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蝴蝶之刃 > 第70章 完结
    第六十九章完结

    余乔一直昏迷,但奔驰车主的事还得了结。陈继川跟着田一峰跑了一趟警察局, 在老警察的和稀泥风格调解下,赔钱了事。

    办公室的门开着, 夜晚的风带着湿气吹得人发懒,小周给田一峰和陈继川一人一根烟,站在破破烂烂的屋檐底下, 盯着回南天透水的墙壁,哼哼着,“这他妈的, 什么世道。”

    田一峰也跟上, 恶狠狠地骂道:“日他个狗娘养的,真烦。”

    他也有他的伤心事, 今早接到短信,小曼下月结婚,计划和博士丈夫一道移民美国,告知他再也不要联系她。

    他就是一双被穿破的鞋, 让陆小曼扔得远远地,恨不得永世不见。

    陈继川两只手上都缠着纱布, 他捏着烟, 吸一口,弹一弹烟灰,仰头望着黑沉沉的天,“我他妈骂都懒得骂了。”

    田一峰说:“还是你惨,你赢了。”

    陈继川又想踹他,“滚一边儿去。”

    走廊尽头,办案刑警正带着嫌疑人下楼,准备移交给市局。

    随着两帮人越靠越近,陈继川看清了,刑警押送的正是余家宝,他换了衣服洗了脸,人显得很精神。

    田一峰也发现余家宝,但他对这个凶悍的小男孩没兴趣,反而紧张地盯着陈继川,生怕他一冲动,在警察局动手。

    然而陈继川只是沉默地抽着烟,目光紧紧锁住还未长到刑警肩膀的余家宝。

    他矮小、瘦弱、阴沉,却坚定异常、冷漠无心。

    忽然间,与陈继川擦肩而过时,余家宝突然笑了,他嘴角上扬,嘲讽陈继川的无能,也在张扬他的胜利。

    确确实实,余家宝与肖红大获全胜,他未满十四周岁只能责令监护人支付经济赔偿,但肖红还在监狱,至多判她故意杀人未遂多坐五六年,而余家宝甚至连案底都不会留,照样潇潇洒洒,尽享自由空气。

    有那么一瞬间,陈继川想冲上去杀了他,以牙还牙,恩怨两消。

    但田一峰说:“你别忘了,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他仍然记得他的誓词,要他严守纪律、恪尽职守,但他也是人,他也有一颗心,会怒会狂,会失控会崩裂。

    田一峰按住他,近乎冷漠地说:“这样的案子我们一年不知道要办多少,谁都不甘心,但法律就是这么定的,不能到了你这儿就成特例。”

    他咬着牙,攥紧了拳头,等余家宝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

    小周把烟扔到排水沟里,啐了一口说:“这他妈的,都什么事儿啊。”

    老警察把半百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也从窗户探出头来说:“年轻人,你们都还小呢,到我这个年纪就知道啦,这都屁大点儿事,人活着就行,其他的,都不要紧。”

    小周不服,“那就忍气吞声过一辈子?”

    老警察说:“你以为呢?除非生下来就是上流社会的人,否则咱们小老百姓这一辈子,大多数时候都是忍气吞声这么过,忍久了,就不觉得难受了,有时候还能尝出点甜味儿来,鼓励自己明天继续忍,就这么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慢慢地,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完了。”

    雨落在屋檐,凉风骤起。

    陈继川摁灭了烟,揣着兜弓着背往外走,“我回医院。”

    田一峰叹了口气,“人这辈子,真他妈操蛋。”

    雨越下越大,仿佛立志要颠覆这座充满了哀愁与无奈的城池。

    陈继川在ICU病房的躺椅上熬过一夜,第二天一早被医院的护工叫醒,阿姨轻轻说:“医院不让睡的,你坐好,不然保安会来赶人。”

    陈继川揉了揉眼睛,说了声谢,坐直了继续犯瞌睡。

    没过多久,就有护士来叫,“余乔的家属在不在?”

    他立刻跳起来,飞奔到护士的工作台,“我是,余乔怎么样了?”

    护士双手插在兜里,低头看记录,“醒了,你想见一见的话就跟我到前面换衣服。”

    “见。”他跟着护士换好了防护服,戴上口罩,穿过一条狭长昏暗的走道,终于抵达余乔的病床前。、

    一道玻璃窗隔开他们,所有的声音都淹没于此。

    她已然醒了,脸上带着氧气罩,手臂上还插着各种导管,顶着一张枯黄的脸,吃力地冲他弯了弯嘴角。

    他也笑起来,学着电视剧里男主角表白的姿势,伸长手臂搭在头顶,双腿弯曲,向她比出一个大大的爱心。

    笨死了——

    余乔打心眼儿里嫌弃他。

    但她笑了,劫后余生,还能再见他,比什么时候都开心。

    他也笑,笑得停不下来,他在玻璃床上呵一口气,用手指在白雾上写,“我等你。”

    等这一块雾气散去,又依葫芦画瓢写下一句,“我爱你。”

    余乔的眼眶湿了,她眨眨眼,示意他,他要说的话她都能懂。

    不必相拥,也不必亲吻,他已然驻扎在她心上,是她最难舍的灵魂。

    没过多久,陈继川就被护士领走。

    一出门,王芸问:“余乔醒了?人怎么样?精神还好吧?”

    陈继川换了另一张脸,懊丧地坐在椅子上,“留那么多血,怎么能好?”

    王芸拍拍他肩膀,鼓励他,“不用担心,现在科技发达,要孩子不难。再说了,以后要是你能天天加油干,说不定自然就有了,你还哭丧个脸干什么?我看了都心烦。”

    “妈……你能不能……”

    “不能!你是男人,谁都能抱怨生活不公,救你不行,生活再多难处,你都得一肩扛起来,当初你爸走了,我一个人带着你讨生活,不是照样过来了?你现在受着的窝囊气,我难道没受过?你得向前看,不能老这么丧气。”

    王芸一巴掌拍在陈继川左肩,“吃饭没有?去楼下吃个早餐垫垫肚子,等于余乔出ICU,还得你伺候,你要病了怎么办?我是恶婆婆啊,我可不管的。”

    陈继川摸了摸肩膀,“妈,你叫我吃饭可以,能不能不借机揍我?”

    “不能,看你那样就手痒,恨不能啪啪两巴掌给你打紧身喽。”

    “妈,还嫌我不够惨?”

    王芸轻蔑地瞟她一眼,“跟我当年比,你简直跟中彩票一样行大运啊。”

    第二天上午,余乔已经能提前从ICU推出来,换入普通病房。

    路上,陈继川握住她的手,听她说:“你没事就好了。”

    她在生命最危难的时候,想的还是他。

    陈继川红着眼,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忍不住落泪。

    余乔看他难受,小声安慰道:“不怕,孩子还会有的。”

    她在哄他。

    她答应过要哄他一辈子,就一定做到。

    他轻轻抚摸着她干燥枯萎的头发,不住地点头,“会的,都会有的。”

    她还在,他便不至于绝望,不至于放弃。

    下午,黄庆玲终于从台北赶回来,进病房之前陈继川将她带到走廊尽头,把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而后说:“妈,是我没照顾好乔乔,你要怪就怪我吧。”

    黄庆玲被现实震得站不稳,接着陈继川的手臂才勉强立定,“我们乔乔……这是遭了多大的罪啊……怪你……怪你又有什么用?”

    等她哭完了,情绪稳定才走进病房,陈继川在走廊吹风,给他们母女留出时间。

    余乔这时候刚睡醒,精神尚好,一见母亲就给出笑脸,“妈,跟邓叔在台湾玩得开不开心?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带了,都带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瞧见余乔毫无血色的脸,她仍然忍不住泪如泉涌。

    余乔慢慢抬起手臂,扯了扯黄庆玲的衣袖,“别哭了,我不是没事嘛。”

    “这也叫没事?你这是造了什么孽要受这种苦,你将来……”

    黄庆玲欲言又止,不忍挑明,但余乔却很轻松,径直说:“医生是不是说我将来不能生了?”

    黄庆玲喉头发苦,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余乔笑笑说:“妈,这下只有陈继川不嫌弃我了,你也没得选了……”

    她轻轻柔柔的一句话,却让黄庆玲彻底崩溃,她说着对不起也说着心疼,但唯独没提后悔。

    等陈继川进来给余乔送水,她依然不看他,也不和他说话,交代余乔好好休息,就匆匆离开。

    陈继川不解,“你妈是不是更恨我了?”

    余乔说:“不是,我妈只是拉不下面子跟你和解。”

    “那……我算是过关了?”

    余乔笑,“恭喜你呀季先生。”

    陈继川摸摸她的脑袋,“别闹了余小姐。”

    阳光从窗外透进来,落在他俊朗的脸上,为他的轮廓镀一层柔光。

    日光中,他的爱纤毫毕现,他的心也柔软似水。

    他握着她微凉的手,守着她,一刻也不愿离开。

    三个月后,拥挤的人流中,余乔与陈继川正在皇岗口岸排队过关。

    陈继川护着她,生怕有人不小心碰她一下。

    走过关口,他牵着她登船,听号角呜呜声,随渡轮一起远离港口。

    余乔站在甲板上,任海风卷起她散落的长发。

    忽然间眼前一只凤尾蝶飞过,随着风飞向更深更远的海湾。

    余乔回过头,与身边的陈继川相视一笑。

    蝴蝶并非脆弱,刀锋亦非坚韧。

    她用最柔软的翅膀,为他撑起整个世界,她的坚强,就是她的刃。

    (全文完)

    ★—————————————★

    本图书由(桃未)为您整理制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