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54章
    这瞬间, 范晓晓才意识到, 自己的龌龊手段, 完全暴.露在人眼皮子底下。

    她说的话、做的事, 宛若跳梁小丑。

    苏艳梅茫然, 她不明白,只是简单地上个药, 怎么就演变成了现在这副场景。

    而且, 范晓晓这么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又是怎么回事?

    而一旁的连欣嘉,却是立刻明白了。

    范晓晓既然这么畏惧药膏,那一定是这药膏有什么问题, 倘若戚媛没有提防之心, 那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被害了?!

    对于这种知恩不图报的白眼狼,她的胸腔里涌出了愤怒之情。

    戚媛眼中并没有怜悯。

    她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了范晓晓机会,只是对方不珍惜罢了,缓缓走到范晓晓的面前,蹲下身, 语气难得温柔,“只是给你上个药罢了, 怎么这一副见鬼的样子?反正你也说这药膏足够大家用,你也别心疼。”她继续着先前抹药的动作,“来。”

    范晓晓心中恐惧感爆.发,她生怕戚媛强行把药膏抹在她的伤口上,一挥手,连忙把药膏甩出好几米远, “不要。”

    一次惊恐的态度让人疑惑,而两次,就值得令人深思了。

    娄向明的视线,在药膏与范晓晓的脸上两处徘徊,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想明白了,“这药膏是不是不干净?”

    范晓晓闻言,脸色骤然惨白。

    试图毒杀戚媛前,她根本没想到会有暴.露的后果。

    “没有,没有。”

    她语无伦次地辩解着。

    娄向明眼睑低垂,他二话不说,走到药罐旁将其捡起,随后一步步冲着范晓晓走去。

    戚媛多次救过大家的性命,在他心里的地位无与伦比,任何想要伤害戚媛的人,都不可饶恕。

    范晓晓身体忍不住颤栗。

    明明娄向明是救了她的恩人,但在这一秒,她却觉得对方像是从地狱中走出的魔鬼,她牙齿忍不住打颤,身体更是不受控制地往后挪了一步。

    娄向明虽然对谁都很好,但对于那种忘恩负义之辈,着实不屑。

    这范晓晓和当初的阎成文又有些不同,阎成文是生性自私,拉人抵命,而范晓晓就属于白眼狼了,他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人都能察觉到他浑身上下散发的狠戾。

    娄向明正欲把药膏往范晓晓伤口抹。

    范晓晓一脸惊惧,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不,不要。”

    娄向明恶狠狠道,“那你自己说,这里面究竟有什么?”

    范晓晓着实难以启齿,她知道,一旦说出了事实的真相,可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娄向明根本不给她犹豫的机会,他冷冷一笑,“你要是还不说,那也没关系。我等着看药效。”

    说完,他便继续先前的动作。

    范晓晓心理防线瞬间决堤,她知道,说出来了,后果不堪设想,但不说,却也好不到哪去,没准自己还要为之偿命,她吞咽了一口口水,声音中带着哽咽,“是蛇毒。”

    话音刚落,所有人脸上抑制不住地露出了恼怒。

    吴辰辉更甚,他甚至有些惊恐,“你又对我做了什么?”

    但仔细一想,范晓晓给自己上药时并没有动用那药罐,这让他的心里稍稍冷静了下,“你怎么能这么做?!”

    戚媛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

    她抿了抿嘴唇,语气平静,“为什么?”停顿了片刻,联想了一下范晓晓的变化,“你碰到了谁?还是遭到了什么事儿?”

    “把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清楚,没准我们还能放过你。要是藏着掖着,我们也不会毫无底线地留着你,明白了吗?”

    网友瞧见范晓晓被众人诘问的一幕,一个个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开始冷嘲热讽。

    “亏我先前还以为,她能有点良知,中途收手,却没想到,一点儿犹豫都没有,就直接下手了。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早该想到了,以她这个智商,怎么可能会成功呢?!也不看咱们媛媛身边都是些什么人。”

    “就算范晓晓交代了牧鞅,那又有什么用?该被惦记的还是被惦记着。”

    “坐等看吧,怎么看戚媛都不是忍一口气的主,想想她一脚把阎成文踹进深谷里的模样,替牧鞅掬一把同情泪。”

    “要是牧鞅知道,事情会演变到现在这一地步,估计会吐血。”

    ……

    陈柏瞧着范晓晓后退无路的处境,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他再一次的感慨,幸好当初没有一意孤行,及时地收了手,否则他的结局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范晓晓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她不说话,只是小声抽噎着。

    苏艳梅直到此刻,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一直善待的范晓晓,竟然有害人之心,她又气又恼,联想到药膏擦在戚媛伤口上引发的后续麻烦,她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我们待你不薄啊,你这是为什么?”

    戚媛眉头终于蹙了起来,“你还不交代吗?”

    范晓晓感受着对方话里不耐烦之意,忍不住一哆嗦,她知道就算自己胡编乱造,凭借着戚媛的智商,也会立刻戳破,到时候不知道还会不会给自己第二次机会,现在唯一祈求的,就是戚媛知道真相后,能够让他离开。

    “是牧鞅。”

    牧鞅……是谁?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疑惑。

    范晓晓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更犀利了,她连忙道,“就是阻止戚媛拉下银色手.雷的那个人。”

    最难的话已经说出口,再说其他,没什么太大的心理压力,她垂头丧气地把牧鞅同自己说过的话,又转述了一遍,说完后,她低垂着头,不敢看其他人的脸色。

    戚媛这下是真被逗笑了。

    她见过没脑子的,没见过这么没脑子的。

    这种说辞,说出来连小学生都不信,可偏偏范晓晓不假思索地就当真了,她有心想说些什么,但着实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么蠢,活该被利用。

    娄向明面色依旧紧绷,在他看来,范晓晓这样的行为,着实自私自利。

    不过,想起救范晓晓的初衷,他的怒气稍稍平复了一些,“你是有多蠢?根据他的说辞,是你在被我们救了后才返回来,可是那个时间节点,就算返回来,你也是必死无疑。退一万步,就算他说的是真的,是发自内心想把你找回来,可为什么又要牵扯到戚媛?他们难道不怕连累你吗?明显的利用都看不明白,说你是个蠢货,都是在夸赞你。”

    范晓晓的脸色有些难堪。

    其实有些事情,她并不是不懂。

    只是两相权衡一下,跟着简枫,性命能够得到最大的保障。

    而且,她万万没想到,戚媛对她会这么提防,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她张了张嘴,实在是说不出话来。

    娄向明见范晓晓哑口无言,他偏头看向戚媛,眼眸中充斥着认真之色,“要杀她吗?”

    有了阎成文这样的前车之鉴,他着实不敢再拿所有人的性命冒险,更别提,让范晓晓回到原来的队伍,杀伤力可比阎成文大多了。

    范晓晓目露呆滞。

    她怎么也没想到,娄向明一张口,就想要她死,突然间,一股绝望的情绪,涌向四肢百骸。

    有些后悔了。

    其实踏踏实实待在这个队伍里,也不错。

    “我错了,我不该听他们胡说八道的,我下次一定不敢了。”

    娄向明压根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他固执地看向戚媛,“杀吗?”

    范晓晓试图给戚媛下蛇毒,本就是要命的,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他们没错。

    以绝后患实在是太重要了。