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雁南飞 > 第74章
    沈楠和姜雁北本来是打算去吃饭, 但还还没上车,沈楠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眼号码, 赶紧接听,说了几句后,挂上电话,哭丧着脸看向姜雁北,道:“有个紧急工作要处理, 我得回一下办公室。”

    姜雁北问:“要多久?”

    沈楠不确定:“估计至少得一个小时吧。”

    姜雁北笑着点头:“行,你先上去,我去买吃的, 给你打包。”

    沈楠笑眯眯在他脸颊啄一下:“我男朋友真是太好了。”

    然后和他挥挥手,转身急匆匆朝写字楼走去了。

    姜雁北看着她纤长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谁能想到, 当年在学校里,好不容易去一次课堂,也是趴在最后一排睡得昏天黑地的女孩,如今摇身一变, 成了努力上进的事业女性。

    当然, 更想不到的是,兜兜转转这么多年, 他最终还是和当初动心的女生走到了一起。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奇妙之处, 在抽去你生命中一部分东西时, 会用其他的来弥补。

    拎着沈楠喜欢吃的点心上楼,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只有总经理室还有讲电话的声音传来。

    姜雁北悄无声息地走进去,靠在门边看着办公桌后的女人。

    沈楠一边夹着电话讲话,一边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敲字,有种风风火火的干练。她工作的时候,与平时在他面前嬉皮笑脸的模样截然不同,认真专注,和客户说话时,带着点游刃有余的圆滑。但姜雁北一点都不反感,因为他知道,这是被生活磨砺出来的东西。

    看起来在电话中和客户沟通很顺利,挂上电话后,沈楠舒了口气,继续打字。蓬松的卷发从肩头倾泻,衬得灯光下那张精致的脸,有几分让人心动的柔和。

    姜雁北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

    专注于工作的沈总,终于在敲完一封邮件后,意识到门口有人。她抬起头一看,笑问:“你什么时候上来的?也不出声?”

    姜雁北道:“你还没打完电话就到了,是你工作太专心。”说着走上前,“还有多少?先吃点东西填肚子再继续。”

    沈楠点头,接过一块她爱吃的慕斯蛋糕,道:“一个合同细节有点问题,我刚发过去,等对方看了给我回复,今天得确定下来,估计还得半个小时。”

    姜雁北道:“行,等你弄完,咱们去吃夜宵。”

    沈楠咬了口蛋糕,笑道:“说到这边的夜宵,我可是很熟悉的,经常加班后和同事一块去,待会儿带你吃一家我最爱吃的。”

    “好啊!”姜雁北笑,默了片刻,又问,“换了环境,从头开始,会不会很辛苦?”

    沈楠不以为意道:“肯定比之前辛苦,但想到我是在给自己做事,就觉得再辛苦都值得。”说着抬头朝他挑挑眉,“百分之三十股份呢,都不知道黎总当时的决定是不是脑抽了!我要不努力,怎么对得起他的信任。”

    姜雁北:“……其实你不用想太多,毕竟做得如何靠得是你自己的能力。”

    沈楠神色莫辨地看了看他,笑眯眯道:“但你想想,匠心有能力有资历的人那么多,我只是一个个刚刚升职的普通总监,他把这项大任交给我,还直接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想来想去,都觉得是自己走了狗屎运,所以必须努力做出成绩才行。”

    姜雁北好整以暇道:“不管怎样,我不希望你有压力。”

    “有压力才又动力。”

    刚说完,电脑叮的一声,有邮件进来了,沈楠抬手将剩下的蛋糕塞进口中,又认真去看电脑。

    等她忙完,果真是半个小时之后。

    两个人去了附近的大排档,胡吃海喝了一顿,回去取车时,已经十点多。

    夜宵吃得多了点,两人走得很慢,权当散步。

    路过一处已经下班的房屋中介店时,沈楠停了下来,歪头看向橱窗上的广告。

    “干吗?”姜雁北问。

    沈楠道:“看看房价。”

    “想买房子吗?”

    沈楠道:“总是要买的。”说着指了指橱窗上贴的几张售房广告,“不过这边真的很贵啊,最便宜也要七万一平米。”

    姜雁北笑道:“没关系,咱们努把力,很快就能买得起的。”

    沈楠斜眼看他,似笑非笑道:“为什么要很快?我记得你当初给我上交银行/卡,说里面有七百万的吧?全款买一套中等户型的已经完全够了啊。”

    “啊?”

    沈楠道:“当时咱们可是说好了,你给我,我不是不要,只不过是放在你那里保管,等我需要的时候再问你拿。现在我想买房,你可以上交给我了。”

    姜雁北摸了摸鼻子,支支吾吾道:“……那个啊……”

    沈楠放开他,佯装板起脸:“怎么了?反悔了不想给我了?我就知道你当时只是哄我开心,知道我不会要才假装大方。男人的话果然不可信。”

    姜雁北犹豫了片刻,笑着道:“不是不想给你,而是那个钱我花光了。”

    “什么?”沈楠皱眉,拔高声音道,“这才多久?你花光了七百万,是给哪个狐狸精了吗?”

    姜雁北好笑得看她,轻描淡写道:“是做了笔投资。”

    “什么投资?合不合算?”

    姜雁北道:“肯定合算,不然我也不会投。”

    沈楠嗤了一声,瞪他一眼:“我看你就是个大混蛋,什么事都不提前和我商量。”

    说完,气哼哼转身往前走。

    姜雁北追上她,试探问:“你知道了?”

    “我能不知道吗?我又不是傻子,猜也能猜个□□不离十,你赶紧给我坦白从宽吧,免得我大刑伺候。”

    姜雁北道:“我没提前跟你商量,是担心你不接受这个安排。之前因为IWF项目,我和你们黎总认识了,他当时正好有在这边开设分公司的打算,但又不愿意太冒险,就打算找一个投资人分担风险,我知道后,就提出我来投资。谈好后的条件是你做分公司的负责人,然后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当时我想带你远离我父母,可我又不能让你抛弃你的事业,跟我来这边,就用这种方式,安排你先过来了。”

    沈楠愤愤道:“我就说黎总这个奸商,怎么可能那么多大方?原来是咱们自己花了七百万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且还要我自己一手开拓市场。敢情他就是空手套白狼。”

    姜雁北笑:“不能这样说。我当然也想过让你自己创业,但你资历尚浅,在这边没人脉没资源,我那点钱能做什么?匠心毕竟是一块金字招牌,尤其是IWF的公益片如今广为人知,你还能从总部带人过来,压力和风险相对就要小很多。”

    沈楠呵了一声:“敢情你才是真正的奸商。”

    姜雁北笑:“我是对你有信心。”

    沈楠笑了笑,小脸又猛得一板,道:“这么说,其实是你一早就打算来鹏城,然后先想方设法把我们一家给弄了过来。并不是因为我来了这边,你才追过来。”

    姜雁北清了清嗓子:“事儿是这么回事儿。”

    沈楠抡起拳头,朝他一顿猛揍:“你这个心机婊,什么都不提前告诉我?害得我还一直内疚,担心你的大好前程是不是被我耽搁了?”

    姜雁北任由她发泄,等她停了手,才笑着道:“当初我父母表面上答应我们在一起,背后又动手脚让我出国,我对他们的行为彻底寒了心,就想着离开体制,离他们越远越好,再不能让自己的生活被他们干涉。后来我爸丑闻曝光,想让我和李佳染在一起,我肯定是不答应,又怕他们会对你不利,就先安排你离开了。我和我师兄其实早就说好了合伙的事,但手上项目还没结束,又还带着一门课,只能等到现在才过来。”他顿了顿,“一直瞒着你,其实不是担心你不愿意跟我来这边,而是把你牵扯进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觉得很难受,不想让你跟我一块难受。”

    他一口气说完,语气很轻松,但沈楠却有点难受了。

    姜家的事,其实一直没怎么影响到她,姜之明和宋岑也从来没对她怎样。想来,其实是因为他一直替自己挡下了。所以她总不觉得那是什么大事,现在听他说了事情原委,哪怕他语气再轻松,她也猜得出他经历过多少挣扎。

    见她眸光闪动,半晌不说话,姜雁北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道:“好了,所有隐瞒你的事,我都已经坦白从宽了,以后什么事都跟我家领导商量。”

    沈楠撇撇嘴,默了片刻,才冷不丁道:“你怎么这么傻啊?拿了这么多钱给我买股份,要是我发达了,把你甩了怎么办?这钱不是都打水漂了吗?”

    姜雁北哭笑不得:“投资那肯定是有风险的。”

    沈楠捶了他一拳,又深呼吸一口气,信誓旦旦道:“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你亏的,我争取两年内把你投的钱全部赚回来。”

    姜雁北握住她的手:“我选择让你用这种方式创业,就是希望你能够轻松点,你要这样给自己压力,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对我来说,赚钱没那么多重要,最重要是现在的工作能让你开心,也能让你有成就感,。”

    “我挺开心的。”

    “那就可以了,钱咱们可以慢慢再赚。我既然已经离开了体制,除了自由,丰厚的报酬肯定也是我考虑的因素。咱们家赚钱也不是光靠你一个,我也不能吃软饭是不是?”他笑了笑,“房子会有的,你想要的都会有的。”

    沈楠被他说得眼眶发热,半晌没说话。

    两人路过一处公交站,站台上的灯箱广告,正在山东播放着沈楠公司制作的广告。

    她看着那灯箱,笑着靠在他肩膀:“没错,都会有的。”

    姜雁北拉着她的手,继续前行。

    他没有爱他的父母,但终究还是遇到愿意毫无保留爱他的人,就如同他爱她一样。

    夜色渐深,路上还有为了生活而晚归的年轻人。

    沈楠知道,在这座冰冷又温暖的城市,她和大部分闯荡的年轻人一样,谁也不知道前路是否还有荆棘,但只要身边还有随时可以握住她手的人,她就可以披荆斩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