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62章
    邴向阳缓缓扭了扭脖子。

    细碎的“咔嚓”声在静谧的空间内格外清晰。

    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毁我一粟, 我夺人三斗。”

    他奉行的向来是这样的规矩。

    魏永将他们三人的颜面踩在脚底下, 他要是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这么大好的机会。

    别说什么落井下石、趁人之危, 只要能撒气,谁在乎。

    邴向阳与同伴互相交换了个眼神,旋即心照不宣地向魏永的方向走去。

    魏永胸腔内倏然划过后悔的情绪。

    凡事无绝对,他不应该那么冲动,瞧着邴向阳等人离他越来越近,他色厉内荏道,“你们想干什么?”

    可再强硬的态度也掩盖不了虚弱的模样。

    邴向阳皮笑肉不笑,“你说呢?”他脸上噙着一抹冷笑, “你欺负我们的, 三倍奉还不过分吧?”

    不等魏永回答, 他狠狠一脚便踹在对方的肋骨上, 用力碾了碾, 瞧见魏永痛到变形的脸,他吐了一口唾沫, “还早呢。”

    魏永只觉得疼痛溢满了四肢百骸, 可他全身根本提不起半分的力气,他把所有遭受的一切再次算到了戚媛的头上。

    纵然如此,他脸上不敢表露出分毫,他知道, 一旦自己反抗,可能受到的伤会更多,他双手护住最重要的头部,只默默地承受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魏永还是没能忍受的住,发出了闷哼,额头更是冷汗淋漓。

    当最后一脚踹在他胸口时,他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眼神逐渐涣散。

    简枫冷眼旁观许久,见魏永确实要坚持不住了,他站起身,抬高声音,“等一下。”

    “简哥。”

    简枫面无表情地摆手,打断劝阻,旋即一步步地走到魏永的身边,对着邴向阳道,“气出够了吧。”

    邴向阳瞅着简枫的模样,明明是简单的五个字,不知为何,心中却弥漫出一股危机感,他犹豫了一下,“你们认识?”

    不得不说,这素不相识的男人分寸拿捏的极好,如果自己还没有出够气,很有可能会发生争执,但眼下瞧着魏永半死不活的样子,他还真的不愿意再闹出事端。

    简枫言简意赅,“把他给我。”

    在简枫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用的,另一种是没用的,魏永武力值不弱,治疗后休养一段时间,不会拖累队伍,最重要的是他还对戚媛恨之入骨,未来总能起到关键作用。

    邴向阳的伤口再度传来了轻微的刺痛感,理智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他眯了眯眼,干脆利落道,“好。”

    说完,不带拖泥带水地就转身离开。

    剩下的两人瞧着邴向阳的态度,犹豫片刻,倒也是退开了。

    很快,简枫的身边只留下了魏永,他蹙了蹙眉,态度依旧冷冰冰,“还能走?能走的话跟着我。”

    魏永吸了一口气,胸腔内火辣辣地疼,他不知道面前这人为什么要保下他,可是他知道,自己对他一定有利用价值,所以,他只有这一个可以翻身的机会了。

    他不置一词,咬着牙站了起来。

    围观的众人面面相觑,皆屏住呼吸沉默不言,又见魏永虽然艰难但依旧稳稳当当地跟在简枫的身后,就知道这场大戏已然落幕。

    没过多久,大家的注意力便散开。

    苏艳梅余光始终没有离开魏永,她瞅着波澜不惊的戚媛,踌躇再三,到底没忍住问出了和娄向明一样的问题,“就这么放过他吗?”

    她同样担忧,毕竟在这里头,生命只有一次,没有重来的机会,宁可心狠手辣,也不要悲天悯人。

    戚媛神色舒缓,语带笃定,“放心,他活不过今晚。”

    话音刚落,无论是苏艳梅、娄向明还是其他人,都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荒谬,徐玮怎么可能做出□□的事情,现在可是法制社会。”邓州无意识地抹去额头的汗珠,赔着笑,“哥,你信我,千万别跟着那些小报乱写,回头这件事情我一定能给出交代,咱们合作这么久你应该也知道我的性子,还有,戚媛自身难保,想要拉人下水也不是不可能,是是非非谁能说的清呢?”

    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邓州才挂断电话,脸上的假笑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怒火,他对着徐玮怒目而视,“你现在能耐了啊,私底下那么多小动作从来不知会我一声,翅膀硬了是不是?”

    徐玮同样恼羞成怒,不过并不是对着邓州,他语带懊恼,“我以为……”

    万无一失。

    “你以为、你以为……你总是那么自以为是。现在好了,该怎么收场?戚媛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了,要这么下狠手对付她?好好的当荧幕情侣,实在不合适找个机会拆了,多大点儿事儿,非要被你折腾成这样。”他啐了一口,“我和你说,一而再再而三,想洗白你也洗不干净了,只能另辟蹊径。还有,都到现在这个局面了,你要是还不和我说实话,那我真的是无能为力。”

    徐玮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凑,犹豫半晌,依旧没说话。

    邓州冷笑一声,扭头就走。

    徐玮叹息,连忙叫住对方,有些难堪地开始说实情,“……就是这样的。我以为戚媛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但是真的万万没想到。”

    事情到这个地步,他其实也十分后悔。

    邓州嘴里反复咀嚼着赵珉熙三字,终究忍不住冷嘲热讽道,“亏你在娱乐圈里呆了那么久,真天真、假单纯都分不清。这种婊里婊气的女人亏你还把她当宝,你落到这个地步也真是自作自受。”

    对于徐玮与赵珉熙的事情,他知道一些,可两人都十分注意外界的形象,并没有闹出乱子,所以他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徐玮连忙替赵珉熙解释,“邓哥,珉熙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邓州定定地看了徐玮好一会儿,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他什么都不提,只一点,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稳扎稳打地爬到高处,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

    在吃人的娱乐圈里,哪还有柔弱善良的小绵羊,剩下的都是豺狼好么。

    徐玮被看的有些不安,但他仍稳住了心神,“邓哥。”

    邓州摆了摆手,“你什么话都别说了,容我回去好好想想办法。”

    说完,他不顾徐玮的再三挽留,执意离开,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

    徐玮沉默许久,只觉得脑袋疼的厉害。

    自从戚媛参加荒野求生这档综艺节目后,人气便居高不下,连带着他也屡屡上热搜,他真的害怕,还会有更多的事情被爆.料出来。

    头一回,他有些无力。

    在沙发上坐了片刻,徐玮忍不住给赵珉熙打了电话。

    邓州临走前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像是一根刺扎在他的心里,纵然他对赵珉熙再信任,也情不自禁有一些迟疑。

    片场,赵珉熙冷眼瞧着震动的手机,眼底深处一抹幽深稍纵即逝,她眼神示意助理。

    小助理轻车熟路地接过电话,“赵姐刚结束一场戏,正在换衣服,稍等我把电话给她。”

    徐玮捏着电话,并没有挂断,听着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小声交流,最后变成了赵珉熙悦耳的声音,他不知为何松了口气,“珉熙。”

    赵珉熙姿态永远从容,说话的声音像是缕缕清风抚平了徐玮的烦躁,“不是说这两天拍戏强度太高,等我空了再来找你吗?”

    徐玮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旋即点上,“新闻你看了吗?”

    赵珉熙茫然,立马反问,“什么新闻?”

    她对徐玮太了解了,对方的本质自私又多疑,只有把他的毛捋顺了,这把火才不会烧到自己身上,所以每一个字都要精心琢磨,“是出什么大事了吗?”

    徐玮有些难以启齿,上一回他信誓旦旦地对着赵珉熙说不会有纰漏,结果扭头就出了这么大的岔子。

    而且,□□,他怕赵珉熙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赵珉熙装模作样地打开微博,随意地浏览了几条,压低声音的同时又掩不住惊异,“我的天。”

    徐玮依旧不说话。

    赵珉熙状似语无伦次地说了些话,最后下定决心道,“要不我公开抨击一下这言论吧,我作为戚媛的好友,纵然不能让所有人相信,至少也能给你争取喘息的机会。”说到最后,她的声音愈发坦然,“毕竟你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不能让你一个人承受着。”

    徐玮闻言,仿佛是大夏天喝了冰水般痛快,熨帖的同时又愈发激起了保护欲,“胡说什么,你别掺和进来。”

    万一他真的洗白不过来,到时候赵珉熙也能帮衬着,总之还有退路。

    赵珉熙有些不乐意,可到底被徐玮说服了,最后不情不愿道,“你知道的,有些事情我也不愿意让你一个人担。”

    一番对话下来,徐玮心里的怀疑早已烟消云散,最后,他柔声道,“你安心拍戏,外面的事情你甭管也甭问,天塌下了还有我。”

    说完后,他又说了几句情话,才挂断电话。

    赵珉熙听着“嘟嘟”声,一时有些愣神。

    最后在助理的提醒下,她才找回了意识,这时,手指恰好点开了照片,为首的一张,正是她和戚媛的合照。

    两人均是笑靥如花。

    赵珉熙瞧着,眼睛有些刺痛,最后,她视线挪开,把手机给了助理,继续拍戏。

    没什么遗憾的,反正都回不去了。

    还有,戚媛那么多黑料缠身,和徐玮一样,怎么样都洗不白,将来过的也不会有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