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就想缠着你 > 第29章 【受训】
    眼睑下横着明晃晃的白光, 一直延至旁边的柜面上, 朦胧中就见细密斑驳的木纹,往上半截洁白的衣摆,映在光里异样雪亮,那光反照进眼底又一阵生疼。

    她难受地闭上眼, 随后重新缓缓睁开,终于看清楚了。

    脸边贴着枕头柔软丝滑的棉缎,微有点冷, 但这里并不是床。

    她眼皮略抬, 头顶上悬着一排整齐的白衬衫,一方光片横在衬衫上,白亮的刺眼,循着那光束再往旁边看过去,便发现轻掩着的柜门, 透过缝隙能看到一角床尾。

    寒风携着清凉的湿气扑在肌肤上, 涔涔的冷意渗进来,往体内深处蔓延开,霎那间的惊惧强烈到极点,简直不敢置信,仿佛全身的气血疯狂地蹿涌上来, 轰然炸开,她尖叫一声:“啊!!!”腾地扑过去推打柜门,却怎么也推不开。

    她没有想到,他竟然敢这么做, 竟然敢把她关进衣柜里!

    她的嘴角在发抖,一颗心更是彻底冷了,推了几下,才发觉柜门间的缝隙有一截被胶带封住,于是先扶住柜门,身体也向柜门依靠过去,手上再一阵使劲,那没有受伤的脚跟着向前用力踢蹬。

    最后累到满身是汗,额角结着细密的汗珠子,细细地往下流淌,浸着眼角涩痛,她却顾不了这些,顶着挨挨挤挤的衣摆半站起来,伸手去扯胶带。

    她一手握住柜门的边缘,一手扯着胶带,很快就将胶带全部拆开,用力推开了柜门。

    清冷的空气中,悠扬的钢琴声还在潺潺地回荡,掺杂着微弱电流,忽然有指尖按住开关键,啪的一声,音乐戛然而止。

    耳边一时陷入阒静,而墙壁上的挂钟,富有节奏的滴答声反倒清晰。

    肖寻看了一眼钟,再回过头望向身后的躺椅,陆璟琛坐在那里,直直地盯着不远处的门,眼中笼着焦急的颜色,嘴唇紧抿,额前的碎发松软,两颊也细微地收紧起来,修长清瘦的脊背绷的愈发挺拔。

    肖寻低下头,手里还紧紧地捏着测题卷,可整只手都在颤抖,无法控制地沉寂了下去,许久许久,他烦闷的叹息一声。

    这下有点糟,事情比他预料的要严重……

    他掀起眼皮,心绪是难以言喻的复杂,低声道:“走吧,小公子,我们可以回去了。”

    已经过去三个小时,陆璟琛一想到余青,脚底下蓦然生出十足的力气,火急火燎地走进客厅里,疾步走上二楼,黑眸莹亮的仿若是曜石,清澈的显出丝丝渴盼来。

    斑驳的树影里,四下逐渐变得安静。

    他一进去,顿时撞上那明冽的目光,如同覆着薄冰,心不觉猛地一沉,惊惧的寒意渐渐从脚心漫卷上来,冻得全身僵直,生生地刹住了脚步。

    她就安静地坐在床畔,看他脸上的血色缓慢褪去,翻出一片苍白,湛黑的瞳里清楚的涌上惧意,倒映着她的脸,唇角不由勾起,纤细的发丝覆着白腻脸颊,一双眼睫仿佛是柔美的蝶翅,在光下漾着冷影。

    “把门关了。”

    他眼皮一跳,半晌,动了动已经僵硬的腿,转身去关门,只是在想,她醒的这么早,肯定是药放的太少了……

    紧接着,她清冷的声音又响起:“过来。”

    陆璟琛听了,呼吸突地一下窒住,慢慢地转过脸,她仍然一言不发,神色冷淡,令他体内暗涌着的寒气几乎瞬间渗透四肢百骸,穿透过骨缝,心头抽紧起来,却还是乖乖地朝她走过去,就听她说道:“可以了,不要再过来了。”陡然吓了一跳,像是孩子慌乱地止住步子,脑袋埋的更低,整个人僵硬不安。

    余青沉默的注视着他,他低垂着头,漆黑的睫毛长长地覆着脸庞,眸底无声地涌出薄红的水汽,仿若浮着一层潮湿的雾霭,蒙蒙黯淡,放在身边的两只手紧握成拳,还在一分一分地收紧,指节绷着发白。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我更想离开你?”

    这一字字清晰入耳,他浑身陡然一震,猛地抬起头,眼眶刹那红透了,只听“咯”的细微声,仿佛是骨节错位般的响动,手背上青筋暴跳着。

    空气里充斥着窒息的沉默。

    余青这次被他气的不轻,甚至怀疑起他的病情真的是走向好转,还是越来越坏,想到这里,两边的额角便一阵阵地刺跳,再次对上他苍白的脸,他眼中的水雾愈来愈深。

    “你从来就不相信我的话,我说不离开你,是下定了决心,这辈子不会离开你。”

    “你说,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陆璟琛怔怔的站在那,被她愠怒而疏离的目光笼罩着,胸口里像刺着一柄冰冷锋利的刀,在生生地剜着血肉,一刀一刀,直绞出撕心裂肺的惊痛,他好看的薄唇颤了颤,委屈又固执的凝望着她,眼眶一阵发酸,没有忍住,眨眼间就落下一颗泪珠,然后又是一颗,不断地沿着两颊滑落。

    余青措手不及,眼睁睁的看着他哭,没有一点防备。

    明明做错事的人是他,她这还没教训完,怎么他先哭了。

    而他湿漉漉的眼眸依旧瞪着她,蘸了水意的睫尖濡软分明,轻轻地扇一下,洇着眼尾漫开湿润的红意,两手攥着越来越紧,瑟瑟地发抖,唇瓣抿出的直线里沁着倔强。

    她一个字也说不出,傻了一样,反倒他眨着通红的眼睛,抬脚走过来,挨着她身子坐下去,又紧紧地挤着她,伸手将她一抱,那眸子被泪水冲刷的晶莹清澈,渐渐的,透出一种极可怜的神气,开始低低的“嗯”着,然后小心翼翼地亲了亲她的脸。

    见她没有反应过来,他眼中立刻烁出一点亮光,轻轻地含住她的唇,神色里带着一种孩子似的讨好。

    余青的胸口被他紧紧地挤压着,几乎瞬间就被他夺走呼吸,四周萦绕来他甘冽的薄荷清香,氤氲着温醇柔软,她惊诧的睁大眼睛,唇上滚烫的舌像一条鱼,急切地撬开贝齿钻进来,感受到她的身体有些僵硬,便从鼻息里发出软软的轻哼声,越发收紧手臂,怀里她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娇软的不可思议。

    等到她喘不过气来,终于会过神,气的一把揪住他耳朵往外扯。

    他吃痛的“呜呜”叫,被迫抬起脸,两臂还箍着她不依不饶地往怀里收,看她咬牙切齿的冷笑道:“谁让你坐过来的?”

    话音还未落,他的脸本来挨着她极近,整个人猛然爆发的把她死死收进怀里,脸撞上她的脸颊,随即胡乱拱起来,紧闭上眼睛,泪水冰冷地顺着脸颊滑落,直哭得肩头颤抖,清瘦的手臂牢牢缠住她身子,那脸苍白的可怕,仿若抱着唯一的浮木,胸腔震出沙哑的碎音,几乎是哀求了。

    阿青,不要这样看我……

    求求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余青见状,当然不允许他这样蒙混过关,伸手抵住他肩膀,拼尽全身的气力往后推,竭力板着脸,可是嘴角忍不住上扬:“陆璟琛,我话还没说完呢!”他腰身修美的肌理瞬时绷紧,连忙抬头,飞快地啄下她的脸,发狂地沿着她脸颊亲吻,再牢牢贴上去,一下又一下蹭的很高。

    她的脸皮便被他拱来拱去,根本说不了话,只想笑,抵在他肩上的两手不由自主地松开,察觉到她浑身也渐渐松懈,他这才微抬起脸,抵住她的眉心,隔着清澈的泪水,他眼底亮亮的满蜷着温软的依赖,满满漾漾,伴着纯澈的欢喜。

    他急切的呼吸着,鼻端下绵密的香气悄然充盈进来,沁着甜蜜的滋味,熨帖在心底,逐渐焕然着新生的暖热,不能自制地沉溺迷恋,痴痴凝望着她,嗓子里颤起轻柔的呜咽。

    不生气了吧?

    他没有再蹭她,也得以让她重新镇定下来,余青深深地吸气,再吐出去,抬头便迎上他这样的目光,轻易地解读出里面的意思,心微微一沉,意识到这次事情格外严重,生气的推他:“想得美,这次必须要惩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