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易燃易爆 > 第80章
    范敏珠:“……”

    这、这是……当年的那个谁?

    完全不一样啊!

    顷刻间, 范敏珠收敛惊讶, 对叶璟微笑点头,“都说女大十八变, 你这是男大十八变啊,阿姨差点没认出来。”

    “都坐啊, 站着干什么。”刘泰然招呼大家落座。

    刘泰然身旁的人马上起身让开位置。

    舒珂牵着叶璟往那边走, 叶璟眉头微皱, 舒珂捏了捏他的掌心, 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

    在这种场合, 不要闹得不愉快,不然她以后怎么跟未来公公相处……

    叶璟虽然抗拒,却没有甩开舒珂的手。这么多人在, 还有未来的丈母娘,不能不给自己女人面子。

    舒珂牵着叶璟走到刘泰然身边的位置, 松开手, 示意他坐下。

    叶璟有点心塞,坐下了。

    舒珂坐回到自己母亲身边。

    刘泰然看着一旁的儿子, 心中情绪万千,纵然脸上再云淡风轻,眼神里还是有了波澜。

    他没跟叶璟说话, 而是转头看向舒珂,“过了这么多年, 你们还能在一起, 真的不容易, 要珍惜彼此。”

    舒珂点头。

    叶璟面无表情。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刘泰然笑着道,“我迫不及待想抱孙子了。”

    舒珂:“……”

    叶璟:“…………”

    舒珂被问的措手不及,脸色微红,正纠结着该怎么回答时,她妈接过话,“你们俩年纪都不小了,又有深厚的感情基础,差不多就可以把婚事定下来了。”

    朋友们心领神会,马上跟进,“老刘家有喜事要操办了!”

    “恭喜恭喜,儿子跟媳妇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刘泰然自从丧妻后,一直单身未娶,也没有其他孩子。纵然身边的女人前仆后继,谄媚示好不断,没有一个被娶进家门。

    这些他身边的朋友知道,但叶璟不知道,叶璟自从跟父亲断绝关系后,没有在意更没有打听过父亲的任何消息。

    刘泰然笑着说:“那咱们捡日不如撞日,就在今晚商量个好日子,先把婚订了。”

    叶璟虽然一直在心里憧憬着娶舒珂,但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更不是在这个他已经不当父亲的男人的影响下……

    如果到最后,娶老婆还得靠他操持,这些年的坚持是为了什么?

    他妈的那条命,他经受的那么多磨难,怎么清算?

    叶璟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也很想给舒珂面子,想顾及场面。

    可是,这一刻,他有自己的坚持。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劳您费心。”叶璟起身。

    众人皆是脸色一变。

    刘泰然仍是温和,说:“行,你们有自己的主张,我也不瞎操心。既然来了,一起吃顿饭吧。”说着,他招呼侍者上菜。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慢吃。”叶璟硬邦邦说道,离开位子,对范敏珠鞠躬致歉,“阿姨,抱歉,我们下次再约。”

    又看向舒珂说:“我先走了。”

    说完,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男人器宇轩昂,自带强大气场。在一群长辈跟前,丝毫没有输阵。

    叶璟离去,室内有瞬间僵硬。众人面面相觑,很快融洽氛围。有人对刘泰然说,“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咱们管不了。”

    刘泰然微笑,“是啊,他跟他妈一样,强势,固执。”

    像是想到什么,眼底微湿。

    舒珂靠近她妈,低声道:“妈,我去看看他好吗?”

    范敏珠点下头。

    舒珂起身,看向刘泰然,“叔叔,那,我先走了。”

    刘泰然:“去吧。”

    当年那孩子因为舒珂,变得多反叛多执拗,他还记忆犹新。

    这些年,他起初也是怄气,就当没那个儿子。后来,到底是熬不过孩子,多次试图跟他融洽关系,结果是……一次次碰壁。

    他的生活情况,他也大概了解,一直单身,不仅没结婚,女朋友都没有。

    如今再次跟舒珂在一起,他这个做父亲,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意。

    他本想顺水推舟,给父子关系一个修复的机会……

    没想到……

    舒珂在跟两位长辈打过招呼后,快步离去。

    另一边,叶璟走出别墅,深吸几口气,正要上车,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他一转身,看到舒珂由远及近,辉煌的灯火渐渐远离,但她距离他越来越近。

    她走的很急,叶璟前方是几台台阶,舒珂踩着高跟鞋往下,叶璟上前几步,一脚踩上三级台阶,将舒珂拦腰抱住。

    两人身体贴在一起,舒珂下颌低垂,将嘴唇也贴上他的唇。

    四片柔软的唇瓣相贴,他不满足于此,辗转深入。

    寒冷的冬夜里,飘下细细的雪花。

    落在他的头发上,她的睫毛上……

    他将她伸手一捞,放在自己腿上。舒珂环上他的腰,挺括的西装,却是薄薄的一层。

    一吻落毕,她将他抱紧,嗔道:“你不冷啊?穿这么少?”

    “我是火山体质,不怕冷。”话刚落音,一阵强风刮来,他打了个喷嚏。

    舒珂又嘲讽又心疼的说:“看你,嘚瑟吧,赶紧上车。”

    叶璟将她打横抱起,往车边走。

    他的外套在车上,没拿下来,因为想着进去会见到舒珂母亲,便一身西装进去了。

    上了车,叶璟打开暖气,抓住舒珂冰凉的手揉捏着。

    “你怎么也出来了?”

    “怎么能让我宝贝儿一个人走,当然要出来陪他嘛。”

    叶璟扯了扯唇,眼里漾着暖意,嘴上没说什么。

    “你跟你爸……关系还是很僵?”舒珂试着问道。

    叶璟嗯了声,“我这辈子都不打算原谅他。”

    顿了顿,看向舒珂,目光温柔又决绝,“我很想娶你,但不想跟他有瓜葛。”

    “我懂。”从学生时代起,她就懂他的固执。

    这么多年,丝毫没变。

    如果变了,也不会一根筋的等着她。

    “可是你妈那边……”叶璟面露难色,“我跟我爸的关系,可能会令她不满。”

    他不蠢,相反还很聪明,刚才那情况,他一眼就看明白了。她妈想要巴结他爸。

    舒珂低下头,藏住眼底的愧色,低声道:“对不起……”

    “嗯?”叶璟抬起她的脸庞,看着她的眼睛,追问,“为什么跟我道歉?”他眼里泄露出一丝不安,“难道你妈不同意,你会放弃我?”

    “不!不会!”舒珂迅速摇头。

    “我感到很抱歉,是因为……我妈太现实了。”舒珂低低道。

    不等叶璟接话,她又说:“但是,请你理解她。她并没有强大到无所顾忌。这几年企业效益并不好,她背负着很重的压力。我爸现在身体也不太好,更多的重担都落在了他身上。”

    叶璟淡淡一笑,点了点她的额头,“想什么呢?你当我是怼天怼地怼丈母娘的愤青啊?父母想要女儿嫁个实力强的男人,很正常。他们不是我们,不会明白我们的感情,当然就用客观因素去衡量。”

    这也是他尽量打点自己,准备厚礼的原因。他要娶媳妇,就得展现自己的经济实力,证明自己养得起家,能给她好的生活。光靠两片嘴皮子就想要人家把女儿交给你,那得多幼稚。

    “谢谢……”舒珂心中温暖又感动。

    “谢个毛线。”他轻敲了她脑袋一下,“我是你男人,跟我谢什么谢。”

    舒珂抓住他的手,握紧,郑重其事的看着他,“亲爱的,我向你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有什么人反对,我都不会放弃你。除非,你不爱我了。”

    叶璟反握住她的手,“那我也向你保证,我会一直爱你。除非,生命结束。”

    “一辈子还很长呢,你少说大话。”舒珂心里软软的,嘴上吐槽。

    “那就走着瞧呗。”叶璟哼声,很拽的模样,一脸自信满满。

    舒珂凑上前,再次吻住他……

    今年全国拉力赛的最后一站,在北方进行。

    天气严寒,那边更是冰天雪地,赛道就在冰面上。

    这一站是收官之战,决定了叶璟是否能拿下年度总冠军。以之前累积的分数来看,只要他最后一站稳定发挥,冠军是囊中之物。

    虽然知道舒珂忙,他还是告知她,并发出了一同前往的邀请。

    舒珂很为难的说,“亲爱的,我没时间过去……”

    叶璟安慰道;“没关系,回头看视频也一样。”

    一样个P!完全不一样!太不一样了!

    他想白天跑比赛,晚上搂着她睡觉回血……他想在拐弯的赛道看到他的身影……他想一进维修区就看到她美丽的笑脸……

    可是有什么办法。作为一个成熟大度的男人,必须在女朋友身不由己的时候表示体谅啊。

    去TM的成熟!有时候叶璟真想自己是个小孩,可以撒泼耍赖缠着她。

    “那……亲爱的比赛加油哦。”

    “妥,奖杯捧回来送给你。”

    深夜,舒珂在房间里翻找着,找出了封藏已久的笔记本。

    这里面是他跟叶璟在一起前前后后差不多近一年时间的日记。

    比赛的第三天,是叶璟生日。

    其实她想好了要过去,但是,为了给他出其不意的惊喜,她先抑后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