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大佬的宠妻日常 > 第63章 凌姒漪X燕署5
    其实凌姒漪哪也没去。

    在走到车站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 撕了车票, 转而买了一张旅游景点的票,去了一座岛, 又上了岛上的山。

    灵秀山上有一个寺庙,很灵的。

    她坐在游览车上,心比周围吹来过的风还轻。

    手机,在和燕署打完电话后就丢进了海里。

    她想, 这一次来,她就不走了。

    以前爸爸在这买了一座很小的带院子的屋子。

    她打算在这住下来。

    过过田园生活。

    今天已经是来这的第三天,她打算去山上拜拜佛静静心。

    女人穿着素雅的衣服,背着素雅的包, 一路爬上了最高的山顶。

    只不过别人花一个小时, 她因为身体的原因得花两三个小时罢了。

    但是,她安慰自己, 心诚则灵。

    从外门一直跪拜到内门。

    她每一下都结结实实地将脑袋磕在了地上。

    她自认为心里有罪,并且罪无可赦, 只能在这寻求一片安宁。

    吃过斋饭, 住持从外门走来。

    凌姒漪碰见,做了双手合十的手势,微微颔首。

    住持面善, 也回了个礼。

    “施主好些日子没来了。”

    “住持您还记得我。”凌姒漪笑了笑。

    “施主年幼至今, 二十四载,每逢春分之日必然来我寺祈福,我都记住了。”接着住持顿了顿, “方想问,施主此次来,是有何想求。”

    “但求心安理得。”

    “可是家事?”

    “不,是情.事。”

    “施主看上去身体虚弱,不妨坐下让本僧为您开导开导。”

    “谢谢住持。”

    两个人相互作揖一起进了寺院里。

    灵秀寺有一株十分华美的樱花树。

    山下已经残花,山上的才刚刚新出花蕊。

    树下有石桌石椅,年代久远,上面被雨水冲刷,凹凸不平,还有青苔长出。

    凌姒漪坐下,苍白的脸色在呼吸了这里新鲜的空气后,好转了一些。

    “住持,你用佛家的语言开解一下我,让我放下一段感情吧。”

    “这……”住持笑笑,“佛家有云‘一切皆为虚幻’,爱情很美好,但它是虚幻的,摸不到,但人能感受到。很多人会为了得到这段美好,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最后得到的是恶果,也依旧憧憬。施主,你相不相信这是虚幻的?”

    “我……”

    “佛家又有云‘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住持,这个意思,是不是只要我不再妄想得到一个人,我就能远离痛苦。”

    “是了,施主。不过这一切都主要看你的心是如何的,佛家可以感化一个人,可以说服一个人。但是那人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住持。”

    “不必客气,施主,我见你面色有恙,可否让我为你把脉?”

    把脉?

    凌姒漪知道,住持本事大,但没想到还有这等本事。

    她微笑着伸出手。

    住持放了手指上去。

    大概一分钟后,住持展开笑颜。

    “施主啊,是喜脉。”

    “啊。”

    凌姒漪一愣,看向自己的肚子,有些不能做出反应。

    “虽然这个孩子的诞生不知是喜是优,但总归是要恭喜你的。施主,你成为一名母亲了。”可没过一会儿,住持面露担忧,“只不过你身体不好,也不知道吃不吃得消。”

    “我……”凌姒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住持拍拍她的肩膀。

    女人勉勉强强一笑,心中五味陈杂。

    ……

    回到自己的小房子时,恍若隔世。

    凌姒漪洗了澡,换了身衣服,趁着天还早,便起身去了县城的一家医院。

    医院不大,但是样样齐全。

    她先交了化验单又去做了检查。

    大概在外边等了半个小时,里边的医生便叫她进去了。

    医生是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很有气质,看到凌姒漪的时候笑得也很温和。

    “恭喜啊,孩子已经7周了。”

    凌姒漪坐在对面,她的手指轻轻揉搓着自己的棉裙,眉目间微微带点儿迷惘。

    她心头很乱,见医生是过来人似的便问她。

    “医生,流产疼么?”

    “啊,你要打掉?”医生微微蹙眉,往外看了看也没看到她的家人。

    “孩子……没有爸爸了。”

    “原来是这样……”医生面容上染起一丝怜悯,“那你有其他的家人吗,手术需要监护人签字。”

    “我的家人,不在这里。”

    “凌小姐是这样的,有些我也要你说明。”医生正色,“你的身体其实也不适合孕育这个孩子,你缺少了一颗肾,在怀孕后期势必会影响你的身体。但这点也不算是很严重的问题,比较严重的是,你若是打掉这一胎,恐怕以后很难再怀孕。我想你需要考虑清楚。”

    显然没有想到会这样,凌姒漪咬住唇,红了眼圈:“医生……我没有这个孩子,以后是真的很难怀上孩子了吗。”

    医生点点头,郑重其事:“是的。所以希望你考虑清楚。如果你确定要打掉孩子,联系一下家人,如果手术上有问题,还需要他们签字。如果你要这个孩子也是再好不过的事。”

    “医生,那我想再考虑一下。”她下不了决心。

    “嗯。”

    出了医院。

    凌姒漪站在站台上,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始终不敢相信,她有孩子了……

    公交车到来,她迈开脚步站上去。

    此刻正好是学生们放学的时间。

    等到她上去的时候,原本坐在位置上的一个小姑娘,看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连忙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她。

    原本,凌姒漪也以为对方只是单纯的让位置,她便说了声谢谢。

    谁知那小姑娘傻傻笑笑,一个劲地说没事,然后凑向了站在一旁,拉着扶手的高冷的少年。

    少年瞥了她一眼,继续目光朝向那面。

    但是凌姒漪关注到,那男生的手,在车子急刹车的时候,总会虚扶住女生。

    女生倒进他的怀里的时候,他的眉眼也十分柔和,甚至还会看着她的脑袋笑。

    凌姒漪忽然就想起了十年前,那一条条乘公交回家的放学之路。

    她的少年,似乎也会这样。

    只不过那时候她的喜欢太收敛,而他也不愿意再表露自己的内心太多。

    但是这个少年能和燕署无缝隙重合的身影告诉她,或许……在她没看见的时候,燕署也是这样宠溺地看着自己吧。

    但是女人又很快自我否定了。

    “凌姒漪,想什么呢。不要再动妄想,你们不可能了。从此以后他是他,你是你。”

    可是话一说完,她的目光就挪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怎么能呢,不可能了吧。

    她不想打掉孩子,所以他们之间的联系不会少了。

    ——

    繁华的都市里。

    高空云层飘过,仿佛与云层平行的商业楼里,站着一抹高挺的身影。

    他望着外边的风景,而身后站着刚进来的下属。

    未等他开口,下属递上来了一张报告放在桌子上,然后报告之前上司要自己调查的事。

    “总裁,我想夫人并没有出国与走出华城。”

    “可是她家人给的消息,她买了去H市的车票。”

    为了离开他,她没坐飞机,没坐动车火车,宁愿去坐最苦最累的大巴。

    以前去哪都是专车接送,所以,燕署很好奇,她习不习惯挤在大巴里长途奔跑。

    可是又不禁心疼了。

    如果她受累了该怎么办。

    她的肚子里还有孩子。

    一想到他们有孩子了,燕署的眉眼又变得柔和了许多。

    在他回家后不久,医院打来电话说,他们有一项单子没取。

    在身体检查的时候,检查出凌姒漪怀孕了。

    孩子已经一个月大了。

    他是多么期盼有这个孩子。

    但是医生也告知了他,怀上这个孩子不是很容易。要好好保护孩子和孕妇。

    他自然要保护好凌姒漪。

    她为了他,身体都出现了大问题。

    他若是再伤害她,那就不是一个人了。

    他的姒漪,他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总裁,确实没在附近几个城市发现夫人的身影,而且找手机信号的时候,是消失在一个山里。”

    “什么山。”

    “灵秀山。”

    男人暗暗忖着这个山名。

    忽然记起来,很早的时候自己也去过那。

    那时候两家一起出去旅游。

    凌姒漪因为后妈的事情和她父亲大吵了一架。

    她气得离家出走。

    一个人买了船票去了灵秀山。

    而他不放心她,偷偷跟着去了。

    那时候两人年纪也不大,都刚刚上初一吧。

    后来她发现了他的踪影。

    他也就没躲下去,跟着她坐轮渡、爬高山一起上了灵秀寺。

    那时候她穿着灰色的禅服,披散的长发里夹着几根辫子,模样又可爱,又美好。

    他抵挡不住内心的瘙痒,将她抵在了樱花树下亲。

    虽然后来她干脆甩了他一巴掌,气得哭着跑掉了。

    可那滋味是真真的好。

    让他在无数个日夜里辗转反侧,瘙痒难耐,想要亲她,不顾一切的亲她。

    灵秀山。

    他要去那把她给找回来。

    ——

    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隔壁家的儿媳妇一看凌姒漪在药店买了叶酸等孕期吃的东西。

    一下子便有风言风语传出来了。

    很多人都说,凌姒漪未婚先孕,在外边养了个野男人。

    这地方不比外边的城市,大家还是相对保守的。

    又见凌姒漪孤身一人,便有人说她是在家里被赶出来了。

    凌姒漪本来就不是这边的人,这下子,大家都觉得她不是好女孩,可能会带坏这边的风气。

    于是……

    卖菜的阿伯故意给她缺斤少两。

    卖水果的见她不会挑,都挑不新鲜不甜的给她。

    走在路上也总是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的。

    不过这些凌姒漪都不在乎。

    她在网上找了份兼职,除了偶尔购买必需品之外,也不太出去跟人交集。

    这天,灵秀山下的小镇上下了一场大雨。

    五点开始,雨声啪啪作响。

    雨滴声将人们送入夜晚。

    在二楼阳台上开着电脑的凌姒漪,偏头望下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不远处的一辆豪车,旁边站了一个撑伞的男人。

    那个身影……

    心间大动。

    凌姒漪起身,毫不犹豫地关紧了窗户。

    然后靠在窗户上,看着房间的景象,目光渐渐黯淡。

    没想到,他还是找过来了……

    其实她一直知道,只要自己没离开华城,燕署总是能将自己找到。

    只是没想到那么快。

    门外的雨依旧哗哗作响。

    凌姒漪不曾动作半分,自窗户关上后就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

    她不想面对他。

    她告诉自己无数次,他们之间就这样了。

    但是不是的,燕署一出现,她就无可奈何地又开始伤心起来。

    前尘往事一一从眼中飘过。

    她放不下,还要与自己为难。活该这样。

    大概两个人,一个屋里,一个屋外,不吵不闹,一起呆了三个小时。

    最后,窗户再一次打开了。

    凌姒漪看着依旧屹立在雨里的男人。

    “不走?”

    “不走。”

    “为什么。”

    “走了,你就不是我的了。”

    “我本来就不是你的。”女人轻笑一声,揉搓着一旁摘下来的花瓣。这个小细节却看得出她很紧张。

    “那我是你的。”

    “我才不要。”末了,女人淡淡地笑了一声,“燕署,走吧。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我一定要带你回去。我的女人,应该在我们的家里,享受着有我的生活,她时刻被我宠着、爱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谁都可以欺负她。”

    凌姒漪笑了笑,再一次关了窗户。

    他爱这样,就这样吧。

    于是,那一夜,一人在屋里,一人在屋外,两个人都没睡。

    一个为屋外雨里的人担心,一个为屋里怕踢被子的担心。

    直到天微微亮,凌姒漪熬不住才睡去。

    接下来几天,男人都站在她家外面,像是一座石像,不来不走。

    而镇里的人都发现了他的存在。

    有人路过问了男人一句,怎么一直站在这家门口不走。

    男人说了句,我在求媳妇原谅。

    是以大家伙都发现了,原来人凌姒漪是有老公的,那么也就不是未婚先孕了。

    看男人一连站外边几天,好心人给送好多东西。

    凌姒漪也一直狠着心没跟他面对面说话。只无聊的时候,与他隔窗相望。

    不过这种日子并不是很多,也并不是一直下去的。

    一个礼拜后,凌姒漪就没看见男人了。

    出门时,没看到车,也没看到人,心里又空又无奈。

    最后觉得这样也好。

    彼此都互相放过,他们之间也都一笔勾销。

    他努力过了,自己没接受,那么他心里也不会再有任何希冀。

    而她也觉得自己很努力地要摆脱这种局面,终于摆脱了,要高兴才是。

    可她还是对着那个位置默默流泪。

    但是凌姒漪没有多花心思在这上面。还是先去买晚上的菜了。

    ——

    回家的路上,小弄堂里安静的很。

    不时,后边传来脚步声。

    女人一愣,转回身去看,却发现没有任何身影。

    她觉得奇怪。

    心里莫名以为是燕署,就有点气。

    觉得脚步接近了,她气得不行,转过身,刚要说一句燕署你发什么疯。

    身后的人突然袭击上来,一手捂住她的鼻子,一手钳制住她。

    凌姒漪看着面前的严正,吓得眼睛瞪圆了。

    她的嘴巴和鼻子被对方捂住。

    想要挣扎,可是力气却在流逝,不一会儿,除了意识还有些清醒,手脚皆已经无力。

    她手中的菜掉到了地上,严正将她半抱半拉,拉进了一辆黑车里。

    ……

    再醒的时候,已经黄昏了。

    而凌姒漪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空旷的码头。

    自己被绑住手脚在一个很粗的柱子前。

    严正没对她做什么,但是他拿着刀在一旁玩弄着。

    看见她醒过来,男人轻笑:“老朋友,好久不见了。对不起啊,再见得用这种粗鲁的方式,可是没办法,你男人把你保护得太好。”

    凌姒漪的嘴巴被胶带黏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一边发声,一边动了动自己的双手,是很死的死结,至少是自己解不开的那种。

    严正走过来,用匕首的面轻轻滑过她的脸。

    “待会呢,我们做个游戏。我和燕署呢,赌命。我赢了,你就跟他一起去死,我输了……呵,我不可能输的。”

    凌姒漪用凶狠的眼神看着他。

    严正笑笑。

    “当初呢,我被你这一副小白莲的模样给骗了。后来才知道你的厉害。所谓蛇蝎美人最为致命,不知道这尝起来的味道会是怎样的。”他的匕首轻轻划开了她衣服前的纽扣。

    凌姒漪有些不淡定了,顿时激烈地挣扎起来。

    “唉唉唉,可别动,说不动这利器快,刺入你的心脏也是很可能的。”

    凌姒漪的眼神充满了怨恨。

    严正疯狂地笑开来,“我就喜欢你这样子。”

    他正欲挑第二颗纽扣,那边码头的入口处已经疾驰而来一辆跑车,车子轰轰作响。

    男的女的,目光皆被吸引。

    跑车停下,曾在凌姒漪心中的盖世英雄便走下来了。

    而来的燕署,显然没能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会被绑在一处,同时她的手脚也都被勒得血色浸出。

    男人那一双眼睛像是染红了一样,此刻只想将严正千刀万剐。

    严正将凌姒漪嘴上的胶带撕开。

    女人来不及呼痛,就叫出了那存在自己心里千百转回的名字:“燕署,救我!”

    “别怕,我在。”男人也在极力克制自己,要自己冷静。

    “既然过来了,我们做个了断吧。”

    严正指了指他的车。

    男人打开车门,坐进去前,还回头看了凌姒漪一眼。

    凌姒漪的手脚冰冷,至少在看到严正也上了一辆塞车的时候,是这样的。冷到她几乎浑身颤栗。

    如果她没有猜错,刚刚在自己还没醒过来的时候,严正就已经和燕署立了赌约,而这个赌的方式是简单粗暴的赌命。

    两车相撞,必要一死一伤。

    如若一方不死,比赛继续。

    这是真的在赌命。

    凌姒漪想到这个在圈子里不成文的赌约,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几乎是疯了似的喊:“燕署,你下来,不要,不要,你下来!”

    她不想理他,可是她要知道他在这个世界的一方安好。

    不能这样,不能为了她去死。

    “燕署!”

    凌姒漪嚎啕大哭,泪眼朦胧里,是坐在车里,目光看向自己,朝自己笑得如初时灿烂的人。

    他朝自己比了个竖起大拇指的手指。

    又说了三个字。

    凌姒漪哭得厉害,一时间说不出话,只能一个劲地摇摇头。

    “不要,不要啊,燕署,你下来,不要。”

    两车发动。

    都在原地蓄势待发。

    凌姒漪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昏死过去。

    “我不要你说你爱我,却要为我死。我宁可你不来。燕署,你回来。”

    她的话音刚落,远处逆光的两辆车直接相撞在了一起,在黄昏里发出巨大的碰撞之声。

    女人的哭声立刻停止。

    她呆呆地看着两辆几乎报废的车,目光瞬间死寂。

    整个码头,除了远处的海鸥飞过,就再无动静。

    凌姒漪蹲在地上,眼泪啪嗒啪嗒低落在尘埃里。

    小小的一只,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而很久之后,远处其中之一的车门开了。

    头破血流的男人从上面走下来。

    明明伤得很重,却依旧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到了凌姒漪这边。

    女人听到脚步声,不敢抬头看。

    她怕下来的是严正,更怕燕署下不来。

    她垂着眸,泪水在下方形成了滩渍。

    最终,燕署跪倒在女人面前,将几乎吓傻了的女人一把揽入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

    随后,他苍白的笑笑:“姒漪,我回来了。”

    “燕署。”

    而在听到凌姒漪的声音时,男人浑身一松,垂首在了她的肩膀上。

    凌姒漪的手轻轻抚摸上他的后背。

    继而痛哭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凌姒漪:妈蛋,你压死我了。

    写虐写得又爽又难受,算了,继续写小甜饼吧。下本见,么么啾。爱你们吼吼。

    本书由 是你___路过我的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