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我才不和你谈恋爱 > 第79章 谈恋爱
    谢听雨最后是被徐修其抱回屋里的。

    她迷迷糊糊地躺在他的怀里, 头发湿答答地贴在脸上, 不知道是汗液还是泪水, 她眼帘重重地合上, 用最后残留的意识小声问责他:“我讨厌你。”

    徐修其在她唇上落下很轻的一吻, “嗯,我喜欢你。”

    隔天醒来的时候, 谢听雨是被疼醒的。

    后背火辣辣的,腰酸得要命, 稍稍一动,腰间的神经牵扯出痛意, 谢听雨差点被疼的叫出声来。似乎察觉到她醒来, 在她背后抱着他的徐修其动了动, 贴在她的脖颈处低声道:“醒了?”

    谢听雨张了张嘴,说话时才发现自己嗓音沙哑的可怖,“疼。”

    “师兄帮你揉揉,哪里不舒服?”

    谢听雨一把拍开他的手,她抱着被子坐了起来, 左右张望四周,并没有找到她的衣服, 或许是扔在了昨天的那辆车上,或许是被他从车里扔了出去,落在车库的某个角落。

    她也懒得去找了。

    地上有徐修其的衬衣,谢听雨几乎是趴在床上,捡起了他的睡衣, 简单的一套之后,她就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镜子清晰敞亮,谢听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头发乱糟糟的,脸色憔悴,眼睑处一片乌青,双唇没有丝毫血色。她拨了拨头发,藏在凌乱碎发下的是她白皙的脖颈,只不过此刻脖子上印着斑斑点点的红印。

    她把领口扯开,入目看到的红印更甚。

    谢听雨在原地反复深呼吸,调整好心情之后,她弯腰拿起牙刷准备刷牙,弯腰的瞬间,腰上的酸胀感袭遍全身。

    双腿瞬间无力,差点儿跌倒在地上,幸好她眼疾手快地双手撑在洗手台上。

    缓了好久之后她才缓过来,慢腾腾地刷牙洗澡洗脸,洗漱完毕之后,换上自己放在这边的衣服,徐修其已经不在床上了。

    谢听雨走出房间,听到楼下厨房里发出油烟机呜呜作响的声音。

    谢听雨站在走廊上往下看,“师兄,我的包呢?”

    “什么包?”

    “我昨天带了个包,大象灰的brikin,包上还系了条蓝色的丝带,那个包呢?”

    “在车上。”

    谢听雨原本还想把包拿了再走的,结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连去拿包的欲望都没有,脑海里全部都是昨晚在车上的情节,她被他压在方向盘上,苦苦求饶无果,哭着咬着他的肩膀,车厢里有缱绻暧昧的气息。

    她没动,叫他:“师兄,你帮我去拿一下我的包。”

    “车钥匙在床头,你自己下去拿就好。”

    “我不想去,”谢听雨语气硬邦邦的,“你帮我去拿一下吧。”

    徐修其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异常,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抬头看她,她神情淡淡,只是脸上有着很明显的倦意,隔得太远,他看不太清她眼神的细小变化。

    但总觉得,她的心情不是很好。

    谢听雨的心情当然不好,昨晚在车上确实刺激,但比起刺激,更多的是狼狈,烦躁,生气。

    她真的不喜欢在车上。

    随便哪儿都好,只要不是车里。地方太小,束手束脚的,腰抵在方向盘上,酸的要命,下半身也酸酸涨涨的分外不适,她现在有种身体不属于自己的感觉。

    很烦。

    谢听雨烦躁的从徐修其手里接过包就出门了。

    徐修其拉住她的手,他已经看出了她的不开心,低声哄她:“怎么了,谁惹你了,师兄帮你出气。”

    “你。”谢听雨神情怏怏,“我杂志社还有点儿事,先走了。”

    徐修其:“羽毛。”

    谢听雨转身过来,面无表情地说:“不要叫我,我现在脑海里想的全是刑法,我在道德和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

    徐修其:“……”

    ·

    谢听雨原本也没怎么生气。

    主要是她忙着忙着,自己气就消了,而且说实话,她要真是不愿意在车上,徐修其哪还能真的强迫她,这些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但就是,她身子稍稍一动,全身上下都跟脱骨了似的。

    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

    谢听雨的心里就又不怎么畅快了。

    她一般心情都不怎么会有大起大落的时候,也很少不开心,即便不开心了,自我安慰几句,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只是身体特别不舒服,全身都是那种酸胀感,每当她忘记那晚的事情,自己的身体就会提醒她,

    ——徐修其企图榨干她的行为。

    谁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的?

    谢听雨顶着浑身不适的身子,还要每天跑外勤任务,结束任务之后,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趴在办公桌上,揉了揉腰,忍不住向徐修其控诉他的行为。

    谢听雨:「师兄,关于那晚你有什么感触和想法?」

    发了消息之后,谢听雨把刚买的三明治拆开,塑料包装袋在她的手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她咬了口三明治,手机一震。

    徐修其:「你的体力,似乎不太行。」

    谢听雨:“……”

    不是我体力不行,而是我真的要被你榨干了。

    谢听雨拿手撑着下巴,「请你注意,你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更年期少女。」

    「这位少女最近非常敏感。」

    徐修其:「我也非常敏感,今晚适合见面。」

    谢听雨:“……”

    这个男的为什么满脑子黄色废料!

    果然开荤之后的男人都不是男人,都是禽兽!

    谢听雨深吸了一口气:「我先在受不了委屈,你要是欺负我,我就和你分手。」

    徐修其:「我疼你还来不及。」

    谢听雨:「那要是有人比你更疼我呢?我是个很容易就被诱惑的人。」

    徐修其:「怎么诱惑你?」

    谢听雨:「男色,金钱,这些都很容易诱惑到我。」

    徐修其:「你在暗示我什么?」

    谢听雨:“……”

    你果然已经禽兽到这种地步了吗?无论什么话题都可以往那方面聊?

    谢听雨一把把手机屏幕压在桌子上,她拿过三明治又咬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谢听雨,有人找你。”

    “谁啊?”她放下手上的三明治,拍了拍嘴边的面包渣,起身走过去接起电话,前台小姐的语音温柔,缓缓道,“是谢特助吗?”

    谢听雨:“是我。”

    “楼下有位齐女士找你。”

    谢听雨:“齐女士?”

    “是的。”

    谢听雨心里一惊,“行,我马上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谢听雨回到位置上拿出化妆包,自从工作之后,她渐渐地也开始化妆,化妆技术越发熟练,办公室也会放着化妆包以备不时之需。

    她去洗手间补了个妆,确定自己今天穿的干净大方之后,下楼,找到了那位齐女士。

    出了电梯之后,她走到大厅的休息角,休息角早被咖啡馆侵占,里面摆了十几张小沙发供人休息,蓝调音乐轻缓响起,有醇香好闻的咖啡香飘浮在空中。

    谢听雨甚至都不用去问,就知道哪位是“齐女士”了。

    她身上的雅致气韵是几十年的家教涵养培养出来的,徐修其的眼睛和他母亲的真的很像,薄薄的一层双眼皮,眼尾微往上翘,脸上没有什么情绪的时候,给人一种清冷疏离的孤傲感。

    谢听雨点了两杯牛奶走到她面前的空位上坐下。

    齐美玲看向面前的女生,“你是……”

    “阿姨,您好,我是谢听雨。”谢听雨把手里的牛奶递到她的面前,“这里的牛奶挺好喝的,您尝尝。”

    这家咖啡馆主要是以方便快速为主,就连咖啡都是用纸杯装的,店里有的咖啡也就美式和拿铁,谢听雨想了想,于是按照叶婉的口味给徐修其的母亲买了杯牛奶。

    齐美玲清冷的脸上瞬间揣上笑意。

    她双手捧着牛奶,喝牛奶的时候目光忍不住偷偷地打量谢听雨。

    眼前的女生无疑是漂亮温婉的,眉眼温柔,盈盈弯起的时候勾出一片潋滟笑意。她画着浅淡的妆,眼线也只在眼尾轻轻地勾了一笔,她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明媚感。

    怪不得。

    怪不得她眼高于顶的儿子会喜欢她。

    这样一个就连微笑都容易让人心动的女孩子,怪不得徐修其会深陷其中。

    齐美玲笑了下,她放下牛奶,问她:“你之前见过我吗?”

    “没有,”她摇头,她谈吐大方,“徐师兄的眼睛和您的很像。”

    齐美玲的眼里闪过喜色,她看着眼前的女生,越发喜欢。

    两个人聊了没几句之后,齐美玲突然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来,谢听雨看着被缓缓推过来的支票,嘴角抽了抽。

    不会吧?

    她的嘴开过光的是不是?

    师兄!

    你妈妈拿着支票要让我从你身边离开了!!!!

    突如其来的金钱诱惑……

    谢听雨刚想开口拒绝,却听到徐修其的母亲苦苦哀求她:“我给你五千万,你能和徐修其结婚吗?”

    “……”

    谢听雨:“???”

    这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

    后来谢听雨没和别人提过这件事,就连徐修其都不知道他的母亲来找过她。

    直到又过了一年的夏天。

    徐修其提到这件事:“我……妈,她找过你?”他就连提到那个字眼都分外陌生。

    彼时两个人参加完一场婚礼,是谢听雨同事的婚礼,覃城这边的婚礼大部分都在晚上办,但她那位同事来自北方,据说他们家乡的风俗是在白天办婚礼。婚礼结束之后,几位同事又拉着她不让她走,大家都喝了酒,她也喝了一点儿,但不至于醉。

    只是其他人都醉了,拉着她哭诉:“我都二十九了我怎么还没有男朋友?”

    “我和他在一起五年,说好了要在明年结婚的,可是我俩却分手了。”

    诸如此类的话题。

    谢听雨温声安慰着他们,再又找人送他们回家,等到都送完之后,将近五点多了,恰好徐修其来接她,两个人于是找了家烤肉店吃饭。

    烤肉店里,谢听雨在菜单上勾勾画画,因为离家近,她甚至还点了几瓶啤酒,点好菜单之后递给服务员。烤肉店有两层,他们在二楼,空调刚开,丝丝缕缕的冷气吹拂热浪。

    谢听雨稀松平常地点头。

    徐修其:“她找你,说了什么?”

    “就普通的聊天。”谢听雨只字不提支票的事情。

    可是徐修其哪里是她能蒙混过关的对象,他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笑意出来,“她给你支票了?”

    谢听雨没说话。

    徐修其似乎是知道了,至于他是从哪儿知道这件事的,她也无从得知。

    徐修其挑了挑眉:“为什么不要?”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给我支票吗?”谢听雨问他。

    徐修其脸上的笑比冷气还要冷冽:“让你和我分手。”

    谢听雨摇头,“不是的,她让你和我结婚。”

    徐修其明显怔住了,他很显然被触动到了。

    他们坐在窗边,远处日暮晚霞渲染天空,他望向夕阳的眼神多了几分怅然和若有所思起来,谢听雨伸手,握住他的手,在熙攘的烤肉店里,温声说,“她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那天的交谈很愉快。

    谢听雨送齐美玲离开的时候在想,怪不得徐正其那样的阳光开朗,也怪不得她的徐师兄那样的清淡寡冷。

    他有位很好的母亲。

    但她并没有在合适的时机给他很多的母爱。

    所以谢听雨说,她是个很好的人。

    但这对于徐修其而言,也已足够。

    没一会儿服务员便把牛肉都拿了过来。日色渐晚,烤肉店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边上的桌子上坐了一家四口,似乎是龙凤胎,男孩儿和女孩儿坐在一起。

    小孩子总归是闹腾的,两个人在烤肉店里打闹,突然撞在了谢听雨的腿上。

    小姑娘粉雕玉琢的,奶音可爱:“姐姐。”

    谢听雨被她撞了下,手里举着的酒杯一晃,有明褐色的液体溅在她的户口上,她也不太在意,拿过纸巾擦了擦,接着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你乖乖地坐在位置上,姐姐就给你糖吃好不好?”

    “好。”小姑娘好哄,接过糖就会到位置上坐下,边上的父母朝她投来感谢的目光。

    徐修其回过神来,他拿过叉子给她烤肉,烟雾缭绕,他清冷瘦削的脸也被吹的柔和了几分:“怎么你都这么大了,还是喜欢吃糖?”

    谢听雨说:“吃糖会开心啊。”

    他把烤好的肉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淡笑道:“还是个小孩儿。”

    谢听雨隔着飘飘渺渺的烟雾对他笑。

    中途徐修其去上了趟厕所,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只白色的购物袋,里面塞的满满当当的。

    谢听雨:“你买了什么啊?”

    “糖。”他递了过来。

    谢听雨打开一看,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糖,水果糖、牛奶糖、硬糖软糖都有,还有巧克力。她翻翻找找的,突然笑出声来,“你怎么买这么多糖?”

    徐修其挑眉反问:“不是说吃糖会开心吗?”

    “那你买这么多……”话虽是埋怨,但语气总归是开心的,欣喜的。

    谢听雨的手撑着下巴看着他,她中午的时候喝了两杯红酒,原本酒量就不好,刚才还又喝了半瓶啤酒,酒劲缓慢地卷席脑海,她整个人都醉醺醺的,或许是真的醉了,她一直都对着他灿烂地笑,温柔地点头。

    不远处的天边悬挂着的圆月皎洁。

    后来结完账离开的时候,是徐修其背着她离开的。

    夜晚马路上行人纷繁,这座城市始终热闹酣畅,街头的霓虹灯璀璨绚烂,年轻男女们脸上挂着属于夜晚才有的放纵的笑。

    烤肉店离他们住的小区并不远。

    两个人就是步行过来的,此刻,徐修其也背着她回去,不仅背着她,他的手里还多了一大袋的糖,随着他走路动作,塑料纸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谢听雨的身上有股很淡的酒香。

    她贴在他的耳边,呼吸声匀速缓慢。

    徐修其以为她醉了,可她突然说话,咬字清晰无比,“师兄,今天姜梦姐结婚了。”

    “嗯,我知道。”

    “她原本要把捧花扔给我的,可是大家都说我有你了,还要什么捧花?我觉得他们说的很对,所以就把捧花让给他们了。”谢听雨似乎又是醉的,她脑袋晕乎乎的,说话也没什么逻辑,“宋橙今年相了三次亲了,她问我,为什么她找不到男朋友。”

    “我们办公室一共十三个女生,五个已婚的,剩下的八个,除了我全都是单身。”谢听雨笑了,“她们也谈过恋爱,但是都分手了,有的谈了几个礼拜,有的在一起很多年,可是都因为各种理由分手了。”

    分手的理由千奇百怪。

    你为什么没有一个固定的休息时间呢,非要我迎合着你的休息时间;我喜欢打游戏而你却认为打游戏浪费时间;你为什么总被着我和异性聊天呢……

    有的时候,分手的理由冠冕堂皇。

    但也有的时候,分手的理由无力至极——

    我们在一起太久了,久到我甚至在面对你的时候不再有激情;和你生活的日子太平淡了,我找不到任何一次心动,甚至也记不住你曾令我心动的时刻了。

    太多的理由太多的借口,无非是为了掩饰那一句——我不爱你了。

    可说一句我不爱你,却又那么难,所以大家都在找借口。

    谢听雨在这一天见证了一场婚礼,带着朝露的白玫瑰在阳光下开放;也见到了无数人落泪痛哭失去的爱情,眼泪随着浮上脑海的酒意汹涌而出;见到了温馨普通的一家四口,生活琐碎艰难但在彼此的一个眼神里便又消殒。

    她抱着他的脖子,轻声叫他:“师兄。”

    “我在。”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在一起这么多年,从大三到现在,她毕业两年,已经四年的时间了,谢听雨一直都不明白,“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我性格敏感、善变,坏毛病一大堆,偶尔还会对你发脾气,所有的负面情绪一股脑儿地都往你身上洒,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

    外貌身家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值一提,而你这样的人,如果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生,我绝对不是你的最佳选择。

    那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

    谢听雨想不明白。

    徐修其掂了掂她,小区里的林荫道上,地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有蝉鸣声渐次响起。他背着她,脚步坚定地往前走,嗓音带笑,说:“什么都喜欢。”

    “敷衍。”

    “是真的什么都喜欢。”他的目光向前,嗓音轻飘飘的,却郑重其事地说,“即便连你生气都会觉得你很可爱,因为我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甚至超过你的父母,所以你才会把所有的小情绪都展露在我的面前,那一刻不会因为你的不开心而心生烦躁,会忍不住把你抱在怀里,想,如果我在你身边,一定不会让你受到这些委屈。”

    “我应该一直在你身边的。”徐修其把她放了下来。

    面对面站着,他双手捧着她的脸,谢听雨的脸上不知何时已满是泪意,他温柔地帮她擦去眼泪。

    他的眼神被月色浸泡,眨眼之间便是点滴温柔,他嘴角往上勾起,脸上浮起丝丝缕缕的笑意,“在我眼里,你温柔、善良又大方,世界上所有有关于美好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你。”

    “真是要命……”他低叹一声,眼里带笑,却又流露出几抹无奈,那是一种对命运的无奈折服,也是对她的,“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要命。”

    旁人或许会因为各种理由和原因而分开,

    但在我这里,我和你不会分开。

    世人多偏见,认为人这一生有无数次的爱情。

    但我身为偏见世人中的一员,自私且狭隘地认为,

    ——我这一生,只在你身上一次又一次的爱过,

    这么多年,我在每一个日升月落里,反复地爱着你。

    我一生只爱你一人,只为你拥有无数次的爱情。

    我是徐修其,我这一生的爱情,永远都属于你——谢听雨。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部分,全部完结,明天开始更新婚后番外,以及哥哥番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