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男主他黑化了 > 第183章 性转番外
    明苑觉得这一天起来就不是个好开头。

    她睁着眼睛盯着脑袋顶上,努力的忽视下面根本就不受控制的一幕。

    她想要骂娘,搞什么,一觉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胸前一马平川。而且下面还多出个不该多出的玩意儿,而且那玩意儿还给她一柱擎天。

    这感觉酸爽的让她恨不得立刻跑出去轰个山头。

    她浑身上下僵硬着,扭头看向身旁。

    齐霁还在旁边睡着,她吞了一口唾沫,借着外面熹微的晨光,她可以看见他秀挺的鼻子。这鼻子比起他往日更加秀美。

    明苑吞了一口唾沫,伸手往他的胸口一摸。顿时娇弹弹软乎乎的触感一下传过来。吓得明苑差点没把被子全都卷过来。

    她隐约记得两个人以前在极北之海的时候,有过这么一桩,不过换回来都这么久了,她自己都快要把那段往事给忘记了,结果现在又给她来这么一下??

    明苑悲愤之下,手掌不由自主的收拢,又抓了几下。

    然后越发的火硬,痛得她恨不得哐哐砸大墙。

    男人没节操,她知道。而且她当时自己也感受过。真的是只要动动心思,马上身体无比诚实的给她反应出来。现在也不例外。

    要命了简直。

    明苑一下翻过来,两眼毫无求生欲的盯着头顶上。现在晨光熹微,但也足够她把室内都给看清楚。

    她坐在那里满心的悲愤,而后听到身边的人传来轻轻的嘤叮,想来应该是醒了。

    齐霁扶住额头,感觉到身体上有些不对劲,他下意识往自己的胸口那里一按,立刻回头过来,见到明苑如今的模样,他似乎感觉到什么。

    “又……”齐霁听到自己的嗓音闭上了嘴,他定了定神,又看向明苑。

    明苑躺在那里,如同一条咸鱼,“再睡会吧,说不定再睡一觉,就变回来了。”

    齐霁却没有听她话的意思,他径直往下面看过去,“你现在很难受?”

    到底是做男人做了这么多年的,连现在她啥感受都一清二楚。

    明苑眼睛一睁开,“还好。”

    好个屁!她觉得自己简直挂了个火棍子!

    联想起以前她步子迈大直接就扯了蛋,滚在地上一个劲的翻滚。她的脸色更难看了。

    她宁可齐霁变女人,她也不要变个男人。太麻烦了。

    身边窸窸窣窣小会,明苑感觉到伸过来的手,差点没直接跳起来。

    烈火顿时从身体里轰然炸开,她立刻一把扣住他的手。变成男人之后,她的力气大了不少,甚至能一手轻轻松松的扣住齐霁。

    “你干什么?”明苑声音都在发颤。

    齐霁很是无害,眼睛里也显露出几分无辜来,“你难受,我帮你解决。”

    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他所说的解决是个什么意思,明苑当然明白,她一听顿时有些瑟缩,“算了。”

    下面多出的那个玩意儿,她总觉得不像是自己的,偏生又感觉的到。格外古怪。

    心里都别扭。

    “真的不要?”齐霁的话语里莫名的带上了几分诱惑。和羽毛在耳朵上轻轻搔动似得。

    明苑除了极北之海的那次,从来没有做过男人。她纠结的心思一下就没了干净。

    齐霁都不怕,她还纠结个什么劲?

    来啊,快活啊,造作啊!

    “我不会。”明苑躺平在在那里,齐霁倒是笑,“我会。”

    说罢,他伸手过去,“别怕,其实这种事对男人来说恨平常。”

    明苑和他在一块,可能是因为她平常都睡死了,等到醒过来齐霁早已经给她把早饭都准备好了。

    早上那些不得不说的反应她还真没有亲眼见过。

    “放轻松点。”齐霁察觉到手指下的僵硬,他叹息着,在她的发丝上亲了亲。

    明苑的全部注意力却全都是诡异的集中到了身上那两坨软软的感觉。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还是咋地,整个人都贴过来。

    明苑一边抽气呼吸急促,一边看着齐霁含笑的望着她。

    那眉眼里盈盈笑意,明苑都能看出里头的不怀好意。

    果然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明苑抓住被子,她正要把他抓过来,反正这样也没意思对吧,真刀实枪才有意趣,结果她才一动,齐霁加快了动作。

    她一下躺回去,突然她闷哼了两声,从一片空白里缓缓的回神过来。

    她睁开眼的时候,她见着齐霁笑的别有深意,“太快了点。”

    明苑一下自尊心立刻暴涨,“我快!?”

    齐霁笑着看她,明苑的气焰一下低下来,“你小心……”

    “我小心什么?”齐霁靠近了。

    明苑盯着他,齐霁变成了女人,也是美得不像话,一颦一笑带着点惊心动魄的美。

    “没关系,初次都这样,你也不要放心里去。”

    齐霁这话出来,明苑原先被他的美色勾出来的蠢蠢欲动一下又没了。

    齐霁在这上面没有给她耻笑的余地,明苑心里一下冒出各种带色废料。还有一股诡异的羡慕。

    “睡吧。”明苑听到自己的声音,顿时又心烦意燥,她把齐霁一下拉开,圈在怀里。

    手臂下是温香软玉,弄得明苑越发焦躁,诡异的发现自己竟然睡不着了。

    “你不高兴?以前有过,苑苑你应该习惯。”

    “习惯什么。”明苑觉得齐霁大清早的实在有些太过聒噪,干脆低头下来,把他的嘴全给堵住。

    软软的,香香的。感觉是正常的时候和齐霁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明苑莫名其妙的觉得新世界的大门向她敞开了。

    等到再次起来,外面已经天光大亮。

    明苑从被窝里醒来,发现内外都已经换过了,枕头边上放着齐霁的衣物。

    她爬起来一股脑的换上。

    出来的时候就见着齐霁披散着长发坐在那里,

    他身上穿着明苑的衣裙,只是头发披散下来,靠着窗台往外面看。

    “怎么不梳头?”

    齐霁摇摇头,“不会。”

    说着,一双眼睛往她身上看。

    明苑才不信他真的不会,齐霁有段时间,把她的梳妆打扮全都包圆了,怎么可能不会。

    但是明苑还是拉着他进来。

    两人是隐居在外,除非两人自己想要出去,要不然别人也进不来。两人就在这里悠然自得。

    其实整理不整理自己,没有外人看见,都无所谓。只是齐霁自小周正惯了,看不惯她邋遢的样子,哪怕她自己不爱动手,他也要亲自把她收拾整齐。

    如今齐霁回头过来,要她帮忙,着实感觉有点奇妙。

    幸好身上的衣裙他自己已经换好了,只是要她给帮忙梳发上妆。

    她也不会什么复杂的,随便给他把头发梳一梳,两边垂下可能会挡住视线的长发给拨到后面,拿根簪子别起来差不多就算是收拾整齐了。

    齐霁见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好看吗?”

    明苑扶着他的肩膀,俊男靓女在镜子里眼神交汇,如同藤蔓一般。

    她低头下来,“你没把了,倒是半点都不慌。”

    齐霁脸上的笑僵硬了下,“只要是你的话,我倒是没关系。”

    他看着镜子里的齐霁,“只要是你,我怎么样都没事。”

    说罢他起身来,把她摁在那里坐着,给她梳上男子的发髻。他把自己的藕色发带一圈圈缠在她的发髻上。

    “你很喜欢我这个装束,现在给你换上,感觉如何?”

    “果然我英俊倜傥。”明苑嘴一张,毫不客气的直接夸起来。

    齐霁一愣,而后笑起来,“说的也不算错。”

    明苑对彼此打量了一番,“我们出去走走吧?”

    明苑满心想要出去走一走,拉着齐霁就往外面窜。

    “你不要步子太大,不让到时候又要受罪。”

    齐霁被她拉在手里,见她满脸欢快,出声提醒。明苑浑身僵硬,“才不会了。”

    外面果然热闹,不过还有更多的小姑娘对着明苑脸红心跳。

    有道是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男人们为了得到佳人欢心,什么都做的出来。女人们虽然没有男人那么明显,但总有胆子大的。

    明苑面前来来回回的都不知看见多少个姑娘掉了手帕,她捡起来还给人家,结果惹得人家小脸微红,一脸的欲说还羞。

    明苑只觉得十分得意,原来被女孩子喜欢是这么的开心~~

    “夫君,东西还给人家姑娘就好了。”齐霁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下就把对面姑娘的美好幻想哐哐哐的砸了个稀巴烂。

    齐霁脸上在笑,可是眼底却是冷的。

    女人之间的对决来的飞快,几乎是对眼的瞬间,就已经出了结果。小姑娘见着面前的齐霁长相绝美,而且温柔如水,顿时自觉被比下去了。

    齐霁把手帕从明苑的手里抽出来,直接递给小姑娘,“姑娘可要收好了,贴身的东西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让男人捡去了,否则有闲话传出来就不好了。”

    话语里暗藏的机锋明苑听着都觉得牙酸。

    齐霁果然是够冷酷无情,那话说的小姑娘眸里带泪,还没等明苑有半点反应,那小姑娘便哭泣着跑了。

    “姑娘你的帕子忘记了。”齐霁见着人跑了,还不忘在后面挥着帕子补刀。

    然后明苑就看到哭啼啼的小姑娘又跑回来,把齐霁手里的帕子给抽走,然后嘤嘤嘤的又跑了。

    明苑站在那里,突然觉得面前的齐霁委实有些深不可测。

    齐霁平日里高冷的很,摆着一张脸,除却教那些小孩子认字的时候,他会有些许表情,其他时候,尤其对着那些莺莺燕燕,全是冰冷居多。

    姑娘们一看他这样,哪怕齐霁长得再如何诱人,也不敢有任何想法。但是现在轻易把个小姑娘怼的哭哭啼啼一哭跑走,这让明苑简直对齐霁有了新的认知。

    其实当初喜欢上她,也是齐霁走大运了吧?要不是她,齐霁恐怕就算再过上十辈子,他也注定是个光棍。

    “好了。”齐霁很愉悦的看着小姑娘掩面而泣的跑开。

    他回头看了明苑一眼,握住她的手,“你可要记得,我的心在你身上,可不能让其他人得手了。”

    明苑站在那里,看着齐霁笑颜,心里发毛的很。

    明苑干笑两声,她买了好些果子,还有一些酸酸甜甜的饮品,等到多了半只烤鸭,齐霁见状一手挽住她的手臂,“该回去了。”

    明苑还想说自己没有玩够,可是一见着齐霁那双似笑非笑的脸,嘴里切了声,“听你的啦。”

    齐霁穿女人衣服,梳女人头发完全没有任何的膈应,甚至适应得比她都还要快。

    明苑都觉得,他完全不觉得腿间空空有什么不好。

    齐霁把她送回去,就马不停蹄的给去她做饭。

    虽然平常这些也都是他在做,她只是负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好,可现在她硬生生的体会到了娶媳妇的好处。

    明苑被这种诡异的感觉拉扯着,险些出不来。

    齐霁不用吃饭,他早已经辟谷多年,最喜欢的可能就是看着她吃。

    明苑坐在那里看着齐霁忙忙碌碌,自己宛如一个大爷,先是有那么点儿小小不安,然后有理直气壮起来。

    齐霁没有再放她出去的意思了,他特意从外面的花圃里选了一大把的茶花给她。又选出不少的花瓶,说是要拿来插花。

    挑挑选选好半天,等到终于齐霁满意了,天都已经黑下来了。

    齐霁把花瓶放到床头,茶花都是他精心选出来的。因为明苑喜欢在发髻上插戴茶花,所以他也就种这个,一种就种了这么多年,一直到了现在哪怕隐居在外,他也种好了各种品种的茶花。

    有时候茶花开了,明苑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要被熏得闻不到味道了。

    明苑看着床头的红白交映,鼻子有些隐隐作痛。

    “一定要放这里?”

    齐霁满脸奇怪,“不行吗?”

    成了女体,他那张容貌依然是极好的,略带惊愕的时候,当真是动人的很。

    ‘我不喜欢’这四个字顺溜的吞下了喉咙,明苑摇摇头,“你喜欢就好。”

    齐霁这才笑的开心了。

    男女躺在一张床上,总要出点事的。除非老夫老妻,又或者实在太累了,要不然有些心猿意马的。

    明苑现在就心猿意马的厉害。

    她有点好奇,这点事上,男人和女人感觉到底有什么不一样。虽然早上的时候浅浅尝了下,但到底只是隔靴搔痒,又不是真刀真枪。

    明苑好奇的心里头有一百只猫在抓似得,可是嗷呜一声扑上去,显得自己好像多离不开他似得。

    她回头过去,眼神炯炯的看着齐霁。

    齐霁体力旺盛,哪怕连续几日不眠不休,也依然还是活蹦乱跳的。但是现在他竟然闭上了眼,睡在那里。

    他是故意的吧?

    明苑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来。

    绝对是故意的!

    心里这么给齐霁给定了性,她凑过去,齐霁的呼吸四平八稳。靠的很近了,原本闭上的眼突然睁开,和明苑对上个正好。

    齐霁两眼炯炯的盯着她,分明对她的用意知晓的很,却还要满脸懵懂。

    他把自己身上的被子拉上去,一副好可怜被大灰狼盯上的可怜模样,“你要干什么?”

    明苑被人抓了个现场,却一改刚才被齐霁抓包时候的慌张,满脸淡定。

    “我没有要做什么。”

    齐霁眼眸眯了眯,满脸的不相信,明苑干脆学着齐霁的无辜。

    只是可惜,她天性摆在那里,就算是学,也学得不到位。

    齐霁哦了一声,靠近她,“当真?”

    明苑见他自己送上门来,哪里肯当场放过了,直接抓住,亲了下来。

    “肯不肯?”胡乱的乱亲一通,明苑问。

    齐霁叹了口气,“你说呢?”

    里头的无奈听得她心喜不已,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自然是不会辜负他的好意了。她一下扑上去,含住他的嘴唇。

    齐霁轻轻在她的背后拍着,让她不要那么急躁。

    “你和个毛头小子似得。”齐霁这么调笑她。

    明苑烈火熊熊的盯着他,在他的鼻子上咬了下,她笑的格外的不怀好意,“待会你就知道,是不是毛头小子了。”

    说完,她一下就整个压在了他的上面。

    轻捻慢挑,她看着他一点点的失控,强忍着横冲直撞的冲动,一点点的挑拨他。

    齐霁眼尾绯红,他满含着两眼的水光,看着她满眼的胜利。

    他握住她的手臂,“你不难受?”

    明苑只觉得自己要爆炸,偏生还要强撑着,可是这场较量,她怎么可能先败下风,让齐霁让看笑话?

    “不会呀。”

    齐霁定定的看着她好会,他突然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在她耳边高高低低的出声。

    明苑瞬间破坏欲高涨,恨不得立刻把他堵上。可是她却诡异的十分有耐心的折腾他,几乎是要将曾经的那些一股脑的,全都还在齐霁的身上。

    她饶有兴致,看着他一点点的被瓦解,几乎陷入到无措的境地里。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紧紧扣住她的手腕,恳求也似,“苑苑,我求你。”

    她终于沉身而下,如他所愿。

    夜色朦胧,浓烈的花香浮动。

    明苑心满意足折腾了个大半夜,她难得见着齐霁有那个时候,自然是手段百出。

    这种事,果然还是男人更占好处些,最后明苑迷迷糊糊想。

    她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鼻子下的痒意把她从睡眠里给拖出来,睁开眼睛就见着齐霁正在她身边。

    明苑盯着他的身前,过了小会,直接上手过去,在上面按了两下。

    “没了?!”

    齐霁一把握住她的手,“苑苑很遗憾?”

    何止遗憾哦。

    明苑很明智的没有把这话当着齐霁的话说出来,这两个,昨夜里全都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到了现在全都有些意犹未尽。

    齐霁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茶花,笑容更深了些,“看起来是了。”

    “才不是。”明苑立刻给自己辩解,她发觉齐霁看了一眼床头的花,忍不住看了一眼,见着茶花里有细碎的橙花。

    “橙花有些许的助兴效果,”齐霁说着在她的手腕上亲了亲,他衣襟敞开,可见里头的紫紫红红,遍布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凄惨。

    明苑昨夜里闻着这股花香,的确是觉得更开心了,然后折腾他也越发有力气了。

    昨夜猛如虎,到了现在她就乖巧的很。

    “昨天不是我故意的啊。”明苑睁着眼说瞎话,“你也点头的。”

    齐霁看着她满脸警惕,忍不住笑了,“你在想什么?”

    想你报复。

    明苑默默的把这话给吞到肚子里头。

    齐霁低头下来,缱绻的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

    “我无所谓的。”齐霁笑的很开心,“只要是你,什么样都无所谓。”

    只要是她,那么对他来说,都是可以的。

    “不过,昨夜劳烦我受累了,今日苑苑总要给我什么吧?”齐霁轻笑。

    只是,该要的,还是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