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束爱为牢 > 第11部分
    渴望,她们两个都想离开那里去外面看一看。

    后来你,她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用尽手段不顾一切地制造机会接近楚盛钧,后者花了一大笔钱将她带出了那里,然后她就再也没回去过,没想到五年以后见到宁宁居然是这种情景。

    安逸有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一半的血都是冰的,如果不是有一刻无情到极致的心,那个时候怎么会熬过世人的那些鄙夷和轻贱呢?

    那些日子里面,她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安逸一直不敢面对自己和楚盛钧的关系,可是现在她在心里却不由地假设起如果当初没有他的自己如今会是什么样子,安逸都不敢想下去。

    她清晰地回忆起,是他一步一步,没有放弃自己,才给了自己脱胎换骨的机会,才有了今天的安逸。

    安逸这时候才不得不承认,自己欠楚盛钧的真的是这辈子都没办法还清了,如果自己再离开一次是不是太没有良心了?

    她脑海里面思绪混乱成一片,几个声音同时在耳边回响。

    “安逸,你欠我的,永远都还不清……”

    “我要这个孩子,不然当年那个视频我不确定还有谁会看到……”

    “苏蕴雨是你的表妹……”

    “苏绮老师希望你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

    “哎,你不会是他包养的小蜜吧?”

    安逸趴在钢琴上,头疼欲裂,口里喃喃着,“求求你们,不要逼我了!”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小腹旁边的衣服,薄薄的衣料纠结成一团。

    她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

    ☆、Chapter 17疯狂or温柔

    晚上,楚盛钧回来以后,进了安逸房间里面淡淡地扫了眼,发现没人,立刻皱起眉头。

    李叔立马过来说:“听司机说今天面试完了以后安小姐四处转了转,回来以后就一直在那边练琴。”

    楚盛钧点了点头,转身往小剧院那个房间走去。

    门是虚掩着的,他轻轻一推就开了,大大的房间里面只有舞台上的一盏灯亮着,他慢慢地朝着那束光亮走去,走近了才看到她趴在钢琴上,一只手捂着肚子,她脸上一片黑暗,在头顶的光亮映衬下显得那样落寞。

    他出声叫她,“安逸。”

    安逸闻声倏地抬起头,眼神里面还有来不及掩饰的挣扎。

    “你肚子怎么了?”

    安逸忙拿开手拨了拨头发,“没,没什么。”

    楚盛钧的手往她这边伸过来,安逸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他沉声说:“别动。”伸手慢慢地抚平了她翘起来的一缕头发。

    安逸微微地低了低头,待他拿开手才说:“谢谢。”

    楚盛钧顺势在她身边坐下,安逸往旁边挪了挪,她本来以为很大的琴凳现在看起来却只能堪堪地容下她们两个人,她还不得不和他又肢体接触。

    他看了眼琴谱,“《张三的歌》?”

    安逸轻轻地“嗯”了一声,他翻到最前面的那一页,伸手在钢琴上面弹起来,并且随着琴音低低地唱出声。

    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

    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安逸这还是第一次听他唱歌,楚盛钧声音醇厚,带着些说不出的沧桑,期间他转头看了她一眼,神色间说不出的认真,这一眼让安逸的心跳莫名跳漏了一拍。

    疯了,自己绝对是疯了。安逸抓了抓头发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把所有的痴心妄想都忘掉。

    楚盛钧起身,向她伸出手,“走吧,去吃饭。”

    安逸“嗯”了一声,局促地看着他,试探性地把手往他手里放,快要触及到的时候,他却收回了手。

    “快点。”他有些不耐,大步走了出去。

    安逸看着他的背影,一股酸涩溢满了胸口,她在原地叹了口气,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饭桌上。

    安逸夹了两筷子就吃不下去了,咬着筷子,眼睛在饭桌上乱转。

    楚盛钧挑眉,不做声地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她碗里夹菜,安逸低头一看,竟然都是自己平时喜欢吃的。

    安逸心里又酸又软,无力地说:“我不是故意不想吃,而是这些菜都太清淡了我吃不下。”

    楚盛钧讶异地看着她,难得她愿意配合吃饭,他又叫来李叔吩咐了几句,马上端上来几盘菜,不是酸的就是辣的。

    安逸也是真的饿了,一个人吃了桌子上大半的菜。

    反倒是楚盛钧没怎么吃,一直在旁边看着她。

    安逸喝了一大杯水,看着他,神色认真地问:“你,以后会对这个孩子好吗?”

    楚盛钧挑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对一个生命负责任,我不可能只是为了还当年欠你的,就这么随随便便地生下来,我要你保证以后会对他好。”

    “这点你放心。”

    安逸长舒了一口气,“那我答应,但是我怀孕这段时间你要保证不让外人,我生下这个孩子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没有任何关系了。”

    楚盛钧盯着她,目光深沉地可怕,半晌以后,他闭了闭眼,“好,我答应你。”

    安逸早早就躺下准备睡觉,她抬头看着天花板,目光空洞,突然笑了笑,神情有些哀戚,以前她卖身卖笑,现在都卖肚子卖孩子了,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安逸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丝毫没考虑过安家那边怎么交代,还有他和苏蕴雨的婚约,苏家那边……她忍不住哀嚎一声,前面的路被她走的更加曲折了。

    一会儿,楚盛钧躺了上来,安逸吓了一跳,坐起身来,“你要干什么?”

    楚盛钧神态自若地拉开被子躺了下来,“你现在怀着孕我能做什么,赶紧睡吧。”

    他说的理直气壮,安逸怀疑地看了他半天,最后迟疑地躺了下来,他的手自然地覆上了她的肚子,他的大手十分温暖,整个覆上来,安逸像是被烫了一下一样忍不住地颤了颤。

    他低下头凑近了她的小腹处问:“怀孕是什么感觉?”

    “现在还没什么感觉。”安逸摇摇头。

    “如果有什么感觉一定要跟我说一声。”

    “嗯。”安逸这还是第一次看这略带着好奇心的他,心里有几分异样,感觉他们像极了平常夫妻,共同期待着一个小生命。

    安逸阻止自己继续胡思乱想,翻个身背对着他闭上眼睛昏昏沉沉地睡了。

    意外的是今晚她在他身边居然没有做恶梦,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她接到了苏晚的电话。

    “安逸表姐,我回e市了,听说你也在e市?”

    “对啊,你现在在哪里?”安逸又说,“哎,我现在还不太方便出去。”

    “没事的,我就回一趟苏家就好了,我哥回来了,他好像从姑父哪里知道了你在e市,这几天可能会找时间看你,表姐你注意点。”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晚晚。”

    刚要挂电话,苏晚突然问:“安逸表姐,你的孩子要怎么办?”

    安逸沉默了一会儿,“生,我要生下来,晚晚我们改天面谈吧,这事情太复杂了你不要告诉别人好吗?”

    “好,安逸表姐你放心。”

    挂了电话,安逸心烦意乱地把手机往床上一丢,头疼欲裂,为什么楚盛钧要和自己的表哥关系那么好啊?

    安逸洗漱收拾好了,就要往外走,李叔追上来,“安小姐,楚先生要你如果出门提前跟他说一声。”

    差点忘了自己又掉进了他的囚牢,安逸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我要去我爸房子那里一趟,太久不回去不太好。”安正南给她了那套房子的钥匙,结果她一来e市就来他这里,再不回去如果苏品桓要去肯定会露出破绽的。

    “让司机送你过去,今晚回来吃饭。”

    安逸找了司机,按照安正南给她的地址,回去打扫了一下房间,买了一些东西安置进去,还买了点食材放在冰箱里面,让整个屋子里看着有点生活的气息。

    忙完以后竟然也下午了,她环顾了四周,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下子坐倒在了沙发上。

    苏品桓回国一趟就让她这么慌乱,要是安正南来e市或者苏蕴雨回国,估计到了那时候她真的会死的。

    安逸回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想到一回来楚盛钧居然还在等着她,他在餐桌旁边的沙发上看书,见她回来,合上书起身,“我们吃饭吧。”

    果然自从她说口味要重一点以后,餐桌上一盘盘的不是酸就是辣的,她今天还真没什么胃口。

    看她根本没动,楚盛钧也放下了筷子,问:“怎么了?不喜欢吃?”

    安逸摇摇头,揣着满腹的心事,一筷子一筷子数着终于吃完了一顿饭。

    已经很晚了,楚盛钧却还是没有一丁点要走的意思。

    安逸忐忐忑忑地洗完了澡,出来以后就看到不知道在哪里洗完了澡的楚盛钧穿着宝蓝色睡袍,正半躺在床上看书,旁边的床还空出了半边。

    此情此景让她有点呆,他不会今晚还要在这里睡吧?饶了她吧,昨晚一晚已经够了啊。

    楚盛钧拍了拍空出的另一边,悠悠地说:“还不快过来?”

    安逸咬了咬牙,慢慢地踱了过去,她轻轻地在他身侧躺下,胸口起伏不定。

    楚盛钧低头看了她一眼,单手拉开被子覆在两人身上,顺势就从背后拥住她,他温热的气息让安逸忍不住一颤。

    “怎么了?”黑暗中,他开口问。

    “我今天可能有点失眠。”安逸实话实说。

    他手渐渐下移,停在她小腹上,打着圈按摩,“这里难受吗?”

    被他抚着的地方升腾出一股暖意,直达心底,安逸忍不住收了收小腹。

    “还是不想睡吗?”

    安逸懒得开口说话,只好摇摇头。

    “那你想怎么样?”楚盛钧抚着她的手慢了下来,然后声音带了点笑意,“难不成还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

    安逸诧异地要抬起头看他,用看外星人的目光,这几天的他让她觉得很害怕。

    这几年在国外她鲜少看到他这么温情的时候,难道一回到顶楼他的温柔又回来了?

    楚盛钧却轻轻地把她脸扳回去,不让她看自己此刻的表情,“就这么一次机会,快说,你想听什么?”

    安逸没反应过来。

    他轻轻地拍了拍安逸的小腹,“问你呢,想听什么故事?”

    ☆、Chapter 18心愿or现实

    他轻轻地拍了拍安逸的小腹,“问你呢,想听什么故事?”

    安逸忍不住笑了笑,“他说了,随你的便。”

    “让我想想啊,讲什么故事好呢?”

    安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真随便,我小时候也没听过什么睡前故事,你挑你喜欢的讲就行。”

    “既然是要促进睡眠的,那就讲睡美人好了。”

    这什么道理啊!安逸失笑。

    房间里面的大灯都已经关了,只开了床头灯,暖橙色的灯光在他头上晕出一抹温馨的光,他平时略显冷硬的俊脸衬得有了几分人间烟火的味道。

    楚盛钧讲故事很无聊,平平淡淡,毫无渲染和起伏,只是单纯地叙述着故事的情节,她听着听着还真困了。

    他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入耳,在安逸的心底划开一圈一圈涟漪。

    童话故事亘古不变,开头是很久很久之前,结局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睡着了?”楚盛钧看着她闭着眼,低下头轻声问。

    “没。”安逸睁开眼,实话实说,“不过你讲的确实挺催眠的。”

    “就是要让你赶紧睡的。”楚盛钧的手盖上她的眼睛,“快点睡。”

    记忆中好像次数不多,她这么乖乖地依偎在自己怀里,楚盛钧揉着她的头发,就是舍不得放下手。这一刻,那么像他以前想象中的天长地久。

    他在她身上轻轻拍打着,像哄小孩子睡觉一样,很有节奏感,安逸就在这种感觉中沉沉睡去。

    她没想到即使在这么静谧的时光中,她在楚盛钧身边睡去仍然还会做恶梦。

    这次梦到的居然就是他给她讲的《睡美人》中的情节。在梦中,他是受到指引而来拯救公主的王子,她是那个沉睡着的公主。

    他披荆斩棘,历尽重重磨难来到了城堡,她受到了诅咒正在沉睡着,他在床边凝视了她半晌,倾身拥起她就要吻上去。

    她虽然在睡着还是有感觉的,感觉到他渐渐接近着的脸和熟悉的气息,一颗心在胸口竟然抑制不住地狂跳了起来。

    突然,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细细地打量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突然松开了原本揽着她腰的手,她的身体重重地摔回床上,她沉睡着的身体都疼得一颤。

    楚盛钧冷冷地看着她,说:“这种假的公主也敢来骗我。”

    安逸刹那间看到了许多人厌恶的眼神,苏品桓,安正南,苏晚,陆乔羽,吕然……最后楚盛钧毫无感情的冰冷眼神的又一次出现让她霎时间从梦中惊醒了。

    安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梦中的那一刻她有窒息的感觉。

    “怎么了?要喝水吗?”楚盛钧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她惊醒的动作不大,却惊醒了他,他的声音依然是平时那种低沉,不过这时带了点迷糊。

    安逸摇了摇头,“没事,我就有点冷。”

    他突然转身把她整个抱进怀里,然后又把薄被围了她身体一周,让她像是被保护在一个温暖的与世隔绝的环境里。

    “还嘴硬,身上这么凉,又做恶梦了吧?”

    安逸既不说承认也不否认,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声音,突然很想哭,她推了推他,让两个人隔开点距离,“有点热。”

    楚盛钧又重新把她抱回怀里,“做什么噩梦了?”

    “我梦到……”一回想梦里的情境,安逸忍不住颤了颤身体。

    “快睡吧,明天我还有个会要开。”楚盛钧抱紧了她,“别怕,有我呢。”

    安逸面上笑了笑,心里默默地说:因为有你才可怕。

    安逸真的睡不着了,可是被他箍在怀里丝毫动不了,半晌开始迷糊起来,一直到了天亮,他一动,安逸立刻醒了,仍然闭着眼装睡。

    楚盛钧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既然醒了就不要装睡了。”

    安逸这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起身揉着眼看他,发呆。

    楚盛钧刚提上裤子,扣上皮带,回头看着安逸还赖在床上,就这么裸着上身伸手去拉她,他的腹肌块块分明,安逸忍不住撇开头不去看他。

    “快起来,咱们一块吃早饭。”他把裙子递给她,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她把睡衣换下来,套上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