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易燃易爆 > 第81章
    叶璟出发前一天, 舒珂接到李承哲电话, 约她出来见个面。

    舒珂听他的语气,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推开工作去了。

    李承哲把她约在一家雅致的茶室。人很少,环境清幽。

    舒珂笑道, “李总这是有什么大事, 心急火燎的把我找出来?”

    李承哲扯开唇, 似要笑, 可笑容到一半又落下了, 叹了一口气,再开口时声音带着沙哑,“大姐……璟哥他……TMD, 不知道怎么开口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舒珂面色变得凝重。

    李承哲抬起手,揉了揉眼睛, 又深吸了几口气, 眼底湿润,开口道:“璟哥他……”

    “他怎么了?不能参加比赛?”舒珂揣测道。

    比赛在即, 能让李承哲这么纠结为难的,除了比赛还能有什么事?

    “不是。”李承哲摇头,又酝酿半天, 一咬牙,道, “肝癌, 晚期, 医生说命不长了……”

    舒珂彻底愣住。

    半晌,她笑了笑,恢复轻松,“扯淡吧你,他好好地怎么可能肝癌啊,还晚期?今天不是愚人节,你能不能编个靠谱的谣言啊?骗人都不走心!”

    “是真的……这次赛前,例行身体检查,我顺便帮他拿的检测报告……我没敢告诉他,自己去跟医生了解情况……”李承哲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叠检查报告,“不信你自己看……”

    舒珂一声哼笑,“做戏做全套啊,这都准备好了。”

    她没有去接,更没看,一脸不屑和不信。

    李承哲哽声道:“我知道这很难接受,我也是……我甚至不敢告诉他,我就想找你出来商量商量,咱们怎么告诉他这件事……”

    舒珂怔怔的看着他,一句话不说,看了很久,久到李承哲心里都发慌。

    “大姐,你说句话……”

    “你、说、的……是、真、的?你、没、耍、我?”她一字一顿的问。

    “……谁拿这种事开玩笑啊!我巴不得他长命百岁,跟你白头到老!”说完,意识到自己戳到她的痛点,又埋下头,叹了一口气。

    舒珂没再说话,伸手去拿诊断书。

    她的手有点抖,在一页页的仔细翻阅。

    还没看完,突然放下,压在桌子上,仰起脸,长吸一口气。

    猝不及防的,眼泪滚滚而落,来势汹汹毫无招架之力。

    李承哲一抬眼,瞧见她失控的表情,什么都没说,再次低下头。

    半晌,她稳定了情绪,问道:“有得治吗?”

    “治不好。只能靠手术和药物拖延时间,但拖不了太久,就算转去国外治疗,最多三年五载。”

    “躺在病床上的三年五载又有什么意义?”舒珂的手指甲抠着桌面,划破了浑然不觉。

    “以前我身边有人患癌……治疗的过程,可以说是丧失了作为人的尊严……必须忍受各种器械对身体的折磨,最终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下奄奄一息……”那时候因为对癌症的触目惊心,她自己研究了一段时间。

    她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她身患绝症,一定不会强行治疗,不会把仅有的宝贵的时间困在医院里,做个浑身插满导管的怪物。

    李承哲长叹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舒珂道:“你先别告诉他,让他好好比赛,以后我会找个时间告诉他。”

    “好好好……”卸下这个心理负担,李承哲觉得好受多了。至少,他不用觉得自己是行刑的刽子手。有爱人的温声软语,应该……好些吧。

    舒珂平静的跟李承哲告别,平静的去停车场开车。

    但是在路上,走神的厉害,连闯两个红灯,还发生了一起擦挂事故。

    终于回了家,她上楼进房间,往床上一瘫,灵魂出窍了般,意识不知道落在何处。

    叶璟打来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瞬间让她眼睛刺痛。

    “哪儿呢?我来找你?”

    舒珂之前答应过他,在他临走前,一起过夜,第二天再送他去机场。

    可是此时此刻,她该怎么以自然的表情面对他?

    还没有调整好自己,没法做到若无其事。

    舒珂深呼吸,又起身喝了杯水,润了润喉咙,开口道:“今晚不行呢……”

    “又是有什么事?”叶璟声音带着不满。

    “这会儿我还在公司,大家都在加班,不知道得忙到什么时候。”舒珂放柔了语气,声音很低很柔,“宝贝儿,等你回来再聚吧。到时候一定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那行,我等着补偿。”叶璟不想影响她工作,只能无奈答应,又强调,“补偿的太敷衍,我可不干啊。”

    舒珂低低一笑,“嗯……”

    次日,叶璟直到出发前,都没有舒珂的消息和电话,本来是说好的她送他……

    虽然心塞,但他也没联系她。

    她昨晚忙那么晚,这时候应该还在休息,他不忍心打扰。

    叶璟独自出发去机场,车队的人看到他一人,调侃道:“嫂子呢?”

    “这回放过我们了?不洒狗粮了?”

    叶璟脸色一般,“她忙,没空。”

    众人秒懂,嫂子不在,叶神心情不好,迅速转移话题。

    李承哲与他们同行,一路沉默,心事重重的样子。

    叶璟以为他是担心比赛结果,下机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不来我也得捧个冠军回去。”

    李承哲看着他,扯出一抹笑,但笑的比哭还难看。

    虽然没有舒珂陪着,叶璟仍是斗志满满,意气风发。

    其实,他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这次比赛结束后,赛车事业将暂时画下一个休止符。如果这一次将冠军收入囊中,他将是场地赛和拉力赛的双料年度总冠军,同时拥有中国职业赛车两项赛事最高荣誉的冠军奖杯。

    进行到这里,可以暂时放下了。

    接下来,他想去追逐另外一个梦。

    如果舒珂志在经商,他要协同她,与她并肩作战。

    有她在的地方,就是他的战场。

    无论风雨还是坦途,她选择的路,他陪她走下去。

    舒珂一晚没睡,出发当天,睁着眼睛到天亮。

    手指在手机上反复滑动,最终还是没勇气拨通他的号码,更没有勇气去见他。

    她把自己在房里关了一天一夜,公司没去,任何人找她直接转接秘书。

    到了第二天,范敏珠过来找她。

    餐桌上,气氛沉闷。

    佣人做好的一桌精致佳肴,舒珂一口都吃不下去,真的是难以下咽。

    但她还是逼迫自己一口一口的吃着。没有营养摄入,没有体力,什么事都干不了。

    “你昨天怎么了?为什么谁都联络不上你?”范敏珠问。

    舒珂沉默。

    范敏珠又道:“你现在不比以前了,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不能随随便便消失,这样会让你下面的人无所适从。”

    舒珂动了动嘴唇,还是没说什么。

    她一反常态,面如死灰,面对批评和质疑,连辩驳的心思都没有。范敏珠心中愈发狐疑。

    “到底是怎么了?跟叶璟发生矛盾了?”范敏珠问道。

    公司情况她清楚,舒珂管理的项目进展很顺利。她这幅模样,除了感情问题,也没有其他可能性了……

    舒珂放下筷子,抬起头,直直看着她母亲,说:“妈,我要离职。”

    “什么?”范敏珠一脸震惊。

    “我主管的这个项目大方向和资金都已经落实了,一些具体的人事我会交给助理。其他项目我不打算接手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舒珂!”范敏珠震怒。

    “妈,对不起……”舒珂低下头,很艰难但是又很清晰的说,“我知道这样会让您很失望……可是真的很抱歉,这几年我不能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公司里了。至于五到十年后的事情,我也不敢确定。”

    “所以,你想干什么?推掉工作以后跟叶璟满世界赛车吗?”范敏珠语气极重,声音怒气冲天。

    上次聚会偶遇,她对叶璟是比较认同的,他如今出落的一表人才,父亲又是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虽然父子关系不睦,他当场甩脸走人,以后能不能沾到光还是未知数。

    但是加上女儿的感情和幸福成分,还有她为了自主择偶在事业上那么拼,起到事半功倍的效应,综合考虑下来,叶璟也不错。

    自那之后,她没有再设法隔离他们俩。舒珂要回自己的小窝休息,抽空跟他约会,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她居然跟她说要离开公司?

    开什么玩笑!

    “妈,我已经决定了。”舒珂没有丝毫退让。

    “你这是要一意孤行了?被他那野性子带坏了?”范敏珠瞧见她眼里的坚决,气极又慌乱。

    她豁然起身,厉声道:“这事儿由不得你。你是我生我养的,我还管不了你。”

    范敏珠不想多谈,起身离去。

    “妈,叶璟他……得了癌症……我没法再安心工作了……”

    身后传来的声音,令她顿住步。

    怀疑自己听错了,范敏珠怔怔转头,对上舒珂瞬间布满泪水的脸庞。

    “我甚至不知道他能活多久……请您,给我时间,让我好好陪他,行吗?”

    “我知道,企业对你很重要,可是他对我也很重要啊!”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是抓紧每分每秒陪在他身边,从死神那里抢时间……”

    舒珂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她母亲,距离一步远时,膝盖一弯,跪在地面上。

    她仰起脸,满脸泪水,满眼痛苦,哀求道:“妈……原谅我……我现在真的,没办法工作……”

    从得知那个噩耗到现在,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从没有经历过这种煎熬。

    痛苦,惶恐,绝望,像浪潮一样将她淹没。

    现在她唯一想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他。

    范敏珠愣在原地。

    舒珂脸上痛苦的表情在告诉她,她不是开玩笑。

    生老病死,人生无常。

    她这个年纪,看多了悲欢离合,心绪有起伏,很快也能平复。

    但她替自己女儿心疼。

    范敏珠咬咬牙,仍是一脸厉色,道:“这时候你更应该快刀斩乱麻,趁早放弃他。不然,等他过世了,你怎么办?你一个人能撑得下去吗?”

    “不……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是,现在,我要抓紧每分每秒陪在他身边。”舒珂目光坚决的看着她妈,“妈,对不起,就当女儿不孝吧。”

    范敏珠深吸一口气,说:“舒珂,你现在脑子不冷静,我可以放你几天假。等你调整好状态,再回来工作。至于叶璟,我不要求你马上分手,也不反对你抽空照顾你。但如果你要因为他,将自己的人生完全打乱,我这个当妈的怎么都不会同意。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往火坑里跳。”

    范敏珠说完,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舒珂看着母亲的背影,眼里的坚定不曾软化分毫。

    大赛的闭幕式在S市国际赛车场举行。

    去年锋芒毕露的叶璟,今年光芒愈烈,在赛场上独领风骚。

    中途一站虽然有重大失误,但经过其他几站的稳定发挥,最后还是凭借总积分拨得头筹。

    闭幕式上,一片欢腾。万千粉丝为他欢呼喝彩。

    叶璟拿了奖杯,下领奖台就被各路媒体记者簇拥。

    接连几场赛事转播为他虏获了不少路人粉,就连娱记都来凑热闹。

    叶璟让队友给他拍照,他打算等应付了这一波,就抽空联系舒珂,把照片发给她看。

    不远处突然起了一阵高声喧哗。

    然后,伴着口哨声惊叫声,围绕着叶璟的人群被一路破开了。

    媒体记者们端起相机狂闪,形成一片连绵的光芒。

    叶璟顺着人流缺口看过去,在沸腾的喧嚣和一片光海中,眼前的画面似真似幻。

    这可能是梦吧……

    那迎着光向他走来的人,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如深海中浮起的美人鱼,又如美丽的仙子降临凡尘……

    所有美好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眼前这个女人。

    他幻想过的她穿婚纱的画面,都没有这一刻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么美妙动人……

    在他对面,舒珂穿着白色婚纱,手持捧花,朝他缓缓走来。

    她脸上带着笑,笑容甜蜜又羞涩,似是被周围人起哄的声音带动了情绪,眼眶湿漉漉的。那股飞扬洒脱的妖孽气场没有了,此时她仿佛柔弱却又勇敢的小鹿。

    她一步步坚定的走向他,直到两人相隔三步之遥。

    叶璟直着眼,愣愣的,就像在做梦。

    一张帅气的脸庞,配上一脸傻气,反差极大。

    媒体和粉丝们从没见过这么呆萌的叶神。

    他是狂妄的,自信的,傲慢的,不曾这般像个傻傻的小男孩。

    深黑的瞳仁,眼神恍惚,脸上浮起一层又一层红晕。

    舒珂瞧着眼前这个傻小子,单膝跪地,抓住他的手。

    叶璟心尖一抖,手里的奖杯掉了,被她抓住的那只手下意识的攥紧她的手,想要把她拉起来。

    舒珂维持原状,看着他,说:“娶我,好吗?”

    围观的人集体嗨了,疯狂吹口哨,此起彼伏的应声,“好好好……”

    叶璟:“……”

    这场景他就算是做梦都不敢想啊……

    叶璟手指曲了曲,攥紧拳头,又猛地抬手砸了一下脑袋。

    自己被自己弄的连退两步。

    清晰的触感和痛感,周围这一切都还在。

    不是做梦。是真的……

    他最爱的女人,穿着婚纱,来跟他求婚?

    叶璟深呼吸几次,转过身。

    再次出现在舒珂眼前的脸,表情已经由忡怔中恢复,透着一股气势。

    他抓住舒珂的手臂,一个用力,将她提起来,沉着脸道:“不行!你这样不行!”

    “……”换成舒珂一脸无措。

    “你不想娶我吗?”舒珂撒娇道,声音带着鼻音,眼角偷偷藏着泪花。

    “不。”叶璟严肃道,“不是这样的!”

    “应该是这样……”说着,他朝她单膝跪地,仰头看她,“我是爷们,求婚的事儿应该我来干!”

    舒珂破涕为笑。

    他抓紧她的手,郑重的看着她,“能够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我必须确定的,得到你的答复。舒珂女士,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愿意……”她连连点头,泪水随之震落。

    叶璟起身,将舒珂一把抱入怀中。

    四下掌声雷动。

    就连尽职尽责疯狂抓拍的媒体记者们,都忍不住腾出手来给予祝贺。

    叶璟在舒珂耳边,低低的说,“总觉得是在做梦……”

    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就在今天,毫无预兆的发生了。

    幸好他的心脏足够强大,不然,没准直接晕眩过去。

    当晚,世纪大酒店,大宴会厅内热闹非凡。

    叶璟包场,开了几十桌,这次前来参加比赛的其他车手和媒体记者,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只要有兴趣,都可以来参加这次晚宴。

    他和舒珂坐在主桌,接受朋友们的庆祝。

    李承哲喝的很嗨,跟他们俩敬完酒,又跟其他人轮着来。一杯又一杯的下去,喝的眼泪都出来了。

    张宗笑话他,“李总,是不是女神就要嫁给别人了,心里不舍得啊?”

    “何止不舍得,肉疼啊!”李承哲拍着胸口道,一杯酒一口灌下。

    他哪会想到,舒珂的决定是马上嫁给他……

    明知再进一步是深渊,明知道前途凶恶,明知道这样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

    李承哲端着酒杯,走到舒珂跟前,“大姐,我再敬你一杯……不愧是大姐……”他朝她竖起大拇指。

    舒珂笑,“你可少喝点啊。”

    李承哲闷下那口酒,又倒了一满杯。

    他拍了拍舒珂的肩膀,在这个热闹欢腾的现场,大概,此时此刻,只有他的心情是如此复杂……

    李承哲走向叶璟,跟他碰杯,“兄弟,祝福你。”

    两人皆是一饮而尽,李承哲放下杯子,走近一步,将叶璟熊抱住。

    叶璟有点不适应,除了舒珂以外,他不喜欢跟其他人有肢体接触。

    他正想推开他,他将他抱得更紧,甚至,喉咙一哽,哭了出来。

    周围的人惊呆了。

    只见车队老板李承哲抱着明星车手叶璟大哭,哭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酒后的他,情绪完全失控。

    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过往的画面……

    两人一拍即合,他投资搞车队,他当车手……

    最初他坐在他车上,被他飘忽的技术吓的浑身冷汗……

    后来,无论他怎么极速狂飙,他能一路打着呼噜敢睡……

    一起嬉笑怒骂,驰骋赛场。

    一起吃喝玩乐,潇洒人生。

    他是好哥们,正直善良,讲义气。他也是好男人,专一,忠诚,十年如一日的爱着一个姑娘。

    这样的人,老天爷怎么就不能善待……

    李承哲太难受了,难受到无法控制情绪,无法顾及颜面,抱着叶璟哭。

    叶璟被他哭的有点毛躁了,一脸嫌弃的推开他,“行了,行了,你哭什么,又不是送女儿出嫁。”

    “老子送大姐出嫁,哭一哭不行啊!”李承哲怼他,“你以为我想抱着你哭啊?我要是抱着你媳妇哭,你干吗?”

    “你敢?”叶璟瞬间黑脸了。

    李承哲嘿嘿一笑。

    大厅内正热闹时,灯光突然全灭,四下陷入一片黑暗。

    众人懵逼,瞬间寂静。

    中央亮起一束灯光,灯光逡巡,打在舒珂身上。

    她推着一份烛光跳跃的巨型蛋糕,微笑走向叶璟。

    叶璟这才意识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开了。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

    众人恍悟,原来今天是叶神生日啊!

    众人跟着拍掌唱起来。

    除了舒珂,这些人都不知道叶璟的生日,包括他的粉丝们。

    因为他改名换姓,换了个身份证后,连同生日都一并编造。以前有人看到他身份证上的日期,给他过生日,他一句瞎填的,给人整懵,再问也不愿意多说。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再纠结给他过生日这件事了。

    “许个愿吧。”舒珂将蛋糕推到叶璟跟前。

    叶璟脸上是讶异过后的羞涩,还有些许激动。

    不过,经过白天的求婚,在那波涛汹涌的激动情绪前,这些都是小case了。

    叶璟起身,站在烛光前。

    众人拍掌唱着生日歌,他闭上眼,默许心愿。

    许完后,一口气将蜡烛吹灭。

    舒珂递给她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快,拆礼物……拆礼物……”周围的人都在起哄。

    叶璟将礼盒往大衣兜里一揣,白眼一翻,“都甭想看。”

    他的生日礼物,他要回到房间里,一个人慢慢的好好的看。

    有了蛋糕登场,接下来就是一场奶油混战。

    漫天蛋糕乱飞,舒珂和叶璟在欢声笑语中,悄然离场。

    套房内,尽情索取,酣畅淋漓。

    一次又一次,没完没了。

    天快微微亮时,舒珂枕在叶璟的臂弯里,累得沉沉睡去。

    这是真的再没有多余精力应站了。

    叶璟心里惦记着生日礼物,之前美人在怀,就想要,没顾上看。这会儿,他下床去取大衣,拿出那个精致的礼盒。

    慢慢的拆开包装,犹如第一次收到异性礼物的小男孩,郑重又小心。

    拿出来的是暗红色的户口本……

    叶璟看了看床上沉睡的舒珂,眼眶温热。

    她的求婚,不是做戏,就连户口本都带上了。

    所以,她的生日礼物就是送给他一个老婆?

    叶璟弯起唇角,本想要克制,弧度越来越深。

    他放下户口本,走到床边,抱住舒珂,朝她脸上用力的猛亲一口。

    舒珂迷迷糊糊的嘟囔道:“睡了……睡了……”

    “再亲一口……老婆……再亲亲……”他一下又一下,亲个没完,像大型犬一样糊了她满脸的口水。

    舒珂彻底被他亲醒,眨眨眼看着他,抬起手臂圈住他的后背。

    两行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下来。

    叶璟正巧抬起身,舒珂来不及擦去的泪水被他看到。

    “怎么哭了?”

    “就是……突然很心酸,跟你分开了十年……”舒珂声音都哽咽了。“如果没有……没有分开……该多好……”

    如果这十年,她一直陪在他身边,现在会不会没那么难受。

    至少,他离开后,她拥有的回忆就足够她度过余生了。

    “没关系,我们以后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叶璟吻去她脸颊上的泪花。

    “嗯!所以我们快点结婚吧!明天就去登记好不好?”舒珂问道,一脸急切。

    叶璟瞧着她那猴急的模样,不禁失笑。

    他戳着她的额头,“怎么了你是,以前不慌不忙,想都不想,现在急着要嫁人了?”

    “觉得自己老了……”舒珂扁扁嘴,做可怜状,“不想再蹉跎青春,想结婚,想做叶太太。”

    太太这两个字,听得叶璟心都酥软了。

    叶璟用力亲一口她眉心,“好,满足你!我的太太!”

    不过,第二天还真不行。

    领证需要在双方其中一人的出生地,他们得回去才能领证。

    次日,叶璟推掉一切后续商务活动安排,带着舒珂回程。

    一个想娶,一个想嫁,两人都是归心似箭。

    飞机上,劳碌一夜的叶璟,沉沉睡去。

    这时候舒珂毫无睡意,倾过身,手掌覆在他手上,脑袋轻轻倚靠着他的肩膀。

    她看着他的脸,嗅着他的气息,心中一痛,眼泪扑簌落下。

    熟睡的叶璟像是有心灵感应般,突然睁开了眼。

    舒克猝不及防的,被他看到了满脸泪水。

    “你怎么又哭了?”他惊愕的问,心疼不已,却又不知所措。

    “我……”舒珂哽了哽喉咙,语气轻松带有娇嗔,说,“女人要嫁人之前就是这么多愁善感,习惯就好,说不定我还会一直哭下去……”

    “不习惯。”叶璟擦着她的泪,“看你哭多少次都不会习惯,心口疼。”

    “哦……”舒珂弯唇笑。

    “你是不是……恐婚?”叶璟揣测问道。

    舒珂摇头,搂住他的胳膊,“跟你在一起,什么都不恐惧。”

    舒珂脸上是透着幸福和甜蜜的笑容,畅想着未来,“婚后我就做你的全职经纪人,我们去国外征战,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叶璟这个赛车手的名字。”

    叶璟一愣,开口道:“我没打算去国外赛车。咱们以前不是讨论过这个?”

    “那时候你是担心异地嘛,但现在不会,你去哪儿我都陪着你。”舒珂笑着看他,“嫁给你,夫唱妇随。”

    叶璟:“……”

    转折来得太突然,有点懵逼了。

    他都打算为她驰骋商场,她要当经纪人陪同他赛车?

    叶璟捋了捋思路,他很确定问过她,她说人生目标是做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那你父母的公司?不管了?你也不经商了?”他提醒她。

    舒珂沉默几秒,再次看向他时,眼神既温柔又郑重,“亲爱的,以前是我太自以为是,我违背自己的心意,以为这样就皆大欢喜……但并不是,我满足他们,却委屈了你。”

    “你对我太好了,一直守在我身边,以至于我都忽略了,好好陪你有多重要……”

    舒珂的声音渐渐染上了哽咽,“明明对我而言,你是最重要、最珍贵的,我却不把时间给你……把这份重要挂在嘴上放在心上,却没有实际的陪伴,又有什么意义……”

    舒珂抬头揉了揉她的脑袋,像哄小女孩般,声音里浸润着柔情和宠爱,“傻啊你,你没时间陪我,我有时间陪你就行啊。只要有一方迁就,问题就能解决。你想孝顺父母,为他们打拼,没有错,我乐意陪你。”

    舒珂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各种情绪混杂着,最后掐着他的胳膊说,“我想陪你你还不领情呀,真讨厌。”

    “我就想跟你一起到处浪,以后有了小孩,一家三口一起浪。他有我们强大的基因,说不定几岁就会开车了……”说着,舒珂脸上满怀憧憬,唇角也带着笑。

    叶璟跟着她一起笑,眼里光芒温润,“生个小萝莉,以后跟她妈一样,美得那些小子们流口水。”

    “才不要,生儿子好。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生个小的来争宠,不如给自己生个小情人。”舒珂嗔道。

    叶璟笑,“行行行,只要你给我生孩子,我就喜颠了,没有性别需求。”

    这两人欢声笑语和甜蜜依偎的模样,感染了机舱里的其他人,不禁心生羡慕。

    连来往服务的空姐都要多看几眼,回工作区休息时,跟同事八卦,“头等舱有对情侣好甜啊,两人都是高颜值,配一脸,还在撒狗粮……”

    两人赶回C市后,打车去叶璟家,放下行李,找出他的户口本,开车往民政局去。

    一路人,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叶璟看似很专心的开车,舒珂看似很专心的看着窗外风景。

    等红绿灯时,他伸出手,攥住她的手。

    两人相视一笑,又各自看向前方。

    红灯过,他松开手,继续开车。

    那种幸福的愉悦感,在沉默中发酵,弥漫车厢。

    到了民政局附近,叶璟找地方停车,下车后,两人手拉手。

    走到民政局外,来往没什么人,再往里一看,办事处关着门……

    这才意识到,今天不是工作日,人家民政局的放假休息了。

    舒珂跟叶璟面面相觑,既惊愕于彼此的傻逼,又觉得好笑。

    居然两个人同时智商掉线。

    “那咱们就下周一赶早来。”叶璟攥着舒珂的手往外走。

    “嗯。下周一过来也是一样。”

    不过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失落,毕竟刚才那一路上,酝酿了那么多情绪……

    有种快要高、潮的时候,被生生打断的感觉。

    “对了,你跟我领证的事,还没跟你家人说吧?”叶璟问道。

    “没说。我都快三十的人了,结婚还要打报告啊。想结就结咯。”舒珂满不在乎的说。

    其实叶璟心里也能猜到,她父母不可能就这么草率的同意她跟他领证。

    不过一面之缘,就算想沾他父亲的光,也会先经过提亲订婚等等一系列谈条件表诚意的过程,这样对他们更有利。

    叶璟:“我还是应该上门拜访一下你父母,就这么偷偷摸摸的娶你,不够大丈夫。”

    “烦不烦啊你?以前念书的时候还没被管够啊?现在上赶着要人给你找麻烦?是不是不想娶我啊?”舒珂甩开他的手,一个人埋头往前走。

    “不是!”叶璟三两步追上前,抓住她的手。

    “当初买房子,都是按照你喜欢的来。你记得你跟我说过你喜欢海景房吗?”他抓着她的肩膀,道,“说我不想娶你,太昧良心了吧?”

    舒珂被他这么一说,隐约想起,自己好像跟他吐槽过家里的房子,说不喜欢那种风格,还说想住海景房……

    原来他一直都记得,还特地买了海景房……

    “那周一就结婚啊,我的事自己能做主。”

    “行。”舒珂坚持,叶璟不会傻到跟她对着干。什么人的看法和意见,都比不上老婆重要啊。

    上车后,舒珂手机铃声响起。

    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刘泰然,那次在晚宴上存的。

    舒珂接通电话,那边传来刘泰然温厚的声音,“小舒啊,这周末有空吗?”

    舒珂微笑应声,“叔叔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叔叔想单独约你吃个饭。今晚或者明晚,看你什么时候空?”

    舒珂看了叶璟一眼,回道:“谢谢叔叔,那就今晚吧。”

    “好,到时候我安排人来接你。”

    挂电话后,叶璟斜着眼道:“哪个叔叔啊?”

    舒珂轻咳了一声,“你应该听出来了吧,是你爸。没想到,成了我先拜访你家长。”

    “别去。他找你能有什么事。”叶璟一脸不爽。

    “长辈约我,还是你父亲,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拒绝呀。”

    “我早跟他断了父子关系。”

    “我已经答应了,就不能食言。”

    叶璟手指敲打着方向盘,眼神纠结,半晌,开口道:“真要去的话,我陪你一起。”

    “你爸说了单独约我吃饭……我带上你,显得很小家子气。还是不要了。”

    “那你给我开通话,我倒要听听,他跟你哔哔什么。”

    舒珂有点犹豫,“这样不好吧……”

    “行了,别去了。这也不好,那也不好。那我替你做主,不去。”

    舒珂知道叶璟拧起来也很顽固。而这还是他父亲……还是听他的吧。

    “别啊,得去。我是尊老爱幼五讲四美的好姑娘,不能爽约。亲爱的不放心,我就开通话。”舒珂笑眯眯道。

    当晚,舒珂跟刘泰然在会所包间里见面。

    刘泰然气质温厚,相处时令人如沐春风。所以,即使他是叶璟的父亲,是他以后的公公,舒珂也比较放松。

    “我看新闻视频,你千里迢迢赶赴赛场,跟他求婚?”刘泰然笑着问道。

    “嗯……”舒珂撩了下发丝,有些羞涩。

    “我儿子果然有眼光,看上的女人不仅相貌美丽,还这么大气有魄力。”刘泰然毫不掩饰他对舒珂的欣赏和喜欢。

    “谢谢叔叔夸奖。”舒珂微笑道。

    “你妈最近怎么样?”刘泰然又问。

    “挺好的。”

    两人你来我往的寒暄一番后,气氛愈发轻松自如。

    舒珂都快忘了,她的大衣口袋里,手机开了扬声器正在通话中。

    “你们计划什么时候办婚礼?”刘泰然问,话刚出口,又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请我这老头子出席。”

    “您是他的父亲,婚礼怎么能没有您在场。”

    舒珂这一句话,说的刘泰然瞬间红了眼眶。

    他端起茶杯,浅啜一口,放下茶杯时,方才娓娓道来,“你应该也知道,他跟我关系不好,口口声声说断绝了父子关系。”

    “嗯……”舒珂轻轻应了声。

    “我知道,他把他妈的命算在了我身上。”刘泰然长叹一口气,说,“我的确有错,而且是大错。但是,有件事我一直想对他解释……”

    手机另一端,叶璟靠在沙发上,手臂交叠枕在脑后,眉头紧锁,一脸烦躁。

    茶几上的手机,持续传出他们俩的声音。

    “当初他母亲死后,我们的关系还没有这么僵。真正的爆发点,是他回家看到了那个女人……他气急败坏离去,认定我是在他母亲尸骨未寒时,就迫不及待把外面的女人带回家……”

    听到他爸这句时,他嘴角一扯,扬起蔑笑。

    叶璟站起身,准备上楼。

    “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从没想过要娶那个女人,当初逢场做戏是一时鬼迷心窍,被人利用了。那时候他妈整天忙于公务,性格极其强势,我这个丈夫完全成了摆设,想要一家人周末一起出去度假都实现不了。”刘泰然陷入回忆中的脸,沧桑又忧郁。

    “旁人都说我是攀龙附凤,为了她娘家的资源才百般巴结她讨好她,我听到这些也就一笑了之。为了她,我进入企业工作,努力拼搏只为做出成绩,让她高看我一眼。是的,我很爱她。虽然那时候我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但是我全心全意爱着她……”

    “家庭天平的失衡,感情需求得不到满足,我很压抑,心中极其苦闷,就在这时候,我被人设计,跟他们送来的女人发生了关系……”

    舒珂静静的听他说着。

    叶璟在楼梯前顿住步,手掌抓着扶手,越来越用力。

    “后来他母亲出事,我最恨的人就是自己,我甚至想要一死了之去陪他。”刘泰然声音嘶哑,“可是那时候,儿子才高中,刚刚经历了一场要死要活的早恋,成绩急剧下滑,精神颓废……如果这时候父母双双过世,他怎么面对这世界?”

    “我在东窗事发前,就跟那女人一刀两断了。那次是她找上门,跟我谈条件,想要得到补偿……没想到,却让他对我误会至深。宁可一个人在外面吃苦打拼,也不愿回家里再看一眼。”

    “我老了,孤家寡人一个……唯一的一个儿子,看我跟看仇人一样……有时候想想,真觉得人生也没多大意思。”

    刘泰然跟舒珂说了许久,说出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机会对人倾诉的话。

    对亡妻的思念,对儿子的牵挂,心中的愧疚和悔恨,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舒珂静静的听着,适时开口安抚他。

    告别时,刘泰然道:“那孩子性子很倔,我也不强求跟他修复父子关系。希望等他成了家,为人父母,能够理解我,原谅我。也希望你作为他妻子,能够适当的引导他,帮助他解开心结。”

    “嗯,我会的。”舒珂用力点头。

    走出会所大门,一阵冷风吹来,舒珂心里头也在发冷。

    忙于事业,聚少离多,个性强势,感情疏离……如果她执意埋头工作,是不是也会将伴侣关系变得那么糟糕?

    舒珂直到坐在了车上,要发动车子时,才想起来手机还开着。

    她对那边说:“你都听到了吗?”

    “……嗯。”他浅浅的应声。

    舒珂知道他此刻需要一个人静静,也没说什么。

    “今晚我回自己那儿休息,明天有闺蜜约。后天早上,你来接我,我们一起去民政局,怎么样?”

    “好。”

    次日,舒珂跟湉湉一起,逛街做美容,晚上去酒吧嗨,一天玩的不亦乐乎。有种未婚少女最后疯狂的兴奋感。

    这一天她都没有联系叶璟,叶璟也没联系她。

    她想,或许他也跟她一样,忙着体验单身的最后一天。

    周一早上,叶璟如约来找舒珂。

    两人一个站在门内一个站在门外,彼此对视三秒,舒珂上前一步投入他怀中。

    “一天不见,好想你。”

    “我也是……”叶璟声音沙哑。

    舒珂仰头看他,细细看他的脸庞,才发现他眼窝深陷,黑眼圈很明显,脸色很差,“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嗯……”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想到要跟你结婚,激动的睡不着觉。”

    舒珂在他怀里偷笑。

    这一次再去民政局,舒珂没有上次那么紧绷了。她心情放松,跟着车载音响哼着歌,时而凑过去,亲吻叶璟的脸颊。

    叶璟目视前方,眼底神色复杂。

    车子开进民政局附近的停车场,倒车入库,叶璟接连倒了几次,都没有停进去,脸上现出焦急之色。

    舒珂打趣道:“紧张过度?连倒车都不会了?”

    叶璟笑了笑,敛去眼底的躁乱。

    终于停好车,舒珂下车,叶璟随之下车。

    两人牵着手往外走,叶璟脸色越来越纠结,终于,就快要走到出口时,他顿住步。

    叶璟:“我有件事得跟你说。”

    “怎么了?”舒珂瞧见他凝重的表情,心里直打鼓,“你不会是事到临头退缩了,不想领证?”

    “不是。我是希望你……再想想。”

    “我想的很清楚了!你以为我说着好玩?”舒珂心里生出烦躁。

    “我知道,你很认真。我很感激你的认真,舒珂,我……”叶璟看着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一咬牙道,“我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要跟我结婚了……前天晚上很心烦,跟李承哲出去喝酒,他喝醉后说漏嘴了……”

    舒珂表情慌张,急急扯着他的衣袖说:“不是,这跟你的病没关系,我就是想嫁给你!有一天算一天,我就想快点做你老婆行不行……”

    “行!当然行!我巴不得你快点做我老婆,一分一秒都不想等。可是……”

    “那你还可是什么,走啊!”舒珂打断他的话,拖着他的手往外走,步子迈的又大又急。

    “可是我不想你是因为我的病!”

    叶璟堵在舒珂跟前,将她一把抱入怀中,紧紧搂着,不让她动弹,不让她抗拒。

    “我很感激你,真的,你很懂我,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是,我不能凭着这一点要挟你。昨晚我想了很久很久,我还是决定跟你说……”叶璟顿了顿,“对不起,你看的不是我的病历,医院弄错了。李承哲个傻逼,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还特么瞒着我,先告诉你……”

    舒珂从起初的抗拒,到愣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叶璟轻轻抚着她的发丝,继续道:“前晚他说了之后,我一下子明白了你这几天的反常,心里很难受,也恨命运捉弄……可是我越想越不对劲,我家族没这个病史,没有癌症过世的亲人,去年体检一切指标都没问题,今年以来也一直好好地,我不信自己就患癌了,还TM晚期!今天我就赶去了医院,结果是他们工作疏忽弄错了病历,真TM日了狗!”

    舒珂抬起头,眼里含着泪花,愣愣看着他,“所以,你没病?你不会死?”

    叶璟扯唇一笑,“会死,我又不是妖怪,怎么不会死。不过,我保证,不会在你之前死。”

    舒珂眼角的泪悄然滑落。

    “我知道你突然要跟我结婚是因为这个病……”他抓紧她的手,“我不是圣人,我也有私心,我想就着这个错误,先把你娶到手,再告诉你实情。可是……”

    叶璟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舒珂,“我真的做不到欺骗你。这辈子我都不想欺骗你。我宁愿再等个三年五载,也得对你百分百的真诚。所以,你再想想吧。”

    舒珂挣出手,抹去脸上的泪,将小香家的挎包拿在手上,对叶璟弯出一抹笑。

    叶璟正要说什么,她突然就拿包朝他身上砸去,“想你个头啊!你存心的吗?明明是开心到爆炸的事,说的那么跌宕起伏,非得要我先难过一把!昨晚不知道发信息告诉我啊!你就想看我又哭又笑的像个神经病是不是?太过分了……好想打死你呀!”

    “我错了,我错了……老婆,我错了……”叶璟一边后退一边求饶,脸上赔着委屈又讨好的笑,“我真的是心里纠结啊……”

    纠结的他一晚上没合眼,直到开头的前一刻,还是犹豫不决。

    舒珂发泄一通后,哼了一声,“还不是你老婆呢。”

    她抓住叶璟的手,“走啦,再不过去等会儿还得排队。领个证拖拖拉拉,就你事儿多。”

    叶璟眼里带着狂喜,他由嗓子眼发出嗯的一声,攥紧舒珂的手,大步前行。

    冬日的暖阳徐徐升起,透过云层,洒落地面。

    舒珂一转头,看向男人沐浴在朝阳中的脸庞。

    不是一年两年,还有三十年五十年……

    从此,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舒珂眨了眨眼,逼回眼底的湿润。

    怎么会不想嫁给他,他好好地,她更要嫁给他,从此不浪费一分一毫的活下去。

    就这么一个随机的日子,居然是个好日子,现场已经有不少人排队,两人在队伍后方等着。

    舒珂由叶璟身边走到他身后,身体倚靠着他,额头贴在他背上。

    叶璟站直,捞起她的双臂,圈住自己的腰,手掌覆上她交叠的手。

    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某一天,也是周一早上。

    升完国旗,开早会。

    他们俩都是高个子站在队伍后面,她突然从女生队伍窜到男生队伍,而且就站在他身后。

    她将身体倚靠在他,额头贴在他背上。

    他心跳加速,四下张望,低声说:“会被看到!”

    她嘟囔着:“站的好累哦,我高血压低血糖都犯了……”

    于是,他笔直站着,尽职尽责的给她做一个人肉墙。

    从那时候起,他心里的信念就在萌芽,要为这个姑娘遮风挡雨,做她一辈子的依靠。

    【—END】

    【作者/无影有踪】

    本书由 巫色涩 整理 请手机用户输入m.jjxsw(久久小说网五个首写字母).com直接访问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