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56章
    “牧哥。”

    范晓晓声若蚊蝇, 她倒是想学着戚媛那般潇洒离开, 可打量着周遭无尽的黑暗,便再也没了这想法。

    没有自保能力的她,失去了他人的庇护,只会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这瞬间, 她心里又悔又懊。

    牧鞅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 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狰狞, 他咬着牙、勉力地从地上爬起来, 他面无表情地瞥了范晓晓一眼, “跟我来。”

    眼下, 他只觉得自己心肝脾肺无一不疼, 若是在此时与范晓晓纠缠理论, 没准还会吃亏, 干脆忍着, 最后一起清算。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好一会儿,见范晓晓没有紧跟着,牧鞅憋住心中滔天怒火, 语气平淡, “事已至此,难不成我还会为难你?”

    范晓晓踌躇再三。

    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无可奈何地跟上。

    牧鞅原路返回。

    这短短半个小时,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喘不上气,全身的肌肉隐隐作痛,最令人绝望的是眼前的视线一片模糊, 他咬牙,终于带着范晓晓回到了庇护所。

    这蛇毒主要作用于神经系统还有血液循环系统,剧毒无比,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韩之星本闭着眼睛休憩,听闻动静,他立刻警惕地睁开了眼,瞧见牧鞅与范晓晓,他的眼中泛出了惊喜之色,“怎么样?得手了吗?”

    对于戚媛,他同样十分忌惮。

    范晓晓吞咽了一口口水,她头颅低垂,不敢说话。

    此时此刻,她恶毒地想着,如果牧鞅撑不住蛇毒死去了多好,这样,她能最大程度地替自己说好话。

    牧鞅知道自己活不长久。

    此刻他深深地明白了那句古话的真谛,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要是自己不一门心思想取戚媛的性命,这样的蛇毒又怎么会作用在他的身上。

    “没有,事情有了变故。”

    牧鞅艰难地张嘴说话,可因为吞咽困难,连说出来的话都嘶哑极了。

    他慢慢地走近。

    韩之星终于借着淡淡的月光,把牧鞅的状态尽收眼底,瞧着衣服上血迹斑斑,“我的天,你这究竟经历了什么?”

    许霖闻言,他连忙从庇护所内窜出,见到牧鞅的惨状,他瞳孔骤缩,连忙伸手搭在对方的脉搏上,“慢而无力。”说话的同时,他又观测牧鞅的瞳孔,“瞳孔散大,你这是怎么了?”

    动静同样惊动了简枫,他听到许霖最后一句话,飞速地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范晓晓,“你是中了蛇毒吗?”

    牧鞅点了点头,他笑容惨淡,正要说话时,却被简枫打断了。

    简枫视线又落回范晓晓的脸上,“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我交代清楚,一个细节也不能少。要是缺了漏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范晓晓简直想哭。

    同样的质问,在一天之内竟然又经历了一回。

    戚媛虽然心狠手辣,但她对队友却有不一样的温柔,同她一比,简枫完全不够比。

    想起了简枫一路来的行为,她头皮一麻,再次带着哭腔,事无巨细地交代了前因后果,最后又为自己辩解了几句,“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发现,但是我真心实意想要帮牧哥做事的。”

    简枫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锅底来形容,他视线与牧鞅对视,见对方轻轻点头,便知道范晓晓并没有说谎,他又气又恼,最后忍不住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戚媛真是好样的。

    不知不觉竟然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损失了牧鞅,简直就是损失惨重,可偏偏这口气还不得不咽下去。

    他连忙从包里拿出一些备好的解毒药,不由分说地就准备给牧鞅灌进去。

    牧鞅痛楚感越来越深,他吃力地推开简枫的手,嗓音沙哑,“不要把这些珍贵的药浪费在我身上了,没有用的。这蛇毒是咱们亲手调的,你应该比其他人更知道没有解药对不对?”

    见他说这一番话,就有些气喘吁吁,简枫连忙安慰道,“总能有办法的。”

    牧鞅摇了摇头,他一字一句,“老大,戚媛这人,硬碰硬的话,只会两败俱伤,所以你答应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和她有冲突。她给我的感觉实在是深不可测,所以,你不要想着替我报仇。”他喘了几口粗气儿,终于把气理顺,“万一有一天,避无可避,一定要从她的软肋下手。”

    简枫一直觉得自己足够铁石心肠。

    虽然一直带着这几人,但他更多的也只是为自己做打算。

    但即便他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半个多月来的相处,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

    尤其是此刻听着牧鞅的肺腑之言,他的心脏涌出了一阵酸楚,像是有密密麻麻的小针在扎着似的,疼。

    “别操心这些了。”

    牧鞅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完全没有听简枫的话,他继续说道,“戚媛的软肋在于心软,她没有三头六臂,要是想对付她,从她那些队友下手。”

    “还有范晓晓,实在不能留了。她看似听话,可实际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的性格根本不适合留在队伍里,遇到了对她更有利的队伍,她会毫不犹豫地捅咱们两刀。”

    终于把心里所有的话吐了出来,他浑身松快了不少,但呼吸却更加不顺,他右手紧紧抓着简枫的衣袖,“老大,以后……要代替我好好的活下去。”

    说到最后,牧鞅的眼眶有些湿润。

    简枫手掌微微颤抖,“别说了,保留一些气力。”

    牧鞅一路都在强撑着一口气,眼瞧着简枫把他的话听在心里,他眼睑下垂,耷拉着睁不开,甚至于连挨着他非常近的简枫的脸都看不清楚。

    他感觉到生机一点点的流逝,“我有些困了。”

    与此同时,他的腹内传来了绞痛,额头冷汗淋漓,嘴唇乌青,“真的困了。”

    简枫横抱牧鞅,将他放置在舒适的地方,他闭上了眼,旋即又缓缓睁开,“好好睡吧,睡着了就没有痛苦了。”

    牧鞅意识缓缓消失,随着时间的流逝,呼吸逐渐麻痹,竟然有循环衰竭的趋势。

    简枫不忍直视,他缓缓站起身,走到范晓晓的面前。

    范晓晓大气不敢喘,可为了自己生命安全着想,她忍不住再度开口央求,“简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简枫缓缓伸出右手,直接掐上了范晓晓的脖子。

    对于范晓晓,他不是一般的痛恨,“你这个蠢货,冲着你救了吴辰辉的手臂,他们也不会真的对你如何。你咬住了不松口,照样能够安然无事地离开,也不会连累到牧鞅。现在好了,牧鞅一个人孤零零的,你下去陪他吧。”

    范晓晓猛然被掐住了脖子,她连忙用尽全力挣扎,同时尖叫道,“他们是认真的,他们就是要我死啊!我能怎么办?而且我不知道他们要害牧哥。”

    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心虚。

    牧鞅是始作俑者,既然能够守株待兔,以戚媛的性子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

    简枫根本没这个耐性和范晓晓扯皮,在他的认知里,牧鞅活不成了,这就是最终的结果,而这一切,和范晓晓又有极大的关系。

    他大臂发力,直接把范晓晓从地上提了起来,见她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他手轻轻往左一旋。

    范晓晓陷入绝望,此刻,她情不自禁想起了在沼泽地被救出时的心情。

    果然,人是不能恩将仇报的,否则天道好轮回啊!

    要是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在见到牧鞅的那瞬间,她一定扭头就走。

    好好的呆在一个队伍里,没准还能太太平平的活下去。

    “咔嚓”一声后,范晓晓便彻底没了气息。

    韩之星与许霖在旁沉默地看着,虽然他们的眼里也都划过了不忍之色,但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

    网友们瞧着这残忍的一幕,许久屏幕上才陆陆续续地出现了弹幕。

    “牧鞅……唉,本来很讨厌他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有些悲情。虽然故意害人不对,但站在他的立场上,也只是想要更好的活下去,我的想法是不是有毒啊?”

    “本来还以为范晓晓加入了戚媛的队伍,能够一路安安份份的,没想到立马就惹出来一堆幺蛾子事。这下好了,牧鞅一死,两支队伍简直不死不休啊。”

    “大家难道都忘记这档节目的初衷了吗?为了更好的活下去,而不是互相残杀!”

    “什么叫做互相残杀?戚媛只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难不成只准你伤害别人,别人不能伤害你啊?这什么歪理邪说。”

    “其实范晓晓也挺可惜的……完全是被自己蠢死的。”

    ……

    韩之星见简枫始终伫立在阴影中一动不动,他终于忍不住出声,“简哥,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简枫终于有了反应,他慢吞吞的、似是带着畏惧走进了庇护所。

    在牧鞅身旁不知蹲了多久,直到牧鞅痛苦地断了气,他才站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腿,“连夜赶路吧,房间的位置,一定要占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哒,明天切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