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分手 > 第81章 番外一·蒸包子记1
    夏梦发现自己怀孕当天恰好是邱天新电影首映, 中秋佳节开始头一天, 万家团圆的时候。

    电影在一周之前开启预售, 因为顶着穆子川的活字招牌, 加上路演跑得多, 片子热度口碑都是同档期中最好的一个。

    预售早早破了亿,观众期待都极高,得知院线给出直逼五十的排片后,夏梦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可人的欲望就是无穷无尽,越是逼近首映当天, 夏梦就越紧张, 期待着明天一早票房大爆,又害怕票房达不到期望。

    首映前一天夜里没法睡,就是眯一会儿的想法都没有, 职业生涯进行了这么久, 忐忑的感觉像是回到了第一年。

    踹一脚邱天他们,得到的也是同样的答复, 只有身经百战早已麻木的穆子川,抱着两手往椅子一靠,呼噜都打起来了。

    零点场要举行活动,地点选在市里最具代表性的影院, 片子的所有主创悉数参加, 夏梦开了个后门, 让自己工作室的艺人们也一道过来。

    每个人都是盛装出席, 不喜欢涂脂抹粉的她也化了个妆, 已经刻意低调,香槟色一字肩长裙,随便搭的系带高跟,出场的时候还是艳惊四座。

    她现在也算是明星经纪人,一旦出场颇为瞩目。可惜出名的方式不仅仅是因为手底下有红人,反倒是因为自己的一场婚礼圈了不少粉。

    夏梦觉得自己和以往根本没什么变化,只不过嫁了个有钱人,就好像一下子镀了层金光,怪不得圈内一堆家境普通的硬卖二代人设,市场喜欢嘛。

    媒体对夏梦的好奇还是围绕她先生身上,一个是谁的问题翻来覆去问过好多回,夏梦总是能讲话题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新来的挡箭牌是夏雪,她的网剧结束,不出意料的小爆了一场,现在是众多小花里比较出挑的那一个。

    夏梦有意给她放一个假,让她和邱天一道在热门的真人秀节目里做嘉宾,旅旅游,散散心,剪好赶上春节档,开过年来趁着热度接个好点的戏。

    真人秀这类的节目,夏梦以前从来不让江绾绾去。一来江绾绾脾气不好,时间久了,容易露馅,二来要走高端路线,需要保持一点神秘感。

    跟江绾绾闹掰后,她的很多理念都被推翻,人设这玩意儿是不再炒了,返璞归真,就挖掘他们身上最本真的东西。

    夏雪有个不争气的哥哥,从小就是在一个需要自立的环境里长大的,她会照顾人,也很会看眼色,夏梦一点不担心她。

    夏梦比较的担心的是邱天小朋友,毕竟豪门大少爷,说起话来又没什么脑子,播出去很有可能会丢夏梦的脸。

    可邱天听到消息,哭着喊着拼命要上,夏梦气得要他自己去想办法,他转个身果然拉到帮手,也在节目里蹭了一个位置。

    夏梦再想想,其实观众对男演员普遍宽容,邱天长得这么可爱,就是再怎么不靠谱,卖个萌的功夫就被原谅了。

    夏梦将话题成功引到夏雪这里后,找了个机会偷偷开溜。恰好穆子川已醒,两个人一起绕到后台做最后的准备。

    夏梦婚礼那天,穆子川当然也来了,没有上演什么旧情人见面痛哭流涕的场景,更没有抢亲,只是见到的时候稍显尴尬。

    毕竟他曾经是那样的欣赏过她。

    今天见面,也仍旧不太自然,晚宴的时候人多口杂,两个人没什么机会凑到一起,自然也就没有说话的机会。

    现在一下子走得极近,那种致命的不和谐感就开始蔓延了。夏梦一只手拿包,另一只手就不知道放哪,想来想去,两只手一起拿算了。

    过了好一会儿,穆子川才开口,问:“最近还好?”

    夏梦点头:“还不错……你呢。”

    穆子川说:“还那样,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

    夏梦:“……哦。”

    穆子川说:“蜜月去的哪?”

    “结婚当蜜月了,没什么地方好去,也都忙。”

    两个人都想不出什么话,一时沉默如寒冬的深夜。

    地上一处地毯接缝翘起来,夏梦没看见,一边脚被绊了下,整个人都往下掉。幸亏穆子川扶了一把,一手捞着她腰拉她站起来。

    “注意点。”确定夏梦站好,他立刻收回手。背后忽的有人喊他,他应一声,说:“我先过去,一会儿台上见。”

    两个人都松口气,夏梦笑:“好啊。”

    这么尴尬又僵硬,真是想不出来如果真的成了恋人会怎么样。

    一个是绝对的艺术家,除了醉心创作其他全然不会。一个是当仁不让的工作狂,除了工作对生活上的事也是一窍不通。

    勉强在一起,要磨合要迁就,说不定会爆发很多的争吵。很难想象一旦日子过成了这样的拉锯战,还要怎么继续。

    而官泓就完全不一样,跟他在一起不用思考太多,只要享受。

    这么想着,夏梦越发觉得官泓好。说曹操曹操到,正对面,官泓拎着一个饭盒站得笔挺。

    什么时候来的……刚刚的事是不是都看在眼里了?

    夏梦拎着裙裾,一阵小跑过去,挽上他胳膊晃了两晃,有意忽略他黑沉的脸:“什么时候来的?”

    官泓:“来得不早不晚,正好看到你和别人卿卿我我。”

    夏梦:“……”

    官泓扫过她如玉般光润的肩和线条修饰下细窄的腰,说:“不是说好了不穿这么修身露骨的衣服的?”

    “……”夏梦扁嘴:“我这已经很保守了。”

    官泓垂眸看她:“你真的这么觉得?”

    夏梦觉得一阵冷风吹过,脖子后面凉飕飕的,说:“你能不能别借题发挥,刚刚我要摔了,人家是为了扶我。”

    官泓点头:“你要是穿职业装平底鞋,首先这个问题都不会有。”

    夏梦:“……以前说好互不干涉对方工作的吧?”

    官泓一笑:“你也知道是以前?”

    夏梦:“……那你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连我穿衣风格都要插手。要是你老婆以后正式进军娱乐圈怎么办,亲热戏还拍不拍?”

    官泓立刻拧眉,夏梦得意洋洋的,以为他会上头地说“你敢”,谁知道他话锋一转:“你都要三十了,还有人请你拍戏?”

    “……”夏梦一点脾气都没有,连抬杠的机会都没了。

    “女演员生命周期那么短,你现在顶多演个妈妈吧。”

    夏梦:“……”

    “你要母性这么强大,还不如直接当妈妈了。”

    夏梦被呛得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而更重要的,她忽然开始回忆自己上个月是哪一天来的大姨妈。

    这个月又该是哪一天来……按照日期,好像是过了一两天,但女人的日子早一点晚一点都很正常,所以……应该还没那么巧吧?

    官泓牵着她手去一边找坐,知道她今晚要熬夜,特地回去做了份宵夜。端出来往她面前晃半圈,香味扑鼻。

    夏梦把那些有的没的的事全抛之脑后,伸手要端过来,说:“好香哦,快给我吃一口,为了你这份夜宵,我晚饭都没敢多吃。”

    官泓却抱到自己身前,说:“你以后还跟不跟人聊骚了?”

    夏梦怔了下,委屈巴巴:“谁跟人聊骚了,那是不小心——”

    官泓板着脸,依旧问:“你以后还跟不跟人聊骚了?”

    “……”夏梦吸吸鼻子,好想吃:“再也不敢了。”

    官泓哼出一声:“刚刚还真是跟人聊骚啊,你胆子真肥呢。”

    “……”夏梦打他:“你坑我!我不管,我要吃!”

    官泓手往旁一送,还没完呢:“喊老公。”

    胆大包天,结婚数日,老公还没喊过。

    夏梦看着身边来往的工作人员,真要在这种地方吗?

    夏梦苦着脸:“干嘛一定要喊老公?”

    官泓问:“那你还想喊什么……不许喊狗蛋!”

    夏梦忍不住又苦又笑:“狗蛋很好的,我很喜欢狗蛋。”

    官泓实在纳闷:“狗蛋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夏梦认真说:“我以前邻居养了一条狗,叫狗剩,我特别的喜欢它。”

    “……跟我有关系?”官泓无奈。

    “后来我遇见你,特别的喜欢你,你就是狗剩第二,叫狗蛋了。”

    “……”官泓不准备把话题跳过去:“喊老公。”

    夏梦糊弄不了他,左顾右盼,确定没人看到她,最终乖乖从命:“老公。”

    “大点声。”

    “老公。”

    “带点感情。”

    “老公。”

    夜宵塞进了夏梦手上。

    夏梦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官泓想了一想,觉得更加不对劲。

    以前费尽心机让她喊老公她都不肯,如今一个夜宵就收买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还不如夜宵?

    因为电影主创要来,电影的零点场满座。夏梦跟着一众主创压轴出场,寄语电影可以取得佳绩。

    下来的时候,在前排找到官泓,他贴心地抱着一桶爆米花,等她坐下就搁到她的怀里。

    电影励志又温馨,看到后来,电影院里是笑声夹杂着哭声,所有人都被电影主人翁的一举一动所影响。

    官泓仔细看完,觉得邱天确实有演戏的天赋,当初的力保尽管是一场冒险,但幸好结果还算不错。

    他用胳膊支了支一边夏梦,想问问她的专业意见,推了半天没反应,转头一看,她居然睡着了。

    被喊醒的时候,夏梦都觉得纳闷,明明早几个小时还忧心忡忡,怎么一到点就困得不行。

    跟邱天他们谢幕的时候就一连打了无数个哈欠,牵着官泓的手一心只想着回家回家,回家睡觉。

    一坐到车上,沾着椅背就开始昏迷,官泓一边拉她进怀里一边咕哝:“……有这么困吗?”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头,想说真的困死了,前所未有的累,嘴巴张阖着,也不知道到底说没说。

    回到家里,完全醒不过来,赖在官泓怀里让他一路抱上了楼,再抱进房间,脱衣服穿衣服。

    “不刷牙洗脸洗澡了?”官泓摸着她脸道。

    夏梦摇着头,还嫌他吵,转个身,将脸埋进枕头里。

    “哎……你还没卸妆呢。”官泓去拦着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红色唇膏染在丝缎的整套上。

    官泓没辙,说:“那要不然我抱你去洗?”

    夏梦闭着眼睛翻过来,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官泓啧了声,俯身又去抱她:“上辈子欠了你的。”

    夏梦迷迷糊糊上了个厕所,又迷迷糊糊泡了个澡,期间感觉一双手在脸上身上游走,之后就被热腾腾的水泡得……美美睡过去。

    一觉醒来,太阳升得老高,夏梦看了眼一边的时钟,吓得一下坐起来:“啊啊啊啊……怎么都十一点了!”

    官泓听到声音,穿着围裙赶紧来,夏梦狠狠瞪过他一眼:“干嘛不喊我,晚上有首映礼,我要早点去准备的!”

    官泓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按她坐下来,说:“不许去。”

    夏梦:“为什么!”

    官泓说:“两个消息要告诉你。”

    夏梦:“什么?”

    “第一个,电影票房接近三个亿了,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刷新纪录。”

    夏梦听得心脏砰砰跳,说:“天哪,我可能需要速效救心丸。”

    “不,你需要多休息。”官泓揉了揉她肩膀:“因为第二个消息是,你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