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雁南飞 > 第73章
    关于隔日领证这事, 自然不可能真的付诸行动, 倒不是两个人对走进婚姻没准备好——实际上,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加上这分别的这两个多月,也不到半年, 但无论是姜雁北还是沈楠, 都已经确定将下半生交给对方。只不过正是因为这种确定, 才要更认真严肃对待结婚这件事。

    早上出门上班, 下楼时, 恰好遇到昨晚那个送礼物的男邻居。

    “早啊!”姜雁北笑着主动跟人打招呼,不忘牵着沈楠的手。

    男邻居有点不自在地点点头,跟两人一块进了电梯。

    “沈小姐看起来很年轻,没想到就已经结婚了?”为了不显得太尴尬, 男邻居没话找话道。

    沈楠笑说:“其实已经不年轻了。”

    姜雁北点头附和:“是啊!我老婆就是保养得好,其实已经年近四十了。”

    沈楠:“……”你怕不是找死吧?

    男邻居看了眼她, 面露惊愕:“……那可真看不出来。”

    碍于有人,沈楠不好动手动脚, 等上了车,她抡起拳头, 没好气地捶了他几下:“什么叫年近四十?”

    姜雁北振振有词道:“四舍五入嘛!”

    “有你这么入的吗?你还年近半百呢?”

    姜雁北点头:“没毛病啊。”

    沈楠气结,启动车子, 咬牙切齿道:“那你是臭老头了。”

    姜雁北歪头看她, 但笑不语。

    沈楠斜他一眼:“干什么?”

    “我忽然想, 咱们老了是什么样子?一起慢慢变老的感觉, 好像还不错。”

    沈楠怒目:“要老你自己老,别拉上我,我要当一辈子仙女。”

    姜雁北哈哈大笑。

    到了写字楼,沈楠气哼哼把车子丢给他,下车前,还不忘因为他“年近四十”的言论,揉了他一顿。姜雁北自是甘之如饴,看着她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地进楼,自己才不紧不慢启动车子离去。

    沈楠觉得谈恋爱好又不好,之前两个多月,姜雁北没在身边,她工作起来,心无旁骛,堪称拼命三娘。但他一来,眼见下班时间到了,她就亟不可待处理掉手中的工作,做不完的准备明天再做,一刻都不想多留。

    然而她是打算好了到点下班,姜雁北却提前发来消息,说要迟点才能来接她。

    就在她想让自己静下来继续干活儿时,又收到一条信息,是李思睿发来的,说来鹏城出差,正好经过她公司大楼,问她有没有空一起喝杯咖啡。

    虽然来了鹏城后,但李思睿仍旧三天两头给她发信息,但不像从前那样说很多话,不过是只言片语的关心。少时的情分,在隔了十年后,到底是不可能真正回到从前,如今发生了这么多事,更是变得淡薄了几分。

    但李思睿毕竟曾经在沈楠生命里扮演过哥哥角色,和普通的异性还是不一样的。

    她回了李思睿信息,收拾好下楼。

    “几个月没见,好像又漂亮了?”

    李思睿就站在写字楼的旋转门外,看到她出来,笑着打招呼。这人还是那么英俊帅气,一双桃花眼自带风流,在人来人往的下班人流中,有种鹤立鸡群的卓绝。

    沈楠笑道:“哥,你这撩妹的手法,就别用在我身上了。”

    李思睿勾唇道:“你也不怕伤害你哥我一颗幼小的心灵。”

    “行行行,咱们去喝咖啡,旁边有家星巴克。”

    两个人说说笑笑到了咖啡厅,拿了咖啡在卡座坐下,沈楠从包里拿起手机发信息。

    李思睿笑:“干吗呢?给你们家姜老师上报行踪?”

    沈楠坦然道:“他待会过来接我,我跟他说声位置。”

    李思睿笑着摇摇头,又问:“在这边过得怎么样?沈叔和小钰还好吧?”

    沈楠放下手机,笑着点头:“都挺好的,比我预想得顺利很多。”

    李思睿不动声色地打量她,不过短短两三个月不见,她好像哪里变得不太一样了,是一种以前没有的生机勃勃,就和这座新兴城市一样。

    他笑道:“你这是真打算跟姜雁北在一起了?他爸妈的事,就对你一点没影响?”

    沈楠道:“他爸妈到底怎样我不了解,但我了解他。何况我们已经打算在这边重新生活,他爸妈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

    李思睿叹了口气:“不得不说,我这个师弟,做事确实果断干脆。以前我不大放心你和他在一起,不过现在看到他的选择,我觉得我的担心好像确实是多余了。”

    沈楠笑说:“他本来就很好啊!”

    李思睿嗤了一声:“瞧你这护犊子的样子,我倒是想看看,过个两三年,你俩还是不是这么好?”

    沈楠道:“你以为像你啊,喜新厌旧的家伙。”

    李思睿斜她一眼:“我窦娥冤好吗?我跟你说,我都已经三年没交女朋友,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想在一起的,人家又看不上我。”

    沈楠噗嗤一笑:“你扪心自问,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李思睿佯装捂了捂胸口:“千真万确。”

    沈楠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得了吧?你自己都说了,想和我在一起,是因为只有我是你愿意一直照顾和包容的。那是爱情吗?那是因为小时候你当我哥照顾我习惯了。”

    李思睿笑:“你又不是我真妹妹。”

    沈楠正了正色:“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看你还是正儿八经找个女朋友吧。”

    李思睿做捂额状:“你怎么跟你干妈一样了?我就是受不了她催婚才逃到国内,都还没开始多姿多彩的生活,没想到又听到这个魔咒。”

    沈楠笑:“我可没催你婚,只要你开心,想游戏人间,我也是支持的。”

    李思睿摆摆手:“算了,我都年近半百的人了,就不游戏人间了,要是再遇不到合适的姑娘,我就剃度出家。”

    沈楠:“……”

    就在这时,姜雁北的声音,轻飘飘想起:“师兄这么六根不净的男人,佛门应该不收的。”

    沈楠转头看他:“这么快?”

    不等他回答,李思睿已经先道:“还用说?听到咱俩来喝咖啡,我师弟肯定一路飞奔过来。”

    姜雁北在沈楠旁边坐下,对他的调侃不以为意,只笑着摇摇头。

    李思睿故意道:“楠楠,我看我这师弟也不怎么在意你,不然看到咱们一起喝咖啡反应这么平静?”

    沈楠瞥了眼身旁的男人,想起昨晚今早他对男邻居吃的那桶老陈醋,但笑不语。

    姜雁北拿起她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不紧不慢道:“对于不具备任何威胁的情敌,我当然不在意。”

    李思睿一口气噎得差点没缓上来,继而又笑着摇头:“楠楠,你看到没?可别被我师弟温文尔雅的外表给骗了,咬起人来那叫一个厉害。”

    姜雁北笑:“师兄,别开玩笑了。不管怎么样?我很谢谢你。”

    李思睿一愣:“谢我什么?”

    “谢你对沈楠的照顾。”

    他这这么一本正经,李思睿倒是有点不太自在了,清了清嗓子,笑道:“别说这样的话,她最需要我的几年,我又没在她身边,照顾二字我实在不敢当。”

    沈楠笑:“你可千万别自责,我现在不是挺好的么?”

    李思睿看了看她,又看向姜雁北,笑着点头:“行,那我就祝你们在这边的新生活,能够快乐美满。结婚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我肯定是要来的。”

    姜雁北道:“一定。”

    李思睿也不想当特大号电灯泡,端起咖啡喝了两口,起身道:“行了,我还有点事,就不多聊了。”

    三个人在门口分道扬镳,李思睿站在路边等车,他掏出一根烟点上,转头看向那两道牵着手越走越远的身影,不自觉地弯起了唇角。

    曾经天真任性的小女孩,后来在磨难中成长的姑娘,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归宿,再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一阵风吹过。

    他忽然觉得眼眶一热。

    应该是烟被吹进了眼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