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咦,男神好像在撩我 > 第90章大结局
    徐巍说“要毕业”的时候,纪苒柚想着还有一年。

    当真的进入大四之后,当《仕杀》第三部从零字到二十万字再到五十万字系列收官之后……

    二复V:转眼又六月,为什么时间总在凝视处驻足, 不经意间连滚带爬。【二哈】【二哈】

    《仕杀》剧组一月开机, 此时已经进入后期宣传。作为编剧的二复,微博粉丝已经跳到五十万,沙发比以往更加腥风血雨。

    黛比比比比:没狗粮!差评!到底什么时候婚礼!我要当伴娘!!

    最强王者在此:所以今晚白兰影视节开奖,二爷会去吗?二爷你要不然别去……冲你曾经月见黑, 你出一次门男神就要换一次锁的频率, 万一《仕杀》可以拿奖, 你一去,就没了。

    小葡萄大葡萄:楼上别这样,我还是站《仕杀》,毕竟二爷的功力加西瓜的演技, 很无敌。

    我在想清华好还是北大好:你的意思是西瓜无颜吗?别忘了我西瓜是二爷钦点女一, 郑美人人设北方佳人貌美碾压。

    七个核桃:切, 靠XX上位的小花旦能有什么演技?你信不信一个才出道的小演员可以被一票千万粉的大咖关注?反正《仕杀》版权一卖,我就觉得二爷毁了,《仕杀》也毁了,谈毛线拿奖。

    用菜油卸妆试试:@七个核桃,您的目光是不是太狭隘了?二爷不算腕么?还有星叶大魔头,男神……人家起点高不行?为什么要卖惨人设艰难上位?

    ……

    越到后面,偏楼越严重。

    纪苒柚索性放下手机,对同一个化妆间的沈言曦玩笑道:“要不待会儿你卖卖惨,说说筚路蓝缕多不容易?”

    “得了吧,”镜中的女子眉目如画,眉心一颗红痣被朱彩微微勾勒出来,衬着一双盈盈大眼,美得清纯漾人,偏偏说话却是,“我爱怎么就怎么关她们什么事儿,多说几句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

    沈言曦话锋一转,意味深长道:“不是我想说话,就可以抢过话筒。”

    纪苒柚正在回顾沉微信,听到他说“有事儿估计来不了”,一时失落也没在意某人话里的玄机……

    ………

    晚上七点,白兰影视节正式开启。

    虽然没和沈言曦她们一起走红毯,还专门选了团队的角落席,但纪苒柚落座后,陆陆续续仍有不少□□大炮扫过她的脸投在大屏幕上,她笑意吟吟朝镜头挥手,妆容精致五官明艳,尤其两颊若隐若现的小酒窝,引得不少导演感慨——为什么二爷不靠脸吃饭?

    随着时间推移临近颁奖,会场人越来越多。纪苒柚余光瞥见自己才粉上的综艺男神进场,格外迷妹心态地去要了签名。回座位的路上,便听见——

    “听说咿呀影视部要并入寰宇,是真的吗?还是为了《仕杀》炒出来的热度?”

    “不知道,反正咿呀和寰宇都让我感觉蛮玄幻,你敢信董事局主席只有二十出头。”一个小花旦接了同伴的话,低声道,“之前一次大饭局我遇上过,真的……颜高腿长,那眉眼那股子清冷气,真真勾人。”

    “不是说顾总和二爷在谈恋爱?”

    “校园爱情能有多长久?我之前还看到顾总和霍星叶走在一起呢……你没见二爷已经很久没更狗粮博了,估计分了也不一定……诶诶小声点,二爷过来了。”

    “……”

    纪苒柚笑着像她们致意,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神色,看不出什么情绪。

    ………

    窸窸窣窣的人声淡下去,颁奖礼很快开始。

    第一轮的影片选展中,枪战片和战争片不在少数,导演都是老一辈杠把子,把枪林弹雨中硝烟滚滚的磅礴渲染得淋漓尽致,大起大落,气吞山河。

    纪苒柚看得动的同时,几乎对获奖不抱希望了——寰宇影视是《仕杀》的第一投资人,顾沉兼任制片自然是以纵容她为原则。在片场上,两人没少和导演正面肝起来——

    “二爷,这个逛古城的情节我觉得要删,一分钟的时长太长,会把先前营造的紧张氛围脱下去。”

    纪苒柚不肯 :“在古城这个地方美人会买一只发簪,后来她帮老洛挡刀的时候,这个发簪应该会有一个特写来照应。”

    导演:“可是观众和组委会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一部电影更重要的应该是情节性和故事性。”

    纪苒柚“嗯”一声:“我们可以减,但我不愿删。”

    顾沉:“那就不删。”

    “二爷,你看看这个刺杀的镜头我们要不要改成射箭,因为箭在空中的轨迹可以用特效放大两次,进入胸口的瞬间可以渲染得很美。”

    纪苒柚:“可刀柄上有线索,你见过亲王皇帝赏赐尚方宝剑,你见过他们赏赐宁尚方宝箭吗?”

    导演:“……”

    期间,剧组还历经了一些人为事故,纪苒柚断断续续回学校修最后一门学分。甚至,连最后的成片,她都没来得及看——

    茫茫雪地,马车颠簸,路遇山丘,呼啸顿起。黑衣人铺天盖地而来,你来我往刀光剑影,郑美人着红色霞帔,见冷剑水眸骤惊,反扑到老洛身上那一瞬,沈言曦那个眼角情绪的流转,家国天下爱恨情仇好似都从那汪清澈的涟漪中瞥见,沉淀,定格。

    “最佳剧情片”“最佳视觉效果”“最佳原创电影歌曲”三项小奖揽罢,22岁的沈言曦凭借《仕杀》获得最佳女主角,成为白兰影视节最年轻的影后掀起颁奖礼第一个□□后,纪苒柚整个人都处于有点蒙圈的状态,四项了!《仕杀》竟然四项了!!

    现场开始爆出掌声和议论,纪苒柚想掏手机给顾沉发微信,结果摸到了自己大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穿着礼服,虽然现在看来,好像这礼服并没有什么用处——

    “最佳编剧奖的竞争尤为激烈,”地中海导演卖了个关子,回头看大屏幕,笑道,“主要是入围的大部分,在作者时期我就很喜欢……比如楚冰河《凡人传》,比如五十步五百步大大的《失落沙洲》,二爷的《仕杀》可是我当年亲眼见证的卖版权。”

    “什么当年,不就是去年吗!别卖关子,这都最后一个奖了!”下面有人起哄。

    立马有人接话:“就是就是!我站楚冰河……的妹妹,我站二爷!!”

    “我站二爷!!”

    “二复!”

    “二复!”

    “……”

    如说宁鲜花爆开的画面后方“二复”两字让纪苒柚不敢相信,那么,当加粗加大的“二复”下面,颁奖人“顾沉”出现处,她彻彻底底懵在了原地——

    这人不是说自己还在出差来不了吗?!

    这人不是说颁奖礼自己来玩就好了吗?!

    这人不是赔了礼道了歉说了“宝宝对不起”吗?!

    现场响起嘘声和此起彼伏的口哨声。

    沈言曦搡了两下纪苒柚,纪苒柚反应过来,扶住裙摆起身,摇曳生姿地朝舞台中央走去,灯光伴着她的步伐转移,一步两步,直到站定在他的旁边,白皙的脸颊染红一片。

    顾沉嘴角噙笑,照着台本把贺词念完,用那双抱过她、牵过她、搂过她、夜深时分擒她腕的大手捧了流光溢彩的奖杯,递给她:“恭喜你,二复。”

    纪苒柚接过,小指尾梢不经意扫过他的手侧:“谢谢顾总。”

    顾沉笑:“换个称呼?”

    纪苒柚“啊”一声,看他:“什么——”

    在自家小姑娘诧异的水眸下,顾沉脸上漾着和煦笑意,直接单膝跪地。

    他右手牵着她的手,左手掌心摊着一枚戒指,有钻有弧度,不太过华丽也不显朴素。下方是鳞次栉比的镜头和自带流量的各路明星,舞台上,他保持着这般虔诚的姿势仰面看她,低醇的声线透过唇边的麦传到会场各个角落。

    “之前的爆米花你说诚意不够,我就思量着要不要给你一个惊喜。我们认识不算久,又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

    “卧槽求个婚废话这么多!直接套上戒指亲一个!”楚冰河完全没有错失奖项的心塞,大大咧咧哄了起来。

    五十步五百步他们跟着肆意惯了,即便这是一个还算重要的场合,也跟着喊:“废话太多,套上戒指亲一个!”

    “亲一个!!”

    “亲一个!!”

    “……”

    顾沉眼角轻飘飘一扫,楚冰河那一团噤声。他牵着自家小姑娘发热的手,温柔地接着道:“我本来不该站在这里,或者说,我本来应该走上另一条人生轨迹……因为你,我开始——”

    说着说着,顾沉没了声音。

    纪苒柚睨着他,轻言细语问:“忘词了?”

    “是有点长,”顾沉承认得坦荡。在大家善意的笑声中,顾沉简明扼要地说:“反正我这辈子是你的,你这辈子是我的,我爱你,你爱我,全世界除了我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这么适合你,磨合你,知道你想要什么,知道你不想要什么,可以包容你的坏脾气,会给你做早饭,做你喜欢吃的很多很多东西,比如麻婆豆腐、鱼香茄子、红烧排骨……”

    楚冰河在下面小声对五十步五百步说:“五十步我告诉你,五个之内肯定答应。”

    五十步五百步:“不是还没说娶不娶嫁不嫁吗?”

    楚冰河:“嘘,听。”

    台上的顾沉背到第四个“清蒸鲈鱼”,第五个:“佛跳墙——”

    “我愿意。”纪苒柚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蓄满光,连连点头,“我愿意,我愿意……”

    “不过,”纪苒柚瘪嘴,“我最近好像长胖了,你确定戒指戴得进去?”

    “确定啊,”顾沉像是料到这回答般,一边给她戴上戒指,一边含着笑意,“我猜到你肯定管不住自己跟着那几个胡吃海喝不长胖才怪——”

    #这是大庭广众#

    #她只是谦虚谦虚#

    纪苒柚狠狠瞪他一眼,甩开他的手抱着奖杯扭头就走。下面赶紧起哄:“快追上去!”

    “快去追!”

    顾沉快步起身跟上自家小姑娘,好言好语:“不管胖瘦都美。”

    纪苒柚“哦”一声,下台阶。

    顾沉再接再厉:“你不胖,你不胖,你最瘦。”

    纪苒柚还是“哦”一声 ,递了个眼神过去,不走心。

    顾沉憋屈,略施力道地抓住自家小姑娘纤细的腕,凑向她耳边小声说:“我爱你。”

    就像发布会结束那天,纪苒柚在床-上缠着他问价格有没有特殊意义。顾沉开始不肯答,直到把她折腾得半昏半醒,这才汗哒哒咬着她的耳朵吐气:“66,99希望你顺顺利利,长长久久,161616216,就是你最长敲的电脑键盘……数字1的斜下方是A,数字6的斜下方有N,ANANANWAN,你说什么意思?”

    他爱她,肯定句。

    纪苒柚愣住,顾沉侧头吻她,全场在“大佬怎么这么早就要结婚”“二爷人生赢家”的弹幕中为大屏幕上的特写鼓掌起立——

    少年儿郎俊,一眼逢,湖中蔓,树上鱼。

    烈马铠甲覆黄沙,卿红妆,吾归矣。——二复《仕杀》

    ………

    颁奖礼之后,纪苒柚的身价水涨船高,有真心实意让她写剧本的,也有为了奉承顾沉拿钱来捧她的。

    不过在这之前,纪苒柚和顾沉先要参加西大的毕业典礼。

    六月中旬的C市已经进入夏天,空气中闷着一股让人喘不过气的热浪。参加完集体的毕业典礼,大四的学生们穿着学士服带着学士帽和恋人和闺蜜疯狂地在学校拍照留影。不恼前途不恼人生,仿佛之前三年所有的熬夜打游戏、追剧挂科都不曾存在……

    经世楼大教室,座无虚席。

    弥勒佛辅导员肚子好像小了不少,在难得安静的氛围中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姓名”“年龄”“家乡”“兴趣爱好”“相互问答”等关键词:“看大家都这么拘谨,那就学号顺位一个一个来吧……”

    话未落完,已哽咽。

    “11421001开始,然后11421002继续……”

    这是一所蜚声财经榜的财经名校,然而她最差和最好的学生都没能在财经界闯出一番名堂。一个一个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的同学站起来,又坐下。

    直到坐在第一排的纪苒柚放下给同学签名的笔,在起哄声中站起来:“11421060,大家好,我是一班纪苒柚,今年20岁,C市本地人,兴趣爱好可能是看书……哦,不要误会,我说的不是学习,是那种乱起八遭的闲书,小说,诗集,杂文这一类。”

    坐在她旁边的顾沉勾着她手指,漫不经心地用一双笑眸看她:“那请问纪同学,最喜欢的作者或者诗人是谁呢?方便分享吗?”

    纪苒柚凝视着他,轻道:“很多作者和诗人我都喜欢,但最爱的只有一个,他叫顾沉。”

    偌大的教室鸦雀无声。

    直到那个曾经站在神坛上的人,那道曾经清冷自持不像话的男音再次响起——

    “11411061,大家好,我是二班第一个,我是顾沉。”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打卡——《咦,男神好像在撩我》——画盏眠——第一本】

    鞠躬谢谢一路追来,所有喜欢柚子和男神的亲们,新人诸多 不足,谢谢大家对二画对柚子男神的包容和支持~愿深情终得回应,愿时光温柔相待。

    高糖番外不定时更,十天内彻底完结~~有想看谁的番外小仙女们可以留言~

    新书指路专栏,微博指路:花花画画画盏眠

    晚安~~

    --The end--

    本书由【南陌云归。】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