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60章
    激动的何止是在场的众人, 还有观看直播的网友们。

    不过绝大部分人都没看明白这场交锋背后的细节, 他们唯一看明白的,只有戚媛漂亮的反击。

    甭管是不是戚媛的粉丝, 都忍不住替她叫了一声好。

    “妈诶,还以为戚媛要被动挨打, 这反击真是漂亮!这心情啊, 就像是坐过山车似得,跌宕起伏。”

    “虽然媛媛一直没有与人打斗,但我就是觉得她很厉害(无脑吹附身), 看的我真是太爽了!”

    “说这魏永无脑吧,那还真不是。可说他有脑吧, 那也不太像, 算了算了, 踢过钢板,以后就知道该收敛一些。”

    “全能媛媛在线教做人。”

    “魏永的手是不是断了?我看着那手的姿势仿佛不太对劲。”

    ……

    魏永锐利的目光锁住戚媛,因为疼痛, 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怪异, “我真是小瞧你了。”

    这话倒是说的发自肺腑。

    刚才那样惊险的情况, 没有人会选择硬碰硬,可戚媛不仅做了,还灵巧的避开了他的攻击, 让他吃了大亏,是不简单。

    收起唯一的那一丝轻视之心,他一字一句道, “你的命,我今天要定了。”

    戚媛视线若有若无地划过魏永的手,她微微一笑,虽然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可令人无端地觉得冷。

    不管魏永是因为什么原因针对她,她都不会允许这样一个想让自己死的人继续活下去。

    感受到戚媛的冷意,魏永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他瞳孔内寒芒暴射,同时脚尖轻点,身体骤然下沉,擦着地面飞速向前,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此刻从下往上,正欲划过戚媛的腰腹部。

    虽然魏永的速度很快,可他攻击的手,并非常用,所以攻势并不流畅。

    戚媛的身体诡异地向一旁极尽扭曲,尽可能地拉开与对方的距离,擦肩而过的同时,她猛的一个翻转,手臂轰然后退,手肘狠狠地砸向魏永的背部。

    魏永一击不成,背部传来钝痛,可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进攻上,压根毫无防备,这一击,他扑倒在地,模样狼狈至极。

    戚媛根本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她五指曲张,旋即紧握成拳,“你以为就你会用拳吗?”

    话音刚落,她气势凌人的一拳砸向对方的胸口。

    戚媛的体型虽看着娇小,可她的爆发力十分惊人。

    就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魏永身体巨震,整个人像是断线的风筝,迅速飞退。

    直至好几米远后,才堪堪停住,还不等有人言语,他控制不住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整个人的气势彻底变得萎靡不振。

    戚媛其实也并非特别好受,反震的力道令她手指发麻,可眼下这情形,根本容不得她露出半丝异色。

    她缓缓走至魏永身旁,面无表情道,“我的人也是你能欺负的?”

    虽然她能赢是因为运气的成分,可谁会管过程?结局才是最重要的。

    她就是赢了。

    周遭一片寂静,无论是看热闹的、或者是其他的,都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气氛变得诡异。

    谁也没想到,局势竟然会再一次反转,魏永兵败如山倒,更别提戚媛最后那句话,着实是太燃了。

    娄向明、苏艳梅、还有队伍中的其他人,心情别提有多复杂、多激荡。

    没有人懂那种被踩在脚底下、又重新找回尊严的感受,真是太他妈爽了!

    连向来不在意这些细节的娄向明脸色都涨得通红,他连连咳嗽了好几声,眼中透着喜悦的光芒。

    至于□□上遭受的疼痛……左右这魏永比他更惨,值了。

    不远处,邴向阳眼睛都瞪直了。

    他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戚媛全身上下,仿佛和看怪物似的。

    在魏永手下,他撑不过一分钟,甚至被打得像丧家之犬似的。

    而在戚媛手下,魏永没撑过两分钟,一只手被废,内息全无。

    这也忒可怕了。

    说好的手无缚鸡之力、当红女明星呢?!果然传言不可信!!!

    邴向阳有些瑟瑟发抖。

    可畏惧过后,他通体舒爽,就像是大夏天吃了冰棍儿似的。

    什么叫做现世报?这就是啊!

    除了邴向阳,那些亲眼见证着这一幕的人终于回过神,三三两两,窃窃私语。

    “这……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打的是魏永,但我的手也有些疼。”

    “看的劳资真爽。”

    “古人诚不我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魏永同样有些不可置信。

    他万万没想到,结果竟然会变成这样,瞧着居高临下的戚媛,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有心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他恨恨地瞪了一眼戚媛。

    戚媛左脚狠狠地踩在魏永尚且完好的左手上,右脚把匕首踢开,本想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可心神一动,她到底问出了心底的疑惑,“我哪里得罪了你?”

    待人处事这一方面,戚媛自认为坦坦荡荡。

    所以她着实弄不明白这魏永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恨意。

    魏永眼中划过一抹讥讽,心底到底是意难平,他吐了一口唾沫,阴阳怪气道,“像你这样子的大明星,又怎么会把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记在心里?你坐拥粉丝千万,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让其他人为你赴汤蹈火。”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在乎说得更直白些,“就算有人因为你而死,你也毫无愧疚。”

    戚媛眉心一跳。

    记忆中唯一一件能与魏永所言对上的事情,大概就是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了。

    她仔细端详了魏永好一会儿,勉强将他的轮廓与记忆中阴郁的少女对上,“你是魏琼什么人?”

    提起魏琼二字,那些戚媛死忠粉们的记忆瞬间开了闸,纷纷开始评论。

    “我来给大家解惑,魏琼是戚媛的黑粉,她不遗余力在各大网站给戚媛招黑,甚至三番五次捏造不实新闻。三年前,她拿出精心准备的、合成的戚媛的裸/照当证据,说她背靠金主们上位,当时这件事红极一时,要不是戚媛背后的团队反应快,迅速找到了裸/照的原始文件,并发了律师函,还不知道会闹到什么样的地步。也正是因为如此,魏琼才被扒了马甲,从而真实身份暴露在大众面前,受不了网友的人肉,她选择跳楼自杀。”

    “我对魏琼简直是印象深刻,手段也太令人恶心了。”

    “魏永、魏琼,同样都是姓魏,难不成这两人有亲戚关系?”

    “这魏琼大概就是,即便死了也不让活人安生的存在吧,啧啧啧。”

    ……

    魏永听到戚媛平静地说出魏琼二字,眼里闪过一抹痛苦之色,同时连连诘问道,“你的良心真的能安吗?晚上睡觉不会做噩梦吗?我妹妹的死状,你真的能忘记吗?”

    戚媛直直地看了魏永好一会儿,突然低低地笑出了声,她松开脚,语气意味不明,“这个社会有四大宽容,来都来了,人都死了,大过年的,还是孩子。”她停顿片刻,苛刻的质问,“就因为你妹妹死了,我还好端端的活着,所以她对我所做的一切全都可以既往不咎,而我就必须要为她的死负责?”

    “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

    “我遵守了法律的秩序替我自己讨一个清白、讨一个公道,有错吗?你妹妹跳楼,但并没有死亡,我承担了她所有的医疗费用,约束我的粉丝不再有过分的行为,这不够吗?她是个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了。”

    “我没有任何一点对不起你妹妹,所以你凭什么把她的死因归咎到我头上。”

    戚媛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魏永哑口无言。

    戚媛所说的,他从未想过,他只知道,自己的妹妹是因为戚媛而死,冤有头债有主,戚媛也应该为妹妹偿命,犹豫再三,他到底还是开口反驳,“她虽然做了,可到底没有对你产生影响。”

    戚媛笑了,她刚才说了那么多,现在已经不准备继续说下去。

    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错,也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她缓缓转身,不愿意再多看一眼魏永,缓缓走到娄向明与苏艳梅身旁,“怎么样,还好吗?”

    娄向明隐晦地瞥了一眼魏永,“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放过他了?你可别忘记阎成文。”

    有这样一条毒蛇在暗中伺机攻击,倒不如快刀斩乱麻。

    说完这话,娄向明愣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逐渐变得冷硬,再也没有以前的优柔寡断与恻隐之心。

    戚媛偏头看向魏永占领房间所在的方向,那里还有两个他的同伴,“放心。”

    同样的亏怎么可能吃两次?

    魏永感受着周遭或隐晦、或直白的目光,总感觉自己像是置身在火里被烤着,自己妹妹的死怎么会和戚媛无关呢?凭什么戚媛撇的一身干净?

    情绪上了头,他颇为声嘶力竭地吼道,“可别装成这白莲花无辜的样子,要是你真这么无害,你男友又怎么会花重金让我除掉你呢?”

    戚媛猛然回头。

    作者有话要说: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