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顾少撩妻入怀 > 第154章 大结局(下)顾少的小公举
    凌芊芊嘴角一抹冷笑。

    她就不相信,戚梧桐的运气这么好。

    躲过三年前那一劫,还有运气躲过如今这一劫!

    就算她不能跟余秋白在一起,什么都比不上她的戚梧桐也不配!

    余秋白一直注意着戚梧桐,并没有发现凌芊芊恶毒的眼神。

    余秋白此时心里和很纠结,一边是自己昏迷的母亲,一边是怀孕有危险的妻子。

    就算他推开怀里的母亲,都来不及救戚梧桐。

    她还是大大意了,低估了凌芊芊那个女人的恶毒,众目睽睽之下都敢对她下手。

    外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是她自己却很清楚,她往后摔倒是凌芊芊放手的缘故。

    这一刻,戚梧桐很害怕,死死的捂住肚子。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音,戚梧桐倒在地上,身上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感。

    身下似乎被什么人用手托着,尽管她摔在地了上,但是因为有了缓冲,倒地时的速度并不大,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冲击。

    戚梧桐下意识的就往刚刚余秋白在的地方看过去,之间余秋白还在原地,表情错愕。

    而原本在他怀里的余母,此时已经不见了。

    所以,在身下拖住她,并给她当人肉垫子的人,是余母。

    “你有没有事?”

    余母的声音从身下传来,语气里面有些隐忍。

    戚梧桐才想到她摔下去的时候,听到的声音,急急忙忙的从余母的身上爬起来。

    “我没事,你有没有事?”戚梧桐问得很急。

    余母躺在刚才戚梧桐的位置,整个脸发白,额头上还有细细密密的汗珠。

    她的左手握着右手,右手明显呈不正常的形状,手掌一处的骨头翘起,看起来有几分的可怖。

    所以,刚才那一声,大约就是她右手骨折发出来的声音。

    “你没事就好。”

    余母从小也没有受过苦,此时骨折的疼痛,终于让她痛呼出了声音。

    余秋白此时已经站到了两人的身边,见戚梧桐没事,才弯腰将母亲抱起。

    而刚才叫的救护车,此时也姗姗赶来。

    “跟上。”余秋白抱着母亲往前走,一边对着戚梧桐道。

    路过凌芊芊的时候,余秋白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眼神冰冷而恐怖。

    凌芊芊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不过,此时根本没有人顾忌她。

    戚梧桐跟着余秋白上了救护车。

    医生初步判定,余母是粉碎性骨折,做了简单的处理之后,还需需要到医院手术。

    一路上,余秋白抱着呼痛不止的母亲,心里很复杂。

    他不知道他母亲什么时候醒的,她的位置确实最靠近戚梧桐,也最顺手的。

    所以,如果不是她从他怀里滚出去垫在了戚梧桐的身下,余秋白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更恐怖的事情。

    “妈妈,谢谢你。”余秋白低头看着一脸惨白的母亲,声音很沉,“也对不起。”

    或许,母亲就是这样的角色,无私又能包容你所有的过错。

    所以,不管上一秒对么生气,下一秒总能那么的奋不顾身。

    “傻孩子,那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孙子,说什么谢谢不谢谢的。”余母忍着痛,开口道。

    其实,她只是一时血压升高,双眼发黑。

    在戚梧桐和凌芊芊争执抢包包里面的降血压的药时,她就醒了。

    她也很庆幸,自己在那个时候醒过来。不然如果孩子出了什么事,恐怕余秋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他们母子之间的隔阂也越会越来深。如果,戚梧桐出什么事,余秋白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

    戚梧桐心有余悸,从上车开始就一直捂着肚子。

    看着余母疼痛的样子,咬了咬唇,道:“阿姨,刚刚的事情谢谢您。”

    余母看了一眼戚梧桐,表情没有刚才的剑拔弩张。

    她能到成为余家的当家主母,自然也不唇,并且十分聪明。

    现在,她和儿子的关系有所缓解,怒火一散。自然很容易就想明白了,刚才凌芊芊的挑拨离间。

    所以,比起凌芊芊来说,尽管戚梧桐显得一无是处。可是在她昏迷的时候,戚梧桐能够不计前嫌的给她找药,而凌芊芊刚才的所作所为,真的让她失望之极。

    余母被送去医院,因为骨折,需要动一个小手术。

    余秋白和戚梧桐就收到手术室外。

    余秋白同样的心有余悸,紧紧的把戚梧桐抱在怀里,大手在她肚子上轻抚。

    “你没事就好,我刚才担心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低声在戚梧桐耳边说话,“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你妈受伤了,你心里其实是很难过的,对不对?”戚梧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转移了话题。

    余秋白,自然不可能不难过。

    只是,有些事情有有些事情的解决方法。

    在戚梧桐这件事情,他不会向父母妥协。

    “梧桐,五年前的事情,我前不久才知道……”余秋白缓慢的开口,“我妈她,本性不坏的。”

    戚梧桐自然知道余秋白要说什么,伸手握住他放在她小腹上的大手。

    “我也没没记仇,而且刚才我她奋不顾身的救我,我很感激她,真的。”戚梧桐轻声道,“那一刻,我很绝望,那么摔下去,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凭这一点,我也不会记恨她的。”

    其实,就像是被问到老婆和老妈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一样。戚梧桐和母亲对于他来说,都很重要。

    一个给了他人生,一个要陪他走完余生。

    所以,他难以抉择。

    他可以为了她,向父母宣战,表明自己的态度,但是终究不可能不要他们。

    所以,戚梧桐能这么想,余秋白沉重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一下。

    “谢谢你,梧桐。”他吻了吻她的发心,低声道。

    余秋白为她做了很多,放弃了很多,牺牲了很多,戚梧桐后知后觉地从凌芊芊的口中知道了。

    而她,从小自我,从来不愿意为了谁委屈了自己。所以,就算她喜欢余秋白,也不会为了他委屈自己将就他的父母。

    可是,余秋白这么温暖。

    她不知道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但是至少可以不让他那么为难。

    “我已经没有父母了。”戚梧桐说的很认真,“所以,你的父母只要他们愿意,我也可以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生父母孝敬。”

    “嗯,谢谢你,梧桐。”余秋白紧紧的抱着戚梧桐。

    “好了,别总是谢来谢去的。”戚梧桐从余秋白怀里挣开,“颜颜等下就要放学了,要不要接来医院,毕竟你妈生病了,她应该来看看的。就是,不知道你妈喜不喜欢孙女……”

    戚梧桐想到余母一见她怀孕就问是男孩女孩的问题,就蹙眉。

    虽然颜颜早熟,但是小孩子总是敏感的,万一知道自己不被奶奶喜欢,应该也会很难过的吧。

    “颜颜那么可爱,我妈肯定会喜欢的。”余秋白语气肯定。

    “嗯,那我让伊伊接看云的时候,顺便把颜颜送到医院来。”戚梧桐拿着余秋白的手机给伊伊取了个电话。

    颜颜被伊伊送到医院的时候,余母还没有从手术室里面出来。

    “怎么进医院了啊?”伊伊一见戚梧桐就连胜问道,“医生说你身体条件不是很好,怀孕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小心一点,知不知道!”

    “知道了!”戚梧桐急忙应道。

    伊伊和安小乐简直就是除了余秋白之外,最啰嗦的人的。

    三个人在她身上达成了共识,最好巴不得她一直躺在床上养胎最好。

    “手术室里是余秋白的母亲?”伊伊凑到戚梧桐耳边低声问,“怎么就骨折了呢?”

    余秋白为了戚梧桐和家里闹翻的事情,伊伊在顾墨痕那里知道了经过。

    余母这一来C市就进了医院,梧桐以后的婆媳关系怎么改善啊?

    电话里面说不清楚,所以戚梧桐告诉伊伊就是余秋白的母亲来了C市,因为骨折送来了医院,让伊伊帮忙接了颜颜送过来。

    戚梧桐简单的把刚才在小区里面的事情说了一遍,自然也提到了凌芊芊。

    伊伊皱眉。

    大概是想到了童画的事情,伊伊对凌芊芊的印象不好。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以后别单独跟她见面。”伊伊蹙眉,“算了,最好别跟她有任何往来,总觉得她没安什么好心。”

    这一点,戚梧桐很认同。

    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闲扯,很快余母就被送出了手术室。

    伊伊跟着余秋白他们,一起去了病房。

    余母在看到颜颜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她和余秋白的眉眼间有些神似。

    想着她昏迷前余秋白告诉她,她当年受了凌芊芊挑拨羞辱戚梧桐的时候,戚梧桐正怀着孕。

    她原本以为,孩子最后没了,所以余秋白才会那么愤怒,而她也怒急攻心血压升高。

    没想到孩子还在,现在就在她面前。

    那么可爱,那么漂亮。

    余母止不住的,激动的浑身都有些颤抖。

    “颜颜,叫奶奶!”戚梧桐指了指病床上的余母,“这是爸爸的妈妈,你应该叫奶奶。”

    “奶奶你好,我叫颜颜。”颜颜很听话,乖巧的喊人。

    余母似乎没有料到自己还能享受到这个待遇,一脸的受宠若惊,忙不迭的应道,“颜颜,好孩子,真漂亮,和小白小时候有些像。”

    病房的里有孩子,气氛显得很和谐。

    余母爱不释手的拉着颜颜,问她的喜好,问她在幼儿园的情况,整个人看起来和蔼可亲到不行。

    颜颜不是个怕生的孩子,很快就和余母熟了。

    一口一个“奶奶”,叫的余母的心都快化了。

    伊伊见状,觉得终究最先妥协的会是余秋白的父母。

    而且,戚梧桐明显也比刚怀孕那会儿懂事了不少。

    余秋白那么爱她,她一定会很幸福。

    她真的很为她高兴。

    为了不打扰他们一家人的相处的,改善关系的时光。

    伊伊拉着看云悄悄的走出了病房,打算到病房外面给戚梧桐发条微信。

    结果刚刚一开门就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正站在病房的门口。

    来人正是凌芊芊。

    凌芊芊原本想着余母没有出事,她刚才那么险恶的想法肯定会被识破。但是,她仍然抱着一丝侥幸,想了想还是跟来了医院。

    “请问你找谁?”伊伊礼貌性的问她。

    视线却在凌芊芊的脸上打量着。

    女人的直觉一向很明锐,下一秒伊伊几乎就能肯定,面前的女人就是戚梧桐口中说的凌芊芊。

    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看起来气质很好,又有几分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伊伊见凌芊芊眼睛往病房里面打探,站在门口没有移动半分。

    她依旧笑着,“这位小姐,里面的病人需要休息,如果您不是亲属的话,我建议过两天再来探病。”

    凌芊芊不认识伊伊,见她衣着不凡,气质上好,心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所以,她礼貌性的笑笑,“如此的话,那我过两天再来。”

    凌芊芊也不蠢。

    有外人,里面也没有听见吵闹的声音,想来气氛很和谐。

    所以,就算她进去也是自找羞辱。凌芊芊决定先回B市,再做打算。

    伊伊看着她毫不犹豫离开的步伐,也没有很在意。

    她站在病房门口给戚梧桐发微信的时候,顾墨痕的电话打了进来。

    “怎么接看云还没有回家。”

    大约是奚绾绾为了方便他们生小公主的计划,所以很贴心的赶了他们去西郊住,自己帮他们带看云。

    这一住就是一个月,依旧毫无音讯。

    久的伊伊很想看云,所以今天去幼儿园接他去西郊别墅住几天。

    因为看云回家,顾墨痕今天提早下了班,没想到回家大人孩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伊伊听着电话里顾墨痕抱怨的声音,微微勾了勾嘴角,将戚梧桐和余秋白今天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你们就在医院等我,我过来接你们。”顾墨痕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于是伊伊就和看云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等着顾墨痕。

    大约半个多小时,顾墨痕就赶来了医院。

    毕竟长辈在住院,顾墨痕于情于理都要进去打个招呼。

    所以,伊伊和看云又跟着进了一次病房。

    顾墨痕和余秋白说话的时候,伊伊又将在门口遇到凌芊芊的事情,告诉了戚梧桐。

    “我总觉得那个女人没死心,你自己小心一点,平时没事就别出门了,也不要随便开门。”

    伊伊总觉得戚梧桐比安小乐还不靠谱,于是嘱咐了又嘱咐。

    “我又不是颜颜,你对我有必要这么不放心吗?”戚梧桐语气无奈。

    “你要是颜颜,我也不用这么担心你。”伊伊很不给面子的拆台,“她比你聪明多了!”

    “那也是遗传的我!”戚梧桐挺了挺胸脯,说得很自豪。

    她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

    伊伊很无语。

    从医院告辞之后,顾墨痕带着伊伊和看云在外面吃了饭,才慢悠悠的开着车回家。

    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交通有些拥堵。

    “这么晚了,明明已经过了上下班高峰期,为什么还会堵车?”伊伊不解。

    顾墨痕往前看了看,看见了前面不远处的交警,道:“应该是出了交通事故。”

    这里是重要的交通路段,很快交警就疏散了车流。

    十字路口恢复了正常的交通秩序。

    看了戚梧桐,再说起交通事故,伊伊就想起了五年前戚梧桐出事故的事情,一时有些感慨。

    “梧桐说了五年,我们当时觉得梧桐可能一辈子都不能醒过来了,可是如今她有要生宝宝了,人生的际遇就是这么奇妙。”

    “那是吻醒睡美人的王子没有出现。”顾墨痕一边开车,一边道,“这不是人生的际遇,而是注定的缘分。”

    是呀,如果不是注定的缘分,她也不会醒的那么多及时。

    或许,她睡了这么久,说不定就是在等他的到来。

    伊伊淡淡的一笑。

    看云却从后座探出一个脑袋,“爸爸,睡美人的童画故事我看过哦!梧桐阿姨是里面的睡美人吗?”

    “回去坐好!”顾墨痕低声道。

    后座专门设了儿童安全座椅,见看云自己解了安全带,顾墨痕蹙眉。

    看云又乖乖的回去做好绑好安全带。

    一路无话。

    很快就到了家。

    “我今天遇到一个人,总觉得很熟悉,可是就是有些想不起来。”伊伊说道,“感觉最近的记性好像差了一些。”

    “你记住我们就好了,其他人不重要。”

    顾墨痕将车停在了车库里,转头对着伊伊道,“一般记不住的,大约长相都不怎么好看。因为美好的脸,总是让人难忘,比如我。”

    看云听不得他爸这么自恋,瘪了瘪嘴,“爸爸,我今天新学了一个词语,叫谦虚,你知道怎么写吗?”

    顾墨痕一愣,转头看了看云一眼,“老师没有说过,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插嘴吗?”

    看云做了个鬼脸。

    伊伊捂着嘴轻笑。

    晚上,伊伊洗完澡出来,顾墨痕已经在去隔壁房间的卫生间洗了澡出来。

    躺在床上等她。

    她洗完澡,习惯性的不擦身体,所以穿上睡衣的时候,就会打湿。

    轻薄的睡衣沾了水,就那么的若隐若现。

    顾墨痕看着她的眼神很炽热。

    自从上次伊伊在安小乐那里听来,什么床笫之事太频繁不利于怀孕之后,休战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顾墨痕就厚着脸皮去向林老医生求证了。

    事实证明,这个因人而异。

    所以,生小公主的计划,除了大姨妈来访的那几天,就这么雷打不动的进行着。

    伊伊真的感觉有些吃不消了,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会很丢人的腿软。

    她拢了拢衣服,磨磨蹭蹭的就是不上床。

    顾墨痕就倚在床头,似笑非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终于,伊伊磨蹭不下去了,躺到了床上,明显和顾墨痕隔着一段距离。

    “你快睡到床下了。”顾墨痕淡淡的出声。

    “呵呵。”伊伊笑得很尴尬,“今天挺热,离得远一点凉快。”

    顾墨痕看了看手机,继续道,“室内温度二十五,你需要我开个空调吗?”

    再次被拆穿,伊伊觉得有些尴尬。

    还没来得及反驳,顾墨痕已经到了身后。

    他撑起半个身子,在她耳边低声问道:“我是要吃人还是怎么的,离我这么远?”

    伊伊整个人都很紧张,他气息拂过的地方,她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

    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面上却继续狡辩,“呵呵,没有的事,我就是在想事情,觉得今天在医院病房外面遇到的那个叫凌芊芊的女人,真的很眼熟。”

    她转移话题,不着痕迹的推了推顾墨痕。

    看着她这么闪躲的模样,顾墨痕觉得无奈,又羡慕嫉妒恨余秋白。

    嫉妒他已经有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嫉妒他这么快又要当爸爸。

    顾墨痕看着又跟他有一点距离的伊伊,伸手将人拖进了怀里,叹了口气,“再往外,你就真的要掉床下了。”

    计谋被识破拆穿,伊伊我在顾墨痕的怀里,无端地又开始紧张了。

    既然这样不行,撒娇可以吗?

    要不?试试?

    伊伊窝在顾墨痕的怀里,抓着他的睡袍,表情很无辜,“很累,腰很酸,腿也很酸……”

    顾墨痕低头吻了吻她的嘴角,心想大约最近是着急了点,看把她吓得。

    “早点睡觉吧。”他低声道,顺手关了床头的台灯。

    所以,今晚休战?

    伊伊在他怀里不敢动,半晌之后听见顾墨痕均匀的呼吸,才翻了翻有些僵硬的身体。

    平时里累极,很快就能入睡。

    如今,伊伊反而有些睡不着了。

    于是,第二天。

    她顶着一双熊猫眼起床,气色看起来比平常还差。

    顾墨痕做了早饭,已经和看云在餐桌上等她。

    看云见状,关心道:“妈妈,你昨晚没睡好吗?”

    “有些失眠。”伊伊坐到位置上。

    顾墨痕递了一碗粥给她,她有一下没一下的用勺子搅拌着。

    昨晚失眠,就想到了白天在医院碰到的凌芊芊,总觉得就快想起在哪里见过她了,可以下一秒就是想不起来。

    一万都没怎么睡着,伊伊头有些发晕发痛,整个人精神不是很好。

    吃完饭,伊伊打算送看云去学校,顾墨痕却制止了她。

    “在家补一会儿觉,看云我送去上学。”顾墨痕从她手里接过看云的书包,递给看云自己背好。

    父子两在门口的玄关处,换鞋。

    伊伊给看云和顾墨痕买了很多亲子装,此时两人穿着同款的衣服和鞋子,如出一辙的帅气逼人。

    嘴角,忍不住就往上翘起。

    如果有个女儿,她们家就圆满了。

    “妈妈再见。”看云换好鞋子,个伊伊道别。

    顾墨痕已换好,直起身子,打算出门。

    “等一下。”

    就在父子俩打算出门的时候,伊伊叫住了他们。

    见顾墨痕回头,伊伊走到他跟前,伸手正了正他的衣领,“路上开车小心一点。”

    “我们回家里住一周吧。”顾墨痕突然出生,“都出来住了一周,爷爷和爸妈肯定很想你。而且,看云才过来住了一天,爷爷就打电话来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好吧,我今天下午接了看云放学就直接回去。”伊伊点头。

    童家的事情解决之后,伊老爷子就完全的退休了。

    每天在家里打打太极锻炼身体,下下棋找点乐子。

    顾墨痕工作忙,不能陪他下棋,伊辙棋艺太差,他又看不上。

    于是,就培养了看云陪他。

    看云聪明,一学就会,伊老爷子出了前几次赢了他,后面几乎都输棋。于是,老爷子不服气了,那天抓着放学后的看云下棋。

    一老一小玩的很开心。

    所以,看云一走,伊老爷子比奚绾绾还想他。

    顾墨痕见伊伊点头,招呼看云出门。

    其实,就是看她最近挺紧张的,回家放松一下也好。

    他是挺喜欢小公主的,可是她的感受他同样很在意。

    算了,随缘吧。

    ……

    余秋白的母亲在C市受了伤。

    墨流风和明泽宴等人自然是要去探望的。

    正好,下午余秋白没空接颜颜,伊伊接了两个孩子顺道去医院和顾墨痕汇合。

    然后一起回伊家。

    有墨流风那个活宝,病房里的气氛还好。

    余母和戚梧桐之间的关系也有好转,余母看到颜颜依旧很高兴。

    “奶奶,你好一点了没有。”小孩子对于喜欢自己的长辈都很有好感,一到医院就问候了余母。

    “奶奶一看到颜颜宝贝,哪里都舒服了。”余母让颜颜坐到身边,“你喜欢什么东西,回头出院了,奶奶带你去买,什么都买给你。”

    有这么一个可爱而冰雪聪明的孙女,余母喜欢到不行。

    “伯母,看到颜颜,我就失宠了。”墨流风幼稚的插了一句话。

    看云都忍不住翻白眼,他家六叔怎么可以幼稚到这个地步,感觉真丢人。

    “小孩子的醋你也吃!”余母嗔怪的打趣墨流风,“等几天有女朋友了,看你还好不好意思。”

    “他这么幼稚,估计没哪个女孩子看得上他,现在还是个单身狗呢。”明泽宴淡淡的嘲笑,“他这个性格肯定注孤,我们小六三十多的时候还能跟你耍宝撒娇。”

    注孤,单身狗的字眼彻底的刺激到了墨流风。

    “你还不如单身呢!”墨流风反击,“求婚五百次了都没成功,我估计晚晚姐孩子出生了都不让叫你爸爸!”

    这个软肋简直戳到了极致。

    明泽宴哑口无言,咬牙切齿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墨流风。

    “二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墨流风凑到顾墨痕的身边,开始找同盟。

    顾墨痕,简直,懒得理他。

    墨流风成功的挤到了顾墨痕的身边,戳了戳看云的脑袋,问道:“看云,六叔是不是风力倜傥,成熟稳重,一表人才。”

    看云理了理被他揉乱的头发,抬头中肯的回了一句,“是挺幼稚的。”

    墨流风的笑容一顿。

    病房里面的大人都人均不禁。

    “看云,虽然说谎很不好,但是有时候善意的谎言还是很需要的。”顾墨痕低头,语重心长的教育他。

    顾墨痕补刀,墨流风直接郁卒了。

    都欺负他!

    “二哥,你和四哥五年前都生了孩子,可是五年后四哥又要当爸爸了。”墨流风看着顾墨痕淡定的模样,就想找点茬,惹点嫌,“我听看云说,你想给他生个小妹妹是不是?怎么还没动静?”

    见顾墨痕脸色一变,墨流风得意的大笑了三声,“哈哈哈,说不定四哥都要生第二个小公主了,你赶不上了。”

    这句话说完成功得罪了顾墨痕。

    顾墨痕瞥了墨流风一样,得意中的墨流风丝毫没有察觉。

    看云同情的看了看他家六叔,又要倒霉了。

    说起余秋白要的第二个小公主,余秋白和戚梧桐还好,儿子女儿都一样。

    可是余母不同了,有了孙女,自然就想要个孙子。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看墨流风的眼神,明显就不那么热切了。

    直到一群人离开病房,墨流风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刚刚打开病房的门,伊伊就眼尖的看到一个人影在拐角处一闪而过,只能看见一个侧脸,但真的十分眼熟。

    见伊伊停下了脚步,顾墨痕回头,“怎么……”

    伊伊蹙眉,伸手示意顾墨痕不要说话。

    片刻之后,她突然出声道,“顾墨痕,我好像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

    顾墨痕皱眉,但是并没有打扰他。

    “五年前,梧桐出车祸的时候……”伊伊说的很激动,拉着顾墨痕的手,“当时路边的监控坏了,当时报了警没有抓到肇事的司机,现在我想起来了,当时开车撞人的是谁……”

    “是谁?!”

    伊伊说的很激动,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站了一个人。

    身后的人突然开口,声音低沉,低沉得有些恐怖。

    伊伊吓了一下,转身看去,脚上没站稳,差点跌倒。

    顾墨痕眼疾手快的扶住她,低声道:“小心一点。”

    余秋白见伊伊已经站稳了,再次沉声开口问道:“二嫂,刚刚你说,当年的肇事司机你想起来了,是谁!”

    余秋白的表情很沉,跟他平日里的模样一点不像,看起来有几分恐怖。

    “这两天有个人一直偷偷的守在医院的门口,刚才出来的时候我又看到了,昨天看到的时候我就觉得有几分眼熟,今天看到她的侧脸一闪而过,就完全跟当年肇事车离开时,驾驶座里的侧脸重合了。”伊伊蹙眉,“因为梧桐给我说了伯母那天受伤的时候,有凌芊芊在场,昨天我还在猜测,来病房外的人是不是她,我没见过她,也不好下结论。”

    余秋白听得眉毛紧紧的皱起,拿出手机不知道给谁发了条信息,很快就有人发了凌芊芊的照片过来。

    他将手机递给伊伊,沉声问道:“在医院门口看到的人是不是她?”

    伊伊看着余秋白的手机屏幕,上面的照片正是她这两天在医院门口碰到的人。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没有错。

    正是凌芊芊。

    伊伊点头,余秋白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抓着手机的手,青筋绷起。

    他原本还以为,戚梧桐出车祸不过是一场交通事故,没想到是凌芊芊所为。

    顾墨痕见余秋白难看的脸色,挑眉问道:“要不要把她留在C市?”

    余秋白点头,转瞬又问顾墨痕,“C市交警你熟吗?”

    顾墨痕见余秋白大约是想查一查,当年戚梧桐出车祸的事情。

    于是,点了点头。

    顾墨痕临时有事要去找周珏帮忙,以及联系苏河查当年的交通事故。

    所以,就不能送伊伊和看云回家。

    “没事,梧桐的事情要紧,你去忙吧。”伊伊对着顾墨痕道。

    老实说,她从第一天见到凌芊芊就觉得这个女人是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现在知道了她的把柄,当然是最好能一次性把她解决了,免得夜长梦多。

    余母受了伤,余秋白又多了调查车祸的事情,伊伊直接把两个孩子都送到了伊家,让奚绾绾代为照顾。

    晚上九点多,顾墨痕才回来。

    周珏的人,今天在机场截住了凌芊芊。

    大约女人的直觉准的可怕,她每次去医院都被伊伊撞见,凌芊芊今天也觉得十分的不安。所以,她也不打算继续留在人生地不熟的C市,买了最近的一班飞机,想直接回B市。

    伊伊听顾墨痕说,凌芊芊打算连夜离开,越发觉得她做贼心虚。

    “怎么样,当年的交通事故我报了警的,一定有备案。”伊伊对于这个问题很关心,“这女人心思这么歹毒,一定要将她绳之以法。”

    顾墨痕解了衬衣的扣子,一边道:“当年的车祸的那条街道,摄像头都坏了,没有视频证据,而且你也只是记得一个模糊的侧脸,根本不能成为指认凌芊芊的证据。”

    顾墨痕很理性的分析了这个问题。

    今天找了苏河,拿到了当年报警的备案,但是信息残缺,基本没有任何用处。

    “那怎么办?”伊伊皱眉,“难道就让凌芊芊那个女人逍遥法外?”

    顾墨痕勾了勾嘴角。

    有时候,要收拾一个人,很简单。

    反正,不止一个途径。

    “这件事情你就别担心了。”顾墨痕抚平了她皱起的眉,语气戏谑,“戚梧桐现在有余秋白照顾,你给人家留一个表现的机会好不好?也让人家小夫妻增进一下感情。”

    他戏谑的话,让伊伊担心的情绪消散了不少。

    “噗嗤”。

    她轻笑出声,“反正,我也闲着没事。”

    闲着没事?

    顾墨痕挑眉,转念一想,她是挺闲的。

    “我给你找个事做好不好?”顾墨痕突然低头凑到她耳边,轻笑道。

    伊伊杨眉,无声的询问他?

    顾墨痕一把将人揽着,朝浴室走,一边道:“陪我泡个澡。”

    揽着她走了几步,顾墨痕还在她耳边强调道:“就洗个澡而已,别想歪,我今天很累。”

    伊伊被他几句话调侃的,面红耳赤。

    余母受伤期间,顾墨痕和余秋白都很忙,伊伊和戚梧桐也没有闲着。

    伊伊负责接送两个孩子上下学,医院学校家里三点跑。

    余秋白在处理凌芊芊的事情,照顾余母的责任就落到了戚梧桐的身上。

    戚梧桐拒绝了余秋请护工的提议,为了感激余母救了她和孩子,亲自照顾她表示感谢。等余母出院的时候,两人的关系明显的改善了不少。再加上颜颜的存在,两人虽然说不上想亲生母女那么好,但是总感觉余母已经完全接受了戚梧桐。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而又温馨的过着。

    这两天,C市发生了一件大事。

    有人去公安局报警,说被人追杀,寻求庇护。公安局立即展开了调查,一查之下,竟然发现这件事和当年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有关。

    大致的情况就是,此人是当年车祸的目击者,因为用手机拍了视频并上传到了社交网站,从当年一直被人追杀。

    如今躲无可躲,只能报案,寻求警方帮助。

    警方从社交网站上找到了当年的那段事情,通过特殊手段方法处理,锁定了肇事司机的人选。

    凌芊芊在C市被逮捕。

    “当时真的有人拍了视频?为什么当年不站出来报案呢?”

    顾墨痕好不容易提前了回家,伊伊逮住机会问他。

    顾墨痕轻笑,说的模棱两可,“当年可能被封了口,如今凌芊芊说不定想灭口也不一定?”

    伊伊皱眉,“那个视频我看了,只有模糊的人影,到底怎么放大还原的?”

    余秋白是搞科技的,之前顾墨痕还找过他追踪过电话号码,就连他们带的手表都是余秋白他们公司研发的。

    放大一个视频,自然不在话下。

    顾墨痕这样一解释,伊伊越发觉得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心里有个想法,这些证据是不是余秋白找人做的呢?

    伊伊问顾墨痕。

    顾墨痕挑眉,“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别乱想了。”

    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凌芊芊毕竟是个女人,在周珏手下那群凶神恶煞的手下的招待下,没几天就奔亏了,胡言乱语说了好多。

    包括当年在C市玩撞见戚梧桐的事情。

    当时的凌芊芊好不容易挑拨余母,将戚梧桐赶走了,叫她在C市,还生了个孩子,当下就觉得一阵危机感。

    鬼迷心窍的,租了一辆车开车撞了戚梧桐。

    所以,不管过程如何,凌芊芊既然做了那样的事情,就应该受到相信的惩罚。

    最后,这件事情经过调查,坐实了凌芊芊犯罪的事实。

    不管凌家怎么走动,被上面的人压着,没有人敢徇私枉法。

    凌芊芊被送进了监狱。

    ……

    来年一月,苏向晚在医院顺产了一个女儿。明泽宴在医院大叫,差点和林深打起来。麻痹,当时B超说好的儿子呢?!

    来年三月,周素生了顺产了一个女儿。安陌离很高兴,整个人笑得很满足。

    五月的时候,戚梧桐突然发作,被送进了医院。

    伊伊和顾墨痕都来了医院。

    因为戚梧桐身体的状况,他们选择了剖腹产。

    医院外面的亲友团很壮观,伊伊顾墨痕夫妇,安小乐苏秦夫妇,明泽宴苏向晚两人。

    对了,明泽宴自然没有求婚成功。

    就连一直在B市的余父都来了C市,因为余秋白和父亲的脾气几乎如出一辙的固执,没有一个人肯先让步。

    所以戚梧桐和余秋白如今都还生活在c市,老爷子余母软磨硬泡的骗来了C市,坐在椅子上的表情很严肃。

    余秋白在里面陪产,众人在外面焦急的等待。

    苏向晚和周素都生了女儿,大家对宝宝的性别很好奇。

    余秋白也没有刻意问过医生孩子的性别,医生也没有提,所以关于宝宝的性别,至今是个谜。

    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推开,护士抱了一个孩子出来,余母激动的迎了上去。

    “恭喜,是个可爱的小公主。”

    余母倒是很开心,余父的表情表情有些失望。

    老年人传统的想法,总觉得要有儿子继承香火才圆满。

    当然,跟他一样不开心的还有顾墨痕。

    离手术门口最远的椅子上,顾墨痕静静的坐着,伊伊坐在他旁边。

    她明显感觉到护士说戚梧桐生了个小公主的时候,顾墨痕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也对,她想了好久的小公主,至今都没有怀上,还接二连三的看着别人家的小公主出生。

    脸色别提有多不好看。

    没一会儿,手术的门再次被推开,护士又抱了一个孩子出来,“是双胞胎,是个男宝宝。”

    余父激动的站起来,接过护士手中孩子,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伊伊很为戚梧桐高兴,只是高兴的同时又有点小忧伤。

    从戚梧桐怀孕开始,她和顾墨痕差不多就开始备孕。

    连安小乐都怀上了,据说也是个女儿。

    而她,至今都没有动静。

    伊伊突然拉着顾墨痕离开,往二楼的不孕不育科。

    “做什么?”顾墨痕不解的挑眉。

    伊伊见他停住脚步,说的语重心长,“之前我妈陪我来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所以,你要不要去看看?”

    顾墨痕蹙眉,脸色都有些黑了。

    她的意思是,他有问题?

    “是谁早上起床腿软的差点摔倒的?”顾墨痕蹙眉,“下次你在撒娇求我的时候,我不会心软的。”

    伊伊觉得他似乎误会了点什么,红着脸继续道:“我没有说那个,我是让你检查一下,不孕不育什么的,我没有不孕,那只能从你身上下手了……”

    不孕不育?

    顾墨痕的脸色有黑了几分。

    他不育?那看云是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吗?!

    她实在是受不了顾墨痕看着别人生女儿,那那看的脸色了。

    伊伊顶着他很有压力的目光,硬着头皮没有退让,“我不管,你今天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今天都必须去检查。”

    伊伊拖着顾墨痕往前面走。

    顾墨痕脸色难看,咬牙切齿的放着狠话,“要是我没问题,我会让你半个月都下不来床!”

    “检查了再说!”

    两人走到了林安医院明星医生的办公室门口,恰好发现林深从里面走出来。

    他看见顾墨痕和伊伊很诧异,瞬间就反应过来。

    所以,顾总是看着别人生女儿,受了刺激,要来检查不孕不育科?

    林深看了顾墨痕片刻,久到顾墨痕一个眼神扫过去,才收回自己的目光。

    “呵呵,你们轻便。”林深侧身让开,继续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也不会给别人说的。”

    “谢谢。”伊伊可以的道了谢。

    随后,拉着不情愿的顾墨痕往里面走。

    两人在医生的指导下,走了一些列的检查。

    因为是vip客户,三天之内就能拿到检查报告。

    而林深说的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会说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所有人都知道顾墨痕被伊伊拖着去不孕不育科检查。

    微信群里都快炸开锅了。

    特别是生了女儿,心理落差很大的明泽宴,顿时就被顾墨痕治愈了。

    嘲笑的最厉害。

    “哈哈哈,是不育还是不行?”

    然后刷了一波女儿可爱的照片,得意洋洋道:“小公举会叫爸爸了。”

    顾墨痕看完之后,冷笑一声,四个月的孩子会叫爸爸,明泽宴脑残了吧。

    “最近晚晚开始接工作,据说和一个影帝配合的很默契,你确定她会说话的时候,叫的爸爸是你?”

    明泽宴当场歇菜。

    愤怒中的男人,简直遇佛杀佛,没有人敢继续招惹。

    不久之后,顾墨痕投资了一部电视剧,苏向晚签了女主角,男主角是之前那位配合的很默契的影帝。明泽宴还纳闷,这不是顾墨痕的作风,当他看到好多激情戏的剧本时,真个人都不好了,软磨硬泡让苏向晚解约。

    十分悲惨的,被苏向晚拒绝了。

    当然,这是后话。

    伊伊一直打量这顾墨痕以及他的手机,见他一怒之下退了群,一阵心虚。

    顾墨痕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的反应,还朝着她好看的笑了笑,“明天就是那体检报告的时候。”

    他说的很温柔,却让伊伊有些感觉一阵阴风,下意识的抱了抱手臂。

    第二天,怀着忐忑的心情。

    伊伊配着顾墨痕去医院取体检报告。

    在看到体检结果的时候,伊伊很松了一口气,但是感受到顾墨痕看过来的眼神,浑身都很紧张。

    “呵呵。”伊伊尴尬的笑了两声,“那个,既然证明没有问题,那不是更好吗?大家都放心了不少。”

    “嗯。”顾墨痕笑着点头。

    转身又和医生询问了一些备孕的注意事项,然后带着伊伊出了医院。

    车上。

    顾墨痕拿出手机给奚绾绾打了个电话。

    “妈,看云放学的时候,麻烦你去接一下。嗯,我和伊伊有点事情,接下来的半个月可能都要您帮忙带一下。嗯……好的,您放心……”

    顾墨痕挂完电话之后,脸上的似乎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系好安全带之后,发动车子离开,一路直奔西郊别墅。

    车子停在室内私人车库,顾墨痕解开安全带就朝她扑过来。

    动作显得那么的急不可耐。

    他一边脱着自己的裤子,一边扯她的衣服,还一边放着狠话,“半个月我不上班了,要是不能让你怀孕,我们就一直做,做到你怀孕为止。”

    伊伊很想哭,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往下跳。

    接下来的一周,顾墨痕身体力行的证明了他放的那句,不仅仅只是狠话而已。

    除了吃饭,几乎都是在床上……不,别墅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们的身影。

    伊伊躺在沙发上,伸手推了推压在身上极重的顾墨痕,浑身无力。

    “不要了,我错了。”这句话这几天不知道说了好多次,都没有什么效果。

    但是,她真的没有力气了。

    “上个月大姨妈是20号,恰好明天也是二十号。”顾墨痕没有离开她半分,自顾自的说着。

    伊伊点头,从来没有这么一刻,希望大姨妈快点来。

    去洗澡的时候,双腿酸软的几乎站不稳,顾墨痕抱着她很温柔的给她清理。

    伊伊转头亲了亲顾墨痕的嘴脸,开口,声音沙哑,“真的这么想要个女儿?”

    顾墨痕给她擦干身体的手一顿,其实心里是想要个女儿,只是最近确实受了点刺激,这几天真的做的挺过火的,顾墨痕有些歉意。

    他在她唇上轻啄,还未来的说话,就听见伊伊继续道。

    “其实,我也想给看云生个妹妹。”伊伊回吻他。

    浴室里,温柔缱绻。

    只是,顾墨痕真的太不知道节制了。

    当天晚上又兴奋的,折腾她一个晚上。

    伊伊浑身都痛,累的连眼皮都不想抬一下。

    洗澡的时候,伊伊看着自己的全身深浅不一的痕迹,终于恼怒了。

    顾墨痕简直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她双腿发颤,怒道:“我要跟你离婚!”

    顾墨痕明知她随口说说,表示抗议,也没有太在意。

    这一周以来,吃饱喝足的男人明显心情极好,挑眉答道:“给个理由。”

    她一脸悲愤,“晚上休息不好,妻子这个职位感觉不能胜任!”

    他皱眉思考了片刻,笑得宠溺,道:“可以,至于财产分配,公司归你,存款归你,车子归你,房子归你,孩子归你,我……也归你。”

    她:“……”

    这特么的,有什么区别吗。

    ……

    第二天,伊伊的大姨妈没有来,顾墨痕高兴兴奋得跟什么似的。

    仿佛他的小公主已经在肚子里了一样,看着伊伊的肚子,神色温柔的她都要吃醋了。

    “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所以你这么急着要生女儿,就是对前世的情人念念不忘吧。”

    伊伊对顾墨痕的眼神终于忍无可忍了。

    “我最爱你了。”顾墨痕心情很好,也不介意她故意找茬。

    他的表白让伊伊的心情好了几分。

    只是还没持续一分钟,顾墨痕就继续道,“我想了想,今天我们就搬回去,我没有照顾孕妇的经验,回去让妈帮忙照顾着,我安心一些。”

    伊伊很无语。

    现在女儿的影子都没有一个,她就严重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如果,真的生了女儿,她不知道顾墨痕会反常成什么样子。

    真是,有点小忧伤呢。

    伊伊最终没有拗过顾墨痕,他们两单独住了一周之后,搬回了伊家。

    伊伊是被顾墨痕扶着进去的。

    奚绾绾坐在沙发上,表情很诧异。

    “妈妈,接下来辛苦您好好帮伊伊调养一下身体,不要让她搬东西,家里的阿姨要注意地上不要有积水……”

    顾墨痕嘱咐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奚绾绾刚开始还很懵逼,下一秒就反应过来,有些欣喜的问道:“这是怀孕了?”

    伊伊觉得很丢人,大姨妈推迟一两天很正常,跟怀孕真的没有半点关系。

    但是,她不敢反驳顾墨痕,生怕刺激了他。

    等顾墨痕上楼放东西,伊伊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奚绾绾。

    奚绾绾无奈的笑笑,“过两天还没有来,我们去医院看看。”

    伊伊点头。

    顾墨痕今天依旧没有上班,很慎重的没收了她的手机,还让助理买了防辐射的衣服过来,监督她看电视都要坐到最远的沙发,减少辐射。

    伊伊很无语,她觉得要是明天大姨妈还没有来,顾墨痕绝对做得出明天就把婴儿用品全部买回来的事情。

    下午,司机接了看云回来。

    看云小朋友一周没有见到妈妈,很高兴的扑进了伊伊的怀里。

    顾墨痕脸色一变,一把将看云从伊伊怀里拎出来。

    伴着一张脸教育他,“以后不能这么用力往妈妈身上扑。”

    “为什么。”看云被顾墨痕拎在手上,双脚悬空,不舒服的蹬着腿。

    “你别吓到了妹妹。”顾墨痕说得一本正经。

    片刻之后,将看云放到地上。

    看云小心翼翼的凑到伊伊身边,看着妈妈平平的肚子,“妈妈跟梧桐阿姨一样,肚子里有小宝宝了吗?”

    伊伊很无语,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

    “爸爸怎么知道是妹妹?”看云小朋友的逻辑很清晰,“四叔家的孩子,之前医生说是弟弟,结果生下来是个妹妹,科学都有可能出错,爸爸怎么这么肯定?”

    顾墨痕蹙眉,表情严肃,“我说是妹妹,就是妹妹!”

    “可是我想要个弟弟。”看云看着伊伊,“妈妈你给我生个弟弟。”

    周围的小孩子,都是女孩子,就看云一个小男孩。

    妹妹他有好多个了,三叔家的,四叔家的,安叔叔家的。

    可是,他还没有弟弟呢!

    老年人有一个说法,就是小孩子能说中孕妇肚子里孩子性别。

    顾墨痕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脸色一变,将看云从伊伊身边抱了过来。

    “妈妈肚子里面的是妹妹。”顾墨痕强调着,“以后,只能对着妈妈的肚子喊妹妹,知道了没有?”

    “为什么?”看云不解。

    “因为如果妈妈生了一个弟弟……”顾墨痕微微勾了勾嘴角,“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如果不知道什么意思,等下自己去百度。如果是弟弟的话,以后我们家的所有财产都给弟弟,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今天学了孔融让梨的故事,我可以让给弟弟。”看云说得义正严辞。

    “呵呵……”顾墨痕冷笑两声,“我记得颜颜喜欢帅气多金的男孩子,这样的话,她可能会喜欢别人了……”

    顾墨痕一个大人,这么欺负儿子,伊伊都看不下去了。

    看云表情纠结,一边是心爱的弟弟,一边是颜颜。

    难以抉择。

    “乖,对着妈妈的肚子喊妹妹。”顾墨痕继续一本正经的哄骗小孩子,“颜颜有个弟弟,他的弟弟就是你的弟弟,可是你自己还没有妹妹呢。”

    看云一听,虽然觉得顾墨痕说得很有道理,依旧怀疑道:“爸爸是你自己想要女儿吧!四叔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爸爸你最爱的居然不是妈妈?”

    伊伊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果然是她亲儿子。

    顾墨痕看着看云,这小子最近聪明了不少,都不怎么好骗了。

    当天晚上,不管是儿子女儿都没了。

    伊伊的大姨妈延期来访。

    顾墨痕的脸色黑的滴水。

    就连奚绾绾都,因为没忍住,笑了好几次。

    不管是爱情还是亲情,都要讲缘分。

    直到看云九岁的时候,伊伊怀孕了,B超结果是个女儿。

    九个月后,伊伊选择了顺产。

    顾墨痕全程陪产,他比生孩子的孕妇还紧张。

    伊伊都感觉到顾墨痕握着她的手,冰冷的很。

    “别紧张,医生说我孕期调养得很好,顺产没问题。”伊伊忍不住安慰他。

    “我不紧张。”顾墨痕一边说一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阵痛一波一波的袭来,伊伊自顾不暇,根本没空安慰顾墨痕。

    宫口开了八指的时候,伊伊才进的手术室。

    生产的过程很顺利,没有想象中的血崩,没有想象中的难产。

    孩子很乖巧,进手术室一个小时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了。

    当顾墨痕听到说是女儿的那一刹那,眼睛微微有些湿润。

    医生让他去剪脐带,顾墨痕剪完脐带,医生抱着孩子清理,包好之后抱了出去。

    顾墨痕一直带手术室陪着伊伊,等她清理完,顾墨痕低头吻了吻伊伊的额头,“老婆,我爱你,谢谢你。”

    全文完。

    ------题外话------

    更新了五个多月,顾少完结了。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感谢大家包涵。也学会了很多的。

    感谢一路陪伴的亲们,特别感谢。

    所以,明天我们抢个楼吧。

    顺便,顾少更完之后,过几天开始更新文《豪门四少撩妻上瘾》,求包养。

    抢楼活动简单点。

    时间:1月25日,中午12:00开始。

    1楼999

    2楼888

    3楼777

    之后逢7奖励77

    不重复领奖,每人限领一次。

    提前热闹一下,最后顾少全体帅哥美女祝各位美丽的宝宝们,新年快咯,越来越漂亮。

    群么么(╯3╰)

    本书由【白雪公主好美丽】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