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最漫长的那一夜(出书版) > 第18章 人生就像打电话
    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我们说好了一起挂,行吗?

    人生是什么?

    你MB!

    第一句话是半章接到的骚扰电话,第二句话是你的回复。

    真正的标准答案是:我们生下来,然后又死掉。

    这年头,但凡有个手机,就算座机,谁没接到过广告推销的电话呢?是傻逼兮兮成了人家客户,还是一言不发直接挂断?在多如牛毛的推销或骚扰电话中(更多已被安全软件消灭),有一通最沁人心脾——

    “喂,请问是蔡先生吗?”

    “是。”

    “今天我告诉您的事情是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说过的。”

    “你是哪位?”

    “您的声音真的非常好听!”

    “究竟有什么事?”

    “猜猜看?这是一个小秘密!听您说话,就知道您是这方面的专家。”

    “你的秘密?”

    “好,请听清楚了,今天我要告诉您的秘密是——我是奥巴马与普京贵宾服务中心的,是您的客户专员,专门为您做理财服务。”

    没劲!我挂断电话,微微有些遗憾。

    从第一句话起,我就明白是电话推销,之所以迟迟不挂断,完全是因为她的声音。

    妈蛋,真好听。比初恋更甜蜜,比林志玲更平易近人,比波多野结衣更端庄,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央电视台首席女播音员更柔软。

    今晚,这个故事,是关于她的。

    2014年,初春,她第一次来到这座大城市。妹子是去年的本科应届生,期望在金融中心找个专业对口的工作,比如财务经理啊,投资专员啊,最不济也是银行行长秘书。

    但,三个月里投了无数简历,没找到任何工作。有个HR告诉她——虽然她有国际金融专业的本科文凭,但盖着山东蓝翔大学的钢印,还是建议她去挖掘机行业发展。

    她难过,自觉在学校刻苦认真,钻研各种金融知识,只因开学典礼上校长一番话:我们的毕业生如果不踏踏实实学本事,那跟清华北大还有什么区别呢?

    终于,她从求职BBS里找到一份工作,名字听起来高端大气:奥巴马与普京贵宾服务中心,主要业务是个人理财与投资。老板跟某银行领导是亲戚,却是百分百私营企业,不过二十几号人,半数是做电话销售的。

    培训只进行了半天,她开始在坐席前打电话了。

    第一通电话,对方是个女的,她还没说上半句话,就被强行挂掉了。

    她给自己个笑脸,继续打第二个,这回是个男的,居然嗯嗯啊啊听下去。她努力介绍公司业务,把在大学里学过的各种投资理财知识,考试般地背了一遍。

    聊了半小时,最后对方说,我是声音控,美女,能跟你约炮吗?

    额头冒出冷汗。大学四年,她从未谈过男朋友。学校里男生虽多,但小鲜肉绝无仅有。至于她自己嘛,在男生眼里属恐龙级别。每次她觉得社会不公平,人人冷漠,只要自己照照镜子,就觉得也是人之常情了。

    她不想轻易拒绝客户,低声说,约炮不行的,但可以来我们公司看看。

    其实,她心里说,我是颜控,先把你自己的丑逼脸传张照片过来让老娘瞧瞧吧!

    “帮我用舌头舔舔电话吧?”

    她果断挂掉。

    毫无疑问,对面是个变态,而自己呢,好像刚被变态强奸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她蒙着脸哭了一会儿,然后,继续打电话。

    第三天,在拨打了一百九十多通电话之后,她成功地在电话里卖出了第一份产品。

    她很高兴,回群租房的路上,奖励了自己一顿麻辣烫。

    上班两个月,进入盛夏时节。虽然工资很低,偶尔成功的几单生意,也不过几百块的提成,但她爱上了电话销售员这份职业。

    有天她拨出个号码,根据大数据,此人姓石,单身男性,此外一无所知。

    “喂,请问是石先生吗?”

    “是。”

    听声音是个年轻男子。

    “今天我告诉您的事情是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说过的。”

    “嗯?你谁啊?”

    通常百分之八十的接电话客户都会这样问。

    “您的声音真的非常好听!”

    “这辈子第一次有人这么跟我说。”

    好像不是讽刺,他是真心这么说的。

    “猜猜看?这是一个小秘密!听您说话,就知道您是这方面的专家。”

    “听着,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秘密,数不清的悲剧,每天每分每秒都有人被谋杀,但关我屁事?”

    遇到这样的口气也是平常事,她继续和颜悦色:“好,请听清楚了,今天我要告诉您的秘密是——”

    “所有跟我通电话超过一分钟的女子,都在三个月内出意外死了!美女,这就是我告诉你的秘密!”

    她听得后背心竖起汗毛。但是,对方已在电话里耗费了这些时间,说明有可能攻克下来,绝不能半途而废:“我是奥巴马与普京贵宾服务中心的,是您的客户专员,专门为您做理财服务。”

    “等他俩正式结婚了再来给我打电话吧!”

    “这个,恐怕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再也看不到了。”

    “你的有生之年会有多久?”

    终于,她既不想挂电话,也不想再接受对方的羞辱和诅咒了,却重新让自己冷静下来:“石先生,您可以不购买我们的产品,但请不要用这种说话方式,我们都是平等的。”

    “小姐,这个地球上从来没有平等两个字。”

    “对不起,别叫我小姐!如果您觉得这通电话是在浪费时间,那么我现在可以挂断。”

    “你的电话刚打过来,就显示有一千零九十五人标记是广告推销!但我想闲着也是闲着。”

    “石先生,我猜您的财务状况可能遇到了某些问题。”

    “破产了。”

    “我们公司为破产人士有专门解决方案——黄金套餐年费八千八百八十八,白银套餐季费三千八百八十八,青铜套餐月费一千五百八十八,单次服务最低价八十八元起!包你立竿见影改变人生!无效可退全款!包邮啊,亲!”

    “但我身上只有几十块现金,还欠银行十几万,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点钱?”

    “如果您有时间,可以来我们公司咨询,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小姐,你先当心一下自己吧,没事不要乱出门,小心三个月内没命。”

    “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

    终于,她也发飙了。

    她面色煞白地站起来,强忍着没把电话机砸掉。她记下那个号码,在手机里给他起了个名字:“来自火葬场的你”。

    第二天,她去火车站买了一百张SIM卡,批发价每个五块,不需要登记身份证。

    她决定每天给那个王八蛋打骚扰电话。她在网上查找博大精深的汉语里各种骂人脏字,去了全国各地的方言论坛,每个地方的中国人都有最恶毒最下流的骂人话。还有文艺小清新的方法,比如凌晨一点钟问他“人生是什么”。被拉进黑名单或举报都没关系,反正一天换张SIM卡,打到他跪地求饶换手机号为止。

    深章,她开始打电话:“您好,这里是火葬场。对于您家人的离世,感到很抱歉。我们能为您做点什么?”

    “我没有打过电话啊?好吧,你们现在来医院吧,地址是……”

    心里一慌,真的家里死人了?

    “啊,等一等,我记一下。”

    “是您的哪位家人?”

    “我妈,今天刚走。”

    “对不起。”

    “你要说什么对不起?”

    “哦,我们会赶快派殡葬车过来的。”

    “你是谁?”

    她赶快把电话挂了,会不会声音被认出来了?平常人不会开这种玩笑的。她给殡仪馆打了电话,通知他们派车去那家医院。

    憋了整整三天,每次玩手机都要看看通讯录里“来自火葬场的你”,仿佛那真是一座火葬场,不停地吞入尸体吐出骨灰,顺便给城市增加点PM2.5。

    她又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你好,这里是火葬场,请问您对我们的服务满意吗?”

    “今日大殓,我很满意。”

    他的声音低沉,似乎背后就是遗像和骨灰盒。

    “如果是一百分,请问您给我们打几分呢?”

    “一百分,但我想投诉,有人冒充你们给我打电话。”

    “哦?”

    “小婊砸,我早听出声音不对了。我家在办丧事,你打骚扰电话过来,还是个人吗?”

    “对不起。”

    “下次进火葬场的就是你了!”

    挂断电话,她捏着手机,孤独地坐在群租房的角落里。薄薄的隔壁响起邻居做皮肉生意的叫声,这个深章既有性命又有死亡。

    凌晨,睡梦中,她又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浮现起一张男人泪流满面的脸。

    两三个礼拜,越发魂不守舍,好多次打电话时都会走神。每次翻手机通讯录,看到“来自火葬场的你”就会心慌。她犹豫过无数次,要不要删除这个号码?但,手指总是按不下去,仿佛那个人就在背后,无影无形地抓着她手腕。

    深章,十点,她无法抑制给他打电话的欲望。

    又一张新的SIM卡,拨通了“来自火葬场的你”,电话铃响了很久……

    “谁?”

    “是我呀。”

    “又是你?”

    显然,对方已牢记她的声音了。

    “先别挂电话,我想跟你说对不起。”

    “我不在乎!”

    “能跟你说说话吗?”

    等候良久,响起一个干哑的声音:“好。”

    “你好像出了什么状况?”

    “没事,我很好。”

    “上次我真的不知道你家在办丧事。如果,你是因此情绪不好骂了我,我可以原谅你,石先生——”

    “叫我石头。”

    根据电话推销法则,一旦有这种亲昵的称呼,比如小李,老张,大刘之类的,说明对方信任你和你的产品,成功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

    “好啊,石头,你快要睡了吗?”

    “我要是告诉你,我很快就会长眠不醒,你信吗?”

    “听起来,你的情绪很消沉啊。”

    “哇,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不是心理医生,也不是你的负能量垃圾筒,我是做个人理财与投资的。”

    “真他么敬业,我要是有一万块,肯定买你们的产品。可是,我有吗?”

    “我也没有。”

    “真的?”

    “嗯,我是个女屌丝。”

    “你是在安慰我,声音那么好听,美女吧。”

    “我很丑。”她第一次对男人说这样的话,好在是电话,当面反而不敢说,“声音好听的女孩子大多很丑,你不信吗?”

    “喂,丑女,你听过一首歌吗?赵传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那首歌唱的就是我。”

    “你是搞音乐的?”

    “也算是吧。”

    “是在酒吧驻唱的吗?哪一家啊?有机会我能来听吗?给你献花?”

    “我在演出公司上班,给演唱会打杂,给工作人员送盒饭啦,开车啦,灯光设备啦,男明星唱累了后台休息,我给他按摩屁股解乏。”

    “那么女明星呢?”

    “我通常是给女明星擦鞋油的。”

    “石头,你的手机还有多少格电?”

    “一半。”

    “不早点睡吗?”

    “丑女,你要挂电话了吗?”

    “晚安。”

    “等一等!”

    他在电话里吼了一声。

    “怎么拉?”

    “没……没什么……”

    “你还想跟我继续聊天,是吗?”

    沉默中含糊的声音:“是。”

    “哇,你有多无聊啊?”

    “你想错了,我只是……只是……你的声音好好听啊。”

    “好吧,本姑娘陪你说话,超过半个小时要收费啊。”

    “我破产了。”

    “可以赊账,按揭,分期付款!我可是在蓝翔学金融的。”

    “你们公司有没有阴间的理财服务?”

    “阴间?”果然是“来自火葬场的你”啊,“我可以告诉老板,适当开发一下这个领域的服务。不过,到时候要往地下打电话推销,我可就惨啦,就怕天天被你这样的吊死鬼骂。”

    “丑女,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挺可爱的。”

    “这辈子没人这样说过。”

    她没说谎,莫名有些小激动。

    “可惜了,以后不能陪你电话聊天,我快死了。”

    “这种骗人把戏太过时了,哼,说说你怎么死呢?”

    “从楼顶掉下来摔死。”

    “什么时候?”

    “一分钟后。”

    “你以为你有预知未来的超能力?”

    “不是,我正准备跳楼自杀。”

    “别开这种玩笑!”

    “没有啊,你听听风的声音!”

    他把手机举到远处,果然狂风呼啸,似在几十层楼顶。她从小就有恐高症,听到这声音再想象下都会腿软。

    “不要啊!”

    隔了好久,听到他剧烈喘息的声音:“喂,丑八怪,喊什么喊?我差点被你吓得掉下去!”

    “你也会怕死?你要死就死,关我什么事啊?”

    “那我真的去死了?”

    “石头,等一等!”

    “好,那我等一等再去死。”

    真想冲到他面前,抽他一顿耳光,再把他的舌头与鸡鸡都割了,假如他是骗人的话!

    “你怎么让我相信呢?”

    “亲爱的,我在楼顶上坐了两个钟头,正准备跳下去,手机响了——要不是你这个电话打进来,我已经是个死人,躺在底下的大街上,被无数围观的人们拍照了。”

    “如果是这样,我绝对不会让这个电话挂掉的。”

    “电话总得挂的,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

    “石头,你个傻瓜,请保持通话。告诉我,你在哪里?”

    “你打开微博或微信看一下。”

    她赶紧搜索“直播跳楼自杀”,都指向本市同一栋大楼。虽是深章十一点,不少人还在街边仰头围观。有些混蛋起哄叫楼顶的快点跳,免得大家等太久错过好戏。

    真的是他吗?不断刷新,出现楼顶。她认得那栋大厦,四五十层。底下是有名的商场。有人拍到了楼顶的跳楼者,看不清脸,是个年轻男子,不停地拿着手机通话。不少人猜测是警方正在与其通话,谈判专家或心理医生劝阻他自杀。公安的微博表示,与自杀者通话的并非警察,而是某个不明来源的电话。

    不明来源的电话——就握在她的手心里。

    “你别死啊!”

    她对着手机大喊,而他回答:“靠,那么久不出声,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今晚,谁都不会死的!”

    “我要跳下去了哦!”

    “别!”慌乱之间,她随口说,“我喜欢你!”

    “什么?”

    “哦,我说我喜欢你说话的声音,愿意跟你做朋友啊。”

    她掏出本小册子,进公司第一天的培训教材。翻到最后一页,每天上班前都会在心里默念一遍——

    我会成为电话营销的顶尖高手,电话是我终生朋友,我热爱电话。我所拨出的每通电话都是最重要的,对方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或我将成为他生命中的贵人。我喜欢打电话的对方,我喜欢我电话的声音。我打电话可以达到我想要的结果。我下一通电话比上一通电话都有进步。我充满热忱,我会自己感动,一个感动自己的人才能感动别人。没有人会拒绝我,所谓拒绝只是他不够了解,是我推介的角度不是最好。

    “知道吗?石头,你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或者,我将成为你生命中的贵人!”

    “你已经是了!声音迷人的丑女。”

    “对了,你有女朋友吗?”

    “曾经谈过。”

    她故意用愉快的语气说:“那就是现在没有喽?”

    “嗯,但我猜你也肯定没有男朋友。”

    “是啊。”

    “可我没机会跟你谈恋爱了。”

    “只要你不死,从楼顶走下来,就有机会啊。”

    “当我决定走上楼顶,就绝对不会再走下来。”

    他听起来毅然决然,好像地下党员上刑场。

    “没出息的石头,为什么想死?”

    “活着没意思。”

    “跟你妈妈去世有关吗?”

    再度沉默,电话里全是刺耳的风声,楼下的汽车发动机声,还有远处警方的喇叭声。

    “我的爸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跟我爸住在外地,我妈一个人住在这里。小时候,每个同学家里都有电话,但是我家穷,一直没有条件安装。”

    “差不多我家也是哦!”

    “我没在电话里听到过妈妈的声音。她也从没来看过我哪怕一眼。我恨她。初中那年,我爸有了一部手机。有天晚上,我偷用爸爸的手机,给妈妈打了通电话。是个男人接的电话,我只说我找妈妈。那个男的把电话掐断了。从此以后,我再没听到过妈妈的声音。几年前,我大学毕业过来打工。我没去找过我妈,电话都没打过半个。我换过各种工作,不停地搬家租房。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从房产中介到保安到快递员到演出公司打杂的,我感觉像个蚂蚁,忙忙碌碌地给自己搬运面包屑,随时可能被街上的高跟鞋踩死。对了,我也做过电话推销员,立刻就能听出你是干吗的。”

    “哈,我们是同行,石头前辈。”

    “丑女,你真的很机灵啊,是块做电话销售的料。”

    “为什么不干了呢?”

    “我没办法克服内心的障碍,总害怕被人骂,被拒绝,甚至把电话放到口袋里,任凭我说了半天都没声音。对啊,你是怎么对付那些前台小姐的?”

    “打公司电话吗?那我得严厉多了——你跟陌生人讲电话都这样吗?你帮我转电话前,还想知道关于我什么事?不转这通电话,老板会失去许多赚钱机会,你敢冒这个险吗?既然你不愿听我说话,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如果你们老总来问,我就能说跟谁谈过了呢!”

    “哈哈哈!”

    好担心他会不会笑得摔下去呢。

    “我很可笑吗?别再笑了,石头,我都脸红了!”

    “今年春天,我妈突然打我电话,说她生病住院,想见我。她得了癌症,晚期,病入膏肓。”他的语气突然沉重下来,“这些日子,我也失业了,欠了信用卡费一大堆,可以说是破产了。妈妈临死前,送给我一台IPHONE6,用仅剩的积蓄买的。她说,我小时候,没能给我打过电话,非常内疚,不配做我的妈妈。她快死的时候,头发掉光了,不想让我看到她的样子,就把我赶出病房。妈妈让护士帮忙拿着手机,用最后的力气跟我通话,祈求我的原谅。我在电话里说,妈妈,我早就原谅了你啊。然后,电话那头再也没了声音。”

    “现在你跟我通话的这台手机,就是你妈妈送给你的?”

    “嗯,这是我从小大到,这辈子收到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妈妈的礼物。”

    她的眼眶有点红,深呼吸:“石头,你这混蛋,要是现在自杀,你妈妈会骂死你的!”

    “我早就想死了,从上中学的时候起,那时老师们就说,这孩子没救了。”

    “那些老师都胡说八道,你还信啊?”

    “再见吧,谢谢你,亲爱的丑女。”

    “别,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电话那头在沉默,风声呼啸,如死神的呼吸。

    “你还在吗?石头?还在吗?”

    她声嘶力竭地喊起来。

    “说吧。”

    这是否算是再一次把他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如果世界末日来临,只能带一种动物上诺亚方舟——马,老虎,孔雀,羊,你会选择哪一种?”

    “什么问题啊?”

    “回答吧,你不就在世界末日吗?”

    “老虎。”

    “为什么?”

    “昨晚,我梦见了老虎。对了,你看过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吗?丑女,如果是你,你选哪样动物呢?”

    “我……我……我选羊!”

    “羊?”

    “你属羊?”

    她扑哧一声笑了:“是啊。”

    “嗯,年龄暴露啦,我比你大三岁。”

    “石头哥,我能请你吃章宵吗?你知道这附近有家路边摊的烤生蚝很正的耶!”

    “说得我都饿了啊。”

    “好啊,那我出门去接你。”

    “哎呀呀!”

    “咋啦?”

    “我看到这栋楼底下啊,街上刚出了车祸,就是几秒钟前,我们说话的时候,有个女孩被辆土方车压死了!好惨啊!半个身体都没了,马路都塞住了啊。”

    “你信不信,全世界人都死光了,你都不会死呢!”

    “不知道。”

    “你等着,别跳楼哦,我这就过来找你!”

    她穿上一件外套,踩着拖鞋就出门了。手机保持通话,挂上耳机方便行动。她飞快地冲到路边,打上一辆出租车,前往微博上直播的跳楼地址。

    “石头,我在赶来的路上,你可别往下跳哦!”

    “你真的要过来?”

    “谁骗你啦?我要是骗你的话,天打雷劈做小三!”

    “好吧,我等你!”

    十来分钟,出租车开到了楼下,果然周围人山人海。

    但她没看到所谓的车祸现场,大概已经被清理掉了吧。

    她仰天望着楼顶,灯光已经照亮那上面,果然坐着一个男人。他紧挨着天台边缘,两条腿悬挂在半空中,这让警方的救援极其困难,哪怕轻轻触碰半下,都可能让他摔下来。

    更高的半空中,有架直升机正在盘旋,似乎想要空中营救。

    太遥远了,无论如何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到他正在通电话。

    “喂!我已经到楼下了,石头,你快下来吧!”

    “好啊。”

    “不!不!不是叫你跳下来,你回头坐电梯下来!”

    “可是,丑女,我们都回不去了。”

    “回得去!我们都来得及!”

    “凭什么?”

    “我嫁给你!”

    她脱口而出,围观的人群侧目。

    “你说什么?”

    “只要你不死,我就嫁给你。”

    “又在骗人,这可不是电话推销!”

    “石头,我是认真的!”

    “算了吧,我是个屌丝,除了一身债,啥都没有,你不会要我的。”

    “谁说你一无所有啊?你还有病呢!”

    “对啊。”他大笑着说,“你也有病啊?”

    “哈哈哈,石头,我们都有病,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我们都病得不轻啊!”

    楼顶和楼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异口同声笑起来,笑得那么天真,那么无邪。

    他左手抓着手机,右手往楼下招了招,引起下面一片惊呼,以为他真要跳下来了。

    她对着手机冷静地说:“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但在挂之前,你得先把电话费挣了。”

    “电话费?对啊,再不充话费,我就得停机了!”

    “你得下来自己充哦!”

    “问你个问题,你真的很丑吗?”

    “是啊,丑到你半章吓醒!石头哥!”

    “那我太好奇了啊,真的得要下来了,看到你究竟有多丑,然后再去死。”

    “好啊,我就在这里等你!”

    然后,他真的站起来,从楼顶上消失了。

    底下的人群一片失望,还有人发出嘘声,大喊:“骗子!浪费了老子几个钟头!”更有网上开赌场的为此而损失惨重——半小时前跳楼的赔率还很高呢,全国已有好几万人下注了。

    五分钟后,他出现在了楼下。

    坐电梯下来的。

    一群警察簇拥着他,同时给他戴上手铐,威胁跳楼严重违法,可能要行政拘留。

    他向人群张望,期待能看到那个她,传说中最丑的女孩子。他不在乎她有多丑,更不在乎她是否真的会嫁给他。

    他只是想要看到她,靠近她,抱紧她,亲吻她。

    然后,被警察叔叔拖走。

    但她没有出现,周围只是骚动的人群,向他投来谩骂与唾沫星,丝毫没有她任何的影子。

    手机里的通话已经断了。

    她先挂了。

    好遗憾呢,他抬头看着城市,章空被灯光污染无比灰暗,似有流星滑过。

    其实,她就藏在人群深处,在某道玻璃背后,从手机里取出SIM卡,扔进路边的垃圾箱。

    她看到了他。

    无法形容他的容貌,总之,她知道自己喜欢他。

    非常非常的喜欢他。

    刹那间,自动脑补了无数画面——他和她在大街上相遇,在无数人惊讶与错愕的目光下,两人紧紧相拥,最浪漫的法式亲吻,像失散多年的恋人。相爱,热恋,结婚……她会为他生一大堆孩子,去他妈的计生委。每个孩子长大后,都将是电话推销的高手。最后,他们就像一通电话,说好了,一起挂。

    但,这只是幻想,仅仅存在于一秒钟的大脑皮层。

    放下电话,他和她,终究只是陌生人。

    她转头离去,在午章的街头,脚步越发轻盈,就像回到十岁那年,学校里跳舞的小姑娘。

    谁的眼泪在飞?

    走过一条又一条街,走过一座又一座桥,走过无数的路灯和大厦,走过正在打烊的KFC,走过二十四小时的钟点房旅馆,走过彻章狂欢的老外酒吧,走过章幕下流浪的野猫。

    忽然,她发现又回到了这里,回到四周喧嚣的人群,马路对面有栋高楼,直耸章空云霄。手机依然在通话状态,

    “如果世界末日来临,只能带一种动物上诺亚方舟——马,老虎,孔雀,羊,你会选择哪一种?”

    “什么问题啊?”

    “回答吧,你不就在世界末日吗?”

    “老虎。”

    “为什么?”

    “昨晚,我梦见了老虎。对了,你看过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吗?丑女,如果是你,你选哪样动物呢?”

    “我……我……我选羊!”

    当她一边在通电话,一边横穿过午章的街道,想要到楼顶去接他下来,却丝毫不曾注意路上的车流——有辆土方车疾驶而来,根本来不及踩刹车。

    羊。

    她死了。

    至于,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她死后的一场幻想而已,真实的世界是这样的——

    半个身子留在车轮底下,暗红的鲜血像团草莓浆,缓缓地浸染肮脏的路面,也染红了她那双HELLO KITYY的拖鞋。

    七百块的山寨手机,摔到路边的排水沟里,依稀传来楼上男人的喊声:“艾玛!”

    而她感到自己飞了起来,失去了所有的重量,像片羽毛,像只蛾子,像个鬼魂。她越过围观的人们的头顶,就好像插上一双隐形的翅膀。

    她越飞越高,一直飘到上百米的高度,发现有个男人摔了下来。

    在十八层楼与十九层楼之间的半空中,她看到了他。

    但他没有看到她。

    高速坠落中的他,心里极度后悔——后悔为什么要爬到楼顶自杀,后悔为什么接起不速之客的电话,后悔为什么没有及时挂断而通话了两个钟头,后悔为什么低头看到楼下发生的车祸,后悔为什么始终抓紧手机而听到她的惨叫声,后悔为什么因此而心慌意乱脚底一滑,后悔为什么看上去像是要跳下去救她,她已经让我放弃自杀的念头了啊!妈蛋!

    总之,他下来了。

    而她已飘到楼顶,很遗憾再也看不到他了。

    最漫长的那一章,楼下发生惨重车祸的二十秒后,又有一个男人坠落到地面。他摔在被压住半个身子的女孩身边。他俩的鲜血流淌在一起,头发互相纠缠,他的左手抓住了她的右手。因为跳楼的巨大冲击力,男人的一双眼球被挤出来,玻璃弹珠般滚落到她的脸边,似乎是要看清她有多丑。

    在更高的地方,整座城市的上空,接近星星和月亮的云层间,她不再有恐高症了,才想起刚才的答案——

    “马代表事业,老虎代表自尊,孔雀代表金钱,羊代表了爱情,你所选择的就是你内心最在乎的东西。”

    此时此刻,三万英尺下的地面,警察驱散围观人群,搬运这两具年轻的男女尸体,各自蒙住一块白布,送上及时赶到的殡葬车。在火葬场干了三十年的老司机,这辈子拉过成千上万具尸体,叼着一根红双喜说:“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但我只同意前半句。”

    No new years's day

    to celebrate

    no chocolate covered candy hearts

    to give away

    no first of spring

    no song to sing

    in fact here's just another ordinary day

    No April rain

    no flowers bloom

    no wedding saturday within the

    month of June

    But what it is

    Is something true

    Made up of these three words that

    I must say to you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

    I just called to say how much I care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

    And I mean it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No summer's high

    No warm July

    No harvest moon to light one tender August night

    No autumn breeze

    No falling leaves

    No even time for birds to fly

    to southern skies

    No libra sun

    No Halloween

    No giving thanks to all the

    Christmas joy you bring

    But what it is

    Though old so new

    To fill your heart like no three

    words Could ever do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

    I just called to say how much I care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

    And I mean it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

    I just called to say how much I care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

    And I mean it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Stevie Wonder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