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束爱为牢 > 第8部分
    不停地叫着她。

    “安逸表姐……”

    “安逸表姐……”

    “安逸表姐,你怎么了?”

    她沉入了自己许久没有的噩梦里面了,在梦里,安逸见到了许久不见的楚盛钧。

    他扼着她的喉咙,眼神是她从没见过的凶狠,楚盛钧质问道:“这么多年,我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非要离开我?”

    安逸几乎喘不过气来了,她用力地挣扎才让他的手松开一点点,她喘着粗气,“这么多年我一直是跪着的,这次,我想站起来了。”

    楚盛钧冷笑着,“信不信,这一次我会让你摔得更厉害。”

    他的目光深沉得好像一个无底的黑洞,她感觉自己正在一点一点被吸食,吞没。

    安逸是被吓醒的,她没睁眼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一睁眼满室都是白色,这是在医院?

    苏晚在她床边,一见她醒来,轻轻地叫了一声,“安逸表姐。”

    安逸口干舌燥,伸手问她要水喝,一杯温水下肚以后,她开口问:“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到医院了?”

    苏晚犹豫着不肯说,安逸有点恼了。苏晚这才吞吞吐吐地开口说:“表姐,你……怀孕了……八个周……”

    这句话犹如五雷轰顶,安逸瞬间呆在了原地,大脑中一片空白。

    那晚和楚盛钧揪扯,撕咬,交缠……历历在目,还有吕然那通电话,自己忘记吃的避孕药,点点滴滴的记忆排山倒海向她涌来,此时此刻都像一个个耳光扇在她脸上,扇在她最近这段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上。

    ☆、Chapter 12喜讯or噩耗

    因为自己常年吃着舒龄给她的避孕药,所以从来不担心会有这种事情,这次因为第二天各种事情纠缠在一起就忘记吃了。她的例假一直不规律,也就没往这方面想。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次她自己自找的。

    那一瞬间,安逸有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明明只想过平常人的平静生活,有家,有工作,平平淡淡,为什么会这么的难?

    “安逸表姐,你没事吧?”苏晚紧张地看着像是瞬间失了魂的她。

    “我没事。”安逸动了动嘴唇,抬起头,认真地对苏晚说,“苏晚,答应我,这件事千万不能让你家里人知道,尤其是你哥。”

    “啊?”

    “别多想,也别多问,你就告诉我能不能答应吧。”安逸无力地闭上眼睛说,她总不能告诉苏晚说自己怀的是苏蕴雨未婚夫、苏品桓老大的孩子吧。

    “安逸表姐,你别担心,我肯定不说出去。”

    安逸长舒一口气,脑子还是乱哄哄的。苏晚给她倒了一碗粥喂她喝,可是她现在哪能吃进东西去。怕苏晚担心,她胡乱吃了几口就用自己就塞不下了。

    办好手续以后,苏晚下午有课要先回学校,安逸叮嘱了她两句,目送着她打车离开。

    没想到她刚要走的时候却看到了陆乔羽,安逸这才想起来他就在这家医院工作,陆乔羽穿着白大褂,双手插1在口袋里面,问她:“安逸,我刚刚看到你从……”

    安逸打断他解释,“我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安逸顿了顿,“又不是什么大毛病,随便吃点药就好了。”

    “其实我都知道了。”陆乔羽看了一眼她无意识中死死地抓着手中的病例,“我在医院呆了这么长时间,从那个地方出来是怎么了我都知道。”

    安逸突然有一阵无力感,“你,你别跟别人说好吗?尤其是我爸,不对,和我们家有关的所有人都不要说。”

    “你放心,我谁都不说。”陆乔羽迟疑地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是生下他还是……”

    “不!”安逸立刻反射性地摇头,“我不要生。”

    安逸咬了咬自己的唇,不安地抬起手,挣扎了一会儿,试探性地抚上了自己的小腹,那里还是很平坦,现在却有了一个小生命,她这段时间完全没有感受到。

    听carey说自己的母亲怀着自己的时候是怀着对自己满满期待和爱的,如果她知道了生下来以后的自己是这个样子的,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样的自己怎么会有资格孕育一个生命?

    楚盛钧和安逸的孩子?听起来又可笑又可悲。

    可能是她反应太过激烈和敏感,陆乔羽看她的眼神里面含了几分担忧。

    安逸平静了一下自己,勉强地对着陆乔羽笑笑,“对不起,让你见笑了,没事,我自己能安排好的,我现在有点累了,想先回家休息一下。”

    陆乔羽眼神也很复杂,他对着安逸点点头,“那你路上就注意安全。”

    回家后,安正南正在院子里浇花,见安逸进来问她:“昨晚去哪里了?打你手机也没人接。”

    “我昨天和苏晚出去逛街逛得太晚了,她们宿舍楼关门了不让进去了,我就和她出去住了一晚上,手机忘记充电了。”安逸说着自己在车上想了一路的措辞。

    “哦,住哪里了?”

    “随便在逛街的那个地方找了个宾馆住的。”

    “我记得g大旁边就有家安林,下次别随便乱出去住不安全我还担心一晚上。”

    “哦哦,下次我一定注意。爸,我先上去休息了。”

    安逸回房间,洗漱过后爬上床,用被子紧紧地盖住自己,有一股深深的倦意从心底蔓延到全身,她闭上眼很快就睡着了,中午时候保姆过来敲门要她吃饭,都被她迷迷糊糊地拒绝了。

    安逸是真的累了,一睁眼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她躺在床上连指头都不想动,回国以后第一次有这种倦怠感,好像一直支撑自己的东西突然不见了,又回到了在国外那种忐忑又茫然的状态了。

    在屋里闷了半天以后,安逸觉得自己在这么闷下去迟早会疯的。她下楼的时候正看到陆乔羽在给安正南量血压。他边收东西边说:“安伯父,最近保持得很好,血压在正常范围内。”

    “唔,安逸下来了。”安正南起身对陆乔羽说,“好不容易抽出空来一趟,好好和安逸聊聊天吧。”

    “安伯父,我……”

    “其实量血压这种事你不用亲自来的。”安正南一副“我懂你”的表情,转头对安逸说,“安逸,帮我招呼下陆医生。”

    “哦。”

    安逸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看了他一眼,经历了昨天的事情,见了面说不尴尬是假的,她勉强挤出个笑容,开玩笑说:“呦,来我们家还敢穿白衬衣啊。”

    她指的是第一次见面得那件事,自己给陆乔羽喷了一衬衣的橘子汁。

    陆乔羽轻轻地笑了笑,然后两个人同时开始沉默。

    “听安伯父说你从回来以后还没吃饭?”陆乔羽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没胃口。”安逸苦笑。

    “好歹吃一点,不管你以后准备流还是生,都要先养好身体,不然以后会很麻烦的。”

    安逸听着他的话,沉默地点点头,走到到厨房,找了点面条和鸡蛋,简单地下了碗面,她胡乱地往嘴里塞去,第一口就被烫到了。

    陆乔羽在后面怀疑地看着她,“你这个状态自己真的可以吗?”

    安逸捂着被烫到的嘴,抽着气,声音细弱。“没事的,现在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瞒过我爸。”

    “我可以帮你。”陆乔羽顿了顿,“今天你走了以后我挺后悔的,那种情况下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回家的。”

    “谢谢你的担心,真不用,我一个人真的能行。”安逸说着,夹起一根面条,轻轻地吹了吹,吃了起来。

    “你非要流掉这个孩子吗?”

    安逸动作一顿,笃定地点点头。

    “我能冒昧地问一句为什么吗?是因为他的父亲……”

    “好饿啊,我再去盛一碗。”安逸心不在焉地吃着面,没一会儿,碗底就已经空了,她起身去盛面。

    楚盛钧楚盛钧楚盛钧楚盛钧……又是楚盛钧,她现在一想起这个名字就恨得牙根痒痒。

    等她盛完面回来以后,陆乔羽却已经没有问的*了,他神色认真地说:“那天,我陪你去吧,这种事情身边有个男人情况会好很多的。”

    安逸摇头,“太麻烦你了。”

    “朋友之间哪有什么麻烦的,再说我也在那家医院,如果有事情也能好做一点。”

    安逸含着一口面,最后迟疑地答应了,她诚恳地看着他说:“好,谢谢你。”

    陆乔羽看着她,轻轻地笑笑,“不用这么客气,这段时间你负责好好养好身体,以后恢复得也会快一点。”

    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心里滑过一声可惜的感叹,同时还伴有一丝为不可察的庆幸。

    舒龄在楚盛钧办公室门外,踌躇地徘徊着。

    都说不知者无罪,她既然已经知道了,身上就好像压了千斤重担。

    楚总早晚会知道的,她现在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现在不说以后楚总知道了会是什么样子,而且她现在一想起自己上次在安小姐面前说错的话就心惊。

    算了,还是说了吧。

    舒龄咬咬牙,还是敲响了楚盛钧办公室的门。

    “有什么事吗?”他头也不抬,声音里透着几分烦躁和……疲倦。

    自从安小姐离开以后,楚总好像是被工作填满了一样,一直不停地忙着忙着。

    想到这里,她鼓起勇气开口说:“楚总,有件事情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让您知道。安小姐在回国以后进过医院一次……”

    楚盛钧抬起头,眼神灼灼,“你是怎么知道的?”

    舒龄咬了咬唇:“在国外的时候,您经常让我注意安小姐的一举一动,现在回了国我也就习惯性地多派人注意一下安小姐的举动。”

    楚盛钧皱了皱眉头,“赶紧把人撤了,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知道了。”舒龄低下了头,却并不走。

    他一下一下毫无节奏地敲着桌子,突然抬起头问,“她怎么了?”

    “最近的消息说,安小姐可能是……”舒龄咬了咬牙,说下去,“安小姐很有可能是怀孕了。”

    然后,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老板猛地抬起头,楞在原地,刹那间脸色发白。

    ☆、Chapter 13威胁or妥协

    到了医院,陆乔羽先陪她做检查。

    他拿到结果以后,匆匆走过来,弯下腰,对一直在长椅上发呆的安逸说:“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安逸,你真的确定要做手术吗?这个孩子很健康。”

    安逸双手紧握,手心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发凉。半晌以后,她慢慢地点了点头。

    陆乔羽握了握她的手,说:“别怕,我就在这儿一直陪着你。”

    “那你去帮我拿杯热水好吗?”安逸声音低得让人心疼。

    陆乔羽给她接了一杯热水,她慢慢喝下去半杯以后,又说要上洗手间。

    一进洗手间,安逸就忍不住干呕起来,刚刚喝的一点水全都吐了出来,鼻子一酸她止不住地开始掉眼泪。

    检查结果刚出来的时候她真的特别坚定地想要流掉这个孩子,但是经过了这几天,虽然不敢摸自己肚子,不敢多想,但是安逸还是不可避免地对肚子里面的这个小生命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情。

    她知道这个孩子必须流掉,但就是不太愿意接受这个做刽子手的过程。

    她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够硬了,却没想到临了临了还会心疼心软心生不忍,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事偏偏分开以后的时候又有了孩子?为什么分开以后要她受这种折磨?

    安逸接着凉水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能清醒一点,抬头就看到镜子中一脸苍白的自己。

    她包里的手机这时候突然震动了起来,安逸掏出手机,号码的归属地是e市,那个号码她只看一眼就知道是楚盛钧的。

    当年,自己刚到他身边没多久,他就逼着自己背他的手机号,她当时被折磨地每天脑子都昏昏沉沉的,也懒得背,一天见他拿着黑色马克笔往自己衣服上写他的手机号。

    她慌了,赶紧夺过来,“你干嘛往这上面写?”

    “如果你走丢了,手机又不在身上意识不清醒这样好歹还有人能联系到我,不然你死了都没人收尸。”楚盛钧“啪”地盖上了马克笔,抱着臂看着她,“你小时候如果这样,也不至于在外面这么多年了。”

    “我那个时候才两岁好吗?”被他冷眼一看,她立刻屈服,“好好好,我背我背还不行吗?”

    那个时候她的记忆已经下降地很可怕,明明记住了,可是过一会儿又忘了,他不厌其烦地每天看到她都会说一遍,最后她居然奇迹地记住了,而且这么多年,不管她多么想忘都忘不掉。

    安逸想了一会儿按掉了那个电话,过了一会儿又打过来,她在按掉,又打过来,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接了起来。

    那边有呼呼的风声,楚盛钧的声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一样,“安逸,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和你有关系吗?”她的口气很不好。

    “安逸,你听着,不管你在哪里,这几天来趟e市。”他顿了顿,开口,坚定地说,“我要那个孩子。”

    “不!”安逸下意识地摇头,“我不可能给你生孩子的。”

    “那我真的不确定你会在哪里看到当年的那个视频了。”

    安逸下意识地一颤,“你无耻,居然又用这个来威胁我。”

    “如果你听话哪怕只是一点点我都不可能用这个。”他声音低沉,“安逸,你总说我逼你,你又何尝不是一直在逼我?”说完,他接着挂了电话。

    安逸慢慢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头疼欲裂,五年了,自己的人生居然还是由不得自己。

    她红着一双眼出去对陆乔羽说:“对不起,我还没准备好,今天就先别做了吧。”

    “你真的考虑好了?快三个月了,再做就比较危险了。”

    刚刚她义无反顾地想要流掉孩子的时候他想劝她,这时候她又不想做手术了,他居然也想劝她。这是什么心理?

    安逸疲倦地点点头:“再给我几天时间仔细考虑一下。”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谢谢。”

    安逸这个词这几天对着陆乔羽都快说烂了,他倒还没听烦,笑笑说:“不用客气,都是朋友,应该的。”

    也真是累了,她靠在车座上,居然渐渐迷糊起来了,脑子里却渐渐浮现出五年前的事情。

    那时候她在楚盛钧的帮助下已经戒毒成功,认亲回安家了,安正南对自己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无比宠爱,几乎是予取予求。那时候的生活比现在还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