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虫屋(出书版) > 第6部分
    你还梳妆打扮?”

    “跟你没关系!”

    她丢下他,冲进了盥洗室。

    言博站在门口。

    “你好。”他朝她微笑。但她看得出来,他有些忧心忡忡,“能让我进来吗?”他问道。

    “请进吧。”她大方地说。

    他走了进来。

    “给你。”她拿了茶几上的纸袋交给他。

    他打开纸袋看了一眼里面的钥匙,“我刚刚给她表姐打过电话,她说舒巧没去过。”他道。

    “她没去过?”

    “是的。我也打过她电话,但她的手机关了。我可以坐一会儿吗?”他问道。

    “哦,可以。请坐。”

    “谢谢。”他坐下后,重新打量了她一下,“你还是那样……漂亮。”他赞许地说。

    她朝他笑笑,不说话。

    他神情有些尴尬,“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他道。

    “她有没有跟你提起过我妈?”她给他倒来一杯水。

    他摇头。

    “她从没提过。”

    “那么……”她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⒌2“她有没有跟你说起过她的母亲?”

    “她只是说她母亲去世很多年了。”他抬起头看着她,“异书,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你妈找过我。”他道。

    她大吃一惊。

    “她找过你?什么时候?”

    “就在她去世的前两天,大概3月2日。”

    “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她会帮我搞定舒巧。”

    “她这么说?”

    “这当然不是她的原话,但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她问我爱不爱你,我说当然爱,但舒巧有我的孩子,我得负责,于是她就说她来帮我找舒巧谈……其实,异书,我跟舒巧在一起,只是因为我对不起她,而且好像也只有这样才能安抚她。如果我不跟她结婚,她会闹得天翻地覆……”他看着她的目光像要把她熔化,她急忙避开。

    “真没想到,她会去见你。她是去事务所找你的吗?”她故意用冷冰冰的语调问道。

    “不,她打电话让我过去。她说她走不动。我本来就想去看她,但你也知道,我们的事搞成这样,我没法面对她。她看见我挺高兴,她说她只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娶你。我说当然是因为我爱你,我对你一见钟情。你知道,这是事实。”

    “对,你说过我似曾相识。不过,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么说过。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有女朋友。”

    “对,但我见到你的当天就跟她分手了。因为我看见了我的真命天女。”

    她斜睨他。现在说这些屁话还有什么用!

    “我妈还对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她从来就不喜欢我,但她相信我是真爱你。”

    “得了吧!言博!”她大声道,“她根本不可能对你说这样的话。”

    他看着她,情绪有些低落,“我知道你不信,所以之前没告诉你。但这是她的原话。”

    她的确不信。

    “异书,我承认我确实表现得不够好。但我发誓,我当初娶你,就是因为爱你,没有别的原因。”

    要命啊,她居然发现他还挺真诚。

    “异书,其实我现在仍然爱着你,所以……”他凝视着她,“假如,我是说假如舒巧跟我分手,你愿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他说得极慢,像是为了确保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能无一遗漏输送进她的大脑。而且,他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是,这实在太突然了。

    “言博,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而且,现在舒巧还没找到。”

    “但是她自己跟你说,她要放弃,不是吗?”

    “是的。”

    “而且,她还把房门钥匙还给我了。”

    “是……的。”

    “这相当于把结婚戒指还给我。”

    “你说什么?”

    “我觉得她是真的想跟我分手。再说,你说她是杀人嫌疑犯。”

    她不知道他接下去会讲什么。

    “她脾气不好,曾经接受过很多年的心理治疗。这是她自己说的。”他语气中的焦虑慢慢消散了,现在,她发现他好像心情不错。

    “那开销很大。她负担得起吗?”

    “她说她的心理医生是她的朋友。也许是我害了她,也许是那个孩子把她害惨了,但是异书……真不敢相信,你妈真的帮我搞定了舒巧!”他几乎喊了起来。

    她真的有点搞不懂他。

    “我还以为你很爱她,言博。”

    “我只是想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我做了我该做的,我答应跟她结婚,是她自己要离开我的。”他突然两眼放光,神情兴奋,“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她开恩,但其实我从未想要离开你。我可以继续负担那个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如果你愿意收养她,我可以把她接过来。但我觉得,她最好还是跟着母亲……”

    “言博。你现在应该尽快联系舒巧,警方在找她。”她提醒道。

    “那就让他们去找吧。”他语调轻松地说,“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她不在她表姐家,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既然她要跟我分手,她当然也不会告诉我她去哪里。”他朝她眨眨眼睛,“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本来想先跟她结婚稳住她,一年后再跟她离婚的,其实只要找个借口就行了。但我不能跟你明说,因为你不会同意……”

    第一次看到言博,我就看透了他。虽然他外表光鲜,长相也不错,但这些都掩盖不了他的浅薄和自私。他以为父母在政府部门工作,⒌⑵就拥有了某种特权,别人都得对他另眼相看,女人们都该排着队等着他的眷顾,可其实呢?他只不过是个有律师执照的废物,他从没打赢过一场官司。

    可异书看起来非常爱他。我曾经答应她,绝不干涉她的选择,所以,即便我再讨厌这个男人,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异书跟他结婚。结果呢?如我所料,他们的婚姻根本经不起考验。

    今天我把他叫来,我对他说,如果他一旦跟异书离婚,他就别想再回到她身边,因为她正在找下一任丈夫。看得出来,他很紧张。这也证实了我的猜想,虽然他不是个什么感情专一的好男人,但他对异书的感情也许还有几分是真的。

    他向我叹苦经,他说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孩子,他不会选择离开异书。

    我对他说,我也许能帮他,我会找舒巧谈谈,让她退出这场竞争。我还会给她一定的补偿,我会让她去某个地方拿一件礼物。

    他表示怀疑。“她会听你的吗?”他一直问我。接着,他就兴奋起来,开始计划他的新蜜月,跟异书。

    我知道,如果我不出马,他永远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这种在父母庇萌下长大的孩子,不是低能儿就是暴徒。而他百分百属于前者。我看透他了。他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了解他。

    4.言博的坦白

    “我好像该恭喜你。”谷平道。

    “恭喜什么?”

    “他想回头,不是吗?”

    她白了他一眼,指指桌子另一头的果酱瓶。

    “他变得也太快了,我本来以为他会生气,会愤怒,或者不知所措,可现在他看起来……

    “他看起来一直在期待这一刻。”

    “是啊,真没想到……”她接过他递来的果酱瓶,拧开盖子,将餐刀伸了进去,“说实话,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我又觉得不太可能,我了解言博……”

    谷平一边往面包上抹黄油一边笑。

    “你笑什么?”她道。

    “原来他打算跟舒巧结婚一年后就找借口离婚。他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这不是有意思!这是卑鄙!”

    他咬了一口香喷喷的黄油面包,“至少他不能算是坏人。他有什么说什么。换作狠心的男人,你根本不会知道有舒巧这个人,因为他早就在她出现在你面前之前把她解决掉了。这种事你我都见多了,不是吗?”

    “言博不会那么狠。不过,我觉得应该劝他重新跟那孩子作一次亲子鉴定。”

    “你怀疑那孩子不是他的?”谷平有些意外。

    “她的口供漏洞百出,她15年前在旅馆的伤情又充满了疑点。好吧,我直说吧,她那天很可能被人强奸了,而强奸她的人很可能就是那晚真正的凶手。孩子也是那个人的。至于言博,他可能只是在高中时期跟舒巧发生过关系,仅此而已。我猜想亲子鉴定也可能是假的。”

    “你真的以为言博是傻瓜?如果那孩子不是他的,他怎么会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况且,听他说的话,他好像对舒巧本人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你别忘了,舒巧也是律师,如果她碰巧在司法鉴定部门有个熟人,搞一张假的亲子鉴定并不难。”

    谷平十分惊奇,“我怎么没想到。”

    “因为你平时面对的都是不说话的尸体,而我遇到的都是会说谎的活人。我会让言博再作一次亲子鉴定。我还会调查舒巧的就医记录,她从鹿林镇回来后一定看过病。”

    “但她可能用的是假名。”

    “对,是有这可能。所以只能碰碰运气了。”她抓起手机开始发短信。

    “发给谁?”

    “辛达,就是这个混蛋抓错了人,害得我们小组被解散!现在该是他补偿我的时候了!我让他去查舒巧。我要知道这女人的一切!她的医疗记录,家庭背景,工作经历,跟同事邻居同学之间的关系,所有的一切——好了!”发完短信,她发现谷平正看着她,便道,“昨天你也听见了,我妈答应言博搞定舒巧,所以我妈很可能查出了她的秘密,威胁过她,于是,她就想办法对我妈下了手。至于她的秘密是什么,那就是她被人强奸过,”

    “如果她当年被强奸,她为什么要包庇对方?”

    “比如凶手拿了她的身份证,威胁她,如果她说出去,他就会找到她。”她扯了一块面包丢进嘴里,“或者……你我都见过她当年的照片。你觉得她长得怎么样?”

    “一般般吧。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她很丑。她身高160公分,体重却至少有150斤,不管从哪方面看,她都是个丑陋笨拙的矮胖子!”

    谷平皱起眉头,向她投以质疑的目光。

    “我不是在贬低她。”她连忙解释,“我是想说,因为她是个丑陋笨拙的女孩,所以,她在她所处的环境中,很可能是不受欢迎的。她从小就受到各种鄙视和排斥,因此心中充满了怨恨。她并不爱她身边的人,相反,她很可能还非常恨他们,急于摆脱他们。所以,当这个男人出现时,她有可能把他当成一个能够救她脱离苦海的英雄。他们之间有承诺,那个男人可能答应她以后会去接她,因为当时就把她带走,她就会成为嫌疑人。”

    “你是说,因为她被强奸之后爱上了这个男人,所以,就连她母亲的死,她都置若罔闻?”谷平显然不太赞同她的推论。

    “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成为好母亲的。你以为她为什么会那么胖?”

    “爱吃呗。”

    “因为她不幸福,只能靠吃东西来安慰自己,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她越胖,人就越丑,别人就越嫌弃她,她因而吃得也越多,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小时候,她深夜在厨房偷吃生辣椒的事,谢天谢地,那时候厨房里真的没什么可吃的,要不然,她很可能跟当时的舒巧差不多。“我妈说过,在青春期,相貌决定女孩的心态,而心态决定女孩的行为模式。”

    “李老师的分析没错,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一种可能?”谷平往他的黄油面包上加了一片熏肉。

    “哪种可能?”

    “舒巧本人就是凶手。她跟母亲在鹿林镇的旅馆房间因为某件事吵了起来,舒巧一怒之下杀了母亲,她的举动被旅馆里的另一个人看到了,于是,她便杀了这个目击者。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见她杀人,她最后狂性大发,索性杀光了那里所有的人。”

    她愣愣地看着谷平。

    “你认为她才是灭门案的元凶?”

    “150斤的年轻女人,体能不会输给男人多少的。再说我仔细看过被害人的位置,没有两具尸体在同一个空间出现。这说明,她是分别将他们一个一个隔开后,才动的手。她是小心设计过的,而且,”他喝了一口咖啡,接着道,“那个孩子可能就是杀人动机,母亲让她去堕胎,她不愿意,于是两人就吵了起来,结果,舒巧一怒之下动了手。”

    她眼前闪过一幅景象,旅馆走廊里,昏黄的吊灯,两个女人在走廊推推搡搡,大吵大闹。

    “如果她是在跟她母亲争吵的过程中杀了人,那么被惊醒的不会是一个人。在这种时候,她是不可能有机会一个一个将他们隔开的。”

    谷平把她的话想了一遍。

    “你说得有道理。看来又得重新推想了,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舒巧跟她母亲会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鹿林镇。我都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我们那儿有个神医。”

    “神医?”谷平很感兴趣地看着她。

    “其实是江湖郎中!你刚刚说到堕胎,我就想起了他。”她随便吃了几口果酱面包,就把它扔在了盘子里。“他对外宣称自己能治各类怪病,所以全国各地都有找过去看病的人。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那里。”她拍拍手上的面包屑。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对方是个陌生电话。她接通了电话。

    一个女人略带不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请问,是沈警官吗?”

    “我是。”

    “你好。前几天你在蚯蚓酒吧跟我说过话,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你昨天晚上好像发短信给我,我现在才看到。”

    对方一提起蚯蚓酒吧,她立刻直起了身子。她知道对方是谁了。一定是钢琴师的女朋友。自从知道那位死去的钢琴师就是她弟弟小峰后,她就一直寝食难安,心神不宁。虽然她相信DNA的检验结果,可她仍然没法对一个陌生的钢琴师产生亲情,况且那是被她唾弃的亲情。然而,真的把他当陌生人看待,对他的死活置之不理,她又无法原谅自己。她总觉得不好好查清楚他的死因,她便没法安心,所以,昨天从看守所回来后,她就给宋琳去了一条短信,她希望对方能尽快跟她联系。

    “我记得你是谁,宋小姐。”她说道。

    “你好。你说你有事要问我。”

    “是的,关于周同的案子。”她看见谷平在朝她看,“有些问题,需要再核实一下。首先,尸体是你第一个发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