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66章
    不仅如此,悠长的钟鼓声倏然在房间内回荡, 将细碎的交流声压下。

    戚媛与众人互相对视一眼, 皆保持缄默。

    但这钟鼓声并没有持续很久, 只留下袅袅余音。

    房间的晃动保持着一定的频率,让人有些晕眩却尚能忍受。

    戚媛虽然密切观察着周遭的情况, 但余光始终不离傅陆离,见他面上并没有惶恐之色,心里一下子有了底。

    看来,每个房间六人的容纳量,也只是唬人的而已。

    可傅陆离非要跟着她们的目的,究竟在哪里呢?

    戚媛眼睑低垂,终于收回了打量的视线,还不等她说话, 三三两两的讨论声便传入耳中。

    “沙漠同样是致命的地方, 危险程度较之热带雨林不逞多让, 最让人担忧的就是它的气候。”苏艳梅虽对沙漠了解的少, 但也有基本的常识, 这么一想,脸上难掩忧心忡忡, “它白天非常炎热, 夜晚非常寒冷,几乎没有遮蔽的地方,这么极端的气候很容易导致各种疾病,还有无处不在的蛇和蝎子, 最重要的是,没有水或食物,根本难以存活。”

    不比热带雨林物资丰富,有些东西虽然瞧着恶心,但能够饱腹。

    也好在戚媛有先见之明,备好了肉干,否则就算房间内提供了一定的水和食物,也撑不了多久。

    吴成辉点了点头,“说的没错,白天的确十分炎热,地表温度可能达到50摄氏度以上,强行行走,不仅有中暑的风险,而且会加速体内水分的流逝,让我们陷入危难的境地,所以我们要选择晚上行走。”见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他清了清嗓子,干脆说起更多的注意事项,“喝水时,一定要小口,最好不要下咽,长时间的含在嘴里,让皮肤自主吸收,这样才能保持最低水合作用,可以让我们坚持更长的时间。”

    苏艳梅听得有些懵,早就养成了不懂就问的性子,她干脆问道,“什么是水合作用?”

    连欣嘉嘴角漾起浅浅的笑意,解释道,“水分子如果分解成了氢原子、氧原子或羟基等,这就叫做水合。”见苏艳梅仍有些一知半解,她干脆换了个方向解释,“判断体内水合程度,有一个办法便是评估尿液颜色,浅色尿液意味着相对水合,身体并不缺水,而深色尿液则相反,就提醒着你需要多喝水。”

    苏艳梅连连点头,表示知情。

    吴成辉又继续补充,“吃食与水的原理相似,少吃,可以避免饥饿和保持体力,如果吃的太多,会导致水合过度。”说到最后,他的脸色变得愈发严肃,“人可以禁食长达四十天,所以我们可以缺食物,但绝不能缺水,懂了吗?”

    兴许是吴成辉的语气太过于严肃,连带着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重。

    戚媛俯身,将地上的服装、护目镜等东西,一一发放给众人。

    房间的额定人数是6人,所以物资也仅有6套,她又忍不住瞧了一眼傅陆离,选择了无视,发完后,她认真叮嘱,“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脱掉衣服,不仅可以避免晒伤、避免加速脱水,晚上还能起到御寒的作用,记住了吗?”

    苏艳梅连连点头,同时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乖乖听话。

    陈柏有些忧愁。

    作为潜水教练,他更喜欢的是在水中,如今到了截然相反的地域,总有种憋屈与畏惧感,可此时此刻,他除了选择跟紧戚媛,也别无他法。

    一想到还要经历更多的灾难与未知的危险,他就有些后悔。

    他头颅低垂,一言不发。

    戚媛微微抬高声音,意有所指道,“危险的热带雨林我们都闯过来了,一个沙漠,又有什么畏惧的。经历了这么多的险境,难道你们还没懂,只有时刻保持冷静,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而增加生存机会。”

    毕竟,炎热和干燥的沙漠,会比呆在其他的地方更容易让情绪激动,这是不明智的。

    傅陆离忍不住抬起头看向戚媛。

    说实在的,他不是没有见过心性强大的,可戚媛却是别具一格的。

    除了他知道之外,所有人都不清楚。

    死亡并不代表真正的死亡,其实还可以会继续存活下去。

    戚媛这种直面困难且豁达不屈的性子,真的是难得。

    更难得的是,她还在一如既往地鼓励着队友。

    他大概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五人对她死心塌地了。

    娄向明是第一个回神的,他附和道,“是啊,生死困境都经历过,更别提,咱们这命本来就是捡来的,别怕。”

    连欣嘉摆了摆手,“娄大哥说的对,这还什么都没发生呢,何必自己吓自己。”

    甭管是自我安慰或是真的缓解了焦灼的情绪,紧张的氛围到底缓解了一些。

    大家默默分配着物资,自我调节心态。

    戚媛看着面前的水,斟酌了一下,匀出了一小半,在晃动的房间内缓缓走到了傅陆离的面前,“这给你。”

    虽然她不需要依仗傅陆离什么,可凭心而论,结个善缘并非不可,沙漠水资源匮乏,所以显得珍贵,可对于她而言,就算没有物资,依旧能想尽办法活下来。

    傅陆离微怔,很快回过神。

    想到司叔叔的建议,他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拒绝戚媛的好意,而是接过水,微凉的嗓音里带着不可察觉的暖意与亲近,“谢谢。”

    戚媛又看了他一眼,很快便回到了原处。

    正要再交代些什么,房间的震动骤停,她一个踉跄,但很快就稳住了身形,同时快步走到窗口,“到了。”

    窗外,浑圆的落日贴着沙漠的棱线,大地被衬得暗沉沉的,透出一层深红。

    托着落日的沙漠浪头凝固,像是一片沉寂的海。

    戚媛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一句诗来。

    娄向明紧跟在戚媛的身后,看到这壮观的景色,没忍住唏嘘了一声,“真美。”

    四面八方连绵起伏的沙丘像是大海中的波浪,令人沉醉,连欣嘉眨了眨眼,“如果我们一直呆在这个房间里,不出去的话……”

    话还没说完,房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顿时,包括戚媛在内的七人,便踏在了沙子上。

    连欣嘉头一回见到这么神奇的景象,一张嘴瞬间张得浑圆,可还来不及表达内心的震撼,那带着热意的空气席卷来来,只片刻,她的后背就冒出了汗。

    明明穿着鞋子,可偏偏能感受到烫脚的流沙,仿佛炽热的岩浆,将人融化。

    在房间内,大家就已经收拾好了随身携带的物资,所以这一下并非十分突然。

    戚媛见大家面色微变的同时,还能够勉强保持着镇定,难得地点了点头,同时告诫道,“白天休息晚上赶路,瞧着这天色,快要晚上了,咱们得打起精神来。”

    “还有,前方就是沙丘,沙丘完全由沙子组成,底下并没有支撑,只要有一点点动静,大量的沙子就会顺着地心引力向下滑动,所以走的每一步必须把脚抬的足够高,还要时时刻刻地注意着脚里是不是灌了大量的沙。”

    虽然沙漠无边无际,不好判断方向,可走过第一个热带雨林,她大致明白了板块,想穿越这片沙漠,只要判断北斗七星的位置,难题就能迎刃而解。

    原地休整没有多久,太阳彻底下山。

    旋即,天空布满了漫天的繁星,连带着燥热的空气温度也降了下来。

    戚媛仔细判断了一番方向,正要说话时,始终默不作声当隐形人的傅陆离倏然开口,“既然已经到了沙漠,那我们就此分别吧。”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沿着早已判断好的路线行走。

    时间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宝贵了,他不愿意浪费一分一秒。

    戚媛的神情顿时凝住。

    如果不是她判断失误的话,那傅陆离行走的路线,完全就是和他们相反的。

    他会越走越远,从而迷失在沙漠中。

    沙漠不比雨林,吃吃苦头就能赶路,有流沙的存在,行走速度就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可戚媛不敢相信,综合实力第一的傅陆离,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他怎么可能连最简单判断北极星的位置都不会??

    “戚媛,怎么了?这傅陆离要走就让他走呗,我看他也没有想呆在我们队伍里的想法。”

    陈柏自打见到傅陆离,心里便浮出了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所以眼下巴不得傅陆离消失,“大家说是吧?”

    戚媛视线缓缓转到陈柏面庞上,在这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想起在山洞住的那一夜,陈柏偷偷外出,她趁机获得的地图。

    里面有一处的标记,是在边缘范围上。

    如果傅陆离是知晓的,那他去的……是不是?

    戚媛豁然抬头,声音带着热切与激动,“等一下。”

    如果一切和她想的那样——

    傅陆离疑惑地回头,但对上戚媛晶亮的眼眸,他一下子没有说出话来,斟酌片刻,他到底开口,“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