吃饭,苏父吊唁那天,唐总不知道从哪知道的消息,还特意去了现场。

    所以苏南星也承他人情,见到他就露出了微笑,说了句:“唐哥也在?”

    唐总看见她也显得更热情一点,“是,宋经理说有个大数据分析的项目想找我谈谈。”

    苏南星跟宋集说了句:“之前我看过他们公司的资历,大数据是他们公司的对口项目,可以多考虑。”这话就是卖人情帮忙了。

    宋集自然心领神会,说了句:“行,我知道了。”再多的话没说,宋集的精明之处就在这,话说得不多,但是事办得多,所以他这么年轻升到部门副经理不是没有道理的。

    唐总上次去苏父葬礼的时候,是见到宋集在现场帮忙的,也见到周奕作为苏南星男朋友站在她身边的,他心里对苏南星的衡量又高了一个档次,一个有着集团公司系集部长作为男友的人脉关系,更值得好好维护了。

    所以唐总从宋集那里拿到资料之后,就在部门外面等苏南星办完事出来,一定要请她吃饭。苏南星推辞不过,就跟他一起吃了饭。

    吃饭的饭店挑的是很清净、能聊天的地方,苏南星跟唐总毕竟还有一点同学情谊,也不都是客套,她也真的饿了,饭菜上来了,就埋头吃,唐总没给她点酒,他们俩吃饭再特意喝酒,这关系就太特意了,显得远了。

    能做到唐总这个级别的领导,为人处事的那种微妙的恰到好处感,抓的非常好。

    只不过他的工作很忙碌,吃饭这会儿功夫,唐总已经接了三四个电话,有工程施工队打的电话,还有他下属向他汇报工作的,苏南星听起来,觉得唐总这是上上下下一手抓。

    唐总挂了电话之后,看着自己没吃几口的饭,跟苏南星叹了一口气,说:“我们S市公司成立时间短,人员配备不足,什么事都得让我操心,我这个总经理干的有点累,现在真是缺人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南星问了一句:“你们公司总部在哪啊?”

    唐总也随意的聊,说:“在B市啊,我们在全国几十个城市都有分公司,是家上市公司。”

    苏南星想到她曾经看到唐总给她发过他们公司的资料,想到他曾经对他说若是她跳槽过去给年薪五十万的事……

    又问了一句:“你们市公司副总的位置,还缺人吗?”

    唐总也是闻弦知雅意,问了句:“怎么,小苏妹纸你有人选给我推荐?”

    苏南星想了想,说了句:“你看我行吗?”

    把唐总一下都说愣了,随即笑开了花,“行,你若是真的来,那是相当行了!”又问她:“怎么,华信S市公司部长这个位置做的不太痛快,所以想跳槽?”

    苏南星说:“也不是,只不过我男朋友在B市,若是你们公司有经常跑B市的业务,我会慎重考虑一下。”

    唐总一听,心里这高兴劲儿就别提了,能拉到一个华信部长来他们公司,那得给他们公司带来多大的资源啊!!尤其是苏南星这种对华信上上下下各种关系都清楚人,甚至苏南星本人就是强大的资源啊!她还有个在华信集团总部当系集部长的男朋友呢!

    以前苏南星在华信的时候,不想搞得太明显,所以只给他们公司弄了个几百万的小项目,若是她来了他们公司,以她和省公司宋集还有集团公司周奕的关系,那几千万几百万的项目,不都可以谈了吗?

    唐总简直是怕苏南星打消这个念头,立刻说:“有、有,我这一个月得有十来天来回跑在两个城市之间,高铁都要让我坐穿了,若是你来的话,我让你当这个副总,到时候往B市跑的项目都给你,都方便你,而且薪水方面也好谈。”

    苏南星若是真的跳槽过去了,就是唐总的下属了,所以这会儿也没有太端着,而是换了个语气,问了句:“这可是唐个你说薪水可以谈的,那给我多少啊?”

    别的话没多说,但是以苏南星现如今的资源和能力,若是真的想跳槽,像唐总这样的公司不知道有多少家想接着她。

    很多中小型分包公司都特别缺这种能把华信集团上下关系都吃透的人才,既有人脉又有能力,这种人才出来了,大家都抢着要。

    很多人在公司里浑浑噩噩的,既不与人为善,也不努力工作,等到了年纪抱怨自己一事无成,殊不知真正努力的人,将所有的努力积攒到一块,终究会厚积薄发的。

    唐总立刻在脑子里想了一下这个价位,慎重的说:“若是你来的话,我能给到年薪六十。”

    苏南星想到上次唐总说是给五十的,这会儿给六十还多了十万,不过她还不着急,只是试探,面上也没做什么表情,说了句:“哟,谢谢唐哥厚爱,给这么多。”话说的客气,但下一句是:“我回去再考虑考虑。”没表态,但是没表态其实就是一种态度了。

    苏南星虽然一向是主张只有自己最可靠,要自己努力去挣得未来,现在也仍然是这个想法。但是她也会衡量自己所有的资源,今时今日,她不仅有省公司的资源,随着周奕升到集团公司去,她也有集团公司的资源。

    这时候时候她也不会假清高到否认跟周奕的关系,而且人得知道变通,有机会上的时候就得抓紧机会。

    唐总一看苏南星这态度也不甚热络,就知道自己这是给少了。他刚才其实也还是存了个心眼,一般像华信的部长出来到他们分包商公司来上班,给个四五十万年薪算是多的了,但苏南星的个人能力和资源都很强大,所以给年薪六十,不算是特别多。

    但是唐总已经说出口了,这会儿也没法立刻改口,就说:“我毕竟是一个市公司总经理,自己还没发做这么大的主,你看我一会儿帮你向总部申请一下,看看能不能争取更多,下午、下午我就打电话问这事儿,然后我就给你回复。”

    怕苏南星不搭腔,唐总把时间都说出来了,显得很真诚热络。

    所以苏南星也只得接话,说:“行,那麻烦唐哥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唐总给她打电话的声音很是高兴,苏南星一听就知道这价位是抬上去了,唐总说:“妹纸,我可是帮你说尽了好话,总部那边说像你这样的人才我们公司不能错过,说给年薪八十,这个价位,你满意不?”

    苏南星一听,这价位很满意了,周奕在集团公司当副部长,算上各种项目提成才有这个价位,她都忍不住想笑。

    “满意。”又记得承唐总的人情,说了句:“谢谢唐哥。”

    不过唐总又说:“不过总部那边希望你到B市那边面试一下,你看行吗?”

    苏南星自然点头同意,这也很正常,毕竟是年薪八十万的分公司副总,公司总部看看人,也很正常。

    挂了电话之后她也没先跟周奕说,等到周末去B市跟周奕回合,才跟他提起这个事,苏南星说:“若是成了话,我虽然不是完全在B市上班,但是一个月有十多天在B市,其余的日子在S市,我就能两头兼顾了。”

    她说:“等我挣两年钱,在B市这边有点根基,再给我妈租个好点的房子,我才能放心的带着她过来。”

    她有些歉意的跟周奕说:“对不起,没法完全过来,你别生气。”

    周奕知道他家苏部长一向是心里有成算的女孩子,没想到这么快她竟然连跳槽公司都找好了,心里可真是对她有点佩服。

    男人就是这样,如果一味当个依赖的菟丝花,可能一时半会儿是新鲜的,但是时间久了,谁都没有义务长时间无私的照顾你,再好的感情也会淡,到时候还是会腻了女人凡事都靠着男人,毕竟一个人挑起两个人的事是很累的。

    像苏南星这样工作上既独立,私底下的时候又娇软粘人,简直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尤其上了床还能让人离不开的女人,真是个中极品。

    周奕虽然遗憾苏南星不能完全过来一直和他在一起,但是他尊重苏南星的选择,而且也知道苏南星已经尽力权衡了一切之后,做出的最好的选择。

    周奕最好的一点不是英俊多金,是他有一颗尊重伴侣的心,他摸摸苏南星的头,说:“虽然遗憾你不能一直陪着我,但是这个结果,我知道你也努力付出了很多,暂时就这样吧,过一段时间再说。”

    他们都知道,这才是他们的开始,只要心在一起,总想着聚在一起,这就够了。

    等苏南星面试完,确定了跳槽之后,就要回华信辞职了。

    这么多年,她无数次想辞职,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苏南星想到了父亲临终之前对她说的那些话,其中就有让她做想做的事那句叮嘱,不过她和母亲现在还太穷,她还想努力挣两年钱,年薪八十万的话,努力两三年,帮母亲在S市新区那边买一套两居室,就可以做到了。

    人到老年,终究还是希望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的。苏母嘴上没说,但是心里还是想有个落脚的地方。

    苏南星回市公司跟丁琰说想辞职这件事的时候,丁琰问她:“都想好了?”

    苏南星点点头,丁琰又说:“看来,下家是找好了?”

    苏南星是唐总的众享大数据公司,丁琰跟唐总还是认识的,说了句:“老唐这人还是可以合作的。”又说:“也好,去了外面能多挣点,比较实惠。”

    丁琰问她:“跟周奕那边都已经商量好了?”

    苏南星说:“是。”

    丁琰说:“既然如此,我也不拦着你了,只祝你展翅高飞。”

    苏南星笑了,说:“这话说的好像以后见不到了似的,以后我上班的地方离我们市公司还很近,而且我们也会有合作,只不过到时候我变成了合作方,丁哥可得照顾照顾我了。”

    丁琰笑了,说:“我不是一直都在照顾你吗?”

    这话,确实是这样,丁琰从一开始就帮了她,不论是以前在市场部的时候,还是后来丁琰主动提要帮她转正,甚至是后来调来市公司上班,也都是丁琰给了机会。

    所以苏南星真心实意的说:“一直以来,多谢丁哥照顾了。”

    丁琰说:“你若是自己能力不行,我再怎么照顾也没用,你当我的系集部长,我也确实很省心。”

    他又说:“你走了,我还得头疼谁来当我的系集部长。”

    苏南星笑,提拔谁的事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写了辞职申请之后,就到省公司去递辞职信。那天正好周奕要回省公司来转人事关系档案,就和苏南星一起出现了。

    苏南星穿了一件驼色羊绒大衣,下面穿了同色系的高腰阔腿裤,脚上踩了一双高跟鞋,她和周奕的关系已经公开了,所以此刻也不需要避嫌了。

    她是坐他的车来的。

    这么久了,她第一次正大光明的坐着周奕的车到省公司。

    周奕穿着浅灰色的羊绒大衣,里面穿着深蓝色的羊毛西装,下车之后,见苏南星没系围巾,就将自己脖子上那条灰色羊绒围巾摘下来给她围上。

    苏南星笑得眼睛弯弯的。

    虽然没有亲密的搂在一起,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和感情,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省公司保安看到这一对,都看呆了,忽然想到有一夜晚上,苏总监穿得那么漂亮回来加班,后来没多一会儿周经理也跟着回来加班,也许那个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

    不得不说,他们两个现在这样走在一起,真的很般配。

    上公司大楼外的台阶时,苏南星的尖头高跟鞋不好走,周奕自然的拉着她的手。

    关心的样子不用说,都全在身体动作上了。

    全省公司的人来来往往的,都看到了。

    甚至他们没上楼之前,整个系集部就已经得到了风声。

    苏南星踩着高跟鞋、挺直了腰脊,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跟周奕走在一起了。

    路过门口前台的时候,前台妹纸简直看呆了,苏南星脸上画着一点淡妆,嘴上擦了裸粉色的口红,显得脸白面嫩,她自信大方的被周奕牵着手,让所有人去围观她,围观她的爱情。

    她那么努力,努力的工作、努力的生活,甚至连身体的每一寸曲线都是她努力的用汗水雕刻来的,她当然配得上最好的男人。

    苏南星到黄总那里辞职,黄总这边早就从丁琰口中知道她要辞职的事,所以此刻也没太惊讶,只是他比较惊讶的是女儿喜欢的周奕竟然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了,真是意外,她不显山不露水的就把周奕搞到手了,也是有手段有心机了。

    到了辞职这一步,黄总也不会为难她,毕竟将来再见面,大家都还可以带着笑打招呼,给自己都留一步,谁知道将来能用到谁?

    周奕去人力资源部提了自己的档案,又和苏南星去系集部那边看看,从今以后,周奕就正式不再是省公司系集部经理了,而是正式去集□□集部当副部长了。

    而苏南星也结束了这个工作多年的地方,正式离开这里了。

    系集部的人知道他们要走了,大家都跟他们寒暄。

    张、钱两个大姐面上带笑,说了很多好话,完全忘了他们曾经在私底下如何揣测过苏南星的,现如今苏南星成了年薪几十万的副总,跟他们到底是两个阶级了。

    李婉最郁闷,因为系集部空出来的总监职位,她曾经以为自己能上的,部门里就这几个人,按资排辈也该排她了吧,结果竟然是从下面分公司调上来的人,这让李婉非常不服气。

    她还趁着办公室没人的时候,到宋集办公室去问他,“为什么没升我?”

    她跟宋集一向是没大没小惯了的,宋集平常不在乎,但是心里有杆秤衡量着呢,此刻宋集说:“那为什么要升你呢?”

    没等李婉说话,宋集也没推脱说什么这事儿是周奕定的,不是他宋集定的,宋集很直接的给出了答案,说:“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升你呢?工作不认真、不仔细,出去谈业务,说话和反应能力跟不上,平常工作就喜欢推脱甩包,周部长或者我,为什么要升你上来呢?”

    李婉不甘心,“苏南星一个临时工都升上来了!”想了想,又觉得是不是那时候苏南星就跟周奕睡在一起了,所以周奕特意给她开了后窗,才升她为总监的?

    宋集只说:“苏南星加班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你推出去的那些工作给她的时候,你又在做什么工作?她为了集团公司忽然要的报表能半夜回加班,我找你要表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李婉竟然哑口无言。

    所以此刻李婉看到了苏南星和周奕一起回来,那心情别提多酸了。当着周奕的面她也不敢给苏南星脸色,但是后来听说苏南星跳槽出去年薪几十万,嫉妒的酸水就别提多酸了。

    钱大姐试探苏南星:“哟,你这出去工作了,工资得涨不少吧?起码得年薪三四十万了吧?”

    苏南星没吱声,张大姐听见三四十万已经惊叹,“这么多哦。”可是看苏南星笑而不语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止这些。

    钱大姐最会看人表情,说了句:“恐怕三四十万都是少的,得五六十万吧。”

    苏南星还是笑着不说话,大家真是心里倒抽一口冷气,不得了啊,一下就六七十万年薪了,跟他们一下就不一样了。

    这些大姐的心里虽然酸,但毕竟年纪大了,知道这个是比不过的,钱大姐跟苏南星的关系毕竟还是近一些,最终只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你的努力也算是没白费,终于有了回报。”

    要么怎么说钱大姐的情商比张大姐高呢,就她说这句话,别人听了心里就舒坦。

    苏南星笑了,说了句:“是啊,所有的努力和汗水都没有白费。”

    留下让省公司系集部的人无数的感叹和羡慕,她和周奕一起离开了。

    系集部的人送到楼下,看到周奕还给苏南星开车门,这一幕让很多人触动,张大姐心直口快,说了一句:“哟,能让周经理给拉开车门的,以后全集团也没有几个人有这个待遇了吧?”

    下一句话是,但是她苏南星有这个待遇了。连车门都给拉,在家里的话,指不定多么温柔小意呢。

    这话没说,但是大家都明白。

    李婉嫉妒得受不了了,说了句:“她就是命好,长得也好看。”

    钱大姐说了句:“命好,心里也有数,还努力,你当她曾经说自己喜欢运动是玩笑呢?人家每天早上都晨跑呢,要不身材能那么好吗?”

    钱大姐看着周奕开远的车子,说了一句:“所以说,努力过的痕迹都会在自己的生命里体现出来。”倒是难得说出这样的金句来。

    以后苏南星和周奕,就真的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只是他们口中羡慕的谈资对象了。

    周奕正式把编制从升功力调走之后,集团公司审计小组到了C省公司去审计,结果正好审计小组在的时候,有人举报了曾经在C省当总经理的黄总,本来他调到L省去就有点急,C省有些财务的账目就没有弄好,这一举报,倒是被查出来点问题。

    各个省公司都有自己的私库,总经理可以支配私库里的钱走综合办公室的账单,其实也不多,大概几十万的钱,但是里面有些账目没对上。

    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可是赶上了严打的风,集团那边管人力资源的陈部长帮着跟总裁说了句好话,被旁边的于副总裁不软不硬的怼了一句:“说起来,老黄那么大的年纪,怎么就调到L省去当一把手了呢?过几年就得重新给L省那边再挑个继任者,还挺费劲的。”

    这话说完,人才资源的陈部长就不说话了。

    再后来黄总就被撤了职,有人还把黄欣然喜欢在朋友圈晒各种父母给买奢侈品的照片发给了审计组,写的是:“他们家就黄总是挣工资的,哪来那么多钱给女儿买这么多奢侈品的?”

    这事儿就有点说不清了,人家黄总好歹也是年薪百万,给女儿买个两三万的香奈儿包包算得了什么?但就是节点不太好,也成了黄总下台的一小笔。

    黄总下台之后,黄欣然在分公司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当初黄总为了规避公司规定,直系亲属不能在一家公司,特意将黄欣然从省公司调到了一家新成立的子公司,因为子公司的办公场所没建好,所以还在省公司这边一起办公。

    可是一年多过去了,子公司的办公场所也建好了,是在一个距离市区开车一个多小时的郊区,周围是野地,条件很艰苦。

    本来黄总在的话还能将她调回来,但是黄总倒台了,黄欣然没有了依靠,就每天去那么远的子公司上下班,开车的水平不怎么好,每天都有小刮碰。

    但最大的问题是,黄总下台之后,以前忍着黄欣然的同事们,现在也都不忍着了,而且墙倒众人推,说话也比以前难听和直接了。

    黄欣然以前都是被人捧着聊天的,现在忽然被人吐槽,心里上也受不了,晚上回家总埋进被窝里哭。可是又不敢跟家里说,觉得自己是落难了,十分悲惨。

    后来她想起了心心念念的周奕,给周奕打了电话,喊了声:“奕哥……”才说话,就已经哭了,周奕跟她毕竟从小认识,耐心的听她说话,问她:“怎么了?”

    黄欣然一听他说话声音,就觉得自己委屈得不得了,终于有个可以让她依靠的人了,就憋屈的将在公司里被欺负的事说了,“他们都欺负我,看我爸倒了,总嘲笑我,子公司上班那么远,我开车很慢,还是容易剐蹭到别的车。工作上,还嘲笑我干活慢。”

    周奕没说话,听黄欣然哭诉了一会儿,最终只问了一句:“你想我怎么办?”

    黄欣然说:“我想调回省公司系集部。”

    周奕说:“行,我给你办。”也没二话,就挂了电话。

    两天之后,黄欣然就调回了系集部。

    对于这件事,周奕对宋集还是有点愧疚的,特意打电话说:“黄欣然这件事,给你添麻烦了。”

    宋集立刻说:“我当是什么事儿呢?她的脾气我知道,以前也共事过,没事的,再说部门里闲人多着呢,不差她一个。”

    宋集跟周奕的真话就说了,说了一句:“小姑娘人不坏,但就是活得太随意了。再磨几年,知道社会艰难,就好了。”

    后来黄欣然调回了系集部,众人也不再捧着聊天了,但知道她是通过周奕的关系调回来的,到底还是有点情分,没像外人那么欺负她。

    只是李婉对她就不客气了,不像以前得碍于黄总捧着她,所以李婉就很随意的指挥黄欣然干这干那的,黄欣然后来还跟她吵了一架,俩人从此撕破了塑料闺蜜的假象,正式老死不相往来了。

    苏南星这边,正式开始了在两个城市两头跑的生活。

    工作内容还跟以前一样,辛苦程度也还那么辛苦,因为众享大数据公司在S市才初创,就像唐总说的,人员不足,所以苏南星这个副总手下的兵也不多,很多事得自己干,谈项目得自己去,这状态跟以前其实也差不多。

    不过现在挣钱比以前多了,而且还可以自己做主,所以她的状态也挺好的。项目多的时候就多加班,项目少的时候,还可以偷懒。

    苏南星每个月有半个月能在B市那边,周奕工作忙,她就在家里等他,想到俩人刚异地分开的时候,她在视频电话里看到疲倦的他,当时心疼的想穿越过来帮他盖上被子都不能,现在起码可以在家里等他了。

    只是因为她总在B市这边工作和陪着周奕,苏母就经常是一个人在家,虽然有苗萌萌陪着,但她也很寂寞。

    苏南星合计了一下,决定给苏母租个小门市房,开个做轻食沙拉的小店。

    因为现在卖轻食沙拉大多是在外卖软件上卖的,所以他们就在商贸中心附近租了个小门市,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开始在美团和饿了么上面挂牌卖轻食了。

    苏南星是常年吃沙拉保持身材的人,所以对沙拉非常有心得,他们家沙拉里的东西品种多,也不像别人家的生菜叶那么多,有鹰嘴豆、甜面豆、烤南瓜、煮紫薯,还有香煎龙利鱼、藜麦等都有,种类多、口感好。

    价格平均是三十块一碗,跟别人家的价格保持一致,但种类多、口感好,很快就在附近这一块轻食市场打开了局面。

    刚开始订单只有几盒,后来渐渐的回头客也多了。

    苏南星还提着沙拉到附近的健身房谈合作,将他们店的广告和二维码贴了几张,特意有增肌减脂套餐,甚至还有专门的减脂三十天套餐,这个套餐卖得很火爆,一下子就定出了三十多套,是他们店里卖得最好的。

    苏母也有事情去忙了,没时间陷入悲伤。

    轻食店的房租事最贵,一年房租加上装修一共花了十万块,地方也是真的小,就吧台那里能让客人坐下吃东西。不过一般轻食都是定外卖,很少有人过来吃的。

    如此过了两个月,渐渐开始盈利了。挣得虽然不多,但苏母觉得自己有事干了,自己能养活自己了,也很开心。

    渐渐的,苏南星和她都走出了苏父去世的阴霾。

    又一年开春了,天气暖和了之后,苏母的轻食店也上手了,业务量变多了,店里忙了起来,苏南星给她雇了一个洗菜的小工,给苏母减轻了压力。

    苏母不知道听谁撺掇的,竟然要在夏天的时候出去卖烧烤。

    那个工作可是太累了,苏南星舍不得母亲去。

    可是她一个月有半个月在B市,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母的烧烤摊子都在家附近支起来了。

    夏天果然是撸串的季节,苏母的串干净还好吃,她最会用高温煨出来的羊肉串,吃起来又软又嫩,还有一股汁水,回头客特别多。

    苏南星晚上跟周奕从B市回来,直接来到烧烤摊子上,看到苗萌萌还过来帮忙,俩人忙的不亦乐乎。

    烧烤摊子开在了市公司附近,竟然还看到了下班过来的丁琰,丁琰跟他们微笑打招呼,苏母知道这是苏南星熟人,估计苗萌萌没少跟她八卦丁琰跟苏南星的事,所以苏母惦记着丁琰的人情,每次丁琰来都要给他特意准备一个酱猪蹄,等他来了就小火给他烤上,那香味别提多香了。

    丁琰这样潇洒的人坐下啃猪蹄,笑着说:“伯母做的猪蹄挺好吃的。”

    就这样,大家都坐下一起撸串吃花生毛豆、啃猪蹄。

    好像他们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

    苏母的烧烤摊子一天算下来,挣得还挺多的,苏母数钱的时候满眼放光,跟苏南星说:“从来没想到我可以挣这么多钱,早知道的话,我跟你爸这些年早出来挣,多好啊,以前为什么就是拉不下来这张脸呢?总端着,还以为我们家还是曾经那个富裕家庭。”

    想到了苏父,苏母叹了一口气,说:“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今后,好好努力就行了。

    这样有奔头的苏母,苏南星也没法阻止,后来又给买了一台穿串的机器,苏母就方便多了,每天卖的串也多了,就是很累,不过累也累得开心。

    一个夏天过去,挣了二十多万。

    再加上苏南星的工资和轻食店挣到的钱,苏南星凑了一百万,给苏母首付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买房子的时候,苏母坚持要把房证写成苏南星的名字,她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将来就等着给你和大奕带孩子了,还要什么房子?”

    提到了这个话题,苏母又开始旁敲侧击问:“你跟大奕,什么时候结婚啊?”

    所以父母说的什么不逼婚、不催婚、不催生孩子,都是骗你的。

    买了房子之后,苏南星和苏母从售楼处出来,外面天蓝云白,这么多年,他们家终于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了。

    苏南星想到刚才苏母的问题,什么时候结婚呢?

    手机云宝网推送了一条信息,苏南星点开一看,忽然发现大数据给她推送的对象变了,头像是一个俩人握着双手的照片。

    头像下的真实姓名写着:周奕。

    苏南星忍不住笑。

    那天晚上,她给自己洗刷得干干净净,喷了周奕喜欢的淡玫瑰花味的香水,穿上了一套新的红色蕾丝内衣。

    周奕回家之后,就看到家门口地上堆着玫瑰花瓣,他看到地上撒着花瓣就笑了,喊了一声:“南星?”

    苏南星不说话。

    周奕一边解开大衣一边顺着玫瑰花瓣往屋里走。

    一直到房间里,看到了躺在床上裹着过床单的苏南星,长发披散,香肩微露,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娇嫩的嘴唇像朵玫瑰花一样等着他去品尝。

    单薄床单下她那峰峦起伏的身子让他不知餍足。

    他走过去。

    苏南星坐起身子,一点点掀开自己的床单,露出里面穿着红色蕾丝内衣的她。

    高耸的雪峰被轻薄的红色蕾丝内衣罩着,若隐若现的露着那颗红梅,身上没有一丝赘肉,每一寸肌肤都是紧致的,每一寸曲线都是优美的。

    苏南星搂着周奕,将他一下压到床上。

    对他说,“周奕,我想嫁给你。”

    然后他翻身将她压下去,夜还那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