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超级惊悚直播 > 第787章 真凶!
    关了灯,诊所一楼只剩下我一个人。

    盘坐在沙发上,我拿着黑袍主播留给自己的手机,怎么都无法入睡。

    京海即将发生大乱,那些百年难得一见的凶物、巨鬼汇聚于此,肯定会和当地的势力发生冲突,说不定还会把五大上宗在世俗的力量吸引过来。

    他们打斗拼杀按说也和我无关,可我心里总有一种淡淡的不安。

    “这些外来势力基本上都是为了寻找我,倘若我在京海露面,极有可能被围攻。”形势紧急,留给我的时间,现在每一分实力的提升都对我非常重要。

    睡意消散,我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内视己身。

    鬼术五重,距离第六重还有一定的距离,暂时不考虑突破。

    在红楼吞食近百执念,我体内挤压着大量负面情绪和来自轮回另一岸的记忆,这些东西正在血狐杀意的侵蚀下,一点点转化为我自己的力量。

    “屠夫可以从执念中提取力量,但是他也不敢像我这般疯狂,直接引执念入体。”

    完全转化需要时间,而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执念的负面情绪留在识海里是一个隐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导致我失控,能够压制负面情绪的除了血狐杀意外,效果最好的就是道家法决了。”道家讲究清净自然,学法先修心,我沉迷于鬼术带来的力量当中,一度忽略了道术,所以直到现在妙真道法还停留在听息之境。

    运转心法,先天真气在阳脉中流转,驱散身体里的寒意,带来一股久违的温暖。

    “我道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达到听息,在打开心窍之后,更是隐隐有再度突破的迹象。此次我从红楼回来,脾窍松动,若是能再打开一把道锁,内气贯通,妙真心法定能突破到新的境界。”很早以前,刘瞎子曾说我是铜锈根骨,没有任何修行的潜力,后来我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九把道锁锁住了我的身体,现在随着道锁打开,真正属于我的潜力被释放了出来。

    “大战将至,必须尽早突破。”脾窍乃阴中至阴,我在红楼不断吞食执念时,它就已经松动,只差一线。

    “五脏对应着五行,脾窍属土,我从畜生道回归,身上恰有一件东西符合脾窍的要求。”从口袋里翻找出墨玉貔貅,乍一看塑像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仔细观看就能发现,在兽嘴之中多出了一枚淡黄色米粒大小的珠子。

    隆昌楼外,墨玉貔貅曾掉落在畜生道的土地上,引发了异像。

    吞吸了方圆十几米的阴土,让其上生长的草木幽魂全部枯萎而死。当时闹出的动静很大,连畜生道里盘踞的另外一头绝世凶兽都被惊动。

    墨玉貔貅兽嘴中的那枚珠子也是那时候形成的,据我推测,这珠子里应该蕴含着畜生道的阴土精华。

    “这墨玉貔貅和三号桥火葬下被镇压的凶物有关,玉像一触碰到畜生道的土地就疯狂吞吸,由此可见畜生道里的阴土精华对三号桥火葬场下的怪物非常重要,应该能够助其恢复实力,甚至有可能帮它破开封印。”阴土精华对凶兽有大用,对我来说应该也能产生一定的作用。

    手握墨玉,意念钻入其中,我刚想要将那粒土黄色的珠子取出,貔貅像中忽然传出一声直达我灵魂的兽吼!

    似乎有一头十分凶残的意念盯上了我,在警告我不要乱动。

    “仅仅是一道残念也想拦我?就算你的本体出现在我面前,恐怕也要掂量一下才行。”墨玉貔貅中那道意志反抗的越强烈,越能说明这东西的宝贵。

    我也懒的跟它浪费时间,调集血狐的杀意,再配合自己的意志硬生生将其压服,而后从玉兽嘴里取出珠子。

    “取是取出来了,然后怎么办?直接吃掉?”我将其放在掌心,尝试着催动鬼术,阴气靠近土黄色珠子,与其交互,从中剥下一丝丝淡黄色的特殊阴气融入我的身体里。

    这一丝来自畜生道的阴土气息进入我身体后,脾窍渐渐的开始发生某些变化,就好像一粒被冰封的种子,正迎来春天,焕发出全新的生机。

    “有效果。”

    我不慌不忙,有条不紊的吸收着,大约在土黄色珠子还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身体内脾窍的位置传来一声清响。

    好像是抖落了凡尘,那种挣脱了束缚的感觉,让我精神为之一振。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我身上的暗疾几乎全部被修补,气血旺盛,浑身有用不完的精力。

    脾为后天之本,主运化,生气血。脾窍一开,我周身经络连为一体,再无丝毫闭塞之感。

    握紧拳头,神念通达,若不是夜深人静,我真想大喝一声。

    一缕缕先天真气自打开的脾窍中涌出,五脏五窍,已经打开了四个,我有预感,当最后一个脏器窍穴打开,自己的身体会发生质的改变。

    窍穴中的真气汇合在一起,奔流在经络之中,涌过一个个穴位,一息之间就流转全身。

    一呼一吸为一息,神念静若止水,无极之静而生太极之动,真气自然运行,落入双腿之中。

    福临心至,我起身站立,双脚落地,真气澎湃,我好像踩在大海波涛之上。

    呼气,吸气,每一次循环,双脚都能产生灼热之感,当真气运行过第九个周天后,双脚的经络、穴位全部打开,一股从大地之中升腾起的气流通过双脚涌入我的身体。

    “饮地阴领气上升,吸天阳沉气下降,以天地之精气,补养人的气血,这便是妙真道踵息之境。”

    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不知不觉,我的道术境界,已经不可小觑。若是在道门之中,也可被称呼一声真人。

    双脚踏地,气息不绝,到了这个境界,我已经能够无负荷的使用上乘符箓了。

    “踵息之上为辟谷,也是天师之境,我现在的道法境界应该和当初的陆尘不相上下了。”

    道法无常,就算是同一个境界,差距也会极大。

    不过我根基雄浑,真气如波涛,连绵不绝,就算在踵息境界,也可以算是最强的那一类。

    “真气比之前提升了一倍,脚踩大地,气息循环,心境也发生了某种变化,华夏道术果真妙不可言。”头脑清明,对于杀意的控制也自如随心,识海中吞食执念残留的负面情绪被牢牢镇压,血狐杀意转化执念的速度更是快了三四倍。

    “这种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强的感觉,还真不错。”胸口被我亲手挖开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一部分,血狐纹身变得更加生动明艳。

    脾窍突破带来的变化还没有结束,脾胃乃阴中至阴,溢出的真气也散发着一丝冷意,和我阴脉中的阴气相互呼应,调和内脏,让体内的鬼术和道术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

    穴窍中流淌出真气越来越多,好似初春冰河消融,一阵阵破裂之声过后,脾窍彻底打开,一副模糊的记忆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当中。

    类似的场景我已经遇到过很多次了,每次道锁打开,都会有遗失的记忆重新浮现。

    意念沉浸于识海,那副模糊残缺的记忆画面慢慢打开。

    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黑色长街之上,倾倒着两具尸体,这两人穿着各不相同,身高体型也完全不一样,但是两人身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点——他们都佩戴着阴间秀场的纸人面具。

    鲜血浸透了面具,纸人好像在笑,画面中的我就站在两具尸体旁边,踩着粘稠的血液,目光冰冷。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我背对着尸体,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没过多久,一个披着血衣、好像疯子般的高瘦男人默默从黑暗中走出,他露在外面的皮肤保养的非常好,同样佩戴着纸人面具。

    “如果我不愿意帮你呢?”血衣人的声音很中性,听不出男女,给人的感觉很奇怪。

    “不愿意帮我,你就只能变得和它们一样了。”记忆画面里的我,踢了踢旁边刚死没多久的尸体:“我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懒得再动手,所以你现在才能站着跟我说话。”

    血衣人似乎是真的在思考我的话,过了许久才开口:“你想要我帮你什么?”

    “处理掉这两个秀场主播的尸体,留下线索,不要让别人怀疑到我的身上。”

    “你想让我替你顶罪?!”血衣人声音一窒,很快明白过来。

    “这世界上谁又能让我认罪?”画面里的我走向血衣人:“我这么做自有道理,如果你同意的话,他们两个从秀场兑换的东西,你全都可以拿走。”

    “我需要一个解释。”血衣人的声音就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的一样。

    “如果未来有一天,我们还能在深层梦境相见,你会明白一切的。”

    画面轰然破碎,意志退出识海,我呆呆的坐在的诊所一楼,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脾窍打开后出现的记忆片段,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原来击杀了另外两个秀场主播的凶手,不是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