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情兽 > 第六六章 此心耿耿
    鄢勿始终没有出现, 族人拥鄢黎为帝。

    鄢黎根据情兽族特性,制定玥国各类规章制度, 成立管理部门, 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晏沉知鄢枝放不下情兽一族,为使她早日脱身, 在玥国呆了三月有余,给新帝鄢黎提供了许多建设性意见,成功加快玥国的建设速度。

    是夜。

    鄢枝站在守月城最高处。皇城尚未建好, 此刻正建至半腰,山顶还是一片空旷。

    除了一顶小屋。

    小屋石头砌成,仅开一窗,窗前摆着一月牙白瓷罐子——鄢黎常常睡在这里。

    此刻时间尚早,鄢黎还未上来。

    鄢枝靠在墙上, 头边便是放罐子的小窗。她头顶上, 一轮圆月明亮似玉盘, 触手可摘。

    玥国。

    守月城。

    她叹息一声,不知对谁道:“你害得他好苦。”

    山顶寂静,唯有风过。

    “若把你离开后的事细细说来, 真是恍然如梦。”她低声道,“曾经我们送鄢瑶入宫, 狸猫换太子, 欲将情兽一族的新生儿打入晏家内部,以获取更多有关红渊的消息,然功亏一篑, 被全面反杀。”她笑了一下,“那时候谁能想到红渊有一天会自己从里面爆开,我不仅进去了,还成神了呢?”

    “谁又能想到当初千方百计欲将情兽混进晏家,今天情兽一族竟然与晏姓联姻了呢?”情兽与人孕子,变成顺理成章的事,更变成两方期待的事。

    “鄢妩成了沇国皇后。”即便此刻说起,鄢枝依旧有不确定之感。她往下看,透视掉无数树影山石,看见鄢黎正和晏沉商量着什么,轻声道,“若你活着,你便也是皇后……”

    她心中蓦地一痛,眼中酸涩难言。

    鄢枝曾试着召唤鄢月魂灵,欲将其复活,然鄢月似没有执念,天地茫茫,感知不到她的魂魄。

    她将结果告知鄢黎,鄢黎站了许久,最终一笑,“也好,没有也是好的。”

    鄢枝抬头看着月亮,“你可真是一个狠心的女人。”

    怎么就,没有执念呢?

    晏沉与鄢黎正议事到关键处,晏沉突然停下来,往鄢枝的方向看了一眼。

    鄢黎看着他,“如何?”

    晏沉一顿,目光重回地图,“可。”

    深夜,鄢黎诸事议毕,飞身上山。

    鄢枝听到其上山的声音,道:“鄢黎不欲让人知道他常来这里,我不戳破他,下次再看看你。”转瞬消失。

    下一瞬间,她出现在她与晏沉共同的房间之中。

    晏沉坐在书案前,案上诸多信件,他正提笔回之。

    他右手握笔,左手提袖,一身白衣之中,左手腕上鲜艳如血的红镯引人注目。

    鄢枝右手腕上亦有一只。

    这两只正是当初那对千年珊瑚情人镯。二人曾取下,本该各自丢弃,却不曾想二人都默默留下了。

    二人皆已成神,俱能感知到红镯有灵力,其灵力微微发红,可定位人踪迹。

    当初晏沉令其取下,便是对此有所怀疑,故意为之。

    现在倒是方便二人得知对方所在。

    晏沉知她又去看望鄢月了,放下笔,将人揽进怀中,默默不语。

    鄢枝埋首其胸怀,闭眼道:“什么都在渐渐好起来,逝去的人,却见不到了。”

    晏沉道:“她无一丝执念留存人间,表明她对自己的一生很是满意,即便有不圆满,亦在死前看开了。”

    鄢枝叹气一声,“也是。”

    二人默默抱了半晌,晏沉道:“该出发了。”

    “嗯。”

    晏沉将信件收拾好,鄢枝亦拿了一部分,二人旋身一转,消失在房间里。

    楚都悬月別庄。

    东山立在书房内,檀香蜿蜒弥漫,他一动不动,宛如雕塑。

    片刻后,晏沉鄢枝凭空出现。

    东山见到二人,上前一拜,“参见门主,参见夫人。”

    二人将信件放到桌上,东山开始汇报工作:“近日敢明目张胆做恶事的恶鬼恶灵和妖精邪怪已经锐减。悬月培养的修士已可独当一面,解决刚成精的魑魅魍魉不成问题。”

    晏沉点头,“可有大妖?”

    “暂无。”

    那便不需要他们出手。

    “还有何事?”

    东山便汇报了其余该告知晏沉的事情。

    悬月门的事务处理完,二人拿上新一天的信件,出现在巨大屏风之后。

    暗部。

    依旧是空旷的大殿,依旧是高高在上的三首领,隔着一个屏风,一切尽收眼底。

    这便是二人最近的生活,白天在玥国,晏沉与鄢枝共同参与玥国的建国事业;晚上在沇国,晏沉处理悬月门和暗部两方的事务。

    悬月门成为沇国唯一一个灵修门派,之前被暗部收编的觉醒者全部转至悬月,同时,悬月内未觉醒的高手转至暗部做事。

    暗部搜集人间消息,分三府,壹府管民间,贰府管官府、叁府管皇家。

    而悬月门则专门司鬼神之事——培养灵修之士,搜集鬼神消息,阻止邪物做恶。

    鄢枝看着中间壹府首领高大挺拔的背影,微微抿抿唇。

    即便看了许多次,每次第一眼看到的时候,鄢枝还是很别扭。

    就好像自己的孩子一下子从牙牙学语的样子突然变成一个冷漠疏离的成年人一样。

    她可能还要适应一段时间。

    壹府首领不是别人,正是鄢宝。

    从他选择谢瞳之后,便算默认放弃情兽一族身份,成为谢瞳的人。

    悬月与暗部分工后,由鄢宝创立的七仙院亦主动与暗部合并,鄢宝由此顺理成章成为暗部管理搜集民间消息的壹府首领。

    情兽改髓换骨,加上他自己的意愿,此刻的鄢宝已经不是小孩模样。

    他高大挺拔,英气逼人,一点儿没有小孩模样时软嫩无害之感。

    相反,成人模样的鄢宝斧刻刀削,五官深邃,笑起来的时候邪气四溢,令人感到危险。

    鄢枝看到,底下人正汇报事务时,鄢宝无聊地打了一个呵欠,他目光瞥向右手边的谢瞳,目光一柔,半边嘴角勾起。

    一时间风月无边,令人心窒。

    然谢瞳却皱了皱眉头,警告似的瞪他一眼。

    鄢宝立刻收回笑,不自觉坐端正了一些,故作深沉看着底下。

    鄢枝莞尔。

    有时候,他好像也没变。

    晏沉听事,鄢枝观人。

    二人已连着几个月未合眼。神嘛,已是不死不老辟了五谷可不眠不休之物,几个月不合眼,完全不会有事。

    然鄢枝喜欢睡眠,时常会放任自己睡一会儿。

    比如此刻。

    她躺在榻上,手上拿着书——不过摆设,有一眼没一眼看着底下的人,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书滑落,欲跌地——

    正中央的晏沉目光虽在自己案上,手却往鄢枝方向一抬——跌到半截的书自动升起,缓缓落到鄢枝手边,又自己合上了。

    鄢枝睡梦香甜,似做了美梦。

    鄢枝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屏风外已没有一个人。晏沉坐在榻边,不知道看了她多久。

    她坐起来,迷迷糊糊的,伸手环住他的腰,脸颊蹭了蹭他的,“棠篱……”

    晏沉没有纠正她,放软声音回道:“我在。”

    “不想蹬竹筒。”她委委屈屈,手指戳了戳他的腰。

    晏沉哑然失笑。

    “好不好嘛?”她抱着他扭了扭,“累……”迷迷糊糊的眼睛睁开,她看了周遭陈设一眼,记忆混作一团,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好。”

    鄢枝笑,将人抱紧,“你最好!”

    过了两息,她清醒过来,脸色一赧,轻拍他一下,“你怎么不提醒我呀?”

    晏沉笑道:“此刻不是清醒过来了吗?”

    鄢枝瞪他一眼。

    他故意呢。

    美人含羞带嗔,春水怒目,生动而楚楚,晏沉心中一动,低头落下一吻,“我的错。”

    鄢枝主动回了一吻,“原谅你了。”

    天亮之前二人进了一趟宫,原本是想和晏风商量正事,未曾料到新婚燕尔,去的不是时候,一不小心两个神听了两个凡人的墙角,羞死个人。

    鄢枝率先飞走,慌不择路,竟飞到后山。晏沉从后赶上,觉得她羞得可爱,握住她的手,也是时候……

    鄢枝羞悸的心情在看到所在何处时渐渐平复下来。

    晏沉看了周围一眼,嘴角的笑容亦淡了下去。

    二人对视一眼,鄢枝抿唇道:“我们去看看?”

    “好。”

    二人便飞到红渊封印处。

    四身饕餮封印已被全毁,一点儿痕迹也无。附近的残垣断壁亦被修砌完善,崭新如初。

    血迹、尸体、乱石,统统没有了,仿佛曾经此处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唯空中一红色漩涡永恒旋转着,证明着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地方。

    二人试着进去,然同他们之前的尝试一样,他们被毫不留情弹出。

    红渊里面到底怎么样了?九神都死了吗?其他世界正常了吗?琉尾洲鲛人是否逃过一劫?

    …………

    种种问题,都不得而知了。

    二人出后山,随意坐在某一宫殿檐上。

    月亮圆润,月华如水,底下宫灯幽微。

    鄢枝挽着晏沉,头靠在他肩上。

    晏沉道:“沇国和玥国都得再需半年才可进入正轨,这样的日子,你可不满?”

    鄢枝摇摇头,“乐在其中。”玥国之事他本不必管,然这几月他用了十二分心力助鄢黎,说来说去,皆是因她。

    “灵力存在一天,邪祟妖物便诸杀不尽,在未有人成神之前,我都会一直掌管悬月,建院子归隐的事……或可要推迟许久……”

    “我知道呀。”鄢枝抬眼看他,又转回来,看向远方,“乱世归隐,只着眼自身情爱,弃百姓于不顾,这不是你晏沉会做的事。”

    她顿了顿,笑道,“半年后时局稳定,我们便上半年在悬月搜集信息情报,将所有魑魅魍魉登记在案,下半年便周游列国,将各类恶妖消灭干净!隐逸生活固然安稳,但呆久了都该无聊,不如一半一半,隐居一阵,叱咤一阵,岂不美哉?”

    晏沉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知道她真心实意体谅着他,心中感动。

    鄢枝道:“我也见不得坏人为祸人间。”

    “好。”他抱紧了她。

    鄢枝亦抱紧了他,小声道:“……”

    我不是想要归隐,我是想和你在一起。

    晏沉心中一叹。

    他的小狐狸,怎么就是记不住他们两个都已成神,说得再小声,他也听的到啊。

    许久许久,等到晏沉因小狐狸的话激烈起来的心跳重新平复,晏沉沉沉的声音响在鄢枝耳边:“胭胭,我们要个宝宝吧。”

    鄢枝睫毛一抖。

    半晌,她深吸一口气,“好啊。”

    两个人十指紧扣,听着彼此的心跳,心里暖意融融。

    世界变幻莫测,转眼天翻地覆,谁也没想到会遇上这样一个开天辟地的时代。

    然他们就是遇上了。

    未来充满未知,到处都是不确定。

    但是他们没有丝毫害怕,也无胆怯,反而充满了对新世界的期待。

    不管这个世界会如何变,唯一不变的,是二人两颗相爱的心。

    我将永远爱你,不像这个世界,像你的心。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里就结束啦,一口气写了六千六,我此刻毫无睡意。

    根据评论,此刻确定的番外有:(我慢慢写,不一定日更哈)

    1、生毛茸茸的小狐狸团子

    2、甜甜的隐居生活

    3、宝宝&谢瞳

    4、鄢月和鄢黎

    5、乌锋

    6、琉尾洲&红渊后续

    感谢这两个月的互相陪伴,鞠躬。

    完结的时候检讨一下自己吧:

    首先是更新时间。拖更严重,从最开始八点更新,拖到十点、十一点、十二点、甚至一两点,有没有正确认识自身码字时速的原因,有老毛病拖延的原因,有大纲不完善的原因……总之,这真的是我的错,或许给一些读者不好的阅读体验了,鞠躬抱歉。

    其次是情节。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有点儿框架的东西,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写长点儿,所以问题很多啦,我每天都在骂自己写的什么垃圾,除了男主角的人设稍微立起来一些,其他或多或少都因自己心力及笔力问题崩、歪了一些,有些甚至和大纲上的背道而驰。嗐,不说也罢。尽管不算满意,但因为尝试写了,所以稍微摸到了写情节的一点儿灵光,感觉自己知道怎么写情节了(这真是后期使我坚持不坑的最重要的原因了!),喜极而泣。

    实话说,写这本书从中期开始我的状态就不是很好。

    结束一段感情,和平分手,知道是因为性格三观难以继续,理智知道分手是正确的选择,但情感还是很容易受影响。就,脑子生病了,转不动的感觉。灵感、激情、高昂的情绪……我暂时失去了它们。

    这个核心灵感我想了几年,很爱它,可惜我在今年开了它。

    有失有得,有好有坏,不说也罢。

    第三点就是,如果您认真看过我的文,怀着好心希望我进步快一点,我在微博私信等您。有时候,我或许知道自己问题在哪里,但雾里看花,会很模糊,就很希望有人能把那层雾拨开。

    提前感谢愿意给建议的各位。

    想说的就是这些。

    这是旧的故事,我们有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