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72章
    沙漠升腾着股股热浪,叫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戚媛与傅陆离艰难地行走, 身躯在一望无际的沙群中显得渺小而又孤寂。

    两人相顾无言。

    在系统的帮助下, 芯片定位的作用已荡然无存, 所以并无后顾之忧。

    要做的只是尽力赶时间。

    傅陆离瞥了一眼时间, 开口道,“间隔时间到了,可以喝一点水。”

    他们虽从山洞中成功脱困,但先前获得的物资并没有随身携带, 眼下只有少部分的水源与食物, 他晃动水壶,并没有动静,他心下一沉, 背过身去饮用, 只有极少的一口,忍住口干舌燥,“继续。”

    系统虽将他们成功带出, 但地点却是随机的。

    经过多次精密计算后,才估算出大约要走五天的时间。

    满打满算才走了两天整,傅陆离心情着实有些沉重,毕竟,一路来,并没有找到任何的水源。

    在缺水的状况下继续行走, 无异于找死。

    可这样的窘迫,他却不愿意告知戚媛。

    戚媛将水留在嘴里, 又做了几次深呼吸,缺水的感觉立刻得到了缓解,她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将所有的水一饮而尽。

    可理智尚存,她艰难地收回水,但余光落在傅陆离脸上时,她迟疑了一下,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咽下口中的水,“你是不是没有水了?”

    傅陆离神情没有半丝的变化,“有。”

    戚媛并不愿意多管闲事,虽然和傅陆离结伴而行,但他们俩实则疏离的很。

    “那继续走吧。”

    由于赶时间,他们在白天也需要赶路。

    可白天在沙漠中行走和晚上在沙漠中行走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甚至于沙子的热气能散发到好几米高的地方,地平线也会随着热气扭曲,看不清自己的位置。

    又是一天过去。

    天空露出鱼肚白,戚媛揉了揉筋疲力竭的腿,嗓子因为缺水而显得沙哑,“休息一会儿吧。”

    在沙漠中行走比在雨林内更锻炼人的意志,这种孤寂与痛苦能把人深深磨灭。

    傅陆离正欲回答,但整个人一下子倒了下来。

    戚媛听到“砰”的一声,连忙转身,音调陡然增高,“你怎么了?”

    傅陆离忍住呻。吟,将护目镜等物摘下,俯身狂吐,这两天本就没有怎么进食,肚子里空空如也,只能吐出了一些酸水,之后,他浑身便忍不住的开始抽搐起来。

    戚媛连忙上前一步,将他扶住。

    可触及到傅陆离皮肤的那一刹那,她的脸色陡然变了。

    实在是烫的惊人,而且没有一滴汗。

    傅陆离咬紧牙关,他的身体更是不住的颤栗,“我中暑了。”

    中暑分为三种情况,先兆中暑,轻症中暑和重症中暑,前两者情况较浅,唯有后者最严重。

    而重症中暑又分为三种,热痉挛、热衰竭和热射病,很容易意识模糊导致休克,病死率非常高。

    戚媛将傅陆离扶着坐了起来,又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脸色有些难看。

    人的身体通过流汗冷却,可在极度缺水的情况下是无法流汗的,这也代表着无法让身体冷却下来,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傅陆离器官会逐渐衰竭直至死亡。

    傅陆离眼皮子有些沉。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难受了。

    “你多久没喝过水了?”

    她虽然同样缺水,但却远没有这么严重,转念一想,戚媛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恐怕傅陆离早就没有水了,她拿起自己的瓶子,不带任何犹豫得递到对方的嘴边,“喝一口先润润喉,等身体缓过来了,再喝。”

    傅陆离苦笑一声,他推开戚媛,“我不行了,我这样的身体状态,就算喝了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不要浪费水。”他的喉咙涩的仿佛在冒火,可他依旧压着,沙哑道,“出去后,你一定要去找司权,你把这里面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

    “你把我放在这里自己走吧,我一定会拖累你的。”

    傅陆离是个信念极强的人,他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陷入这样的困境。

    令人绝望。

    戚媛面无表情。

    傅陆离说的没错,一口水缓解不了任何症状,当务之急是尽快采用体外降温。

    体外降温的先决条件之一,便是有大量的水源。

    就在戚媛一筹莫展时,系统主动发声,“20公里外,有一处绿洲,很小,但能够解决你们的燃眉之急。”

    它能做的仅限于此。

    如今的20公里,对戚媛和傅陆离来说,宛若无法逾越的鸿沟。

    戚媛呼出一口气,20公里,虽然难,但是总比一筹莫展来、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飞来得好。

    拧开瓶盖,她又喝了一口水,再度递到傅陆离面前,“喝一口。”

    虽然戚媛的语气不容置喙,但傅陆离依旧坚定地摇了摇头。

    戚媛透着热霾凝视着远方,“该不会要我喂你吧?”

    傅陆离苍白的脸上蓦然浮出一抹红晕,最后视线落在戚媛殷红的嘴唇上。

    他眉头紧紧蹙了起来,难得有些浮想联翩,下一秒,他的腿再度忍不住抽搐起来。

    戚媛拇指食指紧扣傅陆离的下巴,不由分说地灌了些水。

    瞧着一些水渍溅落在衣服上,“浪费。”

    傅陆离没想到戚媛会有这么野蛮而又粗鲁的动作,可甘甜的水入口后,他本能的便开始吞咽起来。

    甚至于全身上下叫嚣着更多。

    “戚媛,你究竟要做什么?”

    戚媛舔了舔嘴唇,“我不会抛下任何人。”将背包简单的收拾了一番挂在胸前,随后她直接背着傅陆离,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前走去,“你越挣扎,对我来说负担越重。”

    戚媛也并非逞强,她的体能媲美一个强壮的男人,虽然受沙漠的限制有些脱力,但她觉得自己能够带着傅陆离活下去。

    傅陆离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戚媛孱弱的身躯上。

    他心里有些震动。

    戚媛身上的味道并不好闻,可嗅入鼻腔,却比任何的香水都要芬芳。

    短暂的犹豫后,他的目光再次凝聚了坚定的目光。

    要活下去,活着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傅陆离无处安放的手,缓缓地放在戚媛的肩膀上,无声说了一句谢谢。

    他见到的女孩子,有的娇弱、有的坚强,可是没有一个像戚媛这般——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特质。

    时间流逝。

    无边无际的沙子在阳光的笼罩下,变成了金黄色,座座沙山宛若漂亮的楼包房。

    脱力的戚媛仅凭着脑中20公里的信念,背着傅陆离走了整整一天。

    可到最后,她终究没撑住,踉跄了一下,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