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74章
    休眠舱。

    戚媛猛然睁开双眼,四周一片漆黑, 蓝色、绿色的光斑跳跃, 有些刺眼, 潜意识地闭上眼,随后缓缓睁开。

    身体缠绕着不同的线, 同时还有微弱的能量流入体内,维持着身体的稳定。

    戚媛一下子明白了,她摸索着按下右边的按钮,同时将手上的金属接头全部拔下。

    随后,全封闭的空间内逐渐透出一丝光亮。

    待缝隙越来越大,戚媛翻身,从休眠舱里一跃而下。

    周遭排放着整整齐齐的休眠舱,每个舱面上显示着各项数据。

    她正要寻找傅陆离, 冷不丁一转身, 便瞧见他的身影。

    戚媛松了口气, 要知道, 在这样的环境里, 傅陆离能使的力,绝对比她大得多, 所以对方一样醒来, 少了自己很多麻烦。

    “咱们现在出去吗?”

    傅陆离摇了摇头,“这里面的人员有限制,出入十分严格,一旦离开, 便会引起警报。”说到这儿,他的眉心又忍不住蹙了起来,“而且这里的信号屏蔽器全是特制的,一时半会儿联络不上外头。只有等检查人员来了,再见机行事。”

    戚媛思忖片刻,既然有人能只手遮天,没准有些检查人员也被收买了,简短地与系统交流后,她抬头对着傅陆离道,“我可以帮你暂时恢复通讯。”

    傅陆离:“……”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里的信号屏蔽器究竟有多高级,可他也知道,戚媛不会在这个时候开玩笑,所以她说的是真话,“好。”

    戚媛见傅陆离并没有多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连忙让系统操作。

    很快,傅陆离便拨通了司权的私人电话。

    司权接电话时正处于焦头烂额中。

    油盐不进的戚承褚只面无表情地下最后通牒,“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戚媛,哪怕只是休眠舱里没有灵魂的躯体。”仔细瞧。他的眼底深处带着悲痛与绝望,“还是那一句,我只有一个女儿了,玉石俱焚的事,我做得出来。”

    司权脑袋胀疼。

    他知道,戚承褚有多疯狂,戚媛在直播画面消失的那一天,自己就硬生生地被逼着告知了一部分实情,哪知对方不依不饶。

    正要说话时,手机铃声响了。

    见来电显示,他瞠目结舌的同时又有些欣喜若狂,伸手示意戚承褚有要事处理,而后逃难似地避到一旁接电话。

    虽然傅陆离只说了三言两语,但他仍听得惊心动魄,当听到戚媛一同醒来的消息,他二话不说,“你们在原地呆着,我会找个由头把你们带出来。”

    挂断电话,司权只觉得连日来笼罩在上方的阴霾终于消散,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戚承褚的身边,“戚媛一会就到。”

    戚承褚先是怔愣,旋即欣喜若狂,“真的吗?”

    虽然这么问,但他心里清楚,对方并不会撒谎骗他,尤其是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

    收敛了咄咄逼人的姿态,戚承褚一下子变得坐立难安,这些年,他基本和戚媛没有任何联络,打探对方的消息从来只是靠媒体。

    反复踱步好久,大门“吱嘎”一声打开。

    戚承褚条件反射似地绷紧了身体,门开的瞬间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似的,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可当目光真的瞧见戚媛的脸庞,他怎么也移不开,根本看不够。

    眼眶更是控制不住的红了。

    戚媛神色本十分自然,可瞧见戚承褚的刹那,所有的表情瞬间凝固,一股酸涩感,从胸腔喷涌而出,有些泪目。

    下意识的看向对方的跛脚。

    从一开始,答应和系统合作,她就是为了让戚承褚再次堂堂正正的站起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戚媛深吸一口气,还不等他说话,一旁的司权迅速地开口,“我有些事情要和傅陆离谈,你们俩随意。”

    说完他便给傅陆离比了个手势,旋即两人进了暗门,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了戚媛与戚承褚。

    戚承褚张了张嘴,想要说些关切的话,可话到嘴边,根本说不出口。

    这些年,当严父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节目?难道不知道,性命才是最宝贵的吗?”

    戚媛冷笑一声,“你还有资格管我吗?”

    说完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戚承褚向来只管小小的鞋摊,若不是为了自己,也不会站在这个地方,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只偏过头去不再看对方。

    一时间,相顾无言。

    系统激动的声音陡然响起,“我发现,你爸爸各方面的条件更适合与我绑定,契合度更高。”

    什么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说的大抵就是这样了,“以你的性格和身份,的确不好插手这里头的事,可对象换成你爸,那就不同了。他的身份本就特殊,就算真的处理这些事情,也如鱼得水。戚媛,我一定会治好你爸,让他重回巅峰。”

    戚媛:“……???”

    系统的声音越说越高昂,“我保证,对你对他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戚承褚听到戚媛说这番话有些伤心,他低低地叹息了一声,“活着回来就好,以后可别再接触危险了。”抿了许久的唇,最后一句话散在空气中,“我已经失去了你妈妈,不想再失去你了。”

    戚媛还想说些狠话,可心头一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似是感觉到气氛有些伤感,戚承褚连忙岔开话题,“你在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和傅陆离一起醒过来?把事情和我说的越详细越好。”他太清楚有关部门调查人时的事无巨细了,生怕戚媛牵扯进去脱不开身,“不要怕,我在。”

    戚媛掩饰性地揉了揉眼,强行将自己的泪意逼回,加上系统的催促,她言简意赅地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离奇事儿说了说,“就是这样。”

    戚承褚懵了。

    打小学校教育要相信科学,进了部队同样如此,冷不丁听到这如同小说一般的剧情,他是真的没有回过神,可他依旧下意识的开口,“能让这系统和你分开吗?”

    虽然系统带给了女儿诸多的好处,可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戚媛听出了弦外之音,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系统再度催促道,“纵然你不情愿,我也会想办法促成此事,在你们俩都同意的情况下,才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说到最后隐约带着警告之意。

    戚媛有些恼,可不得不承认,系统的能量的确比她大很多。

    斟酌许久,她才道,“能。”

    戚承褚松了一口气,“能就行。”但瞧见戚媛脸上的为难与挣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他小心翼翼的开口,“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同样的系统放在女儿身上他坐立不安,可若是在他身上,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戚媛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瞬间决堤。

    瞧着爸爸略带沧桑的脸庞,她突然有些痛恨过去的自己,一昧的沉浸在妈妈的死亡中,不知道珍惜眼前人。

    明明是父女啊!

    戚承褚只在电视剧里见过女儿梨花带雨的模样,眼下见到更真实的,只想把心捧非她,“别哭,什么麻烦事我都会帮你解决。”

    戚媛哪里忍得住。

    哭的累了才勉力稳住了心神,“系统答应我会帮你治好腿,他不会害你。”

    系统瞧着这磨磨唧唧的模样,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二话不说,便离开戚媛,与戚承褚绑定。

    同时将戚媛这段时间的经历,填鸭式地全部传给了戚承褚。

    好在戚承褚精神力极强,只踉跄了一下,便稳住了身形,觉得头晕目眩,他连忙找了个椅子坐下。

    随后缓缓接收了这庞大的信息。

    系统见戚承褚消化速度极快,又最后补充一句,“戚媛参加节目的目的,就是为了治好你的腿。地球上没有这样的科技和手段,可是我能。”

    戚承褚情绪彻底崩溃,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他一直以为戚媛是怨他的,是恨他的,可没有想到,真是万万没想到。

    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戚媛身边,将她搂到怀里,“爸爸对不起你。”

    教育孩子,他从来都自以为是的用自己的方式,没有想过孩子的感受,无论哪方面自己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爸爸。

    戚媛浑身僵硬,但感受着那温暖宽厚的臂膀,她心里叹了一口气,声若蚊蝇地喊了一声爸。

    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她的确没有必要再拽着不放。

    戚承褚泪如雨下。

    等司权带着傅陆离走出来时,只瞧见戚承褚与戚媛的眼睛皆是红红的,他权当没看见。

    正要说话时,只听戚承褚道,“我有事要和你细说,非常重要。”

    司权犹豫的看了一眼戚媛,他知道,无论是戚承褚还是傅陆离都不会允许他将戚媛牵扯到这件事情中。

    与其徒惹两人不快,倒不如顺水推舟做个人情,他挥了挥手,“陆离,你送戚媛回去,我还有事情要谈。”

    戚媛并未逞强,有些事情由爸爸出面的确比较妥当。

    她对着傅陆离点了点头,旋即走出门。

    呼吸到新鲜空气,加上身心彻底放松,戚媛难得露出了一抹舒适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