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因为月亮偏爱我 > 第77章 我爱亮月为因
    没滚床单之前,徐心同有过无数次的想象。

    而现在,真的可以亲亲抱抱之后,她突然觉得力不从心,几处地方都是肿的,晚上都不知道要哭多少回……

    妈的。

    真的太难了。

    第二天她的身体发软,完成起不了床,更不用说去找徐渊驰吃饭。

    而周晏北就在吃了这么一回肉之后,不再按清规“食素”。

    不过他也向她告状,身上不少划痕和淤青都是这位徐大佬给弄出来的。

    徐心同决定息事宁人。

    由此开始,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都有可能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且男人嘴里的“最后一次”,永远不可能是最后一次。

    两人的关系愈发紧密,尽管周教授还没求婚,可也和未婚夫妻的模式差不多了。

    等他们再一次回到加州的时候,是周晏北带她去了一个与“克/隆”有关的科研项目大型研讨会,有来自各个领域顶尖的科学家,聚集于此,交换意见。

    他作为卢磊磊教授团队的成员出席,而徐心同还只能作为一名“观众”,与记者之类的局外人坐在一起。

    加州的风吹在人的脸上温柔又干燥,而室内开着冷气,报告厅的灯光度数恰如其分,学术氛围浓郁。

    周晏北在这群大牛中还算资历尚浅,坐在后面几排,他穿着青灰色的西装,面前是摊开的文件资料,还有记录用的电子产品。

    男人的袖口稍稍挽起,没有领结领带,扣子却扣的密不透风,看上去禁欲朗正。

    前方的那块投影仪,投出的那束光芒,点缀出星光般的微茫。

    各种医学、生物领域的大佬齐聚一堂,徐心同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空盘旋着各种词汇碰撞而出的火花。

    徐心同一开始还能跟上,渐渐就觉得有点吃力。

    这里除了她,可能没有第二个抱着这种心态来观摩了。

    看着那圈面色肃穆的学家们,徐心同忽然在想,这大概就是周晏北梦寐以求的高光时刻吧。

    不光是他,也是徐渊驰、徐远桐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她没法详细描绘出现场具体的氛围,这太难形容了,感受也太多了。

    就好像是,寞寞宇宙里坐着的亿万星辰,高大的巨人们在半空围成一个弧形的圈。

    他们探讨、自审,又带着人类的情感。

    徐心同多想冲上去,抱住那个男人。

    就是这样骄傲,自豪。

    这么的喜欢你。

    周晏北的前进还未停止,他会和这里的所有人一样,把人类进程的快慢与最大的危险,作为责任扛在肩上。

    她感觉额发都湿了,甚至想要踮起脚尖,想要靠近他们,了解他们,但现阶段的自己仍然太过肤浅,只能屏住呼吸,偷偷地观看前辈们在科技舞台上的展露,留在这里,感受这里。

    长达数小时的会议只是暂告一段落。

    周晏北出来休息,顺便找她去吃午餐。

    他买了一杯热咖啡,给她也买了一杯拿铁,递过去:“饿了吗?带你去餐厅吃牛排怎么样?”

    见她低头抿了一口热饮,却没有马上回应自己,神色还有点恍惚,他又问:“会不会无聊?”

    徐心同憋了这么久的心绪无处抒发,这时候还不顾身边都是那些教授学者,扯了扯他的衣袖,然后就躲到他的怀里。

    周晏北的手掌蹭到她的皮肤,带着滚烫的气息,她感受熟悉又好闻的气味,而他感受几许怀里的温热。

    徐心同一只手捧着咖啡杯,一只手搂住他的腰,轻轻笑起来,红唇漾开:“我喜欢这样的氛围,太喜欢了。”

    周晏北垂下眼,长睫投下浅淡的光影,“嗯,以后你还会有很多这样的机会,很多绘本多。”

    那些属于人类的华彩,在这里轰然升起,辉煌壮丽。

    ……

    每一次坐飞机去的地方不同,感受也不尽相同。

    只是对于徐心同来说,不知从几岁开始,她的每一个选择,每一个决定,无论带来的后果是什么,都不曾后悔过。

    徐心同坐在靠窗位子,系好安全带,侧脸迎着日光,温暖可人,还裹着凛香的气息。

    周晏北放好行李,弯腰坐下来,正好看到她的脸庞。

    她不知不觉好像又长大了许多。

    少了几分轻狂劲儿,眉梢多了几分妩媚缱绻。

    今年大四了,已经被JHU录取。

    原先她也想去CIT,但考虑到要选的是生物专业,最后还是报考了周晏北的母校。

    注意到男人的视线,她勾了勾手指,问:“所以我们下了飞机是去哪里?”

    “都说了暂时保密。”周晏北轻吻她的唇,看似面无表情,唇角几不可闻地翘了下。

    两人一路舟车劳顿,最后抵达了某座私人岛屿,小岛上有一处人迹罕至的山谷,风景如人间仙境,最好闻的就是松木的气味,无处不在。

    眼下是秋季,山谷的叶子被铺上一-阵金黄,满满地撞入眼帘。

    两人来到半山腰的一处建筑,傍山别墅占地庞大,里面到处是丰美的绿植满地,空中还吊着鲸鱼和古龙的骨架,是真正拥有自然生态的天堂。

    周晏北一边领着她往前走,一边介绍:“这个山谷是朝阳集团总裁买下的,我也占一部分股份,不过具体开发的事宜用途,只交给我来定。”

    徐心同挑了挑眉:“我怀疑你和他有什么交易。”

    周晏北一如既往用他冷静低沉的嗓音回答:“这片森林基本还维持着原样,主要用来做生态研究会非常好,当然我们还可以经常居住在这里。”

    徐心同默默在心里划了一下重点词。

    我们,经常,居住。

    到了傍晚,暗黄路灯亮起,熠熠闪耀光芒。

    气温骤降冷,还有连绵不断的雨砸到玻璃上,周晏北泡了热茶,他们坐在复式的玻璃屋子里看远处的海景。

    “这里晚上可以看到萤火虫,当然还有月亮和星星。”

    周晏北轻声说着,“所以就算每年来住一段时间,也不会觉得无聊。”

    徐心同早就沉溺其中了,望着外面的景色,不知说什么好。

    “不会觉得无聊的,也不单单是这里的风景,更重要的……不是有你吗?”徐心同的小嘴抹了蜜似得,甜的人心颤。

    “周教授,你看,你想要的都会有,你连小时候最大的梦想都实现了……说实话,我替你开心,又无比羡慕你。”

    “我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和你在一起,让你得偿所愿。”

    周晏北看向她,目光灼灼,似一下子能看到人的心底:“只要有我在,你也会实现你的梦想。”

    他说完这句,侧脸看她,轮廓被晕得格外好看:“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徐心同:“…………”

    徐心同顿了一下,转身看他:“……啊?”

    周晏北在沙发椅旁屈膝,从后面拿出一只藏了有一会儿的小盒子。

    正中央的那个小物件,如有月之光辉。

    “徐心同,不是现在,也不是明天,或许也不是今年,而是在你成为研究生之后,在你觉得你应该成家立业的时候,到那时候,你愿意嫁给我吗?或者说,愿意优先考虑我吗?”

    男人的每一个字都沉稳温润,嘴角勾起最动人的弧度,深情得似脉脉春水,又像在等待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答案。

    此时此刻,一切都在最好的山水之间。

    往后余生,我们共享悲欢。

    徐心同只觉得脉搏间的每一次跳动,都让她难以忍耐,她漫开笑意:“我愿意啊。”

    这是最美好的缠绵。

    周晏北笑起来,起身,骨结修长的手牵起她的,将戒指戴上她的手指。

    她的内心积攒着太多情绪,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抱着他的脖子,踮脚想要去咬。

    周晏北生怕被她撩拨起来,急忙抱着她的腰,鼻腔中带一点低沉磁性的笑:“我们的朋友和家人也都来了,马上快到下面了,一起去迎接吧?”

    徐心同满脸震惊:“……你把他们都请来了??天哪,你就不怕我拒绝你吗???”

    “拒绝了我当然就假装这件事没发生过,改天再接再厉。”

    周晏北一点也不觉得厚脸皮地说道。

    徐心同:“……”

    周教授套路就是多。

    “同同!!同同我们来啦!!”

    “徐大佬!——哇靠,这地方赞爆了!!”

    “徐心同!你俩在做什么呢?我们来打扰啦!”

    男男女女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比这夜雨更热闹。

    徐心同忽然就觉得,这几年的时间,好像从没走远。

    周晏北走到楼梯口,回身对她说:“走吧,我去给他们应门。”

    徐心同跟在她的身后,明明是下着雨的山谷里,还是漆黑的夜,但她好像看到午后的阳光慵懒地涌了进来,光柱将灰尘照的飞舞,也照亮他长身玉立的身影。

    午后教室潮热的空气中,黑暗梦境里只有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当我看到你,你已经站在最高的山顶,我突然来到繁花盈然的春天,呼吸间是橘子汽水的香甜,大海被分割出深与浅的两道颜色。

    你在炙热的朝阳里,在余烬复燃的炭火里,在赛场人群的欢呼中。

    我听见的,看见的,闻到的……都是世上最好的你。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