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漫漫昏宠 > 第104章
    “斯南,还有孩子的事情——我吃了两年多的药,医生说药效的副作用会导致宝宝先天性畸形,建议我早点流掉。我怕时间越久,就会越狠不下心,总想着运气好的话会有那万分之一的概率,还是忍不住要变卦想要留下他,所以才逼着自己硬下心来——对不起——”她是才说了一声对不起,忽然就发力的咬在她自己的手背上,这样拼命的忍住,可是那心头的悲恸之意,直到此时还是那样的伤及五脏六腑。

    “桑桑,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可是我都没有在你身边。”夜色中靳斯南早已伸手过来将桑桑的手心紧紧的握了回去,他是只要一想到她手腕上的伤疤,就不能去多想那段时日里她到底是如何捱过来的。

    一想到这,他便觉得心头大痛起来。

    他是痛恨他自己的粗心大意,竟然一点都没有想到这方面上去。其实那段时日,若不是他全幅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面,只要稍微花点心思在桑桑身上,至少也能察觉出桑桑的异常之处,也不至于走到后面分开的地步。

    “桑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你一定要记得,你还有我在,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一起面对,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恩,我知道了。”池桑桑说时也是拼命的点头起来。

    其实心结解开后,池桑桑的心头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起来,说也奇怪,先前她自己心头那时不时就要窜上来的惊惧低落也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了。

    此时再去回想那段被抑郁症折磨的日子,桑桑只觉得遥远的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似的,可是却又是她自己切身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她也不知道那段时日自己怎么了,就是走不出她自己的心魔。

    眼下能够这样豁然开朗起来,放下折磨了好几年的心魔,桑桑都不知有多少的庆幸与感恩起来。

    许是两人都尝过这分开折磨的滋味,眼下这样说开来后,只觉着小别胜新婚似的。

    到后面其实两人都已经困得快睁不开眼睛了,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到最后都根本记不得那时说的话了。

    靳斯南和池桑桑一觉就睡到第二天早上了,直到值班护士过来时桑桑才仓促的起来,她自己去浴室里快速的洗漱好,又拿了洗漱用品出来给靳斯南也洗漱了下,桑桑刚弄好,厉寅北就带着安安过来医院了。

    这大清早的,安安倒是元气满满的活蹦乱跳起来,过来病房时才一见着桑桑和靳斯南都在早已大声喊起来,而且立马就朝靳斯南的病床前奔去,安安刚扑到病床前,见着自家老爸正晦气的趴在那里,安安立马跟着奶声奶气的问道,“爸爸,你怎么了?是不是打坏蛋时受的伤?”小家伙昨晚醒来后就要嚷嚷着回到靳斯南身边去,被厉寅北正色告知他亲爱的老爸此时正和坏蛋英勇搏斗着,为了避免让靳斯南分心,只能在这里过一晚,小家伙这才巴巴的盼着天亮。

    “爸爸的身手,坏蛋哪里伤得了我。只是回来时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你看爸爸现在又要打针又要住院的,所以叫你平常出去玩一定要注意看路——”靳斯南虽然是睁眼说瞎话的,不过还是不忘时刻教育安安起来。

    “哦,可是安安摔跤了爬起来就没事了的。”小家伙虽然对靳斯南的回答深信不疑的,不过眼下还是是懂非懂的问道。

    “安安,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你伯伯平常可是不兴这么早起的——”靳斯南虽然是趴着的,不过也不影响他看到边上分明还是睡眼惺忪的厉寅北,眼下便又问起自家的宝贝儿子来。

    “爸爸你不是常说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吗?”小家伙倒也是知道活学活用的了,说完后还一脸认真的望着身后的厉寅北。

    厉寅北可算是看出来了,这亲生的就是不一样,而且一想到昨晚安安醒来后,他也知道那个时间点靳斯南差不多在手术中,这种事自然是不要让小家伙知情的好,他可是使出了浑身的招数才把小家伙稳住睡下了,不过此时回想起来昨晚为了一个小屁孩自己忍辱负重的场景,他嘴角还是无端抽动了下。

    大概是见着面前的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厉寅北没坐多久就以补觉为由回去了。

    能够这么安然无恙的带安安回来,若不是有厉寅北在,桑桑还是后怕的很,心里对厉寅北自然是感激的很。

    等着厉寅北走后,她这才问道,“斯南,我们几时请三哥来家里吃顿饭吧?”

    “他孤家寡人形单影孤的我就怕他见了眼红——”靳斯南嘚瑟的应道,话说他此时算是明白了以前自己单身时陆可非强烈要求去他家里吃饭的用意。

    不过——他又忽然微侧过来扭头望了眼身侧的桑桑,这才若有所思的想着,唔,貌似这个法子也还算凑合。

    靳斯南的伤口恢复的还算是很乐观,没过几天后就出院回家休养了。

    他因为伤在后背和肩上,白日里穿好衣服人模人样的,倒也不太瞧得出来受伤了,公司里偶有要紧的事情,他也是及时的过去处理。

    休养了一个星期后,靳斯南和池桑桑配合警方去了趟公安局做笔录。

    叶淮容和徐程婕的判决很快就下来了。

    徐程婕利用职务之便做出有违医德的事,取消医生从业资格,而且涉嫌参与绑架儿童的犯罪行为,判刑一年。

    叶淮容涉嫌绑架儿童,还有参与毒品交易,数罪并罚,判刑十年。

    警方调查中还发现了协和的总经理言湛竟然给叶淮容提供资金,以便他能叫动同犯,言湛也因此被带去公安局接受进一步调查。

    看到叶淮容判决书的时候,池桑桑心头也是沉甸甸的。

    靳斯南瞧出她的心不在焉,而且他也清楚着叶淮容没过几天就要被警方送到外地的监狱去服刑,便对桑桑说道,“你去看下淮容吧,我到车上等你。”

    “恩。”池桑桑也未料到靳斯南会看出自己的心思,眼下便也点了点脑袋。

    靳斯南和局里的人打了招呼,他自己离开后,池桑桑便被带到了会见室那边。

    许是这周边的环境都压抑的很,池桑桑坐在那边无端就心神不宁起来,直到觉着前方有声响,她这才立马抬头朝前方望去。

    过来的果然是叶淮容。

    大约是被强制戒毒的缘故,他整个人相比先前愈发的削瘦下去,连着精神也是萧瑟多了。

    “淮容,你——还好吧?”面前的这个人亲手绑架过她的孩子,亲手把扳机扣动对准了靳斯南,可是不管怎么说,她对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愧疚之意。

    若不是为着她的缘故,他也不会越陷越深走到现下这样的地步吧。

    “你说呢?”叶淮容大概也已经知道了他自己的判决结果,眼下依旧吊儿郎当的问道。许是沾了毒品的缘故,他问归问,整个人的精神风貌都是无比消极的。

    “对不起——淮容,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沾上毒品。不管你怎么看待我,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早点出来——”池桑桑说时只是顾自低着头,好一会后觉着对面的叶淮容还是沉默不语着,她这才继续开口说道,“不管怎样,在狱中好好照顾自己——”她说完后,这才忽然起身,看都未看就要朝外边走去。

    “桑桑,我这毒瘾在读书时就有了的,只不过以前一直很好的控制住剂量而已。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自己的贪念作祟,你没必要为此活在自责中。”身后的靳斯南忽然开口说道。

    果然,桑桑闻言,背影立马跟着僵在了那里。

    不过她也是没有停留,继续僵着身子朝外面走去。

    桑桑的身影随即就消失在了叶淮容的视线里,他嘴角边这才浮上来一丝苦笑。

    得又何欢,失又何愁,恰如南柯一梦。

    只要她的真心还为他敞开,即便早已化作以往他最最不屑的友情,那也是他叶淮容修来的福分。

    可惜,这个道理,他却直到这一刻才明白过来。

    而这个迟来的觉悟,却是他此生要度过的十年铁窗。

    从公安局里出来后,靳斯南和池桑桑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去提叶淮容和徐程婕的事情了。

    桑桑关心靳斯南的伤势恢复情况,靳斯南则关心和桑桑的婚内和。谐情况。

    两人关注的侧重点根本不同。

    所以每当一到晚上,桑桑总觉得自己要忙得团团转起来。

    桑桑也顾虑着靳斯南背上的伤势,偏偏他又是洁癖惯了的,要十天半个月不洗澡那是不可能的,她每晚还得伺候着靳斯南沐浴更衣,靳斯南每当这个时候就会心神荡漾的厉害。

    当然,即便他再怎么想入非非起来,都被桑桑以伤势未愈而拒绝未果。

    “斯南,晚上妈打电话过来说她和爸明天下午回来,明天下午给安安也请个假,一起去机场接爸妈——”桑桑说时把靳斯南身上的那条薄毯盖在了他的后背上。

    “恩。”靳斯南也点头应道。

    “还有——爸他也上去年纪了,你——”桑桑也知道靳斯南对他父亲一直是避而不谈的,虽然和爸妈一起生活的时间不算太长,桑桑也是能看出靳斯南和他父亲之间的不自然,毕竟一家人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眼下她斟酌了下还是开口劝道。

    “桑桑,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靳斯南见着桑桑欲言又止的,不过思来想去,都是为着他的缘故,心头涌上来一股暖意后,倒是满口答应起来。

    其实他以前的确是和靳时培闹过别扭的。那时他本来毕业回国后一心打算从医的,未料到靳时培却是一意孤行非要他子承父业进入锦大,甚至不惜以断绝父子关系来相逼。

    那时的他虽然表面上是顺从了父亲的意思,不过两人的关系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跌入谷底,加之这对父子俩都是固执的可以,饶是刘慧玲对两人也是毫无办法。

    大约是此时他自己也身为人父,以前心头介意的事情,此时想来,其实不知不觉中是早已释然的了。

    毕竟天底下这为人父母的苦心,都是一样的。

    “恩。”池桑桑闻言,心头这才放心下来,她自己困乏的可以,眼下虽然躺在靳斯南身边,扯了点被沿在胸口处,就迷迷糊糊的合眼要睡觉的了。

    “桑桑——”他忽然又微侧过来痴痴的喊了声她的名字。

    “唔——”桑桑也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因为靳斯南这几天伤口快好了老是嫌背上痒,她自己半睡半醒间就抬手在他背上象征性的轻挠了下,一边口齿不清的问道,“现在不痒了吧?”

    月色如许,她就在他的枕际,触手可及。

    他再望过去时,她却是早已沉睡过去了。

    这世上即便再轰轰烈烈的爱情到最后也不免落入俗套的圆满。

    而他,宁愿就这样和她过活生命中最最平凡琐碎的每一天,这是他这辈子能够做到的对她最长情的守护。

    与子偕老,此生不悔。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抱歉结局修改了好几遍,所以更新晚了点,后面会有安安小盆友的番外滴~~

    有亲在问厉boss的文,厉boss的梗是很早前就想好了,最近因为工作挺忙的,想休息一段时间再开新文,这样到时候更新也有保证,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先到新坑《何欢一诺》收藏下哦,这样开文更新后第一时间知道,还有亲们到时在新坑登陆留言送红包哦~(^_^)~

    链接:

    《何欢一诺》

    新坑是个真汉子(纯爷们)的爱情故事,酱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