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68章
    简枫蹙眉站立。

    空气静谧又寒冷,遥遥远望, 依稀能见到影影绰绰的山峦。

    “简哥, 求求你再给我些水吧, 我真的要渴死了。”魏永舔了舔不到一天就干裂的嘴唇,眼中迸发着希冀的光芒, 说到最后他愈发喘息,“救救我吧,我一定不拖后腿。”

    许霖忍不住翻白眼,“你可拉倒吧。”

    对于简枫将魏永招至队伍,他们心有不满、但却选择了接受,房间的物资虽不是均匀分配,但至少有六分之一给了魏永,已经十分公平公正。

    可魏永实在是不知足也分不清情势了。

    短短的一天内, 不仅将所有的饮用水挥霍, 现在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打上了他们手中水源的主意,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早就已经劝过你, 沙漠中水资源尤为珍贵。你自己想死,难道还要拖着我们大家伙一起?”

    魏永像是嚼了黄连一般苦, 他拼命的摇头, “我是真的渴、并不是故意把水都喝光的。”

    他心里比其他人更明白,水喝完后,等待他的便是更加痛苦的深渊,可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控制不了沸腾叫嚣水的欲.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踏入这片地域,就口干舌燥,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

    许霖冷笑一声,“谁不是口干舌燥?谁不是越来越难受?我们大家都在忍,就你忍不了?”水资源真的是太珍贵了,他一点半点儿都不想在魏永这个废物身上继续浪费,兴许是沙漠反复无常的气候令人生恼,他直直地看向简枫,明确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我不同意。”

    简枫目光依旧流连在远处黑色的山峦上。

    这一天,他不是没有注意过魏永,更是多次看到他私下里大口饮水的模样。

    能活到现在,说明魏永不是不知分寸之人,相反,他的心性与忍耐力要比常人更高。

    事出反常必有妖。

    简枫倏然转身,“你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吗?”

    魏永怔楞。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情况,可一直缺水的境地,让他根本提不起心力来好好的思考,眼下,简枫这一句问话,让他暂且控制住了自己的理智,“我……”

    网友就着魏永喝水一事,也早已讨论过了数遍,见画面上简枫与魏永终于把这个话题挑明了讲,纷纷又陷入了热火朝天的争论中。

    “我也觉得好奇怪,就算魏永真的口渴,那也喝不了这么多水啊。我一天喝的水都没他多,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是不是误食了什么东西导致了身体缺陷?然后大量喝水?魏永也不像是没脑子的,他应该比谁都清楚,喝这么多水对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他应该是真的缺水。就算正常人一天缺水了,依旧尚能忍受。可魏永不一样,你们看他干裂的嘴唇,像是缺了好几天水才导致的,作秀可做不出来。”

    “缺吧缺吧,我还没忘记他想要戚媛性命的一幕呢。这叫什么?出来混迟早需要还。”

    ……

    魏永嘴巴开合,这一过程再次带走了口腔内不怎么富裕的水分,嗓子在呼吸时似乎都能听见摩擦的声响,干裂的嘴唇皱在一起,动作幅度稍大,便能瞧见泛红的血丝。

    瞧着其他人漠视的眼神,他心中涌出绝望之色,但电光火石间,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戚媛意味深长的眼神,他嗓音陡然变得尖利,“一定是戚媛,我就知道,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简枫眉心一阵跳动。

    网友听到魏永这话,瞬间炸了。

    “???我媛媛真是无辜躺枪,她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真要是做些小动作,难道会没人发现?我也是醉了,竟然有这样的猜测。”

    “你们还记得戚媛说过她有分寸这句话吗?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说不定魏永这件事情真的和她有关。”

    “呵呵,这魏永真的是绝了。明明是他主动招惹的戚媛,戚媛也在关键时刻放过了他的性命,结果现在一出事,戚媛距离他十万八千里的情况下,还是把所有的锅都甩到了戚媛的身上。啧啧,要我说赶紧死了拉倒。”

    ……

    许霖讥讽一笑,“你可别胡说八道了。就算戚媛真的神通广大,也能让你一直喝水?”

    他正欲嘲笑,可话却被打断。

    简枫眉头舒缓,显然已经有了主意。

    魏永这情况不知道会延续多久,继续让他跟在队伍中一定会引起大家的怨声载道,这和他的初衷大相径庭,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自生自灭。

    坦白说,将物资分给他,已经做得足够了。

    简枫瞥了一眼魏永,“就到这里吧。”

    说完,他挥了挥手招呼大家继续上路,完全没有再搭理魏永的意思。

    魏永傻眼,喉咙里面冒火的滋味让他愈发焦躁,他拽住简枫的袖子,“你不能不管我啊,不管我我就要死了。”

    简枫面无表情地拂开袖子,“按照这样的情况,所有的水都不够你一个人喝,你觉得我会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吗?”生怕魏永做出什么冲动事而导致意外,他又警告道,“你有伤在身,我劝你别打什么歪主意。偷鸡不成蚀把米就不好了。”

    魏永眼里的光一下子破碎。

    以他如今的状态,就算真的想做些什么,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比谁都清楚,在没有水源的情况下,他只能静静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此刻他的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又浮出了戚媛的脸庞,愤恨的同时更加绝望。

    简枫瞧着他像是认命的模样,不再多言,匆匆带着其他人继续赶路。

    夜色昏黑,很快就看不清魏永的身影,他的脚步一下子慢了下来,同时一字一句郑重道,“不管以前我们和戚媛有什么深仇大恨,从现在开始一笔勾销,千万不要去得罪她。”

    许霖猛然抬头,他的心里有些闷闷的,与其他人互相对视一眼,并深深的叹了口气后才道,“知道了。”

    简枫右手拳头紧紧攥着,良久才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