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史上第一宠婚 > 第202章精彩大结局(上) (5)
    

    金没有见到,光阴却慢慢地溜走了。

    一转眼,又过去了一周。

    宝柒大腿上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而那个天蝎岛决战的后续事情,也已经得到了妥善的处理。

    从天蝎岛回来之后,冷枭的事情并在军内做了一个简单的通报。当然,没有人会去追究他的假死,只道是又唱了一出好戏。试想,他不废一兵一卒,以0伤亡的成绩,全歼NUA和曼陀大举来袭的恐怖份子二千,俘虏一千,这样的战绩多么辉煌?!不仅无过,功绩更是永久地写入了红刺的历史。而冷枭本人再次成为了全军津津乐道地不败战神,成为了一个传说。

    随着决战天蝎岛事情的硝烟散去,那些与血腥和杀戮有关的东西,慢慢地也就离开了宝柒的视线……

    冷枭回来了,一直缠绵病榻的冷老头子,身上的病立马就好了个七七八八。在知道了天蝎岛上的事情后,他对宝柒的态度空前的大好了起来,每一天都得亲自吩咐厨房给她炖补品养身体,补血,补肉,补心肝儿,恨不得把过去二十多年亏欠她的感情,一并给补回来。

    就在第二天,老头子就去探视了在押等待制裁的闵老头儿。

    两个人关在监室里足足三个小时,究竟说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不过出来的时候,冷老头子泪流满面。

    就在同一天的深夜,闵老头儿畏罪自杀了。他留下了一封遗书,自称愧对祖国栽培,愧对人民信任,从此无脸见人,唯有自杀以谢罪。在他的遗书里,没有只言半语提及冷老头儿,更没有提及上次潜逃出境何人帮忙。

    一切的事情,似乎都尘埃落定了。

    然而,宝柒的心里越来越不淡定了。

    为什么?

    之前冷枭就对她说过,等军演完了两个人就举行婚礼,一个她盼了许久的大婚,到现在风平浪静了,却再没有半点儿音讯了。

    冷枭究竟咋想的?她不知道。

    冷枭还准不准备举办婚礼了?她也不知道。

    她想,或许他在等待她的腿伤彻底好起来吧?!

    安慰着自己,一个月之后,她腿脚完全痊愈了。下地奔跑都没有半点儿问题。可是,冷枭照样儿没有半点儿表示,整天该干嘛干嘛,绝口不提婚礼。

    宝柒心里的怨气快爆棚了,但基于女性同胞的自尊心,她没好意思主动向他提婚礼的事儿。毕竟两个人结婚证早扯了,孩子都有了,她要为了这事儿和冷枭闹别扭,多少有点小题大做。

    于是她再次安慰自己,或许他最近忙吧?

    忙!忙!忙!可他在忙什么?!

    一天又一天,又一周滑过去了。

    她始终没有等来冷枭的婚礼,却等来了姚望的电话。

    开车前往两个人约好了见面的地点,当她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姚望已经抱着双臂笑容满面地站在那儿等着她了。

    像往常的任何时候一样,姚望的表情永远那么浅淡柔和,看着她的时候,那种饱满着的亲切感,总能让宝柒充满了见到亲人的愉悦。

    挤了挤眼睛,宝柒笑着跟他打了一个招呼,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喂,今儿啥日子?怎么想到请我吃东西?”

    姚望的头发比上次去津门时又短了一些,精短的寸发让他看上去特别的精神,目光轻柔地看着她,他勾着唇,稍稍有点儿出神。

    略略一顿,宝柒晃了晃手,“喂,姚美人?想什么呢?”

    久违的称呼,让姚望失笑不已,抬手随意地弹一下她的额头。

    “呵呵……没啥。走吧,进去。”

    “呵呵……好!”宝柒也笑。

    两个人相对而坐,轻松自然的笑声,让两个人之间隔着的某种情绪很快消散了,姚望抬起眼皮儿看着她,“宝柒,这家店的伤心凉粉儿,纯正的锦城味儿……”

    伤心凉粉,锦城的特色小吃。

    宝柒爱吃,姚望也爱吃。

    它有两个典故,一说是因为思念家乡才做的凉粉儿,一吃就因思乡而伤心。另有一说是这种凉粉儿的小米辣特别带劲儿,凡是吃了凉粉的人都会被辣得直掉眼泪儿,看着就像在伤心。

    在他俩第一次吃伤心凉粉并讨论典故的时候,宝柒就为两种说法伤过神儿。

    而今,姚望看着她面前盘子里红通通的小米辣,微笑着问,“你现在觉得呢,哪个典故比较恰当?”

    辣得‘嘶’了一声儿,宝柒放下筷子,用面巾擦着嘴,“哇,真辣啊,好久没吃过这么劲道的伤心凉粉儿了。不过典故嘛,也只能是典故,其实到底是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伤心凉粉,好吃。”

    宝柒的脸上,满是喜色。

    “宝柒,我要出国了。”姚望突然小声儿说,说了又笑笑,“可能我没有办法参加你的婚礼了。”

    出国?婚礼?

    抬起头来,宝柒有些吃惊,“你要转业?”

    要知道,军人是不能出国留学的,如果姚望要出国,除非他转业。可是做一名特种兵,做一名特种兵狙击手,不是他打小儿的愿望么?她怎么都不会忘掉,在鎏年村野蔷薇开遍的山顶上,拿着弹弓的姚望,大声说自己将来一定要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特种兵狙击手的兴奋样儿。

    “不,我是公派。”见她吃惊了,姚望又笑着追加了一句,“M国西点军校,公派进修。”

    宝柒恍然大悟,面露喜色地拔高了声音,“不错啊,小子,恭喜你啊。”

    这事真得恭喜。部队外派留学生到国外名校的进修,名额真是少得可怜,是多少军人求之不得的好事儿。而且他有了这样的学习背景,等他从西点军校再回国的时候,未来的发展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再加上他做参谋长的亲爹……

    抿着嘴一乐,宝柒愉快地拿筷子敲他的碗,“快吃吧,出了国,就吃不了伤心凉粉儿了。而且,以后啊,你想伤心都没得伤心了。前途一片大好,道路一片光明……牛!”

    姚望笑笑,“但愿。”

    拿着筷子,低下头,姚望挑起一块伤心凉粉,眼眶有些湿润。

    从今往后,他不是没得伤心了,而是只剩伤心了。

    小店儿外面的音乐声适时飘入,不知道哪首歌词或者旋律入了耳,吃着伤心凉粉儿,姚望眼角那滴泪滑落了下来。

    视线模糊了一下,他赶紧拿着纸巾擦了擦,笑得十分开怀。

    “这凉粉儿真辣!”

    宝柒望着他,“辣吧?”

    “嗯。很辣!”

    浅笑着回答完,姚望扶了扶额头,看着她笑,“不行,我今儿还得再来一碗,一次吃个够。”

    吸了一下鼻子,宝柒也笑。

    现在,也只剩下了笑了。笑着笑着,她突然推开了碗,一下趴在了桌子上,脑袋埋在臂弯里,控制不住地抽泣了起来。

    姚望抬起手,目光在她头顶停顿了两秒,手掌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宝柒,别哭。又不是永别。我一辈子都是你的,你的好朋友。”

    好朋友,是他最不愿意承认的一个词,却也是他唯一能够牢牢抓住的词儿。

    在爱情这座牢狱里,从他第一次见到她开始,就被判了终身监禁。也早就失去了自我救赎的能力。他无法比冷枭更强大,也无法比冷枭更爱她,可是他却没有一秒钟停止过继续爱她。

    宝柒抬起头来,眼角挂着眼泪,拉住了姚望的手。

    “姚美人,到了西点,记得常来电话报平安,记得注意身体。”

    姚望顿了一顿,反手握住她的手,笑得灿烂,“一定。”

    三天后,姚望飞走了,宝柒没有去送机。

    ——

    又一个夜晚来临了。

    冷枭进来的时候,宝柒正懒懒地靠在床头发愣。

    摸摸她的额头,他问:“哪儿不舒服吗?”

    剜了他一眼,宝柒强忍着想要问他为啥没有了婚礼的冲动,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可能受了点儿风。”

    “要不要找周益过来看看?”

    “不用了,多大点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可能最近太累了。”

    回避着他专注的眼神儿,宝柒眼睛闪烁地别开了。

    一转眼,六月份已经过去了,他订制的婚纱也早就取回来了。可是,丫的,这位说过要给她一个盛大婚礼的男人,半点儿表示都没有。

    “怎么不看我?”

    余光瞟着男人冷峻的脸,宝柒眼睛游离着,“没啊!”

    坐到床上去,冷枭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儿来,亲密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有心事就告诉我,嗯?”

    “喂,你怎么这么啰嗦,我都说了没事儿。”

    小妞儿撂出狠话去,嘴硬得不行,心里的别扭却越来越厉害。

    老实说,都一把年龄的女人了,还为这点小事儿和自己过不去,不用别人鄙视,她自己都觉得幼稚得不行,却又没有办法压下不愉的心情。

    “小脾气又来了,犯轴!”

    “谁犯轴了?算了,懒得跟你说,你丫就是一个不能用人类的语言来沟通的男人。”她自己知道较上劲儿了,但就像更年期提前似的,忍不住就想去戳他。

    冷枭没有生气,反倒勾着唇笑了。支着胳膊在她身侧,他目光烁烁地望着自己的小媳妇儿,轻松地笑着告诉她,“宝柒,为了庆祝今年的七一,部队要在天蝎岛搞一个小范围的军事对抗赛,特地邀请你去观摩。”

    “不去,你们部队搞军事对抗,我去算什么。”宝柒赌上气儿了,推开他,背过身睡下去不再搭理。

    “宝柒——”冷枭好脾气地将她背对自己的身体转了过来,宠溺地刮刮她的鼻尖儿,“不去你会后悔的,百年难得一遇。”

    百年难得一遇几个字儿,对宝柒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

    自从她转业之后,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只有部队才有的激情和热血了。睨着面色轻松的冷枭,她心里软化了,可是骨头还硬着。

    脑袋一摆,她拒绝了,“睡觉。”

    “小丫头,你比咱儿子还能作!”

    “谁作了?我宝柒是作的女人么?七一我有事儿,不能奉陪了。”

    冷枭目光掠过她的脸,黑眸流过深邃的光芒,“你的事我替你推掉了。这个对抗赛很有意义,你必须参加。”

    “又是必须?!”

    小声儿咕哝着他的霸道,宝柒心里在暗喜。

    因为,他的霸道就是她顺着下来的台阶。她可不是自愿去的,而是没有办法不得不去瞧热闹的。

    ——

    六月三十日,晴空万里。

    宝柒带着三个孩子一条狗,跟着冷枭抵达了津门。

    一家人住进了他俩的炮楼里,享受着夏日海滩上的飒飒的微风,和男人一人推着一个漂亮的童车,一个童车里放一个漂亮的宝宝,爱宝小朋友在后面屁颠屁颠地吐着舌头来回转圈儿,小雨点儿穿着好看的蕾丝公主裙,漂亮得像一个洋娃娃。

    这幅温馨的画面,与她若干年前初到津门的幻想重合了。

    阳光,海滩,微风,送暖……

    两人,一人,还有一个孩子……那是她十八岁的美梦。

    若说现在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幻想的一个孩子变成了三个孩子……

    三个孩子,也就是说,她的幸福,变成了三倍。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的心理很容易受到幸福的感染,走了一段路,宝柒的脑袋就被喜悦冲得有些晕眩了。张开双臂,放声笑着感慨。

    “二叔,你说咱俩要每天都这样自由自在多好。”

    冷枭脚步停下,黑眸深深看着她,“会的。”

    吸了吸鼻子,宝柒靠近他,脑袋倚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双美眸眯起来,声音软软的叹,“真是太美了!二叔,咱们拍个全家福?”

    宝柒说干就干,没有带相机有什么关系,没有人拍照有什么关系?

    她笑着走过去拍了拍一对儿情侣,将手机递给人家,“亲爱的,麻烦你替我们拍个全家福,你们也会幸福的哦?”

    “OK!”

    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举起了手机。

    冷枭无奈地笑笑,眉宇间的冷冽和凌厉完全散开去,动作慵懒的抱着孩子,勾起了唇配合地揽住宝柒的肩膀。

    两个大人,一人抱着一个儿子,小雨点儿带着小爱宝。

    “注意了啊……”

    “茄子——”

    咔嚓!

    手机里,留下了一个画面。

    照片上面,宝柒举着胜利的手势,喊着茄子的唇语,冷枭的脸上表情依旧很少,不过幸福的笑容非常明显。他们怀里的两个孩子,一个像极了冷枭,一个像极了宝柒。还有一个漂亮的小丫头,一条吐着长舌头的狗。

    后来这张照片被冷枭扩大了,放在他们卧室的梳妆台上。

    在照片的后面,写着一行冷枭的字迹——X年六月三十日,津门海滩,相识七年零八个月。

    一天后,他这行字被一条横杠给删除了。

    下面留下了宝柒的大字——错,相识二十四年零七个月。

    ……

    时间的轮儿,终于转到了七月一日。

    地点,被时间老人推移到了遭受过浩劫的天蝎岛。

    一踏上岛上的土地,宝柒就惊呆了!这哪儿还有那天晚上受炮火洗礼过的样子?看得出来,经过二个月时间的修复,四季如春的天蝎岛又恢复了它往日的样子。

    阳光很暖,没有血腥,岛上真在做对抗赛的准备。——一队穿沙漠迷彩作训服,一队穿丛林迷彩作训服,瞧着真像那么回事儿。

    只不过,一到地儿,宝柒就失去了自由。

    冷枭因为有任务先离开了,看得出来他比较重视对抗赛,亲自上阵去指挥了。就连冷老头子都过来参加了,三个孩子都被他差人过来带去玩了。而宝柒在江参谋的引领下,被困在了蓝军的临时指挥主帐篷里。

    蓝军指挥官是谢铭诚,外面有大批的士兵把守着,说是为了对抗赛的规则,不许她走出去,就在指挥帐篷观摩等待即可。

    这事诡异吧?

    坐在那里瞧着屏幕,宝柒不知道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不一会儿,营房外面终于响起了尖锐的哨声——

    对抗赛开始了。指挥主帐外面,一阵阵穿着整齐作训服,扛着微冲的特种兵战士列队准备出击了,一张张画着伪装油彩的脸上洋溢着热情,看不清谁是谁。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谢铭诚板正着脸,“各就各位,准备将红军拒之门外。重复一下,行动代号:百合。时间:三十分钟。目标:确保人质安全。同志们,坚持三十分我们就胜利。”

    人质?

    一听到战斗命令,宝柒就觉得血液翻腾。可是人质在哪儿?对抗赛还抢什么人质?她听得一头雾水,困惑不已。

    十分钟后——

    指挥电台传来了声音,“报告谢队,前方侦察兵来报,红军目标抵达五公里外,推进速度很快,请求指示。”

    “狙击手到位,寻找合适的狙击位,最好一举拿下红军首脑。”

    “是!”

    看来对抗很激烈啊,可冷枭哪儿去了?

    宝柒坐立不安地看着指挥系统上移动的红圈儿,宝柒心有余悸。

    十五分钟后——

    指挥电台再次传来消息,“报告谢队,红军攻上来了。六个狙击位置被人伏击。”

    “火力掩护,反守为攻。”

    “是!”

    一阵阵‘嗒嗒嗒’的枪炮声后,指挥系统上显示,蓝军战士的范围在逐步缩小,红军范围在扩大,一群群黑乌乌地压了上来,外面震声的吼叫声已经不需要系统来支持了。蓝军主帐差点儿被红军声势浩大的声音给震翻了。

    嗒嗒嗒……

    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对抗赛结束了。

    很明显,谢铭诚‘坚持三十分算胜’的行动任务失败了。

    轰轰轰……

    一阵惊天动地的喊声后,天空中响起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宝柒看着两军交汇,狐疑地走出了主帐,抬起头来,只见一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盘旋在头顶,机身上携带着的不是弹药,而是数不清的彩色汽球。

    她讶然不已,突地,直升机的屁股上落下一条大大的红色帷幕。

    大红的帷幕上写着竖行的大字儿。

    “宝柒,请你今天嫁给我!”

    捂着嘴巴,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算惊喜么?

    紧接着,更加惊喜的事儿来了——就在直升机红色帷幕垂下的瞬间,一片军绿色的帐篷就换了颜色,大红的喜气海洋里,一排写着“战地婚礼,百年好合”字样的条幅下,战士们疯了一样举起手里的枪支,从胸腔里呐喊着吼叫。

    “嫂子,嫁给他!”

    “嫂子,嫁给他!”

    “……”

    冷枭向她求婚?宝柒脑子昏乎了……

    一个热气球携带着百年好合腾空而起,一排排彩色汽球被放飞天空,直升机上大量的玫瑰花瓣雨点般落下来,铺洒在红绿相间的军营里……

    震慑了刹那,宝柒真回过了神来了。

    原来冷枭不提结婚就为了惊喜,原来他拖到现在是因为他要在天蝎岛举行,而被遭受过洗劫的天蝎岛要花时间来修复。

    战地婚礼的现场铺开了,投影仪在白色的幕布上将他俩的感情历程,一点一滴地播放了出来,甚至包括一些宝柒自己都记不得的细节都在回放。

    现场震动了,战士们的掌声经久不息……

    而一个个帐篷里,参加婚礼的客人鼓掌走了出来……

    抱着孩子的冷老头子,邢烈火,卫燎,连翘,舒爽,小井,小结巴……等等,除了他们,涌上来的战士越来越多,一片绿色的海洋里,是鲜花,是掌声,整个天蝎岛都在为了这场战地婚礼欢腾。

    原来,近两千名战斗人员参加的对抗赛,那是给冷大首长的考验。三十分钟类,如果他不能突破蓝军防线抢到新娘,他的婚礼就作废了。

    同样,二千人也一起见证了这场声势盛大的婚礼。

    宝柒笑着,笑着,泪水就掉下来了……

    在一队穿着军装的伴郎簇拥下,新郎倌儿从中间走过来了。一身崭新的军装礼服笔挺地修饰着他英挺的身姿,金黄色的绶带将他衬得威风凛凛,军帽端端正正,戴着白色手套的手里捧着一束鲜嫩的捧花,两边儿的仪仗队吹着婚礼曲,一字儿地排开,让中间的他帅得一踏糊涂。

    一步,两步,三步……

    踩在大红的地毯上,他慢慢地走近了。

    一个震撼世人的战地婚礼,以他独特的方式开始,场面疯狂又激烈的诉说着一定要白头偕老的誓言。

    其实宝柒一直在笑,可泪珠子就不听使唤,喉咙更是哽咽着让她哭得像个傻子。

    冷枭从她的脖子上取下红绳删着的戒指,套在了她的中指上,而他的手上,戴着同一款的钻戒。两个人的手扣在了一起,他在她额头印上一吻。

    “老婆,去换衣服。”

    昏昏沉沉的宝柒完全被人推着在走,进入了旁边的一个帐篷。帐篷里,一应婚庆的布置齐备了,衣架上的婚纱,化妆师,摄影师等等已经就位。

    那套婚纱,正是掌心里的宝——

    西班牙Victorio&Lucchino高级定制,100公尺的意大利塔夫绸,5200颗银色碎钻的点辍……晃花了她湿润的眼睛,

    或者说,花的不是眼,而是心。

    化好妆,备好装,等她走出帐篷的时候,冷枭正微笑着看她。

    宝柒捧着花束,神色恍惚地走近,仰起头来,下意识地喊,“二叔?”

    “嗯?”

    “我怎么感觉在做梦啊?忒不真实了。”

    “小傻样儿。”

    冷枭揽住她的腰,紧接着又扣紧了她的手,低头侧脸,印上一个吻,许下一个承诺,“宝柒,我不会让你后悔嫁给我。”

    宝柒埋在他的怀里,一边儿使劲儿微笑,一边儿吸着鼻子点头。

    这一天的天蝎岛,无疑是最为旖旎的一天。

    七月的天,不冷不热,晚风更不会凛冽刺骨。

    日,晴好。

    夜也一样晴好。在一轮皎洁的明月之下,整个天蝎主岛灯火通明,杀猪宰羊,人影憧憧,喜悦的声音穿透了整个夜空,战士们个个儿精神抖擞,一个个笑容灿烂。合唱,吃枣,摸手识人,各种游戏玩了一圈儿之后,在明白点辍的婚礼现场,宝柒借机开溜了。

    新婚的晚上,不偷偷去山洞温泉泡澡不是浪费么?

    战地婚礼,都是热血儿女,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宝柒溜出去也没有人知道,她在已经修复完毕的山洞温泉泡了一个小时的澡,才神色喜悦地在夜风拂动下返回了营区。

    都到这个点儿了,营区里还一声人声鼎沸。

    很显然,参加婚礼的人热情未减。

    不过冷枭却不在那里。宝柒问了江参谋,又偷偷地退了出来,往待客的那个大帐篷走了过去。因为举行婚礼,参加婚礼的人员备增,营区外面搭建了许多的军用帐篷待客。

    哨兵见到她过来,笑着敬礼,“嫂子好!”

    宝柒愉快地回礼,“首长呢?”

    “他在里面,刚有个客人,我过去通报一声儿。”

    冲他‘嘘’了一下,宝柒笑着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行。”

    “好的。”战士退开了。

    抿着嘴唇,宝柒放轻了脚步,准备给冷枭一个出奇不意。她知道今儿晚上冷枭被人灌了不少的酒,可这会儿,他会来见谁呢?

    杵在帐篷的外面,宝柒静静地站立着,从小小的透气窗往里望。喜庆的灯光笼罩着两个男人俊朗的脸。除了冷枭之外,还有一个男人。

    他是方惟九。

    真是的,方惟九这会儿来参加婚礼了?两个大男人偷偷搞什么秉烛夜谈?

    宝柒咬着唇笑笑,准备来个意外切入打断他们。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她撩帘的手僵在了半空。

    “原来演一个人这么难,即使他是我的孪生弟弟。”

    轰——

    一瞬间,宝柒的脑袋炸开了,耳朵嗡嗡地响了起来……

    他说,当初方惟九在泥石流受伤送到医院,已经快要不行了?

    他说,作为他的孪生哥哥,他去了医院,第一次走入他的世界?

    他说,方惟九在临终之前求他替他活下去,一定不要让她知道他死了,理由是他不想让她因此而内疚?

    他又说,方惟九只想她能开开心心地活下去?

    他还说……还说了好多……

    宝柒已经听不到之后的一切了,脑子里关于方惟九的所有记忆排山倒海的袭来,那个时不时出现在面前,说一句‘嗨,小妞儿,又见面了’的男人,那个总是噙着痞笑不着正形儿,却总会在关键时候出现帮助她的男人,早就没有了么?

    在泥石流发生的时候,他浑身浑和着汗水和泥浆,忍着伤口撕裂的疼痛,还能轻松地耍着流氓咬她耳朵:“再动,搞硬了!”

    在明知道自己受伤严重,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还能不紧不慢地开玩笑说,“咱仨都死了,还有两个美人儿给九爷陪葬,那得多乐呵啊!”

    那样的他,那样的他。

    原来早就已经阴阳两隔,物是人非。

    有一种爱,不仅是敢于为了你舍弃生命,而且哪怕拼到最后一刻,他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希望你能快乐幸福。

    “他在生命垂危之前,写下了不少的明信片儿……一张张交待清楚,呵,让我在每个节日都要给她寄一个。还求我千万要会模仿他的字迹,时不时要出现一下,让她知道他还活着。我今儿过来,就是要把他给你们准备的结婚贺礼送过来……。”

    “为什么是替他?你不就是方惟九么?”

    “呵,对,我现在是。”

    “你若不是,谁又是呢?你不也为了取信于她,在背上生生擦入车玻璃,伪造疤痕?……为了取信于她,亲自导演直升机爆炸,切断了回曼陀罗的后路么?”

    “你啊,真是个好对手。这样好,现在我就是方惟九了。”

    “方总裁,恭喜你。”

    “该我恭喜你吧,新郎倌。”

    ……又说了些什么?

    两个男人在里面谈了好一会儿——

    两个男人的神情在大红的喜色灯光下,都内敛而专注。

    直到他俩握手,直到方惟九撩开帘子出来,宝柒才惊觉,原来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乍一见到宝柒站在外面,方惟九愣了不过一秒,又把手给揣进了裤兜儿里,闲适得散步一般走了过来,“嗨,小妞儿,新婚快乐。”

    “多谢九爷!”别开脸抹了泪,宝柒回过头笑容灿烂如花。

    眉头轻蹙一下,方惟九的眸底掠过一抹讶然,转瞬又恢复了自然的轻笑,“甭客气,行,我不打扰你们的洞房花烛夜了,先走了啊。”

    迈着步子,他离去了。

    宝柒转过身来,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背影,笑声扬了出去。

    “九爷,回见。”

    男人脊背一僵,转过头来,唇角勾起,“回见。”

    人走了,宝柒呆立着,双手绞紧。

    不知道啥时候站在她身边儿的冷枭,抿着唇没有吭声儿。搔了搔她的脑袋,手上的钻戒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泽,而他英挺的身姿更加的桀骜与凌然。

    “二叔,新婚快乐!”

    “新婚快乐。”

    宝柒眨巴一下眼睛,笑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新婚快乐!

    宝柒,你一定要快乐!

    因为有太多人都希望你快乐了,那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快乐呢?

    一直以来,她都在苦苦追寻上野寻和方惟九谁是谁……

    而今看来——

    真?不真!多少往事前赴后继,都赴了尘土……

    假?不假!甭管春花秋月,都将落入人间冢……

    呵呵呵地直乐着,宝柒的笑容越发灿烂得不行了。突地,她双臂揽紧了冷枭的脖子,脑袋垂下去埋入他的胸口,肩膀抖动着,再没有抬起来的勇气。

    “笑什么?”

    “二叔,你说我笑起来漂亮么?”她不答,犹自问。

    “很丑。”

    “你真懂我。”

    人的一生何其漫长,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这一年的七月一日,全军上下都知道,有一个女人,她是最幸福最美丽的新娘。

    她的名字叫宝柒。

    ——【全书完】,请妞们支持权少皇的故事【军品权色】,敬请先收藏——

    敲下‘全书完’几个字,锦某的眼睛湿的,喉咙哽咽的。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反而平添了失落。

    二叔和七七的故事完结了,但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请妞们支持锦的新坑——《军品权色》,权少皇的故事。不一样的故事,同样的精彩。敬请先收藏,给我动力吧!

    另外,大结局不会让每个人都满意,如有不爽,敬请原谅!

    呃,嘴突然笨了起来,不知道该说啥了。据说人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所以爱我的妞猿粪啦,扑我怀里来吧。不再爱我的,嘿嘿……挥挥手,记得想念我哦。

    鞠躬,再鞠躬!再一次感谢扶着锦走到今天的二妞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