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69章
    魏永双目涣散。

    他的四周是漫无边际的沙海,目光所落之处, 更有高低不一的沙丘, 高温让地面蒸腾起滚滚热浪。

    因着体内水分快速流失的缘故, 魏永呼吸频率缓慢而又紊乱,嘴唇干裂、甚至沾着斑驳的血迹。

    他体力全无。

    魏永清楚, 这样痛苦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了。

    他费力地眯起眼睛,濒临死亡之际,他脑海中情不自禁浮出了戚媛掷地有声的控诉。

    “我没有任何一点对不起你妹妹,所以你凭什么把她的死归咎到我头上。”

    他当时怎么回的?

    虽然心虚,但他仍说,“她虽然做了,可到底没有对你产生影响。”

    如今,再想想, 他和妹妹的死亡都与戚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也试图杀了戚媛, 但最后, 是是非非、孰对孰错却完全计较不清了。

    扪心自问, 哪怕他真的不想承认,的确是他们欠戚媛更多一些。

    网友们瞧着魏永孤零零躺着的模样, 那些义愤填膺替戚媛不值的、或是对他的行为恨的牙痒痒的, 也难得闭了嘴。

    “瞧着魏永这两天缺水的痛苦模样,觉得他自作自受的同时又有些可怜,死了也算是解脱吧。”

    “所以到底和戚媛有没有关系呢?魏永也没有得罪其他人,身体状况也不可能会突然有变化, 所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媛说的有一句话真没错,四大宽容之一的人都死了,发弹幕的诸位你们还记得早两天是怎么用最恶毒的语言抨击他的吗?只因为他要死了,所以所有的恶都一笔勾销了吗?呵呵。”

    ……

    魏永右手颤颤巍巍地抬起,仿佛要抓些什么,可手肘堪堪离开了沙面,就无力地垂落在地。

    与此同时,戚媛收到了芯片的反馈。

    有系统在旁,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幽深的目光仿佛穿透层层叠叠的热浪,看到了魏永的死状。

    人死如灯灭,过往的仇怨也随之烟消云散,戚媛缓缓呼出一口气。

    系统第一时间感知到了戚媛复杂的情绪,难得主动问道,“后悔了吗?”

    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对魏永下手,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瞧着对你有敌意的人一直存在着,荒野生存,防的并不仅仅是恶劣的自然环境,还有险恶的人心。

    所以,它才会提供药物,神不知鬼不觉地用在魏永身上。

    戚媛直言不讳,“不后悔。”

    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就没有后悔一说,如果她的猜想没错,那这样的结果,可能对双方都是解脱的,不愿意与系统交流过多,她直接了当地转移话题,“这里面有你要找的东西吗?”

    系统“嘁”了一声,“有点常识行不行?沙漠这寸草不生的地方,有什么稀罕植物是需要我收集的?”

    戚媛正欲说话,可电光火石间,她倏然想起了纰漏点。

    她表情有片刻的凝固与慎重,但瞬间,就恢复了自然。

    “咱们估摸着凌晨开始就在这里修整了,加上白天不能赶路,耽误了一整天,可我瞧着怎么一点也没有继续前进的意思。”

    帐篷内,娄向明正与吴成辉闲聊。

    吴辰辉见苏艳梅仍在休息,同样压低了声音,“估摸着戚媛与傅陆离有什么考量吧。”

    烈日炎炎,沙漠就是一个火炉,这两人像是察觉不到似的,一直在外头转悠,每隔一段时间回来休息一会儿,“相信他们就行了。”

    娄向明神色舒缓,“只是好奇。”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傅陆离的脸上。

    即便对方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但是他疏离客气的仍是个陌生人,仿佛没有什么能够勾起他的情绪。

    娄向明打量的光明正大,并没有半分遮掩,警惕的傅陆离立刻察觉,但他并没有半丝反应。

    眼瞧时间到了,他将身上、鞋子内的沙子抖落,旋即缓缓走到了戚媛的身边,“休息够了,咱们走吧。”

    反反复复探寻目的地无果,让素来冷静的他颇有些无奈与焦灼,尤其是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傅陆离只觉得肩膀上的担子愈发承重。

    戚媛正要应声,可天色骤变,狂风肆虐。

    她瞳孔骤缩,“不好。”不等回复傅陆离,她转身便进入了帐篷,先将前面的苏艳梅叫醒,郑重道,“沙尘暴要来了,护目镜千万不能摘,身体半点不能漏,能匍匐绝不弯腰、能弯腰绝不站立,大家互相照看着,记住了吗?”

    苏艳梅脸色有些悲戚。

    她看过有关于沙尘暴的新闻,一个男人从一个沙丘被吹到了另一个沙丘,活活被摧残死了。

    心有余悸。

    忐忑不安间,她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的打气,“我们会没事吧。”

    连欣嘉偷偷往外看了一眼,虽然身体有些颤,但仍勉强保持着镇定,“水平方向能见度小于1000米的风沙现象,称为沙尘暴,能见度越低,那沙尘暴的程度越强,外面的情况,看样子躲着点,还行。”

    可就这说话的功夫,帐篷就开始左摇右晃,随风扬起的砂砾与帐篷相触发出砰砰声。

    毫无疑问,无论帐篷有多坚固,多次的摩擦撞击总有将其摧毁的时刻。

    连欣嘉那镇定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人类与自然的力量比起来,相当渺小,面对凶兽尚有一搏之力,可面对沙尘暴,她只能祈求好运。

    陈柏面露恐惧,他情不自禁往吴辰辉与娄向明的方向更近了些。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地灰暗阴沉,入目之处,皆是卷起的砂石,肉眼可见度越来越低。

    “这帐篷好像支撑不住了。”

    只听“嘶拉”一声,最底下便多出了一条口子,一旦有了突破点,帐篷一下子就支离破碎,一行七人,转眼暴露在沙尘暴下。

    不用戚媛提醒,大家整齐划一地匍匐在地。

    “有些看不清戚媛他们的脸,全是沙子。”

    “风力越来越大,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啊,就算能力再强,也没办法和天灾较量。”

    “不对啊,沙尘暴的形成,大多发生在午后到傍晚,这样才能形成上凉下热的不稳定层,这个点,形成的不稳定层怎么可能导致这么大强度的沙尘暴呢?”

    “刚刚还能隐隐约约地看清楚,现在是一丁点也看不清楚了,风沙再大一点,恐怕咱们连情况都不知道了。”

    “是不是有人被卷到天上了,我好像看到个模糊的影子,哎,这两天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会有沙尘暴这么可怕的东西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