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温文尔雅 > 第40章 0.0
    郁尔穆到卧室忙了一会儿自己的事, 就有些困了, 想睡觉,可是看了看时间, 觉得两个男人说不定也快说完了,毕竟是温斯璟的家人,既然见了面, 走的时候不送送也太不礼貌了。

    她从卧室出来,到客厅的书架上找书看, 看到第一次来他公寓时因为…而打断的那本漫画书。

    想到当时他说的那句“以后有时间”, 郁尔穆缓了个气音出来笑了笑, 抽出来那本漫画,蜷到沙发上抱着抱枕看起来。

    ……

    温斯璟和温斯琛从书房出来的时候,郁尔穆已经抱着抱枕斜斜歪趔着靠在沙发背上睡熟了,手里的那本漫画书要掉不掉的垂在抱枕边上。

    温斯璟看一眼温斯琛指了指公寓门,示意他自己出去, 就冲着郁尔穆走了过去。

    温斯琛:“……”

    是亲哥了。

    温斯璟走到沙发边时, 听见公寓门被人小心碰上的声音, 他也没抬头看, 眼里只有这个窝在沙发上睡熟的小姑娘。

    他摸了摸小姑娘的手,凉的,眉间稍拧,又摸了摸脸,倒还是热乎乎的。

    这丫头真是,要睡不知道到房间里睡吗?大冬天的就这么睡在客厅, 东西也不盖,不知道是会着凉的吗?人睡熟了,说了她也听不见,温斯璟只好自己在心里碎碎念着。

    他把书拿起来合上放到茶几上,又小心翼翼的把抱枕从她怀里抽出来,轻手抱她起来进了卧室。

    给郁尔穆换好睡衣她也没醒,虽然一个月没在她身边,可他也知道这一个月她忙着毕业设计和修稿,时间也紧。

    他离学生时代的时间太久了,只是他也没觉得自己当时会像她这样,每天都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

    温斯璟看着小姑娘酣睡的侧脸,怜爱的在她额角亲了亲,转身进了浴室洗漱。

    ……

    东城是一年四季很分明的北方城市,进了十二月,有风,从家里出来风刮到脸上沙沙的疼,冷是刺骨的冷,每到这时候,郁尔穆都恨不得自己能是只乌龟,可以缩进壳里面。

    《罂粟》的初修基本已经完成,空着的那段也不好再拖,本来郁尔穆打算寒假再去迪拜实地考察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提前去,先把这件事落个地,到时候再专心做自己的毕业设计。

    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也是郁尔穆一直所奉行的。

    毕竟,毕业之后还能有机会留下些自己的东西给后来的学弟学妹们看,时不时的被教授提在嘴边,大概会是每个毕业生都奢念的事吧。

    ……

    月中的十几天当中只有两天有课,郁尔穆没寻思太久,给班导请了假,打算趁着这十几天去一趟,习惯性去问苏小灿要不要一起,因为以往她的这种实地考察都是在寒暑假,想想上次两人一同出去还是去年暑假去奥地利的时候了。

    凑巧的是,苏小灿还刚刚在和舍友哀嚎接下来没课的两个星期去做什么,就接到了郁尔穆的电话,那还能不欣然应允呢。

    ……

    温斯璟自从前几天从德国出差回来后,这几天都很忙,估计是因为要在德国建工厂的事,郁尔穆之前听他提过一嘴,倒是也没细问。

    只是回来后加班的时间变多了,今天也是,她十点钟睡觉的时候他还没回来,这会儿醒了,也不知道几点钟,他还在床头靠着看文件。

    听到身旁的动静,温斯璟摸了摸郁尔穆的小脑袋,后者闭着眼翻了个身,迷迷糊糊问他几点了。

    “十二点四十。”他扭头看了看时间回她,听着她翻来覆去似乎是睡的不太舒服,温斯璟一手捞她到怀里,把文件放在床头柜上,给她掖了掖被角,才拿起来文件继续看。

    郁尔穆闭着眼靠在他胸口,搂上他的腰,陷入沉睡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去迪拜时间提前的事。

    “后天中午?”温斯璟闻言低头看怀里的人,“怎么现在才给我说?”

    本来说好的是她寒假的时候他会抽出来两个星期的时间陪她一起去的,怎么就忽然改了时间?

    关键是她现在才说,一天的时间他手里的一堆事也不够时间安排。

    “小灿会和我一起去,以前有时候就我一个人,”郁尔穆眼睛仍旧闭着,拍拍他胸口让他安心:“我也是临时决定改时间买了票,稿子不想拖太久,尽快完结我就可以专心做毕设了。”

    她话说完,轻轻打了个哈欠。

    “后天我陪你一起去。”

    温斯璟说完,怀里的人呼吸已经稳下来,显然已经入了梦。

    他叹口气,低头用下巴蹭了下她额头,决定明天不管加班到多晚也要把工作安排好,后天陪她一起去。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以前可能不会有人担心她一个人,可现在会担心的,是他这个今生都要陪着她的人。

    第二天温斯璟一大早就去了公司,而郁尔穆则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她双眼紧闭着,把手伸出被子外摸手机,好不容易摸到手机,按了接听把手机放到耳边时,就听见苏小灿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声音。

    “我大姨妈来了……”苏小灿在电话那头哭哭唧唧的。

    郁尔穆脑袋还不大清醒,反应了一会儿,才清了清嗓子,喃声道:“那你不是又要输液。”

    苏小灿平常生龙活虎,可大姨妈是她的死敌,每次来时间都不准,而且每次来都是能要了她半条命的那种。

    不吊一个星期的水,绝对过不去。

    “我不能和你一起去迪拜了!”苏小灿“哀嚎”的有气无力。

    这才是她最难过的地方。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郁尔穆眼都不带睁,反射性的安慰她。

    “如果我像你一样,每次来大姨妈都跟个没事人一样就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哭了,郁尔穆听着苏小灿在话筒那头吸鼻子的声音。

    郁尔穆拿着手机贴在脸上,翻了个身,声音还存着困意:“没办法,我身体太好了。”

    “你是魔鬼吗?”苏小灿抗议,这时候还要刺激她。

    郁尔穆:“……”

    她又打个哈欠,揉了揉鼻子,对着话筒的苏小灿道:“小小我好困。”

    可苏小灿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样,可怜兮兮的自顾自说着:“你每次时间都无比准,月末吧?我记得。所以现在是刚结束,真好!”

    “正好结束大姨妈才要出去玩,简直不要太幸福,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倒霉啊…”

    郁尔穆昏昏欲睡,前一秒还想着这妖人花“生病”也不耽误她碎碎念,下一秒一个激灵,清醒了。

    她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愣愣的看着挂在对面墙上的电视机,漆黑的屏幕上有她的影子,短发翘着两撮,双眼睁的铜铃似的大。

    嘴巴张张合合了半天,郁尔穆打断苏小灿念经似的抱怨,喉咙滚了滚,问:“小小,今天几号?”

    苏小灿话说一半,停下,“十二月六号啊,我们不是买了七号的票吗?傻了?”

    “我上个月大姨妈没有来。”郁尔穆脑袋混沌着,喃喃道。

    “啊?”苏小灿愣一下,下意识反问:“你也不准了?”

    郁尔穆非常非常非常缓慢的低头,看自己肚子的位置,继续晕晕乎乎的自言自语:“上上个月…好像…也没来。”

    苏小灿:“……”

    听到这,苏小灿大概也猜到了,有些傻眼的安静了半分钟,才难以置信的问郁尔穆:“乖乖!你们都不做措施的啊?”

    一直都有做,郁尔穆想开口跟她说,可却发不出来声音。

    而且每次温斯璟都特别的注意这个。

    也就那么一次。

    就是十月份两个人因为李天闻的一个电话吵了几句那天,在墙边那次,他当时进去一半的时候才想起来没有带东西,想退出去拿的时候,是她主动迎上去的,想着是安全期,应该不会那么凑巧,最后他被她磨的受不了才失了控。

    郁尔穆记得虽然当时她跟他说了安全期,可也记得到最后他哄着她满意了,而他没到点上就出来了,后来回到床上带了东西才继续的。

    虽然知道安全期不一定是安全的,可是…一次?

    也太...真有这么凑巧吗?

    ……

    郁尔穆摸摸依旧平平坦坦的肚子,睡意是一点都没了,对电话那头的苏小灿道:“小小我先挂电话了。”

    接着没理会苏小灿在电话那头的“诶诶诶”挂了电话,点开百度搜“怀孕初期症状”。

    郁尔穆直接点了第一个,指尖在屏幕上滑动着——

    疲劳乏力?

    她想了想,好像…有一点…?

    嗜睡?

    郁尔穆看着猛点头!

    她最近这一个月太容易犯困了,以前午睡都是可睡可不睡的,现在每天都得眯一会儿才行。

    她还以为是因为这两个月太忙睡眠少了的原因呢…

    食欲减退?

    郁尔穆皱了皱小脸,这个…她没有啊…

    恶心?

    额…好像也没有…

    呕吐?

    好像也没有…

    所以——

    到底是有宝宝了还是没有?

    可…她大姨妈一向准时的啊!

    郁尔穆又在屏幕上划拉了两下,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下床去浴室洗漱。

    决定还是买东西回来验一下好了。

    没好意思去门口的便利店,郁尔穆是到附近的那个大超市买了三个验孕棒回来的。

    来来回回没用半个小时。

    这会儿,她看着并排放在洗手台上的三个验孕棒,再看着上面三个整齐划一的两条杠,脑袋是空白的。

    腿忽然就软了。

    郁尔穆退了一小步,坐在马桶盖上,摸着自己的肚子在发呆。

    发着发着呆,眼里忽然就有了泪意,接着毫无征兆的,豆大的泪珠就这么顺着她的脸颊一个接一个的滚了下来。

    可郁尔穆哭着哭着就又笑了,像个傻子一样,摸着平平坦坦的肚子鼻音浓重的给肚子里的娃解释:“妈妈只是,”像是在适应这个突如其来的新身份一样,她顿了顿,才继续道:“妈妈只是太高兴了。”

    温斯璟说要给她一个家,却没想最先给到她的,是将要和她心脉相连的一个新生命。

    ……

    郁尔穆就这么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哭哭笑笑了半个多小时,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看起来很傻,可没办法,她真的控制不住的开心。

    好半天之后,她才忽然想到刚刚刷网页时上面写过怀孕初期不可以情绪波动太大,会影响胎儿发育,她这才吸吸鼻子,稳了稳情绪。

    她拿着手机给温斯璟打电话,刚拨出去,还没接通,她就又赶紧按了挂断。

    觉得还是先去医院确定一下比较好,万一真的是因为这两个月自己太忙,经期不正常了呢?

    不用想,如果真的是怀孕,温斯璟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可要是自己闹了乌龙,他也会特别的失望吧?

    郁尔穆又摸了摸肚子,虽然她也会觉得很失望。

    她摇摇头,打起精神,换衣服去医院。

    到医院,挂完号排队,轮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毕竟是第一次,又是一个人,郁尔穆特别紧张,又特别忐忑,都没注意到那女医生接过她手里的表单,看到未婚那一栏时,轻微的叹了一口气。

    再看她年纪轻轻,一脸紧张的样子,几乎就已经能够预料到,如果查出来是怀孕的话,她下一句肯定就会问:现在可以打掉吗?

    现在的女孩子啊,真是太不懂得自爱了!女医生痛心疾首。

    ……

    郁尔穆躺在床上,被沾了冰凉润滑液的仪器磨蹭着肚皮,滑溜溜的,她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看女医生露在口罩外的一双眼,特别严肃,眉头也紧紧皱着,只是在敲着电脑记录,也不说话,看的郁尔穆更紧张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那女医生才把那冰凉的仪器从她身上拿开,宣布了一句:你怀孕了。

    看到郁尔穆眼里因为这句话闪烁的光亮,女医生倒是愣了一愣,直到之后又被她缠着问了很多问题,最后隐在口罩下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一点,至少能够确定,虽然小姑娘还没结婚,但应该和男朋友关系还是挺好的。

    ……

    两个半月。

    宝宝两个半月了,郁尔穆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看着手里的B超单,咬着下唇,却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真的怀孕了。

    所以——

    应该怎么告诉大叔呢?郁尔穆指尖点着那黑白照片上几乎看不出来的小阴影,大眼弯成一弯月。

    一会儿——

    她眼里狡黠的眼神一闪而过,起身打车回了公寓。

    ……

    下午三点钟,郁尔穆准时到了东城国际机场,换了改了航班的登机牌,上了飞往迪拜的飞机。

    起飞前,她还特别认真的听从医生的话,把安全带小心翼翼的系在小腹底下。

    没一会儿,飞机起飞,她手肘支在小窗户上,撑着下巴,指尖在脸侧点了点,笑眯眯的看着渐渐变小的东城市。

    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大叔回到家,看到她给他准备的惊喜时…会有多大的…“怒气”。

    0.0

    温斯璟晚上加班回到家,一进门,开了玄关灯,看到郁尔穆贴在地上画着指引号的便利贴时,缓着气音笑了一声,心里想着小孩不知道又是打着什么鬼主意。

    他把公文包放在鞋柜上,脱了外套,沿着她一路贴到卧室门口的便利贴走,因为时间很晚了,又看着屋里的灯是暗的,他以为郁尔穆像往常一样已经睡下,压门把的声音特意弄了最小。

    哪知门打开,借着客厅的光看进去,床上却是空空如也。

    温斯璟心一跳,打开灯急匆匆的走过去看,床上真的没人。

    小姑娘人呢?

    温斯璟眉间川字严重,刚准备转身出去拿手机,却无意扫见郁尔穆整整齐齐放在床头柜上的“惊喜”。

    三个两条杠的验孕棒,一张B超单,还有一张便利贴。

    验孕棒这种东西,他一个大男人不太懂,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温斯璟拿起来B超单,看到单子最下面的超声意见时,就已经像是石化了一样。

    宫内妊娠…单活胎…约孕10周 …

    胎盘,羊水量正常…

    房里的灯蓦然像是烈日,灼烤着他的背,喉咙干的发不出声音,混沌不明的情绪从心底直直涌了出来,心口紧的像是有人拿手穿过肋骨使劲的在攥着。

    怀孕了!

    他的宝贝怀孕了!

    傻愣过后,是难以言喻的惊喜,像雨后春笋,从心底直窜而起,想把人搂到怀里时,才想到人不在屋里。

    再看桌子上的东西,才注意到一旁的便利贴,他揭起来看到他无比熟悉的字:

    大叔,我改签到今天下午的飞机到迪拜了,旁边是我送给你的小惊喜哟。穆穆留。

    温斯璟:“……”

    温斯璟看着眼前的“惊喜”,要是只说是“怒气”,都是委婉的了。

    回到家这十分钟内的情绪变化,起起落落甚至比他这三十多年全加起来都还要精彩。

    百感交集这个词在这时候形容他,都太弱了!

    惊喜成功变成了惊吓,这丫头大概是真的想气死他。

    温斯璟闭上眼深吸口气,手里捏着B超单,从兜里掏出来手机,直接按着快捷1键拨出去。

    十六个小时后,温斯璟经过酒店前台的电话确认,被穿着白色酒店制服的侍者领到郁尔穆所住的那间房间门口,他付了小费,看着侍者离开。

    温斯璟站在门口,吸气吐气,吸气吐气,重复了数次之后,才闭了闭眼,准备按门铃。

    可手还没碰到按钮,门就被人从外往里拉了开来。

    下一秒,穿着酒店白色睡袍的小姑娘,就朝着他扑了过来。

    跟个树袋熊一样,一下子跳到了他身上。

    “小心!”

    温斯璟被她吓的脸色发白,下意识松开手里的行李,伸手托住她,生怕把她给摔了。

    跟她通电话后的这十六个小时,温斯璟着实是忍了一肚子的气,早就打算好了,见到这丫头人的那一秒钟,是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的。

    可是——

    郁尔穆先斩后奏,抱着温斯璟的脖子,埋首在他颈窝里蹭了蹭,才抬头看脸色不太好的男人,腻腻歪歪的撒娇:“大叔,我好想你。”

    她吧唧在他唇上使劲亲一下,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看他,反过来又问:“大叔你想我吗?”

    温斯璟拧着眉,只看着她不出声,深邃的眉眼里,千千万万种情绪在交织着。

    有对她胡闹的怒气,有看到她安然无事的宽心,可更多的,漾在面上眉梢的还是对她的温柔和宠溺。

    听见隔壁有开门的声音,温斯璟用一只手托住她,另一只手推着行李进了房间,反手关上门。

    他把她压在门板上,借着身后半明半昧的光,低头看她。

    小姑娘搂着他脖子,紧紧的,眨巴着大眼也看着他。

    好半晌也没听见他说话,郁尔穆鼓了鼓嘴,用指尖点点他嘴角,“大叔当爸爸了,你不开心吗?”

    不说还好,说了才生气呢。

    可能怎么办,又舍不得骂她。

    温斯璟有些无奈的轻叹口气,亲亲她鼻尖,低声道:“我应该要好好打一顿你才行。”

    你才舍不得呢。

    郁尔穆抿着嘴角,大眼弯弯的看着他笑,在他嘴上啵一下,才搂紧他,下巴搭在他肩膀上,看着窗外璀璨的夜景,晃了晃挂在他身侧的两条腿,“大叔,我们回去就领证吧。”

    “真的?”温斯璟闻言,扶着她后颈示意她看他,认真的反问。

    郁尔穆特别诚恳的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你看我多听你的话,接了电话之后真的一步都没有出去过,就等着你来呢。”

    看,提前体验一下夫妻情趣,不是挺好。

    温斯璟抱着她到床边,让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搂着她,低头看她的小腹,腾出来一只手小心翼翼的覆在上面,才抬眼看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郁尔穆摇摇头,“一点也没有不舒服,不恶心也没有想吐,我晚上到这里的时候,还在酒店的自助餐厅吃了好多东西,不过冷硬的东西我都没吃,”她像邀功的小孩子一样,“也没有喝饮料和酒,只喝了一小杯纯果汁。”

    ……

    自知道她怀孕的那一刻起,温斯璟的思绪就没有停止过,从刚知道的惊喜,到知道她一个人跑到这里的生气和担心,再到忙着查航线改签。

    最近时间直飞迪拜的没有航班,他是飞到阿布扎比后坐班车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到了这里的。

    飞机上的那几个小时,冷静下来之后,除了对她怀孕的欣喜,还有对她未完课业的担心。

    之前跟她提去办手续的事,一直被她用各种理由拖着,反正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就由着她的性子闹,可现在怀孕了,今时不同往日。

    他在飞机上想的是,如果小姑娘再使性子,他绑也得把她绑到民政局去。

    幸好这丫头还算识时务。

    可是——

    温斯璟摸着郁尔穆的小脸,眼里有深浓的歉意:“我宝贝毕业前就要很辛苦了,都是大叔不好。”

    看着怀孕时间,他也猜到大概是“吵架”那次中的奖。

    如果他能再自制些,她就不必受这份苦了。

    即使两人早领了证结婚,他也从来没想过在她没完成学业之前要宝宝的。

    只是这个“意外”真的是太意外了。

    郁尔穆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自从知道怀孕后,她除了开心还是开心。

    一点都没觉得她肚子里的小生命,会给她带来什么“麻烦”。

    也许到了怀孕后期上课会不便,但相对于能够拥有他和她的小宝宝来说,那根本就不会是问题。

    郁尔穆冲他摇摇头,接着动了动身子,改侧坐到他的大腿上,搂住他的腰,窝在他怀里看着他问:“大叔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好,”他说,亲亲她眼皮,“只要你们健健康康的都好。”

    郁尔穆闻言,收紧搂着他腰的手臂,小小叹口气,忽然就不说话了。

    “怎么了?”温斯璟捏捏她耳垂,问她。

    郁尔穆撇撇嘴,开口回他的话:“早知道之前你说要去见叔叔阿姨的时候,跟着你去就好了。”

    温斯璟不解,看着她扬了扬眉,“怎么?”

    “还没见过家长,就怀孕了,”她扬着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他,“我们领证结婚,叔叔阿姨会不会以为我是携子逼婚啊?”

    温斯璟被她一句携子逼婚直接给逗笑了,他拥着她亲了好一会儿,才额头抵着她的笑道:“不会,我妈倒是可能因为我让你未婚先孕,让我爸打断我的腿。”

    “到时候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他抱紧她,寻求庇护:“你肚子里有我的免死金牌。”

    郁尔穆闻言噗哧笑一声,也抱紧他,乖巧的应声:“好,我们娘俩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

    郁尔穆来迪拜的“实地考察”,不仅对当地有了了解,甚至很像她和温斯璟的提前蜜月之旅。

    吃好吃的东西,看好看的景致。

    打算回程的前两天,温斯璟听徐克说了蓝氏找他们合作项目的事,而实地又刚好是在迪拜,便带着郁尔穆去瞧了瞧。

    郁尔穆对蓝氏也不算陌生,毕竟蓝氏在东城,名气和温氏不相上下。

    所以最后回国,反而是跟蓝氏的好几个人一起回的东城。

    在飞机上,郁尔穆刚听温斯璟跟她说了他弟弟温斯琛和蓝氏那个女总裁结婚的事,没想到下了飞机就直接看到了真人。

    不但看到了真人,还一起吃了一顿饭。

    只是这会儿,她提议要把他们夫妻两个人的故事当作素材写到小说里面的时候,看蓝晚清的表情好像是不大乐意的。T.T

    郁尔穆还想开口的时候,面前就被温斯璟放了一碗汤堵住了嘴,“在飞机上你没食欲都没怎么吃东西,先喝点汤,灵感的事以后再说。”

    郁尔穆闻言,瞥他一眼,心里暗暗嘀咕:说谎不怕鼻子变长吗?

    她在飞机上…食欲也很好的好吗?

    不想让她继续说就直说。

    郁尔穆侧头看一直委婉的对她笑着的蓝晚清,小声抱怨:“你别看他在人前温文尔雅的,其实私下可霸道了。”

    温斯璟闻言:“……”

    宝贝,你的鼻子才是要变长吧…

    ……

    蓝晚清去隔壁包间敬酒的功夫,郁尔穆已经支着下巴睡着了,她怀孕初期,又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也难怪。

    温斯璟抱起她跟包厢里的陆天风打了声招呼,刚准备往外走,蓝晚清进来。

    他对着她歉意的解释:“抱歉,穆穆现在怀孕初期,有些嗜睡,过两天我再亲自到贵公司商讨合作的事。”

    后者帮他扶着门,点点头,客气的道:“没关系,回去路上小心,时间方便我和斯琛再约着你们一起出来吃饭。”

    温斯璟应一声,又和陆天风点头致意,这才从包厢里出来。

    他叫了司机来接,抱着郁尔穆坐上车,在司机问他是不是回公寓时,犹豫了一下,说了句:回温宅。

    ……

    一个小时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温宅别墅。

    温斯璟抱着郁尔穆进到屋里时,温母正在阳台上修着那几株一品红,听见动静,扭头看过来,却见自家儿子怀里抱着个女孩子走进来。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有些讶然。

    看了看被他抱在怀里酣睡着的小姑娘,疑惑的看她这打了三十三年光棍的大儿子。

    “这是…?”

    温斯璟看着温母一脸的疑惑和期待,勾了勾唇。

    低头看怀里的郁尔穆,再看温母,笑:“喏,你的儿媳妇。”

    温母闻言,眼睛果然一亮,只是还没待她表达一下惊喜之意,又看见温斯璟视线扫了扫郁尔穆的肚子,收紧手臂,笑意更浓的补充道:“还有孙子。”

    温母:0.0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温母:我儿砸真是太优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